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不過,李虎說她是騙子,也不可能是騙我的,得想個辦法才行,

看着她直接走向最後一排,我和李虎尾隨其後,就默默的跟着,分開坐在她的兩旁,不過她並沒有發現我們,而是在打着電話,說:“馬上回來,”還帶着哭腔。

我們兩個大男人看不下去了,就“咳咳”了兩聲,她轉過頭看了下我們,好像認出了李虎。就在我們準備訓斥她,拉她去公安局的時候,她忽然撲通一聲跪了下來,說道:“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不是有意要騙你錢的,我是真的有急事,我又不願意出賣自己身體,只有這個辦法能籌到錢了。”

她這一下瞬間把我們搞蒙了,這是啥劇情,我沒說話,再仔細想着她說的話是真是假,不過李虎可沒那麼好的耐心,就要拉她去公安局,說着:“你當我是豬呀,我再也不會信你了。”

小姑娘帶着哭腔說道:“我真沒騙你,我帶你去我家,你就知道了。”

“又來?上次就是你這麼說了一句,我活活餓了三天,這次我不會再信你的了。等下了車就直接去報案。”李虎一臉恨意的說道。

“我這次真的沒騙人,我可以發誓。”小姑娘急切的說道,生怕我們不信 。

“額,這次我相信你。”我肯定地說。

這下李虎蒙了,吼道:“小二,不能信她呀,女人是老虎,特別是漂亮的女人,吃人不吐骨頭的。”

“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她說的是真的。”我肯定地說。

“爲啥?理由了?”李虎說道。

“因爲她的眼睛很純,沒有任何私心,我相信她是因爲真有急事,才騙你那些錢的。”我淡定的說。

這下李虎沒有說話了,不知道是無語還是認同我的觀點了,又或者是也不願意相信那個女的是騙子。

我繼續說道:“你說你有急事,說出來聽聽,我們能幫的也幫下你。”

小姑娘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事情你們幫不了。不過還是很感謝你們給我錢。”

我笑了笑說:“是關於鬼的麼?,我看小姑娘你周圍有邪氣圍繞,應該是有這方面的事吧?我剛好懂一點,你看怎麼樣?現在願意告訴我了麼?”

小姑娘驚喜的說:“真的麼?”

我點了點頭。

小姑娘整理了下頭髮說道:“我叫劉思墨,是一個大三的學生,我家住BJ的一個小村子,今年放假回家,我就感覺村子裡的人都不一樣了,一種很怪的感覺,我爸媽也沒怎麼理我,做的飯也不知道是啥,一團黑乎乎的,我就沒吃。不過我也沒有多想,可能是因爲我離家太久了,不習慣這邊生活了,可是當晚我去我姑姑家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讓我很驚慌,因爲我和我姑姑很親,去的時候也沒敲門,看到我姑姑在廚房,正在剁着肉,我叫了一聲姑姑,她回過頭來,是真的回過頭,可是身體沒有轉過來,就像脖子直接轉了九十度過來,直勾勾的看着我,陰森森的笑着,在那微弱的燈火下,我看了看砧板上的肉,好像人腿,我當時整個腦子都混亂了,大叫一聲“啊”,就奪門而出,晚上我直接回家就把自己鎖緊了房裡,瑟瑟發抖。迷迷糊糊就睡過去了,不過在半夜的時候聽到外面有咀嚼骨頭的聲音,我給窗戶開了一個小縫,藉助月光可以看到兩個模糊的身影在地上吃着啥,我仔細的看了下,那兩個人好像是我的父母,吃着的那個好像是我家養了十年的小黃。我捂住自己的嘴巴,怕自己喊出來,可是我不小心打倒了旁邊的瓶子,窗外的人聽到聲音看了過來,真的是我父母,但是眼睛是綠色的,牙齒也很長。我趕緊關了窗戶,就聽見門口響起了敲門聲,我坐在角落,不敢移動,過了半個小時,看我沒去開門,那個敲門聲就漸漸停了,不過我再也沒睡着過了,那晚上的時間感覺過的好慢,好不容易熬到了早上天開始放亮了,我把門推開一條縫,看了看外面沒人,就準備跑出去,可是剛跨出門口,就看到了我父母的臉龐,不過臉上還是有血跡,我驚叫着想跑,可是他們已經把我堵住了,慢慢向我靠了過來,就在這個時候,我脖子上的佛珠亮了一下,這個佛珠是我奶奶給我的,說可以保我平安。我父母就被震飛了出去,我趁機跑了出去,我跑到了附近的一個道觀,因爲這個事情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我本來不相信那些迷信的,這下不得不信,我就去找觀主,把這個事情說給他聽,他說:“這是中蠱毒了,我可以幫你,不過得要十萬塊錢。而且越早越好,晚了就難了。”所以我纔會到處去騙錢,我已經走了快一個月了,走了很多地方,用了各種法子,才弄到這些錢。所以,求求你們幫幫我吧。”

我聽完這些話,微微思索了下說道:“你先別回去,我們先給你找個地方住着,那個地方不能回去了。”

劉思墨一聽就急了,以爲我們還是不相信她,要軟禁他。

這時李虎也開始和我急了,說道:“小二,這個分明就是中了蠱毒,不然怎麼會這樣,趕緊讓她去救他家人吧。我沒事,我陪她去救人。”

我苦笑着搖了搖頭,指了指他身上的佛珠,說道:“你把給我看看。”

劉思墨急急忙忙取下來給我。我看了下,佛珠已經裂開了,說明再也沒用了。

我這才說道:“你們不能去,虎哥你才通鬼境後階,對付幾隻厲鬼還行,可是對付不了他們。”

李虎一副很不理解的看着我。

我繼續說道:“肯定不會是中了蠱毒,中了蠱毒不會被佛珠震開,蠱毒不屬於邪氣,那個觀主只是想要你的錢而已,自己又沒有本事還不一定。而且你看着佛珠,起碼在高僧手裡帶了幾十年,就被兩個邪物附身的人所震裂,這不是一般人能解決的。所以我們先回去應付完那個老巫婆,再來解決劉思墨的事。”

我們轉頭看了看劉思墨,她早已六神無主,把我們當做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就願意和我們一起走。

修煉傾訴修煉見龍王(一)怪異的村子故事比試怪異的村子組隊傾訴比試迷案組隊傾訴見龍王(一)識破見龍王(一)傾訴怪異的村子見龍王(一)出遠門故事見龍王(一)怪異的村子見龍王(一)出發組隊組隊修煉迷案出發修煉識破修煉傾訴修煉出發傾訴修煉識破迷案迷案故事出遠門怪異的村子出遠門見龍王(一)組隊組隊比試迷案修煉修煉慶功識破迷案慶功出遠門組隊出遠門見龍王(一)故事怪異的村子見龍王(一)比試見龍王(一)識破識破識破怪異的村子出發故事怪異的村子出發出發見龍王(一)組隊慶功比試慶功故事組隊傾訴出遠門比試比試怪異的村子修煉組隊比試傾訴組隊出遠門故事修煉傾訴迷案怪異的村子
修煉傾訴修煉見龍王(一)怪異的村子故事比試怪異的村子組隊傾訴比試迷案組隊傾訴見龍王(一)識破見龍王(一)傾訴怪異的村子見龍王(一)出遠門故事見龍王(一)怪異的村子見龍王(一)出發組隊組隊修煉迷案出發修煉識破修煉傾訴修煉出發傾訴修煉識破迷案迷案故事出遠門怪異的村子出遠門見龍王(一)組隊組隊比試迷案修煉修煉慶功識破迷案慶功出遠門組隊出遠門見龍王(一)故事怪異的村子見龍王(一)比試見龍王(一)識破識破識破怪異的村子出發故事怪異的村子出發出發見龍王(一)組隊慶功比試慶功故事組隊傾訴出遠門比試比試怪異的村子修煉組隊比試傾訴組隊出遠門故事修煉傾訴迷案怪異的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