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 13 章

今日又是那小青梅登臺的日子。我早早來尋了個邊角處坐着。有添茶水的小廝還在笑我,說來得這樣早怎麼不去佔個好位啊。我朝他擺擺手,我哪裡是來看戲,我明明是來看人。

戲要開場的時候我果然看見了魏青問。他今日穿着一件墨色的長衣,衣料看起來不如平常華貴,卻特別適合他內斂的氣質,隱在左邊樓上的陰影裡,比起臺上風情萬種的小青梅還要好看上幾分。我心中冷笑,感嘆老天的不公,爲什麼要給他生這樣一幅好的皮相。

臺上咿咿呀呀,雲袖甩得漫天都是。叫好聲,吆喝聲此起彼伏。我越是看着魏青問越是不懂,要說他眼中的那是愛意,也實在太含蓄了些,可明明,他對臺上的人應該是有感情的吧。心中疑問加劇,卻也無法,只想着這個月請人去查查吧,好在我最近也不缺銀子,勉強能應付過去。這樣看着戲裡紅塵,卻也有些累,看着別人越是愁腸百結,百轉千回,自己心中反而更加涼薄。

這次散場的時候魏青問還沒有起身離開的意思。我出來多時,再不回去恐怕李如虹也要追究了,只要硬着頭皮從陰影裡走出來,希望趁着人羣趕緊離開。臨走時擡頭看了一眼,那邊卻突然有人揮手。“柳姑娘!!”我一看,心中大駭,真是遇鬼了。

轉過頭隨着人羣急匆匆的走,可這人羣卻實在密集,老半天都挪不到兩步,那邊的人卻走得近了,一把拉住我:“柳姑娘,你怎麼走了啊,我是崔思啊。”實在繞不過,只好淡淡地朝他笑:“啊,真巧,你也來看戲啊。”他抓了抓腦袋:“是啊,陪魏大人來看。”“哦,那你快上去吧,我先走了。”“別,等等。”崔思到底是個粗人,還真是不讓我走,被他拉住的衣袖扯得緊緊的,掙脫不得。“剛剛叫你的時候大人也看見你了,他讓我請你上去,說是問問你的近況。”

心中埋怨這個崔思討厭,卻也不得不跟着他上前。魏青問是個多精明的人,我這樣走了,他說不定還會起疑,要是被他詢問一下,應該也沒有關係吧,畢竟他那麼繁忙,不會有心思擱在我身上。

我和崔思站在魏青問面前,行了禮,擡起頭看他。他是半靠在椅子上的,右手搭在桌面上,修長的手指隨意放着,骨架分明,非常漂亮。我不太敢看他的眼睛,所以也只能瞧瞧這四肢。“柳飲詞,對吧。”他開口問。“回魏大人,正是。”“如果我沒記錯,你是我府中妾室的陪嫁丫頭。”“… …”“私自出府,被我抓到可以杖責致死。”“求魏大人開恩。飲詞不過思親心切,飲歌這一去,家中只剩二老,心中掛念,才私自出府。望魏大人高擡貴手,放過飲詞。”“哦?一兩年不見,柳姑娘愈發懂事了啊。”魏青問訕訕地說,想是我剛剛提到飲歌,令他有了一分動懷,這樣應該可以保我周全吧。“大人,飲詞姑娘… …”崔思也準備說些什麼,剛開口就被魏青問打斷了:“算了,我答應過你的,讓她走好了。”我聽到這句話纔算舒了一口氣。又準備說幾句恭維的話,都被他揮手拒絕了。我知趣告退,轉身便走。

戲園子裡的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周圍也相對安靜了許多,我聽見崔思在後面說:“屬下去送送柳姑娘。”接着卻沒了聲響,想是被魏青問阻止了。我的腳步不急不緩,心中盤算,還好魏青問沒有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不然一定不會這樣快就放過我吧。既慶幸又突然有股失落,我這一生怕就是想要看着魏青問慘死,他卻沒有將我放到對手的位置上。並不是他輕敵,而是我自己,還沒有那樣的重量,爬上那樣的位置。走出大門的時候再回頭看了看,高高在上的人,如果某一天,你跌下來,一定比我慘。

轉眼又是六月,今年雨水豐沛,江南地區甚至暴雨不斷,聽說那邊受災極其嚴重,這些憂國憂民的消息並不需要我來焦慮,只是李如虹忙得不着府,我也清閒許多。早早的在當鋪的後巷等着。上次找人查找驚鴻園小青梅的身份,這下應該有結果了。

在等人的間歇發着呆。在李宅的這些日子四平八穩,卻有一種了無牽掛的無力感,每日入夜就會想着飲歌,有時候會好奇一下自己的身世,卻是怎樣也想不起前世是什麼模樣,偶爾也會想一下李笙,畢竟我還欠他一塊君子佩不是。

“諾。按說好了的,十兩銀子。”眼前的中年男子將手中的東西遞給我。”我掏出十兩銀子換上那輕輕的幾張紙。“你查的這人祖籍在江南,只能查個大概,要是詳盡的,沒有辦法。”男人說話,聲音沙啞,透着一股子酸腐味兒。我心中不平,又想着無法,只好讓他走了。

這小青梅的身世含糊卻也驚人,他是原是江南一鉅富鹽商家的公子。家財萬貫,十分顯赫。可後來不知家裡犯了什麼事,所有家當鋪子全被收作公有,而沈家滿門死的死,活着的都被充了官奴,入了賤籍。而這小青梅原名沈青梅的豪門公子也被一個戲園子的老闆看中,買了去,幾下輾轉進了京城,倒也□□了幾年。

至於沈家的詳情現在卻是無從查起了,只知道沈家兩位公子當初都被販進了戲園子,其中一個早已病死。而沈青梅活到今天,也從未有過其他值得人注意的地方,只是知道那小青梅扮相俊俏,頗得京城達官貴人的喜愛。

回到李宅,竟然碰見了莫餘,許久沒見,她看起來消瘦了頗多,也沒了以往那股跋扈的氣質,看她的樣子是往李春孃的院子方向走,我避到一邊,瞧她端着一碗湯藥小心翼翼的樣子,說起來,這李春娘有幾個月沒在院子裡走動了,總是稱病,李府的事情大多都交給了李如虹與李府的管家。我覺得有些奇怪,這李春娘跟前的人死了,與她相熟的莫家兩姐妹又差些被趕出府,現在她又病倒在牀,事情彷彿有些什麼聯繫。

春慧兒在整理者李如虹的行李。我覺得奇怪向她打探,她喳喳呼呼,說是李如虹要去下江南。這一去,不知又是多久,我望着窗外淋漓的大雨,心中動了幾分心思。

“老爺。”“恩?”我很少主動找李如虹說話,他覺得奇怪,擡起頭來看我:“有事嗎?”從上次以後我很少單獨和他談話,心中有些怯怯的。他表情倒是溫和,映着燭光,也就不那麼遙遠了。“我聽春慧兒說,老爺要去江南。”“恩,是的,江南水患本來朝廷就要派人整治,結果此次受災嚴重,大面積的良田受毀,很多百姓流離失所,而受災的地區被人煽動,竟然起兵造訪,短短几月,竟然佔領了三個省。”我聽着詫異,大概是待在深院太久,竟然沒有聽到絲毫的消息。 “那,老爺是爲此事去的嗎?”“對,朝廷很重視這件事,除了整治水患的官員,還派了我與文王徹查辦理造反的事情。”說實在的,這種事情雖然讓人驚愕,卻不是我所關心的,我在意的只是能不能去趟江南,憑直覺,我覺得這沈青梅與魏青問有莫大的關係:“飲詞請求陪同老爺前往。”我突兀的開口,李如虹也是沒料到我這樣的請求。沉吟了一會兒:“目的呢?”“飲詞想要尋訪故人。”李如虹在房間裡踱了幾步,走到我身旁,他比我高許多,我低着頭,只能看着他便服的衣襟上有些舒捲的雲紋。他的氣息就在旁邊,像是在旁邊審視我,視線不算犀利,卻也不算微弱。久久沒有聲音,我擡起頭來,正碰到他的目光,與李笙相似的臉孔上多些風霜,多些我說不清楚的東西。“仙樂走的時候告訴我你不簡單,但是他讓我善待你。”李如虹啞聲道,沙沙的。我再把頭低了下來,不敢再看他,我不想要將自己的感情交付出去,我害怕,某一天我做抉擇的時候會下不了手。“算了,那你將手上的事情交代一下,過幾日就要出發,這次是行軍,路途辛苦,你做好準備吧。”

臨行的前一晚,我跟着李如虹去向李春娘辭行,竟然也沒見着人,李春娘躺在牀上,重重的帳幔垂着,她的聲音悶悶地傳出來,我聽着卻不像體弱,也不知是中了什麼邪。

跟着李如虹出發,步上堅固結實的馬車。到了城外,馬車停下,李如虹下車,我跟在後面,這才被眼前的景象驚住。因爲要徹查造反的事情,此去還派了文王帶兵行軍。我眼前就是這樣一片兵戎林立的模樣。烏雲黑沉,一片銀盔亮甲之中,其中最顯眼的高頭大馬之上,立着一襲絳紅色的人。五六十歲的模樣,虯髯滿面,但並不顯蒼老,一副武人的魁梧身材,雙目炯炯有神,與我之前看到的皇親高官都不相同。

李如虹上前寒暄,我猜出這就是文王,兩人正是熱絡的交談着。那邊又有馬車駛來,我轉頭一看,這架馬車比起李如虹的卻要豪華許多,青綢頂蓋,流蘇垂飾,四匹馬兒也是丰神飽滿,看似不俗。

馬車穩穩停住,從上面走下一個人。玉面長眉,華麗的一品官服。銀絲黑靴,流月長髮,青年人修長的身軀,哦,這不是我們正一品的大官魏青問嗎?

“下官參見文王殿下。見過李兄。”魏青問禮數很是周全,對着李如虹竟然也行了個大禮。李如虹自然也還了回去。我仔細觀察着眼前的這三個人,兩個風華正茂,一個老奸巨猾。大家都是笑容滿面,其樂融融。又是寒暄了一番,李如虹與魏青問分別乘回馬車,我隨着李如虹返回馬車,掀起一半的簾子。文王倒是老當益壯,選擇自己的愛騎,並沒有乘坐馬車,此行他帶了三萬大軍,這一拔營,就浩浩蕩蕩的走了起來。我們乘坐的馬車中在前後士兵的包圍中走得四平八穩,可我還是有些不舒服,這馬車並不像看上去那樣舒適,我剛開始的新鮮感一過,立刻被顛簸得想吐。想着又是自己執意跟着,也不好意思抱怨或者顯露出虛弱的狀態,只能咬牙裝作精神。

馬車裡只有我和李如虹,因爲路途中可能要行軍打仗,所以不能帶太多的人,李如虹生性又習慣節儉,由於我跟隨,連小廝都免了。外面是軍隊沉沉的腳步聲和馬蹄聲,我意識隨着搖晃越來越模糊,眼前李如虹的模樣也不再清晰起來,只靠着馬車壁昏沉睡去。

“飲詞,醒醒。”被人拍了拍臉,睜開眼,李如虹近在眼前:“停車整頓,你要不要下去透個氣?”“啊?要!!暈死了。”剛想要掙扎着站起來,身體卻是不穩,搖晃兩下,看着要跌到地上了,李如虹把我拉住:“小心一些。”站定以後有些小小的臉紅,李如虹這風度實在好得沒話說啊。

這是臨時休整,停下的時間也就是大家喝個水吃點乾糧,我本來應該服侍着李如虹喝水填肚子,可實在沒力氣,靠在一邊的大樹大吐特吐。這一吐乾淨,腦子是清醒了許多,身上卻沒了力氣,擡手擡腳都累。李如虹也下了馬車,站在一旁同文王軍中的將士說着話,問着政治和軍事上的東西,我聽得雲裡霧裡,也不好上前打擾,只站在一旁發着呆。烏雲連綿幾裡,不知道這暴雨何時又會再來。

“好些了?”李如虹問。“嗯”我重重的點頭,有些不好意思,馬車又將啓程,我隨着顛簸又開始抓着馬車內壁的扶手處。“哈,你這個時候倒有些姑娘家的樣子。”李如虹說。我正準備假裝害羞一下,他又說:“看到魏青問,你有什麼想法?”

我沒想到他會提出這樣的問題來,其實一直以來,我與李如虹都沒有坦陳過,我們之間有的只是交換要求的目的,這話說開不好,瞞着卻更不好。我還沒開口,他又說:“我不知道你突然要求要隨行是不是因爲朝廷改派了魏青問與我們同行,但是今日他見到你,並沒有招呼的意思,有些故意撇清關係的感覺,你能解釋嗎?”李如虹算是很客氣了,我斟酌着話語,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好看着他沉默。他欺身上前,將我罩在他的陰影當中:“你不解釋?那我要怎麼相信你不是他的人呢?”

手心微微的出了汗水,原來李如虹一直沒有放鬆過對我的警惕,還好,我並沒有將全部的賭注壓在他的身上,雖然希望靠着李家的勢力來推翻魏青問。但我也明白,像這樣一個久遠沉穩的家族並不會輕舉妄動,我越是鋒芒畢露,也許只被利用得越早。“我不是魏青問的人。”艱難的吐出這些字,說話的時候牢牢的看住李如虹的眼睛,我希望他能明白我沒有撒謊。“嗯,好吧,你休息一下。”李如虹起身,又規規矩矩坐到了一旁。

接下來的這半天我暈車的情況突然大幅度好轉,人就是這樣,一有了生存危機,立刻變得強大起來。一路上李如虹不是看着江南狀況的摺子就是眯着眼睛冥想,既沒有再盤問我,也沒有再看我一眼。

安營紮寨的時候也是傍晚,天卻突然放了晴,我看着天邊的一抹亮色發愁。起初我並不知道魏青問會與李如虹同行,其後在路上又發現李如虹對我戒心也是頗重,我現在既要不過早引起魏青問的懷疑,又要不過早與李如虹撕破臉,真真難辦。

“柳姑娘,終於找到你了。”我正準備去請李如虹進撐好了的帳子。背後就傳來聲音喊我,這次我還沒轉頭就已經聽了出來,正是魏青問那個跟班,武散官崔思。“崔大人有什麼事嗎?”轉身問他,心中不安,魏青問到底是注意到我了啊,還好早已在心中編好說詞,也不至於發怵。“厄… …魏大人讓我請你過去一趟。”“知道是什麼事嗎?試探地問口風。”“這個… …不知道。”心中鄙視他的粗鄙,卻也羨慕他這種人,沒有那些小心思,是不是會活得快樂些啊。

先跟李如虹打了聲招呼,他倒是沒說什麼,只讓我快去快回。

魏青問的帳篷與李如虹的隔得不遠,一路上他與李如虹都處於軍隊的中心,到底是朝廷重臣,看來文王也注意保護着他們二人。崔思先掀了帳子進去,不一會兒又出來叫我。我看着他立在門口,看樣子是要單獨進去對着魏青問,心中難免有幾分不安,雖然是老熟人了,我還是很厭惡他,我怕一不小心,這份嫌惡就會噴涌而出。

我進去的時候魏青問也拿着張摺子在看。一路上也聽說李如虹和文王主要是徹查這造反的事情,而魏青問則是管理治水的事。我看着他的眉毛糾成一團,大概也是在煩惱這個事情吧。我不敢出聲,他不說話,我就乖乖的站着,想我這一天早就吐得全身乏力,現在還要無緣無故的罰站,實在委屈。

擱下手上的東西,魏青問擡起頭看了我一眼,突然笑了一下,我形容不出他笑容的感覺,只知道他的嘴角向兩邊彎起,露初幾顆牙齒,眼睛也微微眯了起來,可是卻沒有笑意。反而讓我全身發冷。

“柳飲詞,我倒是看輕了你,你真不錯,真的。”想是要配合着他的笑容,他說着這話的時候還拍了拍手掌。那啪啪的聲音跟他的說話聲混在一起,讓我本來故意放鬆的心又提了氣來,直直地賭到了嗓子眼兒。

24.第 24 章12.第 12 章47.第 47 章34.第 34 章48.魏青問22.第 22 章28.第 28 章24.第 24 章4.第 4 章22.第 22 章19.第 19 章32.第 32 章25.第 25 章24.第 24 章18.第 18 章6.第 6 章35.第 35 章43.第 43 章9.第 9 章19.第 19 章32.第 32 章15.第 15 章11.第 11 章40.第 40 章9.第 9 章26.第 26 章39.第 39 章25.第 25 章23.第 23 章39.第 39 章2.第 2 章12.第 12 章22.第 22 章16.第 16 章25.第 25 章4.第 4 章34.第 34 章35.第 35 章26.第 26 章16.第 16 章27.第 27 章6.第 6 章37.第 37 章38.第 38 章45.第 45 章24.第 24 章16.第 16 章25.第 25 章33.第 33 章39.第 39 章37.第 37 章40.第 40 章6.第 6 章8.第 8 章24.第 24 章40.第 40 章5.第 5 章11.第 11 章42.第 42 章26.第 26 章38.第 38 章48.魏青問5.第 5 章29.第 29 章41.第 41 章31.第 31 章19.第 19 章31.第 31 章29.第 29 章42.第 42 章2.第 2 章11.第 11 章9.第 9 章45.第 45 章24.第 24 章5.第 5 章12.第 12 章6.第 6 章22.第 22 章10.第 10 章24.第 24 章35.第 35 章26.第 26 章5.第 5 章13.第 13 章8.第 8 章35.第 35 章48.魏青問28.第 28 章25.第 25 章26.第 26 章29.第 29 章17.第 17 章35.第 35 章42.第 42 章6.第 6 章8.第 8 章42.第 42 章48.魏青問27.第 27 章
24.第 24 章12.第 12 章47.第 47 章34.第 34 章48.魏青問22.第 22 章28.第 28 章24.第 24 章4.第 4 章22.第 22 章19.第 19 章32.第 32 章25.第 25 章24.第 24 章18.第 18 章6.第 6 章35.第 35 章43.第 43 章9.第 9 章19.第 19 章32.第 32 章15.第 15 章11.第 11 章40.第 40 章9.第 9 章26.第 26 章39.第 39 章25.第 25 章23.第 23 章39.第 39 章2.第 2 章12.第 12 章22.第 22 章16.第 16 章25.第 25 章4.第 4 章34.第 34 章35.第 35 章26.第 26 章16.第 16 章27.第 27 章6.第 6 章37.第 37 章38.第 38 章45.第 45 章24.第 24 章16.第 16 章25.第 25 章33.第 33 章39.第 39 章37.第 37 章40.第 40 章6.第 6 章8.第 8 章24.第 24 章40.第 40 章5.第 5 章11.第 11 章42.第 42 章26.第 26 章38.第 38 章48.魏青問5.第 5 章29.第 29 章41.第 41 章31.第 31 章19.第 19 章31.第 31 章29.第 29 章42.第 42 章2.第 2 章11.第 11 章9.第 9 章45.第 45 章24.第 24 章5.第 5 章12.第 12 章6.第 6 章22.第 22 章10.第 10 章24.第 24 章35.第 35 章26.第 26 章5.第 5 章13.第 13 章8.第 8 章35.第 35 章48.魏青問28.第 28 章25.第 25 章26.第 26 章29.第 29 章17.第 17 章35.第 35 章42.第 42 章6.第 6 章8.第 8 章42.第 42 章48.魏青問27.第 27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