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 17 章

雨水還是連綿的不停歇,我雖然撐着油紙傘,還是被霧騰騰的水汽弄得很不爽,裙角與鞋底都沾上污漬。郴州城裡的人生活倒沒有多大改變,但是多了許多附近鄉村的農人,大概是受災嚴重不得不暫時遷至這裡。雖然聽說丁茂槐給予這些災民有了許多安置,但是沿街冒雨乞討的人仍然有很多。我看着那些弱小而蒼然活着的人,並沒有幾分憐惜之情,你們比我好吧,在這個世界還有牽連,還有嚮往,哪裡像是我,除了連同飲歌那段屈辱難過的回憶我什麼都沒有,如果我某天死掉了,還真是應了那句兩手空空的死去。

繞了大半城,在東街的巷子口停住,江南的房屋不比京城,巷子也不深,青瓦白牆,十分秀麗。我努力看了看地勢,應該是這裡沒錯,卻又有些疑惑,我從京城得到的消息,當初買了沈青梅的園子雖比不起驚鴻園,也是個大場子,這宅子看起來也太灰敗,太樸素了些吧。

門的漆已經有些凋落,我敲了門,許久,纔有人來應聲。開門的人是個小廝,沒什麼神采,打量着我,問我找誰。我說找這宅子的主人,那小廝有些疑惑。我又問:“這原來是個戲園子吧,我找你們班主。”小廝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早死了,這裡是個空宅子。”我聽了一懵,不會這樣巧吧。忙問小廝現在這宅子是誰的。他搖着頭,說也是後來才被買來看宅子,簡直是一問三不知。

門砰的關上。我站在屋檐下覺得茫然,線索似乎一下子斷了。雨水稀里嘩啦,腦子裡亂紛紛的,加上身體的不舒服,我真的快要癱坐在地上了。無權無勢,辦起事來還真是麻煩,望着灰沉的天空嘆息,旁邊突然鑽出一個婦人:“姑娘,你找人啊?”一副三八兮兮的模樣,可就是這樣的人才讓我重新燃起希望,對她露出笑容:“大嬸,跟你打聽個事啊。”

根據婦人的提供找到這裡,說是以前那園子裡的老人了。這間屋子比起那荒廢了的宅院多了幾分整潔,但是更顯得寒酸了。我心中感嘆,還好,若是他不缺錢,我又怎麼能探聽到我想知道的事情呢。

十兩銀子,算是拗開了這人的口。這人四十來歲,看起也算和藹溫順的人。我說自己是沈家的遠房親戚,現在有事要找沈家的人,勞煩他告知下去向。這人厚道,也不疑惑我一個單身的女人爲何隔了這麼久還來找人。將知道的事情就告訴了我。

原來當初沈家兩位公子被戲園子的老闆買了去,一位叫沈青梅,一位卻叫沈青問。剛聽到這個名字我差點被駭到地上,猜到有所關聯是一回事,真正被確認卻是另外一回事了。那人見我臉色蒼白,又把話頭打住,我連忙解釋,說終於尋到故人,喜極而泣。他聽了,卻反過來安慰我,說沈家二公子雖然去了,但是大公子還好好,現在在京城還是名角兒呢。我笑笑,又聽到他嘮叨了些時候,才告辭回返。

回去的時候我走得很慢,一方面想着魏青問爲什麼要隱藏自己的姓氏,改頭換面。可以理解的他當時名入奴籍。但是現在位高權重,就是亮出當初的身份應該也沒有人去追究吧。而他現在竟然置沈青梅於不顧,顯然是爲了不讓人抓藤摸根尋到他的出身。他是科舉一步步爬起來的,照着當朝的律例是可以不論出身的。爲什麼要隱瞞呢?我想着想着,實在弄不清楚他這樣做的意圖,卻是總算知道了他的出身。入過賤籍,也並不比我高尚許多吧,那你憑什麼呢,憑什麼這樣對飲歌?

又是入夜,我實在沒有力氣爬起來幫忙,躺在牀上想心事。腦袋炸乎乎的痛。翻來覆去的想魏青問與沈家的事情,唯一的可能就是,當初害沈家淪落的是個魏青問惹不起的人,可現在朝中與他權勢相當的屈指可數啊。那他防範的人到底又是誰。腳步聲嘈雜,有丫鬟敲門,說前面幾位爺問起我。我讓她轉告一聲,說身體不適。她應了聲去了。我繼續在牀上撲騰,腰好酸啊,傷口也痛,四肢也軟塌塌的。

門外響起敲門聲,問了兩聲也沒人應答。我猜是崔思來關心傷員來了,也就披衣起牀,剛打開門,就瞧着魏青問站在門口。他剛剛洗過澡的樣子,穿的也很隨便,站在屋檐下,和着雨水,也冒着一股子潮溼氣息,也就沒平常那股威懾感了。

“魏大人?不知深夜來找飲詞所謂何事?”裝作天真的問他。屋檐下的燈籠發出紅幽幽的光來,總算讓人在雨水中多生出幾分暖意。魏青問也是笑眯眯的,只是眼睛中的暖意還不及檐下掛着的這個半舊的燈籠。“聽說你今天出去了一趟?”我一驚,原以爲他已經沒有把我放在心中。卻不然。還真是什麼時候都不能放鬆啊。“嗯,是啊。”假裝很虛弱:“飲詞連日都覺得身體不適,就出去找個大夫看了一下。”“爲何不請到府中來,柳姑娘現在怎麼也算是李府中的紅人,不用怠慢了自己。”半是譏諷半時假意的話。我卻有些懶得周旋:“那飲詞記住了,就不送魏大人了。”邊說邊想關門。被魏青問一把抵住門扉,另一隻手拉住我使勁的手。

“我警告你,不要在我身邊動什麼心思?”魏青問有些惡狠狠的說。“自然不會,飲詞懂自己的身份,不會當你是良人。”故意扭曲他的意思。雖然很疲乏,雖然手被他捏得生疼,還要笑嘻嘻的,不敢表達我真實的情感。既然不能表達自己真實的情感,就杜撰出一個新的情感吧。眼睛看着他,還要裝作閨怨的情懷來,我也很辛苦啊。魏青問顯然被我這樣一個少女懷春的狀態所驚愕。手上的力道也鬆了些。我趁機抽回手,想要快速的關上門。我腰都直不起來了還要做戲,很殘忍。

或許是因爲身體虛弱的原因,我的速度還是沒有魏青問快。等我關上門,他反而已經縱身閃了進來。我這一關門,反而有很濃重的姦情的味道。

“你… …!”顧不上用敬語了,我用手指着他:“你不會這樣飢不擇食吧?!我記得你很有節操的啊!”他從鼻子哼了一聲,也不知道是鄙夷我的說法,還是鄙夷他自己,真的有這樣飢不擇食。我一直退後,背脊抵在了緊閉的門扉上,咯得骨頭生痛。隨意披散的外衣因爲緊張和慌亂滑到了地上,雖然裡衣還是很齊整,並不會裸露出什麼東西,可這個時候衣服散開,怎麼看怎麼都像邀請。魏青問默不作聲的靠過來,此刻我是真的緊張了。腦子裡也亂亂的,不會啊,飲歌那樣的絕色他都可以抗拒,以我這樣的平庸姿色,引誘他簡直是不可能。爲了避免結結巴巴的說出什麼話,我只好咬住嘴脣,只留下自己因爲緊張越來越粗重的呼吸。

“害怕了?”距離很近,大概是要貼在對方身上了。我記得古人很保守的啊,看來哪裡都有些例外。魏青問兩手撐着身體,將我圈在他的陰影之下。我能借着屋內忽閃的燭光看清他的眼睛。這雙眼睛很漂亮,黑色的瞳仁,細長秀致的睫毛,眼裡充滿的是狡黠自信的光。與他比起來我的眼睛一定很不堪吧,裡面藏着的是憎恨是孤單是計算是懦弱。我心中不甘,不願。看着他嘴角那一副看穿了我是假裝的模樣。伸出手,捲住他的脖子,吻了下去。

與其說是親吻還不如說是撕咬,至少我毫無快感,只是爲了證明我對他有所企圖,優秀的男人就是這樣,潛意識總是覺得周圍的女人都會被他吸引。只要恰好的表達,就能助長他這樣的臆想。何況,對於親吻我是這樣的生疏,無法把握。

氣喘吁吁的分開,挑釁地看他的眼眸。有絲水汽,有絲疑惑。“既然魏大人不嫌棄,今晚就在這裡歇息吧。”掛上笑,不要臉的邀請。魏青問瞬間恢復清醒,哼了一聲,擺脫我的手,拉開門走了。

我站在原地,門也是開着的,涼風陣陣的吹了進來,心底開始泛起冷笑來。抹乾淨嘴脣,卻抹不乾淨自己的心。什麼時候感情、□□也可以拿來做賭注了啊。拋棄了自尊我以爲我還剩下一些東西的,現在看來什麼都沒了,什麼都沒了啊。

睡夢中見到了飲歌,卻沒有向以前那樣爆發出歇斯底里的傷感來,大概是自己也迷惑了吧。可是上天真的很殘忍。飲歌是這個世界唯一一個給我安定的感覺,給我溫暖的歸屬地,她的死不但摧毀了我的信念和世界,也讓我活着的目的變得模糊起來,帶走了關於快樂的感情。

安安靜靜的過了兩三天。丁茂槐和魏青問在府中的時間又開始增多,聽說是雨季開始過去了,等兩天就可以着手堵塞缺口,重建堤岸的工作了。我也確實不舒服了幾天,崔思有請過大夫來看我,說是舊傷未愈,再上過於奔波勞累才導致的體虛。休息的這幾天也好了大半,也開始在魏青問跟前晃悠了。

關於那晚的事情,他和我都很默契的未向任何人提起。偶爾互相對上對方的視線都沒有躲開,反而是比着誰很穩定。他仗着姿色出衆多數時候會弄得我臉紅耳赤。我仗着皮厚看着情況也可以扳回一局。漸漸有些眉目傳情的感覺,只是這個“情”卻是晦澀和灰暗的。

修復河堤自然是老一套的做法,不過魏青問和丁茂槐還是要跟着在河道江邊監工。我午時的時候也會跟着過去送飯什麼的。畢竟閒着也無聊。那日從崔思處打聽到魏青問已經與文王聯繫上了,只是文王忙於在淮州捉拿叛軍,一時無法匯合。只能等着那邊結束了。而李如虹的消息卻像是石沉大海,不知道怎麼樣了。

難得地出了太陽。我跟着丫頭小廝將送來的飯菜擺好。替丁茂槐盛了飯,他對我印象倒是奇好,隨時都是笑眯眯的。又替魏青問盛了一碗,還讓自己笑得十分甜蜜。十足的噁心他,噁心自己。一轉頭卻看見崔思正瞧着我出神,乖覺的斟杯茶水給他。那邊丁茂槐開始說笑:“柳姑娘真是善解人意討人喜歡啊。”我臉上堆滿笑,心中卻是寒風一陣,我是討人喜歡,可卻是裝出來的,委屈自己而來。實際上我更想要待在府中睡大覺。“不愧是魏大人府上的人啊。真是越看越討喜。”見魏青問沒有接話,丁茂槐又將話題繞到他身上。魏青問含糊地嗯了一聲,頓了一下才說:“我哪裡有這樣的福氣,柳姑娘可是李如虹李大人府上的人呢,只是這次沿路遭襲湊巧爲崔思所救而已。”“呵呵,那可惜,我本來想魏大人賣個人情,割愛將柳姑娘送給在下。”丁茂槐表示着遺憾,我聽着卻十分不爽,你當我是貨物還是什麼,轉送給你。真真好笑,以前對他的好感頓消。所以說做人不能天真,單純的分辨好人壞人,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這濁世只有自己是能依靠的唯一一個人。

5.第 5 章27.第 27 章15.第 15 章34.第 34 章5.第 5 章19.第 19 章8.第 8 章34.第 34 章27.第 27 章21.第 21 章7.第 7 章41.第 41 章23.第 23 章24.第 24 章37.第 37 章7.第 7 章34.第 34 章36.第 36 章29.第 29 章29.第 29 章40.第 40 章32.第 32 章11.第 11 章11.第 11 章31.第 31 章12.第 12 章33.第 33 章23.第 23 章34.第 34 章4.第 4 章43.第 43 章14.第 14 章22.第 22 章7.第 7 章23.第 23 章28.第 28 章19.第 19 章41.第 41 章34.第 34 章19.第 19 章21.第 21 章14.第 14 章43.第 43 章48.魏青問22.第 22 章26.第 26 章11.第 11 章13.第 13 章5.第 5 章19.第 19 章11.第 11 章14.第 14 章6.第 6 章25.第 25 章21.第 21 章18.第 18 章13.第 13 章17.第 17 章22.第 22 章19.第 19 章4.第 4 章10.第 10 章13.第 13 章22.第 22 章39.第 39 章17.第 17 章4.第 4 章6.第 6 章14.第 14 章12.第 12 章45.第 45 章2.第 2 章2.第 2 章11.第 11 章28.第 28 章17.第 17 章9.第 9 章15.第 15 章12.第 12 章2.第 2 章48.魏青問45.第 45 章23.第 23 章34.第 34 章35.第 35 章14.第 14 章14.第 14 章25.第 25 章23.第 23 章35.第 35 章37.第 37 章18.第 18 章22.第 22 章10.第 10 章42.第 42 章19.第 19 章42.第 42 章33.第 33 章36.第 36 章22.第 22 章
5.第 5 章27.第 27 章15.第 15 章34.第 34 章5.第 5 章19.第 19 章8.第 8 章34.第 34 章27.第 27 章21.第 21 章7.第 7 章41.第 41 章23.第 23 章24.第 24 章37.第 37 章7.第 7 章34.第 34 章36.第 36 章29.第 29 章29.第 29 章40.第 40 章32.第 32 章11.第 11 章11.第 11 章31.第 31 章12.第 12 章33.第 33 章23.第 23 章34.第 34 章4.第 4 章43.第 43 章14.第 14 章22.第 22 章7.第 7 章23.第 23 章28.第 28 章19.第 19 章41.第 41 章34.第 34 章19.第 19 章21.第 21 章14.第 14 章43.第 43 章48.魏青問22.第 22 章26.第 26 章11.第 11 章13.第 13 章5.第 5 章19.第 19 章11.第 11 章14.第 14 章6.第 6 章25.第 25 章21.第 21 章18.第 18 章13.第 13 章17.第 17 章22.第 22 章19.第 19 章4.第 4 章10.第 10 章13.第 13 章22.第 22 章39.第 39 章17.第 17 章4.第 4 章6.第 6 章14.第 14 章12.第 12 章45.第 45 章2.第 2 章2.第 2 章11.第 11 章28.第 28 章17.第 17 章9.第 9 章15.第 15 章12.第 12 章2.第 2 章48.魏青問45.第 45 章23.第 23 章34.第 34 章35.第 35 章14.第 14 章14.第 14 章25.第 25 章23.第 23 章35.第 35 章37.第 37 章18.第 18 章22.第 22 章10.第 10 章42.第 42 章19.第 19 章42.第 42 章33.第 33 章36.第 36 章22.第 22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