8.Chapter 05.早逝的公主

琳達帶我走過曲折的過道,進入一個面積較大的雅緻房間。奧黛麗亞並不在房裡,我覺得這個習慣不好,當領導的不應該在第一次接見下屬時耍大牌,容易產生等級代溝,何況這個下屬正在當她下屬和不當她下屬之間猶豫。

琳達對我說:“奧黛麗亞姐姐大概在商談對策,我要去照顧傷員。雪莉絲你在這裡等一等吧,不可以亂碰東西哦。”

她說完就轉身出去,帶上門,聽見輕輕一聲‘咔嚓’。

兔吉從我的帽兜裡飛出來,飛到門把上用力拉扯,慌張道:“她鎖了門!”

“哦。”我應一聲,四下觀賞雅緻的擺設。

壁爐裡燃着微火,已快熄滅,爐磚上砌了大理石的邊臺,置放兩個香水器皿。暗紅木的長桌上放了一個藍陶花瓶,淡金玫瑰悄然曳動,坐在桌前寫字,擡頭可以看到綠藤紋飾的金鐘。

說實在,這房間太過文雅,精緻物件和奧黛麗亞本人給我的印象實在有點差距。

兔吉飛來拽我頭毛:“他們想利用你!拘禁你,給你灌輸意志,讓你爲他們所用,這是典型的傳銷啊!!”

我把他塞到花瓶裡,眼光一斜,看到瓶後也有一個香水器皿,顏色是淡藍的,不注意看很容易和花瓶混淆。我拿起香水瓶,果然沒錯,和壁爐上的兩個瓶子是一組的。

我心裡一動,四下找了找,又在金鐘後面的壁槽裡找到一個淡綠色的香水瓶,再找找,又在茶几上的糕點盆裡找到僞裝成調味罐的淡黃色香水瓶。

探索別人隱私的時候我特別來勁,我奸笑着把三個瓶子放到壁爐臺上。

爐火淺淺地燒。屁反應沒有。

我撇撇嘴,開始猥瑣地愛撫壁爐每一寸肌`膚……按下某個花紋的中心點,啪啪啪啪啪,壁爐臺上依次出現五個凹槽,每個都有精緻花紋,與每個瓶底對應。

我奸笑着把香水組合對號入座。

爐火瞬間熄滅,壁爐前的金絲鋼架降下,爐底開啓,展現出一條灰撲撲的臺階。

兔吉從花瓶裡□□,驚愕地說:“你在幹什麼?知道太多秘密會給人家滅口的!”

我把頭髮纏到脖子上,小心探進壁爐裡,臺階兩側蒙了灰塵,中間倒是光滑的,看來常有使用。

兔吉躊躇一會兒,還是飛到我肩上來。

臺階下去是條簡短密道,這條道和我舅舅那勞民傷財的黃金之路差到不知哪條街,壁燈都要開手動擋,挺節約燃料。

行到半路,我停下,兔吉探頭說:“怎麼了?”

我說:“那是什麼?紅紅的射線。”

他眯眼看了很久,搖頭:“你在說什麼?沒有線。”

我解下腰包丟了過去,幾道紅光,腰包墜地時已經碎成N多片。兔吉嚇個半死,聲音都在哆嗦:“我的媽!是隱性的鐳射切割線!直愣愣走過去會被切成十七八片!”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但看來是某種了不得的防盜設施,安靜的機關,比發動時狂轟濫炸的爆炎陷阱還要致命。萬幸,我看得到它。目測一番,我搓搓手,粘到天花板上表演壁虎遊牆功。

成功過關,落地時兔吉已經腿軟,我走了好長一段路他才抖抖地說:“你看到了?你看得到那些射線?這不可能!”

這的確不可能,但我連出生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這件事情並不靈異。我是空幻之子,我的眼睛是幻之瞳,幼時這雙眼睛並沒有特別,就視力好點,但隨着魔力的增長,空幻之子能夠看穿神諭的眼睛也開始變得強大,甚至能分辨生物的靈魂,在結晶世界中我看到萊茵幼齡化而立刻篤定是他,也是因爲使用幻之瞳看清了他的靈魂。這雙眼睛,這雙幻之瞳,擁有的能力不止於此,使我幹任何事情都有優勢,它是我的一半神奇,是我的半條命。

密道很快到頭,引入眼簾的是樸素雕花單扇門。我一推,果然,鎖的……

兔吉弱弱地說:“回去吧,小心被發現。”

我笑笑,摸出一根細鐵絲,對摺,插,咔嚓咔嚓……門開了。我很慶幸,門的構造倒是和以前差不多……或者這個是老式的門?

兔吉佩服得五體投地:“你以前是幹盜賊的,一定……”

“很久沒幹了,有點手生。”我推開門,確定頭頂沒有水桶之類的BT陷阱,才一頓一頓挪進去。

很暗的房間,沒有多餘裝飾,正對門的牆上掛着幾幅小像,都是雍容華貴的貴婦紳士。每個掛像下都刻了名字,我召了點光以便照明,發現掛像下的每一個名字都姓氏相同——嘉蘭諾德。

兔吉驚恐地說:“嘉蘭諾德!是黃金薔薇帝國的皇姓!”

我第一反應是奧黛麗亞把敵人的家族總結一下然後挨個詛咒,隨後又想到,用畫像詛咒還是第一次聽到,怎麼着也得弄個巫毒娃娃……

“我想起來了。”兔吉的聲音突然蒙上丁點陰冷,“我記得,十年前帝國有個公主,叫奧黛麗亞……”媽呀我都不好意思跟他說他和這種肅穆的語氣不兼容。

“那一年發生了很多事,先是皇帝病壞身體,王子們奪權死得精光。當時場面很亂,王子沒了,繼承皇位的又必須是皇室血統,大臣們在公主和外戚之間爭論不休,但後來發生的事情太戲劇化,突然冒出一個新王子和一個新公主,說是皇帝早年在外頭私生的……”

王子……我猛然憶起白玫瑰之鏡中看到的案發現場,那個和萊茵長相雷同的青年,穿着像極了一個王子。我說:“王子是不是黑短髮?”

兔吉說:“是啊,達文.嘉蘭諾德王子。現在帝國只有一個王子,他繼位是遲早的事。皇帝身體日漸衰落,再沒子嗣誕下……”

我愣神好半天。

和萊茵長得一樣的帝國王子……

兔吉又說:“說來神奇,達文殿下十年前回歸皇室看來就二十歲多一些的模樣,現在過去十年,歲月卻完全沒落下痕跡在他身上,他依舊二十歲的模樣。聖殿的教宗說,王子有生命女神的加護,青春常駐。”

我哼哼兩聲。這可真是作弊,青春常駐,還是個男人,這讓每天塗面霜保養的姑娘們情何以堪?我對這種說法抱有很大懷疑,稱王稱帝的大爺們總愛搞出點神秘不思議事件好讓人民頂禮膜拜,甚至直接說自己是神靈的代言人,這個達文王子不會衰老也許還有其他原因,比如說,他不是人類,他是神魔之裔,他是龍。我會有這樣天馬行空的想法,純粹因爲他長了和萊茵一樣的臉。

我說:“吶,公主呢?”

兔吉說:“西爾維婭公主,和達文殿下一樣青春常駐,被譽爲全大陸最美麗的公主……”

我說:“奧黛麗亞,奧黛麗亞公主。”

“死了。”

門外傳來清冷女聲。

兔吉一下躲我帽兜裡。奧黛麗亞從門的陰影中走出來,尖角的皮靴在地磚上踏出壓抑節拍。

她開了燈,昏黃光線下,掛像的邊角顯得更爲暗沉。

“奧黛麗亞公主在十年前就死了,年僅十五歲,南大陸的勞洛特王子和她有婚約,但在迎娶的路上,傳來公主染病逝去的消息。她死了,在私生子和私生女到來之後不久,與她許多個哥哥姐姐們一樣。”

她說這些話,眼中彷彿有地獄的深淵之火。

我靜默片刻,問:“姐姐,你芳齡?”

她直視我的眼:“二十五。”

兔吉顫抖得彷彿我兜帽裝了馬達。我饒開兩步,邊笑邊往門口挪。

挪到門口,奧黛麗亞在我身後陰森森地說:“我是奧黛麗亞公主。”

她輕輕撫過掛像的邊角,像觸摸一個遙遠的美夢:“達文是惡魔,西爾維婭是披着天使外衣的女妖,他們冒充父皇的兒女,把所有皇親送出皇都,或者殺死。”

燈泡閃了幾下,貌似年久失修,搞得很像鬧鬼。奧黛麗亞的聲音冷到了極地冰川:“我要去帝都,去皇宮,殺死他們。”

我很乾脆地舉手:“我效忠你。”

——*——*——*——

我們所在的島嶼只是東大陸的某個島嶼羣的其中一個小島,面積較大,附近地帶都是坦桑王國的領地,坦桑是黃金薔薇的友好國,但以黃金薔薇的國力,這個友好友得很水分,更貼近於附屬國,所以金之脈在這裡的消息傳出後,坦桑國軍立刻全權協助黃金薔薇進行追捕工作。

海島雖大,也禁不住輪番查房,偷渡是當務之急,但鬱悶的是,第二天就起了大霧。海上不比陸地,海霧數天不散是常事,爲了這件事,奧黛麗亞一直保持冷豔狀態。我可以猜到她的想法,整羣人偷渡是不可能的,至少轉移重要幹部,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偷渡的想法是琳達透露給我的,其他成員都不知道,而她之所以會透露,全因爲晚上愛說夢話。

我內傷還比較重的,發動大魔法後有短暫耳鳴,不是好現象,本來想試試用龍之形態直接飛上中心大陸,但海上航線變數超多,龍形耗能又大,運氣不好遇不上島嶼休息就得直接累死,而兔吉又跟我透露了一點。

他說,薔薇紀,龍是稀罕東西。

洪荒紀遍地都是龍,薔薇紀卻遍地都是人,龍成了極爲少見的強大生物,傭兵們最想屠一屠的對象,國王們最想養一養的對象,公主們最想被劫持劫持然後遇上勇者的對象,在薔薇紀,一條龍的現身,會引起轟動。

得,我成了少數民族。

我好詫異地說:“龍能化人形嗎?”我印象裡,魔力到達一定高度龍就能幻形了,幻出的人形是生來就定好的,稱爲第二形態,或大幻形,這個規則也適用於許多高階魔物。我的二十萬龍軍全有大幻形。

兔吉說:“可以啊,那是真龍,但是龍那麼少見,真龍更是百里出一,碰上了真該去買彩票啊哈哈哈~~”

我化龍形翱翔天際的計劃夭折,只好在琳達指引下熟悉新世紀的基礎設施,小日子過得慘慘爛爛,由於不知道天然氣,廚房開火差點引發終極爆炸……

數天後海霧仍舊死不散去,奧黛麗亞火了,召集重要幹部,打算嘗試一把偷渡。霧中航行雖然危險,但低微的能見度也適合偷雞摸狗。她的原話是,讓劣勢成爲優勢。

我不知道具體計劃是什麼,我和琳達領到的任務一樣:用魔法搶船,越爆裂的魔法越好。除此之外,沒人和我們一道。

琳達對此十分自豪,認爲這是奧黛麗亞交給她的重大任務,必須好好完成,出發前做了大批准備工作。

我挺詫異,法師體質脆弱,不及戰士皮糙肉厚,執行刺激的任務理應配備職業肉盾。琳達魔武雙修,但武技只佔了三成不到,只是用來強身健體,而我,奧黛麗亞始終認爲我是個水系魔法師,缺乏常識,只有雪狼族天生的一點敏捷身手。這樣的兩個小妞想奪下一艘航海船隻,簡直像在夢遊。

但我沒說什麼,出發前,奧黛麗亞冷豔地目送我們,我和她視線交錯,彼此都沒說話。

海港大霧,路燈的光芒在濃霧中萎頓,船隻靜靜靠着海港,在這不尋常的大霧中,所有東西都像鬼魅。我和琳達披了白衣從大街上晃過,沒一個警衛上來攔截,因爲濃霧,琳達在去海港的路上絆倒三次。

走啊走啊到了港口,琳達指給我要劫持的船,我終於被重重shake。

六桅巨船,大口徑火炮,超厚防護裝甲,三層炮臺,保守估計有100門大炮,明黃船體靜靜候立,風帆紮起,如果降下,可以預見它的速度有多麼迅猛。而這些還不是重點,重點是,一面大旗飄飄,黃金薔薇在霧中招搖。

琳達在我身旁動聽地說:“這是帝國無畏級戰列艦首艦,金獅號。”

一分鐘後,我定定地說:“挺前衛的。”

兔吉從我口袋裡鑽出來說:“你們兩個是笨蛋嗎?帝國的船,這麼大的船,要怎麼搶?”

琳達說:“霧這麼大,船員多數去島上的,看守應該不多。”

我們向船體挺進。

兔吉小聲說:“我算看明白了,金之脈是一羣瘋子的聚集地,瘋病還會傳染。”

我笑笑:“你要是害怕,可以臨陣脫逃,待會兒我們的魔法一放,就像慶典禮花,大部分守衛都會集結過來。”

兔吉二楞楞地說:“你的意思……”

我說:“我們兩個不是瘋子,是吸引火力幫助其他成員逃跑然後光榮壯烈的傻子。”

70.Chapter 61.枷鎖10.Chapter 07.帝都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44.Chapter 39.老師生病了30.Chapter 27.夜盜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24.Chapter 21.魔法導師76.Chapter 67.死亡之路76.Chapter 67.死亡之路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12.Chapter 09.這麼巧30.Chapter 27.夜盜7.Chapter 04.盜賊團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78.Chapter 69.回家48.Chapter 43.這位姐50.Chapter 45.抓蜥蜴63.Chapter 55.租房協議3.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③66.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上)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48.Chapter 43.這位姐7.Chapter 04.盜賊團20.Chapter 17.廢墟中61.Chapter 53.啊,套着了30.Chapter 27.夜盜48.Chapter 43.這位姐40.Chapter 36.魔法生的旅行學習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40.Chapter 36.魔法生的旅行學習21.Chapter 18.殘劍51.Chapter 46.地宮探險?61.Chapter 53.啊,套着了57.Chapter 50.又逃了66.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上)70.Chapter 61.枷鎖23.Chapter 20.老師你好63.Chapter 55.租房協議3.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③46.Chapter 41.天堂城領主62.Chapter 54.新家12.Chapter 09.這麼巧67.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下)50.Chapter 45.抓蜥蜴15.Chapter 12.王子50.Chapter 45.抓蜥蜴29.Chapter 26.哭泣48.Chapter 43.這位姐60.Chapter 52.聖火荊棘(下)73.Chapter 64.龍谷6.Chapter 03.小雀斑27.Chapter 24.競技場的情感糾葛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20.Chapter 17.廢墟中47.Chapter 42.醫師77.Chapter 68.血紅天空36.Chapter 33.海公主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2.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②73.Chapter 64.龍谷44.Chapter 39.老師生病了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51.Chapter 46.地宮探險?49.Chapter 44.領主館兼差72.Chapter 63.在黑暗中甦醒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1.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①12.Chapter 09.這麼巧8.Chapter 05.早逝的公主55.Chapter 48.哀歌(下)12.Chapter 09.這麼巧14.Chapter 11.阿媽阿公50.Chapter 45.抓蜥蜴36.Chapter 33.海公主70.Chapter 61.枷鎖33.Chapter 30.老師來抓人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74.Chapter 65.黑瞳中的銀光21.Chapter 18.殘劍5.Chapter 02.分合36.Chapter 33.海公主12.Chapter 09.這麼巧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35.Chapter 32.入室……44.Chapter 39.老師生病了27.Chapter 24.競技場的情感糾葛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15.Chapter 12.王子76.Chapter 67.死亡之路70.Chapter 61.枷鎖72.Chapter 63.在黑暗中甦醒33.Chapter 30.老師來抓人
70.Chapter 61.枷鎖10.Chapter 07.帝都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44.Chapter 39.老師生病了30.Chapter 27.夜盜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24.Chapter 21.魔法導師76.Chapter 67.死亡之路76.Chapter 67.死亡之路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12.Chapter 09.這麼巧30.Chapter 27.夜盜7.Chapter 04.盜賊團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78.Chapter 69.回家48.Chapter 43.這位姐50.Chapter 45.抓蜥蜴63.Chapter 55.租房協議3.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③66.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上)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48.Chapter 43.這位姐7.Chapter 04.盜賊團20.Chapter 17.廢墟中61.Chapter 53.啊,套着了30.Chapter 27.夜盜48.Chapter 43.這位姐40.Chapter 36.魔法生的旅行學習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40.Chapter 36.魔法生的旅行學習21.Chapter 18.殘劍51.Chapter 46.地宮探險?61.Chapter 53.啊,套着了57.Chapter 50.又逃了66.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上)70.Chapter 61.枷鎖23.Chapter 20.老師你好63.Chapter 55.租房協議3.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③46.Chapter 41.天堂城領主62.Chapter 54.新家12.Chapter 09.這麼巧67.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下)50.Chapter 45.抓蜥蜴15.Chapter 12.王子50.Chapter 45.抓蜥蜴29.Chapter 26.哭泣48.Chapter 43.這位姐60.Chapter 52.聖火荊棘(下)73.Chapter 64.龍谷6.Chapter 03.小雀斑27.Chapter 24.競技場的情感糾葛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20.Chapter 17.廢墟中47.Chapter 42.醫師77.Chapter 68.血紅天空36.Chapter 33.海公主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2.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②73.Chapter 64.龍谷44.Chapter 39.老師生病了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51.Chapter 46.地宮探險?49.Chapter 44.領主館兼差72.Chapter 63.在黑暗中甦醒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1.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①12.Chapter 09.這麼巧8.Chapter 05.早逝的公主55.Chapter 48.哀歌(下)12.Chapter 09.這麼巧14.Chapter 11.阿媽阿公50.Chapter 45.抓蜥蜴36.Chapter 33.海公主70.Chapter 61.枷鎖33.Chapter 30.老師來抓人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74.Chapter 65.黑瞳中的銀光21.Chapter 18.殘劍5.Chapter 02.分合36.Chapter 33.海公主12.Chapter 09.這麼巧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35.Chapter 32.入室……44.Chapter 39.老師生病了27.Chapter 24.競技場的情感糾葛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15.Chapter 12.王子76.Chapter 67.死亡之路70.Chapter 61.枷鎖72.Chapter 63.在黑暗中甦醒33.Chapter 30.老師來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