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後勤基地

在我試過了各種威逼利誘、講事實擺道理、顯擺我的藥品醫術、將全船人都綁了……等等手段,大家依舊死活不肯吐露老窩地點……還挺有烈士情懷,用他們自己的話來說,早就做好了殉身準備,絕對不會連累家人……

可惜,本小姐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夭夭,看你的了!”

委屈的聲音道:“控制那麼多人,你想累死我啊!”

“笨死了,當然只要把這兩個當家的都搞定就好了!”

粉色的花霧散佈,我故意大聲說道:“我理解你們關心家人,既然不肯相信我的好意,我也沒有辦法,只有最後一個信物,是你們那裡一個神秘人給我的,我此次也是受他之拖前來,你們自己確認吧。”他們的船絕對非常人可造,我上來以後也仔細探察了,最爲重要的是,這些船體竟然好象是可以拆卸的!

看着那些大漢都露出吃驚的神情,一個年紀輕點的驚訝道:“你是魯老的朋友?”

我滿意的笑了,果然有高人在後。

隨手取了釵劍——裝個樣子吧,給兩個已經目光呆滯了的首領看道:“怎樣?”

女首領在夭夭控制下,柔和激動的聲音道:“不錯,的確是魯老的信物,好,開船回去!”

衆人都是開心的歡呼,方纔是寧死不回,可是如今知道沒有危險了,衆人都是欣喜若狂。

突然綠色的光華閃現,一個小綠衣童子出現,只見他指着我,睜大眼睛就喊:“你……”騙人……

還沒出口,我就一把抱過去:“好可愛啊~~~!”

夭夭和清虹隨後默契的同時出手用靈氣困住了他,夭夭得意的笑道:“小妖精,倒跟我比起道行了,哈哈,就陪你玩玩……”

――――――――――――――――――――――――――――――――――

已近黃昏,河水融着夕陽的餘芒,金輝耀耀,風過波光粼粼,站在黑色的船上,破水前行,偶是多麼的愜意啊!……可是,此刻,我卻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寒月山莊,真的是……

想不到這羣海賊不只是生活不富裕,根本就是清貧的可以,斜坡山上,倒是很大的木建的山莊,可是,到處可見的破布,舊帆,河邊停靠的魚船,岸上焦急等待,見了船歸歡呼的衣着簡陋的人們……

我好像摸到貧民窟了。

“義和堂”——好俗的名字,是這個山莊里人們常聚的地方,如今座位上微微笑着的是一個很慈祥的老者,顯然大家都很好奇的看着一身光鮮大包小裹的我們,我打個響指,夭夭配合的解除情咒,一旁低頭站着的女首領抖了一下,迷茫的眼神漸漸清晰,錯愕……

“古爺爺!我,我們怎麼回來了。”

然後憤怒的轉頭看向我們,周圍本來熱情的羣衆也安靜下來,顯然也意識到了不對。

我笑道:“我也是沒有辦法纔出此下策,放心,我沒有惡意的,不過……你們這強盜也當得太沒有前途了。”

看她氣地變色的臉,我揚手將手裡的七千兩銀票,飛給了老爺爺,笑道:“你看,你忙活一氣,才賺了一千兩,我不過開口小要,就是七千,如果讓我帶領你們發展海上事業,定然可以讓大家都富的心慌……”

古爺爺笑道:“英兒退下吧,看來今日是碰到了厲害的高手,既然大家都沒有惡意,我們自要以禮相待,只是,這幾位小友,若是有意爲海上英雄,恐怕我們就愛莫能助了,我們山莊不過是偶爾實在無法纔會叫他們出海一次,平日本份的勞作生產。

當然幾位若只是做客,我們還是很歡迎的,只希望弊處簡陋,莫要招呼不周纔好。”

隨後,將銀票遞給已經到他身邊的男首領道:“凜兒將這些還與他們吧。”

我不接問道:“你們可是有病人?我們幾位倒是小懂醫術,身上靈藥也小有幾顆。”我也不再胡鬧,直接出了底牌。

看他們這裡的人都很老實的百姓,方纔一下了船,就很多人默契熟練的拆了船,真的是拆了……然後各自帶了一些部件回家,果然這海賊是副業啊,想來也定是有難處纔會出船一次。

瞧着他們生活艱苦,我倒是願意幫上一幫。

“真、真的嗎?求幾位小姐公子慈悲救救我們的孩子啊!”旁邊觀看的一位婦人突然急切的衝了出來滿臉憂色。

我看着老爺爺難得他總算緩緩點了頭。

山莊裡的人們各家都是木房,只是不見有菜園,只有些野草綠色蔓延於腳下。

我邊思考邊到了一列小房舍,裡面一箇中年男子正熬着藥,皺眉看着醫書。看的出,大家都對他十分的尊敬,叫他“李大夫”。

我看到長長的牀鋪上躺了很多人,大多是比較強壯的男子,身上的衣服上似乎有不少血跡,看他們臉色很不好,把了下脈,很虛弱,看來是被毆打的結果,還有幾個小孩子,竟然是痢疾,這在古代似乎不大好治吧,好在食療課上有學過解法,最後一個女人,是食物中毒……

我側頭看去,白楓也在檢查衆人,神色凝重,呵呵,他的醫術倒是也沒白學,我心裡已經有了譜,自信滿滿的留他自己繼續看着。

對關注看着我們的李大夫和跟來的老爺爺道:“雖然麻煩,不過,可以治療好的,只是需要多休息一段時日。”

衆人都露出驚喜的神情,我慢慢道:“不過我有三個條件。”

看着老爺爺堅定看着我道:“我們山莊絕對不會做不義之事,從前海上劫船已經是大過,若不是日子太難過……”

我笑道:“第一,七千兩銀票你們收下,莊裡缺什麼都添置了;

第二,我要知道他們爲什麼,被誰打傷的;

第三,我要見造船的人。”

大家都不可思議的看着我,古爺爺深思探詢的看着我道:“姑娘要將錢給我們,確實是非常人之爲,造船的魯先生,脾氣古怪,老朽也只能引見,不保證他見不見,見了也不敢保證他會否願意招待幾位,至於他們受傷……”

他想了下道:“莊中生活艱苦,我們本是沿河的漁民,十幾年前南鄉的活財神買下了那些地,建了魚池,作爲他們緞雀樓的貨源,我們都是無處可去纔到了這貧瘠荒涼的地方落腳,多虧了魯先生,教了莊中的男子制木的本領,我們的山莊倒也堅固,還防的住野獸。

可惜這裡不適宜種田,打的魚又出去賣不得好價錢,莊裡的壯丁都出去做些苦工力氣活,可是,這次出去的幾個幫着瓊城的王老爺蓋了新宅子,他們卻剋扣工錢,孩子們評理討公道時竟然還被毒打……”

衆人也都是憤恨的表情,我笑了下,讓一些婆子去外面買些藥材,寫了幾個藥方給李大夫,讓小白、小魏、星源和香巧芳兒都幫着幾個受傷的人先用內功幫着治療,便出了門同古爺爺一同考察了一圈。

這個莊子方圓百里都是沒人種的荒地,人煙稀少,唯一有些沃土的就斜斜的山坡,可惜也無法種糧食,我便出了主意要他們在斜坡上種梯田,至於灌溉的水車,只一提大家便明白了;而荒地,則是可以種些果樹藥材,比較易活藥用價值又高的,數沙棘和蘆薈爲最,聽一個大嬸說隔幾個城有這兩味藥,可是種的人不多,因爲沒有銷路,都是百姓自己偏方用的。

揚手寫了個長長的合同笑道:“這便是以後的合作條款,我來收購你們的藥物和糧食果子,還有捕到的水產,自家圈養的家禽,對了,我看山莊上婦人很多,她們平日可有什麼活計?”

古爺爺激動的看着我的合作計劃,連英兒和凜兒都對我態度大變,不復先前敵視,欣喜的看着,英兒道:“往日男兒自然出去做苦工或是接些木匠活,我們家裡的女人們,都是做些縫補或是編織魚網之類的東西,雖賣不了多少錢,可也算是補貼家用。”

我笑着想了下,很喜歡爽快又很乾練的英兒道:“我教你們一種釀酒方法,要用鮮果和一些藥材,以後你們自己種了的野果和藥材也可以直接用於此,這種酒叫清髓,希望你們可以儘快釀出千壇,我會十兩銀子一罈的收購,怎樣。”

她驚訝的道:“一般的好酒如女兒紅也不過二十兩,這是不是太貴了,而且,你爲什麼這麼幫我們?”

聳聳肩,“我不是什麼聖人救世,不過互利雙贏罷了,我要在南鄉發展事業,自然需要一個後勤基地,南鄉城市繁華想來貨物也價格不低,地價自也不俗,這裡雖荒涼,若是好好改造也不失爲一個極好的基地,尤其——你們的人我很滿意,是本份的人,我相信你們的誠信,如何?”

“好,就這樣定了,我們沒有出去打交道的能力,只希望平姑娘日後生意興隆,我們寒月山莊也借您的光可以有好日子過!

那錢我們先收下,只做您的定金,日後我們的貨物提供不到七千兩銀子,您要的東西一概免費供應。”英兒咬脣道。

呵呵,古爺爺也點頭了,這英兒是他的孫女,看來也是未來山莊的莊主,也是那位魯先生徒兒,交了她武藝,更將他的孫子——認的,小藤木妖派來每次出海時幫忙。

而凜兒是英兒的弟弟,卻性情剛好相反,自小老實,只喜歡做些木工活,也是魯老的徒弟,尤其喜歡小動物,常在河邊吹柳笛,也因此和箭鯊們交了朋友,每次靠笛聲吸引它們出來幫着撐場面……

―――――――――――――――――――――――――――――――――

魯老住的地方在山莊一角,這裡搭了很多棚子架子,都盤滿了木藤,綠色滿院倒是很清幽愜意,夭夭和清虹早和小藤木妖——小木頭混熟了,見兩個小童子——水妖木妖在一起玩着小木人——我感慨啊!他們到底多大了……

夭夭船上悶了很久,如今把這裡吹的到處是桃花,遠遠就有花香,很多小孩子都跑來玩湊熱鬧,伊豆總算到了陸地,開心的草裡面跳着追着小蟲子。

院子裡一個人正專心的處理着手裡的木塊,說起來並不是很大年紀,也就四十多,可是卻看來很滄桑,英兒小聲道:“師傅很少理會生人的。”

我笑了下,大刺刺的進了院子,看着滿院木屑和各種精巧的木製品,當真是可愛的很。

魯老在西面坐着,似乎完全沒有感覺到我們進來,英兒也不敢吵他,東面有一個小木桌,上面一組老舊的茶壺茶碗。

我悠悠在桌子旁邊坐下,想起了小魏包裹裡的吃用物品,讓夭夭給取來,便也摸了塊木頭,取了我從小勇作品中挑出的一把小匕首——附了螳螂精魄,綠瑩瑩的,開始胡亂切割中。

呵呵,乾淨利落,整個胡蘿蔔刻花,這個我拿手,食材雕刻一向是我的強項。

我想了下,乾脆雕中國象棋,不過是變成了栩栩如生的立體的棋子,一隻大象勾着鼻子憨態可掬,車?恩,自行車不好,還是馬車吧,累死我鳥,也就手心上不大的木塊,有毛病的非要刻個華麗的帶蓬馬車,還有馬、兵——秦始皇兵傭、將――配刀大將軍、士?哈哈,刻兩個太監內臣服飾的吧……

好在我這玩的不亦樂乎倒也忘了管那邊的老頭,一般這些自詡爲高人隱士的人都有一毛病,軟硬不吃,反倒是不理他們,弄點東西吸引得他們心癢癢了,自會主動過來。

凜兒已經看得羨慕的不行,也取了刀來雕刻,可惜差很多,清虹和小木頭都摸着我的作品來擺弄玩,都說是太有意思了,取了東西回來的夭夭——已經現身,好在衣服已經修補好了,可以見人了……

夭夭看了會棋子,更是將幾個他收集隨身帶着的精魄放了進去,笑道:“快蹦幾下瞧瞧!”

我看着幾個棋子在桌子上有的搖搖擺擺的,有的歡快的跳着,衆人驚叫……我,發現,訓練好了這些精魄倒是不錯的活象棋。

等等,那個摔倒了滾動中的是什麼精魄?夭夭看了下笑道:“是蚯蚓,我忘了它不會跳。”

……

都已經徹底天黑了,好在小木頭指使着藤木們給我們挑了燈籠在頭頂,我摸摸肚子也餓了,乾脆取了路上吃的點心小吃出來,方纔白楓電話——水鏡過來說他們已經在大夫那跟着用飯了,不過——他的臉色不大好就是了,想他也是錦衣玉食慣了的,吃這裡的東西自然是難以下嚥,不過好在也沒什麼怨言,我笑,還算有點前途,能吃苦的好孩子。

我們這邊小鬼們見了好吃的都饞兮兮,便分了給他們每人一些,又粉開心的生了火——會不會失火呢……

把他們拎來的魚烤了,取了只剩半竹筒的果醬刷在上面,風味燒烤~~~

伊豆擠在小朋友羣裡跟着等吃的……

茶也重新泡了壺我喜歡的竹葉清,淡淡的馨香,三個妖怪看的眼饞,又不吃東西,只好拿茶牛飲了出氣,害我損失了半罐茶葉……

總算,在我這邊就打算放火燒房的時候,那邊的木匠大人總算收工了,緩緩起身,拖着半條廢腿慢慢走來,坐了——身殘志不殘的好同志啊……

我忙客氣道:“快坐,隨便吃,別客氣。”

“噗”英兒一口水沒喝下去,好在急忙拿袖子遮了噴在自己衣服上。

魯老很堅忍的表情也難得有了絲笑意:“好個有意思的小丫頭,好多年沒有聞道這個香味了,好懷念啊!”

見他倒是很斯文的吃着東西,品着茶,我琢磨着從前估計也是個人物,修養很好,對吃喝也很有品位。

魯老看着我的傑作們很高興,隨手取了個棋子,是象,正感興趣的看着,嘖嘖稱讚道:“小姑娘手藝不錯啊。”

突然棋子從他攤開的手心蹦了起來,直砸他的鼻子……魯老雖然是輕鬆的躲了,卻也嚇了一跳,桃之夭夭正坐在藤木上晃悠,見了狂笑道:“哇哈哈,那個是個不忿的野豬精魄,在我手裡一直不老實,哈哈,可憐啊,誰讓它在外遊蕩被我們逮到了……”

我也捉了還不安分的棋子回來笑道:“班門弄斧罷了,我可是很瞧好您的手藝,想請您給做些小玩意呢!”

他看着我笑道:“就知道你這小丫頭等了這麼久準沒安好心,哈哈。不過,我倒是很想知道呢,說吧,想做點什麼??”

將我們的瑪瑙麻將、跳棋,抖了出來,衆人驚呼……估計沒見過這麼奢侈拿瑪瑙來玩的,我笑道:“一些小玩意,娛樂休閒的,您看,怎樣,因爲我之前的用料太昂貴了,所以要想推廣是不可能的,我想把他們都變成木製的,一樣可以玩,又成本低廉,還有我方纔雕刻的那些棋子。”

他無奈的笑道:“別人都是求些機關暗器或是戰船,你倒好,跟我要玩具,呵呵,不過,這些東西,我的徒兒們便可以做的,放心好了,要多少套都沒有問題。”

我笑,“您也滿會替他們打算的,放心,做成了,我的工錢也不少。那您老要是閒着,幫我做幾個木頭人如何?要用青墨樹做水火不侵,刀槍不入的那種衛士,最好身上的關節靈活一點可以活動,恩,我也畫幾個粗略的設計圖……”

就畫些可愛的洋娃娃,可以動的那種,還有變形金剛?恩,各種現代玩具裡不錯的塑料娃娃都畫個解剖圖,好在他這有碳棒,我用着順手啊。

魯老笑道:“哈哈,我真是服了大哥了,怎麼帶出了你這麼個滿腦子稀奇古怪的小丫頭!不過這個設計倒是很有趣,我好好研究一下也非不可能。”

我猛的擡頭:“大哥?”

他看着圖紙笑道:“映雪蘭的花香……天下只有三處有此花,其中一處便是我親自栽種了此花的奇榮吳府,而且你身邊有這麼多妖怪精魄,又來自東方,還有加柴,哈哈,不是他帶大的丫頭還是誰?”

我驚,這都哪跟哪啊,“大哥?誰啊?我是孤兒。”

他一臉錯愕,“恩?我大哥,恩,好像是在那家當沈管家吧。”好像……我抽了,自己大哥都不知道。

“沈管家我倒認得,我也確是吳府的丫鬟,不過他可只有一個兒子星源,和我有什麼關係?星源剛好也在這裡,您倒是可以見見。”

他皺眉想了下,突然笑道:“總是出人意表,那個小傢伙?呵呵,還是算了,他可能都不知道有我這個二叔,也省得回去讓他爹知道了,再來尋我,

當年若不是小木頭救了我,我可能早死了,如今在這生活雖然清貧了點,卻也是很自在的,你會替我保密吧?”

“當然,只要您給我做好我要的東西……”我對你們那些個陳年爛事可不感興趣。

順手把我的螳螂刀給了他,笑道:“這個就孝敬您老人家吧。”

他已經瞄了很久了,估計是沒好意思開口,見我遞給他,十分欣喜的接了道謝。

嘿嘿,我也就是爲了讓他快點完成我的東西才忍痛割愛啊!

一直在這裡耽擱了五天,已經是七月初了,關於種地、釀酒、治病都有了眉目,我和魯老也研究着終於設計好了我們的木頭人,我要同真人般大小的,嘿嘿,裝了高等精魄,看家護院倒是不錯,當然他們身上還是被魯老職業性的設計了不少暗器、刀箭……移動武器庫啊!

就是要大半個月才能做好四個。

剩下的就看他們自己的了,清虹留了兩個小弟在這,負責來回傳信。

我們也就風風光光的在衆人的熱情相送下離開了,鑽進了僱來的馬車,一日即可到南鄉第一城。

呵呵,終於要見識到最繁華的城市嘍~~~

===========================================================================

1.ou 錯鳥,以後每晚十點半更新,偶馬上要開上的另一門課晚上九點結束~~~~

2.今天的後半截先趕了出來貼了吧,晚上十點半再出一章前半章,

以禰補偶滴粗心,大大們原諒偶吧!

3.關於回帖,偶以爲偶的每章字數較多,寫正文下看得清楚,沒什麼影響捏~~

以後會注意寫旁邊的!前面改錯字的時候,會把正文中的回覆也都刪了的,這是最後一次嘍!!

4.男主從衆男配中選,還未定哪個,後面還沒設計好,首席出現在39章......雖然趕了點...

27.善鋼77.【番外】星源篇9.治病19.報復78.皇城舊事76.姐妹歸屬8.回門57.未央學堂78.皇城舊事38.鬼屋幽魂59.魔鬼訓練(下)30.開張71.龍脈密地57.未央學堂20.牽涉3.平安17.元宵47.中秋月夜(中)52.山腹密地41.緞雀樓行81.籌建戲班31.舊事20.牽涉30.開張13.出府15.改變39.七夕邂逅4.見衆85.石牢禁制13.出府89.爭戰13.出府88.壽典21.可兒69.靈魔相鬥63.決戰前夕84.暗夜波瀾1.序12.賜幸28.合作85.石牢禁制69.靈魔相鬥84.暗夜波瀾78.皇城舊事58.魔鬼特訓(上)40.39 下23.踏青65.細思斟酌19.報復76.姐妹歸屬24.劍魂86.死劫64.賽場爭鋒38.鬼屋幽魂25.汝瑤34.決定5.伊豆7.盜藥87.錯亂41.緞雀樓行87.錯亂7.盜藥74.卷末語15.改變66.險中訴情81.籌建戲班9.治病40.39 下71.龍脈密地3.平安42.養顏秘方1.序3.平安38.鬼屋幽魂85.石牢禁制59.魔鬼訓練(下)8.回門56.機緣巧合46.中秋月夜(上)56.機緣巧合27.善鋼33.朋友1.序44.翡翠觀音19.報復5.伊豆85.石牢禁制17.元宵13.出府27.善鋼25.汝瑤52.山腹密地76.姐妹歸屬38.鬼屋幽魂66.險中訴情33.朋友60.英雄會始11.革新
27.善鋼77.【番外】星源篇9.治病19.報復78.皇城舊事76.姐妹歸屬8.回門57.未央學堂78.皇城舊事38.鬼屋幽魂59.魔鬼訓練(下)30.開張71.龍脈密地57.未央學堂20.牽涉3.平安17.元宵47.中秋月夜(中)52.山腹密地41.緞雀樓行81.籌建戲班31.舊事20.牽涉30.開張13.出府15.改變39.七夕邂逅4.見衆85.石牢禁制13.出府89.爭戰13.出府88.壽典21.可兒69.靈魔相鬥63.決戰前夕84.暗夜波瀾1.序12.賜幸28.合作85.石牢禁制69.靈魔相鬥84.暗夜波瀾78.皇城舊事58.魔鬼特訓(上)40.39 下23.踏青65.細思斟酌19.報復76.姐妹歸屬24.劍魂86.死劫64.賽場爭鋒38.鬼屋幽魂25.汝瑤34.決定5.伊豆7.盜藥87.錯亂41.緞雀樓行87.錯亂7.盜藥74.卷末語15.改變66.險中訴情81.籌建戲班9.治病40.39 下71.龍脈密地3.平安42.養顏秘方1.序3.平安38.鬼屋幽魂85.石牢禁制59.魔鬼訓練(下)8.回門56.機緣巧合46.中秋月夜(上)56.機緣巧合27.善鋼33.朋友1.序44.翡翠觀音19.報復5.伊豆85.石牢禁制17.元宵13.出府27.善鋼25.汝瑤52.山腹密地76.姐妹歸屬38.鬼屋幽魂66.險中訴情33.朋友60.英雄會始11.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