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靈魔相鬥

微微風, 吹在鬢間衣角,立在高高的瞭望臺頂,看着下面轟轟烈烈的魔化野獸進攻,

是該說置身事外觀看的愜意還是……感傷。

相比之下, 普通人類的力量還是太過渺小。

聽彭大夫說, 這城周圍的野獸大概每五六天會圍攻一次城池。所以, 這幾天除了專心研製藥物, 就是小心着外面的動靜。

高大的青石城牆,在一波波看不到邊的野獸的圍攻下,也顯得脆弱如斯。投石器不停將大塊的石頭拋射到野獸羣中, 激起憤怒的波瀾。

如今,幾乎全城的百姓都在幫忙, 配合着運送箭枝石塊等等。

火箭, 毒鏢, 鋪天蓋地的射下,漫如雨, 凌厲的的穿梭之聲,縈繞耳邊。

城下有倒下的野獸,被同伴分食着,暫時延緩了攻勢,後面卻還是有更多, 瘋狂的奔涌而來。

我真不知道, 從前這樣的攻擊, 城中的人是怎樣挺過來的。

雖然也有些武林中的高人和勇士在中間幫忙, 偶爾出城突擊, 可是,殺不盡的兇獸, 便是我看了,也覺得頭痛。

溫澤如今正帶了很多新近趕來的好手,射箭獵殺,也有些人使出了各種獨門暗器。爆雷,花火……在野獸大潮中,掀起一番番血浪。

看得出,城頭指揮得軍士,也是滿臉震驚,不敢置信的看着一批批赴死沒有窮盡的暴躁野獸,從地平線,不停的蒸騰而出。

夕陽如血,殘光斜照,我冷冷看着下面。沒有出手,照這樣下去,他們早晚失守,我去動手獵殺,也只是浪費力氣。

身後風聲響動。回首,便見星源衣衫獵獵的落在了不遠處的長燈杆上。

“人都安排好了?”其實,又有何用。方纔聽了號角,知道野獸來攻城,我便直接武力解決,和星源兩人一路威脅着守城護門,巡城……的士兵們,將城外的百姓都給放了進來。

“都送到禁區中了。彭大夫照看大家,安排住所呢。”星源靜靜答了,沉靜的看了下面激烈的攻守之戰。看向我時,眼中也有詢問,我知道他也很想下去幫忙。

忽然聽到一片片慘叫,看去,竟然時黑色的禿鴉和厲鳩。

人們臉上也都現出了絕望的神色。從前,一直沒有出現的飛行魔獸?因爲它們更加靈活,被魔氣魔化的可能要小很多,如今,居然已經出現了,一是說明,魔氣可能更加濃重了;二是,我們的負擔更加重了。

對付靈活的飛獸,守城的士兵都是力不從心,而它們,卻是屠殺肆虐的快樂。尖利的喙,啄到身上,帶走的是一片模糊血肉……

握緊了拳,如果,如果真的讓野獸衝進了城,到底該如何解救。

“走吧。”淡淡道了聲,召了瑪瑙,星源也喚了伊豆,疾風一陣,不如趕去那處魔源。顧不得什麼打草驚蛇的謹慎,先解決了今天的事是正經。

濃重的霧沉重的籠罩着,壓抑的氣氛,果然,野獸們正是從暗霧森林紛紛逃竄出去的。它們居然像是痛苦的逃命,受了驚嚇般。

陰風哭嚎着,唱着陰森的曲調。

我和星源遠遠的落下,摸索在林中前進,感受着濃重的魔氣,一路上,居然穿過了幾層的防禦隔靈陣。而且,居然是對內防禦的。

難道,裡面還有什麼東西是更加恐怖不可以外泄的?!

星源一直小心的跟在我身後,瑪瑙不滿於這裡討厭的氣息,不停噴火焚燒着黑色成縷的魔氣,看這霧氣的成色,估計我們已經快到了。

只有伊豆十分的興奮,焦急的自己先行飛了到前面又飛回叫幾聲,好像在催促。

看來,它是把魔物當晚餐了……

盡頭,是森林正中的一片空地,看來果然是人爲開墾建造的秘密基地了。

幾十根巨大的石柱圍了一週,上面雕刻的是詭異的圖騰。

悽慘荒涼的寂靜無聲,我小心靠近,才踏入一根石柱附近,猛然聽見,那是劇烈痛苦的靈魂的嘶吼與叫囂聲!彷彿是地獄傳出的聲音!

運了靈力對抗,很辛苦的才退了出來,才發現,居然已經出了一身的冷汗。星源發現了我的怪異,緊張的追上來疑惑擔憂的目光望向石柱中間,那個高大黑色的圓壇,綠煙嫋嫋,鬼氣幽幽,我忙拉他遠離,看來,那幾十根柱子,又是另一個,最厲害的陣法,冒然闖入,太過危險。

只是圍了在外面轉到了另一面,居然發現了一列木屋,只是……剩下的只有死人。而且是剛死的人。面目扭曲,詭異的很。看他們的裝束,都是□□的人,尤其,似乎爲首的一個人,被大家保護在中間,手中,拿的分明的是一個攝魂杖。

曾經,參觀魂歸塔的時候,我見過那裡的住持手中同樣靈氣波動的攝魂杖,配合其使用的是將迷途的亡靈招魂塔中的一種秘術,超度其安息。

雖然夭夭說沒什麼轉世之說,可是但從我能來這裡這點看來,就可以相信,亡靈也許真的是存在的,只是他們去了哪裡無人可知。

而如今□□的人,召集亡靈又是爲了什麼?

眯眼打量了正中的圓壇,想起方纔那聽見的聲音,看着嫋嫋縈繞的綠色霧氣,糾纏如同地獄煙火那妖嬈的舞姿,猛然冷汗流下,難道,竟然是煉製靈魂獲取能量的陣法?

曾經無意瀏覽的一本古書上,我記得見過,那樣的絕世傳說之陣——練魂。

沒想到,居然真的存在於這個世上嗎?!而且,顯然已經失控了,連控制着它的人,都已經全部死亡了。也許,這幾縷亡魂,也成了魔陣的祭品。

野獸們此次發瘋般的猛攻,也許正是因爲此吧。

對於練魂所知,只有它的必備三個要素:

“攝靈之杖”——吸引周圍的亡靈,存於杖中,一點點添加入練魂壇中,陰火燃燒,得到純淨的能量也儲存其中。

“隔靈之陣”——防止怨靈逃離,它們已經失去了理智甚至自主意識,放出去不只是報復煉製它們的兇手,凡是生靈,它們都會吞食。

“聚靈之伺”——獻給怨靈們的祭品,安撫,並提供給它們能量,只是爲了讓燃燒持續更久。

可是如今看這的情形,顯然是這裡攝魂掌陣之人,沒有控制好能量的運用,讓怨靈們的能量大過了他們的預想,結果,連他們也吞食了。

手中把玩着攝魂杖,微微緊張發抖,星源關切的站在旁邊,緊張注視,卻也不敢說話。

我如今唯一的方法是先切斷怨靈們的能量來源,那麼,憑它們自己來燃燒,自然只會慢慢消耗盡靈力,直到化爲虛無。

每個石柱周圍都有幾個小的靈獸雕像,上面有純淨的靈力溢出,應該就是聚靈之伺。

和星源商量好,兩人分別向兩個方向,將這一週的雕像都打破。

他直接出劍,我也第一次野蠻的近戰用了靈氣指升級版的靈氣拳!淡紫色的拳影射向雕像的同時,只見碎屑如沙流下,而那堆灰色的石沙當中,居然,還有一塊銀色的水晶!

瑪瑙興奮的大叫,直接俯衝一個,銜到最終,咔吧咔吧幾聲清脆響動之後,一個揚脖就吞了下去……這回可便宜它了。

當下我們更加賣命的摧毀着一圈凡是瞧見的雕塑。

直到在另一邊回合,收了星源那邊拾回的水晶,瑪瑙也早吃飽了,躺翻了在地上,無力的蒲扇着幾下翅膀,伊豆不屑的叫了幾聲,好像在嘲笑它的貪吃……

擡頭,仔細感覺,果然,魔霧漸漸散去,可是,那種哀怨憎恨的氣息卻更加清楚!

我直到有外面的隔靈陣,應該暫時不會出什麼問題,便忙離去。

一路上見很多野獸在紛紛停下瘋狂的逃竄,還有不少已經小心的回了林中。

也不知道城中怎樣了。

夜幕已經拉下,沉寂的深深暗色被瘋狂的打鬥喧鬧了起來。

才飛得快要接近,只見得滿天雷電火光?!好像是煙火鞭炮一般,居然打得這樣熱鬧?!

灰色得山鷹,雪色的銀雕,鋼鐵般飛閃於空中的雷鳥……身上都攏了淡淡一層靈氣之光。

清虹,真是厲害啊,請動了這麼多的飛行靈獸來,滿天鳥影啊!城中百姓兵士又是興奮的大叫什麼龍身佑我,又是一邊興奮激動的指點着什麼絕世隱獸,百年難得見一個的高級靈獸們,居然一下子現世如此之多……

粉色的花瓣,在灰濛濛與雪白飛禽的暗藍天上,光華縈繞,顯得嬌豔清靈。伴着桃之夭夭開心的大呼小叫,我也忍不住笑了出來,有他們在,總算可以放心了。

看着下面的野獸們在冰火雷電音波……各式各樣高級靈獸大軍的攻擊下,潰散而逃,城中歡呼聲震天。

一頭長長銀髮,在月下也有着那如水月華的光澤,藍衣上是湖面般波光耀耀,清虹鎮定的懸於夜空之中,淡然俯視指揮着,當真是如仙人般縹緲瀟然。

青色的小水夭們來回飛在各個種羣不同的靈獸之間負責協調安排,傳達清虹的命令安排。

簡單打了招呼,便同星源落回了瞭望塔上,看着魔化的野獸們紛紛逃去,我又不禁皺眉,這麼多靈獸,要怎麼養活呢?!……

――――――――――――――――――――――――――――――――――――

禁區,如今儼然已經成爲了熱鬧的一片小生活圈子。所有的靈獸都可以自己到周圍的山脈野外獵取食物,而它們所需的,就是人類的丹藥。

想來這就是清虹夭夭請動它們的條件,我是很開心的配合,丹藥對它們來說是提高功力的至寶,對我們來說,煉製,只是時間的問題。

那個之前在野獸攻擊時,躲在城裡,不敢露面,如今又出來大半筵席,慶祝龍神保佑,派來靈獸相助的城主大人,終於也讓我忍無可忍了!

帶了面具,領了伊豆和夭夭,還有水妖寶寶們,直接出發,去把凡是和他有關聯的人,都給光顧了個遍,財產全部充公,我養那麼多人的糧錢,喂那麼多獸的藥錢,它們不出誰出?!

不過,意外的收穫,居然從那個城主口中知道了,果然他們是和□□勾結的。

而且,是在朝中有高官照應。看來,事情有意思了,丞相魏隱,那可是皇親國戚,現在的希皇后可是他的親妹子,在現太子的親母晶後過世後,母憑子貴,便成爲了當朝國母。

因爲,聽說,皇上的另兩位妃子,都只生下了一位公主。

……我毀了,居然因爲這個皇帝先後只有四個老婆,就敬佩起他了,果然環境對人的影響是可怕的!

凡是涉及宮廷,絕對沒有好事,所以,我選擇繼續裝作不知道,好在如今夭夭在我這麼久靈力的供給下,總算功力又有了長進,完全可以侵佔控制人的意識,我便只吩咐他將這裡所有的同夥官員都控制住,讓他們像往常一樣,千萬別驚動了上面的人。

錢財交給了清虹,他便領了靈獸大軍出去購買糧藥了。

雖然溫澤的朋友們這些天陸續到了,也帶了不少物品,可終究是杯水車薪。我必須儘快建成專用靈獸貨運通線~保障供應!這裡的人聚集得太過多了,想來還必須多尋幾處貨源。

野獸的屍首,在城外整整燒了兩天。留下的,是滿地的魔霧晶核。零售們十分聽話的全部幫忙拾了來,堆積到我的小院子了……已經快要埋了我的屋子了,如今我們出入是走窗的,門已經推不開了。

夥伴們也都到了,聽了他們路上遇了野獸圍攻的經歷,我都沒覺得多驚奇,倒是看了同來的香巧,我只有苦笑嘆氣。問她怎麼忍心扔了小白一個看家,她只淡淡道:“也許相隔一段時日距離,我才能冷靜,放的下……”

“嘻嘻,一大早的,就抱了你的寶貝們賊笑,又有了什麼主意?”香巧端了幾托盤的藥來我身邊斂衣坐下。

我隨手拿了幾個小碗,嚐了藥,這些是特意用靈獸們運回的藥材煉製的,算是它們的跑腿費……我一個人忙自然不行,收容來的百姓,在芳兒和香巧的指導下,統統給我架了大鼎,幫忙熬藥。——有給靈獸們的靈藥,也有我爲他們配置的抵禦魔氣的藥方,雖不知具體效果如何,單看,如今已經沒有人發病,就知道,我還算是小成功一個。

還有些勇敢的,在星源小魏的帶領下,每日出城砍伐些木材,採回些草藥。偶爾碰到不多的野獸,也都被大家亂棒打死,屍體,也就只有星源肯幫我用專用的馬車運回來,供我研究。

我神秘兮兮笑道:“這你就不知道了,我這幾天試了很多方法應用魔核,你看……”隨手扔了一個出去,落地,震爆。

隨手一顆拋到天上,瑪瑙配合熟練的一記火噴,慘烈爆炸!

我得意洋洋,“不錯吧?!還有這個,看!”

隨手遞給她一件我剛煉製好的精魄武器,嵌入了魔核,隨手一揮,便是靈氣射出,不同於玉器,魔核自帶了能量,便是普通的人也可以發出靈力攻擊——如今,滿院的魔覈對我來說,簡直,都是金幣啊啊!!!!

神哪,讓野獸們來得更猛烈些吧!!!

=========================================

還在抽,上不來。。。。。。。。。。。。。。。。。。。

作者管理界面一直上不來。。。。。。。。。。。。

30.開張1.序46.中秋月夜(上)81.籌建戲班84.暗夜波瀾82.風起雲涌48.中秋月夜(下)24.劍魂58.魔鬼特訓(上)31.舊事59.魔鬼訓練(下)30.開張80.母女相見1.序38.鬼屋幽魂44.翡翠觀音23.踏青6.神偷44.翡翠觀音60.英雄會始56.機緣巧合34.決定77.【番外】星源篇3.平安4.見衆43.龍宮開業32.水鬼64.賽場爭鋒39.七夕邂逅71.龍脈密地88.壽典30.開張60.英雄會始14.星源61.洪家兄弟31.舊事30.開張90.結束8.回門72.神隱現世20.牽涉24.劍魂69.靈魔相鬥22.祈天5.伊豆88.壽典67.東南災患70.公子到來1.序79.【公告】85.石牢禁制71.龍脈密地87.錯亂3.平安73.水逝花落16.武鬥8.回門19.報復59.魔鬼訓練(下)34.決定17.元宵77.【番外】星源篇47.中秋月夜(中)63.決戰前夕18.天緞46.中秋月夜(上)75.辭別歸程4.見衆9.治病40.39 下24.劍魂43.龍宮開業56.機緣巧合4.見衆11.革新13.出府10.姐妹34.決定15.改變69.靈魔相鬥24.劍魂47.中秋月夜(中)39.七夕邂逅88.壽典70.公子到來69.靈魔相鬥76.姐妹歸屬76.姐妹歸屬59.魔鬼訓練(下)5.伊豆48.中秋月夜(下)25.汝瑤8.回門80.母女相見75.辭別歸程80.母女相見77.【番外】星源篇7.盜藥
30.開張1.序46.中秋月夜(上)81.籌建戲班84.暗夜波瀾82.風起雲涌48.中秋月夜(下)24.劍魂58.魔鬼特訓(上)31.舊事59.魔鬼訓練(下)30.開張80.母女相見1.序38.鬼屋幽魂44.翡翠觀音23.踏青6.神偷44.翡翠觀音60.英雄會始56.機緣巧合34.決定77.【番外】星源篇3.平安4.見衆43.龍宮開業32.水鬼64.賽場爭鋒39.七夕邂逅71.龍脈密地88.壽典30.開張60.英雄會始14.星源61.洪家兄弟31.舊事30.開張90.結束8.回門72.神隱現世20.牽涉24.劍魂69.靈魔相鬥22.祈天5.伊豆88.壽典67.東南災患70.公子到來1.序79.【公告】85.石牢禁制71.龍脈密地87.錯亂3.平安73.水逝花落16.武鬥8.回門19.報復59.魔鬼訓練(下)34.決定17.元宵77.【番外】星源篇47.中秋月夜(中)63.決戰前夕18.天緞46.中秋月夜(上)75.辭別歸程4.見衆9.治病40.39 下24.劍魂43.龍宮開業56.機緣巧合4.見衆11.革新13.出府10.姐妹34.決定15.改變69.靈魔相鬥24.劍魂47.中秋月夜(中)39.七夕邂逅88.壽典70.公子到來69.靈魔相鬥76.姐妹歸屬76.姐妹歸屬59.魔鬼訓練(下)5.伊豆48.中秋月夜(下)25.汝瑤8.回門80.母女相見75.辭別歸程80.母女相見77.【番外】星源篇7.盜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