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平安

劇烈的搖動讓頭暈腦脹的我從深沉的睡眠中醒了過來。

“平安,再不起可就真的晚了!今天咱們綠竹苑的所有下人都要去給主子問安哪,可不能耽誤了。”喜由無奈的道。

“期露,你要是再敢亂叫,我把你拆成廢鐵片!昨兒主子說了,去了中園見了那兩個女人就給我放假了,今天睡懶覺……”我一邊含糊不清的說一邊翻身繼續睡去,困死了,而且身體從沒有這麼不舒服過。

……

不過,在喜由的不懈努力下,我還是醒了過來,坐在牀鋪上發了會呆,也突然想起了現在身在何處,忙穿衣整理,畢竟教官們常教導,我們一定要讓社會上所有人感受到我們侍女這個高尚、重要行業工作者的高素質、高效率、高忠誠、高機密、高……

所以既然來了,既然現在已經有了主子七夫人,就要首先全面觀察主子的所有事情,掌握最完備的資料,爲以後工作打好基礎。而第一樣要改的就是名字,這是主人們的喜好,從前那個主人叫自己絲露,而現在,我就是平安!

跟着喜由到了睡房外間的小屋,香巧正在幫蓮兒挽着頭髮,見我和喜由進來抿嘴一笑算是打了招呼,蓮兒對着鏡子裡的我做着鬼臉“好懶的丫頭啊!”

喜由早打點好了自己,這會忙招呼我到屏風後洗漱。我好奇走去,一個臉盆架上放着銅盆,上面的隔層裡有皁角,旁邊是幾個冒着熱氣的水桶,當然盆裡喜由已經對好了溫水,見我還在打量,又忙拉我靠近,好笑的道“小祖宗,再不洗就遲了!”一面幫我挽起了頭髮,好貼心的姐姐……我忙有摸有樣的溼了臉,又打了些澀澀的皁角,一邊揉一邊心中淌血——我新買的CK的香水、還有各品牌的面膜精華液洗面奶啊!……

拿潔白的絹布擦乾了臉,退出屏風,剛好蓮兒起身整着裙摺,我便乖覺到她剛纔的位子坐下了,喜由利索熟練的幫我通着頭髮。

一側頭便看到銅鏡中自己的芳容……雖然昨日已經見識過,可是、但是、還是……震撼人心的醜啊!

乾瘦的臉不健康的黃色,肌膚乾澀,脣色有些發白,本來該是美麗標誌的秀眉與大眼睛……在這張臉上是咋看咋詭異……罷了,她們都沒嚇到,我又一天看不了幾次,也平衡了。

香巧小聲道“平安,看你們昨兒什麼也沒帶來,我這有一盒新的玉脂,給你和喜由姐先用吧。”

說完從桌上一個小巧的木箱裡,取了個粉色的水印盒子,我忙喜滋滋接了連聲道謝,恩人哪!偶現在就需要這些!雖然現在是醜了點,但是,我可是很有信心重現夕日之美麗滴!

打開盒子,是半透明的膏子,香香的,便少蘸了點塗了在臉上,這女人用的東西在什麼環境時代總不會少的。喜由也衝香巧點點頭輕笑道謝。

蓮兒則好笑的彎腰看着我道“瞧你這瘦猴麻桿樣,以後一定要多吃飯,姐姐我是管廚房的,芳兒姐說了,以後讓你與我一道在廚房管正餐飯點,好藉機把你養肥點!”

說到這幾個都笑了。我則嘴角抽搐,要怪就怪丫頭裡死的爲啥是這一個……害我還得大刀闊斧的對這個身體進行改革。

“小姑奶奶們,你們可真好心情,我在外面忙的死去活來的,你們倒好心情說笑。”我聽聲擡頭看向門口去,卻是芳兒進來了,今日一身杏黃色的薄棉衣裙,容光煥發的,更襯了那俏臉細腰的楚楚動人,而眉宇間一絲英氣,則讓她顯得有些貴氣十足。我暗自思索“看來自己來的不是一般的人家,單看丫鬟便各個如此了得……”

蓮兒也毫不讓的笑道“分明是姐姐自己急,瞧瞧,我們可不是還起早了呢!”纖手則指向了一旁高几上擺着的琉璃水漏,看來是記時的——可惜我不會看。

這時果兒也跟了進來“芳姐姐,主房派廚子裡的丫鬟來送早飯了。”芳兒一邊催着我們幾個快點,一邊就先一步風風火火的走了。臨出門不忘朝裡面又喊了聲“今日你們也要見夫人,活也可以晚點做。”

我這才發現還有兩個穿粗布破襖的丫頭剛拎了水桶,拿着抹布,從另一個臥房出來,該是果兒、以潞、芳兒的屋子,其中一個抹抹滿臉汗道“是,定晚不了,只差一個臥房了。”便又走進我們的臥房去。

我心中恍然,難怪屋子乾淨又清新,明顯是剛打掃擦拭過的,還有那洗臉的水……自己起得辛苦,她們卻更不容易!

喜由顯然也有些感慨,一天前自己也同她們一樣,正幫我挽發的手輕微的抖了下,卻也隨即恢復。而其餘幾人渾然不覺,似是習以爲常。

等喜由用帶子幫我綁好髮髻後,我們幾個也忙跟了出去,畢竟今早還是滿重要的,頭回見新主子,總得留個好印象不是。可惜路上怎麼跟衆人問,都是一無所知——新夫人哪,從零開始收集資料。

夫人在臥房外的通堂暖閣見了衆人,暗紅色的繁花禮服婀娜貼身,只是臉色不太好,但精神還不錯,我一邊同衆人一起問安行禮,一面打量盤算,尖瘦的瓜子臉,眉清目秀,溫柔氣度,呵,看來自己的主子是個潛力股,有待升值開發。作爲高級女侍永遠以主子的利益爲第一,一切滿足主人喜好,還要幫主子變得更美更好,尤其涉及到男女關係時,更要幫主子得寵……嘖嘖,看來自己的實踐空間還滿大——從前只學了些理論知識,憑自己過人的記憶死記了各類相關事例解析應付考試是綽綽有餘,可怎麼真遇到了,卻覺得有些無從下手……

珍珠邊服侍七夫人喝着早茶燕麥蔘湯,邊清點了人,介紹與夫人聽,講到我是新來的且前兩天大病了一場,夫人細細的看了我一下笑道“好在不礙事了,也難得小小年紀這麼堅強,可惜府裡有規矩,說是給丫頭看病不吉利,不能請大夫來瞧你,過幾天我回門時,你也同去吧,可巧我爹爹也在治病……”

說到這,神色一變,微不可聞的嘆了口氣,我心中暗喜,好機會——瞭解接近目標!表面上只是規矩的感謝又行禮……古代就是麻煩,單常用的行禮就萬福、屈膝、端跪、三叩、九拜幾種,還得記場合。

突然感到一束視線鎖於自己身上,擡頭看去卻是以潞,嫉妒又不屑,我裝做慌亂的害怕低頭。後來珍珠說到以潞時,只見她甜甜的笑着,柔聲細語的請安,又獻了盤極其精緻的點心請夫人品嚐,誰知夫人只是吃了幾口,讚賞了幾句,卻未有再言語表示什麼,她也只是得意少失落多。

我忙低頭偷笑,討好也是門學問滴~聽見旁邊有些微緊促呼吸聲,看去是蓮兒也在笑,發現我在看她,又偷朝我擠了下眼。果然同行是冤家……

之後時間倒真的清閒的很,七夫人很少出屋,又不分配活,所以除了粗使丫頭們常常四處打掃,我們屋裡幾個倒是都沒有任務,便各自尋事做去。

珍珠貼身伺候七夫人,芳兒管理着各項雜事。果兒一樣四處湊熱鬧,倒也快樂非常。

喜由的裁衣制服的活也是出了名的精美細緻,便自然同香巧一起做些針線。而蓮兒也樂得拉了我去廚房裡一同做些吃的,好在之前管家按老爺的吩咐,給綠竹苑備足了食材衣料等,一段時間內倒是不會短缺。

不過我有些很悲痛的發現,自己現在情況很不妙!

先不說那製衣,自己從前都是用電腦製作好了虛擬圖設計,再直接訂購所需的相應材料,只需簡單按電腦分好的各個局部圖簡單裁剪,再用各種大小的電動縫紉機拼接一下便好。最多也就親自動手縫些裝飾的鈕釦、亮片之類的。可如今,大家全憑感覺裁布,花樣要一針一線繡上去,而非激光打印,這、這一身衣服得做多少時間~!

而且,單是烹飪也已經夠我鬱悶了,以前食材是網上訂購的,品種齊全,尤其送來的都是處理好的半成品,自己只需根據菜樣再切切改改不同處理便可以上火了,可是——當我面對滿地髒兮兮的原始材料時……竟然有很多都不知道是些什麼。

更更殘忍的是,這個世界很多東西與原來的世界不同,是真的不同。比如園子裡冬天開的紫花叫什麼“映雪蘭”的,比如門口看門的那個叫“加柴”的小怪物,明明是好好的小狗,幹嘛我剛想過去愛撫它就呼啦的扯起翅膀——真的是翅膀就飛了……我當場石化。所以再聽說這裡有真的龍鳳時……我也只是很平靜的期待想看了。

學習防護武藝的人,也都會治癒術。我自己檢查了一下,這個身體不是弱,是真的很弱,相當的弱!缺少多種營養,發育不良尤其好象體內有毒……棘手ing……

而玄玉功想要練至普通高手也得十幾年,自己從前憑過人資質也用了十二年纔到高手境界,看來自己以後的生活還是滿有挑戰性的。急不得啊!

“又發什麼呆呢?”蓮兒有些無奈的叫了思索中的我,好笑指指我面前幾片葉子,“擇菜若都像你這樣子,咱們飯也甭吃了,你天黑也弄不完。”我撓撓頭,看蓮兒面前已經很高一小堆擇好的菜了,便搖搖頭,環境不對沒關係,我永遠要做最棒的!什麼樣的任務照樣出色完成!擇菜!!!

“呀!你慢點那是好葉子……啊!那是芹菜,今晚不吃這個……”蓮兒的慘叫聲……也好象是幹勁十足的。

……

最喜歡晚上大家燈下做活閒聊的時光,可以蒐集分析很多情報。比如這裡是“柳沅皇朝,已經一統天下十幾代君主了,只有些微小國未併入國土,卻也歲歲朝拜。如今的帝王是元熹帝,現在正是元熹37年……”

而我更感興趣的還是他們說的民間和江湖。在正中是聖都的國土當中,四方各有一霸主,各有擅長。

北方“汲昌堡”,南鄉“緞雀樓”,西原“天嵌莊”,東澤“江湖場”;還有一個隱士高人居多的海中一島——神朗,超然世外。

知道了吳家的地位後,我暗自咋舌,雖然自己現在接觸的世界只是冰山一角,卻也算較高起點了,只要把眼前每一步走好,怎麼的也可以把這一輩子活得滋潤幸福。

想從前人類居住的幾個星球,幾乎每個角落都被衛星監視個遍,想看那裡,一點網上搜索,大量的資料源源不斷,卻也讓人同時失去了去探玩的興趣。

可如今這個世界卻是充滿了未知,也就充滿了無限可能的未來。

當然,交談中瞭解更多的還是府中的事情,畢竟這纔是真正的身邊生活。府中很特別,每一個園子裡的開支,只在月末時一次撥出下個月的量,完全由各園自行管理花銷,三餐衣物用度。而丫鬟們跟了哪個主子便全由哪個主子供養生活,只有在更換級別時纔會上報府上管理人事的“有司”,領取一次必備衣物。

我心中一直關心的問題,也就是丫鬟的等級等也總算七拼八湊弄了明白。雖同爲丫鬟,但差別是很大的。粗使丫鬟地位最是低下,都是賣斷了終身契的;二等丫頭中有的是從特意培訓丫頭的“鐸儀館”裡選了買來的,也有一些窮人家賣了女兒幾年以換些銀錢,以後再贖走,更有些小戶人家特意賣了女兒進來服侍幾年,過過這比一些普通人家小姐還嬌貴的生活、順道還能見見世面,學些禮儀,回頭能攀門好親就更好了;頭等丫頭則是主子們從二等丫頭裡挑選的心腹,也有府中自小買來訓練的。

微微嘆息,雖很可憐那些粗使丫頭,畢竟自己活在民主世界,侍女都是很高尚的職業,哪見得了這裡的嚴重等級劃分,但又力量太過薄弱,只有先走好自己,才能幫別人。

唯一給了我點安慰和欣喜的,是在發現自己擅長的東西都挺廢后,又發現了自己的創新思維和知識見聞還是滿有些用。比如我畫的花樣,精美細緻,現代的設計自己在網上看了何止千萬,大家都喜歡異常,每人要了幾份回去繡,而我根據這的衣服稍做些變化設計的服飾,也受到一致歡迎熱愛……雖然那毛筆好難用,雖然自己不敢動手製作,單是針腳也是歪扭的……我的縫紉機啊……

恬淡的日子很快,我終於帶着頗爲喜悅的心情迎來了第一場有趣的聚會——新夫人“三日見衆,九日回門”中的見衆。這老爺也真是的,新婚之夜沒來七夫人這也就罷了,這兩天也都沒來,真夠絕啊!

好在——夫人氣色也不錯,敢情是混不在意。

我心中恍然——又是一場沒有感情的婚姻哪!

89.爭戰27.善鋼14.星源70.公子到來1.序11.革新43.龍宮開業75.辭別歸程34.決定32.水鬼11.革新12.賜幸18.天緞48.中秋月夜(下)18.天緞67.東南災患35.序曲86.死劫10.姐妹6.神偷69.靈魔相鬥32.水鬼26.重生32.水鬼18.天緞26.重生25.汝瑤31.舊事22.祈天15.改變4.見衆26.重生57.未央學堂41.緞雀樓行87.錯亂1.序73.水逝花落89.爭戰13.出府78.皇城舊事58.魔鬼特訓(上)4.見衆23.踏青90.結束80.母女相見86.死劫18.天緞58.魔鬼特訓(上)64.賽場爭鋒8.回門14.星源77.【番外】星源篇24.劍魂47.中秋月夜(中)46.中秋月夜(上)52.山腹密地26.重生88.壽典56.機緣巧合65.細思斟酌24.劍魂16.武鬥41.緞雀樓行36.寒月山莊34.決定70.公子到來43.龍宮開業70.公子到來64.賽場爭鋒8.回門58.魔鬼特訓(上)80.母女相見72.神隱現世70.公子到來14.星源77.【番外】星源篇73.水逝花落81.籌建戲班72.神隱現世47.中秋月夜(中)69.靈魔相鬥69.靈魔相鬥79.【公告】9.治病70.公子到來58.魔鬼特訓(上)26.重生58.魔鬼特訓(上)61.洪家兄弟4.見衆79.【公告】25.汝瑤67.東南災患34.決定47.中秋月夜(中)7.盜藥28.合作71.龍脈密地74.卷末語72.神隱現世
89.爭戰27.善鋼14.星源70.公子到來1.序11.革新43.龍宮開業75.辭別歸程34.決定32.水鬼11.革新12.賜幸18.天緞48.中秋月夜(下)18.天緞67.東南災患35.序曲86.死劫10.姐妹6.神偷69.靈魔相鬥32.水鬼26.重生32.水鬼18.天緞26.重生25.汝瑤31.舊事22.祈天15.改變4.見衆26.重生57.未央學堂41.緞雀樓行87.錯亂1.序73.水逝花落89.爭戰13.出府78.皇城舊事58.魔鬼特訓(上)4.見衆23.踏青90.結束80.母女相見86.死劫18.天緞58.魔鬼特訓(上)64.賽場爭鋒8.回門14.星源77.【番外】星源篇24.劍魂47.中秋月夜(中)46.中秋月夜(上)52.山腹密地26.重生88.壽典56.機緣巧合65.細思斟酌24.劍魂16.武鬥41.緞雀樓行36.寒月山莊34.決定70.公子到來43.龍宮開業70.公子到來64.賽場爭鋒8.回門58.魔鬼特訓(上)80.母女相見72.神隱現世70.公子到來14.星源77.【番外】星源篇73.水逝花落81.籌建戲班72.神隱現世47.中秋月夜(中)69.靈魔相鬥69.靈魔相鬥79.【公告】9.治病70.公子到來58.魔鬼特訓(上)26.重生58.魔鬼特訓(上)61.洪家兄弟4.見衆79.【公告】25.汝瑤67.東南災患34.決定47.中秋月夜(中)7.盜藥28.合作71.龍脈密地74.卷末語72.神隱現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