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案

“不好了,付局,西街的李大爺又死了”,一個人急急忙忙的和局長彙報,這時那個被稱爲付局的人,坐在椅子上,眉頭緊鎖,左手扣着桌子說道:”這已經是這個月第三起了,死者死狀都一樣,現場都是密室,再不破案,我們都得完蛋。”

那個屬下說道:“要不叫小二來吧?估計只有他能破!”

付局點了點頭。

我就是被局長叫做小二的那個人,此時我正在家裡睡覺,接到了局裡的電話,我就急急忙忙趕了過來。我沒有名字,我就叫做小二,我是一個孤兒,被一個大叔收養,據說當時我身上只有一塊龍型的玉佩,沒有別的東西,以至於我現在都二十了,也不知道家人的線索。那個大叔是一個道士,大家都叫他雲叔,因爲年輕時候受過傷,就退隱了,我也沒去問他是因爲啥受的傷,因爲他也不會說。

在這個偏遠的小鎮,大家還是比較相信鬼神之說的,而我也學了他的一些本事,因此我的身體很敏捷和強壯,因此在有什麼破不了的案件,也會叫我去幫下忙,我也沒有讓他們失望過,因此對我給予了很高的期望。

當我到了局裡,局長很親切的給我倒茶,畢竟這是關係到他前途的問題,我也沒多說廢話,直接說:“付局,給那個案子的卷宗給我看下吧。”說罷,他把東西遞給了我,我看着這些,眉頭漸漸緊鎖起來,案子大概就是死了七個人,每個人身上都沒有傷口,也沒有中毒的跡象,法醫給出的鑑定結果是:“腎上腺突然釋放出大量的兒茶酚胺,促使心跳突然加快,血壓升高,心肌代謝的耗氧量急劇增加。過快的血液循環衝擊心臟,使心肌纖維撕裂,心臟出血,導致心跳驟停致人死亡”。這個也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被活活嚇死。而且七個人沒有任何的聯繫,除去他們年紀都上了五十歲之外,至少現在沒看出有啥聯繫,現場也是密閉的,除去被害人的指紋,沒有其他人的。

“付局,他們死狀是怎樣的?”我說。

“都是在睡着睡着就死了,沒有任何的徵兆,但是好像看起來很驚恐的樣子。”付局說道。

這些都看不出來什麼,我決定去現場看下,“走,我們去剛死的那個大爺家裡看看。”

這個大爺住的離縣城比較遠,坐車得要兩三個小時,主要是路不好走。當我們騎車趕到那個小鎮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當地派出所還是一個人都沒走,因爲這個鎮上是死了五個人,還有兩個是在另一個地方死的,所以整個鎮都人心惶惶,所長壓力也大,我們隨便在當地派出所吃了點飯,就讓所長帶我們去看了李大爺死亡的現場。那個地方驅車根本不能進入,我們走了一個小時纔到那個小村落,村民都已入睡,只有看守現場的一個民警在等着我們。

“沒有什麼事吧?”付局開口問道,

值班民警回答:“一切正常。”村民們也很正常。只有一個瘋瘋癲癲的老婆子整天嘮叨:“報應來了。”村民都說是因爲她早年丈夫和兒子死了,導致她打擊太大,就成這樣了。

我沒有參與他們的討論,徑直走到了李大爺的屋子,這屋子很簡單,就是普通農民家的屋子,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我擺好神壇準備招魂,發現唸完咒語沒有任何魂魄出現,我以爲我念錯了,又準備重來一遍,突然眼前一個身影飄過,一張扭曲的五官出現在我的面前,我本能的隨手掏出一張符咒貼了上去,發現那個鬼影不見了,臉也不見了。

我一出來,付局就問我發現什麼沒?我嘆了口氣搖了搖頭,沒說什麼,我怕說可能是厲鬼做的,會認爲我是在逗他。付局也猜到是這個結果了,也沒說什麼。

我們就在一個草垛上休息了一晚,等第二天醒來,我才發現原來李大爺家在半山腰,周圍一望無際,仔細一看,房屋的排列還是一個簡單的聚陽陣,不過也沒什麼很大的作用,應該是以前某位建造師設計的吧。

第二天回到了家,剛好趕在了開飯的時候,雲叔看我悶悶不樂的樣子,就問我咋了,我就把這件事原原本本的告訴了他,他思索了下說道:“小二,厲鬼現在很難看到,也很難形成,起碼要幾百年,才能由一個怨靈形成厲鬼。你不會是看錯了吧?”

我搖了搖頭說道:“不會,我雖然沒見過厲鬼,但是怨靈沒有這麼大的鬼氣,肯定是厲鬼。”

雲叔低頭想了想說:“如果你說那兒真有聚陽陣法的話,就算是很簡單的,那也不會形成這麼厲害的鬼物,要麼就是人爲的創造出來的。可是創造一個厲鬼,靠着聚陰陣也要很久時間呀。”

說罷,我倆都沒有說話,默默吃着飯,突然我倆同時說:“陰陽逆轉”,在很短的時間內創造出一個厲鬼,只有提供很多的陰氣給他,如果還有陰陽逆轉的話,那就可以解釋了。想到了這個我飯也沒吃,就急急忙忙要走,雲叔叫住了我,給了我一張符咒,說道:“你不是厲鬼的對手,你用這張符請神上身。”這張符通體黑色,上面的字金色閃閃發光,我看的出來,雲叔對這個很捨不得。我遲疑了一下,接了過去,就急急忙忙叫上付局就走了,到了那兒,我仔細找了下,在聚陽陣外面有個更大聚陰陣,每個聚陰陣的陣眼都由一塊很涼的柱子插入,上面是一些密密麻麻的文字,這柱子應該和純陰石放在過一起,在聚陰陣中間是一個太極陣法,白天聚陽,晚上陰陽逆轉,聚集的陰氣更多。根據陰氣的走向,我找到了陰氣最重的地方,是一個祠堂,看得出來有些年份了,我決定晚上陰氣最重的時候進去。

到了晚上,我雙手手指結印,準備開天眼,嘴裡念道:“天法清清,地法靈靈,陰陽結精,水靈顯形,靈光水攝,通天達地,法法奉行,陰陽法鏡,真形速現,速現真形,吾奉三茅真君律令!急急如律令!”。頓時可以感覺到陰氣更加的重了,我推門進去,就發現厲鬼正坐在祠堂中間吸收着更多的陰氣,看到我來了,立即劃出一道鬼氣向我襲來,我手中銅錢劍順勢格擋下,發出陣陣精光,同時將手中的硃砂拋出,撒向厲鬼。這時,厲鬼停止了吸收陰氣,化作更多的鬼氣向我襲來,同時,我感覺我的精神變得恍惚,心中暗叫一聲不好,這是要催眠我,心中着急,但是無濟於事,就在快要睡着的時候,腦中突然像一陣風吹過一樣,頓時清明瞭起來,我急忙用銅錢劍去擋住,不過還是晚了一步,被一些鬼氣打中,撞開了窗戶倒飛了出去,這時,厲鬼也跟了出來,好像要弄死我,就在這時,我拿出雲叔給我的那個符咒,雙手結印,念道:“靈寶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臟玄冥;青龍白虎,隊仗紛紜;朱雀玄武,侍衛我真(身)。急急如律令!”這時,風起雲涌,我感覺我渾身充滿了力量,另外一個人控制了我一樣,我只能看着,這是和以前請神不一樣的,我刺破自己右手手指,在另一手上畫着什麼,就在這時,厲鬼再一次靠近了我身邊,眼看就要碰到我了,我左手向前打出,嘴裡念道:“五雷掌”頓時將厲鬼打飛了出去,同時從天上降下幾道鎖鏈將厲鬼困住,,就在要殺他的時候,我控制嘴巴憋出了兩個字:“等等!”,“我”停了下來,同時控制我的那個人飄了出來,一副道士打扮,我累得躺在了地上,請神太費體力了,搞不好容易被反噬。

我休息了一會,開口說道:“前輩,我想問他幾個問題。”

我轉向厲鬼問道:“你爲何要殺那麼多的人?”

厲鬼不同於怨靈,已經有了自己的思想。此時的他已經害怕極了,卻又一直搖頭,不肯說,這時,那個前輩右手一揮,控制了她,厲鬼慢慢悠悠說道:“你們調查的案子是我做的,做這些是因爲我們要得到很多的魂魄,我們只選年級大的人下手,我是通過夢中殺他,再將他的魂魄取走,是因爲不想引起別人的注意。我們要用魂魄去...”

話還沒說完,就看到厲鬼發出一聲慘叫,渾身被一團黑色的火焰燒死。我看着目瞪口呆,那位神皺了皺眉,說道:“業火,看來人間又有災難了,哎!”

再轉向看我的時候,楞了一下,表情充滿了欣喜說:“你是青雲的徒弟?”

“算是吧,我是孤兒,雲叔收養了我。”我回答道:

他看着我,點了點頭,說道:“我是青雲的師傅,不然以你的本事還請不動我,我只給了他三張符,每張符咒都有我的殘魂在裡面,第一張在那場大戰中用了,第二張給你用了,還剩一張了,不過我相信我們還會再見面的,魔皇”,說着說着他就漸漸消失了,我搞不清楚他的“魔皇”是啥意思,我現在糾結的是到底是誰在這布這麼一個局,還是爲了抓魂魄,不過也好,這個案子算是破了,不過我在糾結該咋和付局說。

回到了城裡,我先去了局裡,見到了付局,喝完了一杯茶這才慢慢的說:“局長,你覺得這個世界有鬼麼?”

付局說:“你是想說這個案子是厲鬼做的?”

我試探的說:“你信麼?”

“我信”這時從外面走過來一個人,開口說道:

“李秘書,你來了?”付局迎上去說道:

“是的,這個案子是厲鬼做的,而且厲鬼也被殺了,我會如實上報,你等着升職吧。”那個李秘書說。

同時轉頭看向了我,友好的伸出手說:“你好,我叫李虎!”,“我叫小二”我也伸出手。

案件就算這麼結束了,在慶功宴結束後,李虎和我說:“有沒有興趣來龍魂?”

“龍魂?”我喃喃說道。

他看我這樣,主動解釋道:“龍魂是國家機構,主要解決非正常事件的發生,和保證國家不被其他人入侵,當然這裡的其他人指的不是普通人,你就不是一個普通人,因爲你會法術!”

我還是沒有反應過來,就說到:“讓我想想。”

他很爽快,開心的說:“沒問題,我們很期待你的加入,希望我們是好朋友。”

故事修煉出發比試出遠門識破修煉迷案出發怪異的村子故事比試見龍王(一)慶功出遠門見龍王(一)識破見龍王(一)出發怪異的村子傾訴修煉傾訴見龍王(一)出遠門見龍王(一)怪異的村子見龍王(一)故事見龍王(一)迷案見龍王(一)怪異的村子比試怪異的村子見龍王(一)傾訴出發見龍王(一)見龍王(一)慶功怪異的村子見龍王(一)比試組隊修煉慶功組隊迷案怪異的村子故事迷案迷案比試慶功識破出發出遠門迷案見龍王(一)出發迷案故事出發組隊迷案修煉怪異的村子傾訴見龍王(一)故事故事修煉迷案比試怪異的村子修煉比試出遠門傾訴修煉見龍王(一)識破組隊組隊組隊慶功出遠門組隊出發識破識破慶功
故事修煉出發比試出遠門識破修煉迷案出發怪異的村子故事比試見龍王(一)慶功出遠門見龍王(一)識破見龍王(一)出發怪異的村子傾訴修煉傾訴見龍王(一)出遠門見龍王(一)怪異的村子見龍王(一)故事見龍王(一)迷案見龍王(一)怪異的村子比試怪異的村子見龍王(一)傾訴出發見龍王(一)見龍王(一)慶功怪異的村子見龍王(一)比試組隊修煉慶功組隊迷案怪異的村子故事迷案迷案比試慶功識破出發出遠門迷案見龍王(一)出發迷案故事出發組隊迷案修煉怪異的村子傾訴見龍王(一)故事故事修煉迷案比試怪異的村子修煉比試出遠門傾訴修煉見龍王(一)識破組隊組隊組隊慶功出遠門組隊出發識破識破慶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