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 15 章

口舌乾裂,有鹹苦的味道,也不知道是血液還是汗水,我此刻的模樣一定狼狽到了極點,腹部的傷口還在隱隱的痛,我想伸出手去抓魏青問,他真好看,明明是逃難,我這樣狼狽,他的衣襟卻是一塵不染。我想弄髒他啊,太想了。我也這樣做了,卻被他用旁邊樹枝的棍子將我的爪子刨開了。

“痛嗎?“他問。我努力點頭,想要告訴他,很痛啊,真他媽痛。魏青問蹲在一旁,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問我:“你說,我要不要救你啊。”我再次點頭,並且希望他不要再問這樣傻瓜的問題了,畢竟,我連點頭的力氣都沒了。

昏了很久,喉嚨裡火辣辣,像是要碰出火來,就像是宿醉過後或者手術麻醉之後的感覺。眼皮重重的,額頭感覺溼漉漉的,大概是又要下雨了吧。我擡不起眼皮,但也能感覺出我還是留在原地。魏青問不可能救我,我明明白白。垂死的掙扎也只是本能。那一刻不關意識,卻還是沒有結果,水流嘩啦啦的,落到嘴脣上,滑入口中,雨水嚐起來帶着些泥土的腥味,卻比沒有的好。身上好痛,雨水大顆滴答在身上,每一下都像是被人捶上一下,手再沒有力氣捂住傷口,鬆掉攤開在兩邊,口中流進雨水,傷口處卻流出血水。

“柳姑娘… …”叫我柳姑娘的人不多,崔思就是一個。我努力想要看清楚是不是他,可雨水太多,最後一絲力氣也被用盡了。迷迷糊糊之間聽到他說:“柳姑娘,你堅持住,我會救你的。”我將這一句話當作承諾,就放心的閉上了眼睛。

想是做了一場長長的夢,愛恨啊,生死啊,夢中有各種的人,有風華絕代的飲歌、有白衣勝雪的李笙、有溫文儒雅的李如虹,還有我恨之入骨的魏青問。所有的事情好像又在夢中重來了一次,再一次碾過我的心痛。好累啊,好累啊。

“醒了啊?你命真的很大。”魏青問坐在一邊訕訕地說。我看看周圍,也不知道哪來的茅草屋,到處都稀里嘩啦地漏着水,只有魏青問坐着的地方和我躺着的地兒乾燥些。周圍也沒有人的樣子。我有些奇怪,疑惑地問:“你救的我?”魏青問打了個噴嚏,又摸了摸鼻子:“對啊,你打算怎麼報答我?”“那我一定還是在做夢,麻煩你叫醒我啊。”“真是沒情趣。”“是啊,有情趣的你不要。”純粹鬥嘴,我和魏青問卻有些樂此不疲。兩人漸漸說得口乾舌燥,我本就是受了重傷,還要氣喘噓噓同他爭執。

“柳姑娘,你醒了啊。”一聲驚呼,將我的注意力拉了過去。果然是崔思,他手中拿着一隻水囊和一些野果。感情是剛剛覓食回來。虛弱地迴應給他一個笑容,我是真正感謝他。他也是個不由自主的人,要救我,大概是哀求過魏青問的。

“來,喝點水。”崔思三兩步跑過來,那邊魏青問適時地咳嗽了兩聲。崔思半路又停住,無奈地看了我一眼,又將水囊遞給魏青問:“魏大人,你先用。”魏青問這下滿意了,抱着水囊不丟手。剛剛與他爭執過同樣口乾過的我十分氣憤!崔思又過來查看我的傷口,看着他焦急的模樣,我有些感動:“謝謝你。”他臉紅一下,拿出一個野果:“好在你的傷口不深,只是傷了肌理,內臟沒有損傷。我已經給你上過藥了,你先吃點東西,也有點力氣。”“恩。”聽他迅速的說完,伸出手去拿遞到一半的野果,卻怎麼也伸不直手。擡手動作稍微大些,傷口都會疼得厲害。

“別動,要是… …你不介意的話,我餵你吧。”看我動手實在苦難,崔思躊躇地說着。憨厚得可愛。點着頭,我倒是不介意,這有什麼值得介意的呢,就着你的手吃東西而已,我不必要表現出三貞九烈來吧。

“崔思,再去打些水來。”魏青問在那邊瞧熱鬧,瞧到一半又開口。“可是,柳姑娘…”“要吃東西嗎?恩,我來,你去吧。”魏青問三跳兩跳走過來,搶過崔思手中的野果:“我一定幫你照顧好的。”話雖然是笑着說,卻是含着命令的意味。崔思再次無奈的妥協了。轉眼又剩下我和魏青問。

他盯着手中的野果,也不說話。我問:“你是不是想要弄死我?”“嗯,在考慮。”“爲什麼啊,民女實在不知道哪裡開罪了魏大人。”“我就覺得你看起來挺卑鄙無恥的。”“魏大人也好不到哪去啊。”再次爭執,只不過這次他喝足了水,我聲音卻嘶啞了很多,明顯佔的下風。

“呵,吃點東西再講?”他將手中的東西湊到我嘴邊。我不動,他問:“怕下毒?”“你有時候像是人格分裂。”“什麼是人格分裂?”“就像是變了一個人。”“這樣啊,那我們很像啊。”“飲詞自知高攀不上。”“說得也是。”氣得炸肺,真的,只能恨恨看他。他將手中的果子拿回,咬了一口,又湊到我嘴邊:“吃點?”我斜眼看他,平息自己對他的怒意。現在的狀況不過是他這隻貓在無聊地逗弄老鼠而已。繼續堅持只會撩撥他,最好的辦法,就是乖乖臣服。露出笑容,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果味甘甜,不愧是魏大人用過的。”他低下頭,看不出是笑還是嘲弄。“魏大人一定不知道,這個行爲其實算是間接接吻,飲詞真是十分榮幸。”“哈哈哈哈,我說是什麼貨色,勾引李如虹,又讓崔思魂牽夢縈,真的有些花招啊。”魏青問丟掉手中的東西,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看我。我懶得看他,只看着那個被我們兩個咬得面目全非的果子滾進塵埃中去,骯髒又醜陋,就像是人的靈魂。

шшш⊙ Tтkan⊙ C○

崔思回來又餵了我些水和野果,我也有些累了,吃飽喝足就靠着墊有乾草的牆壁沉沉睡了去。模模糊糊中見着魏青問與崔思商量着些什麼。大概是怎麼去找文王的大軍吧。也不知道李如虹怎麼樣了,有沒有幸運地逃過一死?

這樣醒醒睡睡兩三日,傷口也大好了,想我也是命賤的人,簡單的救治也就安然無恙了。這幾日裡我和魏青問、崔思都待在這個潮溼破舊的小屋子中,間或從窗口看出去時漫天的雨水,崔思白日會不停的外出,去找些水或者食物。也許還會去辦些其他的魏青問交代的事情。到底辦些什麼我也不清楚,只是奇怪,他們這麼久了還不急着與外界聯繫,難道是要守着受傷的我?那我簡直太天真了。

我已經能自己撐着站起來,挪動兩步,崔思又不在。自從那日魏青問餵過我野果之後,他再沒同我講過話,如今他一個人站在窗邊。任他平常衣冠整潔,這野地裡待了幾日,也顯出了潦倒之氣,衣服上有灰敗的印子,髮絲有些凌亂,下巴也有了淺色的陰影。可即使是這樣,他靠在窗邊還是該死的好看,別有一股子頹廢的氣質。

湊近他,兩步之外停住:“你不開心嗎?”他眼睛都沒有眨一下,對我的寒暄不表示意見。“你不開心就說出來嘛,說出來讓大家都開心一下。”這下他動了,翻了翻白眼,轉過頭看我:“你到底想要說什麼?”咳嗽兩聲,清清自己的嗓子:“我覺得你對我有敵意,我不明白。”見我撩開了說,魏青問也配合,正面對我,看着我的眼睛問:“你真不明白?”我搖搖頭,我是真的疑惑,沒理由他能看清我的仇恨。即使我表露過,那個時候在魏府,他根本連我的容貌名字都記不住。再後來,我已經學會壓抑自己的情緒,至少是壓抑住自己的表情。“哼,你不承認也不要緊。說白了吧,我只是突然覺得你威脅到我了,至於爲什麼,我也弄不清。”“誤會啊,冤枉啊。飲詞何德何能?”“恩,就是覺得你沒有那個份量纔會一直放過你。”有些欣慰又有些鬱悶,問他:“你怎麼能把人都看在算計當中,你難道不懂感情,沒有感情嗎?”

“感情?感情能拿來做什麼?”良久,魏青問反問我。這回輪到我沉默了。是啊,感情,能拿來做什麼?

晚飯時候崔思弄回了一隻野雞,五彩的翎毛,充滿靈性的眸子。很漂亮,不過最漂亮的還是被烤過後的樣子,滋滋地直冒油。我們三個嚴重缺乏油水的人都直勾勾地盯着火焰上的食物。

崔思割下了烤雞身上最嫩的肉,一邊瞧着我與魏青問,糾結着。魏青問這次倒也大度,揮了揮手,表示不再與我爭。美滋滋的吃着晚飯。魏青問突然吩咐崔思,說是明日啓程,往者江南前線而去,即使找不到文王大軍,也先找個城市安置着。崔思又轉過頭來問我體力可跟得上。我點點頭,這幾天也養得不錯,跟着走上幾十裡地怕也不難。

第二日難得天晴,天露微熙的時候我們就起身出發,昨日魏青問自己去就着溪水徹底洗漱了一番。看起來十分清爽,倒是我連着照顧我的崔思看起來精神萎頓,神色憔悴,跟在魏青問身後就真的像是兩個小跟班,我也樂得如此。崔思雖然有時顯得木訥,但是爲人耿直爽朗,偶爾表現出細心來,相處起來倒也開心。只是雖然天氣放晴,一路還是能看到被水患浸泡得鬆軟的道路、羣山,道路泥濘,走起來也累人,而兩旁的良田都被弄得根浮水泡,看起來損失就不小。

魏青問邊走邊在觀察着良田山體,不時停下來仔細查看,這一看起來,倒也不似平常那奸邪的形象。等着日落西山,我們終於進了一座名叫隴明的小鎮。進了客棧住下來。崔思很體貼地去街上買了幾件布衫給我換洗,比起我自己的衣服竟然還看好看些。

泡在熱水中,撫摸已經結痂的傷口。紅紅的劍痕。我回憶起當日自己被刺的情況。忽然覺得有些奇怪。那日的地勢看起來並不複雜,竟然在途經的時候遭遇了伏擊,最奇怪的是,隊伍走了這樣長的一節,而當魏青問與李如虹的車架經過時才被襲擊。文王是老將軍,不可能不懂派探子查看地勢的,難道之前一點消息都不知道嗎?還有就是我腹部的傷口,據我看,上次被襲的時候雖然那些叛軍都打扮得十分粗魯莽撞,卻是在瞬間攻擊到了軍隊正中,而李如虹肩膀是被劍劃傷的,我的傷口也是利劍所致。照理來說,短短時日,叛亂的軍隊中,武器應該是缺乏的,可這隊伍中武器不僅不缺乏,反而是用着貴重且要求性較高的長劍。疑點真是百出,可是我記得文王的密旨中就說,聖上就已經懷疑是上面有人主使。

崔思給我拿來的衣衫是白底子淡紫色的花紋,很是素雅,也符合他的眼光。我穿上後倒也覺得爽利,棉布穿起來比起錦緞要舒適些,爲了方便將頭髮放了下來,辮成兩股。我愛這個簡便的頭髮,既不突兀,也很清爽。

剛走下樓,就聽着崔思和魏青問在說着什麼“是啊,淮州知府已經被叛軍殺了。文王軍隊也在淮州地區駐紮好了。”見着我,兩人也停下了交談。我朝着他倆笑了一下,也向着魏青問請了安,怎麼說他也是一品大員,我一個李府的家奴,該有的禮數還是應該有。衝了崔思也行了個禮,他是五品官員。雖然他救了我的命,卻並不代表我與他有多親近吧。

魏青問已經換過衣服,照例走着華貴的路線。青色蝠紋的長衫,白玉的發冠。訕訕地擺了手,對這我說:“我會趕着去水患前線,做些治理。你看是待在此處等我派人通知了文王大軍或者李如虹來接你,或者跟着我們走?”我腦子裡還浮現着那些疑點,當然不肯一人待在此處:“飲詞蒙魏大人相救,自將盡微薄之力報答大人,願隨大人此去。”魏青問聽了我的回答,點了點頭:“很精明啊。”我裝作不懂,在崔思的招呼中坐下來吃飯。雖然這飯吃得心中氣悶,但總算餓不着肚子不是?有句話說:活着狗比死了的獅子要強大。

40.第 40 章12.第 12 章42.第 42 章4.第 4 章28.第 28 章19.第 19 章17.第 17 章33.第 33 章21.第 21 章22.第 22 章17.第 17 章31.第 31 章11.第 11 章40.第 40 章2.第 2 章14.第 14 章6.第 6 章13.第 13 章23.第 23 章48.魏青問10.第 10 章43.第 43 章1.第 1 章35.第 35 章38.第 38 章4.第 4 章8.第 8 章8.第 8 章11.第 11 章2.第 2 章16.第 16 章38.第 38 章47.第 47 章47.第 47 章43.第 43 章47.第 47 章34.第 34 章3.第 3 章9.第 9 章11.第 11 章17.第 17 章48.魏青問6.第 6 章13.第 13 章27.第 27 章1.第 1 章25.第 25 章12.第 12 章37.第 37 章43.第 43 章12.第 12 章41.第 41 章26.第 26 章12.第 12 章45.第 45 章27.第 27 章18.第 18 章21.第 21 章18.第 18 章19.第 19 章7.第 7 章32.第 32 章6.第 6 章28.第 28 章36.第 36 章6.第 6 章48.魏青問37.第 37 章15.第 15 章21.第 21 章3.第 3 章19.第 19 章37.第 37 章26.第 26 章43.第 43 章33.第 33 章23.第 23 章1.第 1 章26.第 26 章13.第 13 章26.第 26 章42.第 42 章11.第 11 章34.第 34 章43.第 43 章11.第 11 章28.第 28 章3.第 3 章45.第 45 章15.第 15 章33.第 33 章17.第 17 章17.第 17 章43.第 43 章22.第 22 章26.第 26 章27.第 27 章5.第 5 章25.第 25 章
40.第 40 章12.第 12 章42.第 42 章4.第 4 章28.第 28 章19.第 19 章17.第 17 章33.第 33 章21.第 21 章22.第 22 章17.第 17 章31.第 31 章11.第 11 章40.第 40 章2.第 2 章14.第 14 章6.第 6 章13.第 13 章23.第 23 章48.魏青問10.第 10 章43.第 43 章1.第 1 章35.第 35 章38.第 38 章4.第 4 章8.第 8 章8.第 8 章11.第 11 章2.第 2 章16.第 16 章38.第 38 章47.第 47 章47.第 47 章43.第 43 章47.第 47 章34.第 34 章3.第 3 章9.第 9 章11.第 11 章17.第 17 章48.魏青問6.第 6 章13.第 13 章27.第 27 章1.第 1 章25.第 25 章12.第 12 章37.第 37 章43.第 43 章12.第 12 章41.第 41 章26.第 26 章12.第 12 章45.第 45 章27.第 27 章18.第 18 章21.第 21 章18.第 18 章19.第 19 章7.第 7 章32.第 32 章6.第 6 章28.第 28 章36.第 36 章6.第 6 章48.魏青問37.第 37 章15.第 15 章21.第 21 章3.第 3 章19.第 19 章37.第 37 章26.第 26 章43.第 43 章33.第 33 章23.第 23 章1.第 1 章26.第 26 章13.第 13 章26.第 26 章42.第 42 章11.第 11 章34.第 34 章43.第 43 章11.第 11 章28.第 28 章3.第 3 章45.第 45 章15.第 15 章33.第 33 章17.第 17 章17.第 17 章43.第 43 章22.第 22 章26.第 26 章27.第 27 章5.第 5 章25.第 25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