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母女相見

“呼啦”的又是一片房頂木屑掉了下來, 我急忙閃開,揮揮衣袖,內息淡淡涌起一陣輕風, 灰煙扇離。

“那個客棧的掌櫃的果然沒有騙人啊, 真是好地方哦!居然廢棄了這麼多年都沒有人來霸佔, 呵呵, 太好啦!想不到皇城也能找到這樣便宜幽靜的好房子。”

我欣喜的打量着, 雖然只是不大的一個小宅院,只一趟小正房,和一個小倉庫, 一口井,荒草及半人高, 卻是在城中不錯的地方, 周圍是樹林小河, 清幽的很。

星源隨手推了下旁邊倉房的門,“嘭”的應手而倒, 滿地塵土,他急忙退開,還是染了一身的灰色,我合手“老天保佑,不要睡到半夜牀頂板掉下來就好, 那可真的就是死於非命了~”

爲了在皇城探親, 遊玩, 加上觀察形勢幫助芳兒她們打好持久戰, 以後這裡就是我和星源兩個的長期作戰場所, 所以,自然要好好處理下!

探查了地形, 毫不猶豫的行動,我們到了皇城已經是晌午,必須加快行動才能在晚上住進去。

先是去買下了那處房產,這次我倒是要對星源刮目相看了,他倒是對流程熟悉的很!聽他自己解釋從前在南鄉時,他有跟着白楓幫過忙。呵呵,剛好我省心啊!

然後就是我最喜歡的,添置東西啊!京城的街巷買賣雖然不比蘊良那種奢華熱鬧,錦衣交錯,卻也是繁華氣派,這裡的一切都很有條不紊,秩序井然,人人面上都透露出一些與生俱來的驕貴清傲,固然皇城天子腳下的人,都很有優越感啊。

衣食住行什麼的,挨着店鋪買下來,我如今也是身家不菲,財大氣粗了~還有曾經在吳府時夭夭審出的那個俘虜的家財我也不閒少的接收了,看到什麼喜歡的就買什麼,賺錢不就是爲了花的爽嗎~

最後整整三個馬車才運回,星源已經擔心的提醒:“平安,我們的那個房子好像放不下這麼多東西……”我哼哼笑道:“放不下我就是擺院子裡也要買回去!”隨手將手裡賣弄研究的一件擺飾丟到了剛買了的一個老僕婦手裡,讓她看好,一會一起裝車。

星源微微苦笑了下,還是讓眉開眼笑的掌櫃寫了在單子上,算着錢。

就這樣,我來挑選,他來算錢付賬,兩人也算是閃電速度,一個小時就買齊了東西,可以打道回府,好好裝修佈置了。

悠閒的走在回程路上,看着小攤,呵呵,木子的胭脂水粉,美容寶盒居然都已經買到了京城,之前和白楓有聯繫過,小蝶走了,他便和另一家的美容品專賣合作,如今我們的貨還發了很多到各地賣。

我搓着手,緊了衣領,好快啊!皇城也算偏北方了,十一月根本就是冬天了,我和星源也都穿了薄棉的錦襖,衣飾上也有了小巧的毛絨絨的裝飾,日子真快。

“咱們中午在外面用飯了吧,回去那個破屋子別說生活了,現在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我看着沿街的小攤暗自流着口水。

星源看了四周一圈:“想吃點什麼?那邊有湯麪,炸菜,還有混沌呢……”我看看想想,撓了下頭,我也沒吃過,不知道哪個好吃啊。

一時兩人都皺眉苦苦思索去哪家呢……

跟着的老媽子忍不住笑道:“我的姑娘少爺啊!你們這麼想下去可是什麼也吃不到呢,聽說前面的林家水晶包子可是不錯,算是這一片的特色啦,唉,姑娘?”

不等她說完,扔了句“讓車伕先去停了馬車,你們一起來吃點。”我便拉了星源跑了過去,真是沒出息啊,才吃了幾天的乾點心和帶的些零食小吃,我就這麼想好好吃頓正常的飯菜了。

掀了薄棉布的門簾,熱氣撲面,香氣馨暖,口水啊!

“老闆小二的!有什麼好吃的,快來點!”我們挑了張垂花門裡的小隔間坐了,可是裡面人來人往好不熱鬧,小二滿頭是汗的添茶倒水,居然沒人來招呼,只得自己扯了脖子叫喚。

“誒,來勒,二位客關是要點餐還是來分標準的套餐。”小二滿臉是笑的趕來。

“標準的套餐好了,快點,五人份的。”

……

輕輕咬開薄薄的皮,裡面濃湯鮮餡,燙得我直呼氣,卻真是脣齒留香,我毫不客氣的解決着面前小籠屜裡得晶瑩剔透的小包子,居然每個都是不同的餡子,有豬肉,牛肉,青菜,魚肉,豆子……甜的鹹的,口味也不一。

再慢慢飲一勺清淡的白菜面鼓湯,真是好幸福啊,熱流涌遍全身。

星源顯然也是有點吃驚於我好久沒有這麼放肆又痛快的大吃,開始有點錯愕的看着我一個接一個小包子的消滅,後來笑了下自己也加入埋頭苦吃的行列。

之前在府中我就總是吃得不舒心,心裡隱隱有些浮動,其實還是惦念着自己的母親,這一路,爲了趕路更不用提,如今,總算是到了皇城,想到晚上就可以見到她,雖然有些緊張興奮,卻是從未有過的寬心,總算可以好好享受美食。

餘媽媽如今也知道了我們的脾氣,倒也坦然和我們一同坐了吃着,倒是那兩個車伕還是受寵若驚,匆匆嚥了飯便告辭外面看馬車去了。

三人吃得無聲,卻是風捲殘雲,半點不剩,我摸了下肚子,好飽,端了熱茶漱口,正好聽着四下小聲的閒聊。

“可不是嘛,還有兩個月,這各個戲班已經競爭極是激烈,唉,可惜再好的節目也是到宮中表演咱麼也看不到的。”

“不過皇上還真是疼愛這個皇后,不過爲了個壽辰,居然用普天同慶,甚至還有人說,連國師也會親自來爲她祈福祝壽。”

“這算什麼,我聽人說啊,皇上疼愛皇后更甚於當年傳爲萬靈之後的謹妃娘娘,甚至還有費太子,重立皇后的兒子爲儲君一說。”

“噓,你們不要命了,這種事情也敢亂說,再說了,太子可是德行出衆,爲百姓們做了多少好事,他若他日爲王必定是個賢君啊!只盼這天下不要大亂纔好。”

後面幾人默契的停了話,叫嚷着喝酒划拳。

我擡了眼,見星源也是聽了方纔他們的話,正低頭思索。結了帳出了店門,冷氣灌進衣袖,我笑着推推星源,“我想到在這賺錢發家的好法子了!”

他轉頭暖暖的一笑,眼神是那樣的明亮和絲絲寵溺縱容的堅定支持。

“喂喂,你幹嗎?!好好的薅草,幹嗎全拔掉?!”我正在屋裡面和餘媽媽兩個人打掃屋子,突然看到窗外的星源正賣力的拔着荒草,忙叫他停下。

星源無辜的看看我,扔了手裡的草,不知所措。

我笑了下,擡手手裡已經拿了剪刀和各種型號的長刀。“拔草全拔了,空空的地可不好看,有風時還塵土飛揚的,還是留着,把它們剪短就行。你去把那邊的都剪至一寸長。”我只了門前院裡的一片地。

自己也蹲下研究着,這的草生命力很頑強,很柔韌結實,在這樣冷的天居然還是濃綠色,沒有枯黃,只是有些幹,多加些水便好。

但是不夠柔軟,也是無法修成美麗的園藝造型。

當下研究着修修剪剪,小球球,星形……只能弄些簡單的造型裝點,生下的,都用刀割了,成平平的綠毯。

弄好了地,星源很自覺的查看起了久未使用的水井,更換着繩子和新買的木桶。我在他旁邊看了下堆放柴草的避雨棚,都坍塌了。

“這裡只要取些木枝回來,重新搭建一下就好。只是少了些油布。”星源側頭解釋道。

我笑着摸索了半天,總算找到了儲物空間裡的高級防雨綢布,很多人家用其縫製斗篷,交給了星源,雖然是浪費了點。

重用回屋,好在房子還算結實,沒什麼破損,裡面的東西已經都清理了出去,也灑掃過,我吩咐了餘媽出去路口等着,我們新買的傢俱現在也該送來了。

她一走,我便召了小水妖出來:“乖寶寶們,今天隨便玩,把這個房子都給我好好清洗一番!”

三個留守我身邊的水妖寶寶,興奮的捲了桶中的水,對着屋子就是暴風驟雨的洗禮一番。突然聽外面星源慘叫驚呼,我探頭看向窗外,^_^,居然是一個水妖寶寶直接從井裡調了水出來,他很無辜的被淋了一身,好在那水滴都順滑的從精魄衣服上流下,微一抖動已經幹好如初。

我同着兩個開心的水妖寶寶一同咯咯笑着,在屋子裡繼續翻雲覆雨,洗滌塵埃。

“這個,貨已經都搬了進來,請夫人籤個字查收。”我正站在門口,掐腰指揮着往來的小工們什麼雕花桌子擺那,實木椅子放這邊,梳妝檯放到裡屋……聽了來送貨的木藝城二當家的話,差點沒把舌頭咬斷,瞪了他一眼,“你說什麼?!”

老頭被我駭得一震,不好意思的道:“哦,是老朽唐突了,這個,這樣的大事還是要請您相公來出面簽收才作數的,那這位公子……”說完居然真的就轉向了星源……我抽搐抽搐再抽搐!……不過想來也是,我們這也算是孤男寡女了吧,又買了個小院一處住,一同上街買東西添購傢俱,估計左鄰右坊不是都會以爲我們是新婚燕爾的小夫婦吧……

星源正叮叮噹噹的修着柴草棚子,一手扶着木棚頂,一手執着錘子,嘴裡還叼着個小釘子,見了二掌櫃笑容可掬的邊說邊走向他,一時也怔住了,不知該不該籤,我飛身趕去攔了,揮灑下平安的大名,賞了小費咬牙切齒道:“你們可以都走了!”

老頭還不知死活的居然點頭笑道:“多謝夫人打賞!以後但凡所需,儘管來我們天皓木製來選購,價格從優!”才顛顛的招了立工們閃人……要是再晚幾步,天曉得我會作出什麼讓他們衆生難忘的事!

餘媽一直掩袖竊笑,我咳嗽一聲,她一溜煙的閃出了門也:“姑娘,我去看着有什麼食材,這也快作晚飯了……”

只剩下我和星源兩個,我正有些尷尬的扭頭看他,不知說什麼好,卻見他已經低頭繼續忙他的活,長長濃密的睫毛遮了眼,看不清顏色。便乾脆進了屋子,蠻力大發的一個人挪動起了傢俱擺設,全部歸位弄好。

才取了先前買好的錦緞綢紗,素色的窗簾,附在竹簾內,垂花錦緞,刺繡褥塌,還有高掛的彩燈,架上的擺飾,各樣可愛的酒盞杯壺……一時邊想邊弄居然很快就全部好了,環顧四周,色彩明亮溫暖,西窗,暖陽斜射,風鈴水晶片風中搖曳。

這裡白天溫度還好晚上可是會凍死人,,如今屋中濁氣已去,我便一一關了窗門,最後,關到了正對院子的一扇,見行星源正在清洗着新送來的洗澡用的大木桶,我定了兩個。曾經在剛到龍宮的時候,我記得第一次買了新的沐浴桶回來時,本來大家打算就那麼直接搬到房子裡,我死也不肯,指使着下人都在外面給我好好清洗幾遍用熱水燙了才分別送到大家的屋子裡。

想不到他倒是停細心嘛,還記得我這些個臭毛病。

沒辦法,我就是個絕對小資的人,日子一定要過得美美,什麼都弄得妥貼舒適,就是明天便是世界末日,我今天也要把屋子弄得美麗溫馨,一切所用都不可含糊。

倚了窗子,看着星源忙得都有些汗流浹背,現在外面溫度可不高,涼風迎面,垂在臉上,髮絲拂動。

我擡眼看天,橙色藍色暈染相交,院子外的樹木,露了頭在牆頭搔首弄姿,一切都是這樣的寧靜活潑,微微的笑意爬上嘴角,這樣自由隨意的感覺。

餘媽回來,帶了不少的飯菜,看了屋子已經完全佈置好,她驚訝的說不出話,我笑着道:“那邊的大竈先生火燒些熱水,我們這幾天趕路太勞累,今天要好好洗個澡解乏。這邊的兩個小竈,洗乾淨生上小火溫着,我去弄菜。”

“誒,姑娘您,這是要自己動手?”餘媽驚奇問道。

我笑着挽了袖子,“讓你也嚐嚐我的手藝。”便切着肉絲和買來的皮蛋,然後時和麪發好,擇菜清洗。看到那邊餘媽已經熱好了鍋,便先是熬了肉絲皮蛋粥,然後開始揉麪辦了調料加了蔥花菜丁,邊趕邊烙着一張張小餅。

然後是做起了曾經學過的北方菜,很適合冷天的燉菜,排骨土豆豌豆玉米一起下鍋頓得連湯帶水,上面蒸了雞蛋辣椒醬,新鮮得魚,冬日裡最是脂肉肥美,片開,裡面賽了肉和幾樣輔菜紅燒得濃汁收斂。

最後加上兩樣素炒小青菜,端上了桌,吃晚飯時已經掌燈時分,溫馨燭火,滿室昏黃。

星源剛沐浴更衣回來,長髮還溼漉漉得散在身後,笑意盪漾在眼中,漆黑中星光閃爍,看着一桌子被蓋着保溫得菜,欣喜的低頭挨個偷偷瞧着是什麼。

我擦擦手,撤了圍裙,笑道:“開飯嘍~~好久沒親自做飯吃了哦!快嚐嚐都!”餘媽邊幫忙撤了蓋子,爲我們添飯布筷邊笑道:“姑娘公子,你們雖待我和善,老奴也不敢忘了本份,這如今非是在外面權宜之計,老奴怎敢再與主子同桌而食。”

我笑着點點頭,規矩我是懂得,好歹咱也是從基層幹上來的,就是勉強留了她下來,估計她這餐也吃不安心。便讓餘媽撥了幾樣菜自己下去回房吃。

回頭看了星源正可憐兮兮的看着菜端坐,有菜吃不得……我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個,怎麼不吃?難不成怕我下藥?放心,集訓已過~”知道他是在等我,便不客氣的挑了筷鮮嫩的魚肉吃了~~~味道好好啊!

安靜的燭火跳動,桌上杯盤的影子也微微晃動,安靜中,兩人都是埋頭專心吃着,心裡有點微波,從前在學校時吃食堂,在吳府時姐妹們大家一起,唯一工作的那段日子,都是主人吃了後,我自己隨便找個時間迅速解決,像這樣兩個人獨處,相對着……真的好像是一家人一般……

飯後我也舒服的洗了個熱水澡,邊泡花瓣裕邊和姐姐水鏡聊天,聽她說東澤那邊□□的勢力基本已經清除,如今武林同盟的人,已經有的回了南鄉聚集開會也有的,直接北上,要到北方几城和皇城,估計是爲了全面開展坐準備。

她還笑着道:“如今你和星源可是有名得很,聽說這一路的逃竄的□□人士,都被你們兩個給活捉了,交到了武林同盟的手裡,可沒人知道你們如今已經到了皇城呢!”

我笑了下,清虹他倒是玩的挺快樂嘛!

“對了,”七夫人突然詭異的笑着問道:“聽說那個宇文公子對這兩位神秘少俠很感興趣,幾次趕去想去見一面,可惜都是趕了一場空,我看,他是舊情難忘吧。”

我的事,自然都沒有瞞姐姐,當下笑了道:“他那樣的事業爲先,怎可能爲了區區兒女私情牽絆了自己,我倒覺得,他是真的如今覺得我有用,合作起來對他們有利才追查的吧,算了,不理他,讓他和清虹追着玩去吧。”

晚上,拭乾了發,見到星源已經在院子裡練劍,餘媽收拾着屋子,灑掃擦洗,我突然覺得好玩,搬了新買的琴,裝模作樣的在窗前坐下,叮叮咚咚的彈撥起來……

幽風靜夜,琴聲繚繞,看着外面星源黑衣墨髮長空劍舞,本該是很美的精緻意境,只可惜……我彈的實在是不成曲調!倒是可以用來殺敵退兵,好在星源沒受什麼大影響,只是靈力有點波動古怪罷了。

最後推了琴,我翻出了黑色的夜行衣——等了一天,終於夜色已深,是時候了。

招搖的飄飛於夜市之上,獨自潛行出來,直取皇宮。

三團青色幽光圍到身邊,親暱的撒嬌,我笑道:“都查清楚了?”咿咿呀呀的得意叫聲稚嫩可愛。

我拉了一個寶寶變成水鏡附在眼上,另兩個飛到前面帶路。

皇宮守衛森嚴,天上地下的巡邏隊一波纔去一波又至,好在寶寶們探查的清楚,我一路是走得悠閒輕鬆。

皇宮北,荒涼廢棄的院子,那“冷宮”兩個字,也已經退了顏色。

要不是在鏡中看了裡面的人,我真的都不敢相信,這樣的地方真的還可以住人——而且一住,就是十五年。

亭,在夜中張揚了翼角伸向星空,乾涸的荷花池,只有淤泥。

庭中,單薄瘦弱的人影,在月下發呆,她是怎樣忍受這樣的寒冷,刺骨寒風。

我幾乎不受控制的顫抖,小心靠近,清冷的月光下,即使深處冷宮十幾年依舊美麗高潔的面容,只是,眼中是迷茫和呆滯的神色。

我緊緊攥了手裡墨紫玉精,這塊被伊豆它媽媽埋在了映雪蘭花叢下,守護了十年,後來離開了又派回了自己的孩子繼續回來守護的妙靈之因,從掘出土那天,便未感到任何的靈力。

管家說,爲了保了我們母女的命,花魂用盡了靈力而沉睡,沒人知道它何時醒來。難怪,難怪我的體內有那樣清晰的映雪蘭的靈力波動,所有的靈獸如此喜愛接近我,原來,一直以來,妙靈之因,已經融入在了我的骨血當中。

“主子!您怎麼又跑了出來!夜間天涼,快回吧!”一個老嬤嬤急匆匆趕來,語氣裡都是焦急。

清越又柔和的聲音,滿是幸福的響起:“何媽媽,我,我在等旖兒,她怎麼這麼貪玩,天黑了也不回家。”

老媽媽的聲音已經有了哭腔:“主子,回吧,小公主……小公主今晚被聖上叫了去,共同參加晚宴,聖上早上還誇了小公主聰穎乖巧,沒準啊,這宴會上,看了什麼好的公子還會指給咱們小公主呢!”

謹妃纔有些不情願的親身讓她扶了離去,“何媽媽,旖兒很淘氣是不是,我好久沒見她了,她……她不會因爲聖上不睬我,也不要我這個孃親了吧,我,我都快記不得她長什麼樣……”

聲音漸遠漸輕,擊在心上卻一聲比一聲沉重!她是我的媽媽?!她,便是瘋掉的謹妃……管家說,我制的解藥他偷了些去,讓人送了來宮中,謹妃用了,雖然已經情況好轉,卻,還是神智不是很清,而且,她似乎已經忘了很多從前的事……

所以,她以爲我還在宮中,以爲,我只是太久了沒來看母親,而不是,從生下來就離開了她,就……

淚水滴下,我心裡有一百個後悔,想不到血緣之親如此濃厚,初見的那一剎那,我幾乎有撲到她懷裡叫媽媽的衝動,我……爲什麼那麼猶豫不肯來,就是因爲怕麻煩,怕被捲入皇宮的牽連,所以,讓母親在這裡繼續受苦,卻不聞不問?!

真是——該死!

8.回門87.錯亂60.英雄會始42.養顏秘方28.合作16.武鬥34.決定4.見衆36.寒月山莊89.爭戰90.結束4.見衆80.母女相見59.魔鬼訓練(下)82.風起雲涌61.洪家兄弟5.伊豆2.醒來89.爭戰14.星源60.英雄會始37.後勤基地73.水逝花落65.細思斟酌87.錯亂48.中秋月夜(下)18.天緞85.石牢禁制20.牽涉43.龍宮開業82.風起雲涌16.武鬥86.死劫9.治病12.賜幸23.踏青58.魔鬼特訓(上)18.天緞11.革新84.暗夜波瀾40.39 下66.險中訴情27.善鋼67.東南災患31.舊事46.中秋月夜(上)74.卷末語80.母女相見67.東南災患90.結束60.英雄會始34.決定40.39 下32.水鬼60.英雄會始43.龍宮開業76.姐妹歸屬63.決戰前夕17.元宵2.醒來17.元宵42.養顏秘方60.英雄會始8.回門75.辭別歸程72.神隱現世24.劍魂30.開張11.革新73.水逝花落88.壽典38.鬼屋幽魂58.魔鬼特訓(上)25.汝瑤64.賽場爭鋒58.魔鬼特訓(上)7.盜藥34.決定37.後勤基地26.重生47.中秋月夜(中)85.石牢禁制3.平安76.姐妹歸屬78.皇城舊事75.辭別歸程30.開張33.朋友79.【公告】78.皇城舊事84.暗夜波瀾57.未央學堂16.武鬥40.39 下74.卷末語87.錯亂30.開張82.風起雲涌
8.回門87.錯亂60.英雄會始42.養顏秘方28.合作16.武鬥34.決定4.見衆36.寒月山莊89.爭戰90.結束4.見衆80.母女相見59.魔鬼訓練(下)82.風起雲涌61.洪家兄弟5.伊豆2.醒來89.爭戰14.星源60.英雄會始37.後勤基地73.水逝花落65.細思斟酌87.錯亂48.中秋月夜(下)18.天緞85.石牢禁制20.牽涉43.龍宮開業82.風起雲涌16.武鬥86.死劫9.治病12.賜幸23.踏青58.魔鬼特訓(上)18.天緞11.革新84.暗夜波瀾40.39 下66.險中訴情27.善鋼67.東南災患31.舊事46.中秋月夜(上)74.卷末語80.母女相見67.東南災患90.結束60.英雄會始34.決定40.39 下32.水鬼60.英雄會始43.龍宮開業76.姐妹歸屬63.決戰前夕17.元宵2.醒來17.元宵42.養顏秘方60.英雄會始8.回門75.辭別歸程72.神隱現世24.劍魂30.開張11.革新73.水逝花落88.壽典38.鬼屋幽魂58.魔鬼特訓(上)25.汝瑤64.賽場爭鋒58.魔鬼特訓(上)7.盜藥34.決定37.後勤基地26.重生47.中秋月夜(中)85.石牢禁制3.平安76.姐妹歸屬78.皇城舊事75.辭別歸程30.開張33.朋友79.【公告】78.皇城舊事84.暗夜波瀾57.未央學堂16.武鬥40.39 下74.卷末語87.錯亂30.開張82.風起雲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