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風起雲涌

禮花鞭炮喜慶的響聲傳遍整條街巷, 十幾個少年少女在剛剛修建完成的戲院大門前含笑引領着不停前來的客人。

的給這些焦急又有些興奮期待的觀衆們發放着門票。

第一次營業表演,自然是優惠得不能再優惠了,不但門票只十個銅板一位, 而且今日可是大放血的各種酒飲茶釀, 小吃零食全部免費, 裡面有自助食品屋, 擺放羅滿了竹筒制的廳裝各種飲料今天隨大家拿去。

“曲目有什麼西遊記的大鬧天宮, 還有一個短劇牡丹亭,最後是異域舞蹈……真是夠新鮮的,從來沒聽過!這些年什麼戲不是看了頭就知道尾, 我都能演了,今天倒要去看看這個木子劇院能有什麼特別的東西。”正排隊的兩位客人正低聲交談, 不時拿起手裡彩色的宣傳單——水妖們特別印製, 有好幾種版本的, 有的是說的今日優惠政策,有的是介紹簡單的戲劇情節, 有的是些美麗的劇照……等待的額觀衆們倒也不寂寞,相互傳看手中不同的印刷傳單,有的感嘆好運來白吃白喝,有的期待着裡面離奇的劇情,有的則不屑的指點說什麼還是傳統的戲劇最是精粹, 這在胡亂弄什麼, 倒要去看看人們怎麼罵場……

=======================================

戲院是最爲特別的建築, 當初蘭秀才在祖傳院子裡改造的這個戲院戲臺, 幾乎花了他所有的家傳積累。三層的正房樓閣, 佔地面積很廣,一層是滿滿的精簡沙發——沒錯, 是特別定製的錦緞包裹的沙發!旁邊都有一個很精巧的曲木托起的小平臺,是供客人們放水飲等物的,也因此整個大廳中,只有齊齊的幾十排沙發,省去了桌子倒是多了不少容人的位置。

二層,是些雅閣,環繞一圈,香簾垂珠,裡面有小几軟塌薰香錦畫,這裡的位子今天都是發給特邀嘉賓的,主要是城中一些有名的文人或是喜歡點評戲曲的學士。

三層邊緣是牢固的兩層扶手,是些站票觀衆的觀賞處,最爲便宜,只是要看大家誰能擠到前面。

正中,貫穿了整個三層的,便是巨大的戲臺,如今佈置了山景,居然還有水幕流下,和彷彿就在眼前的雲霧繚繞。

所有的觀衆幾乎一見到這個絕非凡俗的劇場就已經先驚喜得不敢置信。滿場上千人幾乎沒有什麼嘈雜,人們安靜在背後繡着自己票上座位號的座位上坐好,就都欣喜得看着戲臺,當然手裡都抱了不少方纔外面去爭搶領到的免費消遣食品。如今正滿臉驚歎的品嚐。

星源在簾後看了外面的觀衆幾乎已經坐滿,笑着拍拍幾個圍在他身邊,正伸了腦袋瞧着外面,微微緊張的小戲子。“還在這裡偷瞧,一會就是你們出場了,還不找猴王去?!”

小戲子們都是毛絨絨的小猴子裝扮,後面的尾巴隨着他們嘻笑轉身跑開不停搖擺,外面臺上,猛然黑暗起來,那是負責燈光的工作人員落下了黑色的垂布窗簾,擋了光線,人們意外的尖叫聲才響起來,上百盞彩燈就從臺上一盞盞亮到了臺下衆人頭頂,彷彿火花燃燒般無聲的擴散,這可是幾十只小火焰蟲訓練了好幾次達到的燃燈效果。

臺上,雲山霧水,越漸夢幻。突然正中的一塊巨石,熒光環繞,彩光沖天……

這邊光中驚叫聲連連,臺上水妖們興奮的千變萬幻,孕育着裡面猴王的誕生,後臺幾個興奮滿眼放光的年長戲子——如今木子劇院的培訓老師和現場監督,指揮着工作人員們,各類調皮的小猴子們準備道具,燈光,還有星源也不閒着,指揮募集來幫忙的靈獸小精魄們,該誰誰誰表演……

熱鬧一片。

――――――――――――――――――――――――――――――――――

後院卻是清幽雅靜,我丟下筆,伸個懶腰,把新寫好的最後一段我記得的紅樓夢的內容給了蘭秀才,他正看着之前的故事癡癡入迷……

真是,見了才知道,這傢伙整個一個工作狂,這一個月來,幾乎每天就睡三四的小時,我只能給個簡單的故事概要,他卻已經看得興奮異常,唯一遺憾的無法表現的一些現場效果也被我全部承包下來了。而他的事,則是將這些我給的故事概要,改成精緻的劇本,給我們的戲子老師們拿去研究着編排新劇,他當然是從來都要親臨看看效果如何,再做改動。

“姑娘!這回,這回,我們木子算是揚名了!!!那些個貴賓們,聽遞茶水的小二們說,全都看得目瞪口呆,直拍了桌子叫好!剛纔大鬧天宮落幕時,觀衆們都激動的大叫太好看了,尤其聽說了這是連續的故事,後面還有不同內容,大家瘋狂的說什麼現在就要買票了……”大領班興奮的進來報告,居然連平日十分嚴肅認真的他也會如這般激動得手舞足蹈。

蘭秀才卻根本不理,只一心沉入劇本,他說他追求得是什麼藝術,不是爲了那些個滿身銅臭味的人的認可,反正我們在正式演出前的彩排,他已經見識過合成效果了,別說觀衆,就是自己演的人,都已經癡迷沉醉的不敢相信。

我笑笑:“過了這免費的一天,票價你看着漲,也別太過,我要的是名聲,不在乎進帳。無論如何,我們定要贏他個皇城第一戲班的稱號。”

“姑娘是想要,參加一個月後的皇后壽宴?”領班眼中閃過一陣激動。

我笑着道:“那最好。”

拂袖起身走出房門,蘭秀才那塊木頭估計不到天黑快餓暈是不會從故事裡走出來的。

如今的背景音樂是悽怨哀婉,演到牡丹亭了哦,我攏了衣服,跳到樑上查看,古色古香華美的佈景,素衣雅緻的小姐正鄰桌而畫……雖然那個真的是男人扮的,不過真的是纖弱水嫩,我見尤憐哪!

一陣揪心的咳嗽,真絲手帕上如同梅花般染上了殷紅,最後一滴淚落在了畫布上,水色的光華閃過,本來空白的畫布上迅速的印染上了小姐的倩影,這才無風自飛起來,飄在觀衆眼前展開,妖嬈美麗的如從真人一般靈動,人們不由發出讚歎聲——這可是我家水妖寶寶們新練的招式,人物肖像速寫~看大家看了畫後那樣激動的表情,估計我就是帶了寶寶們到街頭擺攤畫像,也能賺發達了!

等到人們目光轉回到小姐身上時,她早已經魂去人亡。然後是悲切的葬禮守靈,臺下也是安靜一片,直到最後,書生在亭下拾了畫,小姐從畫中於一片彩光中走出,臺下很多本來哭得稀里嘩啦的小姑娘們,如今都是喜極而泣,欣喜的讚歎拍手……

我看着效果還不錯,最後嘛……出場的可是我親自訓練的勁歌熱舞啊!這是我們戲院最特色的,有女子參演,這裡所有的人選都是蘭秀才親自挑來的,這幾個小姑娘都是些窮人家賣了去青樓的,他看着辛酸,挑了幾個還算靈巧的出來,做我們的舞伎。

臺上重又陷入黑暗一片,顯然經過前兩場戲,大家都已經開始期待這最後一場異域之舞了。

砰砰幾聲輕響連續,戲臺的周圍,跳動的火焰一盞盞亮起,大幕飛速拉開時,臺上佈景是詭異的錦繡,燈盞,垂綢,裝飾圖案都是些暗色的蛇怪等等,伏在地上的十幾個身影,隨着雄厚的鼓聲有節奏的扭擺着起身,臺下一片譁然。她們華麗絢爛的舞衣都是才過膝蓋,樣式奇特的錦衣和流蘇。

上身裸露的雪白手臂,下身細長晶瑩的秀腿,那是少女特有的嬌羞柔嫩,在焰火下當真是活色生香。隨接樂音節奏漸快曲調漸強,少女們的姿態越漸狂野,猛烈,臺下觀衆都是看得震驚異常。

箏聲急,笛聲越,琵琶鏗鏘有力……我盡其所能的選取了古代樂器中最爲接近現代搖滾感覺的樂器,如今演奏出來效果倒是非常的令人滿意。

猛地樂音一停,婉轉有着印度感覺的笛聲如同觸手般一點點搔進衆人心中,第一次聽的人自然是有一種奇妙的感覺。

少女們妖嬈的身姿也在燭火忽明忽暗間舞動得如蛇般緩慢卻更覺狂野……

我笑着暗贊,這羣小姑娘悟性極好,其實我跳得都沒她們這般有滋味,真是出乎意料。突然想起星源,我小心順着房樑在柱後滑下,正提了裙子要跑到後臺,突然感到一絲視線打探,驚訝得回頭看去。這個時候還能分心來觀察到漆黑一片的劇場中我的行蹤……很厲害的人啊……而且很熟悉得感覺,打個冷顫,希望不是。溜之大吉。

看着星源正打發着剛剛演出完的小猴子們,大家拉着他要出去,說是什麼河邊捉水行蟲……星源如今整個成了少年組組長了,也虧他有耐心,好心在那解釋要控制着這邊滿屋子亂飛不安份等待出場的靈獸們。

我暗笑,自己也夠無聊,正猜測着他有沒有看舞蹈,哼哼,看看外面那些個男人流口水的樣子,他要敢也那樣,我不扒了他的皮~好在他倒是還算自覺,在這邊只偶爾看幾眼,調控着時間,指揮靈獸。

“平安姐姐!”小孩子們一見我就都撲了上來,我嘻笑的撥開,“一身猴毛,怎麼還不脫戲服?!”

大家吵嚷着什麼多好玩啊!纔不脫呢,要穿到晚上睡覺。

我招招手,取了一袋子彩糖,小孩子最好哄,有吃的,能打滾出二里地!側頭跟看熱鬧的星源道:“你陪他們出去玩吧,靈獸們交給我好了。”

星源這才點頭,笑着招呼着歡呼的孩子們離開……我淡淡笑着,如果不是外面如今亂的很,現在這樣的生活其實真的很好的……

所有什麼打掃結算之類的活,自然跟我沒關係,我向來是用人不疑,完全放權,這樣自己輕鬆。

晚上從廚房出來,把新制的點心拿食盒裝好,便又摸到了皇宮。

謹妃最近也知道了我的規律,每天都是打發了老嬤嬤獨自在屋中等我,一個月,她的毒倒是去了個七七八八,也不知道神智好了沒,記憶怎樣了,只是知道現在她比從前安靜許多,每次見我都是眼中欣喜的含笑。

“旖兒!”推了窗子翻進去,謹妃笑着和了窗,打量着我,道:“都說了來回跑來跑去的不方便,你卻偏偏每晚都要來……”我嘻嘻一笑,拉她坐了,自己在她身邊膩着,“娘,您看看這個,是我新作的糕點哦~嚐嚐怎麼樣,不過晚上可不能多吃,剩下的留着明天吧。”最近最愛的就是靠着她,有時閒聊,有時什麼也不說也覺得溫馨,原來媽媽和姐姐的感覺完全不同啊!媽媽就像是海,可以完全包容自己一般的感覺,安心幸福……

我正欣喜喂着她看她吃得津津有味,忽然聽到外面有聲響,忙讓她假裝熟睡躺回牀上。外面的腳步聲漸進,一個是沉穩輕捷另一個是急促緊張。我也閃身進了小衣櫃。

“娘娘最近身體怎樣了?”

“回皇上,娘娘最近不只精神好了許多,竟然身體也大好,氣色極佳!恭喜聖上了!也許不久娘娘的病就可以痊癒呢!只是,娘娘總是惦記着您和小公主……對了,最近奇怪的很,娘娘似乎也很少再同老奴提起小公主,從前她總是到處的尋……”

“前陣子送來的藥,難道是那些藥有效了?”那聲音欣喜起來。

老嬤嬤欣慰的笑道:“恐怕是了!皇上,娘娘都是洪福齊天之一,想來娘娘這病是有救了!”

我聽得訝異,竟然是皇上嗎?!他不是都把謹妃打入冷宮了,還來看什麼?!而且,聽他的聲音十分清新平和,不似傳言中那樣的昏庸和縱聲酒色的軟弱無能啊。

只聽的一聲嘆息,門外腳步聲似乎在門前盤桓遊移了一會,終於還是止了,似乎只是輕輕將手放在了門上,卻沒有開門的輕聲道:“只要再有一段時間……這些年委屈謹兒了。”便不再遲疑的又離開,我出來,瞧見謹妃已經坐起了身,臉上滑下淚來,拉了我的手輕聲哭道: “我知道他這些年也很不容易,可恨我竟然幫不上他……”

我沒出聲,只是緊緊抱了她安慰,“娘……”不管她已經想起了多少,大好了沒有,既然她自己不肯說,我也不會問。晚上別了媽媽,我想想還是探訪着找了去,剛纔已經派了水妖寶寶跟蹤了過去。

雖然知道可能有點風險,可是,他的靈力似乎沒有太子那樣厲害!

晚上,皇上通常都是在承德殿休息,據說每晚都是召了很多舞伎歌女,卻不喜傳召妃子們。

奇怪的是,我到了卻沒聽到什麼樂音歌舞,正想難道今晚換地方了,卻突然聽到裡面一個女人的聲音,“陛下,您整日在這承德殿中不肯管理朝政,聽說岳陽殿的摺子都羅了幾桌子……”

“愛妃費心了,朝中軍政都有愛卿們輔佐,文有宰相武有將軍,朕有何好擔心?朕最近可是得了一位高人的指點,還相贈了寶石一塊,說是龍神穴中之物,得之者若是能完全吸收好了,也許可以延年益壽……”

“陛下!……好歹,那丞相前幾日提議的南方靈宮之事還有新近駙馬的調升令……”

“呵呵,這些個小事情急什麼,再有一個月可就是愛妃的壽辰了,怎麼也要好好舉辦,普天同慶,你快看看這些個人的歌舞還不錯的,這可是朕親自培訓的,愛妃的面子可是大得很呢!”

шшш● ttκā n● C〇

我邊聽着他們的說話,便靠近,如今從殿外,融了窗紙瞧去,地上跪了滿殿綾羅錦緞綵衣的歌舞宮女,樂師們也都顫抖的在側面跪了,上殿的皇椅上,一身明黃色龍袍的中年男人,當真是俊逸華貴,只是,臉上的神色有些無所謂的放縱,手中舉了杯子,閒散看着下面。

正中的錦毯上站着一個風華絕代的美豔女子,看她頭上輝煌的鳳冠,該是那個什麼稀皇后了,只是神色間極爲倨傲,殊無恭敬。

她身邊還有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子,眉目間兩人倒是相似,只是這個人的形體略顯豐腴,當真是雪白凝脂,不愧是當年皇城中有名的美女公主,軒轅紅脂……也就是小蝶的那個負心的未婚夫迎娶了的公主吧,真是,新仇舊恨一起了啊!

“父皇~您就疼疼兒臣吧,聽說前些日,禁衛軍統領受了重傷,如今只能離職,駙馬一直都是個沒實權的文官,不如就把這個空缺賜了他好不好?”我聽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原來,撒嬌竟然是這樣的……回頭我也跟我娘試試去,呵呵~

皇上似乎毫不在意,一邊指揮着:“都起來,繼續奏樂,讓皇后和公主都聽聽,評點評點,不滿意了,早作修改。”然後才皺眉思索了一會,突然笑道:“朕想起來了,好像是有這麼回事,前幾日護國將軍來的時候,確有提起,不過,朕當時似乎答應了他,讓他的一個什麼弟妹的三叔的二兒子來擔任,你看看,這個,領舞的一個,可就是將軍那日贈予朕的,說他跑遍了幾省才選來的一個要給皇后慶生……”

我好心情的看他們下面虛情假意的繼續演戲,沒想到皇帝也挺有意思,尤其最後見皇后和公主離開時,那個菜臉色,我心情好的差點吹口哨~看方纔皇帝去探望謹妃時的情形,估計他是心中深愛着我老媽啊!你們還是遠點站吧!

……雖然我不喜歡這裡,可是謹妃是不會離開的了,唯一能幫她的,也許就是希望有天,她能重新回到皇帝身邊吧……

看着殿中鼓樂舞起,皇帝品了口酒,微微一笑,我突然心中發毛,想起了曾經蓮兒對我整人前笑容的評價……如今見了翻版才知果然貼切!

―――――――――――――――――――――――――――――――――――――

心裡想着,看來宮裡果然亂七八遭得很哪!腳下卻是不閒着往回飛行,忽然在巷子裡又感到了熟悉的波動,是這幾天常遇到的□□的人,我已經順手解決過了不少,可是真是殺不勝殺啊!頑強的很,前面死去了,後面補上來,□□到底有多少教衆可以如此揮霍呢,我倒要看看!

點腳踏樹改了方向趕去,果然,紅色錦衣,恩,該是比較高級的教衆了,應該有一定的職位,最奇怪的是一隊五六人,往日最多兩人一隊出來獵血,也不知道他們要那麼多的人血有什麼用,我也逮過幾個審問,看來是真的不知道,只說是上面交待的。

今天這幾個沒準知道,我跟着去,奇怪的是這幾人並沒有對人下手的樣子,只是匆匆趕路,突然在一個府邸停下,翻牆而入。

我看着燈籠上飛舞的大字“駙馬府”……冤家路窄。前幾天星源可是受了一次上,他說是追查着幾個人到了駙馬府,被暗器所傷。我當時也來查看過,沒什麼嫌疑的。

哼了一聲,跟着翻身進去,借了黑色的夜行衣,直接運了功力,輕飄飄的縱身到了一顆大樹上,放眼往下去,果然幾人小心翼翼在院中察看,直到很久過去確認沒有外人,也沒人跟蹤才走到了水塘假山邊,觸動機關下去。

哦,秘道,正猶豫要不要下去,突然門又開了,幾人已經出來,手裡是一些木盒。其中一個人似乎很沉不住氣,緊張問道:“三哥,你說,這陣子才煉製了十幾盒血凝,聖姑,會不會發怒……”

其他幾人也猶豫的走着。一個陰厲的嗓音響起:“聖姑她又何嘗不知道最近城中來了很多武林同盟的人,我們聖教已經損失了很多人手。我們壇下的幾百個小子如今只剩一半了,真他媽的窩囊,等到教主煉製好了赤血丹,給兄弟們都吃了,提升了功力,就不信還會這麼任人宰割……”

說話間,已經走到牆邊:“快點,今晚要去交血凝給聖姑,錯過了時辰,小心你們幾個皮!”

看着幾人魚貫而出,我也悠然落下,正琢磨着要去洞中看看還是追着他們,突然覺得不對,身後竟然也落了人下來,居然還有人跟蹤!條件反射的回手出招,靈氣絲纏繞過去,一股柔和的靈力皆了去輕易化解,我正驚歎,抓了毒粉就打算撒,突然覺得靈力熟悉,瞬間定住,止了手,回身一看,“星源!怎麼你也在這?”

他苦笑一下,“我是跟着他們一同來的,還好你認出我了,靈氣絲我倒是擋得住,那個毒粉……”看他瞧着我從袖中放下的手,我嘿嘿一笑,幸好……

“他們的血凝,似乎就是用收集的人血制的,而且是要用來煉製提升功力的藥,今天還是先阻止他們。”我和星源兩個追隨着跟去,看他黑夜中安靜的輕輕飄飛,安靜沉穩的點頭應了,我笑了下,看來最近輕功長進挺快,都跟得上我了。

立馬又加速,笑道,“看你能跟多久?”便迅疾拉開了距離,還不忘回手耀武揚威,星源後面拼命的跟着,早看到了前面到林中等待的幾人,不過,似乎遇到了麻煩,好像是被武林同盟得人給圍住了,我也乾脆飛過,先不理,繼續競技比賽。

星源看來也知道我的想法,微一停頓看了眼林中衆人,便又跟着追過來,我只是繞着那邊林地兜圈子,看他是拼命的一點點接近,終於到了第五圈時支持不住,估計是靈氣不足了。

我笑着停了,讓他在遠處運功,玉精塞到他手裡,自己則站在他身邊,手搭涼棚看遠處的熱鬧,哦呦,打起來了!顯然哪幾個□□個人對十幾個已經不敵。

正想沒事收工,突然聽到一陣鈴聲,耳熟,那個小魔女?!

果然不錯,靈動的身影飛近,才只穿越而過,就聽了幾個人的慘叫聲,我皺眉,瞧着,身手果然快!

“聖姑!”幾人欣喜的叫道。

少女卻是清冷的哼道:“沒用的廢物,這幾個人都搞不定,若是血凝有損,你們幾個的命也抵不過!”

隨手又是召了暗器攻去,看來她的陀螺果然是要一對多時才顯出優越,十幾個人還真是近身不得。突然一顆橙色的信號彈升空,是武林同盟的人求援了。

少女冷哼一聲,逼退了衆人,只拿陀螺捲起了地上的木盒,直接飛走,留下幾個下屬死活不管……果然□□的人都很有個性,爾雅也是一樣的,不管底下人怎樣……

我想了想,召了兩個水妖寶寶護着星源,自己追了去,遠遠看到她急着趕路,後面飄蕩着幾個盒子,嘻嘻,活動靶子!當下運了靈氣彈去,盒子都悄無聲息的碎裂了,總算在我打算了結最後一個的時候她猛地察覺回身,看到幾個盒子的血凝都散落了一滴,化成攤攤血水,臉色青得詭異。

我無辜聳肩,免費讓她參觀得了,摸了個弓出來,一隻雀羽箭運了靈氣,彩光盈然的射去,她急忙躲開,可是我邪惡的控了箭繞着方向直取盒子,最後一個裝了血凝的盒子在她眼前散裂,“欺人太甚!”她不忿叫道。

我收弓微笑:“留了這個東西天曉得你們用來做什麼用,還是毀了的放心!”擺手離開,任務完成。不管後面的人怎麼咬牙切齒,目射萬箭。

回去才覺得不對,星源一直入定未醒,我小心查看,他體內的靈力在瘋狂涌動重新排布中,竟然,是要突破到第三層境界了!~一時又是欣喜又是暗叫大意,三隻小水妖都給我化了白雲,讓它們小心的托起了星源,先回家要緊!留着被人打擾了,死個百回都不夠!

54.御座火鳥69.靈魔相鬥55.潛引出水35.序曲59.魔鬼訓練(下)89.爭戰32.水鬼30.開張82.風起雲涌45.再遇蛇妖59.魔鬼訓練(下)55.潛引出水4.見衆69.靈魔相鬥61.洪家兄弟45.再遇蛇妖11.革新37.後勤基地54.御座火鳥28.合作10.姐妹30.開張26.重生26.重生70.公子到來30.開張62.狐妖尋子59.魔鬼訓練(下)85.石牢禁制41.緞雀樓行58.魔鬼特訓(上)31.舊事7.盜藥3.平安56.機緣巧合20.牽涉41.緞雀樓行17.元宵56.機緣巧合80.母女相見33.朋友44.翡翠觀音39.七夕邂逅89.爭戰8.回門20.牽涉81.籌建戲班31.舊事54.御座火鳥1.序47.中秋月夜(中)25.汝瑤28.合作89.爭戰87.錯亂14.星源67.東南災患20.牽涉52.山腹密地85.石牢禁制86.死劫71.龍脈密地45.再遇蛇妖25.汝瑤43.龍宮開業23.踏青19.報復3.平安3.平安37.後勤基地26.重生26.重生62.狐妖尋子71.龍脈密地8.回門36.寒月山莊1.序10.姐妹33.朋友79.【公告】21.可兒39.七夕邂逅15.改變89.爭戰37.後勤基地86.死劫76.姐妹歸屬73.水逝花落78.皇城舊事45.再遇蛇妖44.翡翠觀音40.39 下58.魔鬼特訓(上)3.平安46.中秋月夜(上)17.元宵64.賽場爭鋒77.【番外】星源篇23.踏青20.牽涉
54.御座火鳥69.靈魔相鬥55.潛引出水35.序曲59.魔鬼訓練(下)89.爭戰32.水鬼30.開張82.風起雲涌45.再遇蛇妖59.魔鬼訓練(下)55.潛引出水4.見衆69.靈魔相鬥61.洪家兄弟45.再遇蛇妖11.革新37.後勤基地54.御座火鳥28.合作10.姐妹30.開張26.重生26.重生70.公子到來30.開張62.狐妖尋子59.魔鬼訓練(下)85.石牢禁制41.緞雀樓行58.魔鬼特訓(上)31.舊事7.盜藥3.平安56.機緣巧合20.牽涉41.緞雀樓行17.元宵56.機緣巧合80.母女相見33.朋友44.翡翠觀音39.七夕邂逅89.爭戰8.回門20.牽涉81.籌建戲班31.舊事54.御座火鳥1.序47.中秋月夜(中)25.汝瑤28.合作89.爭戰87.錯亂14.星源67.東南災患20.牽涉52.山腹密地85.石牢禁制86.死劫71.龍脈密地45.再遇蛇妖25.汝瑤43.龍宮開業23.踏青19.報復3.平安3.平安37.後勤基地26.重生26.重生62.狐妖尋子71.龍脈密地8.回門36.寒月山莊1.序10.姐妹33.朋友79.【公告】21.可兒39.七夕邂逅15.改變89.爭戰37.後勤基地86.死劫76.姐妹歸屬73.水逝花落78.皇城舊事45.再遇蛇妖44.翡翠觀音40.39 下58.魔鬼特訓(上)3.平安46.中秋月夜(上)17.元宵64.賽場爭鋒77.【番外】星源篇23.踏青20.牽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