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 14 章

“飲詞不明白魏大人的意思。”剋制住想要發抖的衝動,我抓緊褲縫,努力使自己擡起頭來面對魏青問的目光:“請魏大人明示。”

魏青問突的一下站了起來,在離我很近的地方站住:“其實我對你印象很深,以前在我府中,最魯莽的就屬你了,如今看來,卻像是變了一個人啊。”

我怎麼能不學乖呢,我的身份如螻蟻,飲歌死了,我卻不想死得這樣快。

“飲詞也是被生活所迫,寄人籬下,不得以而爲之。”開口解釋,也不管他信或者不信,唯一能控制的就是讓自己不發抖。“哦?這樣啊。”魏青問又靠得近了些,他身上有一股子氣味,聞起來就能嗅到危險。“那你告訴我,你是憑什麼巴上李如虹的?”又靠近了一分,直逼得我想要往後退。他的一隻手扣緊我的腰,阻止我下意識的退讓,另一隻手將我的下巴狠狠地掰起:“就憑你這幾分姿色?”

我被迫近距離地看向魏青問,我還記得第一次在飲歌新房外看見他時就是這個樣子,滿臉輕蔑,一副能主宰所有的模樣,如今也是,即使我比他矮上這麼多,他仍是提高着下巴看我。我突然想笑,然後確實這樣做了。

儘量使是自己的笑容顯得溫和和藹,與他的譏諷相反:“魏大人說笑了,飲詞自知姿色平庸,從沒有什麼妄想,不過是柳家家貧,飲詞無枝可依賣入李家,李大人宅心仁厚,待飲詞不薄而已。”或許是沒料到我給了一個笑容,魏青問愣了愣,卻還是沒放開手,只是盯着我的眼睛。外人不知道,說不定還以爲我倆芳心胡許,情深意切呢。

“魏大人,天色不早,飲詞就先告退了?”還是禮貌周全的開口。魏青問也終於放開我,恢復平常的神色:“恩,帶我向李兄問好。”

一路回營,晚風透過月光吹來,知道自己冷汗早已遍佈身軀,心中卻沒由來的輕鬆了一下,魏青問,不要以爲你纔會高深莫測,你即使知道我對你的恨意,也不會知道我從多久就開始策劃,從多久就開始捉你的把柄。

我回來後李如虹也沒有問什麼,反而很體貼地說我臉色不好,讓我早些休息,他自己卻要去文王的帳子去商量剿滅叛軍的事情。我望着他的背影尋思,要怎樣才能讓他願意保護我,讓魏青問暫時不動我。他現在對我的幾分愛護都是看在李笙的面上,我又想起李笙,那個俊美絕倫的小孩兒,他恐怕對我是有些真情誼的吧。

李笙回來的時候我並沒有睡下,服侍他洗漱乾淨。我才悉索地摸到外間。

要讓一個人願意保護你,除了你有很大的利用價值,就要讓他喜歡你,怎麼才能讓他喜歡你,這是個傷腦筋的事情,我坐在外間,努力想着這件事情,還好我算計的對象是李如虹而不是魏青問。魏青問這個人感情寡薄得嚇人,我不認爲感情可以左右他,倒是李如虹,良好的家世、教養,喜好風雅,背景單純,真正遭遇過的挫折只有莫冉那次,據我後來的旁敲側擊,在李府下人的口中知道了莫冉的事,當年莫冉是被許配給了李如虹,郎才女貌,門當戶對,本是被看好的一對,結果嫁娶當天,莫冉逃婚了。

逃婚,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確實很佩服莫冉,深閨大小姐。竟然會做出這樣的行動來,這個新聞立刻傳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李家當時也處在了流言的中心。到後來莫冉被追了回來,李如虹竟然也很大度的沒有追究,將她接過了府。

這件事可以看出兩件事,李如虹真的算一個好人,莫冉愛的另有其人。這樣的話,李如虹在感情方面應該很看重,至少在我看來,他很需要被愛,但卻不是像莫寧那樣,單方面執着的被愛。打定主意,心中有些鄙視自己齷齪,可齷齪就齷齪,又有什麼關係。

外面已經鳴鼓,我忙穿好衣衫,又打水服侍李如虹。他剛剛醒來的樣子讓我有一瞬間的模糊,好像又回到與李笙相處時的樣子。“在想什麼?”李如虹問,好奇的模樣。“沒有,只是想着這越往南方地界,景色一定會越秀麗。”“恩,我也極喜愛江南的景色。”

這幾日,我漸漸適應了馬車的顛簸之感,對李如虹的照顧也越來越無微不至。至於魏青問,倒也沒來招惹我,我是有些恐懼的,我害怕現在我在李如虹心目中還沒有很重的份量,還可以任人隨便的拿捏。

大軍行得快,眼看落日之前就要進入江南最外的一座州郡,臨州了。這裡還沒受到災情和戰火的洗禮,一片秀麗之情蕩然眼前。文王要安排軍士在城外駐紮,於是李如虹與魏青問要先行進城,早有郡守來迎接。我就隨着李如虹進了城。

到了安排好的行館,卻見是依山伴水而建,十分雅緻。我走在李如虹身後,聽着他感嘆江南風光,自己也低低地吟了一首詩:青門柳枝軟無力,東風吹作黃金色。街前酒薄醉易醒,滿眼夏愁消不得。這是白居易的江南春,雖然將其中的春字應景的改成了夏字,卻仍然不缺神韻。大概很少見我賣弄,也因爲這詩確實不俗。李如虹很驚訝的站住,側頭來看我。我擡起頭,朝他暖暖一笑。這一刻我早已計劃好,自然不會怯場。他見我朝他笑,微微有些窘迫,又轉回頭去。我舒出一口氣,拾回自己的目光。卻發現來自另一方的眼神。

魏青問和我們走得很近,或許也聽見了我剛纔的賣弄。那懾人的目光就出自他眼中。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對這我這樣身份的人,只會掛着那輕薄無禮的怠慢神情,而眼中還有幾分嘲笑,大概也看出,我故意對着李如虹的勾引意思。我對着他從來就只有憤怒和恐懼,此刻卻也學聰明瞭,對着他也笑了一下,態度自然溫和。對這聰明的人當然要裝傻。

等着漫天繁星,文王纔來。一行人喝着茶聊着天。臨州郡守又準備了宴請。文王卻拒絕了,說是此次是行軍治水,郡官也屬於地方官員,理應避嫌。意思說白了,飯是要吃的,但是卻沒有郡官的份兒,要談些緊要的話,自然不能有地方的人。郡守也是明白人,聽了也不惱,照樣請他們三人用餐,只是不派人打擾。

因爲文王和魏青問都只帶的隨從和小廝,只有我是女子,所以我就留下來爲他們布酒施菜。開始的時候自然談的些政要事件,文王也拿出了聖上的秘旨,原來上面覺得此次江南造反,是由着上面的人指使,至於是什麼原因,自然要李如虹查出來了。我聽得無味,等着他們終於開動,才活動着手腳,斟酒夾菜的伺候着。

後來的氣氛相對輕鬆,文王也開始說着笑話,他出生武人,說話沒有李如虹他們拿捏,見着我,也開始拿着說事兒,說這一路上李如虹要帶着我,兩人還要單處相處,旅途倒是不寂寞。我有些臉紅,不是害羞,而是怕被人看出我有所圖謀。李如虹也算個斯文人,倒是真正因爲害羞紅了臉。話題一引到我倆身上,文王倒沒了完,我漸漸坦然站在一邊,接受魏青問那帶着些許鄙視的探尋目光。他一直沒開口,獨自飲着酒,李如虹大概也發現了他的目光,朝他瞧去。他舉起杯,擺出一個笑容,一杯飲盡。

李如虹有些醉醺醺的,因爲他掛着比平常燦爛一倍的笑容。我乖乖拿着他的披風跟在後面。今日我的表現已經太多了,再接近必定起到反效果,我要知進知退。朱閣綺戶,江南的住房都顯得精緻而美麗,李如虹突然扶住門框,大概是頭暈。我撫住他的手,將他送到房中,伺候躺下。正準備去打水爲他整理,才發現他已經睡着了。旅途是真的累啊,我何嘗不是骨頭都要散掉的樣子。手臂有剛剛被他握過的熱度,是屬於一個男人正常的溫度。在這一刻我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可悲,我在這個偌大的世界竟然找不到一個男人來正常的相愛,身份、想法、意識都差距太多。就像牀上這個男人,明明是個謙謙君子,我卻連去愛慕他都是算計好,拿到當做籌碼的事情,五指伸開,月光傾瀉而過,什麼也抓不住。

出了臨州城,雨水越來越豐沛,雨勢也頗大,江南的秀山美水都隱藏在一片雨霧朦朧之中。而明顯的,我與李如虹的關係有了些改變。他偶爾會看着我露出一些迷惑的神情來。我照例處變不驚地朝着他笑,那笑容我都練習過,要平和真誠,笑得久了,我都忘了,不真誠的笑是哪樣。不過總會有人提醒我,因爲魏青問每次看着我,就會露出那樣的笑容來。

前方路途泥濘,馬車經常陷進大坑當中。不得不靠兵士推擠。這樣前進的速度慢了下來,坐着也十分不爽。我實在悶得慌,跟李如虹說了,要求坐到車外去透透氣。

車棚上有遮蓋,雖然隨着搖晃仍然有雨水浸入,好在今日雨勢柔緩,有幾絲飄到身上也無所謂。我看着前面蠕動的銀色大軍感嘆。好歹我也算在軍隊中混了一次,卻一點都不能叱吒風雲,還真是沒有用。不過,我要是有用的話,又怎麼會讓飲歌死呢。

軍隊又停了下來,大概是前方魏青問的馬車又陷入了泥坑之中吧,他也是活該,那馬車是華麗有餘,結實卻不足,我曾在某天惡趣味的想象他的馬車在行進途中忽然散架的模樣,那個時候他不知道多狼狽。有一次這樣想着想着就笑出聲。搞得李如虹莫名其妙。

“衝啊~~”我剛想着這些閒事,忽然聽着一陣喊殺聲,擡起頭來一看,立刻大驚,路道兩旁的高地上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黑壓壓的一片巨漢。只能看見他們拿着大刀武器,穿着些簡陋但是厚實的衣服衝了下來。腦袋飛速的旋轉,莫非這些就是起兵造反的叛軍,沒有道理啊,我聽說還沒有到他們佔領的區域啊。這下可好,隊伍本來就陷入停止的閒散時段,此處路途狹窄,前後的軍隊根本無法支援此處。這些做好準備了的隊伍的方向又正好是對這此處。莫非他們也有情報,此處正好又兩個位高權重的文官?腦子還在轉,身體卻先反應了過來,連跳帶爬跑入車廂:“快,快跑。”拉着李如虹就跳出車廂。

這時高處的人已經衝了下來。開始發愣的士兵也反應過來,衝上去廝殺着。李如虹看着這樣的景象也是驚呆了。我看了看周圍的狹窄情況和人數對比,留在這裡只能等死,只好拉着李如虹往前跑。前方地勢要開闊許多,而去文王也在前面。待在他身邊,怎麼也安全些吧。也不知道是對方太勇猛還是這文王的軍隊只是中看不中用。很快就有義軍衝入隊伍中心來。周圍都是血液也廝殺。我只管拉着李如虹飛奔,他也從最初的驚愕中醒過來,在我跌倒之後反而牽着我的手,拉着我跑了起來。

越來越多的刀劍在眼光晃過,我突然聽着李如虹哼了一聲。再一看,他的肩膀被人劃傷了一道。雖然看起來刀口不深,卻也不淺。我已經能看着魏青問的馬車,此刻他人影卻不見。想來也是突圍去了。又一個大漢衝了過來,刀口正衝着我,我翻身躲開,他又跳到前方。我看着旁邊的不知道誰的屍體,連忙拉過來,只能聽到那柄大刀砍到骨頭的聲音。想是把屍體又切了一次。周圍的兵士自顧不暇。我順手拿起旁邊的斷刀,眼一閉,用力的刺了出去。正中腹部,那大漢彎下腰去,被文王的士兵削去了腦袋。剛剛發生的事情好像一瞬間,卻又讓我覺得好久。李如虹看着我要虛脫的樣子,又拉過我的手,跑了起來,屍體卻來卻多,喊殺聲卻沒有停止。我看着前面,好像已經被包圍成了斷層,這樣衝出去,根本沒有可能。

“往上,快,往上。”我指着高處,對李如虹說。“先躲過這個包圍圈,這樣等着前後呼應的兵士剿滅。還有活命的機會。”他還在怔忪。我推了他一掌:“快去啊。”“那你呢?”他問,站在原地不動。“我?掩護你啊,求你了,快走。”又躲開一個攻擊的義軍大漢。我有些氣喘:“我們分開行動,兩個人一起跑。目標太大了。”李如虹也是個分得輕重的人,聽了這話轉頭就往高處跑了去。他的官服已經被自己肩膀或者別人的血染得看不出模樣了,此刻又戴着我揀給他的兵士頭盔,已經看不出來是誰了。我舒出一口氣。心中高興,這下,你是欠我一個人情了吧,如果我還能活着,你定不會見我死到你眼前。高興還沒有幾秒,一陣劇痛忽然傳來,那把劍大概刺到了我的肋骨處,因爲我能感覺到骨頭處清晰的被折損的聲音。我跪在地上,只覺得痛,腦子裡還有些不信,我運氣這樣不好啊,要死在這個地方嗎?然後連同這樣死去的士兵、叛軍埋在一個大坑中,連自己單獨的墳墓都沒有?我不要,我不要,心中吶喊,手摸到傷口,大面積的鮮血涌了出來,緊緊捂住。放低身體,慢慢爬着。不過這樣還真好,真的,放低了身體,那些廝殺的人竟然沒有一個注意我了,大家砍殺的對象都是那些站得高高的,帶着生氣的人。我邊朝高處的野地爬去邊想,原來低頭屈膝有這麼多好處啊,這麼安全。奴性原來還是安全的象徵,古人的智慧果然無可限量。

腦子裡都是這些有的沒的,渾渾噩噩,胸腔的呼吸好像要被用盡,我已經爬出戰圈了,卻不鞭策自己爬得更遠。周圍都是野草和遠處兵戎相見的聲音。汗水和血液都涌出身體,用手堵都堵不住,用盡所有的力氣再支不起身體,跌在溼地上,我努力翻過身來,讓自己面對這藍天,如果真的要死在這裡,也讓我有面朝上的自尊吧。

天空幽幽的,有雨水過的藍,青草的味道把我身上的血腥味道掩蓋住了。意識越來越模糊,我真的快要死了吧,因爲我覺得很舒服,是在這個世界完全沒有體會過的那種安定的舒服,好像一直浮在半空中的我終於落了地。可是,我忽然又被血腥味而嗆住,因爲我看見魏青問那張似笑非笑的臉出現在了我上方。

17.第 17 章29.第 29 章1.第 1 章36.第 36 章23.第 23 章48.魏青問35.第 35 章22.第 22 章15.第 15 章26.第 26 章33.第 33 章40.第 40 章8.第 8 章10.第 10 章4.第 4 章14.第 14 章43.第 43 章47.第 47 章21.第 21 章15.第 15 章47.第 47 章16.第 16 章5.第 5 章14.第 14 章48.魏青問31.第 31 章39.第 39 章45.第 45 章9.第 9 章38.第 38 章19.第 19 章37.第 37 章6.第 6 章19.第 19 章25.第 25 章35.第 35 章37.第 37 章12.第 12 章34.第 34 章40.第 40 章35.第 35 章23.第 23 章40.第 40 章41.第 41 章4.第 4 章27.第 27 章38.第 38 章43.第 43 章6.第 6 章23.第 23 章38.第 38 章10.第 10 章27.第 27 章9.第 9 章7.第 7 章36.第 36 章5.第 5 章16.第 16 章45.第 45 章15.第 15 章27.第 27 章39.第 39 章34.第 34 章12.第 12 章41.第 41 章12.第 12 章45.第 45 章15.第 15 章3.第 3 章37.第 37 章27.第 27 章16.第 16 章18.第 18 章39.第 39 章1.第 1 章11.第 11 章15.第 15 章40.第 40 章2.第 2 章6.第 6 章24.第 24 章42.第 42 章2.第 2 章12.第 12 章2.第 2 章2.第 2 章31.第 31 章27.第 27 章21.第 21 章36.第 36 章31.第 31 章36.第 36 章13.第 13 章25.第 25 章41.第 41 章40.第 40 章14.第 14 章40.第 40 章37.第 37 章8.第 8 章
17.第 17 章29.第 29 章1.第 1 章36.第 36 章23.第 23 章48.魏青問35.第 35 章22.第 22 章15.第 15 章26.第 26 章33.第 33 章40.第 40 章8.第 8 章10.第 10 章4.第 4 章14.第 14 章43.第 43 章47.第 47 章21.第 21 章15.第 15 章47.第 47 章16.第 16 章5.第 5 章14.第 14 章48.魏青問31.第 31 章39.第 39 章45.第 45 章9.第 9 章38.第 38 章19.第 19 章37.第 37 章6.第 6 章19.第 19 章25.第 25 章35.第 35 章37.第 37 章12.第 12 章34.第 34 章40.第 40 章35.第 35 章23.第 23 章40.第 40 章41.第 41 章4.第 4 章27.第 27 章38.第 38 章43.第 43 章6.第 6 章23.第 23 章38.第 38 章10.第 10 章27.第 27 章9.第 9 章7.第 7 章36.第 36 章5.第 5 章16.第 16 章45.第 45 章15.第 15 章27.第 27 章39.第 39 章34.第 34 章12.第 12 章41.第 41 章12.第 12 章45.第 45 章15.第 15 章3.第 3 章37.第 37 章27.第 27 章16.第 16 章18.第 18 章39.第 39 章1.第 1 章11.第 11 章15.第 15 章40.第 40 章2.第 2 章6.第 6 章24.第 24 章42.第 42 章2.第 2 章12.第 12 章2.第 2 章2.第 2 章31.第 31 章27.第 27 章21.第 21 章36.第 36 章31.第 31 章36.第 36 章13.第 13 章25.第 25 章41.第 41 章40.第 40 章14.第 14 章40.第 40 章37.第 37 章8.第 8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