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鬼屋幽魂

我們從幽音河邊的寒月山莊,一路車馬奔勞要穿過瓊州,再經過泉州才能到達南鄉第一城——蘊良。

看着車外的風光,河道綿延,沿河的田地和樹木花海不盡,就這樣一路不斷的映入眼簾,雖不是震撼,卻如同潮水不停沖刷着心中的海岸,一點一滴的在不知覺中,令人沉醉迷失於這片美麗的藍天碧水、秀樹青草之間。

真的是不枉來此,大自然的靜謐美好,如今纔算是全全領教!

我把玩着手裡的一柄小蛇樣的飛刀,不住好笑,世間難道蛇妖都是癡情種?

離開山莊後,我不過是藉着說出去透風飛會的空,光顧了趟王老爺的府上,哼哼,僱了人家貧苦百姓來給做活居然還敢毒打人,不給工錢,你不是貪財嘛,我讓你破產到底!

好好在他家搜刮了一番,大多都是些庸俗的金銀珠玉,不屑偷!

惟獨讓我眼前一亮的是,居然有上品的梧桐木幾大塊!哈哈,這個好,直接不客氣的帶走。可就在離開的時候居然碰到了個有意思的女妖怪,也是來找麻煩的。

一身黑衣從頭包到腳,正教訓着王老爺家那個花心風流的兒子。

我上前友好的打招呼,她見我亦是一樣的行頭,而且也是毫不客氣的踹了那個男的幾腳

——雖然不知道他到底犯了啥事,跟着踢準沒錯……

立馬很熱情的歡迎了我,細數那個混蛋的罪行——原來是玩弄拋棄了幾個癡情女子,還強搶家貧的民女若干。

所以說,她是來教訓這個她最討厭的一類人——負心人花心漢……

我當場無語,跟夭夭一個嗜好,我順手送了她幾個姻緣符——跟夭夭那逼出來的,本來打算拿來做些文章,看能否賺錢,開個月老廟,讓夭夭給我當主持之類的。

她異常欣喜,恨不得馬上跟我結拜,笑道:“我叫小溪,這個送你,代表你是我的好姐妹,有困難時儘管找我幫忙,呵呵,把飛刀扔上天就好,它自會來通信。”

然後就風風火火的飛走了……

桃之夭夭顫顫道:“怎麼就碰……上了蛇妖了?!啊!還是女蛇妖!~~~~老天哪。”

正施展輕功回趕的我聽後差點摔到地上,問道:“蛇妖怎麼了,很厲害嗎?”

他慘叫道:“蛇妖性格有問題,一個個羅嗦到家,還愛管閒事!”

我抽搐啊!居然,居然,是這個物種的問題嗎?可是,偶們的白娘娘傳說中很善良賢惠的樣子,雖然還有個調皮的小青。

木頭自然由清虹派了他的小弟送了給魯老~

――――――――――――――――――――――――――――――――――

終於在初三的時候到了蘊良。

這便是人人都想往的“天下糧倉”、“衣錦美食之處,英雄美人之所”……

俗語道:“吃在蘊良,穿在惟房”,蘊良的美食之精,聞名遐邇,就如同惟房的精繡美錦,天下無雙。

只是蘊良地理位置更爲優越,又是世代良侯居住的地方,水陸兩運交通樞紐,自古繁華獨樹天下,文人墨客,武士俠者,莫不愛聚集於次,享受富貴榮華,美人嬌娘……

高大的城門,來往不絕的商隊,遊客行人,威嚴的士兵,車馬交錯繁忙,城中人們都是衣着光鮮,各色人物交匯,店鋪沿街都門庭熱鬧,我長嘆道,當真是個生活的好地方啊~

我們要歇腳的地方是城中心的極等茶樓——“一品閣”,倒不是爲了它們有名的細點和茶水,而是聽說那裡的說書先生自號“百曉生”,每日都是播報實事,說些近日的江湖新聞。

估計他的身後定然有個不錯的情報組織。

被小二熱情的迎到了樓上的雅閣,一路的人們竊竊私語,探詢的看着我們,又是滿眼疑問的看着我的人居多。

我坐下後聽着下面百曉生先生的“新聞聯播”。

他是個三十歲的高瘦男人,書生氣十足,講話也是慢斯條理的溫文耳雅,倒是跟我想的不一樣了。

一位錦衣的小二過來笑道:“幾位客人,不知你們可要點什麼消息聽嗎?”

我一口茶差點沒噴出來,只聽過點菜點飯的,沒聽過還能點消息,比我還會賺錢,佩服!當然,我還是很快恢復,笑道:“可有消息單?”

小二馬上眉開眼笑的遞給我一個紅色的摺疊香箋,我打開一看……

“論天下誰是真的英雄——獨家訪談神朗隱士老者顧長青,50兩銀子。”

……都隱了還訪什麼啊。

……

“話說那張家小姐認識了劉家少爺之後……——30兩銀子。”

偉、偉大啊!古代也有狗仔八卦!……還是算了,我不感興趣。

再找!

……

“一個海上船客的回憶——東方六小俠,智退羣盜……——40兩銀子”

我無語了,雖然是有心出名,可是居然是這麼個出法,點了,聽聽,就是,真黑,這麼貴!等我以後也賣情報給你們!

……

最後又找了個有趣的“當鬼屋還不是鬼屋的時候——城中柳府。……50兩銀子。”

這個我很好奇,方纔一路上都是些富貴豪華的宅院,偏偏在城中極好的一個地方有家荒涼宅院,看似十分老舊,詢問了車伕,他有些害怕的道:“那是蘊良有名的鬼屋,去過的人不是死了就是瘋了,姑娘不要打聽的好,很怕人的!”

恨恨的付了錢,我偏要聽!

講我們的那段我就不想提了,說得我們跟神仙似的,什麼大斗首領、計退羣盜、飛身在海,最後又收了他們,感化的他們從此不敢再出來作惡

……雖然也有猜對了結果,可是之前根本瞎掰!尤其他們幾個分明是辛辛苦苦的踏水而行,而非直接天上飛的,哦,好吧,我承認我的飛紗滑行是希奇古怪少見了點……

難怪方纔那些人盯着我們瞧,又不敢確定,哼哼,江湖人不知什麼毛病,都喜歡永遠一個打扮,認人也是愛看衣飾。

如今大家都小有變化,尤其是我,穿了身翠綠的衣裙,頭髮也爲了方便舒服,紮了高高的馬尾,後面編了幾個細細的麻花辮,大家就不敢確定我是否先生口中那個紫衣服的美麗仙子般的姑娘了

……這流言也確實扯得厲害,我們自己聽的都臉紅。

後面的那個柳府的故事倒是滿實在的,也許因爲是本地發生的事,瞭解的比較詳細吧。

五年前,原來這家本是個告老還鄉的官老爺和夫人置辦的養老宅院,他們晚年得了一女,可是後來那個女子愛上了一個窮秀才,老爺夫人也大度的同意了,並資助他念書和去皇城趕考的錢,誰知他倒是真的中了狀元后,皇上很欣賞的將他點給了希皇后的女兒,紅脂公主。

……原來哪個時空都有陳世美啊,只不過這個更徹底,還殺人滅口,我纔不信是什麼衝撞邪神。

後來,這家小姐傷心欲絕,投了池塘死了,老爺夫人很悲憤的拖求朝中老友幫忙狀告責問他,誰知還沒有等到消息,就一夜間滿門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死了,乾乾淨淨,伍作都查不出死因,大家也說是他們犯了天顏衝撞了鬼神精怪,才遭此橫禍。

而且據說,同晚死了一家的還有不遠的“琉璃製品”名滿天下的方家。

……不過,這兩家有什麼關聯呢。

那柳府自此便傳出了有怨魂野鬼的聽聞,凡是想去那撈點好處的小賊,都不是慘死在牆外,就是失心瘋般的跑了出來傻掉……也因此,再無人敢去,連同方家的琉璃廠都一併閒置着,無人敢接手買了,雖然那可都是極爲好的繁華地段。

我已經忍不住笑了起來,白楓喝口茶笑道:“你是要打那兩家的主意?”

小魏激動道:“會不會是什麼高等的精怪,咱們去收了吧。”

香巧害怕道:“可,可是聽起來很可怕,還有鬼呢……”

連芳兒都臉色菜到了一定境界,恩,這幾天路上她就一直臉色不好,難道還有人暈馬車?

星源不發一言,專心吃東西……很好,形象保持的很徹底。

怎麼可能不打這兩處的主意,尤其在我結帳後隨口問了掌櫃的這片地方的地價的時候,他笑眯眯的介紹了一大痛本城的十大景點九大名勝還有什麼好店好鋪……等等,總結性發言,歡迎幾位投資買地,不貴,一個如柳府那麼大的宅子也就五十萬兩……

他NND!真是一個愛城的好公民,還懂得招商引資……

就是,我更是對老爺咬牙切齒,一套房子都得五十萬,我們的二十萬能幹什麼?!

……還好我懂得自己聚集資本,銀子不夠可以偷嘛……我來了這後真是……也不知道如果在25世紀的時候如果不是一切電腦刷卡,網上帳戶,我是不是會轉職當盜賊~~恩,很有可能!

微笑的吩咐馬車伕,“柳府。”

然後得意的笑道:“今晚我們的住店錢是省下了,哈哈~”

天邊,似乎有烏雲在隱隱聚集,在那陰沉的天幕下,柳府孤獨荒寂的立於這片繁華聖地,豪戶朱門之間,卻越顯詭異淒涼。

我沒理會身邊人緊張沉悶的氣氛,打開簾子笑道:“南方也是多雨,今晚熱鬧了~”

響雷……迴應的好及時啊。

其實這邊每晚時常會有雨的,只不過今天大家心理有些恐慌,所以顯然對此異常排斥,呵呵,算了,偶也就不嘲笑你們好了,顛簸中,行近……

-------------------------------------------------------------------

車伕死也不肯靠近,只將我們扔在了路邊,若不是星源追着送銀子,估計連路費也不要了,好在還沒下雨呢,我們自然要趕快進屋,反正是空宅子。

“打擾嘍~”我邊朝裡面喊了一聲,邊拎着東西就衝了進去。

後面幾個人雖然猶豫,卻也急忙跟緊,一臉緊張戒備的神情。

宅子果然很荒涼,五年了,但是仍然可以見出曾經的美麗精巧。

我暗歎,真是來對了,這裡很大,前後兩個大院子,水榭樓臺,飛檐雕棟的,佈局大氣合理,細處也劃分得毫不含糊,很有皇家宮殿和蘇州園林結合的味道。

呵呵,只要稍微裝修打掃一下,用來開店什麼的簡直太合適了!

後院的大池塘,很奇怪,在這片荒涼中十分醒目的突出,池水清澈,蓮花鮮嫩,尤其是透出的靈氣,很純淨的該是妖吧,還有一種很陰柔的奇怪能量。

後院纔是主人的臥房和客房,我們要借宿的就是客房,畢竟目前我們還沒有買下呢。

麻利的打掃了一下,各處鋪上我們來時路上買的錦緞,點了燈,終於在夜幕徹底降臨,暴雨傾盆之前,安置好了一切。

大家都有些拘謹的一同坐在了圓桌旁,吃着買來的外帶食品,晚上,我們共佔了兩個屋,男女各一,減輕清潔負擔,且住在一起也很安全放心。

如今所在,是通堂暖廳。

我邊撥着栗子悠閒的吃,邊叫了桃之夭夭清虹他們出來,伊豆也趴在我的腿上,擡着小腦袋,眼睛亮亮,汪汪的輕叫,催我快撥好了餵它……

果然衆人見了兩個妖怪現身,都有些放鬆,也是,我們連妖怪都一起跟着坐着玩撲克,還怕什麼鬼魂!

我邊出牌“五六七□□順!”

邊問夭夭,“真的有鬼魂嗎?”

他直冒汗的死盯着牌……輸的慘了,已經被我貼了三張條子在那張美麗的臉上,呵呵。

“哪有!一般靈獸死了會有精魄留下,是因爲它們本身靈力未散,如果長期遊蕩,等靈氣散盡也就真的消失了,玉器之類就是最好的隔靈物,在其中,可以防止靈氣消散,所以才能保住精魄不滅。

可是人類雖然也有些有靈力的,卻因爲不夠精純而無法承載比萬物更爲強大的靈識,一般死後都是七天之內便消散盡,在這期間只有是意志非常強烈的人,或是怨氣很重的纔可能幻化出影象和聲音讓別的人感應到。

不過也持續不了多久的。”

“那,若是人死後沒有靈魂散盡的時候,得到了靈氣,會不會長存呢?”

夭夭愣了下:“這樣的靈力傳承很難行,但也不是不可能……我的功力就可以,只是,若要保住那個靈魂不滅,給予靈力的妖,輕則化回原形,重則……可能功銷魂滅。

誰會犯那個傻!……啊!你,你太陰險了,聊天分我的心!……”

“呵呵,不好意思,偶這把又是皇帝了,下把有好牌別忘了上貢哦~”一邊已經開始裁紙,看這把貼誰。

屋裡玩的熱鬧,倒也已經渾然忘了這裡是鬼屋,外面大雨已經下了很久,估計快要午夜了,我正要說散了休息吧,忽然窗子就猛的一震,被風吹開了……

幾處燭火準確的滅了,好在大家都很冷靜的執了武器防備,正在自己玩跳棋的清虹不屑的哼了一聲,根本不理,繼續玩……妖怪的眼神就是好,黑暗中也能玩,而且還藝高怪膽大。

桃之夭夭興奮的化成了花瓣,圍着我們旋轉笑道:“呵呵,有意思的來了。”

我看着窗外正對着的池塘,黑色的夜幕下,狂暴的雨點,砸在池水上,噼啪作響,風中荷花似乎柔弱的根本不堪忍受這摧殘,靈氣越來越強,眼見池中心猛的池水噴出,幽幽的暗色中,淡藍色的冷氣森森的光芒從湖中散發而出,溫度驟低。

我身後的幾個屏息,微微發抖的擠在身後一同向外看着,看那長長的黑髮飛揚的白衣女鬼,翩然的從水中慢慢升起,從她的身上發出的淡藍色光華,照亮了黑夜,在水中旋轉,等到一切平靜後,又懸於水面上與我們對望……

而且,居然,雨似乎都小了,是,她身週一個無形的透明保護層,將雨水隔離,似乎……我們也在其間,驟然的安靜下來,風雨隔在外面,真的是,感覺好象進了另一個世界。

不是大家描述想象的那樣可怖的女鬼,而是個美麗的十六七歲的少女,只是一身素白,臉色慘淡,藍氣幽幽的,靜靜看着我們……恩,還是有點發毛。

我看她似乎沒有要攻擊的意思,便友好的笑了下,道:“要不要進來坐坐。”

……

身後幾人的抽氣聲明顯傳來,我回身點了燈,光明溫暖重現,真好啊!

他們也跟到我身邊,雖然我們有妖精在手,不怕她,可是這視覺效果還是夠刺激的!我也怕啊,可是,想想,好歹偶也是死人亡魂了,只不過,她還遊着飄着,沒有着落,我已經有了新的身體,大家也就差不多嘛!

恩,也許也可以幫她找個□□重生。

我這邊笑着盤算,擡頭時,竟然真的見到那個女鬼優雅的飛到了窗前,輕飄飄的,髮絲和衣服都在空中懸浮,我居然看到她有驚嚇到的表情?!!!

回頭……恩,幾個人的臉上還都貼着紙條,呵呵,隨手一拂幫他們摘了,再回頭,女鬼已經進屋空中大方的飄着坐了,正低頭瞧着清虹玩跳棋……

“柳小姐嗎?”我拉了凳子坐下,笑着打招呼,她錯愕的回頭看我,我笑道:“你一定也有妖精朋友對不對?不如叫他一起出來,你看,我們這多熱鬧!”

夭夭也又化回了人行,懶懶的坐了問:“再來一把嗎?”

她看看我,有些小心翼翼的輕聲道:“她爲了救我受了傷,不能化形了。你們,是什麼人,怎麼會來着,不怕這裡是鬼屋嗎?”

清冷的聲音還有少女的柔和羞怯,大家顯然也都情緒放鬆了很多,在我身邊坐了。

我支手拖腮俏皮笑道:“我們又不是壞人怕什麼,而且你們也孤單了幾年了,有幾個朋友不好嗎?我說不定還有方法幫你的朋友呢。是不是,清虹?”

他撇撇小嘴道:“恩,裡面是個鯉魚精,耗了太多靈力,如今化回了原形,幫她也不難,要靈丹十幾顆先復員靈氣,再有就是化龍石,找到那個沒準她還可以因禍得福呢。”

“真的嗎?!”很激動的女孩子的叫聲,但不是柳小姐,而是一直在窗邊偷聽的鯉魚精……一隻小紅鯉,裹在水霧當中,飄悠的晃進了屋,見了清虹尖叫:“哇呀,好可愛啊!居然水怪有這麼小的!!!”

……

清虹怒道:“我纔不小,不過是爲了等凝形的器,纔會晚了幾十年化形,現在還化不成大人。”

鯉魚精脫線的在那不停嘲笑道:“就是小,小弟弟,嘻嘻,然後一溜煙的跑了。”

清虹立馬也是一道水霧風暴的就跟了出去。

我敲敲桌子,把大家的心神從聽外面的水聲巨響中拉回,道:“柳小姐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難道不能找個剛死的人附體?”

一時大家都默契的齊齊盯向我,呵,好象我很在行這個,恩……

她皺眉道:“不可能的,我也試過了。”神色黯然,啊!女鬼傷心……真是好惹人憐啊。

夭夭插嘴道:“當然不行,她已經得了妖的靈氣,永遠只能這樣了……除非……”

“除非什麼?”居然是幾個女人,恩,還有一隻女鬼一起問的。

他得意的笑道:“別人也許很難做到,但你可是方便的很,要人類的靈氣器化的玉器一件,讓她常戴身上,還有就是——血蓮。”

“曾經千音也說給我聽過,血蓮活死人,肉白骨,可是,

血蓮據說天下少有,百年才現世一次,而且,有血蓮的地方,就有血鷹守護。”柳小姐淡淡嘆道。

我咯咯笑道:“原來這個東西這麼寶貴!難怪後來再跟鷹王要的時候,它說什麼也不給了。”說着便取了包裹中的一朵血蓮——冰凍保鮮中。

輸了靈力,解了清虹的冰凍術,奇怪的是,曾經看着不過是紅色蓮花,沒什麼特別的血蓮如今竟然綻放出耀眼的紅色光華!

滿室紅光,柔和溫馨的,如同是被暖流包圍,更像——回到了母親的子宮!安心親切,放鬆……

柳小姐驚叫了一聲,便化成白光一道,被吸入了血蓮當中,蓮花合攏。

我看着懸在空中的紅蓮,在夭夭的催促下,輸了自己的靈力進去,就在我快要耗盡內息的時候,終於,紅蓮又驟然打開,花心是?

――一身紅衣的少女,金光浮動……

靜靜的,沒有聲息的寂靜,大家都看着花心拇指姑娘般的小姐,連外面打水仗的兩個也回來了,悄聲注視。

似乎四周的靈氣都在向她聚集!

一直到大約一個時辰之後,總算——見她睜開了眼睛,

點腳飛離花身,等到落地時,已經變回了正常的大小,我吃驚的看着,這也太神奇了!

手裡的火蓮也凋落變小,最後變成一朵小小的紅色蓮花靜靜躺在手心,硬硬的,似玉又似瑪瑙。

我擡頭看着也是很激動的柳小姐,她如今一身紅衣,金絲的邊繡,那質地彷彿便是柔軟的紅蓮花瓣,白潤的皮膚上有淡淡紅暈,黑髮亮澤。

便笑道:“剛好,戴了做飾物。”伸手將蓮花給她。

“真的給她?”

我疑惑的看着夭夭,他道:“那便是她的器,從此她也算是我們妖的一族了,吸化了這個器,你就是她永遠的主人。”

我隨手將花拋給了柳小姐,笑着摸出桃花劍釵研究:“那你的呢?”

他好氣又好笑的道:“我已經練化過我的器了,誰也吸化不了,我可是自由的,除非我自願,誰也當不了我主子。”

“當你的主子定然會被你麻煩死!”

“你!……”

不管怎麼說,鬼屋的事,也算解決了,晚上大家也總算可以睡個好覺了,最重要的是,哈哈哈哈,我終於可以理直氣壯、光明正大的霸佔這塊地方了~~~HAPPY~~~

收工,休息~

82.風起雲涌65.細思斟酌90.結束71.龍脈密地82.風起雲涌16.武鬥13.出府45.再遇蛇妖67.東南災患1.序24.劍魂47.中秋月夜(中)69.靈魔相鬥1.序14.星源54.御座火鳥3.平安76.姐妹歸屬28.合作46.中秋月夜(上)1.序61.洪家兄弟20.牽涉35.序曲37.後勤基地40.39 下12.賜幸43.龍宮開業63.決戰前夕48.中秋月夜(下)21.可兒3.平安35.序曲66.險中訴情26.重生61.洪家兄弟76.姐妹歸屬73.水逝花落81.籌建戲班70.公子到來3.平安41.緞雀樓行3.平安43.龍宮開業56.機緣巧合57.未央學堂63.決戰前夕4.見衆21.可兒63.決戰前夕2.醒來30.開張42.養顏秘方33.朋友12.賜幸2.醒來10.姐妹78.皇城舊事39.七夕邂逅9.治病34.決定1.序39.七夕邂逅13.出府87.錯亂63.決戰前夕62.狐妖尋子26.重生15.改變23.踏青7.盜藥52.山腹密地36.寒月山莊72.神隱現世2.醒來44.翡翠觀音84.暗夜波瀾39.七夕邂逅55.潛引出水38.鬼屋幽魂54.御座火鳥4.見衆61.洪家兄弟79.【公告】13.出府20.牽涉5.伊豆6.神偷17.元宵74.卷末語61.洪家兄弟41.緞雀樓行74.卷末語16.武鬥7.盜藥71.龍脈密地42.養顏秘方65.細思斟酌1.序21.可兒
82.風起雲涌65.細思斟酌90.結束71.龍脈密地82.風起雲涌16.武鬥13.出府45.再遇蛇妖67.東南災患1.序24.劍魂47.中秋月夜(中)69.靈魔相鬥1.序14.星源54.御座火鳥3.平安76.姐妹歸屬28.合作46.中秋月夜(上)1.序61.洪家兄弟20.牽涉35.序曲37.後勤基地40.39 下12.賜幸43.龍宮開業63.決戰前夕48.中秋月夜(下)21.可兒3.平安35.序曲66.險中訴情26.重生61.洪家兄弟76.姐妹歸屬73.水逝花落81.籌建戲班70.公子到來3.平安41.緞雀樓行3.平安43.龍宮開業56.機緣巧合57.未央學堂63.決戰前夕4.見衆21.可兒63.決戰前夕2.醒來30.開張42.養顏秘方33.朋友12.賜幸2.醒來10.姐妹78.皇城舊事39.七夕邂逅9.治病34.決定1.序39.七夕邂逅13.出府87.錯亂63.決戰前夕62.狐妖尋子26.重生15.改變23.踏青7.盜藥52.山腹密地36.寒月山莊72.神隱現世2.醒來44.翡翠觀音84.暗夜波瀾39.七夕邂逅55.潛引出水38.鬼屋幽魂54.御座火鳥4.見衆61.洪家兄弟79.【公告】13.出府20.牽涉5.伊豆6.神偷17.元宵74.卷末語61.洪家兄弟41.緞雀樓行74.卷末語16.武鬥7.盜藥71.龍脈密地42.養顏秘方65.細思斟酌1.序21.可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