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遠門

我回到了家,雲叔正在吃飯,我把整個事情告訴了他,說見到了他師傅,也就是我的祖師,還有最後師祖說的什麼“魔皇”,我問他我的來歷,他是不是知道啥,他沒有說話,只是一個勁的扒飯,我就這麼看着他,等他吃完,點上一根菸,並給了一根給我,邊吐出嫋嫋青煙說道:“去給我把我藏了十來年的那瓶酒拿出來,咱爺倆喝酒”,我張了張嘴,卻沒說話,只是默默的把酒拿了出來。

在我倆都喝得差不多的時候,雲叔哭了,我沒見過他哭,在我眼中他是我師傅也是我的父親,一個很和善的人,每天都笑呵呵的,不會有這麼悲傷的時候。彷彿心裡有很多的事說不出口,終於等雲叔哭泣完,他開始給我講述他的故事。

“我是茅山道士,我的師父是當時的茅山掌門人云虛真人,在五六十年代,當時要破除封建迷信,這些道家遭受了打擊,包括茅山,龍虎門,蜀門等一些大的門派,少林倖免於難,是因爲少林在那個時候已經沒有多少的正統法術,剩下的只是一種信仰,就和當今差不多,當時我們都爲了保住傳承,各大門派所有人統一離開,我師父就在那時遇到了我,教授我法術,那是我過的最快樂的日子,因爲我是一個乞丐,現在居然有了家人,可是好景不長,突然有一天,我師父好像很急的樣子出去了,等他回來的時候,我發現他身上滿身是血,我當時真準備給他包紮,他卻抓住了我的手說“快走,人間要大亂了,不知道人間是否還撐得過去,這三張符是我用餘下的法力寫出來的,裡面有我的殘魂,你可以用它來保你性命,說完,他就斷氣了”,在我安葬了我師父,匆忙逃走時,遇上了一夥人要殺我,我只有動用了一張符咒才活了下來,不過經脈盡斷,不能再做道士,我隱居下來的時候碰到了你,彷彿你就是憑空出現在我面前一樣,明明前面沒人,卻突然聽到了你的哭聲,我一直以爲是我的錯覺,後來你都知道了,我在這把你帶大,教你法術。”說完,又悶頭喝了一口酒。繼續說道:“我後來去過一次茅山,發現和我師父說的不一樣,沒有誰有法術,只變成了一個景點,各大門派也沒有任何消息,就憑空消失了。至於什麼魔皇我也不清楚。”

我沒再繼續問下去,我知道再問也沒用,但是我還是很好奇這些,還想和師傅說說龍魂的事,不過師傅已經開始打呼嚕了,我苦笑一下,給他蓋上東西,我相信雲叔今天是最快樂的一天,因爲他憋在心裡的話都說了出來。而我卻思緒萬千,一個人走出大門,坐在地上,點根菸看着天上的星星,是否我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呵呵,自己想想怎麼可能嘛,世上沒哪有仙人。

第二天,我很早就和雲叔說我想去龍魂,畢竟我今年也20了,該去外面闖蕩下了,雲叔沒有多說,只是讓我保重,有時間回來看下他,我眼睛裡面發憷,嘴巴動了下,好想叫他一聲爸爸,可是沒有叫出口,收拾好行李,李虎來接我了,坐在車裡,我渾身不自在,李虎看出來了,拍着我的肩膀說:“第一次出遠門吧?沒事的,有事情我會罩着你的,我招你進去的,你就是我的兄弟,誰欺負你我就打他。”

“呵呵”我被他逗樂了。

我問李虎,我們去哪?李虎說我們去北京,去龍魂的總部報道,到了北京,我不由得感慨,和北京一比,我以前那兒就是個農村呀。

新人都的去參加新人訓練,分爲理論基礎和實戰訓練,我和李虎一起去幫我報道,當他看到我分到了三班,班主任是楊靜時,吐了吐舌頭,一本正經的和我說:“保重”,當時我就覺得班主任是個女老師耶,怕啥,上課了,班主任進來了,看着二十出頭的樣子,文文靜靜的,而且說話特別溫柔,下面頓時吵吵鬧鬧的,我的心也就放下來了,覺得李虎在唬我,下面開始有人說“老師,你好美”“老師,你有男朋友沒?”

這時,一個高高的自認爲很帥的男的將頭髮一甩問道:“老師,我可以做你男朋友麼?告訴我你的size呀。”說完,就將手去摸老師的下巴,楊靜老師還是笑呵呵的,一句話沒說,忽然之間,一陣風颳過,我們還沒看清是咋回事,那個男生就被甩了出去,掛在了樹上,動也不動,課堂裡面瞬時安靜了下來,楊靜笑呵呵地說道:“我是你們的老師,可以誇我,不過不要挑戰我,否則後果很慘的喲!”我們一陣暴汗,暗自慶幸不是我們自己。

在理論課的學習中,我彷彿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按照老師的說法,我們不需要念咒語,只需要依靠自身法力在腦海中想象自己攻擊,加上攻擊動作,就能將法力打出,唸咒只不過是一種形式是將形式記入自己腦海,然後發揮出來,其實只要你夠強,就可以了,你可以想象成各種形狀,然後依靠法力發出攻擊,就是這樣。同時也可以進行自身防禦。不過我還是做不到,我嘗試着依靠唸咒發出一把刀的攻擊,可是發出去了,沒有刀的形狀,只有一團散亂的法力。這個時候,李虎來了,看着我說,不要急,你現在就相當於初學者,藉助一些咒語才能發揮出法力,就是說,你體內法力很少,幾乎沒有,你好好學學吐納之術,擴寬自己經脈,能容納更多的法力。

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接下來就是實戰訓練,第一堂課,是測試學院彼此之間的實力,就是混戰,一個叼着煙的小子一拳打向了我,我根本來不及反應,太快了,這怎麼做到的?我只能被動挨打,實戰結束,毫無疑問,我全身上下都是傷口,因爲我念咒的時間都沒有,就被打了,那個黃毛小子還在我頭上吐了口痰,說道:“哪裡來的傻子,這樣的能力也來這玩,我遲早玩死你。”我心裡十分的憤怒,可是沒有辦法,人家比我強,我只能默默打碎牙往肚子裡咽,我發誓,我一定要變強。

傾訴故事出發怪異的村子識破見龍王(一)故事故事組隊出遠門故事迷案見龍王(一)迷案組隊出遠門見龍王(一)傾訴比試識破出發識破慶功傾訴怪異的村子比試故事故事傾訴識破迷案修煉見龍王(一)比試怪異的村子出遠門組隊故事見龍王(一)見龍王(一)出發迷案組隊故事識破比試識破見龍王(一)修煉故事怪異的村子見龍王(一)出發見龍王(一)修煉見龍王(一)故事出發出發迷案識破組隊識破組隊迷案傾訴出遠門迷案識破組隊出發識破出遠門見龍王(一)傾訴怪異的村子故事見龍王(一)迷案出遠門迷案出發組隊怪異的村子見龍王(一)見龍王(一)修煉怪異的村子識破出遠門慶功出發出發
傾訴故事出發怪異的村子識破見龍王(一)故事故事組隊出遠門故事迷案見龍王(一)迷案組隊出遠門見龍王(一)傾訴比試識破出發識破慶功傾訴怪異的村子比試故事故事傾訴識破迷案修煉見龍王(一)比試怪異的村子出遠門組隊故事見龍王(一)見龍王(一)出發迷案組隊故事識破比試識破見龍王(一)修煉故事怪異的村子見龍王(一)出發見龍王(一)修煉見龍王(一)故事出發出發迷案識破組隊識破組隊迷案傾訴出遠門迷案識破組隊出發識破出遠門見龍王(一)傾訴怪異的村子故事見龍王(一)迷案出遠門迷案出發組隊怪異的村子見龍王(一)見龍王(一)修煉怪異的村子識破出遠門慶功出發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