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踏青

已經是三月末了,前陣子讓粗使丫鬟們在園子裡種的花草,如今已經冒了綠頭,遠看了是茸茸的草毯。

天高氣爽,春風微涼,我設計的,讓小勇帶着老大他們幾個給做的搖椅,如今也派上了用場,在院中一放,旁邊擺上小几放了茶點,扶了夫人出來在上面躺着曬着太陽(雖然後來這把搖椅被老爺搶去專用了,害我又給夫人定了一把),我則在旁邊教姐妹們練習武藝。

如今這屋裡的都是自己人,也都習慣了我的不同尋常之處。一次和芳兒聊天,她說喜由也早就發現了我不是平安,黯然傷感了一陣也就過了。用她的話說,平安本就指的這身子,至於裡面的主是誰,也沒的要緊,尤其,就算捨不得從前那個一起生活了十四年的,想着在這受的苦,真走了,也是個解脫。當然很重點還是因爲有了我在,大家都過得開心,倒是真的喜歡我。

我暗自吐舌,想想也有意思,我因爲在現代受的科學教育,反而面對還魂這樣的事時,不如她們那樣灑脫。但至少現在我是心情好的,既然大家也都說開了,我倒是更加的過得舒服隨意了,心中一點點隱瞞的歉意也就煙消雲散了。沒有教玄玉功,畢竟讓大家都太過迅速的提升了功力也是不妥,只是由夫人傳了她們蘊息功,只要能強身健體,偶而碰上意外防個身就好了。

蓮兒、芳兒最是幹勁十足,輕功練得不亦樂乎。香巧還是當作好玩的跳舞來學,果兒是決計不少湊熱鬧。喜由和珍珠兩個是練一會就偷懶去繡新花樣去了……這兩個已經開始商量着怎麼給小主子做衣服了!……真夠積極的。

鐵牛最近功力進展不錯,玄玉訣和了這裡的內力當真是異變啊,厲害得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雖然我現在已經進入了穩定期,每日只能靠靜坐慢慢的吸收些靈氣來增加內息,不過自保是應該沒有問題了。那晚我去檢查鐵牛功夫,當然又拿他當靶子練習了一痛我的飛紗,然後給他增加了墜腿的金屬塊,既然他都已經適應了重劍,自然就要增加難度了。

卻不想意外來了個人,還好伊豆警惕,我得它提醒迅速閃身上樹,原來是個中年男子,很冷漠的感覺,卻很溫和的對鐵牛笑了,好象是來拿藥草,順便走走,舒活筋骨的。等他走了,我問鐵牛,他說是他爹的老朋友,前陣子受了傷,剛巧碰上了他爹,就在他家住着調養了一些日子。而且管家最近還一直在幫他找人,不過鐵牛向來是不關心,也不敢問他爹的事,所以我也就沒再套出什麼。

由於鐵牛的顯著進步,還有小白小魏的宣傳帶動,公子們自是很多人都要買我的釵劍和重劍,尤其和他們交好的幾個小公子,也是花錢不手軟的主。我的幾把釵劍都分批的賣了,重劍小勇還在拼命趕製當中,不過,我們說好了,只賣四把,哼哼,讓他們爭去吧,這樣才顯出了價值。當然賺的錢,爲了長遠考慮,全充了公,讓小勇買上等的材料去,小傢伙現在是熱血滿忱,每日拼了小命的努力工作!

而我的香盒也只好等等再生產,現有的那個自然是裝飾了絡子後,上繳了給夫人綁在腰間,裡面添了我提取的花草精華露,清涼的香氣揮發着,閉目調息時居然有凝神的功效。連老爺都大呼好東西。不過我有在其他的珠玉店裡買了不少金銀或是玉製的小瓶子,都是古樸又不失可愛,給姐妹們都發了一個,裝了我們的花草精華露,簡稱——香水。

比較奇怪的是三夫人,偷去瞧了幾次,都是看書寫字,彷彿什麼事也不關心一般,容兒也時常抱怨些什麼,聽她說好象白府那邊也不如意,不過從白楓那可什麼都看不出來,估計是還不參與家裡的事吧。

這晚,我正在搗鼓着我的小藥鼎,研究着收集的映雪蘭花汁,幾日來的實驗發現藥效溫和,卻是靈氣十足,有補身解毒之效,我試了幾種藥方搭配,只得了兩副比較好的藥,一種是可解很多種毒的被我叫做“和寧”,還有一種就是升級版的濯華,有助吸收提升靈氣內息,叫“紫妍丹”好了。

外面休息廳裡玩的果兒卻跑了進來,“平安姐,看門的丫鬟說,南巷夫人家裡帶話來,說是一個叫可兒的小姑娘病了,叫你去看看。”我一聽,病了?這麼晚了還通知過來,估計不輕,忙囑咐着果兒給我看着碳火,這一爐紫妍丹練好,我可就只剩一小壇花汁了,不過丹藥倒是幾百顆,估計就是連帶送人和外賣也足夠等到明年花再開了。

更衣出了屋,伊豆一見我出門,自然又是興奮的從衆女懷中跳了出來跟着。急趕到了鐵鋪,顯然衆人都很緊張,可兒很虛弱的躺在小牀鋪上,臉色急差,早昏迷了,我忙把了下脈,差點沒驚呼,居然跟我中的一樣的毒!忙吩咐伊豆回去取我從前練的藥,還好我之前因爲功力恢復的快,毒也早解了,藥沒有用完。

我則有些激動的看着可兒,也許知道了她的仇人是誰,也可以摸出我的身世,可又有些猶豫,我現在也挺好的,有了爹和姐姐,不去見這個身體的家人倒也省了不少麻煩,單是看着毒的複雜程度,就知道,那個家也簡單不了。

我這裡胡思亂想,伊豆已經趕了回來,居然叼的是一小包十幾顆藥,後來回去問了才知道是果兒看它圍着藥壇着急幫它包的。和了水,將藥給可兒喂下,等到她氣色好轉了我才放心,估計還要睡很久,便將藥留給了鐘琴,又留了些新練的和寧,讓她好生照看着,我纔回了府。看着在我旁邊上飛下竄的伊豆搖頭笑了,何苦管那麼多呢,不過想快樂的過日子,那就少找點麻煩給自己,少追查些好了……接下幾日,篤定她有了我的藥定沒事,也就沒去看了。

清明的時候,我和七夫人一同出府給娘上了香,既然爹認了我當女兒,自然娘也是我的。看這已經打掃過了,還放了些酒菜,七夫人笑道:“爹爹連閉關練劍也不忘來看娘呢。”我也將帶來的食物恭敬的擺好,同爹擺的是一樣的菜色,看來該是娘愛吃的,爹爹姐姐都記着呢。一時又是感傷又是溫馨。

七夫人看着我又從籃子裡拿出了溫房採的菊花揚手灑在碑旁,滿足的笑道:“娘知道現在我和爹爹都生活的很好,一定可以很欣慰的!尤其,還多了個女兒,又有了個小外孫……”我也站在微風裡,任衣帶飄搖,溫溫的笑着陪她,只是難免心中一個念頭,如果平安的媽媽還在,如果……我回去了,是不是有個真正的家……

第二日晌午,我正在園子裡領大家練功,尋思着他們什麼時候有動靜,定好了今天來請夫人一同踏青的。突然聽果兒“咦?快、快看!”的指天叫了起來,我看也仰頭看天,是幾個風箏,在如洗碧空中扶搖飛起,呵呵,一個粉色的仙女風箏,自然是白楓的,黃色的蜈蚣,我寒,該是小魏的,因爲兩個風箏上分別寫着“踏”“青”二字。其他幾個該是另幾個小公子的,都是綠竹子風箏,合起來幾個雜亂的字,“七”“師”“娘”“好”,當然,衆女狂笑的倒不是爲了這些個,兩個小破孩居然舉一反三,學會了我的招,去教鐵牛,看天上那個牛頭的風箏,後面的尾巴是紅紅的鞭炮狀,就知道是鐵牛放的了。

青出於藍……

七夫人笑得也是亂沒形象,毫不猶豫吩咐下去,快備東西馬車,郊遊!我白了眼還狂笑不止的衆女,連芳兒和香巧也敢笑!白楓依舊白衣儒雅,彬彬有禮的含笑招呼,幫我們打了車簾,待七夫人、香巧、芳兒和我一一踩了腳塌上了車才放下,後面一輛車是喜由、珍珠、蓮兒和果兒。

幾個小公子都是騎馬,從前也見人騎過,可他們的馬都是良駒各個不凡。小白的雪花蔥白馬很溫順,小魏的是匹烈火紅馬,跟他一樣活潑,鐵牛的是純黑倨傲的烏雲馬,跟主子一起沉默……這個,連馬都被他們的個性感染了。還有三個同去的小公子,活潑的兩個一個叫曾桐一個叫海靖,還有個比鐵牛還老實總被大家取笑的叫賽揚。

後面還專門跟了個馬車是裝東西的,他們可是按我的要求備齊了東西,估計也等這天很久了——有錢人家就是好,呵呵,玩都玩的爽!一路向城西郊的河邊行去,倒很熱鬧。我打了簾子向外瞧,來往人羣對這一隊的馬車和公子都頻頻注視,尤其一些年輕的女孩子更是羨慕憧憬的望着。

西郊早就青蔥滿眼,綠茸滿地,樹林裡潮溼清香的泥土氣息沁入肺腑,說不出的暢快。我們從青石路行到河邊才下了車——看來是常有人來,居然還鋪了路。十幾米寬的河,清可見底,隱隱魚兒遊過,水草招搖,繽紛色彩盡落眼底。大家七手八腳的收拾了塊林間空地,鋪了厚錦緞,擺上一週的萱軟的靠背厚墊請七夫人先坐了,便分頭忙了起了。

從車上往下搬東西的,去拾柴取水的……白楓領着兩個打獵抓兔子野雞,小魏野蠻的拎個魚杈子就跑一邊扎魚去了,還非要芳兒跟着去給裝魚,芳兒一副我看你能衩上多少魚的神情,拎了個最大的魚網就跟着去了。

鐵牛居然斯文的要釣魚,拎着魚杆魚餌,看了眼那邊胡亂笑着大聲吵嚷的小魏,想了一下,還是反方向遠遠選了個安靜的地方,坐下開始垂釣。我招手叫叫果兒,看蓮兒、珍珠陪着七夫人,伊豆也在她懷裡窩着——雖說有點不滿意,玩不成,我就放心的到周圍採野果蘑菇去也。春雨滋潤的嫩嫩小蘑菇,在樹根一窩窩的長着,肉肉的,採得我是心花怒放!

等回去時,已經架鍋升起了火,燉着清湯,喜由清理着剛送回來的一隻野雞。我看還早,蘑菇交給了喜由下湯,便又跑去河邊挽了裙子脫了鞋摸起了河蚌。泥沙軟滑,偶爾小石子或是露頭河蚌硌得腳癢癢的,只在淺處就從泥裡挖出了不少。看着兜滿了河蚌的裙子,便上了岸,走到鐵牛那,果然才釣上了兩條小魚。

將河蚌都塞進了魚網,看他還不急不忙沉着等着,我翻翻白眼,這麼多人這哪夠吃啊!乾脆飛紗出手!直接用我的小飛刀扎魚好了……比小魏還野蠻。鐵牛看我到了先是吃驚,然後一臉期待,後又變成吃驚,看我一條條魚的從河裡帶出丟到岸上,居然滿身刀眼還在草上撲騰蹦達……好頑強的生命。終於等鐵牛手忙腳亂的快把魚網裝滿的時候,我也滿意的罷手了,回身招袖——GO!呵呵,該上火烤魚啦!

清甜的河水煮出的河蚌湯鮮美爽口,野雞蓮兒早按我教的叫花雞做法,塗了料糊泥烘烤的噴香,野兔肉在火上烤得油汪汪滋滋作響,魚嘛……兩大網顯然多了,呵呵,不過沒關係,我可以帶回去,醃魚、鹹魚、煎魚、蒸魚……還有魚子醬,偶會好好利用的!這可是新鮮的開江魚啊~

終於等到七夫人吩咐了開餐,幾個早等不急的小公子立馬狼手伸出,嘴裡還塞着烤魚,眼睛就盯上了我們帶來的三明治(用糕點夾了生菜水果),急得伊豆也跳出了七夫人懷裡,搶了塊涼好的兔肉出來扔在一旁給它準備的盤子裡,就又衝上去……亂沒形象的,終於在大家的大笑聲中,我制止了它的第五次不軌行爲,真是的,吃的又不多,非湊熱鬧來搶食!

果子酒,被他們喝得底朝天,恨不得空罈子也舔一遍。好在這是沒加料的,也就是普通的飲料果酒,連伊豆也被他們灌了酒,雖是沒有醉,卻也是直打酒咯,最後無奈的用小爪子不停的扒着鼻子,還是我善良,揹着衆人餵它吃顆紫顏丹纔算止住……我越來越敗家了,拿靈丹給小狗解酒,聽聽,這都是什麼跟什麼……

女士們還算文雅,但也較平時沒了形象,吃得亂歡暢了一把。終於心滿意足的我,拍拍吃飽的肚子,感嘆的看着河對岸的粉紅如煙霧笑着道:“桃花流水桂魚肥,當真好地方啊!”這是暗號,其實河對岸纔是我們此次的真正目的地——桃源。

據說,那片桃花林地有花魂守着,正中一棵幾百年的桃花樹,更是被叫做姻緣樹,是所有情侶最嚮往的去處。可是很奇怪的,這不過十幾米寬的清虹河,卻很少人敢來擺渡,都說是這水古怪,愛沉船。所有船家對之諱莫如深。而唯一一條渡船,就是河上游住的一對老夫妻家的,只是那老頭古怪的很,渡人時,順眼了一文不收,不順眼了,百兩黃金砸那也不理。

兩個得了我暗號的,馬上放了手裡拾掇的東西,恭敬的跟七夫人請示,說想去擺渡爺爺那碰運氣,看看去不去得了桃源。七夫人自是歡喜,大家也都起鬨快去。芳兒好奇,香巧羞澀,在衆人催促下倒也跟着走了。

我拿出兩個備好的大袋子,一個給鐵牛,一個自己拿着,怎麼少得了我,那麼多的桃花,夠我做多少甜醬,就是洗澡釀酒也是新鮮的好啊!尤其還有棵百年的,哈哈,我來也~還沒到,就聽見歌聲從上游傳了過來,連跑前跑後撒歡亂跳的伊豆也停下來,歪頭聽着。

很是恬淡逾悅:

“清虹一曲抱村流,奇榮城邊事事幽,

自來自去堂前燕,相親相近水上鷗。

老妻畫紙爲棋局,稚子敲針做魚鉤,

多病所須惟藥物,微軀此外更何求。”

邊聽邊品位,當真是個快活自在的老神仙哪!近了果見一個草房在河岸上,河邊停着的船上,正坐了個白頭髮的老爺爺,紅光滿面的,垂了線釣魚——我抽搐一個,這釣魚還唱什麼歌,嚇也嚇跑了。我們幾個正尋思怎麼開口跟着古怪老頭說,他卻突然頭也不回的道:“上船吧,老頭子今日心情好,哈哈。”我們徵了一下卻也快樂的都擠了上去,當然只能挨着站了。

我一邊琢磨着不會踩翻了吧,一面驚歎的發現小船竟然穩穩的向對岸行去。“我在這等着,嘿嘿。”竟然有些幸災樂禍的笑着,收了杆,等我們都下了船上了岸,便自顧捧了腰間的酒葫蘆喝了起來。雖心有疑惑,卻也馬上被眼前震撼的美景吸引了。望不到盡頭的桃花林,近看更是瓣瓣鮮豔欲滴,花香甜甜!

踩着一地落花,幾人都沉醉的前行,飛落的花瓣落在大家的發間衣上。終於到了開闊的中心,正中當真一棵極爲妖冶,開得最爲繁盛熱烈的桃花樹!上面的花枝上,掛了些姻緣符,隨風在花間轉動,兩面都寫着字。我深吸口氣嘆道:“當真是——‘桃之夭夭,灼灼其華’!”總算見識了,這麼美的桃花!

小白小魏也麻利的拿出準備好的姻緣符和毛筆,不是誰都來得了這裡,到得了就已經是有緣的一種證明。小白還是很溫文爾雅的笑着,自己寫了名字便又遞給滿臉羞紅的香巧;小魏很是可愛,大筆一揮,自己先開心的欣賞半天,然後巴巴的遞給芳兒“看我寫的怎麼樣?果然符牌上寫字比平日好些!”遭到一記白眼,還很興奮催道“該你寫了!”

我斜眼看着還傻站着的鐵牛,還好兩個死小孩沒有教他!馬上滿臉燦爛笑道:“還愣着幹什麼?快收花瓣哪!!!”並且一馬當先,摧殘起周圍的桃花樹來,中間的那棵……還是算了,別再不小心破壞了誰的姻緣,地上的我嫌髒——果然有現代人的惡俗,不如古人懂環保……這邊正忙得不亦樂乎,突然聽身後方香巧驚叫了一聲,我回頭看去,鐵牛也停了手回望,卻是剛掛了姻緣符到樹上的她突然嚇得退後,顫聲道:“裡、裡面有人!”

那邊芳兒也把剛寫好的姻緣符隨手拋給了小魏,自己上前查看:“在哪?”抖的一陣笑聲響起:“今兒倒來了幾對有趣的,這麼多年,親親我我、恩恩愛愛的,三心二意、欺騙感情的我都沒少見,怎麼就沒見過這麼有意思的?”聲音很甜美,是錯覺嗎?怎麼有點桃花般妖嬈嫵媚的感覺?

正中的姻緣樹抖了一下,粉色的落花如雨,再看去樹下已經倚樹站了個男子,我暈,真的是男人嗎?女人都沒他這樣漂亮的!肌膚很白,瑩瑩如玉,墨髮長長,風裡隨花飛舞,卻也遮不住那清淡微揚的眉,嫵媚如水、粼粼波光的桃花眼,挺秀鼻樑,朱脣微挑。身上是粉白花樣的長衫,輕薄飄逸,看不出質地,大男人的穿成這樣竟不覺豔俗,只覺得雅緻。樹下的那個抱胸懶懶開口道:“怎麼都不說話了?”

廢話,看美男誰還有心情跟你說話,喔,雖然你就是那個美男……“花魂!難道你就是花魂?~?”小魏突然興奮的叫了起來。“不錯,想不到你們裡還有人知道我的名字?我可不記得有什麼人知道。”美人的秋波卻是轉向了我?“名字?”我隨口重複。

他又是一陣低笑……麻死了,難不成是個人妖兔爺之流……我好象想得太惡俗了點。“桃之夭夭。”

61.洪家兄弟30.開張22.祈天14.星源31.舊事11.革新70.公子到來40.39 下57.未央學堂66.險中訴情1.序81.籌建戲班38.鬼屋幽魂87.錯亂16.武鬥9.治病1.序85.石牢禁制70.公子到來36.寒月山莊72.神隱現世13.出府14.星源72.神隱現世66.險中訴情34.決定46.中秋月夜(上)28.合作1.序86.死劫85.石牢禁制5.伊豆56.機緣巧合86.死劫61.洪家兄弟89.爭戰35.序曲36.寒月山莊41.緞雀樓行18.天緞23.踏青75.辭別歸程69.靈魔相鬥14.星源76.姐妹歸屬33.朋友28.合作80.母女相見38.鬼屋幽魂64.賽場爭鋒5.伊豆32.水鬼12.賜幸40.39 下52.山腹密地20.牽涉13.出府80.母女相見78.皇城舊事78.皇城舊事25.汝瑤63.決戰前夕33.朋友14.星源8.回門45.再遇蛇妖6.神偷24.劍魂69.靈魔相鬥71.龍脈密地84.暗夜波瀾74.卷末語42.養顏秘方16.武鬥62.狐妖尋子47.中秋月夜(中)2.醒來17.元宵60.英雄會始80.母女相見35.序曲75.辭別歸程21.可兒73.水逝花落62.狐妖尋子81.籌建戲班28.合作5.伊豆45.再遇蛇妖21.可兒6.神偷59.魔鬼訓練(下)60.英雄會始87.錯亂42.養顏秘方2.醒來12.賜幸
61.洪家兄弟30.開張22.祈天14.星源31.舊事11.革新70.公子到來40.39 下57.未央學堂66.險中訴情1.序81.籌建戲班38.鬼屋幽魂87.錯亂16.武鬥9.治病1.序85.石牢禁制70.公子到來36.寒月山莊72.神隱現世13.出府14.星源72.神隱現世66.險中訴情34.決定46.中秋月夜(上)28.合作1.序86.死劫85.石牢禁制5.伊豆56.機緣巧合86.死劫61.洪家兄弟89.爭戰35.序曲36.寒月山莊41.緞雀樓行18.天緞23.踏青75.辭別歸程69.靈魔相鬥14.星源76.姐妹歸屬33.朋友28.合作80.母女相見38.鬼屋幽魂64.賽場爭鋒5.伊豆32.水鬼12.賜幸40.39 下52.山腹密地20.牽涉13.出府80.母女相見78.皇城舊事78.皇城舊事25.汝瑤63.決戰前夕33.朋友14.星源8.回門45.再遇蛇妖6.神偷24.劍魂69.靈魔相鬥71.龍脈密地84.暗夜波瀾74.卷末語42.養顏秘方16.武鬥62.狐妖尋子47.中秋月夜(中)2.醒來17.元宵60.英雄會始80.母女相見35.序曲75.辭別歸程21.可兒73.水逝花落62.狐妖尋子81.籌建戲班28.合作5.伊豆45.再遇蛇妖21.可兒6.神偷59.魔鬼訓練(下)60.英雄會始87.錯亂42.養顏秘方2.醒來12.賜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