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朋友

等桃之夭夭審問結束,清虹剛好將被鷹靈砍滅的四個水鬼凝成了四個黑色柔軟的水魄珠。我伸頭瞧瞧問道:“他們是你的同類?”清虹淡淡道:“只是都是水族,等級上差很多,而且我們從來沒有同伴的概念,因爲他們對我而言都是補品,今天是我心情好,瞧它們可憐也是被人控制,所以才保了它們靈識,收來當小弟。”我看着清虹天真可愛的外表,說着如此的話……只覺得冷冷的,妖果真無情啊!

夭夭審問的消息倒是讓我很震驚,原來,沙城寨居然跟白夫人聯合着,想要一同對付寒星門?!我說怎麼最近老爺好象很忙的樣子,好象七夫人剛入門不久老爺到咸豐公出,也是因爲海邊的生意的事,那沙城寨幾乎可以代表東澤江湖場,成爲東方一霸,實力自然不弱,只是想不到居然想吞併寒星門下的產業!

最不理解的就是白夫人,現在白府老爺多病,幾乎家裡外邊的事都由她做主,聽那個護法交代,從前寒星門的內裡機密事情,自有白府會告知他們,我猜了半天,最後覺得該是三夫人,想不到她竟然是被派來當間諜的啊!原來要小心的,也已經不只是爭寵內鬥,更有外面的利益衝突……

晚上留了清虹陪鐵牛,如今我算是見識了水鬼的厲害了,有清虹控制它們相助,再來誰也不怕了,偶也就安心的回去了。第二天上午我難得悠閒的帶着小必,五兒研究着做水果罐頭……如今蓮兒在外面忙燒烤店,喜由姐照顧劉媽媽,香巧、芳兒整日刻苦練武(估計可能也是想縮短和小白小魏的差距),果兒哄着蕊兒在院子裡玩,只有珍珠邊照顧七夫人,邊和她一同縫製衣服……所以,我乾脆將粗使丫頭裡兩個比較機靈懂事的,小必和五兒,請七夫人也提了成二等丫頭,一同屋裡住,如今跟着我一起在廚房工作。

最近忙完開店又忙着幫鐵牛招呼來人,都沒怎麼好好照看我們西園的小日子了。已經是五月下旬了,滿園花草繁茂起來,後面偏居移栽的蓮藕荷花也已經展開了綠色的浮萍。初夏,淡淡清鹹的風吹過,滿院的清新芳紛,七夫人她們正在院子裡的涼棚下坐了一起研究花樣,我也愜意的微笑,出了廚房,便穿插在芳兒和香巧周圍,取了鞭子,同她們一同練功玩鬧。陽光溫暖,灑了滿園,彷彿一切都柔柔的閃着亮光,有些耀眼,鳥聲清脆,還是喜歡這裡,自在安寧的生活……只是,外面若不太平了,家裡又怎能避免……

“香巧姑娘,外面傳來了箋子,說是楓少爺給的。”看大門的銀杏跑來喜滋滋的說“嘻嘻,楓少爺當真是對你關心得緊呢,每天都少不了音信。”我們也都跟着擠眉弄眼的取笑,香巧紅了臉卻笑得甜美異常,走到了一邊打開了看,我也笑問芳兒:“小魏呢?怎麼好象幾天沒鬧了?”“還不是見了鐵牛的寶劍好生羨慕,如今每日拼命練功,說是也一定要去找個劍魂。”

這邊說,手裡也不閒,鞭子捲了一段樹枝揚入空中,又是刷的一鞭,又劈成了兩半。我笑道:“你們兩個什麼都比,這武功也是裡外兩個的死命的同練,不過啊,我可勸你,再別糟蹋這好好的鮮嫩小樹了,回頭廚房裡的柴火可就都交給你來劈好了!”芳兒笑了下,也停了下來,擦着汗,我回頭卻見香巧的臉色不對,走過去,她擡頭看看我,猶豫一下道:“白楓的爹爹,好象是得了重病,他今天早上就急忙趕回家了,平安你有辦法嗎?看他寫信的口氣,似乎不大好……”

我瞧着她含淚焦急有些渴求的看着我……真都把我當神仙了,我也就解毒還成,這生老病死人之……等等,毒?!白府老爺長年臥病,家裡的事都是白夫人管理,白夫人勾結沙城寨,慢性毒……怎麼這些連一起……我真不敢相信我猜的是真的。曾經給七夫人下的那種慢性毒,若是中了,就是常年病弱,根本看不出是下毒,卻是怎麼補都無濟於事,只會越加惡化下去,難道?

夜黑風高,賊盜小組再次出動……可偶們今晚真的不是打劫去,而是救人啊!偶什麼時候開始決定當好人,管閒事了呢?……都是姐妹們的眼淚攻擊,偶最怕了。白府也是在南面,距離吳府不算近,不過我和伊豆夭夭在天上相互追逐飛得不亦樂乎,以至於差點飛過了地方……很大的宅院,粉色的花霧自然散去,探路。我感應了一下,四周沒有靈氣波動,看來白府中沒有什麼變態的會御靈術的人物。

自從上次和那個沙城寨的左護法交手後,我可是小心謹慎了很多,再不敢自大,無所顧忌了。當然,那個人也讓我直接一顆□□投入口中,死後也乾淨的化了去。那天的戰場,聽說後來清虹打掃了很久,好在他可以凝水成珠,不然那些惡臭,想着都怕!“哈哈,寶室兩處,居然還有一處全是些上品靈玉之類的,咱們又要大發一筆了。”花瓣歡快的飛了回來,繞着我飛舞。

“找到白楓,還有白府老爺了嗎?還有,今晚不許偷,好歹小白也跟你滿熟的吧?!”夭夭無所謂的笑道:“爲什麼熟人就不偷,你的靈藥我就沒少私自拿來吃,不過我現在也是功力大漲啊!都可以自己單獨行動了,嘿嘿,方纔順手牽了個不錯的東西,瞧瞧,剛好你用的!”我咬牙切齒,這個傢伙,知道你厲害了,都能帶人了,可是我的紫妍丹最近少了十幾顆,要不是看你還滿有用,早把你也作成花瓣醬了!

花瓣託到眼前的是個面具?硬硬的彩色鬼臉?“這可是有名的‘幽暝之面’,是用幻木的樹皮雕刻的,幻木在我們木族可是很有名的,帶了這個,不但可以幻化成任何人的臉,連聲音身形都會自動調整,真想不到它居然在這裡。而且看來這的人顯然還不知道它的功用,居然跟一堆沒用的東西放在一起。”

我笑了一下,果然好東西,算你還有點良心,就當是藥費好了,收下……一路追隨花瓣,踏着月光飛到了白老爺的臥房,掌着燈,很多大夫和下人圍在旁邊,小白也在裡間,很焦急的站着,白夫人——坐在那,滿臉憂傷的應該是吧,只是憂傷後,雙眼分明的透露出怨恨和報復的快意。牀邊還跪了個婦人,哭得眼睛都紅腫了。

我想了下,剛好見一個大夫退出了屋子,似乎是去了茅房,心下有了主意,等在他回來的路上,毫不猶豫讓夭夭出手,直接倒地。我拖……拖到旁邊的空屋好了,瞧了他一眼,取出面具戴上,就變他好了。……可是,一分鐘,兩分鐘……這什麼仿造假冒產品!剛摘了它就要扔了,突然感覺手指一痛,啊!怎麼邊上這麼鋒利。等等,面具突然一閃就消失了,然後,然後就覺得眼前一黑,我發誓我居然感覺到了骨頭節都在拔,全身沐浴在暖流之中,等到感覺一切停了下來,睜開眼睛,擡手一看……長長的,大大的,男人!連衣服也掙破了!

啊!居然連,算了,辦完事儘快換回來,惡寒,省得我中途想去茅房,多可怕……“哇哈哈……你,你怎麼……啊哈哈……”桃之夭夭那個傢伙不負責任的大笑起來,滿空的花瓣都顫巍巍的抖動中,伊豆也驚疑的“汪汪?!~”朝我大叫,我汗。“都給我安靜點,想讓別人聽見找過來嗎?”出口的卻是男人低沉粗啞的聲音。

扒了那個倒黴大夫的外衫穿上,整理了一下頭髮,男人的髮式要不是曾經見七夫人幸福美美的給老爺梳,我還真不會,拿了扯來的髮釵固定了,撣撣衣服“出發”。回了臥房,卻聽見白夫人正在說話:“妹妹不必自責,老爺的病並非一兩日,你且回去歇息吧,你如今已經兩日不曾閤眼了,還是不要太過操勞,這裡有我和楓兒,難道你還不放心嗎。”平淡的語氣,卻有股難消的怨氣。牀邊的婦人臉上神色幾變,執着的道:“可是,老爺一直也沒有大礙,如今突然病重,我,平日都是柳眉伺候老爺的起居,怎能不自責自怨,柳眉一定要等到老爺醒轉,請姐姐成全。”

我不動聲色的回到幾個大夫中間,探頭看了看那白老爺,果然印堂間有些黑氣,露在被外的手,指甲也有些失了血色,按那花毒的成分來看,效果倒是吻合。白楓一直站着,沒有說話,但是偶爾看向柳眉的眼中,顯然有懷疑……我看着屋中僵持的情景,乾脆邁步上前把了下脈。

“伊大夫,你們這脈也把了一晚了,只說老爺是舊疾復發,藥也喂下去了,怎的就不見好轉。”白夫人的聲音冷冷的傳來,我更確定了,毒不假,人估計也錯不了。身邊那個柳眉也期待的望着我,淚水盈盈,見我放了手,又失望哀痛的垂了眼。

“二公子,老爺的病確實是舊疾復發,只是,這次可能牽帶了心緒有些波動,所以有些急火攻心,一時藥效不現也是可能,我倒是有個偏方,只是需要些希奇的東西做藥引,不知是否可以麻煩您請些府中高手來,同我一同去捉了?”我淡淡開口說着。偷偷注意着白夫人的表情,她果然先是鬆了口氣,然後是微微笑着開口:“先生有辦法最好,楓兒你便同先生去看看,無論如何也要盡力協助!”白楓禮貌的對我一笑,恭順的對白夫人道:“是,娘!”但走時,顯然還是不放心的又看了柳眉一眼,看來他是認爲是那個女人做的手腳了。

到了外屋,白楓讓衆人都退了出去,道:“先生有話儘管直說。”咦?怎麼知道我是有事私下要說。他看我有些怔,認真道:“想來先生是發現了什麼不該說的東西……只管告訴我,不必擔心,我白楓絕對不會說出去!”

不過眼裡閃過的是……殺意,就算是迅速低下頭,裝出淡然的樣子我還是發現了。難道我說了,這個大夫就要被滅口?雖然我不介意殺壞人,整好人,可是,害無辜的人我……我想了想,揚袖撒出紛紛揚揚的粉色花瓣……就不知道大男人撒花瓣是什麼效果了。他驚訝的道:“你,你,平……”我笑道:“別驚訝,我易了容,只是受人之拖,來瞧瞧能否幫忙。”丟給他幾顆和寧道:“你爹中的是慢性毒,先給他服下這個,我會盡快配出解藥。還有……你,還是別追查下去的好,結果絕對是你最不想知道的。”我相信他能明白我的意思。

“啊,對了,也不能沒有個形式化動作,記得讓你們府裡的護院給我捉三十隻蟑螂,五十隻螞蚱,四隻野貓……還有,要兩個鵝蛋,恩,夠偏方了,就這樣了,走了先~”……留下呆在當地的白楓。打道回府,要不還等他滅我的口啊,希望他沒那麼歹毒。當然第一件事就是半路就摘了面具,還好,很自然的,一切恢復正常,呵呵,收好,寶貝啊!

三天,居然用了我三天啊!那個該死的□□,要不是我捨身試毒,邊吃邊配,還不知道要多久呢!沒辦法,我學習的就是救急解自己身上的毒,誰知道偶回了古代倒當起了大夫來着?!我發現我越來越習慣晚上活動了,仰天長嘆……算了,已經到了白府了。遠遠的便瞧見,月光下,白楓一身白衣的立在風中,長髮如蛇般舞動着,身後是白色的冷月,半路劫殺我?!小樣的你要是敢恩將仇報,白府的財寶,你一樣也別想剩!

“你來了。”很平靜的聲音。我到了近前停下,他的眼睛很清澈,但有着難掩的哀傷,儒雅俊秀的臉龐,染上淡然無奈的一抹淺笑,給人很心疼的感覺。“給。”隨手遞給我一罈酒,便坐下,自己先抱了一罈喝了起來,我看着他身後那陣仗……還有八壇。關鍵是怎麼沒有下酒菜?“你還是查了?”我也撇撇嘴在他身邊坐下,開了封,很香,自然不用我動口,粉色的花瓣已經浸入其中,肩上的伊豆乾脆也紮了脖子進去嘖嘖有聲的喝了起來。這羣酒鬼,連不加藥的也喝……

“我看了她的書信,審問了她心腹的丫鬟,還偷偷查了府中的帳……”又仰頭喝了口酒,道:“她沒有消滅所有的證據,也許覺得沒人會懷疑她,即使有,也沒有機會搜到這些……她唯一沒有防備的是我。”我沒有說話,安靜的聽着,也許他現在心裡是很亂的吧,自己老媽謀殺老爸!

“我記得小時侯,爹爹很疼我,她也很開心,對我很寵膩,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爹不再常來陪我,看我寫字,給我講故事,她會攬着我,說爹生意很忙……可是,後來我知道了,爹不愛她,他們成親是爺爺安排的,因爲兩家的老人是故交,但是爹爹雖然娶了她,還是又有了後來的二孃,三娘,一直到柳姨進門。”

白楓突然苦笑一下道:“爹的病是從那時開始的,他非常的疼愛柳姨,柳姨也給我添了個弟弟,可是爹的身體也從那時開始不好,我一直懷疑,爹爹一直身子硬朗,怎會突然變得虛弱,雖然大夫們都看不出,整整兩年多了,我沒事的時候,都在看醫書,可是,爹爹的症狀書中都沒有提到過……我怎麼會不懷疑柳姨。”

我側頭瞧着他,又拼命的灌下一罈酒……雖然有大半灑在了外面……渾身似乎都攏了淡淡的哀傷,像是對我說又像是在自言自語:“可是如今我才明白,柳姨沒有理由害爹爹,沒了爹,她根本在這個家都沒有立足之地。二孃生的大哥,雖然貴爲長子,卻是長年在南鄉,流連書院歌館,爹爹若真有不幸,這個家就是我和她的了,所有的一切……”看他止住了,我輕聲問道:“你決定怎麼做了?”“所有的證據我都毀了,知情的人,殺了。”彷彿是說着別人的事,只有微微抖着的手,泄露了心中的難過和恐慌。……夠狠……

“不過我奇怪的是,她本來計劃等的,再等一年就夠了,爹會不着痕跡的毒發身亡,可是她卻突然改變了計劃,又加重了藥量,纔會讓爹突然病發……那個心腹丫鬟臨死前說,好象最近有人暗中破壞她的事,偷了很多白府和沙城寨交換來的秘藥,還秘密解決了沙城寨派來和她一起研究對付師傅的一個護法,所以她纔會怕敗露讓爹知曉,想要先下手,也真該感謝那人,不然,爹不突然病倒也引不來你幫忙,真的就讓她慢慢害了爹了。”

聽了他話裡的顫抖,我偷笑純屬意外……我偷藥殺人都不是針對她的,哪裡想到她想得那麼多啊。“平安,謝謝你……陪我喝酒。”他突然轉頭看我道。我“唔”了一聲回神,看他臉上還滴着酒,散落的頭髮也溼了,明明還是有些稚氣的少年卻又有些成熟長大了的感覺。

眼神很明亮柔和望着我,也許真的想通了吧。拍拍他笑道:“好朋友嘛,誰沒個心情不好想發牢騷的時候,等我哪天醉酒,你別一腳把我踹老遠就好啦!還有這個,醒酒藥自己收好……一天一顆就好了。”

解毒的藥給了他,看他小心翼翼的收好在懷裡,又擡頭笑道,“哈哈,是啊,那我今晚可要一醉方休了!”然後就起身,又開了幾壇,繼續……用酒洗澡,好在我的搖用油紙包着。一直到,粉色的花瓣,飄悠恍惚的顫巍巍回了髮釵,伊豆也橫睡在了房頂沒了聲息,這邊這個也將最後一個酒罈倒空扔了出去,砸在院子中,很清脆的響聲。沒人出來,估計他吩咐過了吧。然後就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仰頭躺倒,呵呵笑道:“碎了好,碎碎平安。”我也起身伸個懶腰,過去捅捅,見他還睜着晶亮的眼睛,似乎是醉了,又好象醒着,便笑道:“要睡回屋睡,那我也走了就。”

他突然抓了我的衣服道:“沒錯,我們永遠都是好朋友……以後,有了需要我幫忙的地方,你也不要客氣。”然後伸了另一隻手,我笑了下也道:“一言爲定!”伸了重重拍了下去,清脆的擊掌聲,手麻麻的熱熱的些微的疼……太用力了……朋友。從前我也沒有什麼朋友,這輩子,我會試着珍惜。

再看時那邊那個就,就睡了?!又捅捅踢踢……不醒,算我倒黴!可是……天知道他的房間在哪,夭夭又歇下了,隨便挑了一間,踢開了門,是書房?扶着白楓朝屋中的軟塌丟了過去——沉死了!正要走,瞧見桌子上,正是他的配劍——龍泉。呵呵,我還真厲害,找對了?!劍下壓着的,是副字,我藉着月光看去,“風雲三尺劍,花鳥一牀書。”……可惜世界可沒想的那麼美好簡單,白府的事,怎麼處理,就看你自己的了。旁邊桌案上擺放整齊的都是醫書……

我也不再逗留,推了門就走了……當然還是不忘抄上我們醉得一塌糊塗,不醒人事的小伊豆。

64.賽場爭鋒61.洪家兄弟84.暗夜波瀾17.元宵4.見衆14.星源35.序曲45.再遇蛇妖54.御座火鳥88.壽典33.朋友17.元宵25.汝瑤12.賜幸71.龍脈密地44.翡翠觀音15.改變17.元宵4.見衆19.報復13.出府76.姐妹歸屬36.寒月山莊56.機緣巧合17.元宵38.鬼屋幽魂48.中秋月夜(下)15.改變17.元宵16.武鬥24.劍魂54.御座火鳥84.暗夜波瀾44.翡翠觀音60.英雄會始48.中秋月夜(下)84.暗夜波瀾47.中秋月夜(中)25.汝瑤5.伊豆87.錯亂39.七夕邂逅3.平安70.公子到來16.武鬥42.養顏秘方70.公子到來57.未央學堂27.善鋼52.山腹密地56.機緣巧合46.中秋月夜(上)14.星源64.賽場爭鋒23.踏青61.洪家兄弟9.治病27.善鋼6.神偷38.鬼屋幽魂34.決定16.武鬥61.洪家兄弟85.石牢禁制12.賜幸3.平安73.水逝花落31.舊事8.回門11.革新55.潛引出水25.汝瑤86.死劫88.壽典48.中秋月夜(下)64.賽場爭鋒18.天緞6.神偷4.見衆54.御座火鳥3.平安36.寒月山莊42.養顏秘方44.翡翠觀音90.結束67.東南災患61.洪家兄弟21.可兒10.姐妹74.卷末語78.皇城舊事73.水逝花落47.中秋月夜(中)39.七夕邂逅20.牽涉73.水逝花落17.元宵24.劍魂
64.賽場爭鋒61.洪家兄弟84.暗夜波瀾17.元宵4.見衆14.星源35.序曲45.再遇蛇妖54.御座火鳥88.壽典33.朋友17.元宵25.汝瑤12.賜幸71.龍脈密地44.翡翠觀音15.改變17.元宵4.見衆19.報復13.出府76.姐妹歸屬36.寒月山莊56.機緣巧合17.元宵38.鬼屋幽魂48.中秋月夜(下)15.改變17.元宵16.武鬥24.劍魂54.御座火鳥84.暗夜波瀾44.翡翠觀音60.英雄會始48.中秋月夜(下)84.暗夜波瀾47.中秋月夜(中)25.汝瑤5.伊豆87.錯亂39.七夕邂逅3.平安70.公子到來16.武鬥42.養顏秘方70.公子到來57.未央學堂27.善鋼52.山腹密地56.機緣巧合46.中秋月夜(上)14.星源64.賽場爭鋒23.踏青61.洪家兄弟9.治病27.善鋼6.神偷38.鬼屋幽魂34.決定16.武鬥61.洪家兄弟85.石牢禁制12.賜幸3.平安73.水逝花落31.舊事8.回門11.革新55.潛引出水25.汝瑤86.死劫88.壽典48.中秋月夜(下)64.賽場爭鋒18.天緞6.神偷4.見衆54.御座火鳥3.平安36.寒月山莊42.養顏秘方44.翡翠觀音90.結束67.東南災患61.洪家兄弟21.可兒10.姐妹74.卷末語78.皇城舊事73.水逝花落47.中秋月夜(中)39.七夕邂逅20.牽涉73.水逝花落17.元宵24.劍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