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決戰前夕

今天是比武大會的第五日,也是孩子們的最後一日課程,明後兩天他們放假,倒是還可以去瞧瞧比武大會的決戰。

我在學堂外的田邊涼棚裡坐了,葡萄藤,攀爬鋪滿了棚頂,今日宇文流瀲帶了孩子們在院子裡練武,我正研究作戰計劃中,怎麼送他香袋還呢……一研究就是一個下午啊……

傍晚時,孩子們放學了,不同往日的安靜有序,都笑鬧着衝出了院門,一隊隊在夫子們的帶領下離開。

仰頭打量去,總是可以很輕易的認出他,周圍是遠山秀木,背了夕陽,側臉上淡淡陰影,微呈暖色的一襲白色長衣,祥和寧靜。

待孩子們都走遠了,他回首轉身,巧然擡眼間,瞧見了正在石凳上坐了,悠閒晃着腿踢着裙襬的我。

“今天怎麼沒去看孩子們練武?”走到身邊問道。

“恩,看過了,他們該放假了,明天你要去參加比武了吧?”

輕輕一笑,算是是啦。

“起身吧,這石几晚上寒涼。”看着伸到眼前的手,想起了初次遇到時,也是一樣的場景,低低笑了聲,擡手覆上去,相交的手掌間,垂下的絡子流蘇,順滑如水。

撤手蹦了起來,揚頭笑道:“這裡面是我疊的幸運星,會到來好運的,若是比武贏了,記得算我一份功勞!”

他垂目瞧着留在掌心的香袋,揚脣溫柔一笑,輕如柳絮,和暖如風,“自然記得。”

擡眼時,眼眸中耀耀光華。

不敢再看那深沉得幾乎可以化鐵爲水的目光,點腳起身,後退着飄開,揚開飛紗遠離。“明天見~”

攤開手心的輕汗,在風中吹乾,御風的自在,心胸暢快,原來送人一份禮物和心情,也沒什麼難的,喜歡的東西就去追尋爭取,這幾天我是太不像自己了,猶豫退縮。

以後,還是要瀟灑從容,我要自己掌握主動。

~~~~~~~~~~~~~~~~~~~~~~~~~~~~~~~~~~~~~

英雄會第六日。

重回比武會場,氣憤明顯的嚴謹肅穆了很多。

還有兩日,今天是最後的篩選,明天是決戰。

上午,五十個比武的擂臺,各有一場兩人對決賽,從剩餘的百人中,選出五十人。

我們寒星門的三個公子,還算是一路順利,我們也毫不擔心,在高閣裡清茶點心,談天說笑。芳兒和小蝶陪着雨時玩着象棋,經常一個控制不好,滿桌棋子一起蹦達……

香巧偷偷撞了下我,伸手遙遙一指,我早看到了,宇文分到了比較偏遠的擂臺上,深沉的玄色武衣,站在對手面前,正等待着裁判發令。

回掐她一下,取了盒袖子裡的胭脂,伸指蘸了,在桌子上畫起了賭盤,招呼大家:“來來來,大家一起賭一下,每人說幾個選手,只要他們都勝出可進決賽,就算贏了,一賠十哦!”

雨時湊來瞧了瞧,摸摸袖子,苦臉道:“可是我沒有錢啊。”

芳兒笑着塞給她幾個銅板,我嘟嘴:“小氣!至少要上銀子吧!”

小蝶正按着一個活蹦亂跳的棋子,側頭看了眼道:“我們府上的幾個都要選的,還有個宇文公子和那位錦公子就好了~我贏定了。”

我微詫異,掃了眼,果然錦公子今天也下場了,洪公子正在高閣裡和隨行的人聊天,溫澤今天也來觀戰了,只是表現得和洪公子並不相熟,而且還跟那舒適的扮柔弱……也是,他是以無影的名義和洪公子相交的吧。

今天可以用各種靈力功法和精魄武器了,果然打起來熱鬧得很,五十個場一起開始,立即漫天彩光,我不由笑出聲來,跟電玩似的,刀痕劍影。

有的狂暴人士,一刀直接波及相鄰的幾個臺子,立即被幾波暗器回擊,混戰得好不熱鬧!

宇文很輕鬆的勝了對手。

星源如今果然幾天下來對敵經驗又豐富了不少,穩穩獲勝。

白楓連動手也是溫和有禮的樣子,只是招式着實厲害熟稔,順利的擊敗對手。

小魏在臺上活潑性格不改,總是惹得對手氣得內傷,卻還沾不上他,最後在表演夠了後,陰險的最後一擊了結了比賽。

錦公子的招,是殺招,若不是最後他轉了劍柄相擊,恐怕對手就沒命了。

居然還見了小遊兒,他果然進步不少,雖然沒了之前的戾氣和頹廢,卻是拼命三郎一個,帶着狠勁。

五十個臺子依次的收了場,我逐一評點着,倒也有趣了很多。

桃之夭夭低聲研究道:“看,那個,綠光的,是樺樹妖的木劍,恩,暗器寒忙,像是巨犀獸的角魄……喂,你們幾個,一會去圍劫那個油頭肥耳的,我看他就不爽!……啊,那個箭弩不錯,七□□十,這回該你們了,給我搶來,居然又着麼好的東西在人羣裡暗算比賽選手~!!”

我無語的聽着他繼續給我可愛純真的水妖寶寶們進行洗腦教育,更可怕的是,寶寶們都興奮的啾啾應着……毀了。

上午受傷的人還真不少,果然精魄武器殺傷力還是很大的,好在星源他們早早比完就退了去,沒有被最後的自殺性羣毆事件給捲進去……

我也留心觀察了,真正會運用靈力的人還是極少數,看來我們的優勢還是有的。

上午的比武早早結束,中午,衆人都好好調整了一番,便開始了下午最爲變態的——搶牌運動。

負責相關事務的武林人士和官兵門一同疏散了人羣,十分迅捷的拆了擂臺,並架起了很多的高木架還有爲了比武場一圈的十個高杆,上面個掛了一個紅花牌子。

下午主要是輕功比試。

五十個人共同入場,必須在窄窄的高木架上比鬥,落地者即輸。

大家可以自己選擇要奪取的掛在高杆上的牌子,最後,只有手指紅花牌的十個人,纔可以進入明天的決鬥比賽。

顯然,只是打得最精彩的一場。

普一開始,宇文便仗着輕功高出一籌,飛離了人羣,直取一個與我們較近的高杆。

不過很快另一個身法極快的年輕人也跟着他到了一處。真是有病,我不禁搖頭,憑他們的輕功,完全可以輕鬆到達,分別取個牌子取得決賽資格,他幹嗎非要搶!就不怕兩敗俱傷!

銀劍寒影飛閃,他倒是聰明,還未接近就抽劍攻擊了,宇文流瀲只的回身,綠芒點點,是幾隻雀羽箭出手,迫他自救。

可是,才退開一點,不待宇文飛到杆上取牌子,他有上長長的劍氣滑過。

看來他也會用內力激發劍中精魄的靈力,這次宇文也不敢大意,控裡靈力導引雀羽箭,纏鬥。

那邊密集的人羣也散開了,分別尋向了自己要爭的高杆。

星源真是……和另外七八個人混在一處,看來都是些實力一般的人……他真是穩到家了。

就這樣,還隱藏着實力,只是隨便的防守遊走,也不去取牌子,只是同大家一起,將每個要衝上去的人先合力擊敗。真會省力氣。

白楓那組圍杆而戰的還有五人,他好心情的陪着找他的人過幾招,便巧妙的將其引給別人,自己一點點向木杆靠近。

小魏身形靈活的很快近了高杆,急着上去取牌子,可惜在大家的合力攔阻下,幾次失敗,最後還是決定先打再說。

錦公子用的霸刀,紅芒耀眼,輾轉揮出一片弧形紅影,周圍的人,居然連精魄武器也被盡斬而斷。大家也識趣的紛紛退遠,任他囂張的笑着奪了牌子。

小遊的狠勁……已經成功的將周圍幾個人都演變成了他的敵人,合力要解決了他,好在他那組倒是實力只一兩個頂尖的,他又昭了水鬼來幫忙,倒是勝算很大,只可惜,這麼早就動用水鬼,恐怕決賽會比較艱難。

像宇文、星源他們都沒有召喚靈獸,那就意味着保留實力,只有在必要時纔會動用。

另外四組,也激烈競爭着。

宇文還在那和那個藍衣的人打得火熱,顯然,雖然這隻他們兩個人,卻還是沒有旁人湊來。

突然那人退開一段距離,雙手持劍高舉,冰藍色的光芒抖然迸發出來,周遭的人都驚呼:“是天一門的絕招啊,快天一劍,他居然練成了!已經十幾年未現江湖了!”

我略略擔心的看着冰藍色的光芒如水吞沒了他們,卻是無聲的寂靜。直到蘭色漸淡,退去後,現出對峙而立的兩人,藍衣的男子微微晃了下身形,沒有止住的溢出一口鮮血,染紅了蒼白的臉,收劍抱拳後轉身離開。

宇文自若的輕躍幾下,飛身到了高杆頂,摘了牌子。周圍觀看的人們都轟然叫好。

我知道,他是勝在靈力,那江湖中的劍法招式再精妙,遇到了靈力高強的人,也是傷不得其分毫。四方霸主這幾百年統治着江湖,就是因爲他們都擁有着自己的一系靈力傳承,所以是無人可以動得了的。

如今沙城寨敗落也是毀在了靈力更加厲害陰狠的□□手中。

很快的,幾組都見了分曉。

星源的策略是正確的,果然,到了後來只剩兩個人時,他毫不猶豫的幾招就逼得他們到了地上,輕鬆奪了牌子……沒半點風險。

白楓早在大家爭得昏天黑地時,捷足先登,那些人發現是已晚,只能咬牙痛罵。

小魏還算好,和小遊兩個有得一拼,都是放倒了所有人後,纔拿了牌子,屬於苦戰所得。

最後,勝出的除了他們幾個,還有四人,一個是微一門的高手,暗器了得;一個是容陽世家的家傳弟子,一手鞭子使得靈巧,這幾天芳兒來湊熱鬧,倒是多半爲了偷學他使鞭子的手法;剩下兩位,一位來自天下第一派飄香的美麗女子,一笑傾城,我估計跟她過招的人放水居多,巧的是她剛好用的飛針,正中香巧的下懷……還有一個是位冰美人,居然是北方汲昌堡的大小姐。

看到她纔想起神出鬼沒的爾雅,每次都是轟轟烈烈的出場攪和一回,然後受傷療養,然後再出來搗蛋……天知道下次出來是在什麼時候,是在哪裡。

比賽全部結束時,勝出的十位要到正中貴賓高閣中間集合,這次由他們自己抽籤,決定明天上午雙人對決賽的對手。

我瞧着最爲顯眼的那個高臺上,這幾日裡面的武林七老和良侯都沒有露面,只是在垂簾後觀看,如今也現身出來。

一隊綵衣丫鬟,嫋娜的從高臺木階上走下來,最前面的一個領頭丫頭,手中托盤裡,放的是個竹筒,裡面是十根長籤。

按照方纔取了牌子的順序,大家逐一抽選。

知道最後聽了良侯宣佈了明天的比賽順序,我不由暗歎口氣,有些不妙。

一組:小魏―――錦公子(小魏死定了。。。)

二組:白楓―――柔弱美人(他那麼紳士……毀了)

三組:宇文―――微一門的那個暗器高手(這倒熱鬧了~)

四組:星源―――鞭子男(呵呵,倒是不怕他的靈活鞭法,只是據我觀察,那個男的詭計多端,滿陰險。)

五組:小遊―――冰美人(得,都不是憐香惜玉的主)

正咬着袖子琢磨着稍微有些不利,瞧到了宇文流瀲瞟來的目光,這樣華服桂冠,風采逼人的他,當真如同發光體一樣,在人羣中,總是難免不成爲焦點。

如今這樣風輕雲淡,灑然一笑,倒是迷到了多少圍看的女子,感到他目光中那與我共同分享的淺淺歡娛,我不禁有種自豪的感覺,這樣的人,卻只對着我溫柔的凝望而笑,不知是多少人的夢想。

旁邊雨時正開心的叫好。

我也儘量從容自若的嬉笑着叫好拍手鼓勵,他眼中的溫柔更加深沉。

忽有所感,轉了目光看去,是星源,正擡頭也看着高閣上,幽黑的眸子,漆如夜,深如潭。當下也輕搖了絲扇,另一手比了我們的專用手勢,大大的V,他瞧見後靜靜一笑,像是得了獎賞的小孩子,純淨之氣,將原本掩飾在臉上的冷肅之氣,盡皆渲染成柔和的色彩。

藍色的碎髮微微拂過臉側,黑色的衣物在風中舒緩的綻放開。我心裡何止是欣喜,還很有成就感,他好歹也算我半個徒弟,嘿嘿,名師出高徒,果然不假~~~

小魏正興奮的在他和白楓之間穿踱鬧騰着,不時跟我們上面揮揮手。

側頭看芳兒微微垂目,香巧還是忍不住,幾次看了眼靜立含笑的白楓,眼裡情緒百轉……放棄一個人哪那麼容易,天知道後面什麼結果。

晚上回了龍宮,大家難得湊齊了用了一餐,往日不是我們這邊幾個忙着照理生意,就是他們幾個早沒了影去練功切磋。

也是真正的決賽前,反倒異常平靜不急不緩。

好在一起吃飯的靈獸妖精的可愛像,活躍了不少氣氛,最近一直忙,都很久沒這麼溫馨輕鬆了。

飯後我也簡單和他們聊了會,說了些觀戰的心得意見,便自己回屋餵養我的靈獸妖精去了……我攢了幾天的靈力,他們是搜刮得一點也不剩!

晚上跟七夫人通報了比賽情況,她聽得兩眼發光,恨不得能來親眼瞧瞧,而且也很想我了,家裡雖然一切都好,終究我離開也兩個多月了,看來是該準備回去了。

披了長長的綢緞長衣,罩裡裡面柔軟的睡裙,爬到窗邊晾頭髮,正想着要不要讓旁邊正打嗝噴火的瑪瑙(今晚靈氣吸多了……)給我加溫烘乾頭髮~~~想想還是算了,別的都着了,其實我倒也可以自己運功,可總是覺得自然乾的好,不傷頭髮~~美麗第一!

突然想起了豆豆還沒回來,小傢伙每天都是第一個爬上牀的,因爲怕我揪它出來洗澡,還每次都把腦袋和身子都埋在被裡,只留個屁股和小尾巴在外面……

今天牀上還空着。

敲了下瑪瑙的腦袋,它平日總和伊豆混一起,找它也容易。

美麗的小鳥,帶着一溜火星,飛到了夜空中,如煙火似星芒。

我突然也玩興大發,跟着順窗子躍出,花間樹上,屋角房檐,和瑪瑙兩個在夜風中追逐玩鬧。到了前院,瑪瑙一個俯衝,我才發現,院角的樹下,星源正靠樹坐着,借了旁邊高挑的燈杆上那盞燈火,手裡正雕刻着塊小木頭。

不過看他安靜詳和的側面,專注的臉,伸展了修長的身子,黑色的衣與發一同散開在夜幕中,連樹與草,在微光下也是墨綠色的,只有手中的刀子,淡紫色的光華,盈盈流轉,運走如飛,他倒滿熟練,不過……也是精魄武器比較囂張,

別說木頭,就是切石頭也麻利啊。

伊豆正爬在星源身邊的草地上,兩隻前爪還搭在他的腿上,歪着小腦袋瞧他手裡木屑紛紛。

這倒奇了,往日伊豆根本就是拋棄了星源,整日不是領着靈獸們搗亂或護院,就是晚上和我斯磨撒嬌。今天倒乖乖陪他來了。

當下也從旁邊的樹上輕躍下來,邊提了裙襬蹭過去,邊彎腰瞧着,“作什麼呢?這麼晚了還不睡?”

星源倒是很專注,之前都沒感覺到我和瑪瑙到了,微一驚訝,手忙腳亂的將東西往袖子裡塞……警覺性低啊~看來是不是又得訓練啦。

“嘻嘻,作的什麼,都不能看?”我危險的眯眼一笑,他低頭老實的站了起來,卻不答。

這倒是……詭異啊,星源不是一向最聽話嗎?

“恩,刀子不錯啊,這是什麼精魄?”我伸手指指他手裡握着的一指長的小刀。

星源眼中光彩盈溢,顯然喜歡非常道:“是水妖寶寶們在山上時逮到的毒蠍精魄,剛好,這把小刀是自小我就帶在身上的,就用它做了器魂,還是夭夭幫我練制的。”

我接了小刀,原本就成色不錯……只是練制精魄時有些地方不大好……夭夭……我就知道他沒那麼熱心,看來真是拿這個練手來着,不過好歹也是高等妖怪,到底做出的也不是凡品。

“哦”,我伸手遞給他,順手趁他接到時,發出靈氣控制着到他袖子裡一勾,帶出方纔的小木塊,嘿嘿,小樣的,藏我也看得到。“哎呀,掉出來了!”

裝做順手撈到的樣子,帶到眼前一看……什麼,還沒雕刻好,不過,看的出,是個小木人……還是個女的,腳下已成型的裙襬該是錯不了。

星源那邊臉上開始冒煙,我暗自琢磨,他倒是什麼時候也有這份心思了,難得啊!

當下不懷好意笑道:“這是誰啊?!嘿嘿,我還不知道你還有這手藝。”

“是,是……”他吱唔了半天沒說出來。

我翻了個白眼,“總不能是你懷母之做吧。”點頭,狂點頭……

拜託……

當下拍了下他的肩,“放心,我在精神上絕對支持你!看來帶你來南方果然對了,居然真的開竅了啊~嘿嘿,屋子裡美玉寶貝什麼的隨便選,定情信物總不能太寒酸了……”

一時積極得熱血沸騰的要幫他出謀劃策,只說的星源的臉都能烤土豆了。

這倒好了,不用我擔心他了,不過,從前在府中真是什麼都簡單,出來,真的大家都不同了……

最後,終於在又一氣壞笑後,結束了調笑……我惡劣啊。“快點休息吧,明天就要決賽了,養精蓄銳啊!?”

說罷,拍拍手又攤開,豆豆熟練的一跳而上,蹭到了我懷裡,舒服的嗚咽着。

擡頭卻見他,黑色的眼眸中,也如同夜空一樣的星辰搖曳,動了動嘴角,欲言又止。

皺皺眉想想問道:“你不是……緊張吧,失眠?”

他眨了下眼,靜默半晌,沒精神的點點頭。

我嘿嘿笑道:“這沒什麼好難爲情的,是爲明天的比賽擔心吧,早說了,全力發揮就好,再說,不要看那麼重,雖然得獎有了寶貝是不錯,不過最重要的還是這樣和高手過招的機會,知道了自己的水平和欠缺就好!~”

“對了,夭夭找點牛奶蜂蜜去。”桃之夭夭如今是吃飽了靈氣心情好,立馬出工。然後不用我教,他又自行熟練的指揮着瑪瑙噴火加熱,嘿嘿,濃濃的加了蜂蜜的熱牛奶,交給了星源,“喏~回去喝了這個,好好睡覺。”

哎,越來越像保姆了,我真是有天份啊~

16.武鬥33.朋友34.決定85.石牢禁制38.鬼屋幽魂40.39 下43.龍宮開業63.決戰前夕81.籌建戲班6.神偷89.爭戰40.39 下2.醒來11.革新55.潛引出水86.死劫18.天緞45.再遇蛇妖11.革新67.東南災患75.辭別歸程10.姐妹63.決戰前夕37.後勤基地47.中秋月夜(中)61.洪家兄弟55.潛引出水86.死劫82.風起雲涌25.汝瑤39.七夕邂逅17.元宵46.中秋月夜(上)39.七夕邂逅84.暗夜波瀾35.序曲64.賽場爭鋒1.序89.爭戰56.機緣巧合47.中秋月夜(中)35.序曲72.神隱現世45.再遇蛇妖44.翡翠觀音12.賜幸43.龍宮開業27.善鋼18.天緞78.皇城舊事65.細思斟酌67.東南災患11.革新65.細思斟酌25.汝瑤1.序77.【番外】星源篇38.鬼屋幽魂87.錯亂58.魔鬼特訓(上)56.機緣巧合33.朋友71.龍脈密地59.魔鬼訓練(下)22.祈天42.養顏秘方34.決定28.合作4.見衆3.平安57.未央學堂64.賽場爭鋒40.39 下1.序54.御座火鳥75.辭別歸程45.再遇蛇妖46.中秋月夜(上)72.神隱現世32.水鬼45.再遇蛇妖47.中秋月夜(中)44.翡翠觀音64.賽場爭鋒65.細思斟酌3.平安24.劍魂57.未央學堂73.水逝花落31.舊事30.開張28.合作8.回門58.魔鬼特訓(上)10.姐妹89.爭戰52.山腹密地24.劍魂31.舊事
16.武鬥33.朋友34.決定85.石牢禁制38.鬼屋幽魂40.39 下43.龍宮開業63.決戰前夕81.籌建戲班6.神偷89.爭戰40.39 下2.醒來11.革新55.潛引出水86.死劫18.天緞45.再遇蛇妖11.革新67.東南災患75.辭別歸程10.姐妹63.決戰前夕37.後勤基地47.中秋月夜(中)61.洪家兄弟55.潛引出水86.死劫82.風起雲涌25.汝瑤39.七夕邂逅17.元宵46.中秋月夜(上)39.七夕邂逅84.暗夜波瀾35.序曲64.賽場爭鋒1.序89.爭戰56.機緣巧合47.中秋月夜(中)35.序曲72.神隱現世45.再遇蛇妖44.翡翠觀音12.賜幸43.龍宮開業27.善鋼18.天緞78.皇城舊事65.細思斟酌67.東南災患11.革新65.細思斟酌25.汝瑤1.序77.【番外】星源篇38.鬼屋幽魂87.錯亂58.魔鬼特訓(上)56.機緣巧合33.朋友71.龍脈密地59.魔鬼訓練(下)22.祈天42.養顏秘方34.決定28.合作4.見衆3.平安57.未央學堂64.賽場爭鋒40.39 下1.序54.御座火鳥75.辭別歸程45.再遇蛇妖46.中秋月夜(上)72.神隱現世32.水鬼45.再遇蛇妖47.中秋月夜(中)44.翡翠觀音64.賽場爭鋒65.細思斟酌3.平安24.劍魂57.未央學堂73.水逝花落31.舊事30.開張28.合作8.回門58.魔鬼特訓(上)10.姐妹89.爭戰52.山腹密地24.劍魂31.舊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