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爭戰

“那我就如你所願……”

最後的一句話縈繞在耳邊, 我呆了半晌,心裡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等了那麼久, 希望星源可以回來, 可是, 如今, 雷弈要走了, 我才覺得,也許一直以來,我們對他也是不公平的。

當初因爲恨他的出現, 讓星源不見了,我們每個人, 都難免不排斥他, 其實他也是個寂寞的……姑且當人看吧, 反正看這智商不能再叫動物……來這裡是爲了幫助我們,可是我們卻因爲他的到來而仇視。

而且, 說起來,他也對我們不薄,至少,龍神附身時所施展的招數,是必須由寄附着的生命能量來提供, 他沒有殺星源, 那他, 用什麼能量?

我猛的擡頭, 看雷弈已然拔了鷹靈寶劍, 揮着長長的劍氣,攻向了國師。

國師不屑的冷哼:“初始感到龍神氣息, 我只道出來個厲害傢伙,卻原來,不過如此,龍神附體?想不到你們居然真請的到傳說中的龍神之力,可惜,這也太埋沒龍神的威名!”

國師隨手揮出靈氣障防禦,不過讓他意外的是,本來沒什麼威脅,並不強烈的靈氣波動,卻輕易破了他的防護,直斬向他的身子。

不過,國師還是沒有動,只是臉色微變,急忙舉劍相迎。

綠色的玉劍,被金色劍光勢如破竹的氣勢殺得再無還手之力,國師身上也被劍氣傷了幾處,我正詫異他爲何不躲,忽然聽得天上傳來震懾人心,狂暴的嘶吼聲……

黑色的巨影從天而將,猩紅色的眼睛裡佈滿了暴戾之氣,舉了爪子拍向雷弈,他微一閃身,讓開,淡淡道:“可惜了,還是讓這畜牲出來了。”

國師噴了口血,落在御獸身上,也厲聲笑道:“小子夠陰險,居然在我召獸訣最關鍵的時刻進攻,想讓我人獸兩亡。可惜,你的貪心也讓你錯失了良機,若是早些出手,起碼今天我就召喚不出它了。”

雷弈冷哼道:“這畜牲留着也是禍害,你今日便不召,日後我也要滅了它的。反正你剛纔也傷得不輕吧。”

我正看着驚心,忽然清虹降在身邊,猶豫道:“不好辦了。龍神如今的力量不到本源的三成,國師又成功召了黑麒麟,恐怕難以對付。好在衆人已經疏散,關鍵的時候,你便帶了你母親逃離皇宮吧。”

我皺眉問道:“龍神也對付不了他嗎?!”

清虹沉默了一下道:“據水族密典記載,龍神附體,要想施展靈力,只有二法,一是用宿體的靈力,一是……消耗自己的靈魄之力。不過,每一種方法,都要有犧牲,要麼是宿體的生命,要麼是自己。”

我一震,他說如我所願,是說讓星源回來,那,那他是決定自己……

黑麒麟載了國師已經盤旋到了空中,傲然俯視,剛好噴了一記炎火,我們都急忙閃躲,清虹撐起了水障,儘量防護衆人。

白楓,小魏,芳兒,都趕到正殿前同鎮定指揮的太子一起護駕,我剛好瞧見,招呼着:“小白,劍借一用!”他微一怔,已將龍泉拋給了我,雷弈既然說是隻有龍力才行,我這可還有活龍千音一隻,雖然嫩了點……

看着我和清虹夭夭都趕到他身邊幫忙,雷弈冷聲道:“誰要你們多事。”

我也不客氣回道:“這本來就是我們的事,你不過是過來幫忙罷了,要拼命也是我們,什麼時候輪到你了?!要是有能耐就快點把那個瘋子和他的寵物給滅了,沒能耐,就趁早退場,你要真敢因公殉職在這,我們百姓以後再不供奉龍神了,家家都拜毛毛蟲!”

然後不理雷弈微震和怪異的表情,也揮着龍泉上去挑釁。黑麒麟正用一道柔光保護了國師,該是守禦之光療傷呢。我看着巨大的麒麟實在是沒出下手,乾脆,對他吼道:“看什麼看,我挖了你的賊眼!”

嘿,居然真的能聽懂!他前面兩個爪子擡起,揮出勁風,把迎上去的我剛好打落,我也隨即一個轉身,飛到它的腹下,長劍不客氣的向上插去……真不是人乾的活,像是開了淋浴的噴頭一般,滾熱的血流下。

麒麟憤怒的巨聲吼了起來,等它的大爪再拍下來,我早已逃開,加上上面還有雷弈揮劍攻擊。

桃之夭夭大笑:“看我的吸靈萬刃!”滿天的桃花瓣向黑麒麟和國師飄去……這倒是陰着,又柔又膩,防不勝防,粘在身上就開始吸靈力。

“汪汪~~~”伊豆不滿的朝着桃之夭夭叫了一聲,餓狼般的就撲向了麒麟,瑪瑙優雅的滑行了一圈懸停在我身邊,啞啞的叫着,我笑道:“你們兩個也來了!”

這邊打得天昏地暗,已經很熱鬧,殿後面又是一團紅影過來,我擡頭看去,是爾雅。

他在側殿屋頂上落下了,收攏了黑色的羽翼,遠遠看着國師,神色卻是很奇特。隨他後面不久一個綠色得影子跟了上來,怒道:“看來爾雅公子昔日真是承讓了,幾次較量故意示弱,今天倒是讓我栽了不小的跟頭。”是無影,他白色得羽翼上血跡斑斑。

殿前守護的太子微一揮手,十幾個人立時一同圍了過去。爾雅看了一下,散了羽翼,滿天黑羽飄飛,小棉花翻了個跟頭,落在他肩上,軟軟的叫着:“喵~”

我,我,我真不明白這人,爲什麼總是帶着這麼可憐可愛的小棉花出來殺人?!

隨後便見他抽開了鞭子與衆人纏鬥在一起。

“別分心!”雷弈的喝聲忽然在耳邊響起,“怎麼,看到情人了?!連危險都忘了。”

我白了他一眼,“你管不着!”隨即踢開他,“你也小心點吧!”他本來臉現怒色,可是看看自己被麒麟噴火燒着了的一片的衣服,也知道剛纔的危險,只是把憤怒加倍奉還給麒麟。

我看着不要命又去□□麒麟的雷弈,搖搖頭,招呼着下面作防護工作的清虹道:“給來點冰箭!我讓它再囂張!”

清虹一笑,周身立時出現上百的冰凌,森寒之氣讓我不禁打了個哆嗦。我一邊憤恨的當了足球,將冰箭踢飛射向麒麟身上,一邊埋怨:“就你功力高,還不幫忙。”他微一嘆,笑道:“這麒麟本是德獸,恐怕也是被它們擒了用血咒飼養才成就了魔獸,可我終究下不了手,今日雖未殺人,但是,旁地裡幫你們,我可也沾了不少血腥,回去怕是要多修個幾百年才能化了孽債。”

我翻個白眼,“就會危言聳聽,你不是說此次除魔也是替天行道嗎?怕是積的德足夠你花費個千把年。”

清虹支手托腮笑道:“也對!那也怪不得我出手了!”

談笑間,他周身的冰箭已經都急速射出,攻向黑麒麟,清虹曾經也是吸收過不少龍氣的,如今冰箭在黑麒麟的火焰下也就消融了一小半,剩下的,都重創在了它的身上,血液才暈出便又凝固。陰寒還是進了麒麟的體內,它翻滾一下,終於連守護之光也顧不得用了。

國師也隨即醒來。

雖然對國師治療中斷是件好事,不過,有他指揮的黑麒麟可要靈活多了,這可是件壞事。

伊豆瑪瑙發現也佔不到什麼混水摸魚的便宜都又退回了我身邊,桃之夭夭笑道:“縮頭老兒,你的寵物都快被我們給疼愛死了,你還捨得出來啊!”

國師冷哼一聲,祭出了玉劍,居然自己去刺傷了麒麟的幾處血脈,我們正自詫異,忽聽雷弈大叫小心!隨即一道劍光,將大家都劈開。

桃之夭夭罵罵咧咧的翻了個跟頭剛要去找雷弈麻煩,忽然見黑麒麟身上四處的血脈噴出的血霧居然各相環繞起來,縈繞在他們身周,房舍樹木,沾者立摧。就那樣憑空消失,連灰燼也未留下。

雷弈早也遠遠躲開,哼道:“這麼陰毒的法術也敢修,血嗜萬物。你有那個能耐吃,也未必能消化。”說完飛出長劍,“破!”

金光滑過重重血霧,向國師襲去,國師也迅疾雙手結印生生將鷹靈寶劍定在了空中,血跡斑斑纏繞而覆上。

他纔剛開口得意笑道:“好劍!……咦?!”卻又變了臉色。

雷弈纔出了劍,就已經背手在身後手捏靈訣,團聚了雷光一片,如今趁他剛收了鷹靈,猛地擲出,直取麒麟的眉眼間一塊淺色鱗片。

我看出便宜,那麒麟似乎如今可以吞噬吸收大量的能量,可是,也行動不變,看了雷電光球,居然現出慌亂之色,我也毫不猶豫的擲出龍泉劍,向他的那處鱗片……

緊跟着耀眼的電閃之後,倒沒有得到麒麟的注意,不過我全部靈力激發的龍泉劍,千音的龍氣外現,直到近處麒麟發現倒也晚了。相繼兩次重擊,它顯然憤怒異常卻也更加虛弱了。外面的血霧似乎也淡了不少。

“小心血霧,沒有龍氣護身,沾者會被吸收靈力,精氣枯竭而死。”

桃之夭夭再不用提醒,早躲得遠遠,又放出花瓣,別說沒吸着靈氣反而花瓣都損失了,也就不敢輕舉妄動。

我正全力控着龍泉劍衝破血霧飛回,清虹的冰凌已經跟着襲去。

國師似乎也受了些創傷,吐了幾口鮮血。

他忽然仰天長笑道:“這畜牲也不敵你們,好,是你們逼我的!……雅兒,天宗血魂練好了沒有?!”

爾雅忽的甩開圍住他的人,縱身躍過來,揚手扔了一個晶瑩的紅色葫蘆給國師。“雖然時辰趕了些,但已然成丹,幾位師叔我也送了去歸西,他們的血,一併練了在這丹裡。”

“哈哈!果然還是雅兒知我,辦事利落乾淨!”國師接了血葫蘆,猛地灌下,我們單是聽着也猜到了裡面是什麼,都不禁噁心。

我瞧着遠處的看着國師微笑的爾雅,一時心裡複雜,他怎麼就對國師那麼死心塌地!就因爲恨皇族的人?!

這次連雷弈都閃開,想看他搞什麼名堂又。

扔了葫蘆,國師再次結印,更加的繁複,手心射出千萬條血絲,包裹了痛苦咆哮的黑麒麟,雷弈也看得明白了,不屑冷哼道:“爲了力量連人也不當了,願當畜牲我們便成全了你!”

一時大家都不上前偷襲干擾。直到黑麒麟最後一聲無力的叫聲停歇後,龐大的身體墜落到了地上,國師滿身紅光的懸在空中,似乎還在消化方纔吸收的力量,他的身上已經覆上了鱗片……果然,是半人半獸!

雷弈忽然衝到了黑麒麟的屍首旁,打出靈訣,最後將屍體凝成一個小小光團收入自己的儲物空間。我奇道:“你也要獸化?!”

他冷冷橫了我一眼道:“我是在收集殘餘的麒麟精魄,也許可以助它凝聚靈力重生,雖然需要千百年才能修復,順便……收些麒麟肉,聽老龍說挺好吃的,我還沒嘗過。”

本來聽了前面,我是亂感動一把,後面就……

“你們還真是閒情逸致,在這裡談天說地。”國師睜眼時,精芒鬥射,我只覺心神一震。

雷弈冷冷看他:“羅唆什麼,出手吧。”

隨手凝聚了雷電光求便射去,國師這次果然厲害很多,只分了一個雪霧凝團就抵擋了。不過他並沒有繼續攻擊,而是忽然看向爾雅笑道:“雅兒,你跟在我身邊這麼多年,一直精明懂事,今日,爲師就幫你抱這滅族之仇,哈哈,不過……”忽然見他飛射出長長一團血霧纏住爾雅,“爲師要先看看你的忠心!”

爾雅微顯詫異的道:“師傅!徒兒自然一向最敬重……嗚……”眼看着國師居然也要吸爾雅的血?!我一邊暗罵他沒人性,自己人也殺,一邊罵爾雅何苦幫他?!

小棉花急忙攻去幫忙,爾雅喝道:“退開!”遠遠便抽了一鞭不讓它靠近,我忙上前接了在空中翻滾的小棉花抱在懷裡,爾雅眼中才現出釋然和決絕。

國師狂笑道:“好,那你今日便把你們巫族之血也貢獻給爲師吧!可惜了洛兒早死在毒蠱下了,不然,加上她的毒血,我的魔功就大成了!”

爾雅吃力道:“原來師傅收養我們,便爲了,爲了讓我們作你的練功丹鼎……”

國師笑道:“哈哈,不錯,看來你的巫族之血還是,咦?”

忽然間,本來已經虛弱不能動的爾雅旋身一躍而起,繞到國師身後,數道暗影閃過,國師一震,急忙閃開,爾雅也支持不住,摔落地上,慘笑道:“幾位師叔的骨血練的絕命劍滋味還不錯吧!你的魔功死穴我已經幫你封了,呵呵,你永遠也別想功成。

我們巫族高貴的血,豈是你能同化利用的,從你練魔功起我便知道你收養我和師妹的目的,這些年來,我讓她在體內埋種數十種劇毒,沒讓你嚐到滋味,真是可惜。我則用自己的身體飼養我族禁蠱,天心滅魄,就是爲了招待你的,很快你就知道滋味了。”

“孽徒!”國師果然神色猙獰,滿面痛苦。

爾雅啞聲笑道:“孽徒?你配爲人師嗎?!你以爲我不知道滅國是誰出的主意?這些年軒轅皇帝爲了麻痹你們自甘假意沉溺歌舞,不理朝政,由着你和丞相皇后勾結,在朝中覆雨翻雲,本來攻打秋諦有護國將軍反對,可是你們硬是勾結了震西將軍他們,聯合上書說我國有異心,朝貢之物也被你們打劫了去,生生逼着皇帝垂筆落印,準了震西將軍血洗我國。

他們要得是地位權勢,金銀珠寶,你要的則是我們秋諦的血巫秘術,和震封聖獸黑麒麟……這些年我由着你練魔功,嘿,就是爲了等今天,看你衆叛親離,自己萬劫不復。

你的其他幾個得意弟子,最忠心的暗衛,你以爲武林同盟的人真的動的了他們嗎?!他們死在我手上時,表情可真精彩!而且,還都咬牙切齒罵你無恥……呵呵,咳咳,我可是衆人心中你最得意最寵愛的弟子啊。這可讓我行事便利多了!”

國師果然兩色陰晴百轉,一副恨不得把爾雅薄皮拆骨的表情,爾雅深吸了口氣,長髮散落垂下擋了慘白的臉:“你這個惡魔不配死,也永遠死不了……只能永遠受毒蠱嗜心奪魂之苦,我的父母姐弟,族人……他們當時的慘狀我都記得清清楚楚……你以爲那時我小,你又帶了面具我便認不出你這個殺人兇手?!血巫族認人,是靠血液的味道,你的血,惡臭的很,還沾了無數的死去冤魂的仇恨……”

果然國師忍不住出手了,拂袖間便旋起血霧漩渦,腥鹹滿天,揚手,收攏了血霧凝成了巨刃一把。

我趁着他在那裡擺POSE現造武器的功夫,也不猶豫,直接從他身側溜過,拎了爾雅到遠處躲開。

爾雅意外的喊着:“平安?”聲音比往日嘻笑時,過了很多無力與虛弱。

我扶了他在遠處一截斷壁的宮牆坐靠了,道:“你也幫過我,雖然也沒安好心……這次算扯平了。”他笑了下,瑰麗的眼睛看着我,配上慘淡的容顏,倒真有些美的驚心動魄……

爾雅輕輕撫了下小棉花柔軟的皮毛,小傢伙從剛纔起就一直髮抖不停,小眼睛盈然欲泣像要滴水一般,我看着這一對妖精,真是騙死人不償命,往日裡搗蛋討人嫌是一頂一的強,如今偏偏又讓人看了覺得心酸。

我纔要把小棉花放到爾雅懷裡,忽然見他神色一僵,猛地又吐了口血出來,溼了衣襟,眼神也開始渙散。我急忙扶好要倒的他道:“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你這歹毒的妖精怎麼的也得長命百歲,你,你別死啊!”

爾雅忽然抓了我的手,笑得有些恍惚,“自小我什麼都裝作聽師傅安排,從來沒自己喜愛的……只有你,是我真的希望歸我所有,若沒這些仇怨,我,我帶你一起到江湖裡興風……你闖禍定比我多……老婆,我……你……改嫁可以……別讓小棉花出事……”隨着話聲漸弱,他眼中最後一絲神采也消逝了,慢慢閤眼,已然如熟睡般安靜……

我抱着小棉花哭着落淚,不管怎樣,相識這麼久,也算朋友,尤其知了他的身世,知道他往日所爲的無奈和辛酸,再想到他總是嘻笑着,將一切情緒心事掩蓋,定然痛苦孤寂得很,難免心酸……而且,一直,他也沒有真的傷我,甚至用他的方式幾次小心維護我……

看着爾雅蒼白的臉,又想起當初星源也是這樣合上眼離開,那他又在哪……

我一時也怔住了,生命的脆弱,無奈,今日殺了那麼多的人……就算我們看來他們是敵人,可是,他們的親人也會像我這般痛吧。

何苦提刀見血,枉赴性命,成就的不過是幾個人的權勢利益,慾望貪婪……

23.踏青27.善鋼43.龍宮開業37.後勤基地27.善鋼55.潛引出水65.細思斟酌84.暗夜波瀾85.石牢禁制71.龍脈密地80.母女相見23.踏青32.水鬼33.朋友11.革新89.爭戰71.龍脈密地88.壽典17.元宵13.出府84.暗夜波瀾47.中秋月夜(中)8.回門11.革新17.元宵55.潛引出水78.皇城舊事59.魔鬼訓練(下)46.中秋月夜(上)89.爭戰35.序曲71.龍脈密地86.死劫78.皇城舊事17.元宵90.結束15.改變77.【番外】星源篇19.報復79.【公告】12.賜幸78.皇城舊事15.改變58.魔鬼特訓(上)17.元宵10.姐妹43.龍宮開業62.狐妖尋子13.出府31.舊事23.踏青17.元宵85.石牢禁制47.中秋月夜(中)67.東南災患65.細思斟酌7.盜藥39.七夕邂逅45.再遇蛇妖14.星源26.重生63.決戰前夕23.踏青89.爭戰23.踏青7.盜藥21.可兒39.七夕邂逅46.中秋月夜(上)69.靈魔相鬥81.籌建戲班74.卷末語48.中秋月夜(下)63.決戰前夕5.伊豆64.賽場爭鋒28.合作30.開張60.英雄會始14.星源64.賽場爭鋒80.母女相見13.出府20.牽涉41.緞雀樓行82.風起雲涌31.舊事88.壽典37.後勤基地65.細思斟酌46.中秋月夜(上)63.決戰前夕16.武鬥59.魔鬼訓練(下)89.爭戰34.決定
23.踏青27.善鋼43.龍宮開業37.後勤基地27.善鋼55.潛引出水65.細思斟酌84.暗夜波瀾85.石牢禁制71.龍脈密地80.母女相見23.踏青32.水鬼33.朋友11.革新89.爭戰71.龍脈密地88.壽典17.元宵13.出府84.暗夜波瀾47.中秋月夜(中)8.回門11.革新17.元宵55.潛引出水78.皇城舊事59.魔鬼訓練(下)46.中秋月夜(上)89.爭戰35.序曲71.龍脈密地86.死劫78.皇城舊事17.元宵90.結束15.改變77.【番外】星源篇19.報復79.【公告】12.賜幸78.皇城舊事15.改變58.魔鬼特訓(上)17.元宵10.姐妹43.龍宮開業62.狐妖尋子13.出府31.舊事23.踏青17.元宵85.石牢禁制47.中秋月夜(中)67.東南災患65.細思斟酌7.盜藥39.七夕邂逅45.再遇蛇妖14.星源26.重生63.決戰前夕23.踏青89.爭戰23.踏青7.盜藥21.可兒39.七夕邂逅46.中秋月夜(上)69.靈魔相鬥81.籌建戲班74.卷末語48.中秋月夜(下)63.決戰前夕5.伊豆64.賽場爭鋒28.合作30.開張60.英雄會始14.星源64.賽場爭鋒80.母女相見13.出府20.牽涉41.緞雀樓行82.風起雲涌31.舊事88.壽典37.後勤基地65.細思斟酌46.中秋月夜(上)63.決戰前夕16.武鬥59.魔鬼訓練(下)89.爭戰34.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