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細思斟酌

“我看你的流瀲哥哥不是很高興嗎, 那麼個有錢又漂亮的大美人。”我儘量口氣平淡的笑着說道。小蝶瞧見落了的棋子,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雨時急得臉都紅了,“纔不是呢, 流瀲哥哥纔不會喜歡她。”

看她急成這樣, 我反而笑了起來, 好像兄妹感情好的, 妹妹都不願意接受嫂子, 當下也不理她繼續生她的悶氣,掀簾出去,自己提了裙子踩了臺階, 尋我的棋子去。

很快,就發現臺階盡頭處的草地上, 小棋子正胡亂蹦着。

當下便拽了長裙襬磨蹭着下去……都怪她們幾個, 說什麼這樣的場合必須穿什麼宮裝——所以前幾天我才懶得來。

一片陰影攏過了棋子, 黑色的衣襬鋪撒在草地上,彎下身, 長髮一縷縷垂下,伸手捉了棋子,擡頭時,在陽光下的臉龐也攏了淡淡的柔和光芒。

我立時眉開眼笑:“好在你回來的快,這該死的衣服穿着麻煩死了!”順腳踢一下礙事的長擺。

星源靜靜笑了下, 也踩上了木梯, 到了我身前, 才輕輕攤開掌心, 我忙雙手罩了上去, 狠狠捏回了不安份的小棋子,邪惡的笑着, “你倒是挺歡暢嘛!所有的棋子都這樣,我們還玩什麼全自動象棋?!不滿意舒坦的當棋子,好啊,回頭把你也融到武器了賣人算了!”

棋子委屈的抖了下,還算識相的安靜下來。很多的精魄也是喜歡太平安逸啊!這是我們玩久了,和他們稍微熟悉後,才瞭解的。

星源抿嘴笑了起來,也是好笑的看着那個居然能懂我的話的棋子,要知道,當初我挑棋子的精魄時,可是特意將有靈性的都揀出來做首選啊!

正合了掌,突然發現黑色的緞帶飄落,隨手帶到眼前,汗,擡頭看看星源,也是驚訝中。原來方纔和刺蝟爭鬥時,那鋼刺劃過,早斷了髮帶,只剩幾絲相連,如今總算是撐不住,徹底裂開了,看他的長髮也都鋪散了下來,我忍不住壞笑:“嘿嘿,星源,你這樣還挺嫵媚的……哈哈~”忍不住了實在是!抱了扶手笑得渾身發抖,以前真沒發覺!

平日他總是一板一眼的將頭髮都在後面挽了土土的髮髻,從沒想過,披肩發不僅美女留來好看,美男也是別有風情啊!

星源被我笑的又是滿臉通紅,無措的睜了大眼睛無辜的盯着我。終於我好容易直了腰,止住笑,是有點太不厚道了……

招手讓他轉過身去,這半根髮帶倒也能用,對付到回家沒問題吧。

他微微怔了下,還是習慣性的聽話,側了大半個身子。看他後面黑亮披散的長髮……還是奇怪啊,雖然早適應了這是古代,可還是頭回這麼瞧瞧男人的長髮,倒也沒什麼特別,捏捏厚厚的,比我的髮絲硬些而已。

隨手攏了長髮,在下面用束帶幫他繫好,這樣感覺多好,很有曾經在電視裡見到的古代大俠感覺!尤其藍色的碎髮如今剛好垂到了肩上,小風一吹多瀟灑,我嘖嘖的研究着,霸道說:“我是你們的形象顧問,我說的算,以後就這個髮型了,多帥氣啊!嘿嘿,你一定會更受歡迎的!!!”

星源側頭回視,眼中深深靜靜的黑潭,漣漪波光一片,迷人的緊哪,嘻嘻,我拍拍手,OK,好了,順便咬脣笑了對他道:“對自己人就不用這麼擺POSE了,在外人面前多注意保持這樣的形象就好啦!”

容我再自我陶醉一小下,我一手□□的成果啊~~~多好的潛力股呀!!!我真是天才~

正轉了身要回我們的高閣,才意識到氣氛不對,斜眼看了眼周圍似有若無的關注,尤其很多愛慕追尋着星源看回來的目光,如今正嫉恨的釘在我身上,淡然一笑,懶得理睬。也許我覺得沒什麼的舉動,在她們看來,是有點過分親密了。

心裡一動,瞟到了宇文那,剛好,他也在談話間瞥來一眼,神色微微複雜,我略略揚眉挑釁的笑了下,甩袖進了簾帳內,星源也跟着進來。

宇文……

雖然知道自己有點幼稚,可是,只要想到自己好像真的有些心動,喜歡他,就會害怕,怕我陷得太深,因爲,我還從來沒有像最近一樣行事慌亂過!這樣沒有把握,不安的感覺很難受。

他待我好時,我會忍不住甜蜜的傻笑,不見他時,也懂了想念,尤其,想到和他之間,太過陌生,沒有過多少了解時,纔會有點警覺。

更在如今,才突然清醒的想到,他雖然一開始是很關注我,待我也與旁人不同,可是,終究,我並不知道他對我的感情到底怎樣。若是真就這樣下去,我害怕,會受傷,幸福與痛苦的落差太大……所以,在由不得自己不想他的時候,只能竭力放慢自己陷進感情的速度……

坐好後安靜的啜着清茶,心裡暗自思量,當然也不忘聽他們聊天。雨時也回了宇文家的高閣,估計是恭喜她的流瀲哥哥去了。

“什麼?!獎品是寶圖?!”剛趕回的小魏驚喜道。

小蝶笑道:“別高興太早了,不是說,得勝的人,平分嘛,不完整的有什麼用。”

白楓思索下同意道:“在這裡作獎品的寶圖自然不俗,先不說去了那裡定然兇險,留着手裡旁人會覬覦……單是,將它分了幾份,又不同人保管,恐怕湊齊很難。”

芳兒思索道:“如今不過三人而已……”

“能聯合起來更好,也許尋寶把握會大些,只怕各方各有自己的勢力,不易輕信彼此交出,甚至,可能都想得了其他兩人的圖,獨自吞併。”白楓垂目輕聲道。

香巧猶豫下問:“宇文公子和我們一向熟識,應該和我們一樣沒這樣的心思吧,談合作應該不難。”

白楓淡淡一笑。

我們沒這心思?沒準最感興趣和有把握的就是——白楓,我們幾個加上靈獸精怪聯手,還有偷不到的東西?!我也回了他個眼神,安啦,我支持。

宇文也別怪我,你,我也照偷不誤,咱們公私單算……

細想,也許香巧有了退卻的念頭也對,白楓這傢伙可不是外表看來那麼純良,整頓白府,雖然不知他用了什麼手段,可是單看下人的忠心便知還是有點要手段的。更別提不動聲色得殺人滅口毀滅證據什麼的都做得雲淡風輕。

在龍宮,說是我出主意,其實,真正的大事全是他來辦。雖然我們是好朋友,往日輕鬆相處,胡鬧慣了,可也不能忘記,他平日大多的時間是在處理各項生意,而且,幾乎沒出過什麼差錯,老練的很,尤其所有的人都是他來結交,三家說是利益均分,從未差過。

可是,明顯,白楓對龍宮所有事項的控制比我們多得多……

如果他日後在龍宮壯大後,想佔有整個龍宮,也非難事。

至少我感覺,他是個有野心的人,雖然平日不顯山露水。

不過,那些,我都不關心,芳兒賺錢爲了培養勢力報仇,她早就聯繫了從前方家的隱藏勢力,秘密訓練很久,琉璃廠地下的武器工廠,我想可能纔是方家曾經真正的利害所在。當然這些我雖無意間知道了,只作不知,隨她去。

至於我賺錢,一半爲了姐姐,一半爲了玩,關鍵是賺,而不是錢……

緊了緊手中的棋子,笑了下,丟在棋盤上,我與這個不同,吳老爺節哀……

我們這邊各懷心事的想着後面的安排,外面突然騷動起來,我探頭外瞧,難免臉色一變,死人……還是好幾個,突然毫無徵兆的被人從高空扔了下來。落在場中,血肉模糊。

“老三,老五,老六!!!”高臺上突然一聲淒厲的慘叫響起,緊接着,武林七老剩下的四位都瘋狂的跳下來,奔到屍體旁,哀痛萬分的怒吼着。

厲害……我瞧了滿地死了的侍衛,和那三個方纔負責去後面嚴密監守的密室裡取寶圖的三位武林中赫赫有名的老人,居然死得這麼輕易?!什麼人這麼大膽?!當着這麼多武林人士的面公然強搶獎品寶圖。

好囂張。不過,那些個人也真是不濟,唉,面對靈力,普通的武功,真的只是白給啊。

“□□,是□□!”人羣暴動起來,人們紛紛指了天上。

我眯眼看着遠處飛來的一羣人,黑色的蝙蝠一樣的翅膀,暗紅色的衣物上,黑色的詭異花紋,每個都是面無表情,居然大方的就落在了賽場中間。

四周靈氣波動,黑色的煙霧繚繞在人羣中,熟悉的,是水鬼,方纔的屍體是它們扔的吧。

周圍的人紛紛拔刀抽劍的圍了過去,黑衣人散開,正中的,該是爲首的兩人,女人妖嬈絕美,妖冶的長髮如蛇樣無風而自舞於周身,黑色的巨大羽翼半攏,真是美得蠱惑異常。

另一個……爾雅,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他每次出場果然都是我意想不到的時候。

看他隨意的抱了個黑色的盒子,叫囂道:

“喂,那個什麼良侯,借點血來用用,哼哼,要不是我方纔檢查了一番,差點就這麼走了,該死的什麼盫氖密箱,居然是要用王族的血咒封的,真奸詐。”

他依舊是脫線的緊啊,悠然愜意的彷彿只是逛着菜園子,在和菜農殺價。

我略微頭痛的扶了下腦袋,瞧着出來站在高臺上的良侯,氣勢凜冽,冷眼看着他們,威嚴的說道:“好大膽狂妄的□□妖孽,居然敢在英雄會的會場放肆,光天化日下,搶奪了龍穴寶圖,還殺害武林七聖中的三老,你們以爲在天下英雄面前,你們還能囂張逞能嗎?!”

衆人是不尋常的喧鬧,驚叫聲此起彼伏“龍穴寶圖?!”

爾雅邪邪的笑着,渾不介意越加靠近的衆人,“這羣廢物能怎樣?成得了什麼氣候?”只見守在他身周的二十幾個魔教的護衛,突然手中都是黑色的光芒大盛,虛幻的陣法在空中迅疾集結,淒厲的慘叫聲中,濃煙滾滾的是幾十個水鬼,呲牙咧嘴的恐怖模樣,腐臭,惡毒,居然比我從前遇到的更爲可怖。

周圍人都和我一般的震驚。

慘叫聲不停的從人羣中傳出,混帳,沒有靈力的人,沾了那個該死的水鬼,死路一條,不時有人倒地痛苦的掙扎抽搐。

“大家都散開!”良侯厲聲喝道。不用他說,如今已經沒人敢接近他們了。星源小魏兩個早氣憤的跳了下去,稀疏的,人羣中,各路高手也都趕了近前,當然也是相隔一定距離的對峙。幾乎曾經進了前五十的人,都到了吧,大家倒是很齊心。

我雖然曾經只是聽聞□□名聲不好,卻沒想到,他們居然敢這樣隨意出手殺人,尤其爾雅那個傢伙!

輸了靈氣,喚出了水妖們,如今它們已經功力進了一層,雖然這次的水鬼數量衆多,而且比較厲害,可是,它們就是收不了也該能牽制。

“記得最好奪了那些教衆身上,控制水鬼的器。”

“是你們!”小遊不顧身上的傷衝了出來,“吞了沙城寨,居然如今還控制水鬼來四處傷人,我今天決不放過你們。”

爾雅似乎突然有些欣喜他的到來,讓下人放他進了防護圈,對他的攻擊從容躲着,臉上輕鬆悠然,笑得美豔邪魅,真不知道他在這秀什麼。

“侯爺!”臺上的慘叫吸引了原本緊張注視場中的兩人的視線,只來得及瞧一直未出手的爾雅突然將小遊踢了出去,便驚心的發現,高臺上,良侯的身後一個高大的黑衣人,正用一把森寒的匕首,架在良侯的脖子上。”

爾雅嘀咕着不滿道“真是慢死了,害我折騰這麼久你才搞定。”突然急速閃身躲開,他身後的教衆卻未倖免的被劍氣攔腰斬斷。

衆人驚呼,是是錦公子一改往日流氣的神色,冷冷瞧着他們道:“真是好大的膽子啊,潛影的叛徒們。”卻也不敢再出手。

連臺上一直安然坐着的洪公子也站了起身,凝目看着眼前的局面。

我終於也坐不住了,正猶豫着要不要親自動手,如今,我的功力倒是該勝過爾雅了,對付他手下的人,倒也不難,可是那個良侯,怎麼救。

爾雅好奇的瞧着錦公子,皺眉思索。

他旁邊的美女突然嬌笑起來:“咯咯,我們一向跟的只有一個主子,從前是,現在也是,你們算什麼東西?知道什麼?”懶得聽他們廢話,繼續關注良侯。

奇怪的是,那個黑衣人只是用另一隻匕首劃了良侯的手臂,隨手一個竹筒接了血,在衆人緊張的注視下,終於,看到那殷紅的血液灌滿溢出。

黑衣人迅速的推了良侯,向後飛走,圍着爾雅的人,都不再客氣,紛紛用了最厲害的招式出擊。黑色的水鬼,猛的旋轉成水障,靈氣的攻擊,渙散成絢麗的各色煙花。

爾雅伸手黑色的氣流從水障中吸入掌心,嘴裡繼續嘮叨着:“姓軒轅的那個,留着你們還有用,今天就只借些血來,日後,咱們會有一天總算帳的!咦?!什麼?”

藍色的光絲,淡的幾乎讓人會忽視,紛擾的纏了控制水鬼的衆人,方纔它們一直安靜,估計是正在探查器的位置。

藍色的光華閃現,純淨,聖潔,二十幾個人同時噴了口黑色的血,晃了幾步後退,水鬼們也突然安靜下來,都化成濃汁樣的原形,伏在地上。

周圍的人立馬衝了過去,放出劍氣。

水妖小老大的聲音得意的傳了出來:“還以爲有多難,居然這麼容易。”

我心裡不安忽起,忽然見爾雅身邊一直冷笑觀望的女人,從手心也發出了黑色的細絲,如凌亂的水藻,猛然膨脹開,糟了!想起方纔爾雅通過水障吸收那些攻擊的靈力,難道那個女人想要吸收小水妖們?!

更詭異的是,那黑絲似乎沒有止境,連人居然也包纏了起來幾個,慘叫聲比鬼嚎還難聽。

宇文和錦公子連忙揮劍動刀的斬了黑絲救人,可惜,斷了還有更多的補上。

星源小魏自然明白那些藍光和孩童尖叫是什麼,都臉色難看的拼命向中間衝,想救寶寶們。

也顧不得什麼掩飾實力,直接飛身下去。白楓從方纔起一直犀利的目光看着衆人,皺眉思索。如今也忍不住跟着。姐妹們。則是之前分了些藥給她們,去救人,水鬼的毒,黑絲吸靈……這些都太歹毒了。

童稚的驚叫聲響起,我試了手鐲召喚,卻喚不回它們,果然被纏住了。心裡抽痛,寶寶們……恩雖然從前也是做了不少壞事的水鬼,可是經過龍氣洗禮,重生爲淨化水妖,它們早忘了從前,一直乖巧可愛,真是讓我當成了自己的孩子來疼的!怎麼能忍心讓它們受傷害!

人在空中直接飛紗出手,蓄滿靈力的飛刀,我從來沒有這樣想滅了一個人!

五彩光華,靈聲大動,穿越層層黑絲,直接攻向那個討厭女人的掌心,手裡不停的,也彈了幾指靈氣,直衝她脈門。

“乖老婆!”喜悅的聲音差點沒讓我栽下去,我們現在是敵人好不好!!!白了眼混蛋爾雅,興奮的他一個疏忽,又被錦公子的大刀透進的劍氣劃傷了一下,果然沒長進。

黑絲盡散。

那個女人異常蒼白的臉,不可置信的望着剛落地的我。寶寶們立馬青煙幾縷,回了手鍊。老大驚魂普定的不忘報告一個寶寶們都回了。

我冷笑着看了眼那個女人不甘心的又凝聚了靈力,可是很快晃了身子,驚異滿臉,她的大穴被我封了,還運什麼靈力。

“少主,快走,水鬼已失我們恐怕已經不能脫身了,主上要的東西,您一定要送回!”我瞧看四周沒了水鬼,看來寶寶們還是沒忘走時也偷了水鬼的器啊。

外面那些抵抗衆人的□□衛士們,身上也早重傷,卻都死撐着依舊護在外面,他們的功力都很不俗,沒了水鬼,居然還能能用很強的靈力控制精魄武器,尤其是進退間,相互合作,居然是陣法!!!

□□,也太人才濟濟了點吧,什麼都有,最厲害,讓人顧忌的,還是那不時扔出的一些黑色玉符,居然會爆炸,波及很廣,近處炸得血肉橫飛的人也不是沒有……整個手榴彈。

外面的人,死傷慘重,卻是始終攻不到裡面,其實真正在大的也就幾十人高手,如今死了幾個,傷了大半還多,只勝了十幾個繼續硬碰而已。

我早撤身遠離,方纔情急,我已經表現得太多了。

遠看着星源他們努力對付那些教衆,顯然對他們的陣法,和那陣法集結起來形成的靈氣防護層很鬱悶。

宇文剛用劍氣,凌空擊落了一枚玉符,彩光四散,聲音卻是響烈的很。突然見他回頭看了眼,微一停頓,又躍開。收了劍,手中光華亮起。

我也跟着看了眼,除了高臺上鎮定觀看的良侯,都十分緊張害怕的高閣中的內眷們,還有比較另類的,就是洪公子,一直淡然看着,似乎良侯一安全,他便不再擔心,是十足把握知道結果,還是根本不在乎寶圖。

溫澤也一個樣子,繼續裝病看着。

心裡隱約的念頭閃過卻說不清。

爾雅冷冷看了那個如今臉色不佳,掙扎站立的美女同伴一眼,冷笑道:“我想怎樣,用不到你們來管。”

突然手裡幾十顆各色的彩蛋迅捷的扔向四周,麻辣,暈醉,催淚……他新研製的吧,好多品種。衆人都被爾雅逼得退開,只有晶瑩碧綠的羽箭破空而至,三箭同發,爾雅邊避身躲開,邊冷笑:“宇文流瀲,我早領教過你的功夫了,今天你認爲這些對我還有用嗎?”

肩上的小棉花也瞬間又化會了翅膀,陡然飛空。

“別讓他跑了!”周圍看的人大叫,爾雅不忿的又是一記□□扔去,又一羣眼淚鼻涕男……

宇文的雀羽箭,雖然讓衆人驚奇的靈活猛厲,可是,我卻記得,曾經我們闖華燈暗街時,他絕對要比今天盡心盡力多。照我曾經領教個得雀羽箭來看,他今天,分明有點放水的嫌疑。

而且如今是戶外,爾雅也比那日飛得自由,躲得方便。很快就飛入高空消失不見了。

---------------------------end

42.養顏秘方21.可兒28.合作22.祈天71.龍脈密地75.辭別歸程78.皇城舊事44.翡翠觀音60.英雄會始64.賽場爭鋒73.水逝花落76.姐妹歸屬7.盜藥79.【公告】64.賽場爭鋒32.水鬼14.星源61.洪家兄弟57.未央學堂84.暗夜波瀾70.公子到來69.靈魔相鬥40.39 下57.未央學堂54.御座火鳥57.未央學堂67.東南災患52.山腹密地90.結束2.醒來56.機緣巧合32.水鬼22.祈天67.東南災患8.回門77.【番外】星源篇10.姐妹69.靈魔相鬥10.姐妹24.劍魂63.決戰前夕72.神隱現世41.緞雀樓行87.錯亂63.決戰前夕9.治病80.母女相見22.祈天80.母女相見87.錯亂74.卷末語31.舊事54.御座火鳥70.公子到來85.石牢禁制86.死劫69.靈魔相鬥4.見衆9.治病37.後勤基地2.醒來59.魔鬼訓練(下)14.星源62.狐妖尋子55.潛引出水65.細思斟酌17.元宵65.細思斟酌41.緞雀樓行9.治病71.龍脈密地22.祈天9.治病62.狐妖尋子32.水鬼20.牽涉26.重生61.洪家兄弟74.卷末語72.神隱現世18.天緞56.機緣巧合77.【番外】星源篇62.狐妖尋子74.卷末語12.賜幸52.山腹密地3.平安64.賽場爭鋒57.未央學堂23.踏青34.決定20.牽涉17.元宵58.魔鬼特訓(上)74.卷末語6.神偷34.決定44.翡翠觀音69.靈魔相鬥
42.養顏秘方21.可兒28.合作22.祈天71.龍脈密地75.辭別歸程78.皇城舊事44.翡翠觀音60.英雄會始64.賽場爭鋒73.水逝花落76.姐妹歸屬7.盜藥79.【公告】64.賽場爭鋒32.水鬼14.星源61.洪家兄弟57.未央學堂84.暗夜波瀾70.公子到來69.靈魔相鬥40.39 下57.未央學堂54.御座火鳥57.未央學堂67.東南災患52.山腹密地90.結束2.醒來56.機緣巧合32.水鬼22.祈天67.東南災患8.回門77.【番外】星源篇10.姐妹69.靈魔相鬥10.姐妹24.劍魂63.決戰前夕72.神隱現世41.緞雀樓行87.錯亂63.決戰前夕9.治病80.母女相見22.祈天80.母女相見87.錯亂74.卷末語31.舊事54.御座火鳥70.公子到來85.石牢禁制86.死劫69.靈魔相鬥4.見衆9.治病37.後勤基地2.醒來59.魔鬼訓練(下)14.星源62.狐妖尋子55.潛引出水65.細思斟酌17.元宵65.細思斟酌41.緞雀樓行9.治病71.龍脈密地22.祈天9.治病62.狐妖尋子32.水鬼20.牽涉26.重生61.洪家兄弟74.卷末語72.神隱現世18.天緞56.機緣巧合77.【番外】星源篇62.狐妖尋子74.卷末語12.賜幸52.山腹密地3.平安64.賽場爭鋒57.未央學堂23.踏青34.決定20.牽涉17.元宵58.魔鬼特訓(上)74.卷末語6.神偷34.決定44.翡翠觀音69.靈魔相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