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 18 章

這樣過了半月,魏青問和丁茂槐總算將手頭的事宜安排好了,又商量着在上游植樹造林,加強植被的建設。我也根據現代的一些經驗和常識給了一些建議。丁茂槐看我的眼光越發熱切,我卻討厭他討厭得緊,實在弄不明白他爲什麼會突然對我有所企圖。

魏青問這邊卻也不疾不徐,並不忙着關心文王那邊的戰事,一門心思跟着丁茂槐認認真真的治水。可他一副明哲保身的狀態,讓我十分疑惑,這次江南之行明顯錯漏百出,以他的精明程度不可能毫無察覺,可從他的表現來看,只能說明他早已知道內情。

這日,治水已頗見成效,只剩下些後期工作。丁茂槐和魏青問也回了府,人手也開始多了起來。這人手一多,官宦之氣自然助長。丁茂槐說是要設宴邀請魏青問。我也在被邀請之列,我是十分不願去的,官場應酬本來就十分讓人厭惡,再加上丁茂槐熱烈的目光就更令人齒不消,正在房間中找着藉口推辭晚宴,那邊門就響了。

門外是崔思,手中捧着幾樣衣飾,傻乎乎地看我。將他迎進來,又倒了茶水給他,說實話,我很信任崔思,雖然他仍然是處於一個和我不相同的位置,至少他是有幾分尊重我的。“飲詞姑娘,這是魏大人讓我送來的,說是給你晚宴的時候用。”我接過哪些沉甸甸的衣飾,正想着怎麼拒絕。崔思忽然紅着臉說:“這是大人讓我挑選的,也不知道你穿着會不會好看。”我看着他的模樣,拒絕的話一時說不出口。只好順着說:“崔大哥選的,一定好看的。”

衣裙是水藍色,像是江南秀麗的水霧,精緻的蘭花,襯托出一股子出塵的味道來,我捧着這裙子,總覺得是自己唐突了,崔思確實用了心的吧,這一想,卻是更無法推脫了。換好衣服,再看看那托盤中的髮飾,精巧雅緻的銀色小綰梳,上面鑲嵌着細碎的藍寶石。鑲着同樣顏色寶石的耳墜還有大堆的鐲子項鍊。只是將綰梳把頭髮固定住,戴了小巧的耳墜,其他的都放了下來。實在不喜歡太隆重,丁茂槐那樣的眼光我着實不喜歡。

攬鏡自照,卻是把自己嚇了一跳。鏡中這個人真的是自己?蠟黃的臉色早已消退,像是春夏的芙蓉,尖尖的下巴,眉目平和眼睛閃亮。還真是不知道,自己何時變得有這樣的神采。別人說戀愛中的女人最漂亮,可良人沒遇到,自己倒出落得標緻了,委實沒有想到。

再看一眼鏡子,無奈之餘又覺得隱隱的不安。我的面孔,加上這樣的裝扮,從鏡子中能浮現出一個熟悉的印象來。是飲歌的。我的姐姐,柳飲歌。她就是這樣的面容吧,夏花一樣的絢爛美麗,又像是天際邊最璀璨的明星。我嘆口氣,難怪丁茂槐會對我留意,原來我長了和飲歌一樣的,會惹事的面孔。

我去得遲,倒不是故意的,只是在房間裡躊躇了好一會兒。後來想着怎麼說我現在也是李如虹府中的人,應該不會被隨意對待。這纔出門。

那幾人都已經坐定了。丁茂槐作在主人的位置,旁邊坐着魏青問。周圍一圈坐着他的幾位下屬,我剛進來的時候就瞧了一圈,沒見着崔思,覺得失望,畢竟我來是賣的他的人情,而不是魏青問。對這魏青問的視線,他又恢復了以前的華服,揚着眉看我。眼神很淡定。我先是朝他行了禮,然後是丁茂槐一行人。丁茂槐還是十分熱情,還準備來親自請我入座,可是被魏青問用手擋開了。我順勢坐到魏青問旁邊,這樣也好。即使想魏青問誤以爲我吃他豆腐,都比讓丁茂槐吃豆腐的好。

飯桌上大家還是先談了些正事,先是說治水頗有成效,然後說文王的軍隊剿滅叛軍也十分順利,已經奪回了淮州和周圍幾個州郡的控制權,並將軍事部署和政治部署都全部改頭換面。眼下就只剩着剿滅叛軍了。我本是聽着昏昏欲睡,卻突然被他們的談話驚醒。掌握了州郡的控制權,改變了原有的部署,有什麼呼之欲出的感覺,正傷腦筋,卻聽着魏青問在旁邊冷哼一聲,輕輕說:“別多管閒事,管好自己的命罷。”知道他是在說自己,反而將這些事拋到了腦後,我端起桌上的酒杯,站了起來,第一杯就是敬的魏青問,我說,柳飲詞在這裡謝謝魏大人的救命之恩,敬魏大人的高風亮節,爲人磊落。字字鏗鏘,自己感覺還很真誠。從我這樣近的距離可以看出魏青問太陽穴的青筋蹦了一下,他還是笑着接受了我的敬酒。只是不知道,這杯酒他喝下去時什麼樣的滋味。

我這一開口,宴席上敬酒的風氣就開始風長。還好魏青問是首當其衝的對象,我也就是在旁邊陪襯陪襯。可丁茂槐卻是不放過我,找着理由來敬我。他雖然是個州郡的官,但是比我的身份還是要高貴幾倍,我也不好一味推脫,只好自食苦果的飲了。這一喝,卻一直不是個頭,我一面要躲着丁茂槐的調戲,一面又要注重自己的言行,害怕一醉酒走了樣,那就不好了。

喝得七七八八,我想要告辭,丁茂槐還不想放我走,拉着我的手說話,讓我覺得毛骨悚然。正想擺脫。喝得差不多了的魏青問也發了話,今日就到此爲止吧。我送柳姑娘回屋吧。丁茂槐並不是識時務的人,聽了魏青問這麼說,也終於死了心,只是最後還不死心的誇了我一句:“柳姑娘,你今晚真美啊。”天雷滾滾。

“謝謝魏大人了,你請回。”我靠着門柱上,沒有想要讓他進去的意思。魏青問醉眼有些迷離,聽着我的拒絕沒有出聲。他白玉似的臉上有着酒色和月色,還是有幾分誘人的,可是我早已經歷過他的絕情無義,自然不會爲色所惑。“既然魏大人不走,那飲詞先進去休息了。”“你恨我對吧?”剛轉身就被後面的人抱住。我的背抵在他的胸膛之中,後頸與他的交纏,這樣的接觸讓我渾身都起了一種不舒適的感覺,想要推開,卻是無從着力。只好氣呼呼地吼着魏大人請自重。可身後的人哪裡聽。圈得更緊了些,口中唸叨:“其實這一切都是你的錯,如果不是你自願的,文瑞也不會強迫你,是你,太會誘惑人啊。”我僵在了原地,呵呵,魏青問喝醉了吧,這一刻他把我當成了飲歌,那個他從未溫言軟語安慰過的女人,他卻在這裡責怪她,是她太惑人,他才做出那樣的事情。從腳趾泛起的涼意,心中卻是更加清明。魏青問啊,我要怎麼纔可能原諒你。

這都是第三日了,我仍然沒有見着崔思,不知道被魏青問派到哪裡去了。爲了躲避丁茂槐的騷擾我只好隨時跟着魏青問。這個時候更顯得我對他居心不良了。他起初還有些鄙夷,現在也漸漸習慣,一副當我不存在的樣子。

陪着他視察河堤,雨季已過,柳樹成蔭,這河岸江邊微風習習,倒也十分美麗。魏青問走得很悠遊,我們兩人都不說話,顯得實在太過沉悶。我主動開口問道:“魏大人真是清閒啊,也不急着回京,也不急着淮州那邊的戰況。”“恩,那是,做人要做好自己的本分,逾了界,毀的也是自己。”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諷刺我。我有絲訕然,再不開口只低着頭走路。

河堤之處已經修補好,我看着原本缺口的痕跡,腦子卻是突然靈光一閃。難怪丁茂槐說這河堤沿岸一夜之間全線崩潰,這哪裡是天災,明明是人禍嘛。整齊的切口,不可能是水患遭成的,而是事先有人先用利器將河堤毀掉的纔對。這一想,我卻也明白了那叛軍爲何不在郴州地區,而是在淮州地區了,果然一切都是有人主使,而這個主使的人。呵呵,還真沒有想到會是他啊。而魏青問,我轉頭看看他,如果說丁茂槐還有可能馬虎粗心沒有發覺,可是以魏青問的精明,和做事的細緻程度沒有理由不清楚,而他一路的緘默。明顯就是早已明白此事了。也難怪,這些日子他安分地待在了這郴州地區。而崔思,多半也是爲着這事去打聽去了吧。想明白了這些事,我也突然想到,我比起魏青問畢竟還是差了那麼一截啊,只是這一截不管才智,只是因爲他是官,他有着權力,纔會比我早知道一些,早明白一些。

魏青問站在遠處,臨風而立,他的長袍邊角被氣流掀了起來,頭髮也有幾絲飛舞,眼睛看着遠方,我卻明顯感覺到他有所算計。呵,而此刻我在算計他,他算計的人又是誰呢?

崔思在幾日後回來,一同回來的還有文王的侍從們。說是來接魏青問去淮州,大軍得勝,跟着軍隊回京呢。收拾收拾就準備啓程,丁茂槐看着我們準備離開,眼淚汪汪的,讓我都不知道說他是色令智昏還是怎樣。這一去淮州自然不用急趕。魏青問讓人準備的馬車就變成了剛出京的那種樣子,一副華而不實的模樣。自然是請了馬伕的,可崔思是騎馬,馬車廂裡只剩下我與魏青問。兩人是大眼瞪小眼,不尷不尬。我瞪得累了,也就自己掀開簾子與旁邊騎着駿馬的崔思閒聊。午時啓程這時已是夕陽西沉,漫天的落日餘輝,崔思那過於剛硬深刻的面目也柔和起來。他看我的眼神總是不好意思中帶着一絲的溫和,這也是我爲什麼對他比較信任的原因。

與崔思寒暄的不過是些天氣和飲食的話題,卻是難得的輕鬆,不用假裝,不用卑微,隨心所欲是一種多麼讓人覺得滿足的事。

夜裡投店,崔思和那些文王派來的兵士在一桌子吃飯,我卻是和魏青問一桌。那廂其樂融融,每個人都是一副輕鬆自在的表情,再看我與魏青問。一個無精打采,一個沉默寡言。那廂是祥雲籠罩,這廂卻是烏雲蓋頂。我是想去那桌廝混的,試着動了動,魏青問就將筷子重重的擱了一下:“崔思!”崔思站起來,朝這邊走來。“你也吃飽了吧,去顧一下馬匹吧,明日還要趕路。”我看着崔思嘴邊還沒抹淨的飯粒兒替他委屈,到底是生在了這個世界,當權者說黑是白,那麼黑就是白。崔思應了一聲兒就去了。我坐在原地禿自惱怒,望着魏青問一言不發。“你不動筷子,也吃飽了?”他悠哉的問。我望着還沒動的飯菜哧了一聲:“飲詞也飽了,魏大人慢用!”

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胃裡空空,肚子就不舒服,僅有的一點睡意也被趕走了。心中感慨,命不由我,明明餓着偏要說自己飽了,我是什麼時候變得這樣愚蠢。我今日本應該坐在魏青問面前,討好的朝他笑,端着碗吃個底朝天。我總是這樣,因爲周圍的人才爆發出自己的情緒,都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惹得禍。難道崔思在我心目中已經有了親人的地位?是啊,他保護我,照顧我。可這有怎麼,隱隱的,我對他確實有一股自己也說不清的親切,我是感謝他的吧,可感謝歸感謝,我還是應該做那個卑微的,卑鄙的我。

推開門想下樓去找些吃的,崔思卻站在門口,將我嚇了一跳,再定睛一看,他端着一盤子熟食。遞給我,我正準備客氣的道謝,他嘆了一口氣,用比平常輕些的口氣說:“柳姑娘,你這是何苦呢,這樣折磨自己。”他說完就走了,只留下發呆的我,他剛剛的話語氣太過憂愁,我何苦呢,我也不想不明白啊。

42.第 42 章9.第 9 章7.第 7 章48.魏青問43.第 43 章4.第 4 章9.第 9 章42.第 42 章40.第 40 章47.第 47 章10.第 10 章38.第 38 章16.第 16 章45.第 45 章48.魏青問41.第 41 章15.第 15 章6.第 6 章15.第 15 章18.第 18 章28.第 28 章48.魏青問27.第 27 章18.第 18 章31.第 31 章17.第 17 章17.第 17 章21.第 21 章7.第 7 章26.第 26 章26.第 26 章22.第 22 章37.第 37 章28.第 28 章28.第 28 章3.第 3 章25.第 25 章10.第 10 章3.第 3 章29.第 29 章42.第 42 章24.第 24 章24.第 24 章27.第 27 章25.第 25 章40.第 40 章2.第 2 章31.第 31 章47.第 47 章40.第 40 章23.第 23 章8.第 8 章12.第 12 章48.魏青問2.第 2 章14.第 14 章10.第 10 章38.第 38 章36.第 36 章16.第 16 章33.第 33 章47.第 47 章19.第 19 章48.魏青問9.第 9 章26.第 26 章34.第 34 章48.魏青問6.第 6 章41.第 41 章45.第 45 章11.第 11 章22.第 22 章37.第 37 章43.第 43 章37.第 37 章10.第 10 章34.第 34 章23.第 23 章18.第 18 章6.第 6 章25.第 25 章36.第 36 章38.第 38 章7.第 7 章6.第 6 章7.第 7 章47.第 47 章8.第 8 章48.魏青問23.第 23 章26.第 26 章48.魏青問34.第 34 章22.第 22 章12.第 12 章
42.第 42 章9.第 9 章7.第 7 章48.魏青問43.第 43 章4.第 4 章9.第 9 章42.第 42 章40.第 40 章47.第 47 章10.第 10 章38.第 38 章16.第 16 章45.第 45 章48.魏青問41.第 41 章15.第 15 章6.第 6 章15.第 15 章18.第 18 章28.第 28 章48.魏青問27.第 27 章18.第 18 章31.第 31 章17.第 17 章17.第 17 章21.第 21 章7.第 7 章26.第 26 章26.第 26 章22.第 22 章37.第 37 章28.第 28 章28.第 28 章3.第 3 章25.第 25 章10.第 10 章3.第 3 章29.第 29 章42.第 42 章24.第 24 章24.第 24 章27.第 27 章25.第 25 章40.第 40 章2.第 2 章31.第 31 章47.第 47 章40.第 40 章23.第 23 章8.第 8 章12.第 12 章48.魏青問2.第 2 章14.第 14 章10.第 10 章38.第 38 章36.第 36 章16.第 16 章33.第 33 章47.第 47 章19.第 19 章48.魏青問9.第 9 章26.第 26 章34.第 34 章48.魏青問6.第 6 章41.第 41 章45.第 45 章11.第 11 章22.第 22 章37.第 37 章43.第 43 章37.第 37 章10.第 10 章34.第 34 章23.第 23 章18.第 18 章6.第 6 章25.第 25 章36.第 36 章38.第 38 章7.第 7 章6.第 6 章7.第 7 章47.第 47 章8.第 8 章48.魏青問23.第 23 章26.第 26 章48.魏青問34.第 34 章22.第 22 章12.第 12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