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龍脈密地

“站住!嘿嘿, 等了這麼多天,終於有人來了!老大快看,這兩個可是兩隻小肥羊,

不會是有錢人家的小姐少爺私奔的吧?”髒兮兮的幾個強盜哨兵攔在了眼前, 我這叫一個激動啊~晃盪了兩天, 別說沒找到什麼龍脈的入口, 居然, 兩個小毛賊都沒見到,別提我有多鬱悶了!

呵呵,總算是黃天不負苦心人啊!見到組織了!~

“嘿嘿, 看他們那衣服,估計絕對能值幾十兩銀子!”拜託, 幾百兩你也買不來!

“這個小妞漂亮, 不如請老大帶她回去作壓寨夫人吧, 嘿嘿,咱們吃不到, 看到總好啊!我還第一次見到這麼天仙般標緻的美人~”□□。。。冷汗。

我一見星源微微動了身形,忙拉了他的袖子。好不容易纔見了強盜的影,你一下子全解決了,真的就沒的玩了,去他們的老窩洗劫一圈, 總比我們這樣自己瞎轉的好啊!

星源眼中凌厲的氣勢, 在我抱怨的橫了他一眼後, 總算安撫平靜下來。

“讓, 讓開!老大到了。”有一個年輕點的小強盜推開了衆人, 後面是一個彪悍的男人,真是……看着二十幾個瘦骨伶仃的強盜, 我微微失望真是小貓三兩隻啊,一點陣勢都沒有,這年頭連強盜都當的這麼不敬業。

“你就是強盜頭嗎?”我斜眼打量着他也痞痞笑了起來。

強盜頭正仔細打量着我們兩個,不懷好意的笑道:“哈哈,不錯,老子黑虎頭,就是這臥龍山的大王,嘿嘿,今天收成不錯,男的通知家裡人來贖了,女的,留下,以後咱們臥龍山的日子可就好過了。”

旁邊的衆人都轟然叫好。

“停!你們也太不長眼睛了,居然打主意到了強盜祖宗的頭上?哼哼,搶劫都這麼沒有操作規範。”我邊說邊比劃着,跳到他們面前,橫手振臂,“哪,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打此過,留下買路財!”

看他們都是一愣,我不滿道:“看什麼看?!不明白啊!這是本行術語,打打打打劫啊~銀票,黃金,首飾統統交出來……沒有?沒有就給我脫衣服,上繳鞋底……”

看着還是沒有反應,瞪大眼睛看着我們的強盜,我長嘆一口氣,真沒有情趣,要技術沒技術,要頭腦沒頭腦,要紀律沒紀律,永遠成不了大氣候,本來我還有意栽培一下。

連星源都在微微一怔後,也配合的在我身邊站了,伸手指了他們:“通通交出來!”嘻嘻,不過,他倒是一提到打劫就心情很好呢?不是要當大俠嗎?怎麼跟我學起這個了……

最後,還是我忍無可忍,禮待不成,只好動用武力了。

“轟隆隆”的巨響,嚇得衆人抱頭鼠竄,哭喊求饒,我收了手,不過試着靈氣掌,居然威力這麼大了?看來這陣子我吸收的魔核能量也夠多的。星源也隨後聚了靈力,又是一掌擊出,旁邊的一塊小山般的巨石,本來已經被我攔腰斬斷,他更不留情,直接移爲平地……

“嗚哇,這位小姐公子……我們,我們有眼不識泰山,不該不該……”

我不耐煩的踢了一腳在身邊跪着哭得亂沒形象的強盜頭一腳,“廢話少說,帶我們去你們的藏寶室,快點!”

=====================================

“龍神之力百年現世,妖物魔怪無不望而生怯,逃離或被滅。”看着洞頂盤龍巨雕,溫澤的話響起在耳邊。這也是我定要來尋龍脈的原因,看那些武林人士,說是結盟,卻都算計着自己的小利益,遇到危險,大多是保全自己爲先。

宇文這個盟主,說是統領大家共議剷除邪教的事,可是大多時候倒是在做的協調各個門派的事……我向來不喜歡和外人打交道,也覺得,這樣凡事決策一下都要開會討論的聯盟最是耽誤事。

所以,公事上,我從不參與干擾他,只喜歡自己動手行事,尋求靈獸精怪的幫忙。

如今,也許龍神就是最好的幫手。

本來這次是難得打算拉他同來的,可惜,只因爲自己沒有講清楚真正的目的,讓他當成了我是任性胡鬧小題大做……也罷,畢竟牽連太大,太子讓溫澤僅將寶圖交給我,自然是有用意的,也不想他人知道。星源,自然是絕對會保密安全的。

呵呵,想不到,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部費功夫,這些個強盜守着的地方,居然就是龍脈的入口,氣勢恢弘的石壁巖洞,只是,要怎們進去呢,他們在此地已經霸佔了很久了,也從沒發現過什麼秘密。

看着強盜們瑟瑟抖着,我也不再爲難,放了他們出去,自己和星源在洞中找尋機關入口。

很長時間的搜索,全無所獲,正打算放棄,擡頭瞧着栩栩如生的龍雕,突然笑了起來,還記得星源點選燈會時的燈謎——畫龍點睛,圖騰。

猛然心中念頭閃過,點睛!這神龍雕像,仔細看去,果然,眼睛部位是凹下去的!

我輕盈的飛身伏到了巨大的雕像上,那處眼窩,比我的頭還大……什麼東西點睛……

夜明珠,美玉,鵝卵石,饅頭,包子……儲物空間的東西一樣樣的試,星源在下面擡首凝望安靜等待,正在我暗自思索難道是我猜錯了?

突然感覺雕像微微一震,我放了什麼?魔核?!本來掌心上不大的晶核,落在眼窩的凹槽上,驟然變大,黑色的光,善耀正如那神龍桀驁的眼神。當下,在另一個眼窩上也放了顆魔物晶核,懸身落地。

震動越來越大,山洞口處緩緩一扇巨石門落下,光線漸暗,龍雕的眼睛卻越見閃亮。

我和星源都緊張的退開,謹慎注視着雕像的變化,突然聽見身後一聲輕笑,我驚訝轉頭,爾雅?!“你怎麼在這?!”

他也不顧身上的狼狽,方纔在石門落下的最後一刻,翻滾進了山洞,熟練的爬了起來,撣了身上的塵土,嘻笑道:“當然是跟着我的乖老婆來的,好久沒見,有沒有想我……”

他的話還未完,那邊星源已經飛速出手,本來跳開想要撲向我的小棉花也突然慘叫一聲,被一團黑影撲到了石壁上。

我看着得意竄了起身,落到我懷裡的伊豆——小傢伙已經失蹤幾天了,怎麼突然出現了?

小棉花還在委屈的慘叫,爾雅也邊同星源纏鬥着,邊瞧來一眼對星源撇嘴笑道:“想不到你的靈獸居然已經到了這麼高級的階段,合體?你的功力可不高啊,可惜了那麼好的靈獸。”

星源沉着應付着,對他的話充耳不聞,我沒好氣的道:“豆豆,你看那隻小貓也不錯,就是主人不怎麼着人喜歡,不如,咱們給拐走了怎樣?你有沒有這個能耐?”

還不待瞧見伊豆的表現,一波猛烈的震動,頭頂也掉落了很多巨大的石塊,星源和爾雅也顧不得打下去,都急忙閃身避開。

直到洞中平穩下來,我們才驚異的發現,居然,神龍雕像張開了大嘴,隱約可見一個不大的暗門……

好絕的入口,總覺得從這進去好像被吃了一樣,好不踏實啊。

不過,現在更大的問題是,爾雅好歹也是個邪教的人,帶他來這可不是好事。

迅速的移身到了入口處,擋了通道,我冷冷看了爾雅:“你來這到底什麼目的,也是爲了龍穴寶藏?”

“寶藏?”他不屑一笑,靠了凌亂石洞中一處斷壁站了,“不過是上次我上了當,帶了假的寶圖回去,死老頭子發怒了,又把我踢了出來,讓我必須尋到真正的龍脈報告給他。本來我只是聽說這裡的練魂陣好像招來了武林中很多人,想湊個熱鬧,誰知等我到了,你們人已經走了。嘿嘿,本來以爲查不到龍圖了,乾脆想跟着溜出來玩的好老婆聚聚,誰知道,你居然是來尋龍脈的,真沒想到乖老婆你這麼厲害,這也偷的出來……”他止了笑,突然有些冰冷道:“更想不到宇文流瀲那個傢伙居然連我的老婆的主意也敢打。”

我斜睨着瞧他,麻煩一個,雖然知道他實在不是什麼好人,可是,每次見他完全沒有自己是壞人的覺悟,一見我就笑得燦爛無辜的,確實也不忍下手對付他……

何況,我也不是什麼救世主,我承認我很自私,只想自己過點幸福平淡的生活,對別人的事,只要不是我的朋友,我還是不願意攬麻煩到自己身上來管的。這些天忙着這些,對付邪教,也不過是知道他們要亡的是天下,殘害的人實在太多,總會涉及我或是我的朋友的……爾雅,雖然無賴玩笑過頭了點,卻從沒真的想害過我。

星源卻沒我這些想法,早知道了他是邪教的人,如今是見面就殺招決不留情……我嘆氣,出聲止了兩個又打了起來的人,“現在我們都已經困在了這裡,再內裡鬥,誰也別想出去。爾雅你只要答應我,這次無論見到什麼,你絕對不出手破壞,我們就暫時算是同伴一同其前行找尋出路。至於以後,隨你報告給你家死老頭子……”反正龍神之力什麼的要是真能請走,讓他們邪教老頭子,估計該是教主吧,知道也無妨。

“十分樂意~”爾雅在爭鬥中,還滿輕鬆自在的笑道。看來,星源的功夫還是比他差了很多呢。

……

“喂,你確定這路有盡頭嗎?”

“閉嘴!你都問了第幾遍了,不信我自己去找。”

“沒關係,我不着急,反正和我的乖老婆一起,就是身邊多了個人,真……啊呀!不是說了誰都不能攻擊了嗎?”

“自找的!”我恨恨說道,這個煩人傢伙,一路就沒停過嘴,連星源都幾次不聽我的熄火禁令又對他出手了。

“汪汪~”“喵喵~”兩個小傢伙從前面飛了回來,興奮的爭先恐後的邀功,看來是有什麼發現了。這條通道已經走很久了,我不崩潰也無聊啊。

終於到了一處大廳,居然全是石棺?而對面的牆壁又是十幾個通道。

我微一皺眉,暗裡跟清虹嘀咕幾聲,他立馬派了水妖寶寶們,都淡淡一縷青煙的飄了出去,分別探查不同的石洞去了。

我們三個則在大廳中四處打量。

冰涼的石棺,幾十個,散射狀排列,正中是一個圓形的石棺。低頭細細辨認。

“柳沅皇朝第七代君王軒轅行空……”爾雅的聲音從對面傳來,那是刻骨的寒冷和憎恨……他,也在看着石棺,臉上是一種我從未見過的沉痛與恍惚的神色。

======================================

【平安】

(今天看到飛花2大大的評論,心中很認同,也想說兩句偶的分析~)

偶也不否認平安寶寶,確實是滿自私的,只想着保護自己,只想着自己開心,尋找幸福,也因此無意中會傷害一些身邊的人。

當然,她還是很在意自己的姐妹朋友,但是其他人,卻不在自己的考慮範圍內,甚至自認爲可以完全無視陌生人的死活……雖然真的遇到了,也總是忍不住出手。

也許親們不喜歡見到自私的平安寶寶,可是,幾想寫的就是這樣一個人,很普通的一個小女兒,不偉大,很平凡的感情,煩亂的心思……

喜歡宇文公子,就是因爲他的穩重重情意,他的成功,他的榮耀,然而,在一起時,卻又發現,自己也會希望他能更加在意重視自己。

可是如果宇文真的放下一切,不管天下,百姓,她自然又會失落,因爲他不夠大義,太過小氣,兒女情長……

很矛盾的心思,其實,這也正是平安的痛苦所在。

她一直是很孤獨的,哪怕一直很快樂開心的做着隨意自由的事,哪怕身邊有朋友們,但這些,完全不同於一個可以依靠愛慕的戀人。

平安也不是無所不能的,南方魔物的退去,多半歸功於清虹請來的靈獸,如果真讓她自己去,也是沒有把握對付的,她也害怕過無能爲力,無法解決。

雖然說是開心的賺錢,連魔物的財也可以發……可是,也是很辛苦勞累奔波的。

總是在大家面前撐起堅強自信,自己一個人可以永遠自由的闖蕩,其實,在她自己也不知道的心裡,還是有一片軟弱,渴望着,也有人,能爲她遮風擋雨……

當個小女俠闖蕩江湖也是自由,也是漂泊,不知根系何處。

人們常說,國家大義面前,兒女情長,英雄氣短,不是好事,我卻從來不這樣認爲。

我一直覺得,越是這樣危難之時,人們越會爆發處心中深處的真實感受,亂世真情。越是危急與劫難面前,人們越是更在意怎樣把握好也許是最後的幸福。

雖然目前平寶寶經歷的還沒這麼糟糕,可是,經歷的事越多,厭煩疲倦的感覺也會越多,心中對一個真心歸宿的渴望也是不覺間漸漲的,偶爾抱怨遺憾在自己的心裡,自然也會有的。

當然,可以保證的是,寶寶還是通常以大局爲重,不會真的只爲了玩而任性的破壞大事,輕重緩急她還是懂得的,即使去幹擾了宇文,或是別人,也通常是爲了能將事情做得更好。

44.翡翠觀音71.龍脈密地5.伊豆59.魔鬼訓練(下)67.東南災患8.回門71.龍脈密地86.死劫75.辭別歸程69.靈魔相鬥69.靈魔相鬥71.龍脈密地21.可兒20.牽涉3.平安14.星源22.祈天13.出府20.牽涉82.風起雲涌54.御座火鳥5.伊豆70.公子到來74.卷末語45.再遇蛇妖45.再遇蛇妖43.龍宮開業18.天緞38.鬼屋幽魂18.天緞62.狐妖尋子35.序曲76.姐妹歸屬11.革新15.改變41.緞雀樓行34.決定44.翡翠觀音18.天緞74.卷末語74.卷末語90.結束44.翡翠觀音77.【番外】星源篇52.山腹密地33.朋友28.合作40.39 下79.【公告】24.劍魂62.狐妖尋子88.壽典35.序曲2.醒來87.錯亂36.寒月山莊45.再遇蛇妖69.靈魔相鬥43.龍宮開業77.【番外】星源篇78.皇城舊事60.英雄會始5.伊豆72.神隱現世37.後勤基地9.治病65.細思斟酌72.神隱現世26.重生25.汝瑤52.山腹密地16.武鬥39.七夕邂逅16.武鬥43.龍宮開業80.母女相見2.醒來86.死劫11.革新86.死劫12.賜幸16.武鬥8.回門82.風起雲涌58.魔鬼特訓(上)6.神偷20.牽涉52.山腹密地45.再遇蛇妖41.緞雀樓行46.中秋月夜(上)25.汝瑤32.水鬼25.汝瑤1.序2.醒來5.伊豆67.東南災患85.石牢禁制
44.翡翠觀音71.龍脈密地5.伊豆59.魔鬼訓練(下)67.東南災患8.回門71.龍脈密地86.死劫75.辭別歸程69.靈魔相鬥69.靈魔相鬥71.龍脈密地21.可兒20.牽涉3.平安14.星源22.祈天13.出府20.牽涉82.風起雲涌54.御座火鳥5.伊豆70.公子到來74.卷末語45.再遇蛇妖45.再遇蛇妖43.龍宮開業18.天緞38.鬼屋幽魂18.天緞62.狐妖尋子35.序曲76.姐妹歸屬11.革新15.改變41.緞雀樓行34.決定44.翡翠觀音18.天緞74.卷末語74.卷末語90.結束44.翡翠觀音77.【番外】星源篇52.山腹密地33.朋友28.合作40.39 下79.【公告】24.劍魂62.狐妖尋子88.壽典35.序曲2.醒來87.錯亂36.寒月山莊45.再遇蛇妖69.靈魔相鬥43.龍宮開業77.【番外】星源篇78.皇城舊事60.英雄會始5.伊豆72.神隱現世37.後勤基地9.治病65.細思斟酌72.神隱現世26.重生25.汝瑤52.山腹密地16.武鬥39.七夕邂逅16.武鬥43.龍宮開業80.母女相見2.醒來86.死劫11.革新86.死劫12.賜幸16.武鬥8.回門82.風起雲涌58.魔鬼特訓(上)6.神偷20.牽涉52.山腹密地45.再遇蛇妖41.緞雀樓行46.中秋月夜(上)25.汝瑤32.水鬼25.汝瑤1.序2.醒來5.伊豆67.東南災患85.石牢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