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死劫

“師兄?!”聖姑居然現出一絲驚惶。

爾雅進了石牢, 這次卻對我們理都沒有理,盯着聖姑冷笑道:“你的膽子倒是越來越大了,連師傅養的唯一兩隻魘夢毒蠱也敢私自偷來用, 就不怕血魔反噬嗎?!還不送回去?”

聖姑倔強的哼了一聲, 怨恨的看了我和星源一眼, “今天先便宜你們了。”便急忙懸身走人了。

靜默了半晌, 我是不知說什麼好, 爾雅低頭不知在想什麼,突然聽他笑了聲擡頭道:“乖老婆難得這麼安靜聽話,關了你這麼久, 我可是心疼的很呢!”

我皺眉不理,爾雅走近幾步, 看着護在我身前的星源淡然道:“你最好不要意氣用事, 中了師傅的魔禁手, 若是強行突破束縛,只有死路一條。”我也站起了身, 小心戒備的看着他。

爾雅忽的一笑,身影一閃已經到了我的面前道:“乖老婆別生氣,你只要在石宮中呆上一個月就好,以後隨便你想去哪都可以,若是想親人, 我將他們都送來陪你便是。”

一個月?!一個月後, 皇后壽典, 聽他的意思, 果真會有激變?

“放開她!”我正低頭琢磨, 連被爾雅拉了手向外走都不自覺的跟了幾步,忽聽星源叫了聲過來攔截, 才驚醒,要甩開爾雅的手,卻被他抓得更牢。

星源被爾雅幾次拂袖擋開,氣血翻滾的臉色慘白,我忙疾呼:“別管我,我不會有危險的!”

爾雅忽然也攬了我到懷裡,閃出了牢門,居然低頭在我面頰上輕吻了一下,低聲道:“我自然不會傷你。”眉眼間也笑得從未有過的認真溫柔,我微一怔,隨後猛的調出了小水妖化成了水霧護在身周推開了爾雅……他眼神似乎黯了一下,卻站在我身邊沒有再動,我心裡也是迷糊的緊,他到底喜歡我哪裡了,我們才見了幾面,不會就爲了之前幾句戲言,他便當真要認真作數吧。

三個水妖寶寶是我最後防身的秘密武器,我一直沒把握三人都能安全出去,才讓他們都隱忍着,想等到我們功力恢復了些,勝算大些再做突襲……看來今天也不用再等了。

剛指揮了剩下兩個水妖化爲利刃,一個去保護星源,一個去放出芳兒,忽然聽見那邊本來要去將關押星源的石牢的門關上的教衆一聲慘叫。

我看去,星源身上有淡淡紅光,爾雅嘲諷道:“真的是不要命了。”

“彆強行突破,快走。”我招呼一聲,芳兒也聚到我身邊,雖然有些虛弱,倒還能堅持。那邊星源帶了一個水妖已經去開石室的機關大門,沿路只聽得守衛石牢的教衆的聲音不時傳來,越漸的遠了。

芳兒在我的眼神示意下,也跟着出去了,我……自然要攔着爾雅。

兩個水妖寶寶,在我和爾雅之間顯形,正呲牙咧嘴,的對他比劃着拳頭……我也不知這兩隻水妖能攔他多久。

只聽爾雅也是輕唸了幾聲,暗紅色的光亮閃現,又隨手取了腰間小彎刀劃傷了手指,滴出的血液泫然浮於空中,驟散於紅光中,最後又凝成人形……居然也是兩個血紅色的寶寶?!

隨後便悠閒愜意的靠石牆,也不在意星源和芳兒的遠離,笑道:“我今日倒要看看是我們血巫族的凝靈厲害,還是你收的水妖更有手段。”

兩個水妖寶寶顯然不知所措,回身抓了我的袖子,“啊啊……呀……”的說個不聽,對面兩個紅彤彤的血凝靈寶寶偏偏還陰險的朝我們這裡友好的笑着打招呼……我看得鬱悶,這算美人計嗎?

至少我的兩個寶寶是全無鬥志,眼睛亮亮的,笑得彎彎的,眼看就要撲過去親熱熟路一番……

“寶寶回來!”正大眼瞪小眼僵持的我們,被這一聲打破僵局,水妖寶寶們興奮的朝門口撲去,兩個血凝靈則是害怕的尖叫了一聲縮回道爾雅身後,被他沒好氣的一通亂罵,“頭一次叫你們出場,就這麼丟我的臉?!真沒出息!”

我卻是如聞大赦,淚眼花花的回頭喜道:“清虹,你怎麼來了?!我之前都聯繫不上你。”

眼看着淡藍色的衣袂瞬間飄揚到了眼前,銀髮迴轉,飄逸的臉龐只一輕笑,還未回答,就聽見另一個聲音大呼小叫的從門口得意的傳來:“哈哈,我就說沒了我不行!你看看,居然被人給逮到了,你也太沒用了,哼,外面的那個什麼血封陣的真麻煩,這裡也夠難找的,居然還擺了隔靈陣,若不是方纔星源破了機關,擊碎了石門和陣眼,我們還真找不到呢。”

我心裡只覺說不出的溫暖,看着桃之夭夭邊說邊擠眉弄眼的笑着落在我面前,又吞吞口水看着血凝靈笑道:“大補品哪!”

爾雅這才緊張戒備了起來,冷冷看着他們。

清虹哼道:“總想走捷徑,上次吸收那些魔氣,消化了這麼久纔出關,這次連血巫凝靈也想吃,不怕消化不良噎死嗎?再吃你就變成黑桃花了!”我仔細一看,可不是,夭夭原本純淨的粉色衣衫,如今印染上了不少黑色的絲織圖案……既然他這衣服是靈氣作的,那黑色的如同符咒般的圖騰自然就是他體內的魔氣了。

清虹話一說完也不管他,徑自捲了我便離開。出石牢前只得爾雅的怒喝聲,和夭夭笑道:“你懂什麼,我這叫智取……喂,這個小子,你這麼有精神,倒是跟我打打……”

外面石壁通道暈倒着一路教衆,看他們是中了星源的毒針,我心下略有不安,爾雅不是說不可強行突破……看目前這些人中的暗器,星源起碼恢復了七成靈力。

猛的眼前一亮,到了之前的石洞大廳。

星源正和聖姑交手,被他護在身後的芳兒滿臉焦急,四周的教衆們正蠢蠢欲動。

“快幫星源,不能讓他再硬拼了。”清虹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還是出手,拂袖間雲氣淡出,又漸冷凝,圍着衆人旋轉,驀然停住卻已經都成了鋒利的兵刃。

星源得空抽身退了出來,臉上暈着不正常的紅暈,我拉了他的手叫着芳兒快走。

清虹實力是超一流的毋庸置疑,問題卻出在他是真真正正的清修,決不殺人傷人,便是水妖寶寶們自從跟了他,也是再沒見過血腥,若不是□□做法太過,估計凡俗之事他是一絲一毫也不會插手。

所以如今他也不過是使些手段擺個陣勢拖延,趁着聖姑手忙攪亂的應付着,我們繞過被困的衆人,直接出了門,好在人都湊到這了,外面還算空曠,順着來時的記憶倒也很快就摸出去了。

剛出了山洞,才知道外面也正打得熱鬧,很多的教衆正同伊豆和瑪瑙上竄下跳的糾纏。一個個不是臉上開花,就是屁股着火的,好不狼狽。

兩個小傢伙見了我,都是興奮的撲到懷裡撒嬌,我昨晚本來只是打算來潛行探查,是以連他們也沒帶,想不到他們也來了。

“快幻形!”我拍拍瑪瑙的腦袋,小傢伙興奮的飛空一個迴旋,順便對着趕來的教衆們又是一簇漂亮的焰火噴射,落地時身形陡然變大,優雅高貴的仰頭鳴叫。

我忙趁着衆人驚異的怔在當地,扶芳兒上去,忽然幾聲破空之聲傳來,星源連彈幾指,靈氣團將暗器一一攔下了。

我也爬到瑪瑙身上,招呼星源:“快過來!”一直跟在他身邊的水妖寶寶瞬時化成小白雲彩,從他身邊擦過,星源輕身一躍了,穩穩落在雲上。

失手後,聖姑眼見不能攔下我們,揚手又是更爲疾厲的一波暗器,漫天器影,看得出她也是全力一擊,出手後便吐了口血身形也晃了幾下。

瑪瑙已經振翅飛空,憤怒的叫了一生,亮白的火焰吹去打掉融化了大半。可是星源離我們還有段了距離,迅即出手結了靈氣網防護,連伊豆也過去汪汪叫着幫他抵擋,我一直焦急的咬脣看着,直到看到暗器紛紛落下,雲彩又已經飛至高空我們不遠處才長吁了口氣。

拍拍瑪瑙,“快回家!”

wωw⊙ttκá n⊙¢ o

“糟了!星源好像中了暗器。”芳兒忽然叫道。

我忙看去,果然他微抖了下身子便俯身跪倒。

“你也太歹毒了,居然用毒蠱?!”清虹也出了山洞,厲聲對聖姑道。

夭夭隨之 也飛了出來笑道:“還她便是!”說着拂袖從清虹手中奪了什麼便向聖姑射去。我只聽她慘叫一聲,清虹和夭夭已經飛身追來,地面越來越遠,人影也漸漸模糊得不見……

我有些手腳冰冷的召了水妖寶寶變的小云彩近前,扶着星源落到了瑪瑙的背上,他已經堅持不住,無法起身,我小心扶了他跪坐下來,儘量平靜的問道:“你覺得,怎樣?”

他臉色便如同白紙一般,脣也脆弱得近乎透明,擡眼看向我微微一笑,眼中說不出的癡迷和不捨。

“他,他也中了毒蠱!”清虹近前看了一眼驚道。看來,方纔聖姑定然也射向他一顆,只不過,對他這個水妖沒什麼影響,可是星源……

我猛的想起,伸手扳開他按在胸前的手……雖然細小,卻足夠我們發現,銀紅的小點,毒蠱鑽心?!正要運了靈氣救治,又想起體內的禁止,憤然的便要聚了靈力衝破,卻被清虹按了肩道:“冷靜點,我聽過魔禁手,假以時日還是可以解開的,強行突破,三日後氣血倒流,靈力爆體而亡……星源本來強破魔禁心神損失不小,三日後,恐怕也是挺不過的,如今又中了毒蠱,蝕心腐骨……”

“總之就是根本沒的救了,若是一般的傷亡,我們兩個聯手怎麼的,保不成命也能化妖,他這,實在是死得不能再死了!”桃之夭夭也在一旁抱頭牢騷道。

我只覺心下一片冰涼,奇異的是沒有悲哀,只覺不能相信,他怎麼會有事?!星源,我以爲,他永遠都會陪在我身邊,以爲每個不經意的轉身回首,總會見他默默注視的目光和溫暖的笑容……

死劫……果然夠狠的死結,連一點治癒的希望也沒有嗎?!

一直沉默不動的星源,忽然身子輕顫了一下,伸手到懷裡摸索了一下,才略微顫抖的拿出了曾經我見過的小木人,吃力的擡手交到我的手上,展眉輕輕一笑,輕聲道:“小心伊豆,平安……對不起……”

我一時怔住,看着已經完工,眉眼清晰的小木人,丫鬟的裝束,靈巧的雙髻,笑得俏皮自得的臉蛋……止不住的滴下眼淚,忽然好懷念曾經在府中清心恬淡的生活……這麼久以來,我在忙些什麼,曾經的熱情喜悅的隨心所欲的生活,漸漸被責任和無奈捲入我並不喜愛的事端當中,早想退出,卻已經難以放下……

放下木人,看到星源垂着頭,安靜的側臉,閤眼沉睡,碎髮在風裡擺動。

瑪瑙忽然一個平穩的盤旋,在院中落下,院子裡是歡喜的老媽媽,被夭夭施了纏木定身術動不了的白楓和小魏,還有滿園哀慼的枯枝衰草,招搖着。

我將星源緊緊抱了在懷裡,低聲道:“到家了。”

夭夭氣得一瞪眼旋成花霧走了,芳兒沒忍得住,嗚咽了一聲,清虹看了我一眼,放下搭在星源脈上的手,輕嘆一聲側頭不出聲。

忽然聽得旁邊一直蔫蔫的伊豆一聲慘叫,翻滾起來,清虹無奈道:“結盟同體,生死與共……除非,斷了他們的聯繫,讓死亡的一方魂飛魄散……”說完,十指翻飛拿捏了靈訣,凝了靈力向伊豆罩去。

=========================================================================

抽風的小几,更新時間完全不定……………………………………

下一章不曉得哪天……雖然早設定好了結局,可是真的寫到了這裡,心裡還真是鬱悶,唉……這是虐他們還是虐偶啊~~~

8.回門62.狐妖尋子17.元宵60.英雄會始60.英雄會始87.錯亂52.山腹密地30.開張4.見衆65.細思斟酌39.七夕邂逅39.七夕邂逅11.革新45.再遇蛇妖59.魔鬼訓練(下)18.天緞75.辭別歸程13.出府44.翡翠觀音70.公子到來33.朋友14.星源80.母女相見1.序67.東南災患37.後勤基地33.朋友13.出府9.治病78.皇城舊事38.鬼屋幽魂64.賽場爭鋒58.魔鬼特訓(上)65.細思斟酌79.【公告】31.舊事73.水逝花落66.險中訴情40.39 下38.鬼屋幽魂64.賽場爭鋒35.序曲76.姐妹歸屬76.姐妹歸屬54.御座火鳥32.水鬼60.英雄會始56.機緣巧合80.母女相見54.御座火鳥15.改變88.壽典65.細思斟酌37.後勤基地54.御座火鳥32.水鬼79.【公告】52.山腹密地75.辭別歸程52.山腹密地45.再遇蛇妖22.祈天32.水鬼59.魔鬼訓練(下)27.善鋼43.龍宮開業4.見衆39.七夕邂逅7.盜藥46.中秋月夜(上)61.洪家兄弟18.天緞76.姐妹歸屬19.報復88.壽典20.牽涉85.石牢禁制34.決定60.英雄會始60.英雄會始52.山腹密地21.可兒82.風起雲涌37.後勤基地12.賜幸81.籌建戲班21.可兒60.英雄會始35.序曲66.險中訴情12.賜幸39.七夕邂逅42.養顏秘方65.細思斟酌15.改變79.【公告】23.踏青86.死劫75.辭別歸程
8.回門62.狐妖尋子17.元宵60.英雄會始60.英雄會始87.錯亂52.山腹密地30.開張4.見衆65.細思斟酌39.七夕邂逅39.七夕邂逅11.革新45.再遇蛇妖59.魔鬼訓練(下)18.天緞75.辭別歸程13.出府44.翡翠觀音70.公子到來33.朋友14.星源80.母女相見1.序67.東南災患37.後勤基地33.朋友13.出府9.治病78.皇城舊事38.鬼屋幽魂64.賽場爭鋒58.魔鬼特訓(上)65.細思斟酌79.【公告】31.舊事73.水逝花落66.險中訴情40.39 下38.鬼屋幽魂64.賽場爭鋒35.序曲76.姐妹歸屬76.姐妹歸屬54.御座火鳥32.水鬼60.英雄會始56.機緣巧合80.母女相見54.御座火鳥15.改變88.壽典65.細思斟酌37.後勤基地54.御座火鳥32.水鬼79.【公告】52.山腹密地75.辭別歸程52.山腹密地45.再遇蛇妖22.祈天32.水鬼59.魔鬼訓練(下)27.善鋼43.龍宮開業4.見衆39.七夕邂逅7.盜藥46.中秋月夜(上)61.洪家兄弟18.天緞76.姐妹歸屬19.報復88.壽典20.牽涉85.石牢禁制34.決定60.英雄會始60.英雄會始52.山腹密地21.可兒82.風起雲涌37.後勤基地12.賜幸81.籌建戲班21.可兒60.英雄會始35.序曲66.險中訴情12.賜幸39.七夕邂逅42.養顏秘方65.細思斟酌15.改變79.【公告】23.踏青86.死劫75.辭別歸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