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開張

風和日麗,雲淡天高,往日寧靜的奇榮小城,如今主街上熱鬧非凡,人聲鼎沸,一段舞龍弄獅,活潑可愛,引得圍觀的百姓不停哈哈大笑;新店開張,烤肉的濃香,佳釀的醇香……早引得衆人頻頻吞了口水,翹首張望。

沒錯,今天可是我們“木子燒烤店”開張的日子,爲了開業酬賓,也爲了廣泛宣傳深入人心,今天免費供各色烤串一天,當然酒水限量,一人最多領一小壺。三層的店面後面是個小院,住着夥計,也有廚房。如今裡面來往的人影穿梭不絕,卻是忙得有條不紊。店鋪一層是大廳,幾十張燒烤桌——特製,正中是嵌入的鐵製的烤盤下面是碳火,如今坐滿了人,自然是這奇榮城小有名氣的一些江湖人物。正北有個舒適的桌椅坐塌所在,如今一箇中年人正邊喝酒邊閉目養神,這是我們專門請來的李快嘴,可是說書一絕。

本來脾氣強的很,爲了那清寧屋的茶,從不轉移陣地,可是被我一壺好酒一個劇本一扔,乖乖的就跟了回來,嘿嘿,也同時帶給我們不少他的熟客來捧場。二層隔間雅室,卻是中空,剛好也可以清晰的邊看邊聽下面的說書,自是坐了些風雅或是有錢人事。三層是貴賓室,如今圍桌坐有奇榮的城主胡逸,很文雅的四十多歲老爺,留了須,言笑奄奄;吳府老爺,自也是他幫忙發貼邀請纔有這麼大的面子——只說這烤肉店乃是李家開的;文白武蘇兩府的負責生意的管家——聽說白老爺身子不好,蘇老爺在外,所以未能應約;還有天下鏢行的魁首解昌,威風凜凜目光炯炯有神。至於其他幾個,我就懶得知道,幾個人還在說笑閒聊,負責在這掌事的善鋼在旁陪着。我送了茶退下,出了門,長出口氣,這幾天可忙死了,連我都過來跟着伺候客人。

拎了添水的茶壺下了樓,兩個擺菜的小姑娘見了我興奮的道:“平姑娘好!”我含笑點點頭,看她們擦身而過上去了,這也是我們的重大變革,服務生男女各半,定做的都是土黃色的同款衣物——看着收斂恭敬,只不過每人一個專用的黑色圍裙,正中是被花紋縈繞的“木子”標誌,每人的胸前還各有一個號碼,從前堂夥計到後面廚子都有,這是客人們滿意與否或是喜歡要那個專用伺候,只管點號碼即可。

一層的人們都很期待的吃着茶點和瓜子,瞧瞧天,瞧瞧快嘴說生,都有迫不及待之意,櫃檯那蓮兒正和掌櫃的交代着什麼。我擦擦手走到外面,專門培訓的幾個烤串的幾個師傅都是汗流滿面,周圍烤好的肉串,早被圍觀的人都盯得不知幾個來回,可是不到吉時還不能發放。

終於鞭炮響了,鑼鼓聲也停了,我捂了耳朵躲着紅鞭炮的碎紙,眼見一個舞着的獅子突然衝向了我,正要愕然閃開,突然獅子大張口,露出張嬉笑的臉道:“哈哈,平安,我們舞的還可以吧?!一會可要好酒好菜的款待啊!不用太多,野兔肉即可!”周圍的幾個龍和獅子也紛紛“蛻皮”,自然都是衆小公子們,鐵牛和小白也在裡面,圍觀的人紛紛叫好,平日裡這些小公子一個兩個的結伴上街便看得衆人心喜,如今一下子這麼多聚在這裡,百姓紛紛嚷了起來。

“天啊!是寒星門的小公子!”“哎呀,真是各個風采逼人!要是我家女兒也能嫁個這樣的人,我可就死也瞑目了!”“想得美!人家哪個不是家財萬貫的大家族裡的寶貝公子,哪輪的到咱們!”

……

我聽着衆人議論,看那些公子們一個個渾然不在意的樣子,顯然都聽的習慣了,一個個倒是對我們的烤串很垂涎的樣子,湊到門前巴巴的問着我:“平安!我們可是特意趕來幫忙出力的!總得有好處吧!”“就是就是!聽說好象還有野兔灰煙的肉啊!你可不能小氣啊!”“爆竹女!你要是請我們吃烤灰煙肉,我在這給你當一天夥計!”又一個小魏一般胡鬧的。

我無奈的看了一羣睜着晶亮眼睛的貪吃鬼笑道:“屋裡二層可給你們留了桌,都進去吧,今兒所有的酒菜都算你們八折,消費超過了一百兩銀子,一人一張貴賓卡,以後再來,每人七折。”十幾個小公子笑鬧着興奮的衝進了門,就白楓慢悠悠的和鐵牛收拾着東西,笑道:“這次算服了你了,今天對外人免費,倒是跟我們要收錢。”

我哼哼道:“你們幾個會把一百兩銀子放眼裡?要知道這貴賓卡以後可是千金不換,可是我和夭夭青虹做了好久,才總共做了二十張,這次算是便宜送給你們的。”催着他們兩個進屋放東西,剛好樓上的貴賓們已經下了樓來,衆人到了門前,兩個女小二已經拖了長長的橫扁罩着紅綢,這是我特意安排的剪彩儀式,今天第一天非常重要,一定要給衆人留強烈的印象,若是讓人們傳開了,也是爲我們做的免費廣告。

蓮兒託了個鋪着紅綢緞的托盤,裡面是兩把金色的剪刀,善剛請來的掌櫃福全滿面春風的笑着道:“請胡城主,吳掌門兩位老爺爲小店剪綵開業!”兩邊的金色同時閃動,紅色的綢緞斷落,黑色的牌匾,燙金的大字,龍飛鳳舞寫得是“木子燒烤”,這是老爺聽說是親家老爺開店,特意爲我們題寫的。當然至於爹爹今日沒來,自然是又在閉關打造兵器,老爺之前也見了鐵牛的鷹靈劍,雖然是已經變成了普通的樣子,可他還是隻看一眼,就大叫好,我心念一動,剛好爹爹如今是鑄劍上癮,乾脆讓他再打一把贈給老爺,由他用來,木子的劍想不出名也難。自然這老爺知道了是欣喜異常,我們開店的事他也極爲相助,府中的人員也都隨我們調用。

盧九在善鋼的示意下恭謹的上前跪接了牌匾,飛身上了門檐之上,端正的置好了,又瀟灑的飛身下來。下面圍觀的人見了他的身手轟然叫好。福掌櫃的又是滿面笑容的笑道:“承蒙吳老爺看得起,小店這牌匾可是有幸得了您的真跡,就不知胡城主可否賞臉爲小店寫個對聯。”旁邊蘇府的管家卻先笑着接了口:“這倒不急,倒是新店開業,難得的好日子,不如請吳老爺的弟子們來個劍舞助興,聽說您好象新收了位內堂弟子,還是有名的靈獸之識的獲得人,不知是否可以請那位沈小公子來,好讓我們也一飽眼福。”這次的圍觀百姓整個是沸騰了。

我打量着那個說話的老頭,四五十歲,一臉陰險得意的笑容,聽說曾經蘇府的公子也想入寒星門,可惜沒有通過入門審覈,所以蘇府一直是懷恨在心,處處作對,最後還是請了武林中的人士,在府中教那個公子。老爺笑了下道:“小徒星源雖入門不久,卻是極爲刻苦,進步很快,難得衆位擡愛,就叫他來獻醜也無不可。”善鋼馬上退身進了屋,估計是叫鐵牛去了。

我暗自琢磨,這老爺答應也是合情合理,一是對鐵牛喜愛的很,滿肯定他的劍法,二是不好在這一天拂了大家的興,本來開業的劍舞助興有除邪氣添彩頭的說法,我本來是想請夫人來的,可惜老爺不樂意,我反正也不信這些個也就作罷了,到不想他們還替我們想着。可是蘇府這樣能有什麼好處?鐵牛出來恭謹的行禮道:“師傅!”他倒是不緊張。老爺點頭笑道:“源兒,難得今天親家老爺的店鋪開張,呵呵,你便演練一遍爲師新教的寒星劍法來助個興吧。”

“且慢!這一個人舞劍終是不夠精彩,我們府上剛好有位新來的高手,江湖人稱‘冷劍魔君’衛子常,倒剛好可以陪沈小公子練一下一同助興,只是小公子您可是有靈獸之識在身,還請手下留情啊!”這後面的話說得真誠又有些玩笑,下面有些人已經笑了,也許沒見過那個陰狠管家的這種表情吧。人羣中蘇府的人中出來了一個黑衣的中年男子,一臉沉鬱,遠遠的就給人一種冰冷冷的壓抑之感。身後揹着柄黑色的劍,也是陰寒之氣極盛。看來是陰寒性質的內功,連人都練成冰塊了。

老爺神色不動,但明顯有不悅的神色在眼間閃過,淡淡道“也好,源兒便領教一下這位衛公子的劍吧,大家點到爲止”。鐵牛到底是才入門半年都不到,進步再大終究不是武林中高手的對手,可是他們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若是我們推脫倒是成了怕了他們,終究對寒星門顏面有損。不過,哼哼,他們今兒的如意算盤可是打錯了,鐵牛被我每晚拿飛紗纏鬥訓練的經驗可是不少,尤其是身法輕功大有長進,而玄玉功也進展不錯。

熱鬧的場面靜了下來,店門前人們讓出了很大的一塊空地,我斜斜靠了門滿臉期待的看着。樓上的小公子們也從窗戶探了腦袋出來,大感興趣的觀望,我身旁剛出來一同看的白楓有些擔心的同我道:“冷麪魔君,劍如其人,狠而快。”我撇了他一眼,自信滿滿的笑了下,“瞧好吧。”鐵牛好歹也是我□□的,打不過,也決不會輸。當然我的手裡還是順手將剛剛揀的幾塊小碎石默默輸了內息,準備情況不對是出手,萬無一失嘛。

兩個場上站的人,倒是有意思的很,衛子常以面無表情殺人冷酷著稱,鐵牛也好不到哪去,冷冷的站着,斜斜拎了劍,微微低了頭也不瞧人倒似自己思考着什麼,額前碎髮有些散碎的滑下遮了半邊臉,身上卻是早將內力運轉起來了,衣衫在散發的內力的帶動下飄揚而起。衛子常有些凝重的舉劍仔細盯着鐵牛,卻也不敢冒然進攻。

我這邊有些忍不住想笑,想不到呆呆的鐵牛倒是也挺會擺造型裝酷的!雖然我知道他每次都是防守爲主,以靜制動,用心感受屏除雜念來體會周圍的氣場變化——被飛紗的殘酷攻擊訓練出的習慣。

倏的那邊的人影飛閃而動,凌厲的劍攻擊向了鐵牛,他也幾乎是瞬間驚覺,人影還未接近他便側身閃過,擡手出劍,平平的一劍遞出,正是寒星劍法的第一式起手“寒原迎客”,本來是動手前的虛招,有禮敬之意,卻不想那飛速的人影無法緩住身形,倒是像自己送到劍上一般,只得改了招式抵在劍上借力反彈。這一兵刃相接終是鐵牛內力太淺而吃虧,顯然是震麻了身子,邊退邊隨便施展了第二式劍法。衛子常發現了他的弱點自然是乘勝追擊,每劍都帶着破空之聲,顯然是充滿了內力。

我看不過眼,正要譏諷兩句,倒有人先我開了口,“呦!魔君也有如此無賴的時候,速度劍招比不過,倒跟個少年比起內力來了!真是讓老孃開眼!”我尋聲看去,倒是個三十多歲徐娘半老的女人,一身風塵女人的妖豔打扮,滿臉不屑的望着場內。蘇府老爺冷笑道:“原來是緞雀樓的二當家曾娘子,來了我們東澤也不先招呼一聲,可是讓我們失了款待。”

那女人拋了個媚眼給他笑道:“屠管家客氣了!向是我們款待四方客人們,怎麼勞了你們!別的也弄個如此舞刀弄劍冷臉冷心的,我們姑娘們受不住的!”周圍有人笑了起來,我是有點蒙,因爲這時我還不知道,那南鄉的緞雀樓竟是個花柳之地,說是全國第一風月場一點不爲過。被她這麼露骨含諷的說了,那管家竟然也是氣得變了臉色卻不敢再接了口同她繼續說。

老爺卻是很客氣的打招呼笑道:“曾二當家的來了奇榮,我們理應盡個地主之宜,今日剛好親家的新店開業,不如賞臉一同來樓上做個上賓可好。”似乎是氣那屠管家一般,她居然滿客氣的豪爽一笑道:“吳掌門好意,曾環豈能不領,我今日可是被你們這的酒肉香吸引來的,連大當家的交代的正事都沒辦完就跑了來,您可不能小氣,定要讓我喝個夠!”嘖嘖,這個女人我喜歡,滿可愛的。老爺大笑:“那是自然!”

這邊場下鬥氣說笑的,場中兩人也沒閒着,已經交手了十幾招,衛子常是劍快,內力強,偏偏遇到了鐵牛雖是功力稍淺,卻輕功身法更甚於他,從容的避開他的劍式凌厲,一面還不慌不忙的一招招清晰的使着寒星劍法,好象真的只是在給大家獻藝助興般。那衛子常臉色更是鐵青了,久攻不下不說居然對方一個小子還敢自己如此輕視自己的顯擺劍法,不由得劍法更加狠厲,竟然用上許多殺招。我自是清楚鐵牛,沒別的毛病,就是太聽話,老爺要他演練劍法,他就當真是把寒星劍法從頭到尾一招招使了出來,根本不管是否合適用來對付對方的劍招。

場外看的也有不少湊熱鬧的武林人事,小聲議論着,有的說鐵牛輕功了得,也有的說寒星劍法當真厲害,那衛子常眼睜睜看着清晰的劍式,卻是無法破解……我想這是老爺也沒想到的吧。突然場上異變發生,那衛子常似乎不敵被鐵牛的一劍劃破了衣服,有些踉蹌的後退了一下,鐵牛一愣,只是這一滯,卻足夠衛子常回劍相襲,我看出他是故意的,分明欺鐵牛臨戰經驗不多,使詐!他早算好的一劍劈下,鐵牛躲不急只能舉劍相迎,可是憑他的內力……

衛子常的眼裡已經閃現了冰冷的快意光芒,黑色的寒劍毫不留情,似乎空中都可見那殘影,我正要將手中的石子彈出手,卻見鐵牛手中的鷹靈劍猛的光華閃現,紅芒大盛,似乎還有尖利的鷹吟之聲,衆人都在強光下閉上了眼睛。再睜眼開去是,卻是衛子常已經退了開,手裡執了柄斷劍,憤恨怨毒的看着鐵牛——和他手裡,美麗紅紋的鷹靈寶劍。“好劍!”曾娘子首先誇了起來。衆人也猛然醒悟,神劍!好劍法的叫嚷起來。

我暗道麻煩了。果然衆人癡迷的目光看着寶劍,連老爺也有些震驚,也許沒想到這好劍比他想得還要厲害,單是方纔一瞬的紅芒顯露和那聲鷹鳴,就不難讓大家猜道,這劍已然擁有了劍魂。血鷹向來脾氣暴躁,高傲的它們是不會隱忍的,所以方纔精魄纔會那麼不滿的長吟。

鐵牛老實的對他抱拳道:“承讓!”,又到了老爺身前道:“師傅,這劍法未完,是否……”老爺很開懷的笑道:“不必了,源兒功夫果然精進了很多!你可要感謝你這把鷹靈寶劍,好好愛惜纔是。”顯然他也發現了衆人驚醒後羨慕、貪婪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寶劍上,雖然如今它已經又回覆成了普通長劍的樣子。

曾娘子也笑道:“可不是,要不是小兄弟手裡的這柄寶劍,恐怕現在小命都保不住了,你不過學了幾個月功夫的孩子,怎的非要惹那個辣手魔君。”雖是在勸着鐵牛,明顯挖苦着另一位。我也冷笑着看向那個衛子常,只見他也不跟屠管家說一聲,恨恨擲劍,咬牙道:“咱們後會有期。”飛身便上了對面的屋頂,向遠走了。鐵牛不記你歹毒,我可不是那麼好說話的人,看你這脾氣怎麼都得回來報復的,嘿嘿,別怪我先下手爲強,永絕後患。

擡手彈了下桃花劍釵,桃之夭夭嬉笑的聲音道:“怎麼,又有什麼好玩的事了?”我微笑着小聲囑咐了幾句,粉紅色的花瓣就飛揚上天自去追趕了。我已經想了很久了,總不能只拿偷來做報復手段嘛,多沒新意,所以這些天有研製着配了化功散,對付武林中的惡毒人事,這個也許比殺了他們更好用,失去武功,若是從此安穩躲起來生活改過自新,便是他們的新生,若是還敢在江湖裡蹦達,自有他們的仇人來取他們性命,也不用髒了我的手來除去。不過今天看來我又得加班了,研製化屍水,恩,好象也有賣的吧,對,我曾經好象在白府的藥鋪裡看到了,嘿嘿,晚上再借點來,相信很快就可以用到了。

這邊熱鬧也看完了,屠管家也沒了顏面再胡鬧下去,又怕真個撕破臉,也只得寒暄幾句什麼小公子當真武藝高強之類沒營養的話,便算是了了。胡城主倒是不等福掌櫃的再說話,便笑道:“筆墨拿來,難得今日見如此精彩的助興比武,如此絕世的寶劍,就讓我胡某也獻個醜,寫個對子。”那邊筆墨還沒端出,人羣裡就又有了騷動,“天哪!看天上那幾只大鳥是什麼……血鷹!”“居然那麼多,快,快跑。”“胡說,血鷹怎麼可能進城。”

我一看天上果真是白色的鷹王帶着幾個小弟來了,忙給善鋼使眼色,他低沉卻響亮的聲音馬上響了起來,緩緩道:“衆位請莫慌亂,這些是本店的朋友!”

剛有人罵了“胡說!”卻聽“碰!”的一聲,卻是重物落地,是隻野兔,哈,它們是等不急我去了,自己找來了,估計也可能是剛纔鷹靈寶劍的長嘯指引給了它們具體的位置吧。接着又是幾隻野兔落地,然後是我們烤串師傅的驚叫聲,我笑着看去,那些個當搬運工的血鷹毫不客氣的搶了那些烤好的肉串飛到空中就吃了起來,一個迴旋再俯下來,丟了竹籤再下來吃……這羣饞鬼倒挺聰明,可是那串那麼少的肉那哪夠吃。好在我們廚房裡也準備了些烤全羊,乳豬的,本來打算和烤野兔一起出場當招牌菜,看來得先便宜它們了。

趁着衆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它們在這胡鬧搶食,我閃身進了後院叫幾個夥計們搬了三隻全羊兩隻乳豬才把那幾個傢伙打發走。一直到叼了肉就那麼滿意飛走的幾隻血鷹都飛沒了影,衆人還是不敢相信,當然,目前還在我們房頂上窩着,已經自己去尋了壇酒出來喝着的白色鷹王,卻告訴他們……剛纔的絕對是事實。

我拍手狀似對旁邊也看得苦笑的白楓笑道:“天哪!咱們鋪子的酒肉當真是好得沒話說,居然連這些個天上的大鳥也喜歡。它們送來的是什麼?該不是給我們鋪子來換那些個烤肉的食材吧。”衆人也終於又紛紛議論了起來,顯然都很興奮。“那哪是什麼大鳥,當真是兇戾的血鷹!”

“啊!這,這是野兔灰煙啊!千金難求!”“我們也要嚐嚐着美味的酒肉,哈哈,居然連靈獸也能吸引來,老子能吃到,也算是有口福啦!”當然我們的夥計也機靈的馬上拎了地上的野兔回去了,本來廚房就已經烤了野兔,只是如今這野兔可能更是充滿了傳奇色彩,想不成爲獨一無二的招牌菜都不行了!可是血鷹親自送來的!

胡城主也很激動,揮筆就寫:“美味招來雲外客,清香引出洞中仙。”嘿嘿,對我們酒菜的評價,可倒是應時應景!

貴賓們回了樓上,外面的師傅們也繼續興致極高的努力烤起串來,可是依然不夠……搶串吃的人們已經漸乎瘋狂中。鐵牛和白楓也急急的趕回他們的包間去搶東西吃去了。屋子裡熱鬧了起來,一盤盤切好的肉上了桌,在鐵板上烤得滋滋作響,觥讎交錯酒菜噴香,衆人吃得是豪爽而又誇張!美麗的女小二,靈活的穿往其間端菜送酒,更是幾乎讓那些個男人眼睛也看直了。

這些丫鬟有些是買的粗使下人,也有的是那些個風月樓處理的年紀大了的□□,我聽說她們若是沒人買通常下場很慘,一咬牙,買了幾個看着老實的回來,給我當公關好了……反正大家都乾得很努力,因爲買來的下人還給發工錢的幾乎沒有,可我們這是人性化管理,充分調動員工積極性啊。

等到衆人吃得也差不多,終於開始慢斟細酌的時候,那邊等了已久的李快嘴終於鐵尺一拍,開講!我寫給他的是水滸傳的故事,想來更適合民間的江湖人士。反正天高皇帝遠,又每段結束後我都讓他加了句“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估計朝廷也不會太計較,說我們這是煽動人們起義吧。果然故事纔講了一會,那些屋裡的人聽得有的都忘了吃不說,外面的人更是恨不得也全擠進來跟着站着聽,樓上的小公子們更是邊聽邊叫好,正是青春熱血沸騰的時候啊!以至於以後每天不到吃飯的時候已經很多人來這裡佔坐,外面賣串的那個空場地也擠滿了拿着小木凳來這坐着的人……比我想得還受歡迎,就不知道是爲了故事還是爲了吃啊。

我回了院裡,瞧了眼鷹王還跟那喝着酒,連伊豆也過去陪了,就從廚房裡拎了兩隻烤好的野兔給扔了上去,它和伊豆分別準準的接了一個,開心的叫着似是感謝。看不出他們兩個小傢伙到是滿合得來的。嘿嘿,至於外面那些個一直緊張瞧着鷹王打它主意的人,有膽量儘管試試,我保證人們能再次領略到傳說中血鷹的殘酷……雖然它們現在明顯也好像是不愛吃生肉了……哎,靈獸果真是嬌慣不得啊!

剩下的野兔肉,我也乾脆大方的讓廚子連今天的也都做了,屋裡的每桌都有不說,外面也加了野兔串,雖然今天可能虧大發了,可是凡是吃過它的人,恐怕是再也忘不了的。這一天的免費贈客,到最後到底出去了多少錢,就不是我關心的了,自有蓮兒善鋼他們來算。

珍珠的表哥,喜由的弟弟,還有香巧的哥哥早被善鋼都找來安排了職位,每人百分之十的股份,還有善鋼、蓮兒還有我各百分之二十。我便是代表李家。善鋼是不計較,雖然和我一人出了兩千兩銀子,卻是毫不吝嗇的和我一同將股份分給了大家,要不是我堅持,他自己還想一點都不要呢,這讓我更是敬重他。至於其他幾個本是說什麼也不要,我只說是開店的錢,等他們分了紅,便按各自所佔的份額還給我們就好,幾個人才欣喜的答應。只是他們可能都沒有想到我們後來會賺那麼多的錢,但我還是隻按最早的約定要回了債,當然這都是後來的事了。

反正今天我可是跟着忙了一天累壞了,哈哈,不過自己創業,再辛苦也樂意啊!伸着懶腰回了後面的休息室,打算換回衣服回府去,我也有個專用圍裙,嘿嘿,編號是零零七,有個性吧。整理好了衣服,剛要走卻見喜由姐進來笑道:“方纔聽小丫頭們說了,你總算忙完回來要歇啦。劉媽媽今兒下午醒了,聽說這些天你常來照看她,一直唸叨着要見見我們當年的小平安,如今成了什麼樣哪!”

89.爭戰18.天緞79.【公告】25.汝瑤46.中秋月夜(上)15.改變1.序27.善鋼64.賽場爭鋒66.險中訴情45.再遇蛇妖24.劍魂4.見衆80.母女相見42.養顏秘方33.朋友37.後勤基地24.劍魂7.盜藥84.暗夜波瀾14.星源76.姐妹歸屬63.決戰前夕67.東南災患12.賜幸1.序84.暗夜波瀾67.東南災患20.牽涉66.險中訴情17.元宵89.爭戰7.盜藥36.寒月山莊39.七夕邂逅86.死劫63.決戰前夕13.出府1.序32.水鬼82.風起雲涌20.牽涉24.劍魂32.水鬼89.爭戰22.祈天82.風起雲涌13.出府56.機緣巧合10.姐妹12.賜幸72.神隱現世7.盜藥90.結束56.機緣巧合81.籌建戲班23.踏青73.水逝花落52.山腹密地57.未央學堂36.寒月山莊42.養顏秘方48.中秋月夜(下)34.決定48.中秋月夜(下)48.中秋月夜(下)3.平安16.武鬥82.風起雲涌31.舊事15.改變66.險中訴情2.醒來26.重生37.後勤基地63.決戰前夕63.決戰前夕61.洪家兄弟47.中秋月夜(中)79.【公告】6.神偷31.舊事77.【番外】星源篇90.結束57.未央學堂65.細思斟酌36.寒月山莊34.決定56.機緣巧合23.踏青81.籌建戲班47.中秋月夜(中)62.狐妖尋子44.翡翠觀音1.序24.劍魂65.細思斟酌25.汝瑤
89.爭戰18.天緞79.【公告】25.汝瑤46.中秋月夜(上)15.改變1.序27.善鋼64.賽場爭鋒66.險中訴情45.再遇蛇妖24.劍魂4.見衆80.母女相見42.養顏秘方33.朋友37.後勤基地24.劍魂7.盜藥84.暗夜波瀾14.星源76.姐妹歸屬63.決戰前夕67.東南災患12.賜幸1.序84.暗夜波瀾67.東南災患20.牽涉66.險中訴情17.元宵89.爭戰7.盜藥36.寒月山莊39.七夕邂逅86.死劫63.決戰前夕13.出府1.序32.水鬼82.風起雲涌20.牽涉24.劍魂32.水鬼89.爭戰22.祈天82.風起雲涌13.出府56.機緣巧合10.姐妹12.賜幸72.神隱現世7.盜藥90.結束56.機緣巧合81.籌建戲班23.踏青73.水逝花落52.山腹密地57.未央學堂36.寒月山莊42.養顏秘方48.中秋月夜(下)34.決定48.中秋月夜(下)48.中秋月夜(下)3.平安16.武鬥82.風起雲涌31.舊事15.改變66.險中訴情2.醒來26.重生37.後勤基地63.決戰前夕63.決戰前夕61.洪家兄弟47.中秋月夜(中)79.【公告】6.神偷31.舊事77.【番外】星源篇90.結束57.未央學堂65.細思斟酌36.寒月山莊34.決定56.機緣巧合23.踏青81.籌建戲班47.中秋月夜(中)62.狐妖尋子44.翡翠觀音1.序24.劍魂65.細思斟酌25.汝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