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姐妹

廚房裡,三嬸無精打采的等着三叔趕快拿了銀子回來好接她回去。我纔剛進屋時就打發出去請大夫的周嬸也很快就回來了。

我打簾出了屋,叫她們都進臥房,方纔我已經將三叔三嬸的事說了,七夫人悲痛不已,想到自己的父親重病臥牀,他們卻拿了銀子去自己快活,不禁又流起淚。

幾個人都很侷促的進了屋,“啊!縷兒你……”三嬸突然尖叫了一聲,隨後更是雙目圓睜看着正在牀邊微笑而立的老爺子,其他兩人也擡頭,都是不可思議的目光,盯着七夫人。

如今她氣色紅潤,陰鬱之情也一掃而清,清秀柔美的容顏,更帶有玄玉訣特有的超然氣質,顯然衆人都有些蒙了。

我一笑道:“老爺子的病好轉了,夫人自然也就心結不再,病症齊去。”衆人惶惶的點頭。

周嬸上前道:“夫人,姑娘,老奴去了幾家醫館請大夫,可是聽了是城南李家鐵鋪,他們就都不肯來人了,說是蘇府有過吩咐……”

我低頭想,果然老爺子氣的嘔血,也是蘇府的原因,同行競爭,也未免太絕,竟然連大夫都給封鎖了。周嬸繼續道:“姑娘讓抓的幾味藥,老奴倒是抓齊了。”

我點頭讓她去熬藥,中間又趁她轉身加水時,加了些野山參和幾味鐵牛給的藥草。畢竟我的藥方絕不可泄露,這些老媽媽都是八面玲瓏的主,以防萬一嘛,如今她去抓的那部分,也不過是一副普通補藥。

三嬸也插話:“不錯,實在不是我們不請大夫,是蘇……”後面卻說不出了,老爺子微笑看了下她,淡淡道:“畢竟是我的親弟弟,得了的銀兩便罷了,以後你們好自爲之吧。”

三嬸纔不再言語。

退了她們出去,老爺子認真看着我道:“平安丫頭,我門父女二人,多承你照顧,大恩不言謝,你若日後有事用得到我,儘管說。”

看他憨直誠懇的樣子,我當真覺得好感大生。其實在車上,我決定透露自己情況的時候,已經想好,一直以來我的行爲根本沒半點是平安可能,曾經也作好準備,如果大家說破,我要怎樣圓說,好在大家只作不知,我也就一直這樣下來。

而七夫人不同,她是我現在的主子,能得到她的信任必對日後有極大好處。況且本來我對她就印象極佳,這些日的瞭解知她絕非愚蠢庸俗的蠢女人,相反,她淡薄冷靜自知處境,又能隱忍。

同樣的,她在那裡也很孤獨,又憂心家中,心中也是脆弱的。

所以我們兩個倒是一拍即合,她希望有個知心人說話,選擇了比較另類古怪不在乎等級,敢同主子聊天說話的我;我需要主子絕對的信任,和相應的地位權利給我發展空間,更何況她還會內功,所以當時就痛下決心,也不要日後慢慢磨了,乾脆暴料將真實身世說了賭一把。

畢竟分享秘密是增進兩個人之間感情最直接有效的方法,這是對彼此的信任。

現在看來,我是賭對了。七夫人對我的話很相信,也很同病相憐,一樣孤單的兩個人到了吳府,再加上我又治好了她爹爹的病,看她的神情已經完全認同了我。

我乾脆藉機跪了下來:“老爺子,平安自小是個孤兒,如今來了這裡,難得夫人對我憐惜疼愛,您若不嫌棄,便請收了我做乾女兒吧,從此,我……我也就有個爹爹有個家了!”

說到後來,當真是有些激動忍不住哽咽着落淚。這麼多年受的訓練教會我,要想保護自己就不要輕易流露自己的真實感情想法,可是來了這裡我屢屢犯規,也許是曾經的生活讓我有些累,也許是新的環境讓我也燃起了希望,可以有所不同。

從小,每當絕望無助時,我都會幻想着……如果有家人在身邊。

七夫人已經歡喜的過來扶我起身笑道:“太好了平安!以後我們姐妹兩個一同在吳府,再也不怕寂寞了,爹爹也就放心我們兩個了!”

老爺子也笑了起來:“想不到我李乾升竟然大難不死,還認了個這麼乖巧聰穎的女兒!好,好!以後安兒和縷兒,一樣都是我李家的好女兒!”

屋中歡喜,外面李媽媽也傳話來說是派出去的楊家嫂子回來了。

老爺子心情正好,聽了話直接率先領着出門,他也已經很久沒有出去院裡,好久沒有摸他的寶貝工具們早就心癢難耐了……

楊家嫂子是我派出去尋兩個下人僕婦回來的,到了院裡,老爺子有些怔,我一看,也笑了,那楊家嫂子帶回的是個三十多歲的婦人,雖然苦日子讓她臉上染了些風霜疾苦,卻不掩俏麗姿色和詳和溫文嫺靜的氣質。

更搞笑的是,跟在那婦人身後一個十三四歲的半大男孩,倒是很精壯,皮膚也黑黑的,但長得很俊秀,就是很倔強,抿着嘴四處打量,倒像是個來巡視的大人物。

我忍笑問道:“楊嫂子,這位可是你找回的長工?”楊家嫂子臉上一紅,乾笑道:“姑娘,這這是我遠房的表妹鐘琴,爲人本分又能幹,她家的小勇子也很有力氣,什麼苦活都能幹,剛好前日子鐘琴幹活的那家漿洗場裁了些人,我這纔想着……”

她還沒說完,小勇已經等不得叫了起來,“是我們不想幹了,什麼漿洗場,一羣碎嘴的婆子還有色色的老肥豬,都不是好東西,孃親纔不能呆在那呢!”

楊家嫂子忙去捂了小勇的嘴道:“小祖宗哪,你可少說幾句吧!因爲你,你娘丟了多少活,你就不能乖乖的替你娘想想啊!”

小勇在楊家嫂子懷裡不服氣的瞪大眼睛掙扎,含糊不清的還在叫喚着:“我絕不讓他們欺負我娘!”

那邊的鐘琴一直很溫順,如今有些不安的恭禮道:“老爺子,夫人,姑娘請莫怪,小兒頑劣。”一面充滿憐愛的招手溫柔道:“勇兒,不可在主子面前無禮。”

鐘琴的音調溫婉柔和,我和七夫人不由對視一眼,都是感動和欣賞,像她這樣的氣質修養,定是出身不錯的,只可惜現在家道沒落。

小勇聽了她的話,才委屈的乖乖站到一邊。

七夫人已經開口柔聲說道:“你們以後便留下來吧,只麻煩這位嫂子照顧好我爹爹的飲食起居,至於小勇,還太小,幫我爹爹要打鐵製器,可能太過勞累。”

小勇不服的開口:“誰說我太小,我從前可一直在蘇家鐵鋪裡做苦工,我的力氣大可是大家公認的!”說着跑到牆角,照準一塊重鐵擡了起來,小臉憋得通紅,咬緊牙看着衆人。

老爺子突然感興趣的插口問道“你在蘇家當學徒嗎?怎麼出來了?”

小勇這才泄氣,狠狠扔下了鐵塊道:“我又沒錢,誰肯教我,不過是做個苦工。可是前些日管我們的胖頭三不知爲什麼心情大好,說什麼李家鋪子以後都不存在了,招了幾個監工喝酒,讓我們去伺候。哼,小爺是去打工賺錢的,又不是去當奴才,所以就吵翻了,走人啦。”

老爺子不動聲色點點頭,又突然問道:“你想學打鐵嗎?我可以收你爲徒。”小勇驕傲的說,“我現在要賺錢,等以後請好的師傅收我爲徒,當然,你要是水平很高,我也可以考慮。”

我忍不住“嗤”的笑了,換來小勇一記白眼,老爺子卻很喜歡小勇,笑道沒問題,立馬就動身生火拉風箱。

小勇也很機靈的去幫手,果然很熟練,幹得像模像樣。

七夫人有些激動的抓着我的手道:“李家傳承,除了體質更重人品。我們鋪子因爲經營不好,極少人來拜師,如今難得小勇資質如此,爹爹若能收他爲徒,也算了了一大心事!”

我也微笑着跟着看,一時院中“叮叮噹噹”的只有規律而有節奏的敲鐵聲,老爺子拿了個即將完成的劍模打製起來,估計是病倒前未做完的。

直到“哧”的一聲急響過後,老爺子把打好的劍冷卻後拿出來觀看,冷光閃動寒氣縈繞,一看就是上品。

小勇倒也機靈,寶劍才鑄好,他只瞄了一眼,再不猶豫,跪地就叫:“師傅!”

老爺子極是欣慰,大笑道:“老天當真厚愛,我今日實在是歡喜,勇兒,以後只要你肯刻苦練習,師傅的一身本領只等你全學去!”

又是“砰”的一聲,卻是那邊的鐘琴也跪下了,落淚道:“多謝老爺垂青小兒。”小勇忙起身去扶,鐘琴卻不肯起,說道:“勇兒雖頑劣卻是通事理的,只要是他真心佩服的人,定是真心遵從。老爺肯教於勇兒,我、我也算對他爹有個交代了……”

衆人也算皆大歡喜,只是有人喜極而泣罷了。

李媽媽領着她們跟着七夫人進屋置放東西,以後他們娘倆就住在原七夫人的臥房。

老爺子一邊摩挲着劍一邊道:“安兒,這功法果真奇妙,不但讓我的病去了大半,身體好了,方纔打鐵時更覺得內力深醇了許多啊!”

我也笑着道:“爹爹以後倒可好好調養一段時日,再研究下我說的方法——以後沒幾日我再寫些記得的給您研究,也順便好好帶帶徒弟,不過……”

看他聽我提起勇兒就滿臉喜慰,微笑着繼續聽。

我又道:“爲了少惹到那些人,我勸爹爹從此便關了鋪子,只專心打鐵,再不經營。”

顯然他的臉色已經變了:“從前我愚頓,守着祖傳手藝,竟將祖業敗壞成這樣,以後我定會扳回局面的,不信憑我的技術,再加上你給的秘訣,總不得出頭之日。”

我搖搖頭“便是從前爹爹的手藝也是沒的說,可究竟他們財大勢大,我們硬爭不得。爹爹只管先磨練自己的技藝,至於銷售,我會想辦法的。”

然後看着有些遲疑的他道:“真正好的劍師,一輩子也許只有一個作品,真正好的器品,不是擺來等人挑,而是藏起來也有人求的。”

老爺子臉上喜色一現,我繼續道:“祖上傳下的手藝,不是爲了給庸俗之人認同,爹爹只要領悟更高的極境,相信,您做的東西,會得到真的與之相配的英雄的惜賞。”

老爺子激動的看着我,顯然已經心動了,笑道:“安兒總是這麼許多道理,老頭子可真是受教了。”

我又接了劍俯身在地上畫了個圖樣,古樸的龍紋圈繞,正中兩個字“木子”,笑道,“即使我們不出面,只要每件作品上都印有這個標誌,相信……”

兩人相視默契的笑了。這名牌效應,只看將來會產生怎樣的效果吧!

我們閒聊着勾畫着美好未來的時候,三叔也回來了,見到院中站着的精神矍鑠的老爺子,顯然嚇得怔住,抖着嘴說不出話來。小王和二項上前道“見過親家老爺,平安姑娘,三老爺送給夫人的東西,都帶過來了。”

我看看,兩個小木箱,稍稍擡了蓋,借縫瞧了下,一個裡裝滿了銀錠,約莫有五六百兩,一個是些金銀首飾珠花、胭脂水粉等,看來那女人還真是沒少買,以至都沒用過,還是嶄新。

在三叔三嬸走後,我們又吃了鐘琴做的飯,當真不錯,也是因爲早過了午飯時間了,所以餓壞的衆人,都吃得很香。

小勇吃得更是津津有味,頭也不擡,看來以前確是生活很苦,看得鐘琴又是喜得眼淚直打轉。老爺子飯量也極大,加上烈酒吃的極爲暢懷。連七夫人,也破天荒添了飯,一直喜滋滋的吃着。

飯後又小敘了一會,我們也就回府了。當然之前不忘先分了銀子。

老爺子除了日常生活,也就買些材料,所以只留了一百兩銀子和一千兩銀票。其餘的兩千兩銀票四百多兩銀子就都由我們帶回府,誰讓各園的生活都是自己管呢,想過好點就得自己倒貼,想想老爺真夠狠的,竟想得出這種主意治家……

七夫人心情很好的看我在車廂裡眉開眼笑的數銀子,查看珠寶胭脂等小玩意,她竟然還輕輕哼起了小調,柔美動聽……

我心情也大好,終於有了大好權利和革命物資了啊!!!

43.龍宮開業67.東南災患57.未央學堂89.爭戰48.中秋月夜(下)65.細思斟酌6.神偷28.合作67.東南災患16.武鬥77.【番外】星源篇8.回門90.結束59.魔鬼訓練(下)27.善鋼28.合作41.緞雀樓行35.序曲82.風起雲涌41.緞雀樓行4.見衆79.【公告】9.治病72.神隱現世1.序46.中秋月夜(上)31.舊事65.細思斟酌13.出府62.狐妖尋子61.洪家兄弟81.籌建戲班59.魔鬼訓練(下)75.辭別歸程35.序曲75.辭別歸程38.鬼屋幽魂1.序33.朋友63.決戰前夕25.汝瑤10.姐妹33.朋友56.機緣巧合6.神偷57.未央學堂74.卷末語62.狐妖尋子12.賜幸48.中秋月夜(下)28.合作55.潛引出水82.風起雲涌45.再遇蛇妖48.中秋月夜(下)25.汝瑤34.決定40.39 下65.細思斟酌56.機緣巧合31.舊事82.風起雲涌19.報復79.【公告】4.見衆39.七夕邂逅3.平安79.【公告】78.皇城舊事45.再遇蛇妖6.神偷42.養顏秘方72.神隱現世41.緞雀樓行15.改變44.翡翠觀音1.序57.未央學堂2.醒來12.賜幸41.緞雀樓行71.龍脈密地65.細思斟酌14.星源13.出府56.機緣巧合12.賜幸18.天緞10.姐妹66.險中訴情64.賽場爭鋒2.醒來26.重生57.未央學堂34.決定32.水鬼59.魔鬼訓練(下)75.辭別歸程61.洪家兄弟5.伊豆
43.龍宮開業67.東南災患57.未央學堂89.爭戰48.中秋月夜(下)65.細思斟酌6.神偷28.合作67.東南災患16.武鬥77.【番外】星源篇8.回門90.結束59.魔鬼訓練(下)27.善鋼28.合作41.緞雀樓行35.序曲82.風起雲涌41.緞雀樓行4.見衆79.【公告】9.治病72.神隱現世1.序46.中秋月夜(上)31.舊事65.細思斟酌13.出府62.狐妖尋子61.洪家兄弟81.籌建戲班59.魔鬼訓練(下)75.辭別歸程35.序曲75.辭別歸程38.鬼屋幽魂1.序33.朋友63.決戰前夕25.汝瑤10.姐妹33.朋友56.機緣巧合6.神偷57.未央學堂74.卷末語62.狐妖尋子12.賜幸48.中秋月夜(下)28.合作55.潛引出水82.風起雲涌45.再遇蛇妖48.中秋月夜(下)25.汝瑤34.決定40.39 下65.細思斟酌56.機緣巧合31.舊事82.風起雲涌19.報復79.【公告】4.見衆39.七夕邂逅3.平安79.【公告】78.皇城舊事45.再遇蛇妖6.神偷42.養顏秘方72.神隱現世41.緞雀樓行15.改變44.翡翠觀音1.序57.未央學堂2.醒來12.賜幸41.緞雀樓行71.龍脈密地65.細思斟酌14.星源13.出府56.機緣巧合12.賜幸18.天緞10.姐妹66.險中訴情64.賽場爭鋒2.醒來26.重生57.未央學堂34.決定32.水鬼59.魔鬼訓練(下)75.辭別歸程61.洪家兄弟5.伊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