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東南災患

院子裡已經漸漸安靜了下來, 伊豆正神氣的指揮着靈獸們迴歸本位,只有小魏和星源

還在四處探查着,白楓和姐妹們在後院的池塘邊聚着, 正談論着。

“怎麼回事?”我輕聲問着, 落在大家身旁。伊豆立馬快樂的撲到我懷裡, 白楓沉聲接道:“是影魅。初時, 是滿院的黑色吸血蝙蝠, 我們只忙着趕開它們,後來還是伊豆它們發現了黑霧闖進放精魄玉石的屋子,我們趕去, 居然是吸□□魄的魔物,影魅。”

看着一院太平。問道:“很歷害嗎?我回來晚了?”

夭夭已經笑了起來:“它們倒黴了, 居然來惹伊豆!嗜魂加柴, 那影魅對它們來說可也是美味補品啊!嘿嘿, 看來它有一段日子不用我給它補充靈力了。”

我低頭瞧豆豆果然是異常興奮,眼睛亮亮的一副滿足神情。

“一共有七個, 都被豆豆……吃掉了。不過,我們擔心的是,怎麼突然出現這麼多魔物。”白楓接道。姐妹們也都凝重的點頭。

我撇眼瞧見桃之夭夭似笑非笑曖昧的瞧着我,突然想起方纔他一定聽見了我和宇文的話,當下臉紅, 擡腳就踢:“以後不許偷聽!!!~~~”

哎呦的慘叫聲再次打破好容易籠罩了院子的寧靜。

“好在只損失了些許玉石和裡面的精魄, 人都沒有傷亡。”芳兒說道。“看來, □□越來越猖狂了。”

我也微微嘆氣, 亂世……

晚上, 大家確認安全後,也都回了房。

我居然也會興奮的失眠?!抱了被子傻笑, 總覺得不敢相信發生的一切,可是,桃之夭夭到現在都沒敢回劍釵,而是找彩兒一起露宿花叢去了,估計應該假不了……

―――――――――――――――――――――――――――――――――

第二日一早,剛用了早飯,大家又忙着散開了,小魏拉了星源,說是要去對練——呵呵,看來這次比武會對他的刺激果然不小,居然如此用功了!

正在屋子裡又點了炭火,開始練藥,聽到窗外撲棱的聲音和幾聲不滿的鳥叫。我忙看去,是玲瓏!不過,目前正在和無聊的發慌的瑪瑙滿院飛竄打鬥中!

可憐的小傢伙往日的優雅也不見了,只被瑪瑙幾記火噴,燒得好不狼狽!我忍俊不禁,笑罵着召回兩個小傢伙。

玲瓏委屈得鑽到我懷裡,瑪瑙不滿得叫跳,仇視已極。我敲了下它的小腦袋,“一個個都跟伊豆學壞了,還一致排外呢!”

喜滋滋接了玲瓏忠心保護抓着的小錦袋,打開看了,裡面是甜香的彩色玻璃糖,輕聲一笑,他倒是在哄小孩子嗎?送這個來。

雖然是開心的收了,又放了顆含在嘴裡,兩隻鳥兒也分別賞了一顆,心裡卻微微有些失落,知道今天可能見不到他,所以他纔會讓玲瓏來。

本來最近幾日他就在籌劃着什麼大事,更何況,昨天又出了那麼場亂子。作爲南方一霸的緞雀樓,自然也就成了南鄉武林的一個東道主,想來他如今定是忙得焦頭爛額吧。

大忙人……

算了,我可不是怨婦,當下,也專心練我的藥,如今越加混亂得局勢,危險也越多。渥雪也該現世了,乾脆加把勁,把手裡各類藥材,練成我記得藥方的各類日後可能需要的靈藥~這叫未雨綢繆!

難得幾天太平安逸的日子,清閒的修行練藥,水妖寶寶們也在夭夭的指點下試圖練化那些已經無法淨化的水鬼爲武器。好歹夭夭也跟清虹算是故知了,倒是明白點水妖的手法,權且充當個臨時師父。

惟一心底有些猶豫的就是,該什麼時候回東澤呢?現在真捨不得,可是姐姐也催了幾次了……算了,豈碼等清虹回來!

想起清虹也去了多日了,每次聯繫他,只簡便迴應,只說情況不好。

突然一陣喧鬧,綠色的身影在衆靈獸的攻擊下,又急速閃躲着衝進了屋裡,正跟我練習配合着噴火煉藥的瑪瑙,習慣性的又是一口火星噴去。這回玲瓏也學乖了,巧妙的閃開,然後得意的落在我肩上,氣的瑪瑙又是直瞪眼!

我笑着拿了小小竹筒,什麼?瞧着打開了,裡面是卷好的信箋,當下美美的鋪開了看,是副小巧的畫,龍宮外面的簡單地圖?一處用紅筆點畫了個小圈。纖秀華美的字跡,“等” 。

看來他終於忙完了!立即毫不遲疑的換了衣服,揪了玲瓏就走,吩咐不滿叫囂的瑪瑙給我看火,哦,還順便踢了夭夭出去院子裡玩,輕快的飄飛而出了院牆。

林蔭濃脆,碧草淺香。

而林中玉立着的綠衣人祥和寧靜,彷彿融於美妙的自然一般。

我悄聲落在他不遠處的數顛,摘了幾片葉子,揚手散去,偷襲!警報!

玲瓏這隻沒良心的居然一副看好戲的樣子,也不擔心。

靈氣化葉爲箭,環繞了他周身。宇文流瀲倒也不驚慌,從容瀟灑的閃躲了,還不忘擡頭寵溺的一笑。無論是溫柔的臉龐還是閃耀的雙眸,都如同那眼光下,泛着光的發與衣一般,攏了淡淡夢幻樣的感覺。

“打算在樹上呆一天嗎?”他走到近前,輕笑問道。

我哼了一聲,落到地上。本來還有些抱怨,見了他微顯疲憊的神色,就心疼起來全都忘了。“最近幾天很累?”

他輕輕拉了我的手,珍愛疼惜樣的溫柔,“還好,只是有些棘手的事情,脫不開身。今天好容易交代給了下面的人,便逃來瞧瞧你,還怕你會氣我不來呢。”

“哪會!我這麼涵養好的人~”我得意一笑,大氣的拍拍胸。嘿嘿,差點讓他猜中了。

“對不住了。”他微微疼惜的低頭,看着我。“你想去哪玩呢,今天我陪你。”

我轉轉眼睛,脫口而出:“星星河!”曾經聽雨時念道過,說是星星河下游,在隱秘的蝴蝶谷,聚了一潭水。那裡是戀人們常去的地方,傳說要是一對真命相屬的戀人在那裡一同見了彩虹,就會得到幸福。

說完又懊惱,這,今天這大晴天的,要去,也要等傍晚下了雨啊!

他似乎瞭解的一笑,拉了我的手,便緩步走出樹林,“不如先去街上看看,最近外鄉人走前出手的各樣新奇貨物,倒是很多小攤都在賣,不知道有沒有你合意的。”

忙點頭,我最喜歡稀奇古怪的,尤其是古代特有的小東西。

人來人往,熙熙攘攘的街道,飄花飛揚,淡淡的河水清香和飛花的芬芳,纏繞周身。

豔陽下,依舊歌舞昇平,人們歡笑奄奄,灑酒賣花,我心裡微微感嘆,那夜陰森恐怖的場景還在心中,居然,人們卻似乎絲毫不知危險。

真不知是好是壞。

行人中自然大多識得宇文流瀲,見了我們手牽手,有說有笑的閒逛,顯然都是一副驚訝,不時幾人定住張嘴打量,我本想白眼一個全部回敬,想想,還是要保證我的淑女形象。

乾脆挑釁優雅的笑着,掃視了衆人,好幫助那些怨婦樣的女人,徹底希望破滅!

宇文似乎也知道了我的心思,在我正努力和周圍女子們視線大戰的時候,他側身低頭寵溺的一笑,“你到是來看人了,都沒怎麼看貨品?”

我揚頭嘻嘻一笑,“我在和大家交流,瞭解行情,這樣才能買到最流行的東西嘛。”

像很多女人都帶了臂環,隱在薄紗下,美豔異常,還有項間瓔珞圈,雖然黃金美玉的居多,我卻見了幾人帶了清雅的琉璃品,還有手拎的禪木鏤花香盒。

恩,我的儲物空間倒是大了不少,應該買些各樣儲物的包裹盒子,來裝各色物品,這樣,以後來個古代旅遊,好山好水好風光,還可以帶很多生活用品多方便啊!

總算在一家巧手匠氣店,看到很多原木雕刻,寶箱套盒,雖未上彩,卻是別有情趣,還有各種竹製碗具杯盞,清香悠悠,當真是各類小物品齊全的很!

我越看越是喜愛,自然的氣息,最適合遊樂于山水間來用!

當下細細挑選,指揮着人,給我裝箱,僱了馬車,送回龍宮。宇文倒是一直好耐心好脾氣的在旁看着,不時也拿了幾樣細瞧。

結帳的時候,我習慣性的摸了銀票,卻不想他搶先和早笑得臉上開花的掌櫃攀談起來,面帶微笑的輕聲商議了價格,從容摸了幾片金葉子結帳。

記得我們離開時,掌櫃的明顯滿臉是汗,哈哈!又一個善於侃價的,比芳兒的功力還深厚啊~

我發現我真是沒救了,一個上午什麼其它的都沒看上,就是把各鄉的獨具特色的餐具食盒什麼的都給蒐羅了個遍!哎,也許等不想當侍女了,我可以做個旅行廚師,把天下美味菜餚都品嚐並學習個遍~多開心啊!

中午時,選擇用餐的地方,兩人躲在了牆邊陰影處,研究半天,都謙讓一番讓對方決定,最後,我一咬牙,就去吃我們木子燒烤新近在南鄉開的分店好了!反正他要請客,肥水不流外人田,有錢也要自己賺!

蓮兒和善鋼他們倒是做的不錯,東面發展遍了,如今已經分別在南北幾個大城市開了連鎖店。雖然沒有打龍宮的旗號,可是,木子標誌還是讓人們都明白了兩家的親密關係。

惟一的差別是,燒烤店的東家是李家,和姐妹們的家人。記得那次蓮兒水鏡通信時,報了龍宮現在的資產,香巧聽了,幾乎驚呆,她如今也是身價不菲的富家小姐了,她哥哥早就幫她贖了身,如今在龍宮,我們三個純粹是以寒星門弟子的身份。

當然芳兒的錢,是蓮兒早幫她安排好了,至於我嗎,傳說中根本就沒有什麼賣身契,管家只算是讓我當個長工似的,隨時走人也沒問題。

到底一流的環境和服務,雅閣早都被人包滿了,我們乾脆選了大廳處的一處通風小隔間,有屏風和竹簾,倒也清幽雅緻。

桌子上鐵板在炭火下,烤得蒸氣微微升騰,我愜意的拿了小刷子畫畫般塗了油,宇文正好奇開心的拿了大托盤,裝了各種小盤裝的新鮮肉類和小青菜。

嘿嘿,這是目前最受歡迎的自助燒烤。每人三兩銀子,隨便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幾乎每天都是顧客爆滿。

服務生都是些漂亮的女孩,黑色制服,束了長髮在後面,活潑青春。四處甜甜笑着爲客人們添茶到酒。

嘻嘻,我們龍宮的酒水是要單算錢的~我就不信吃了烤肉的人,有幾個可以忍住不點酒水。

擺了肉到滾熱的鐵板上,滋滋的聲音,香氣撲鼻,真讓人食指大動啊!

宇文流瀲顯然也很喜歡,不停的爭搶着烤肉,兩人打架般都將自己的成果扔到對方得碟子裡,最後兩人的碟子裡都羅了高高的一層烤好的菜和肉,我們才突然意識到,都輕笑出聲,停了手,光顧烤着好玩,都忘了吃……

一面埋頭苦吃,一面在鐵板上扔了兩大片葉子,先壓壓火……

往來不絕得客人們,店中始終熱鬧不減。

又一陣門前風鈴的晃動聲,門前禮儀小姐輕聲笑着歡迎。

“呦,這麼漂亮的小姐,居然在這裡當小二,還真是捨得!果然特別的店面。”我一顫,錦公子甜蜜滑膩的聲音,真是……連我家女小二也調戲。是該說他太風流多情,還是說……太濫俗。

宇文流瀲卻是忽然擡頭,微微側了身子,修長的手,輕輕撥開竹簾,露出一絲縫隙,向外打量,我也湊過去瞧,果然是洪公子和錦公子。

“什麼?沒有雅房也沒有隔間,你們是讓本公子在大廳裡用餐?”錦公子雖然是依舊性感誘人的笑着,那語氣可不怎麼友好!

我嘟嘟嘴,那證明我家店受歡迎,不喜歡別來!

洪公子輕笑止了他,“本來只是來見識下,如今在全國幾省都很知名的木子燒烤,看來果然名不虛傳,確實特別。反正我們也沒有用餐打算,何苦又在這搗亂?”扇子也輕敲了下錦公子的腦袋。

我忍不住抿嘴笑了,錦公子好像最怕洪公子,每次都是被他一說立馬泄氣老實。

突然見他誇張的在空中嗅了幾下,勾嘴笑了起來:“想不到這麼巧啊!佳人幽香,引我前來。”見他走進我們的隔間,我冷汗直冒,說的好肉麻!什麼幽香,現在被煙熏火燎這麼半天,只勝一身肉的焦糊味了!

“不得無禮!”洪公子難得微怒。

錦公子小扇的一邊已經探進了簾子,又嘆氣放下。“可是平姑娘?”

我懶得理他,撇撇嘴,滿臉不爽,我的映雪蘭香盒,有那麼招惹桃花嗎?!

宇文瞧瞧我一臉慘兮兮的無奈樣,輕輕一笑,起身打了竹簾,出去招呼。“洪公子,錦公子,好巧啊。”

我也從他身後探了腦袋,衝着微微怔住的錦公子拌了鬼臉。

洪公子也是略微驚訝,但瞬即又是波瀾不驚的一笑,看了我們一眼,點點頭。“真是巧,我們今日纔去拜訪過宇文公子,因爲東面出了些事,想要和你商議一下,可是聽下人們說,宇文公子今日有事從早上就出來了。正不知該如何聯繫呢。”

看他臉上難得露出的焦慮和爲難。宇文流瀲也歉然的回頭看看我,雖然沒有開口,我自然也明白,他們是有急事相商,當下瞭解的一笑,反正我也吃飽了,不算虧了。

因爲是先交的錢,宇文點點頭,我們幾人便出了門,不等大家說話,我自在笑了下,“你們忙,我先告辭了!”直接輕點飛身上房離去。我就是一懶人,自打恢復了輕功後,就不大自己走路,唉!飛着方便啊。

不過,呵呵,才飛了沒多遠,就又轉回,方纔已經留了個水妖寶寶跟蹤。

他們居然是到了一品閣。

我也帶了面具——有了儲物空間就是好啊,什麼東西都常帶身上,用着方便。

嘿嘿,不知道要商量什麼大事呢?有沒什麼賺錢的好機會?!偷聽~

丟了賞錢給迎來的小二:“二層,雅間一個。”

水妖老大初次出戰,負責潛入到他們室中偷聽我這裡用了水妖小老二變成了水鏡偷聽。居然只是說些東方水患,什麼親去解決,籌集良藥物資之類的事。還好我們奇榮城並未臨海,還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

我正琢磨着他們管得還挺多,突然鏡中洪公子衝着水鏡的方向微微一笑,劇烈的波動後,一切模糊。我驚了一跳,隨後便聽家水妖老大的慘叫聲,可憐兮兮的青煙一縷到了我的雅間,“嗚嗚,那人太厲害了,我被他發現了!!!差點被困出不來。”

“何止被困,若非他手下留情,你的神識恐怕已經失了。”清風一樣的聲音淡淡傳來,我驚喜看去,總算清虹那個傢伙捨得回來了!!!

飄飄然的斜身側坐在了軟塌上,銀髮流泄在湖水藍的衣上,微微挑眉瞧着兩隻變回寶寶的水妖見到了親爹般的撲過去,抱着腿委屈的摩挲,我本來也是擔心寶寶們,如今卻忍不住笑了出來。

“南面很麻煩?探查了這麼久。”而且,他臉上有種從未有過的疲態。

清虹微微點了下頭,隨手執了茶,潑向空中,渲染開的,是幅巨大的水鏡。

景色變換,嘿,南方境況實錄啊!

不過,很快,我的心情就不那麼輕鬆了。

很多的野獸,眼中都閃爍着不正常的紅色,生活在黑暗的林木中,周圍幾鄉的百姓,很多葬生野獸口中。而最近的兩個大城,居然流行了疫病,城中景象慘淡,民不聊生。最爲可恨的是,居然這樣嚴重的消息居然一直被封鎖着!百姓們無糧無藥……

“這還不是最嚴重的問題,我發現了一處魔源,似乎野獸們產生異變都是從那裡開始的,可是那裡有靈氣陣法保護,我試了幾日也不得進去,後來胡亂闖陣,發現在那裡,我的靈氣居然也被瘋狂的吸收了……再沒有深入,可是我能確定,裡面魔氣怨氣都非常的重!”清虹皺眉輕嘆道。

我再無心看下去,急忙起身,想不到南海邊的情況,比東方海嘯水災更爲嚴重!必須立即找溫澤聯繫。

他既然讓我來調查此事,想來定然也是有心要解決。藍光閃現,衣裳翻飛中,人去屋空……

=====================================

=====================================

【白楓】其實,就我看來,小□□於算計沒什麼不對,這從他的身份來看,是個很合格的家業繼承人。

放眼現代,應該是個不錯的年輕企業家,商場如戰場。本就殘酷,他只要有原則又仁義,再怎樣也不算過份。

吳老爺這個老股東,投資時給的錢並不多,只是交給了幾個年輕人,可以說也是一種小小賭博,隨他們去,自己沒有出什麼大力。

成功了,他可以作收其成,沒有風險,失敗了,損失也不大。

白楓雖然是他的弟子,可是,那是在江湖上的身份。

從商家角度看,他們是合資夥伴,誰有能力,吞了對方的股份,掌握更大的股權是很合理的事情。

對於龍宮的建設,除了平安一些新奇建議,大家都幫忙上陣,其實做的貢獻最多最辛苦的就是白楓。龍宮是他投入心血和感情建立的事業。

當然,現在大家是非常和平的相處,均分利益,平日更多的是像朋友相處。龍宮是如今大家的家,也是樂園。

可是,當姐妹們都離開後——平安自然不會留在這裡,尋找新的樂趣去了。

芳兒報了仇,獨立經營方家;小蝶本來不熱心於此,也將另尋他處。

剩下的其實只有白家和吳家兩個大股東了,遠在東澤的吳老爺,凡事不管,白楓獨佔龍宮是很正常自然的。

所謂的獨佔——是指收購幾家股份,成爲老大,而非現在均等地位的局面。當然不可能翻臉直接搶奪。

所以,其實,龍宮創業,是幾人共同奮鬥,快樂的合作過程,而最後能夠守住它,保護住大家的成果永遠輝煌的人,也只有這樣拼搏上進努力並且有點果斷狠厲手段,卻也很重朋友感情的白楓。

(55,可能之前平安寶寶對他的分析,讓大家對偶的小白有了誤解,偶要給他正名!偶最喜歡的小白啊~)

目前,幾正在研究白楓和宇文兩個寶寶的不同,都是溫和的性格,富家公子。

只不過,小白家比起宇文家,差不多是一個小康家庭和千萬富翁的差距吧。但是,小白已經得到了白家完全的掌控權,應該是更爲自由靈活,而自己去慢慢從少到多的積累打拼事業。

作何事都有目的,應該說比宇文更加功利些。他對外人好,不似宇文是自小培養的貴公子氣度,而是有目的的在結交人,對自己日後有用的。

活得更爲辛苦,卻有目標,很充實的前行。

我卻覺得這樣的人,更加真實。身邊,可以見很多吧。

80.母女相見14.星源46.中秋月夜(上)84.暗夜波瀾76.姐妹歸屬41.緞雀樓行38.鬼屋幽魂5.伊豆35.序曲58.魔鬼特訓(上)9.治病58.魔鬼特訓(上)15.改變9.治病5.伊豆31.舊事82.風起雲涌34.決定84.暗夜波瀾60.英雄會始42.養顏秘方84.暗夜波瀾65.細思斟酌55.潛引出水74.卷末語80.母女相見47.中秋月夜(中)48.中秋月夜(下)28.合作26.重生11.革新30.開張4.見衆86.死劫30.開張12.賜幸59.魔鬼訓練(下)88.壽典67.東南災患72.神隱現世85.石牢禁制59.魔鬼訓練(下)73.水逝花落4.見衆64.賽場爭鋒23.踏青32.水鬼39.七夕邂逅82.風起雲涌40.39 下7.盜藥4.見衆74.卷末語37.後勤基地84.暗夜波瀾22.祈天62.狐妖尋子42.養顏秘方12.賜幸38.鬼屋幽魂59.魔鬼訓練(下)2.醒來47.中秋月夜(中)34.決定24.劍魂44.翡翠觀音54.御座火鳥55.潛引出水84.暗夜波瀾4.見衆2.醒來32.水鬼42.養顏秘方11.革新39.七夕邂逅24.劍魂40.39 下15.改變25.汝瑤30.開張55.潛引出水24.劍魂86.死劫25.汝瑤48.中秋月夜(下)78.皇城舊事74.卷末語57.未央學堂26.重生58.魔鬼特訓(上)66.險中訴情57.未央學堂59.魔鬼訓練(下)33.朋友38.鬼屋幽魂48.中秋月夜(下)21.可兒
80.母女相見14.星源46.中秋月夜(上)84.暗夜波瀾76.姐妹歸屬41.緞雀樓行38.鬼屋幽魂5.伊豆35.序曲58.魔鬼特訓(上)9.治病58.魔鬼特訓(上)15.改變9.治病5.伊豆31.舊事82.風起雲涌34.決定84.暗夜波瀾60.英雄會始42.養顏秘方84.暗夜波瀾65.細思斟酌55.潛引出水74.卷末語80.母女相見47.中秋月夜(中)48.中秋月夜(下)28.合作26.重生11.革新30.開張4.見衆86.死劫30.開張12.賜幸59.魔鬼訓練(下)88.壽典67.東南災患72.神隱現世85.石牢禁制59.魔鬼訓練(下)73.水逝花落4.見衆64.賽場爭鋒23.踏青32.水鬼39.七夕邂逅82.風起雲涌40.39 下7.盜藥4.見衆74.卷末語37.後勤基地84.暗夜波瀾22.祈天62.狐妖尋子42.養顏秘方12.賜幸38.鬼屋幽魂59.魔鬼訓練(下)2.醒來47.中秋月夜(中)34.決定24.劍魂44.翡翠觀音54.御座火鳥55.潛引出水84.暗夜波瀾4.見衆2.醒來32.水鬼42.養顏秘方11.革新39.七夕邂逅24.劍魂40.39 下15.改變25.汝瑤30.開張55.潛引出水24.劍魂86.死劫25.汝瑤48.中秋月夜(下)78.皇城舊事74.卷末語57.未央學堂26.重生58.魔鬼特訓(上)66.險中訴情57.未央學堂59.魔鬼訓練(下)33.朋友38.鬼屋幽魂48.中秋月夜(下)21.可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