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機緣巧合

黃昏的屋子裡,掌了暖暖燈火,星源在外間略帶疲態而立,暗藍色的武衣上,有深褐色凝血乾涸的痕跡,聽了響動回首,眼中層疊的如陰雲般的憂思,剎時開朗漸變淺淡,微微勾脣,舒展了疲憊的笑容,眼中光彩卻是陽光般的明亮,人也放鬆了下來,退了幾步,坐下。

“平安,你回來了!”一直急得來回踱步的小魏衝了過來,俊美的臉上,沒了往日嬉笑胡鬧的神色,焦急道:“快,快去瞧瞧,小溪說很危險,都怪我!要不是我大意了,沒發現那隻蜈蚣詐死就撲了過去要收精魄,芳兒也不會爲了救我被它垂死一擊給傷了,你快去看看!”

瞧着小魏滿臉不安的急迫,身上也是狼狽不堪,長衫上幾道破碎的劃痕,沾了很多血漬泥土……我一時竟然有些替芳兒高興,就不知他是因爲關心還是爲了愧疚。

輕輕掙了他緊攥我衣袖的手,取了兩顆紫妍丹,“你們兩個一人一顆,好好調養着,她死不了。”用夭夭的話說,單憑我的藥和靈力,只要是還有一口氣的人,我想讓他活,他就是想死都不行,所以我倒是還算鎮定。

白楓自去攔截了跟來的宇文,小蝶攬了雨時“裡面毒氣重,你身子弱,跟我外面等着。有平安在一定不會有事的。”她已經去瞧過了,也是略略皺眉,看來有點麻煩。

“放心,平安手裡有師門密藥,又是我們師孃親傳的醫術,一般的傷重病危她還是有辦法的。”白楓清淺一笑,安慰着滿面擔憂,咬脣靠在小蝶懷裡的雨時。

我暗歎,大家都是一遇事就慌亂了,也就他還記得替我隱瞞。

禮貌的向正靜靜站在一旁的宇文點點頭,算做告辭了,一會好走我就不送,就在他淡笑理解的目光注視下進了裡間屋子。

毒霧瘴氣。

黃色的煙雲、腥鹹的血腥味似有若無瀰漫於滿是藥香的房中,昏暗間,唯一的一點燭火也搖曳跳動着,似乎不堪忍受這裡的空氣渾濁。

香巧正在溫水中洗着滿是血的絹布,滿臉細汗,臉色蒼白得幾近沒了顏色,不時回頭瞧着牀中上的芳兒。

小溪站在牀前,身上冷涼的白光凝聚圍旋,手捏印訣,正爲芳兒止血療傷,已經有些微微發抖,那是靈氣枯竭的前兆。

我快行幾步,芳兒正臥趴在牀上,衣物都去了,下面單薄的岑被輕覆,露出白嫩細緻背上的長長一道血痕,雖然敷了藥,還在止血的穴位上插了玉蜂針,還是不停有暗紅色的血液細細留出。

汗溼的黑髮下,精緻的小臉,幾乎比雪白的錦緞牀鋪更蒼白,只有微微抖動的脆弱睫毛,鼻翼輕顫的細弱汗珠,讓人曉得她還在靜靜呼吸着。

白色牀鋪上的點點班駁血跡,猶如雪中寒梅樣刺目妖豔。

香巧喜悅的扶了停手錯了幾布虛弱晃開的小溪,滿眼堅信的看着我。

沒有說話,只是眼神一瞬的交流安慰,我忙上前查看。

無力緩慢的脈搏,還有毒,很強烈若不是小溪用靈力壓着恐怕很危險,最爲棘手的是,那隻蜈蚣精魄居然通過傷口潛附到了她的體內!

我忙塞了顆和寧到她口中,手裡毫不遲疑一手輸了靈氣給她,觸手,背上都是冰涼的冷汗。

說了個補血養氣化毒的方子,讓香巧馬上去煎藥,小溪安靜的在旁守護。

這是我遇到最難的一次救治,尤其她是我的好姐妹,絕對不能有半點差錯。拼了命的輸了靈力,很快就有點難以爲繼。

心念電閃,取了玉精出來,以往只吸收一點靈氣便足了,如今剛好,源源不絕的吸了靈氣入體內,轉換間又瞬即輸入她的體內,黑色的血汩汩留出,很快血液變得鮮紅,小溪默契的上前幫她擦拭,撒了止血藥,蓋了紗棉。

玉中的靈氣如海潮奔涌,瘋狂的闖入,在經脈間霸道而過,好在又疏導進了芳兒體內,我咬牙受着疼,一來定要及時保住芳兒的體內靈息,二來這樣對我也是個難逢的機遇,括寬經脈,增聚內息,無形中我的功力也有點不受控制的增長着。

已經不知過了多久……

我一直專心的閉目,一面運功自己在體內調節,一面繼續幫芳兒引導她體內的靈氣。手上感覺得到,她的體溫已經溫暖又炙熱起來,小溪輕喝一聲,我睜眼瞧去,卻是她擒住了從芳兒體內逃出的蜈蚣精魄。

芳兒舒服的□□一聲,痛苦擰起的眉也終於舒展開,平和的勻息睡去。

緩緩收功,香巧也早回來了,我毫不停歇,收了玉精,盤腿坐了牀邊,沉心神入內府調息,體內的靈氣如今已經快要氾濫……

什麼是因禍得福,什麼是無心插柳?!我收了功起身,差點忍不住狂笑!方纔我不但幫芳兒提升了幾成的功力,更是將自己的功力也猛的提升到了二層的瓶頸,本來這需要很久去感受領悟纔可能突破到第三層,可是,我畢竟是經歷過的,對此間的把握熟悉已極!

只消幾天,好好調節身體,修些靈訣,很平穩的就可以到三層境界了。

那將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該說是質的區別了,我抱了玉精親了一口,當真好寶貝!!!夭夭也飛了出來,笑道:“哈哈哈哈哈!!我果然是有眼光,雖然你笨了點,對我們刻薄了點,可是,還真是有好貨啊!居然這麼快靈力幾倍大增~~~啊我的春天終於到了!!!”

我一腳踢飛正得意狂笑的桃之夭夭,“變態!色情狂!你個大男人居然在這!”一面擋了牀上的芳兒,他無辜的看我:“她是公的母的雌的雄的關我什麼事?!”

我一聽也笑了,也是,居然跟一珠桃花計較這個……不過他到底還是男人的樣子~當下花瓣只好無奈的飛出屋子自尋樂趣去了。

“藥已經喂下了,她現在呼吸平穩應該沒事了吧?這次真是嚇死我了!”在牀邊照顧着芳兒的香巧笑道。

我看看她,也笑着點頭,放心好了。

“都是我不好,差點害了它們,本來以爲我的法術已經可以對付它了,而且那隻蜈蚣精總是害人,才特意鼓動要帶他們同去的,要不是星源的鷹靈和白楓的龍泉,可能大家都回不來了。”小溪也收功跺腳道。“要是芳兒真的出了事,我非慪死自己!”

我笑着看她,“別瞎說,芳兒不是好好的?”

“對了,芳兒這次不是想找蜈蚣精魄做鞭子的器魂嗎?不如我來幫她好了,剛好我手裡倒有個族裡的寶器--蛇舞鞭,只是一直沒有合適的器魂,我們都不想拿自己的族人精魄來用,剛好把那隻死蜈蚣用了,嘿嘿,它可是還附到芳兒體內過,這樣只要煉化了它曾經記憶,倒是可以成爲和主人心意相同的絕頂器魂呢!”

小溪突然極其興奮的說。

我更興奮!看妖精的手段,這可是學習運用靈氣的好機會!夭夭可是說過,妖精煉的器要比人類煉製的更具靈性,只是能掌握這種妖煉法的,一般都是那種有悠久傳承,龐大的種族。看來小溪她們族是規模不小啊!

不過她接下來的動作,卻讓我驚呆了,只見她不停的從袖子中掏出各樣物什,又放回去重新拿,衣服、吃的、玩物……種類齊全的很,嘴裡唸叨着“不是這個?恩,啊,又錯了……”

到了後來終於臉紅的看我我們一眼笑道:“東西太多了,我都沒整理的習慣……”然後不客氣的一個甩袖……滿屋金光閃閃各色小物品……埋到了小腿,我激動的顫抖心道:“異空間儲物!這個我們那個地方,也纔剛剛開發出來,還未正式投入使用,這,這個方便啊!偷東西豈不樂死?!”

小溪在裡面跳着翻找,終於臉上一喜,拎出了一條被埋沒底層毫不起眼的灰色鞭子……這樣虐待寶貝啊。

又是一招手,全部消失。

她才燦爛的一笑,揚了鞭子給我們看,還未說得出話,就被我抱住了:“嗚嗚小溪,我太激動了!!!你這手一定要教給我啊~~~我拜你爲師也甘願啊!!!”

小溪笑得彎了腰,拿指頭點了我道:“怎麼你這丫頭也有這麼一副傻樣的時候,這教你倒是無妨,只是好像人類很難掌握。”

隨後說了運用妖術和靈氣的法訣。我還沒動,粉色的花瓣已經激動的飛了進來,夭夭一現身,朝桌子上揮袖,上面的杯盞燈火一起消失……黑暗。

“哇哈哈,原來這麼簡單!!!我摸索了那麼久,都沒練成,居然是這麼回事……啊~!!!”

我怒着又是一腳,他慘叫着直接出了窗子,香巧一笑已經又取蠟點了燈,外面天色已經微亮,看來我們是折騰了一夜。

細心的體會,取了腰間袋子裡幾錠銀子,試驗幾次,終於感到一種奇妙微癢的感覺,手心一熱,銀子消失了!!!再反用,看着重新出現在桌子上的銀子,我撲上去抱了喜極而泣,太太太好用了~~~

小溪震驚的看着我,“真是不可思議!你,你居然可以掌握妖術!……雖然我一直覺得你身上的靈氣很特別,好像對我們都很有吸引力,是一種難以抗拒的親和感覺……”

眨眨眼,我也奇怪啊,可是以前也練玄玉訣,爲什麼就沒這麼好的效果,我可愛的小動物們怎麼都不找我呢?好像只有蚊子……非常喜歡我的血液,似乎覺得很美味吧。

不再說話,小溪開始認真的準備煉器,她說要在芳兒醒時給她一個驚喜。

白色的光芒包圍了柔軟的鞭子,又飛出幾顆寶石,見我瞧得認真,便解釋道:“這些都是靈性玉石,將它們化成絲,浸在鞭中,既可增強柔韌的程度,也可以增強聚集靈氣的功效。”

慢慢融化的玉石漸漸細長,在鞭子周圍纏繞,又被小溪控制着一根根融合進了鞭子當中,原本暗淡的灰色鞭子,漸漸也變得耀眼起來。

銀色的鞭身,上面纏繞着各色玉絲,美麗異常,終於到了小溪覺得滿意,才取出方纔收的蜈蚣精魄,推入鞭子,瞬間金黃色的光芒覆在其上,刺目的凜冽。

小溪咬牙將白色的靈氣輸出,緊緊包裹了,一直到金色漸變柔和,金色銀色的光華一同盤旋纏繞着蔓延開來,一直到那跳躍舞動的細長亮影,變得靜默,乖巧順從的停在空中。

她嬌喝一聲,將鞭子收了回去,虛弱得吞了顆隨身帶的靈藥,立即就要盤腿調息,我搶上前,給她幾顆紫妍丹,小溪一見即知不俗,欣喜道了聲:“映雪蘭,竟然是映雪蘭!”

接過吃下一顆,也不推辭,其他幾顆細細收好便閉目。

我正激動不已,我雖然現在還不能用這樣的方法,可是等到了第三層,靈氣是可以外放的,從前我最多用其幻形爲靈氣劍,可是現在相信到了第三層是我的靈氣內息必定是從前修煉時的幾倍,讓我想起了傳說中可以燃燒靈氣而得三味真火,也許也可以應用了呢!

那要是用來煉器……

我正激動的想着,香巧突然叫了聲,“芳兒,你醒了?!”

我忙到前去,芳兒正微微抖着睫毛,慢慢眯着睜了眼,似乎迷茫了半晌,終於眼中光亮漸清,微微一笑。

香巧挽了她的手,眼中淚花閃爍,“你真是,嚇死人了!”

芳兒道:“他們?”聲音低啞,我止了她:“先別問,好生養着,大家都好。”

香巧剛去倒了溫水來,扶她起身緩緩喝下。

我試了她的脈,已經無礙,只是身子虛的很,好好補養就成了。

香巧笑了:“芳兒睡這許久可不知,小魏在外面是一直急急等着,聽裡面的消息,凡是我要去取什麼東西,他連丫鬟都打發了,非要自己親去。嘻嘻,他倒是關心着急的緊!”

芳兒睫毛猛一擡起,隨後又垂下,沒有答話。

“你好像一直,有些對她冷淡淡的……”香巧疑惑的看她,“其實,他待你一直很好啊,總是會去陪你,還會送各種小玩意,還會鬥嘴吵架……”

“都是小孩子氣罷了。”芳兒低低道,似乎是在說給我們聽,又似自言自語。

我瞧着香巧有些失落的神色,想起白楓和她一直都忙各自的事,真是都很少在一起,約會浪漫什麼的,是不是要幫忙製造些機會呢?

突然想起來,取笑芳兒道:“你也就是個嘴硬心軟的,心裡喜歡得緊呢,要不怎麼自己性命都不顧的,去救他?”芳兒的手猛的一抖,“不是……”

“我,只是,因爲他是爲了幫我尋精魄……不能讓他因我而傷。我不想欠下什麼……”看她略顯痛苦的神色,我不由心裡一軟嘆道:“你總是想那麼多的,爲什麼不好好把握。”

看她這反應就是被我說中了,可是芳兒好像自己也是才意識到,一時竟然有些憔悴的茫然。

“喂,你們幾個大眼瞪小眼的是做什麼呢?”小溪打斷了我們這邊各懷心思的默然相望。

“芳兒快看,我給你練好了精魄鞭子哦!”一面獻寶似的將鞭子拿到芳兒眼前。芳兒極爲喜愛,笑笑:“好漂亮,真的謝謝你了!”

小溪擺擺手:“不要客氣了!居然這樣見外嗎?路上不是還一直叫我好姐姐嗎?嘿嘿,所以這次也不要怪我害你受傷啦~”小溪俏皮一笑,又道:“我也該回去了!好久沒見孩子們了,對了,學堂已經完工了,夫子都定了下來,宣傳的事小白和宇文公子早就做了很久了,我們什麼時候開學教書呢?”

小溪期盼的看向我。

“哦,好快啊,今天先休息一日,明天什麼日子?”

“恩,剛好是九月初。”

我忍不住笑了,九月一日?!國際開學日……簡直太巧了,那就明天好了!

嘿嘿,今天晚上,我可要去找那些個老學究們先通通氣,不然到時的開學典禮,可別把他們氣得翹了鬍子~

1.序5.伊豆44.翡翠觀音89.爭戰15.改變4.見衆10.姐妹76.姐妹歸屬28.合作78.皇城舊事10.姐妹57.未央學堂17.元宵37.後勤基地45.再遇蛇妖6.神偷72.神隱現世62.狐妖尋子82.風起雲涌40.39 下14.星源30.開張41.緞雀樓行14.星源37.後勤基地21.可兒23.踏青59.魔鬼訓練(下)75.辭別歸程3.平安31.舊事79.【公告】81.籌建戲班17.元宵1.序85.石牢禁制26.重生17.元宵58.魔鬼特訓(上)72.神隱現世73.水逝花落33.朋友79.【公告】58.魔鬼特訓(上)33.朋友70.公子到來41.緞雀樓行69.靈魔相鬥27.善鋼3.平安54.御座火鳥89.爭戰41.緞雀樓行33.朋友32.水鬼76.姐妹歸屬54.御座火鳥90.結束17.元宵16.武鬥43.龍宮開業43.龍宮開業20.牽涉16.武鬥44.翡翠觀音58.魔鬼特訓(上)13.出府63.決戰前夕31.舊事74.卷末語45.再遇蛇妖82.風起雲涌52.山腹密地34.決定1.序62.狐妖尋子15.改變12.賜幸79.【公告】26.重生62.狐妖尋子78.皇城舊事70.公子到來81.籌建戲班17.元宵85.石牢禁制60.英雄會始31.舊事62.狐妖尋子54.御座火鳥69.靈魔相鬥38.鬼屋幽魂48.中秋月夜(下)87.錯亂38.鬼屋幽魂77.【番外】星源篇38.鬼屋幽魂40.39 下74.卷末語
1.序5.伊豆44.翡翠觀音89.爭戰15.改變4.見衆10.姐妹76.姐妹歸屬28.合作78.皇城舊事10.姐妹57.未央學堂17.元宵37.後勤基地45.再遇蛇妖6.神偷72.神隱現世62.狐妖尋子82.風起雲涌40.39 下14.星源30.開張41.緞雀樓行14.星源37.後勤基地21.可兒23.踏青59.魔鬼訓練(下)75.辭別歸程3.平安31.舊事79.【公告】81.籌建戲班17.元宵1.序85.石牢禁制26.重生17.元宵58.魔鬼特訓(上)72.神隱現世73.水逝花落33.朋友79.【公告】58.魔鬼特訓(上)33.朋友70.公子到來41.緞雀樓行69.靈魔相鬥27.善鋼3.平安54.御座火鳥89.爭戰41.緞雀樓行33.朋友32.水鬼76.姐妹歸屬54.御座火鳥90.結束17.元宵16.武鬥43.龍宮開業43.龍宮開業20.牽涉16.武鬥44.翡翠觀音58.魔鬼特訓(上)13.出府63.決戰前夕31.舊事74.卷末語45.再遇蛇妖82.風起雲涌52.山腹密地34.決定1.序62.狐妖尋子15.改變12.賜幸79.【公告】26.重生62.狐妖尋子78.皇城舊事70.公子到來81.籌建戲班17.元宵85.石牢禁制60.英雄會始31.舊事62.狐妖尋子54.御座火鳥69.靈魔相鬥38.鬼屋幽魂48.中秋月夜(下)87.錯亂38.鬼屋幽魂77.【番外】星源篇38.鬼屋幽魂40.39 下74.卷末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