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翡翠觀音

“麗人首飾珠寶”的店面,早被好事的百姓給圍了個水泄不通,他們自己的護院也忙前忙後的跑着。

我從人羣中擠了過去到內層,剛好見一個負責的隊長給他們老闆報告完畢,過來疏散人羣。到了我面前的時候,夭夭放出一縷細細的迷霧,由他的衣袖一路攀沿上去,剛好他走到對面人羣的時候,忽然身子一震,然後緩緩轉身回了店裡。

我暗自欣喜,成了。如今我已經摘了斗笠,如很多武林中看熱鬧的人一般,懶散一站,聽着旁邊人的議論紛紛。

那個偷襲我的少主人也在,靠門懶懶站着,戲謔的笑着掃視衆人。說起來身形倒是滿好看,長的也不賴,就是一臉要笑不笑的表情,看了就想抽他。

店裡騷亂起,猛的衝出一個人,正是那個負責的隊長,身後揹着個衣服包的包裹,周圍的護院都喊道:“浩天你瘋了!”

誰知那個門口的少主人居然突然出手,幾下就制住了他,微微閃着靈氣光華的手覆在他的額頭,淡淡道:“攝魂術,又有些不同。”音線倒不錯,當歌星一定賺翻了~

便將人扔了在地上,周圍的人忙去扶起昏迷的人,他身後的包裹散開,清脆的響聲中,綠屑滿地,果然——用假貨等我呢。

我隨着牢騷着無聊的人一起散了,他們以爲結束了,我纔剛開始呢!

只是感到一束目光,回頭碰上的剛好是那個少主人別有用意的古怪笑容,我裝做不經意的沒理他,繼續走了,按說幻木變換該沒有破綻啊,他怎麼會關注我,而且他比我想象的還要厲害,竟然連夭夭的情咒也識得破得。

在麗人的附近找了家客棧,定了間客房入住,清虹很主動的現身笑道:“跟着他們探察很久了,現在在密室裡商議呢,翡翠觀音就在那。”

取了臉盆來,漣漪過後是清晰的畫面,清虹笑嘻嘻的讀着脣語,連腔調也學得惟妙惟肖。

“少主,您說這次是什麼人來搗亂呢?”

“哼,我看八成是對手行業要打壓我們的名聲,可惜,沒讓他們得逞,我們的守衛,豈是那麼容易就讓人破的。”

“可是他們居然會攝魂術!”

“少主……”

想不到那幾個人還對那個少主挺尊敬的,說話時還有點懼怕敬畏的樣子。

“能夠施展攝魂術本身就不是一般的人物,這件事你們不必再管了,本少爺自有安排,這翡翠觀音,就放我這保管好了。”那個死男人大咧咧的摸着雕像說道。

周圍幾個人都現出驚慌的神色。

“主子這隻怕會給您惹麻煩,您如今住在龍宮,不方便派咱們的人去保護……”

“還有,那個龍宮也太狂了,花費整整比其他的店鋪要高几倍,不就是漂亮點嘛,我可沒覺得好哪去,尤其裡面的娘們連摸的不讓摸,裝什麼貞潔!”

我哼了一聲,好在那個少主還說了點人話:“這你們就不曉得了,那裡環境確實是一等一的好,食物酒飲,不僅美味罕見而且,居然還有助於提高靈力。美人嘛,嘿嘿……

最重要的還是,那裡靈氣極爲繁盛,可以感到很多精魄的能量,還有很多在院子中隱伏的靈獸,我懷疑他們幕後定有高手相助,要知道,便是我師傅,也無法控制如此多的靈獸,除非強行用咒術。”

是啊,也不想想我爲了那些個小靈獸們,耗了多少靈丹和靈氣,準備了多少好吃的,每個的口味都不同,星源現在整個都成了寵物保姆了,好在他從前當長工,對這些小傢伙還是滿有耐心辦法。

尤其鬱悶的是給它們搭窩,有的喜歡樹上,有的草裡,有的水中……麻煩得要死。

要不是有幾個妖怪幫忙,我們那個動物樂園現在還不知道亂成什麼樣子。

伊豆好像天生滿有領導才華,帶着靈獸大軍看家護院,定時到廚房領餐……這些天來探察搗亂的人可不少,運氣好的被星源小魏看見,批評教育一下,用點藥就好了,要是碰到伊豆它們,絕對的——扒光,搶光,最後給轟出去……所以城中謠傳,龍宮附近裸男甚多……

“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那個討厭男優雅的起身,抱着翡翠觀音便出了暗室,其他幾個下屬還要說話,被他一個眼神掃過也就都閉了嘴。

我攪和了水,也不再看了。

若是讓他在龍宮丟了東西,對我們的聲譽可不大好,如今只有路上攔截了!就是,他的功夫可不錯……我第一次出任務,可不能出身未捷身先死啊!

啊,偶一定要向偶的偶像盜帥楚留香靠攏!

夜裡很靜,店鋪也大都關了門,只有幾家煮茶蛋、牛肉麪、炸臭豆腐什麼的攤位,還打着燈籠營業,滿街都是……說不出的味道。

劈啪的木柴燃燒聲,在寂靜夜裡格外清晰,攤主們相互小聲交談着,只偶爾幾個客人。

我一路小心的跟着那個正好心情溜達的死男人,總算到了快到龍宮前的一片樹林,這可是不錯的下手地點。

前面的腳步聲卻突然先我停了下來,他轉身笑道:“平姑娘好雅興,跟了這一晚,既然你這麼喜歡翡翠觀音,那我便做個順水人情送你好了。”然後是氣流划動,布包裹扔了過來,別碎了啊!我忙飛身接住,心裡卻是冰涼一片,他早知道我跟着,他怎麼知道是我,我的掩飾也能看穿,我現在是男人……

落了地,就見他在不遠處站着,笑得很討厭,拉長了調子“呦,身法不錯,連施展輕功都跟那日跳舞般好看。”陰暗的林影,細密的幾縷月光,他身上的暗紅色錦緞衣服,也閃着暗色的光華——精魄的靈氣,墨發微卷,長長的如蛇般纏在身側。

我直覺的感到這個人很危險,冷笑道:“久聞公子風流之名,今日倒是男女都弄錯,不過,還是謝謝你的禮物!”

一揚手裡的包裹,清虹檢查了,是真貨。當下點腳離地就要離開。

誰知他竟然飛出長鞭——啊,這年頭喜歡用鞭子的人怎麼這麼多?!因爲攻擊範圍廣,又可以纏人嗎?!感覺到纏向腰間的靈氣,我急忙在旁邊的樹上一踩,換了方向到了另一顆樹上,揚手就是飛紗襲去,飛刀也是加了精魄的,閃着各色光芒。

他笑了下道:“花樣不少嘛。”手中的長鞭一抖,避開飛刀,向我的飛紗纏來,我的手臂一震,靈氣激到身上,只覺得胸口一窒,這還是我第一次遇到靈氣比我還強的人!

連夭夭都說,這個世界內力比我深厚的人不少,可是,靈氣能與我比的恐怕就不多了,估計也就國師藉着祭壇和聖器能收集更多靈氣,TMD情報失誤!這就碰了個更厲害的。

我正胡思亂想,他回手一帶,牽帶着我的飛紗,只把我也帶向了他的懷裡,我一驚手上聚了靈氣內息向他擊去,誰知道他竟然也是一扭一帶就化解了,順便把我緊摟到懷裡。

“嘿,這麼急着投懷送抱啊,哦,好香~”

我一時矇住了,我我,這是調戲嗎?我居然也遇到調戲了?!……還是變成了男的?!他是個GAY?!哆嗦了一下,正待再動手,卻突然覺得身上的靈力竟然都散去了,心下大驚。

聽他笑道:“放心,不會傷了你的,這‘醉紅塵’最多讓你失去功力兩個時辰,姑娘既然收了我的禮物,起碼要陪我一個晚上作爲報答吧?”

我想了下,哼道:“卑鄙!竟然在包裹上下毒。”

他笑了下,將我橫抱起笑道:“聰明嘛,這藥什麼都好,就是見效慢了點,可是一旦生效嘛,還是很管用的。”

我只覺得渾身痠軟無力,咬牙取了幾顆自己的藥服了,每一擡手都很困難。

他不以爲意,“這藥沒的解的。……聞香識女人,這可是本少爺的能耐,那日姑娘獻舞時,可就是這一身映雪蘭的香味,恐怕天下再無第二個了吧。”

腹中微熱,是紫妍丹化開了,我一邊將靈氣引導入袖中的釵劍,一邊冷笑:“我哪裡像姑娘了。”

他隨手在我臉上一捏,好——疼!!!我咬牙沒掉眼淚,恨恨瞪着他。

他得意笑道:“平姑娘也許不知道,那幻木面具平日縱使是沒有破綻,可是遇到了等級更高的幻木術卻是可以識破的。”

我擡頭看他道:“你也帶了面具?!”

突然臉上一涼,我再睜開眼,見他有些驚訝的目光,隨後又是噁心的笑道:“哎呦,比我想的可要漂亮多了,我看你能跑能跳能玩能鬧的,還挺有意思,不如就跟了我算了!”

我咬牙白了他一眼,身上的衣服也鬆了,看來身形也變回去了。他繼續邊走邊道:“我也沒想明白你個姑娘倒是挺大膽,連男人也好意思變,還是,本來你就沒少見過男人……”說到後面已經語氣冰冷。

我吸化着請虹傳來的靈力,好小子,還以爲你們見了靈力比我高的會叛變呢,想不到居然會救我!

“咦?!”他突然一叫,我趁機猛的用力掙脫,飛紗回袖,再控了靈力,召回劍釵,粉色的花瓣中,金色的小劍上,細小的血絲,卻足已讓我欣喜。

他一手扶了下受傷的身側軟肋冷笑道:“想不到中了我的藥,居然還能動,身上這麼多雜七雜八的玩意,看來下次制了你,定要先扒光了再……哼……”

看着他扶樹滑倒坐下,我也扶樹喘氣笑道:“我的藥也沒什麼別的毛病,就是見效快了點,嘿嘿。”可惜了,那劍上只塗了些金仙倒的迷藥,也不知道對付他能堅持多久,早知道我給淬上□□了。

又指揮着釵劍攻擊過去,他低低悶哼了聲,卻沒有動彈,腿上又是一道血痕,我雖然也藥效未盡,堅持不了多久,可是不狠整下他我可不甘心!

當下走到他身邊朝着受傷的腿踢了腳冷笑:“方纔不是很威風嗎?!”看他疼的也是冷汗直流,卻不做聲。我也手上運了內息,向他的臉上抓去,軟軟的一張皮,離開他的肌膚便成了硬的幻木面具——千幻,比我的那個高級?

先揣懷裡再說,再低頭看他……吸氣,妖孽啊!這年頭妖孽橫行啊!絕對一千年狐狸精,我當他是長得醜才帶面具呢,想不到,居然美成這個樣。

也許是疼的,臉色慘白,細長的眉,瑰麗的眼睛,倒是毫不畏懼的含笑看着我,只是長長睫毛微抖的忽閃着,鼻尖上也有晶瑩的細汗,很美麗的脣形,花瓣一樣的優雅,偏偏是不正經的邪邪笑着:“看,口水都要流了,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好了,記得要負責就好了——不如咱們湊一對算了,反正都是不正常的傢伙。”

我狠狠在他臉上捏了把細肉,笑道:“可不是嘛,瞧瞧這水靈靈細皮嫩肉的,美的跟個妖精似的,不如,把你賣到青樓,你說,我得賺多少錢?!到時候恐怕不只是富太太,估計老爺公子們都要天天排隊去光顧你呢!”

鬆手時,白玉般的臉上已經有了紅紅的印記。

他倒是一點不怕,笑道:“親親老婆,怎麼捨得把你老公往火坑裡推呢!”

我使勁在他腿上的傷口上一掐,“不許瞎叫。”一面回手摸藥,身上帶的藥,哪個最毒呢?!

他疼的吸口氣道:“你還真記仇,我那日不過爲了試探你的武功,誰讓你身上的靈氣那麼誘人……咦,你拿的什麼?”

我抖出了幾包藥笑道:“江湖旅行之必備良藥,化功散,幻神粉,麻癢……呵呵,放心,死不了,姐姐還要送你去個好玩的地方,就是要先讓你變乖點……”我一面欣賞他變色的表情,一邊正要向他身上灑藥,非常凌厲的氣息襲來,忙閃身躲開,黑色的柔和光芒裹住了他,我怒道:“誰?!”

夭夭嘆道:“運氣不好,是靈獸牙曉,善黑巫術。你剛纔怎麼不快點解決他,那個男人的功法很厲害,是可以吸收別人包括我們的靈力的,我那一劍雖然傷了他,我卻也損失了不少靈力。”

我咬牙切齒道:“一刀殺了他不是太便宜他了嗎?!”

黑色的光慢慢變高,退去時,他已經站了起來,笑道:“小棉花,虧了你來的及時,不然我老婆可就要謀殺親夫了,嘿嘿~”

“喵~”的一聲,一隻黑色的小貓落在了他的肩上,只是背上也有對翅膀,倒和加柴很類似。小貓渾身毛皮軟亮,很像伊豆,只是眼睛是綠色的,好奇的看向我…………搞錯沒,他們說的可怕的靈獸爲什麼都這麼可愛???!!!啊,好想抱抱……

我哼道:“汲昌堡果然名不虛傳,少主功力深厚,還有靈獸之識,居然連我的藥也能壓制,今天就這麼算了,以後你最好別再來惹我!”

他扶樹笑得輕佻:“彼此,乖老婆你的手段也不錯,老公我很滿意,我怎麼捨得不找你~不過,哼,那汲昌堡也不過是個走狗奴才,誰稀罕當他們的少主。”

我想起他的面具,看來他也是另有身份。也不再理他,我的靈力內息是耗盡了,再打下去誰都沒好,勉強旋身上樹,向龍宮飛去。

那個死男人痞痞的聲音還在身後叫囂:“喂~乖老婆,可別忘了,你親親老公我叫爾雅……”

不予理睬……我已經沒那個精力了。

沒趕多遠就不行了,壓下的藥效又開始作用,頭暈目眩,直接就要摔倒——好在有清虹小白雲把我給拖了回去,第二天,清虹愁眉苦臉道:“平安,你該減肥了,我飛得好辛苦!”

……

我白了他一眼,呵呵,還好,我要偷的翡翠觀音還在我手上,聽說這可是他們的鎮店之寶,恩,我得找個銷售渠道了……

----------------------------------------------------------------------

重新再寫一遍真不爽啊~~~~~~~~~~~~~~~~~~~~~~

82.風起雲涌37.後勤基地35.序曲36.寒月山莊40.39 下48.中秋月夜(下)1.序31.舊事79.【公告】43.龍宮開業13.出府73.水逝花落19.報復33.朋友69.靈魔相鬥23.踏青28.合作25.汝瑤33.朋友30.開張78.皇城舊事1.序1.序87.錯亂37.後勤基地79.【公告】71.龍脈密地64.賽場爭鋒62.狐妖尋子14.星源19.報復81.籌建戲班27.善鋼21.可兒33.朋友14.星源23.踏青57.未央學堂71.龍脈密地65.細思斟酌11.革新7.盜藥86.死劫56.機緣巧合2.醒來31.舊事46.中秋月夜(上)38.鬼屋幽魂25.汝瑤62.狐妖尋子48.中秋月夜(下)44.翡翠觀音44.翡翠觀音25.汝瑤54.御座火鳥24.劍魂42.養顏秘方33.朋友19.報復86.死劫45.再遇蛇妖40.39 下90.結束67.東南災患52.山腹密地65.細思斟酌18.天緞22.祈天32.水鬼11.革新88.壽典41.緞雀樓行78.皇城舊事81.籌建戲班19.報復80.母女相見55.潛引出水2.醒來89.爭戰81.籌建戲班8.回門14.星源71.龍脈密地67.東南災患63.決戰前夕66.險中訴情30.開張20.牽涉65.細思斟酌87.錯亂3.平安58.魔鬼特訓(上)40.39 下69.靈魔相鬥67.東南災患16.武鬥1.序56.機緣巧合74.卷末語75.辭別歸程
82.風起雲涌37.後勤基地35.序曲36.寒月山莊40.39 下48.中秋月夜(下)1.序31.舊事79.【公告】43.龍宮開業13.出府73.水逝花落19.報復33.朋友69.靈魔相鬥23.踏青28.合作25.汝瑤33.朋友30.開張78.皇城舊事1.序1.序87.錯亂37.後勤基地79.【公告】71.龍脈密地64.賽場爭鋒62.狐妖尋子14.星源19.報復81.籌建戲班27.善鋼21.可兒33.朋友14.星源23.踏青57.未央學堂71.龍脈密地65.細思斟酌11.革新7.盜藥86.死劫56.機緣巧合2.醒來31.舊事46.中秋月夜(上)38.鬼屋幽魂25.汝瑤62.狐妖尋子48.中秋月夜(下)44.翡翠觀音44.翡翠觀音25.汝瑤54.御座火鳥24.劍魂42.養顏秘方33.朋友19.報復86.死劫45.再遇蛇妖40.39 下90.結束67.東南災患52.山腹密地65.細思斟酌18.天緞22.祈天32.水鬼11.革新88.壽典41.緞雀樓行78.皇城舊事81.籌建戲班19.報復80.母女相見55.潛引出水2.醒來89.爭戰81.籌建戲班8.回門14.星源71.龍脈密地67.東南災患63.決戰前夕66.險中訴情30.開張20.牽涉65.細思斟酌87.錯亂3.平安58.魔鬼特訓(上)40.39 下69.靈魔相鬥67.東南災患16.武鬥1.序56.機緣巧合74.卷末語75.辭別歸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