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中秋月夜(上)

真不明白,爲什麼古人總愛晚上搞活動呢?爲了避暑嗎?……

我們幾個姐妹擠在馬車裡,抱着準備的食物,嬉笑着一路向星星河中游,城南的湖泊

——星耀湖行去。

打了簾子,只見外面熱鬧異常,每家的門前都擺了燈塔,裡面火燒得通紅,幾個從車邊笑鬧跑過的小孩子高高舉着稻草扎制的草龍,上面插着紅燭,跑動間,火光靈動真若活龍,只是……幾個小傢伙不小心草龍點着了,徹底成了火龍……火花灰屑揚了滿天,我咳嗽着伸回了脖子,抱怨:“這也太不安全了,着了火怎麼辦?!”

芳兒笑道:“這舞火龍乃是民俗,有敬龍神,請福驅邪的意味,每家都備足了水,只要一有火星就澆去,每年都是火沒起過,倒是城裡一夜發了不少的水呢!”

小蝶也興奮的叫道:“快看!那邊是火炮呢,從前我們小的時候也玩過,芳兒姐總是摔的最響。”我順她指的瞧去,是幾個小孩,都拿着草編的長辮子,浸了水,又放火中點幾下在石頭上甩,響聲甚巨啊……這都是什麼玩法……

“嘿嘿,聽說,要是有冤家,討厭的人,這個方法可是解恨出氣的呢!”

我看着小蝶奸笑的嘴臉,想到,該不會是想到了那個陳世美也想來幾下吧……

車晃悠的停下,門簾一打,是白楓,白色長衣,雪瑩瑩的光澤,素雅的邊繡,火光下儒雅秀氣的站着,扶了我們下車,旁邊路過的女子都羨慕的打量着。

我跟着香巧,最後一個出的車門,卻是乾脆跳了下去,問道:“船呢,我們的船呢?”

他無奈的笑了下,指了下我身後,回頭看去,差點沒有尖叫,好美啊!!!

很大的湖泊,隔岸栽得都是柳樹,長長垂絛划着水面,湖心是個高臺架着八角水樓亭,每角上一色彩燈。

四周徘徊着很多的樓船,也都掌了燈,湖面映着人景光影一片。

這邊街道上都是賣小吃小玩意的,我們直接踩了船隻搭的浮橋,遠離了岸,腳下晃動,我們也尖叫說笑着走。

我們的樓船在前面停着,星源正站在船頭等着接應。

今天他是黑色的一身綢緞文雅長衫,柔順如水的反着光暈,華麗的刺繡,在燈下靜靜站着,本來是冷冰的垂目,髮絲飛揚,藍色的幾縷頭髮落在肩上也是格外的顯眼。

周圍剛開走的船上還頻頻有些小姐在船頭,舉了絲扇擋了半邊側臉,遙遙向他這張望。

聽了我們這邊熱鬧的走近了,他才擡了頭,溫暖的笑了下。

我是第一個跑來的,毫不客氣的扯了他的衣袖,提了裙襬便要大步邁上甲板,星源又驚又好笑,緊緊抓了我的手,帶了上去。

後面芳兒笑道:“到了哪裡都不講規矩。”

卻見她們都是等着星源垂了船頭的軟梯下來,白楓將一頭固定在了浮橋的船上,幾個人才款款蹬了船,我吐吐舌頭。

起風了,我們的帆——上面大大的木子標誌,也揚的鼓鼓的,我打手看了下湖面,已經放出了很多蓮燈,在水面起伏着,悠然間燭火晃動。

便笑道:“快快,我們也去放燈吧。”後面跟着小珠小璧兩個丫頭乖巧的抱着食盒在亭子裡擺了起來,今天我們的爲了看熱鬧方便,選的是一個只有蓬頂五角亭的遊船。

船很大,十幾二十個人上來也沒問題,我是快樂的在上面跑跳。

小魏站在船尾船喊道:“喂,你們倒是快點啊!我這要抱不住了,散了啊!”

趕過去卻見他懷裡抱了很多的蓮燈,疊了很高,歪七扭八的顯然就要倒了,我們幾個忙上去接了過來。

香巧的粉燈,芳兒的黃燈,小蝶的紅燈,我的白燈——因爲今天偶也是一身的白色綢緞衣服,很素雅,只有些珍珠鏈水晶穗修飾,頭髮長長的散開了,只有一個貝殼珍珠裝飾,側別在發間。

嘻嘻,嫦娥該是不染凡塵,不施粉黛吧,再讓清虹環繞我來個雲霧繚繞,夭夭在我們周圍漫天飄點粉白花瓣,似真似幻,多幸福美妙啊!

姐妹們都很歡喜,自己爲蓮燈上插着蠟燭,也是我們特製的,熔了普通蠟燭,加了各色花汁重新凝形,得到的各色彩燭,不僅美麗而且燃燒時還有香氣。

香巧笑道:“我說平安,真不知道你怎麼那麼多花樣,這旁人不知道了,還真以爲是月宮的仙子也偷跑下來玩了呢!”隨手揮袖,將她眼前的花瓣趕走。

我也揮袖瞧着手上的雲霧不散,便吸口氣吹去,冰涼的冷氣散開到衆女臉上,大家都笑了起來:“我的天啊,好冷啊,這是冷寒宮的仙氣嗎?真是解暑降溫啊!”

……

指尖推去,最後一盞白色的蓮燈遠遠漂了開去,上面藍色的蠟燭,靜靜的燃燒,我伏在船邊上,隨手撩了下水,見大家還在邊閉目許願邊一盞盞的小燈向遠處推。

嗚,我的小白燈都放完了,不遠處湖面上,一片白色的荷花,裡面各色彩燭,在水面沉浮,我正看得恍惚,感覺到有視線停在身上,便擡頭看去。

好華麗的船!色彩繽紛,船頭是隻美麗驕傲的孔雀,帆上大字是——鍛雀樓,也是樓亭,船上幾個黑衣侍衛,和幾個侍女。

站在船頭看向我的正是宇文流瀲,淡青的長袍,素色鏤花外罩,他身後亮的是琉璃燈,可是他的臉卻看不很清楚,忽明忽暗間有種魔幻的美麗。

我擡手支了下巴,舒服的側靠船側板坐着,另一隻手隨意的擡起向他揮揮打招呼。

視線滑下看到的是他身邊一個也在擺放蓮燈的女孩,是雨時吧,同我一般年紀,翠綠衣裙,淡綠色的燈,嬌美的小臉,笑得純真,雙手合十唸唸有詞,閉目許願的樣子很可愛。

“宇文兄!當真好巧啊!”白楓也發現了對面的船,很負責的上前打招呼。

我笑着用手肘撞了下旁邊的小蝶,又看向芳兒道 :“看,你們的雨時妹妹~”

她們兩個都有些感傷的看向雨時,苦笑低頭,芳兒道:“還是不要接近的好,以免被她認出。”便起身回了亭子。

“今天真是榮幸見到三位老闆娘,白公子和平姑娘,還有沈公子,魏公子。”宇文流瀲禮貌笑着問道。

白楓笑道“今日都是出來玩的,宇文兄也不必客氣,我們準備了不少酒飲食品,你若是不嫌棄,不如過來我們船上一同小敘如何?”

“嫌棄嫌棄!”我忙拉了白楓笑着止住他,TT的,我們這正怕他帶的小丫頭髮現偶們呢,你還邀請!白了無辜茫然的白楓一眼。

我也看着宇文流瀲那邊笑道:“宇文公子那邊什麼東西沒有,哪裡看得上我們這裡的東西,而且人家還有個美麗小姐在身邊,來這多不方便!”

白楓看了眼雨時,也恍然明瞭般笑道:“是我唐突了。”

我正得意的看着好奇大打量我們的雨時,宇文流瀲居然突然開口笑道:“既然白兄好意,那我們就打擾了,剛好雨時一個人無聊,有人做伴我們倒是求之不得。

呵呵,龍宮的餐飲又誰能說個不好出來。”

我恨恨地看着他們那邊真的吩咐靠船過來,瞧着有些忐忑不安的芳兒和小蝶,心一橫,非要來,就別怪我了。

當下熱情的眯眼笑着,等着他們在兩船間搭了連接的板子,便自告奮勇的伸手去接雨時,道:“小妹妹慢點,這可要小心了。”

雨時居然這麼害羞,紅了臉靦腆的笑着看向我,小心翼翼的從他們那邊邁上了木板,呵呵,雖然也很可愛,可是也別怪我無情!

我的白色裙襬剛好遮了這邊的木板邊界,隨腳一踢,木板猛的一晃,她“呀”的一叫就要倒入湖裡,我強忍笑意,驚呼:“哎呀小心!”

誰知道人影一閃,她身後明明站在船上的宇文流瀲就過去撈了她,側身輕躍直接帶到了我們船上。落地後笑道:“失禮了。”

一般這樣的邀請,女眷都是不能由人帶的,要過木板以示我們對她的尊敬和歡迎,我暗自腹誹一痛,也過去拉了雨時的手笑道:“還好沒事,那些個規矩也沒什麼大用,妹妹就坐我身邊吧。”

一邊拉她進了樓亭坐了,我嘛,特意擋在芳兒小蝶和她之間。

擡頭時見宇文流瀲眼中似乎有古怪的笑意閃過,難道他發現我故意的了?反正無所謂,別讓這小姑娘認出那兩個就好。

我們的桌子正中點了西瓜燈,每人一杯清爽的西瓜汁,一個琉璃碗裝的水果刨冰,還有各種水晶月餅十幾個小盤。

宇文流瀲也落座後笑道:“當真都是些新鮮的東西,龍宮的食物,總是出人意料,我們也準備了些傳統的節日食品,倒要獻醜了。”隨後輕輕拍手,他的船上一個侍衛立即翻身到了我們船上,恭謹的遞了食盒,他接了打開,端出的是個荷葉包的桂花鴨,還有一個酒罈。

宇文流瀲笑道:“這桂花鴨是雨時特意做的,桂花酒乃是百年沉釀,就不知是否和你們的口味了。”

小珠小璧乖巧的爲每人上了個高腳琉璃杯,宇文流瀲含笑看了下,便吩咐他的侍衛倒酒,高高舉起,很細長的酒水流下,香甜淡雅。

雨時好奇的把玩着杯子,我一邊抱了杯子瞧瞧右邊芳兒她們,一邊笑着看看左邊雨時,這,還真是不爽的聚會啊,嘿嘿,怎麼感覺就是情敵見面都沒這麼緊張的氣氛啊,其實讓她們姐妹相認也不錯……

“平安!”哦,我被芳兒撞了下回魂,擡頭見大家都看着我,怎麼了,我不就傻笑了會嗎?

“宇文公子聽說了我們買地要辦義學的事,很感興趣,他們緞雀樓也願意出資出人幫忙。我說這件事是你的主意,恐怕不能全由我定,要跟你商量下。”白楓笑着解釋道。

“哦”我看了眼宇文流瀲,他正認真看着我等着回話。

還是第一次這麼近看他(上次隔了張大桌子。),比起白楓星源他們他要長几歲,也多了些成熟的感覺,漂亮的外貌似乎發光一樣,總是很吸引人不由自主的要多看幾眼,偏偏一談公事就一副認真嚴肅的樣子,明明不是凶神惡煞,卻讓人有些敬畏的感覺。

可是一旦笑起來,又給人感覺很親近。

當下拿杯子輕輕敲了下桌子笑道:“有宇文公子這樣的大財主加入,我們歡喜還來不及呢,只是,我們要說明幾點,第一,想要投資做好事,就要不求回報,別想藉此爲自己培養勢力;第二,一切投資爲無償的默默奉獻,沒有人來表彰稱頌,也就是說,外面只知道這學堂是龍宮開的;第三,我們缺少夫子,不知道你們可有辦法,當然,這由我們龍宮出錢來僱傭。

你也看到了,加入我們,是沒什麼好處的。”

白楓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我的確是在推辭,變相拒絕。因爲,我要將這些孩子培養成我們的勢力,文武通教,誰也別想來摻和,當然白送錢的我們不勉強。

宇文流瀲認真的看着我笑了:“我看來那麼像是爲了利益纔要參與的嗎?我只是敬佩姑娘的心胸,也想爲百姓做點事罷了。你們的條件我同意,我們出資五萬兩,只希望這些錢都用在孩子們身上。

至於夫子,我們緞雀的‘素禾堂’,乃是文人公子聚集的地方,我想若是在那裡放出消息,無論是請人免費講解還是領了銀錢做夫子,應該都比外面找來的人好,畢竟能進這裡的人,都是水準不錯的。”

我哼哼道:“是了,公子當真是菩薩心腸呢,就不知道當初你們緞雀樓收了幽音河岸的土地時,怎麼沒想到那裡百姓的日子要怎麼過活。”

我旁邊的雨時居然小聲說道:“平安姐姐,您一定是誤會了,流瀲哥哥一向都是很好心的,緞雀樓私下救濟的窮人很多,這次義學的事,也是我們幫助的小乞丐開心的來告訴我們的呢。流瀲哥哥很佩服你們的手筆,才說想要也盡份心。”

看她說得焦急,臉蛋紅紅的,眼睛也水汪汪的看着我,我不由得好笑,幫你小情人辯解?

宇文流瀲驚奇的看了我一眼,居然會很好看的笑了,寵溺的揉了下雨時的頭髮,繼續解釋,還以爲他會變色來個面色不善呢。

“那邊的事情的確我們處理的時候考慮不周了,只與那裡的官府取得了聯繫,後來聽說那的百姓流離失所,我們也派人去招過長工,如今我們的茶場中好多的人都是曾經河邊的居民,可惜有很多百姓離開了,聽說是去了別的城,我們卻再尋不到消息。

平姑娘原來一直因此與我們緞雀樓有芥蒂嗎?”

我撇嘴笑笑,不再理他,其實我倒是也瞭解,要做大生意,肯定無意中,總會和底層的人民有利益衝突,他們也算做得不錯了,不過——他的錢我還是要狠賺的!

白楓很適時的插了進來與他聊天調節氣氛。

這邊幾個人氣氛古怪的等着,終於,彩色的煙花信號沖天,聲樂聲響起,周圍的樓船上,岸上的人們都歡呼起來,總算等到節目開始了。

先是花魁比賽,主持的是一個老頭和曾娘子。

“這位是城東——天鳳吟樂器坊的老闆。”宇文流瀲好心的解釋着,我們的船也換了個方向,靠近了湖心。

“今年的獎品可是大家想不到的驚喜!曾娘子,連我這個老頭都看得眼紅羨慕啊!”他的聲音明明不高,卻遠遠的都聽得清清楚楚,又是內功傳音。

曾娘子豪爽笑道:“今年參加比賽的姑娘也個比個的水靈又才藝佳絕啊!”

“好,那麼下面就請我們候選提名的二十位姑娘各展才藝,觀看的客人們也要記得爲我們的姑娘們散花啊,前三甲除了原備的千金爲獎,更有龍宮木子服飾美容提供的精品美容禮盒三套,還有花魁可得的一套精魄軟裙——天女散花!”

聽着四周轟然叫好聲,我滿意的笑着,看來我們的產品好像滿受歡迎呢!我不由開心想到,這一件精魄衣服其實最貴的全用珠玉裝點什麼的也不過幾百兩銀子就可以完成,可是就因爲裝了免費捕來的精魄,便幾千上萬的都有人要,呵呵~賺錢大好前途啊~~~

開心的舉杯將西瓜汁一飲而盡,剛好揚頭時,見宇文流瀲好笑的看着我。……真煩,對於我偶爾心情好時,放肆的吃相大家早都習慣了,他還覺得新鮮的很嗎?切!

側頭看着雨時吃的極爲秀氣,我招呼着把各樣點心都夾到她的碗裡笑道:“一定多吃點,不然好像我們招呼不周似的。”一面白了宇文流瀲一眼,自己都不知道招呼你這個害羞得可以的小情人,也不怕她餓死。

她害羞道謝,也難得伸手剝了荷葉,笑着幫大家分桂花鴨,清淡的肉香,滑嫩爽口~

宇文流瀲笑道:“雨時平日總是害羞,不大同人說話,想不到和平姑娘倒是投緣。”

又看向雨時笑道:“你整日說一個人無聊,我看不如有空就去她們那裡玩玩,這幾位可都是老闆娘,管理餐飲、服飾、美容品,估計你會很感興趣的。”

瞧瞧他說話那神態……跟看着自家女兒似的……

雨時興奮得兩眼晶亮,看着我們幾個笑得那叫一個開心……我鬱悶,就說不能讓她來,當下咳嗽一下,“那個,恩我們那裡人多雜亂,雨時妹妹一個人來恐怕……”

“我會派人保護她的。”宇文流瀲淡笑着接道,“小妹自小孤獨,難得和你們談得來,就拜託幾位了,讓她去幫忙打工幹活賣東西……都沒問題。”

我剛要繼續掐腰叫架,突然被芳兒拉了衣服,側頭看她無奈搖頭苦笑……也是,做得太過,反而更容易讓他們懷疑。

當下只得任着雨時姐姐長姐姐短的開心跟我嘀咕,又興奮着問這問那“聽流瀲哥哥說龍宮裡有好多可愛的小動物哦!”“還有可愛的木頭人是嗎。”“美麗的池塘啊!哇,還有螢火蟲一定很漂亮”……

她不是很靦腆嗎?!……我只能恩啊的答應……怎麼感覺在哄小孩子。

不過,等等,宇文流瀲說什麼來着?小妹?不是他小情人嗎?

我又好奇的看向他,他還是眼裡笑的很怪?我想想今天我也沒做什麼……吧,除了,不大歡迎他們。

啊!他該不會以爲我今天的反常是因爲吃醋吧……黑線。。。

------------------------------------------------

提前交文,晚上JM來,要慶祝偶能吃飯鳥,飯店的去,嘿嘿~~~~~~~

是否還有更新,請明日見分曉~~~

52.山腹密地19.報復79.【公告】54.御座火鳥6.神偷57.未央學堂21.可兒4.見衆62.狐妖尋子14.星源52.山腹密地11.革新73.水逝花落48.中秋月夜(下)45.再遇蛇妖25.汝瑤21.可兒5.伊豆56.機緣巧合67.東南災患84.暗夜波瀾74.卷末語85.石牢禁制7.盜藥58.魔鬼特訓(上)12.賜幸76.姐妹歸屬23.踏青14.星源28.合作31.舊事44.翡翠觀音58.魔鬼特訓(上)48.中秋月夜(下)62.狐妖尋子35.序曲1.序24.劍魂26.重生26.重生65.細思斟酌80.母女相見61.洪家兄弟66.險中訴情41.緞雀樓行2.醒來2.醒來48.中秋月夜(下)89.爭戰13.出府39.七夕邂逅43.龍宮開業85.石牢禁制82.風起雲涌55.潛引出水31.舊事39.七夕邂逅32.水鬼38.鬼屋幽魂24.劍魂55.潛引出水20.牽涉14.星源48.中秋月夜(下)63.決戰前夕52.山腹密地33.朋友19.報復32.水鬼34.決定19.報復31.舊事33.朋友1.序62.狐妖尋子74.卷末語81.籌建戲班18.天緞42.養顏秘方8.回門46.中秋月夜(上)44.翡翠觀音90.結束28.合作85.石牢禁制27.善鋼58.魔鬼特訓(上)32.水鬼79.【公告】46.中秋月夜(上)77.【番外】星源篇65.細思斟酌36.寒月山莊23.踏青57.未央學堂2.醒來11.革新1.序39.七夕邂逅28.合作
52.山腹密地19.報復79.【公告】54.御座火鳥6.神偷57.未央學堂21.可兒4.見衆62.狐妖尋子14.星源52.山腹密地11.革新73.水逝花落48.中秋月夜(下)45.再遇蛇妖25.汝瑤21.可兒5.伊豆56.機緣巧合67.東南災患84.暗夜波瀾74.卷末語85.石牢禁制7.盜藥58.魔鬼特訓(上)12.賜幸76.姐妹歸屬23.踏青14.星源28.合作31.舊事44.翡翠觀音58.魔鬼特訓(上)48.中秋月夜(下)62.狐妖尋子35.序曲1.序24.劍魂26.重生26.重生65.細思斟酌80.母女相見61.洪家兄弟66.險中訴情41.緞雀樓行2.醒來2.醒來48.中秋月夜(下)89.爭戰13.出府39.七夕邂逅43.龍宮開業85.石牢禁制82.風起雲涌55.潛引出水31.舊事39.七夕邂逅32.水鬼38.鬼屋幽魂24.劍魂55.潛引出水20.牽涉14.星源48.中秋月夜(下)63.決戰前夕52.山腹密地33.朋友19.報復32.水鬼34.決定19.報復31.舊事33.朋友1.序62.狐妖尋子74.卷末語81.籌建戲班18.天緞42.養顏秘方8.回門46.中秋月夜(上)44.翡翠觀音90.結束28.合作85.石牢禁制27.善鋼58.魔鬼特訓(上)32.水鬼79.【公告】46.中秋月夜(上)77.【番外】星源篇65.細思斟酌36.寒月山莊23.踏青57.未央學堂2.醒來11.革新1.序39.七夕邂逅28.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