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牽涉

至於最後怎樣的結果,我也不再關心,保護了我的姐姐,其他的倒也就無所謂了,畢竟女人之間的鬥爭,我也不感興趣,敗,固然不行,勝,又有什麼好歡喜,都是可憐人,爲了老爺的雨露瓜分……

不過聽說老爺很生氣就是了,嚴令徹查,三夫人那裡可巧,我前兩日爲提防她們,剛跟蹤過出府的冰兒,見她去白府開的藥鋪取藥,上次的花毒我也在那發現了,只是當時沒想到這次會是以潞下手罷了。

冰兒還沒處理乾淨□□,被搜查的媽媽們發現了,認定是她在三夫人那做的手腳,和我們這邊的以潞都被帶走處置了,我猜不是私下滅口就是賣了進花街柳巷,真真的都沒意思。

最近很安生,東園西園都沒了動作,老爺如今是細心呵護着這邊七夫人,恐怕再有了閃失。讓我措手不及的是,明明幾日裡已經養的好好的,這晚七夫人竟然還是出了狀況,手腳發冷,有些抽搐,見她臉上有黑青之氣,把脈卻不知個所以究竟,我也急得方寸大亂。

伊豆像是感應到了什麼似的,不停的圍着夫人叫着,我安撫了幾次都沒有用,突然它跑出去了一會,回來便咬了我的衣服,要我跟出去。

剛給夫人喝了鎮神湯,讓衆女看着,我胡亂披了黑衣,便跟了出去,伊豆一定發現了什麼!小傢伙很乖巧,從不會胡亂搗蛋的。

急急的隨了它飛趕到了,是城東南的一個老宅子,陰冷的,夜色裡朦朧見得房頂繚繞的是一團抑鬱的黑氣,我輕巧的落在院裡,偷偷扒了窗子看,是一個老婆子在念念有詞的說着什麼,一邊胡亂舞着手裡的劍——跳大神?

屋子正中,一個蓋了紅布的不知什麼像,案上祭了牛羊生肉,我聽說這類民間巫法最好的破解方法,一是黑狗血,一是童子尿。看看伊豆實在捨不得放血,那找小處男去好了……

“豆豆,快帶我去,哪裡的男孩子多!”估計它早把城裡逛遍了。

伊豆掉頭就跑,好樣的,果斷乾脆!

停的是一處破廟,伊豆在門口“汪汪”亂叫,裡面“咦”的一聲,跑出一個小乞丐,大叫:“哇,好可愛的小黑狗!老大,老二,小四……快來看!”他確定不是在數數嗎。

一羣都不大的乞丐圍了出來,爲首的該是老大,十二三歲,卻很認真嚴肅,似乎吃過很多苦,看起來滿老練沉穩,喝着其他追着伊豆跑的小乞丐們“這不是普通人家的狗,這麼靈活漂亮,千萬別傷了它,有錢人家的……咦?!它有翅膀!是加柴,快回來!”

其他幾個也都嚇得不輕,忙躲了到老大的身後。

伊豆高傲的看着他們,優雅坐在了地上,朝我躲的地方撒嬌的叫着兩聲“汪~”,我也跳了下來,隨手撈了房角一個木筒,放在老大的面前,道“救人急用,每人一泡尿,這個作爲答謝!”好在是一幫小孩子,我也不覺臉紅,遞了塊碎銀給他,這對他們而言,該是很多了。其他幾個小孩,探頭探腦的欣喜叫着,扯他的衣服示意。

叫老大的卻出乎意料的不肯接,仔細瞧我了道:“你是平安?”我暈我這麼出名連小乞丐都一下認出,恩,都是伊豆惹的禍……

他沒等我回答,就招呼小乞丐們進了屋裡……還挺知羞……

正等着,側門裡閃出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孩,不同於小乞丐們的髒兮兮或是委瑣,很大方但有些小心的問道:“這位姐姐,那個,真的是靈獸加柴嗎?”

她似乎很感興趣的看着伊豆,竟然敢接近,伊豆也出乎意料的沒有排斥,滿友好的舔舔她的手,這到是破天荒頭一回。

近了瞧她乾淨的笑臉,便是着破舊的布衣也很清秀文靜,我正琢磨她不像是乞丐,怎麼會在這裡,裡面的人已經出來。

“可兒,你怎麼出來了?”老大的聲音難得有絲焦急,我實在趕時間也就沒有再追問,不管要不要,銀子留在地上謝過後,拎了小半桶……尿,走入不遠的小巷裡,才飛身上了房一路施展輕功離開。惡寒,害我拎這個,老媽媽你狠!看我怎麼還!

屋子裡還是鬼哭神嚎,想着姐姐那正難過的死去活來,我先到偏屋翻出了一塊大布……也是紅的,壞笑一下,剛好嚇嚇她。

溜回院子,用飛刀挖了兩個洞,將紅布罩在頭上,拎了桶踹門就進,照準了那個不知是啥的神像就潑!老婆子的抽筋舞被打斷了,驚恐的叫着“誰”,回身看後,更是慘叫了一下。

我張牙舞爪的也是鬼哭神嚎一氣,偷偷將一條飛紗用內息控制着,從腳下遞出,纏了她的腳倒一拖,讓她重重的仰面摔了,然後回手用飛紗纏了案上的牛羊扔到她的身上,居然還滴血……好惡心,虧了我的飛紗不溼。

看着老媽子已經嚇得哭喊道:“我的巫神啊,我真是您的信徒啊,繞了我吧!以後再不敢用您賦予的法力掙黑心錢了……”似乎還尿褲子了……我才滿意離開。

回去看看七夫人總算是出了身汗安靜下來,便去了三夫人那瞧瞧。

“主子,您到是想想辦法啊!難道讓七夫人就這麼一直趾高氣昂下去嗎?!”容兒道。

我側身覆在窗邊聽着。

“主子!今兒白府裡來信了,大夫人說讓您無論如何要除了那七夫人,不然地位就真的不保了!她現在在白府也不好過,聽說老爺很是寵着那個姓柳的狐媚子。”白府,哦,聽說好象容兒是三夫人的陪嫁,那大夫人,不就是白楓他娘嗎?

“不是已經按她說的,請了巫壇婆婆做法了嗎?”三夫人原來私底下對自己人也這般淡淡的啊。

“夫人,難道您就甘心嗎?你懷的小公子……”還爲說完便被打斷,

“容兒先回吧,我累了。”

容兒似乎遲疑了一下,過了一會聲音淡淡道:“大夫人說,那個秀才過的好象很好,娶親生子,夫人,您就放下了吧。不然……大家都不得安生。”然後就是沉默。

我聽得心驚,難道這這是威脅,那三夫人難道還紅杏出牆?又攙和進個白府,真夠頭疼。聽了展紙聲磨墨聲響動,本要離開突然想到她不會寫什麼抒情詩吧,乾脆蹲牆根守着,一直到燈熄了,才摸進去瞧,很多的字畫,藏得嚴嚴的,若不是在她放的時候偷瞄了,真不好找。

借了月光瞧,詩句都有淡淡的清愁,墨跡最新一副:

“風亭悲月冷,忍教荊棒萎連枝;

雲路嘆日遠,誰使雁行分隻影。”

我一時大汗,難道是被棒打鴛鴦,被逼嫁的老爺?那這些事是不是都是白府的那位夫人逼她的?這什麼姐姐……那我算冤枉了她?抽身離開,不管怎麼說也是她做的,若以後查出她真是無奈之舉,我自也會補償。不過這裡亂七八糟的厲害關係也真是讓人無奈……

接下的幾日,到是真正太平了,再沒什麼事,我心裡一直惦記着那晚破廟裡的那個小姑娘,不明白爲什麼,心裡總覺得放不下,還有那幾個小乞丐,感覺他們也都是可憐的孩子,興許可以送到小勇那去!

七夫人要好好修養,老爺也寶貝的緊,不放心,所以就我自己帶着伊豆,拿了玉牌出門,回家看看,當然,路上自是先拐到了破廟裡,好在離家也不遠。

27.善鋼62.狐妖尋子21.可兒72.神隱現世76.姐妹歸屬48.中秋月夜(下)33.朋友65.細思斟酌14.星源88.壽典43.龍宮開業66.險中訴情30.開張2.醒來58.魔鬼特訓(上)69.靈魔相鬥76.姐妹歸屬27.善鋼77.【番外】星源篇31.舊事57.未央學堂17.元宵89.爭戰18.天緞82.風起雲涌18.天緞2.醒來43.龍宮開業57.未央學堂10.姐妹20.牽涉76.姐妹歸屬62.狐妖尋子45.再遇蛇妖69.靈魔相鬥43.龍宮開業19.報復38.鬼屋幽魂54.御座火鳥12.賜幸19.報復57.未央學堂78.皇城舊事26.重生30.開張60.英雄會始25.汝瑤11.革新63.決戰前夕78.皇城舊事10.姐妹28.合作38.鬼屋幽魂60.英雄會始34.決定25.汝瑤56.機緣巧合73.水逝花落89.爭戰76.姐妹歸屬25.汝瑤66.險中訴情66.險中訴情58.魔鬼特訓(上)69.靈魔相鬥59.魔鬼訓練(下)62.狐妖尋子40.39 下34.決定16.武鬥46.中秋月夜(上)47.中秋月夜(中)8.回門62.狐妖尋子86.死劫75.辭別歸程75.辭別歸程2.醒來24.劍魂11.革新55.潛引出水60.英雄會始52.山腹密地74.卷末語63.決戰前夕74.卷末語24.劍魂6.神偷10.姐妹22.祈天12.賜幸89.爭戰85.石牢禁制44.翡翠觀音61.洪家兄弟42.養顏秘方26.重生81.籌建戲班21.可兒
27.善鋼62.狐妖尋子21.可兒72.神隱現世76.姐妹歸屬48.中秋月夜(下)33.朋友65.細思斟酌14.星源88.壽典43.龍宮開業66.險中訴情30.開張2.醒來58.魔鬼特訓(上)69.靈魔相鬥76.姐妹歸屬27.善鋼77.【番外】星源篇31.舊事57.未央學堂17.元宵89.爭戰18.天緞82.風起雲涌18.天緞2.醒來43.龍宮開業57.未央學堂10.姐妹20.牽涉76.姐妹歸屬62.狐妖尋子45.再遇蛇妖69.靈魔相鬥43.龍宮開業19.報復38.鬼屋幽魂54.御座火鳥12.賜幸19.報復57.未央學堂78.皇城舊事26.重生30.開張60.英雄會始25.汝瑤11.革新63.決戰前夕78.皇城舊事10.姐妹28.合作38.鬼屋幽魂60.英雄會始34.決定25.汝瑤56.機緣巧合73.水逝花落89.爭戰76.姐妹歸屬25.汝瑤66.險中訴情66.險中訴情58.魔鬼特訓(上)69.靈魔相鬥59.魔鬼訓練(下)62.狐妖尋子40.39 下34.決定16.武鬥46.中秋月夜(上)47.中秋月夜(中)8.回門62.狐妖尋子86.死劫75.辭別歸程75.辭別歸程2.醒來24.劍魂11.革新55.潛引出水60.英雄會始52.山腹密地74.卷末語63.決戰前夕74.卷末語24.劍魂6.神偷10.姐妹22.祈天12.賜幸89.爭戰85.石牢禁制44.翡翠觀音61.洪家兄弟42.養顏秘方26.重生81.籌建戲班21.可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