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石牢禁制

“什麼人?!居然善闖禁地?!”我聽了好聽清越的女聲, 卻只覺得心裡發毛,方纔沿着之前二人的路線走了,卻根本沒半點收穫, 只得在一個空的石室中, 等寶寶們探了路回來, 選了條通往一處密室的路, 打算碰碰運氣。

其他的地方都沒有芳兒的影子, 只有這裡有把守和機關,寶寶們摸不着頭腦,我也只好親自來一趟, 誰知馬上要到了,卻偏殺出個討厭的人——那個麻煩的小魔女, 也就是他們口中的聖姑。

“屬下方纔路過時, 聽了這邊有聲響, 纔過來查看一下,見過聖姑尊駕!”我小心應對着, 好在之前有留心的通過水鏡觀察過他們這些教衆見了聖姑時要怎樣行禮。

我儘量表現的卑躬屈膝的討好陪笑,終於聽她嫌惡的哼了聲,擺手道:“滾遠點!”我正心花怒放的要離開閃人,天殺的卻又突然叫住了我,道:“慢着!同我走一趟, 剛好同我到裡面取些赤血丹回去給大家發了, 哼, 你們這羣廢物, 再不快點提升功力, 什麼忙都幫不上!”

我心裡恨恨的罵,臉上只得驚喜連連的謝恩, 好在跟着她免費旅遊參觀一番倒也不錯。

沒想到,裡面這麼多的高級教衆守衛着,硬闖還真的很難。到了一處比較寬闊的石室,聖姑吩咐了幾聲,立馬下去幾個教衆,觸動了機關,石牆滑動,露出的是一個封閉的石室,取了幾個盒子出來,我在聖姑的眼神示意下,忙上前收了。

“回去一人一顆,記得運功吸化。”聖姑冷傲的吩咐,我唯唯諾諾的點頭應了,眼睛不是瞟着通往石室深處的秘道,不知道那裡是不是關押人的呢?!正冥思苦想怎麼想辦法進去看看,聖姑已經回身要出去,也也只得輕嘆聲跟着轉身,卻聽她忽然欣喜叫道:“師兄!你怎麼來了?!”

我下意識的擡頭看了一眼,渾身一震,如至冰窟……怎麼總在要緊關頭見到爾雅呢?!他還是老樣子,懶洋洋靠在石室門前,似笑非笑看了眼聖姑便將目光轉向了我,我咬牙裝作畏畏縮縮的低頭,忽聽爾雅道:“聽說今日分壇來了貴客,我和師父便連夜趕來了。還真是巧啊!”

聖姑欣喜的湊到他身前,拉着他的袖子,語氣明顯是撒嬌的很,同之前對待下屬分別是判若兩人:“師父也到了?!太好了!師兄這陣子在總壇幫師父煉製赤血丹,洛兒一個人在這邊應對着,武林同盟的人可惡極了,破壞我麼很多好事!尤其有兩個武功極高的男女,殺了我們不少教衆,血凝損失在他們手中不知有多少!啊,你們說的那個貴客,是方家的餘孽吧?我今日擒了他們的女首領,該是方傾舟的女兒,正關在石室深處呢,我帶師兄瞧瞧去!”

我正覺得分秒難奈,好容易聽到聖姑對我哼了一聲:“你怎麼還在這,還不退下?”然後就見她拉了爾雅的手便要進石室裡,我忙退開幾步讓路,誰知爾雅走到我身前突然聽了腳步,不管聖姑催他,只看得我汗都流下了,才突然笑道:“你還真是好耐性,夠鎮定啊,乖老婆?”

我咬脣擡頭,他怎麼總是能認出我?!而且上次離開時,他不是明明一副想要殺了我才痛快的表情嗎?今天又抽的什麼瘋?!我,我,我鬱悶啊!

似乎知道我怎麼想的,爾雅只是淡然笑道:“血巫族人,通過血的氣味,永遠不會認錯人的。”聖姑正一臉驚異的看着我們,嗔道:“師兄,你胡言亂語什麼?!”

不待爾雅回答,卻突然聽石室外一個低沉的男音由遠及近,“雅兒若是喜歡這小姑娘只管廢了武功留在身邊,呵呵,等到我們掌控了軒轅家的勢力,便是讓所有的皇子公主都來伺候你又有什麼不成。”

爾雅臉色突然一變,迅疾恢復,轉身恭謹道:“師父,您不是去宮中了,怎麼又回來了。”

我想着反正已經被識破了,乾脆也不裝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最不忌拼殺一氣,敗了便被伏而已,聽他們的口氣,似乎也不打算殺人滅口……

當下不管聖姑射來憤恨的目光,舒展了身子,輕哼一聲,揚眉看去,進來的是個中年男人,長得比較陰狠,眉間有團青氣,目光如電,射來時,讓我心中一驚。

“紅旖公主光臨陋地真是我們的榮幸啊!”他明明笑容和緩卻讓我覺得發冷。我不答,正琢磨怎麼脫身,看他衣間祥雲圖案,和腰間的聖月古玉,這個便是傳說中的國師了嗎?!不是都四五十的人了嗎,怎麼還這麼年輕,看來是功力不俗……國師也不介意我的態度,仍舊和顏悅色道:“本來本座正要離開,卻不想在外面裡間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小傢伙,便帶他進來做客,不想裡面倒也熱鬧的緊呢!人就交給你們處置了,爲師還有要事不可再作耽擱。”

只見他人影一閃已經不見,隨後跟着進來的兩個教衆居然是擒的星源?!我再也沒忍住驚呼了一聲,星源本來閉目不理會他人,聽了我的聲音睜開眼睛,他識得我此次扮的人得樣子,微一錯愕,卻只是露出一絲苦笑,便又歉意的垂眼低頭。

“是你?!”聖姑突然出聲,搶到前面,冷笑道:“往日破壞我們好事無數,今日倒是落在我們手裡了,我定要好好款待一番。你們,把他也押進石室暗牢中!”

眼看着星源被他們託着向裡面帶,我一時呆住不知所措,忽感爾雅從後面伸臂環了我的腰笑道:“公主千金之軀,怎能去那裡,就交給我來招待好了!”

我苦笑無法,那邊兩個教衆架在星源項間的匕首擺明了是警告我不要亂來,正猶豫間已經被爾雅制住,他的另一之手隨之拂了我的面具笑道:“今日就沒收了這個,省得你再無法無天的變成哪個男人。”

不過這回聖姑再一轉身見我的原貌,臉色可就不是精彩可以形容的了。她怔了怔,心懷大暢,輕聲冷笑道:“真是,太好了,竟然是你啊,公主?師兄,這個女人決不能留,一併關押了了事!”

嘴裡邊說,手上已經動手來拿我,爾雅滿不在乎的隨手拂開她的搶攻笑道:“那個男的隨你怎樣處置,我老婆自然要我來疼了。”我心裡暗罵,聖姑的臉色已經比豬肝好不到哪去,本來她就恨我得可以,加上爾雅這般點火扇風,若我真落到她手裡,恐怕處境不是悽慘可以形容的。

果然,女人是不可以以常理推之的,她如今可能都忘了方纔說要囚禁我的話,招招狠辣奪命的忘我身上招呼,爾雅哼了一聲一一化解,眼見兩人越鬥越兇,那兩個壓制星源的教衆也都傻了眼,忘了進退。

我感到星源看來的目光,側頭看去,他正一臉複雜的看着爾雅單手擁了我在懷裡,並同聖姑打得熱火朝天。忽聽頭上爾雅怒聲道:“你鬧夠了沒有?!”

聖姑不答,一努嘴,忽的現出幾十個陀螺暗器,道:“你便這麼護着她?!我今天非殺了她不可!”話音未落已經出手,爾雅帶着我懸身退開,我感到機會已至,幹好如今他已經全力對付聖姑,無暇理會戒備我,當下也不客氣迅疾轉身到他身後,拿了他幾處要穴,落在石室角落,隨手又彈出靈氣指,那兩名毫無防備的教衆應聲而倒。

驟然的變化讓聖姑一愣,當然看到擋在我身前不能動的爾雅她果然是不顧靈力反噬的倉促收手,只是沒料到她居然如此狡猾,不顧自己剛受了傷,氣血翻騰,直接過去攔了剛脫身要向我這邊趕來的星源,滿眼怨毒,拂袖抽出了黑色的靈氣絲纏了星源,道:“放了爾雅師兄,不然……”

我眼見黑色靈絲緊緊纏上後,星源臉色越漸蒼白,卻目光幽幽望了我一眼:“別管我,快走,我的功力被封了,帶着我咱們兩個都走不了。”

我一時心裡又驚又怒,爾雅卻很安靜的看着我們,沒什麼表情。我知道今天多虧他護着我,可是……要不是他,我也不會敗露,現在我借他作掩護也算扯平。當下翻出袖劍,架在爾雅臉上比劃着跟聖姑恨聲道:“你若敢傷他一下,我便在爾雅臉上劃上一刀,要不要試試?!”

聖姑氣得牙也要咬碎了,瞪着我收回了纏附在星源身上的靈氣絲,我見星源早已站不穩,強行堅持着,知道拖久了自然是我們不得好,當下看着聖姑道:“放我們走,他,我保證毫髮無傷。”說着瞟了眼爾雅。

聖姑冷笑道:“當我是傻子嗎?你們如今兩人都是插翅難飛,我會放了你們?你若敢傷爾雅師兄,這個人的命,也就不用留了……”說着,五指成爪放在星源脖子上。

半晌僵持,我冷哼:“原來你對你師兄也不過如此,你劫的不過是我的侍衛罷了,大不了我就留他隨你處置好了!”說着推了爾雅向外走,一路倒也無人敢攔截,好在爾雅也算存心配合,悠閒的在前面帶路,很快就出了石洞,我暗自鬆口氣果然聖姑還是讓人押着星源追了出來,見我挾了爾雅便要離開,終於忍不住厲聲叫道:“慢着!我,我答應你,你放了師兄,我把他放了!”

我看着星源的臉色越漸慘敗,心急如焚,卻只作冷淡笑道:“你發毒誓,放我們走,不得追捕,不然……我大不了損失一名下屬,便帶了你尊貴的師兄回去,以他作人質想來日後好處可不少。”

聖姑眼睛都紅了,恨恨道:“我清洛發誓,只要你放了師兄,我便放你們離開,決不派人追查,否則,讓我被血蛇嗜心而死!”我點點頭,這是他們□□最重的毒誓,當下要她站出來,同時換人。

見我推開爾雅她便也推了星源出來,我一時只想着擔心星源的傷勢,急着要帶他儘快離開,才閃身要去接他,誰知半途的爾雅忽然閃身截取,我今天真的是幾次都要氣得吐血,偏偏爾雅還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笑容,冷然抓了星源道,“你便爲了他要傷我?先是宇文公子,如今又是這個姓沈的,乖老婆還真會拈花惹草呢,哼。”他方纔雖然被我也點了幾處要穴,功力一時用不得,可不想,這一路他也恢復了不少,可星源被死國師下重手封的功力,又被死聖姑的靈氣絲吸去了剩下的保命靈氣,如今自然被爾雅輕易制住了,今日連連意外,我眼看着星源被他們又攔下了,滿心想着辦法,卻都無果,只覺得陣陣無力感涌上心頭。

“你走!”星源眼裡決然的看了我一眼,忽然揚袖向周圍撒了把暗器,雖然沒有內力注入,可是他全力一搏,衆人倒也條件反射的退開了一點,不過馬上意識到又纏上去,我雖知道不可能,還是飛速上前,想要接應他出來,卻見他竟然舉了那把附有毒蠍精魄的小刀要刺向自己的胸口……

“不要!”我知道他不想因爲自己讓他們要挾我,一時不過幾步的距離,我卻覺得那樣遙遠,還是來不及?!

暮的,一雙雪白的纖手忽然伸出拿住了他的手,奪了刀子,輕一帶轉邊滑到了他的脖子上,聖姑笑道:“想死?沒那麼容易!”又看看我:“你真以爲我看不出這個傢伙對你有多重要?!”

我止了身形,沉吟道:“你忘了自己發的毒誓?”心裡卻從未有過的感激,不免也對她客氣很多。

她微一震,隨後又笑道:“我本已放了你們,是師兄擒的他,這可不算數!況且我可是出於好意救的他,那現在我便放了。”眼看着星源閉了眼睛,靜靜站着,不讓我看他眼中的憤怒,自恨,自責……爾雅隨手接了小刀在手裡把玩,看着我笑道:“留是不留你隨意,我倒是很樂意送他一程。”

――――――――――――――――――――――――――――――――――

就算被擒了也沒什麼不好!反正他們也不會殺我們,就算受點折辱又怎樣,最重要的,我不是達到目的,總算見識他們的牢房了嗎?!

芳兒在對面的石牢中流淚道:“是我拖累你們了。”我微微一笑,“別瞎想,見到你就好,總會有辦法出去的。”

方纔爾雅和聖姑才丟了我們在這裡,好像外面有急事,聽了幾聲哨聲,兩人便神色一變,趕出去了,都沒來得及管我們,我也暫時鬆了口氣,急忙檢查起星源的傷勢。

他的體內有種奇怪的內力結成了禁制……如今我也被爾雅下了這種禁制,芳兒身上,自然是聖姑動的手腳,三人如今都是沒法動用內息,一點靈氣也提不起來.

不過星源的境況最是糟糕,聖姑的靈氣絲不僅吸靈竟然還有毒。我急忙的塞了幾顆藥給星源,他一直側頭默不作聲,緊攥的雙手指縫都流出了血。

“你這又跟自己過不去作甚麼?!快點恢復了,才能逃出去啊!”我一時也是煩亂的坐在地上,調了下水鏡,也聯繫不了外面,看來外面也有隔靈陣。

一時大家都不出聲,我無奈的在昏暗的石牢中抱膝坐地想着辦法。

星源低聲道:“要不是我,你今日也不會落在他們手裡……”

我白了他一眼,“我還沒跟你算帳,想自殺?好英雄啊!你以爲你死了我就好過了?!就算逃了又怎樣?被他們捉了還可以再逃,你要是死了,還怎麼救活?!……再說,如今也未嘗不好,知道了芳兒在這,倒也不用亂找了……”

星源怔怔看着我,動了動脣,終於還是側頭不語。

我見他一臉矛盾掙扎,估計肚子裡也是翻江倒海的鬥爭不休,哼哼道:“男人們總愛要面子,覺得保護女人是天經地義,被女人保護,就是奇恥大辱,難以原諒,在乎這些有什麼用?與其去爭些誰強誰弱,暗自腹誹,不如盡一切努力,共同想辦法,各盡所能,不是更好?!便真是到了絕境,大不了同進退共生死有什麼好怕的。”

星源聽了我的話渾身一震,我見他如今憔悴模樣,偏又倔強的跟自己嘔氣,一時又是生氣又是心疼,拉了他的手臂抱在懷裡,偎着他坐了,輕輕將頭靠在他的肩上笑道:“你若不願意我搶你的風頭,嘻嘻,我以後裝得柔弱一點不就好了?”

星源猶豫了半晌,側頭看來,剛好見我正瞧着他笑意盈盈的嘴臉,眼中先是一絲慌亂,隨後悶哼一聲,眼神已經滿是寵膩和柔和,伸手將我攬入懷中,緊緊的,像是永遠也不會鬆開,輕聲道:“我以後再也不會了……”

“嗤,我說你們兩個,也……唉……平丫頭真不害臊!”對面的芳兒本來一臉愁容,如今也忍不住羞紅了臉取笑道。

我喜滋滋偎在星源懷裡,我這叫心態良好,懂嗎?!愁眉苦臉,或是哭個死去活來的,也解決不了問題,可是,我這一心情好了,沒準能想出什麼點子也說不定呢!雖然目前的情況真的很糟,三個人的功力都給封了……就算我用儲物空間的利器破了牢門而出,估計也走不了多遠就被外面的守衛給扔回來。

三個人商量了一會,還是決定先想辦法破除這種禁制,分了食物大家都吃了,便都各自盤膝運功,感受體悟。

也不知過了多久,石牢中又無窗戶,只是點了些火把照亮,不過估計也該到白天了,牢門響動,我暗歎,還是來了。

睜眼看去,果然是聖姑一臉得色的進了牢房,她還真着急,衣衫有些凌亂,未換新裳,看來是剛動過手,也不曾休息,我暗自苦笑,估計是非常之痛恨我吧。

“哼,你們還真是麻煩,居然還有人來,不過,那些來救你們的人雖然還有點能耐,還是不敵我們的血魔神封陣,如今落荒而逃了,公主殿下便安心的住在這裡了吧~嘻嘻,你該不會怨我們招呼不周吧?”

我看着她美麗的面孔,笑中卻有種說不出的怨恨,淡然笑着不答。

心裡卻琢磨,誰?!不會是白楓和小魏吧,那……不會出事吧?

聖姑見我不理,冷哼道,“很了不起嘛!居然敢勾引爾雅師兄!今天我就劃花了你這張臉……嘻嘻,要是再讓你少個眼睛啊,胳膊什麼的,就更有意思了……”邊笑着,邊向我走近。

“不要!”“住手!”同時的兩聲,是猛的站起攔在我身前的星源,和,門外剛剛趕來的爾雅。

不管表面裝得怎樣的波瀾不驚,我心中卻還是鬆了口氣,我可不想作殘疾……雖然估計星源也不會嫌棄我吧……

79.【公告】26.重生55.潛引出水75.辭別歸程48.中秋月夜(下)71.龍脈密地72.神隱現世4.見衆69.靈魔相鬥26.重生61.洪家兄弟66.險中訴情69.靈魔相鬥56.機緣巧合20.牽涉4.見衆34.決定63.決戰前夕32.水鬼84.暗夜波瀾1.序7.盜藥23.踏青47.中秋月夜(中)41.緞雀樓行9.治病3.平安55.潛引出水60.英雄會始45.再遇蛇妖19.報復18.天緞18.天緞46.中秋月夜(上)47.中秋月夜(中)62.狐妖尋子31.舊事42.養顏秘方74.卷末語31.舊事70.公子到來7.盜藥5.伊豆71.龍脈密地15.改變62.狐妖尋子31.舊事48.中秋月夜(下)27.善鋼25.汝瑤6.神偷10.姐妹89.爭戰87.錯亂41.緞雀樓行31.舊事54.御座火鳥85.石牢禁制15.改變60.英雄會始72.神隱現世40.39 下58.魔鬼特訓(上)40.39 下26.重生34.決定33.朋友61.洪家兄弟64.賽場爭鋒31.舊事88.壽典48.中秋月夜(下)32.水鬼11.革新64.賽場爭鋒71.龍脈密地4.見衆90.結束38.鬼屋幽魂48.中秋月夜(下)71.龍脈密地2.醒來52.山腹密地72.神隱現世12.賜幸15.改變25.汝瑤71.龍脈密地78.皇城舊事61.洪家兄弟36.寒月山莊71.龍脈密地17.元宵69.靈魔相鬥5.伊豆25.汝瑤9.治病61.洪家兄弟41.緞雀樓行
79.【公告】26.重生55.潛引出水75.辭別歸程48.中秋月夜(下)71.龍脈密地72.神隱現世4.見衆69.靈魔相鬥26.重生61.洪家兄弟66.險中訴情69.靈魔相鬥56.機緣巧合20.牽涉4.見衆34.決定63.決戰前夕32.水鬼84.暗夜波瀾1.序7.盜藥23.踏青47.中秋月夜(中)41.緞雀樓行9.治病3.平安55.潛引出水60.英雄會始45.再遇蛇妖19.報復18.天緞18.天緞46.中秋月夜(上)47.中秋月夜(中)62.狐妖尋子31.舊事42.養顏秘方74.卷末語31.舊事70.公子到來7.盜藥5.伊豆71.龍脈密地15.改變62.狐妖尋子31.舊事48.中秋月夜(下)27.善鋼25.汝瑤6.神偷10.姐妹89.爭戰87.錯亂41.緞雀樓行31.舊事54.御座火鳥85.石牢禁制15.改變60.英雄會始72.神隱現世40.39 下58.魔鬼特訓(上)40.39 下26.重生34.決定33.朋友61.洪家兄弟64.賽場爭鋒31.舊事88.壽典48.中秋月夜(下)32.水鬼11.革新64.賽場爭鋒71.龍脈密地4.見衆90.結束38.鬼屋幽魂48.中秋月夜(下)71.龍脈密地2.醒來52.山腹密地72.神隱現世12.賜幸15.改變25.汝瑤71.龍脈密地78.皇城舊事61.洪家兄弟36.寒月山莊71.龍脈密地17.元宵69.靈魔相鬥5.伊豆25.汝瑤9.治病61.洪家兄弟41.緞雀樓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