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 22 章

李笙這一走,又是過了些時日,我漸漸有些沉不住氣,想着怎樣再刺激莫寧一下,莫家大姐,莫餘卻是找上了門來。莫家兩姐妹都寄居在李府,雖然我找莫寧是私下的,她怕是也找機會跟莫餘說了。雖然現在莫家極沒落,在李家業不如以前受寵,可這莫家大小姐還是免不了的一股子尖刻的習性。進了門,有些居高臨下的看我,又彷彿不好意思說出來意般惺惺作態。我謙卑的請她坐下,奉上茶水,做得十分熱情。估計莫餘在李家也是受了些冷遇的,見我這樣低姿態,也不好隨便發作。

論沉着莫餘自然比不過莫寧,不到一刻鐘,她就開了口:“你真的要幫我們?”我點了點頭。她也想了一下,問:“那你憑什麼?”“憑這個李家還是李如虹做主,你看我並不討大夫人喜歡,可這些衣食用度,怕是不比她差吧。”莫餘咬了咬牙道:“你要我們做什麼?”“呵呵,你們也是憎恨李春孃的吧。我記得上半年江南水患,你們莫家遷居江南,也受其害。家中沒落到揭不開鍋的地步了。”莫餘低着頭不語。我接着說:“所以你和莫寧去找大夫人借銀子,她卻一口回絕了,莫寧又對李如虹有意思,所以斷不好意思伸手去向他討要。”“是。我們也是走投無路,本來我那日是爲了去求大夫人,結果見屋子裡沒有人,連荷香都不在,那鐲子金光閃閃的放在桌面上。我就… …”“後來你又和莫寧去將鐲子當掉了對吧。”“恩。”她點點頭。“可是沒有想到荷香會因此而死,而鐲子的事情也被大夫人知道了,原以爲我們會被趕回去的,好在老爺念舊情。”莫餘絮絮叨叨。我打斷她:“事實遠不止如此吧,你有沒有想過荷香那日不在的時候其實已經死了?你有沒有想過那鐲子是有人故意放在桌上的?你有沒有想過有人一開始就打算就你們趕回江南莫家去?”莫餘擡起頭,我笑了笑:“看來莫寧還是沒有告訴你啊?其實她口這麼緊,大夫人完全不該算計你們。可惜了。”莫餘一臉迷惑,聽我提起莫寧有事沒有告訴她,臉色又變得不堪,一提裙襬,徑直走了,看樣子是去找莫寧了。

我望着莫餘的背影冷笑,如果莫家姐妹出來作證,那李春娘在這個家裡的地位就完全不保了,到時候我不但自由許多,如果能掌握李家一些人脈,對以後的事也方便些了,再找個機會將魏青問的事情告知李如虹,這樣,一步一步也行吧。還好,我最多的就是時間,怎樣我都可以等的。

正想着這些事,那邊小廝來傳,說李如虹請我過去。李如虹的宅子與我的相隔甚遠,我過去的時候他顯然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了。我忙堆起笑臉問怎麼回事,他說文王設宴邀請朝廷官員。他自然也在應邀之列,邀請函上寫着攜女眷,本來李如虹準備單身前往,結果來傳話的小廝說文王特意囑咐他帶着我,說對我頗有好感,邀我一同前往。我與李如虹都是摸不着頭腦。“要不?你跟我去?”“恩。”我也弄不清楚文王的用意,有些好奇,也就允了。

我看着眼前這些衣衫頭飾,精緻雅麗,每一件都不是俗品。轉頭問李如虹:“這是?”“仙樂孃親的。”他淡淡回答,雙手撫摸那些面料,十分溫柔。“你還愛着她?”李如虹轉過身將我摟在懷裡:“不會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表達什麼,我掙脫出來,假裝害羞的說:“時辰要到了,你先出去等我吧。”

我此去是爲了試探文王的用意,自然不要太過引人注意,從衣裙中挑出一件水玉色的衣裙,帶些淡淡的紅,這樣又容易隱於衆,又不會顯得太冷清。這中庸之道倒要用到梳妝打扮上來了,實在好笑,因爲被請去的都是女眷,我再不能梳少女的髮飾,讓蔚芳將我的頭髮輕輕的盤了上去,有幾絲不停話的垂在頸間也就隨了它。點綴了幾朵紅豔的絹花與盤發一側,倒成了全身上下唯一顯眼的裝飾。穿戴好一看。我就被鏡中的影像驚到,如果說我以前像飲歌只有七八分,現在用了和她一樣的盤發,竟是十足的相像了。她那樣的姿容,隨着歲月傳遞在了我身上,實在讓我受寵若驚。

李如虹牽我步下馬車,他一直是個完美的紳士,姿態優雅,動作溫柔到位。在門口迎接賓客的並不是老文王,而是他唯一的寶貝兒子,害死飲歌的另一個男人,文瑞。我遠遠看着那羣嬉笑開顏的人羣,心中說不出的煩躁。李如虹緊了緊我的手,在我耳邊輕輕勸慰:“沒事兒,別緊張,我們坐一會兒就走吧。”我朝他點點頭,有些感謝他的體貼。

“李兄,請進請進。”文瑞已經看到了李如虹,連忙過來客套,我擡起頭,正好對上他。“飲歌?!”他一聲驚呼,站在原地,眼睛木木的看着我。我早知他有這樣的反應,朝他俯身見禮:“奴家柳飲詞,文公子所說的乃我去世的家姐。”李如虹在旁邊默不吭聲兒,文瑞還沒有回過神,旁邊的管家倒是識事,忙引我倆進門去見文王。

已經頗來了些賓客,看裝飾打扮與氣度,應該都是些官位不俗的。女眷們看起來都溫文淑雅,打扮亦是華貴宜人。我本以爲我是不引人注目的。可剛一進門,還是發現大家的眼光都飄了過來,也是,莫冉去了這麼久,李如虹一直未娶,今日攜了女眷來,大家自然都好奇是什麼樣的人物。

文王笑呵呵的過來招呼,一雙眼睛在我身上溜來溜去:“多日不見,柳姑娘越來越光彩奪目了啊。”我裝作害羞的行禮,也不清楚這老狐狸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李如虹又和文王寒暄上了。我轉過頭瞧着周圍,都是些好奇的眼光。好在我也習慣這樣被人用這樣的眼光探視。並不以爲杵。正溜着眼睛,卻見門外又走進一個人。這人我卻熟,正是魏青問。

魏青問還是老樣子,一副舒展愜意的樣子,周旋官場是他的拿手戲吧,穿着上好的絲綢長衫,腰間用青紫色緞帶繫住,懸着一塊黑曜石雕刻的裝飾。而他旁邊的女眷卻是讓我失望了。大概二三十歲的樣子,模樣算是清秀好看,眉目溫和,是完完全全的大家閨秀。和飲歌在魏府住了三年,我卻沒從沒見過這個當家主母的樣子,據說她是完全不出自己的宅子的,也完全不是外人接觸。我也曾猜想過她什麼樣子,卻沒想到這樣的平凡,站在魏青問的旁邊,就像是隨行的丫鬟一般,被魏青問的光彩壓了個完全。我覺得心中可悲,到底是命運弄人。魏青問也看到了我,卻絲毫不意外般,嘴角勾起嘲諷的笑來。我抓住李如虹的手緊了緊,李如虹偏過頭來也看見了魏青問。加上文王,他們三人湊做一堆,彼此客套着。我也趁機細細看魏家的夫人。

心中是有些不甘的,想不到她都可以被深藏在宅院裡不受傷害,而飲歌卻是註定了被算計,被利用。但是面對這個女人卻是恨不起來。怎麼說來,她就像是一朵幽蘭,楚楚動人,惹人憐愛,其實莫寧平常也是這個樣子,但是這個魏夫人卻比她多一種特質,而這種特質讓人不忍心去惡意揣測她。她好像有些害羞,見我打量她便往魏青問身後縮了縮,就這樣一個動作竟讓我有些羨慕,其實我也想啊,遇見到敵意、強迫、試探的時候可以有個身軀供我躲一躲,卻尋不到一個真的能夠讓我依靠的。

“飲詞?你沒事吧,臉色有些差。”李如虹握住我的手緊了緊,我手心裡都是汗,他也覺察到了吧。“沒事,這裡氣悶,我出去透個氣。”說完又向着文王和魏青問行了禮。拋下一屋子喧囂,我是真的有些氣悶,連日來的不順心,總會讓人累對不對。何況,文王讓李如虹將我帶來,絕不是久未相見,想念的意思,肯定有所圖謀,而我站在這四下無人的花園裡,自然是給他給機會,不管是試探我還是怎樣。

夜色溫沉,這個時節夏花都紛紛的敗了,園子裡也沒有什麼精緻可看。自有仰望月光滿溢的夜空,求得一點亮眼的光輝來。身後有輕微的腳步,我轉過身去。這人穿着一身絳紅的衣衫,發頂羽冠,眉毛彎彎,瘦長臉。卻是文瑞。我見着他心中就是一股火。當初若他是真的愛飲歌,又怎麼捨得強佔她,愛就是佔有?滑稽而可笑。這股火要被強壓下來,實在有些困難,難得我渾身都顫抖了起來,我甚至能感覺到飲歌當日被他強佔去的撕心的痛苦。

“飲歌?真的是你?”雖然剛剛在門外已經糾正過了,這文瑞還是不死心,一步步走近我。我的指甲摩擦着自己的掌心,隨着他的每一步靠近而疼痛,等他再靠近一些,我一定要替代飲歌一巴掌揮在他的臉上,抹去他這虛僞的,情深的面具。可是他卻停住了,在離我幾步遠的地方停住,嘴邊勾起些微的笑容:“飲歌,我不碰你,你不要走?”聲音幽幽,眼角卻是亮閃閃的,我不想看他虛僞的眼淚,只好打破他的夢境:“飲歌已經死了,記住,是你親手害死她的。”

回到宴席上的時候我還是氣喘吁吁,不爲別的,只因爲文瑞剛剛在花園裡流下的眼淚,一顆顆的,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也動搖了我的意志,難道他是愛飲歌的?文王已經舉杯相慶,我也端起酒杯,一口酒急灌而下,十分嗆人。酒宴上自然是笙簫滿堂,我遠遠的看着對面的魏青問,他也舉杯向着周圍的賓客應酬,一雙眼睛卻不時照顧着身邊的那個女子,名譽上的魏夫人。既然他也是有情的人,那爲什麼呢,爲什麼他要那樣對飲歌呢?

酒過三巡,李如虹被一批官員纏得脫不了身,剛剛進門那個管家悄悄站到我身邊,說王爺有請。我忙不迭是的站起隨他過去,讓自己打起十分的精神。

文王坐在一個角落,周圍有厚厚的幕帳,既不封閉,又能隱藏。我規矩的站在他面前,他朝我笑了一下,揮手讓管家先下去。“這裡就我們兩個人,就不跟你客套了,你知道爲什麼會讓李如虹帶你來嗎?”我搖搖頭,表示猜不到。“喏?猜不到嗎?魏大人說你有多聰明看來是誇大其詞了啊。”聽着文王這句話,我瞬間明白,定是魏青問在這中間耍了什麼手段。“文王和魏大人都過獎了,飲詞從來都是愚笨不堪。”“呵,你也別跟老夫兜圈子,魏青問讓我幫他向李如虹要了你,你可願意?”我尋摸着文王的用意,從江南之行就可以看出這魏青問與文王之間關係就不一般,加上文瑞也是爲魏青問所用,這文王所說的應該是真的。“王爺若有此意,又何必詢問飲詞意見呢?想來王爺應該也另有打算吧。”不卑不吭的回答他,他現在要的不是低眉順眼的奴才,而是能派得上用場的人才纔對。“哈哈,你果然很有用,我也直說了,那日就覺得你機智,我是打算向李如虹索要你,只是不是給魏青問,而是爲我所用。”我默然。文王繼續說:“我看得出來,你並不是那種安分的女人,你是願意待在李如虹身邊做他一輩子的紅顏知己還是做我身邊的智囊大展拳腳呢?”“哦?飲詞倒好奇,王爺是從哪裡看出來的?”“眼睛。”他伸出手,指着我的眼睛:“從這裡。”

散場的時候已經開始起風,旁邊的僕役將披風拿過來,李如虹卻先給我圍上了才自己系。大部分的官員都已經離去,今日都攜了女眷,自然不能再尋歡作樂。我斜眼看着魏青問將他夫人攙上馬車,又回頭看了我一眼。那邊文瑞卻衝了過去,扯住了魏青問的袖子,走到了角落,不知道在爭執些什麼。“還在看他嗎?”李如虹的聲音有些冷冷的,比起他平常的溫柔生硬許多。我忙轉過頭,想要解釋,又不知道說什麼,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算了”他一揮手,自己先上了馬車,我踩着馬凳子跨上去。這男人一生氣,連風度也不顧了啊。

腦子裡一團亂,慢慢梳理着。文王說魏青問讓他從李如虹身邊將我要走,我還能理解,大概是覺得我待在李如虹身邊遲早會壞他的事。可這文王我卻拿不準主意。說他惜才似乎太牽強,可能會覺得我有些作用,在我猜測來想,他見着魏青問接二連三的想把我弄走,可能覺得我對於他有些特別的影響。而這影響自然能起到要挾的作用來。想來想去,這些人還不是你利用我,我利用你,這樣看來,人世中那一點點真心,那一點點堅持就真正的彌足珍貴了。

馬車一個搖晃,我讓旁邊倒去,看着就要碰着馬車壁了,一隻臂彎將我圈了回來,落入了李如虹的懷中,我從他懷裡擡起腦袋來看着他。他被我直接的目光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又轉了轉頭。我嘆口氣,從他懷中支起身體來,吻了他。嘴脣相接的時刻我仍然在思考,我是爲了什麼吻的他,是因爲愛的悸動還只是因爲他的體貼溫柔,恐怕是後者多一些吧,我是感謝他的,只是這個世界中我拿不出任何一樣東西去感謝他,除了行爲,因爲連身體都不是我的。多悲哀啊。李如虹在我耳邊輕輕說:“忘了他吧,忘了魏青問,我也會爲了你忘了莫冉的。”我心中好笑,你又是憑什麼覺得我愛着魏青問呢?

和李如虹友好的道了晚安,他回他的院子,我回我的小屋。他並不是一個重□□的人,我就更不想接受那沒必要的親熱。

蔚芳跟在我身後提着燈籠,我的小屋偏遠些,也沒什麼沿路的廊檐,一路只伴着月光,照着我的影子形影重重。我正發呆,聽到蔚芳一聲驚呼,擡頭一看,有人立在檐下。藉着燈籠的光亮一看,竟是莫寧。她裹着一件淡黃色的秋衣站在我的門外,周圍也沒有僕人丫鬟,突然看到着實駭人。

點好燭臺燈盞,倒上了熱茶,我讓蔚芳先去休息,她也極解人意,沒有詢問便去了。只留下我與莫寧相對而坐。她雙手捧着茶杯,並不開口,雙眉皺得緊緊的。我又想起今日見到的那個魏夫人,心中不是滋味,難免催促:“二小姐有什麼事不妨直說,這夜也深了。”莫寧擡起頭來,竟是勸慰我:“家姐性格魯莽,不知進退,希望柳姑娘不要挑唆她了。”我一聽,這哪裡是來談合作的,竟是嫌我多事。“你就這樣害怕李春娘,即使她故意陷你莫家於不義,只爲了掩住你的口舌?即使她心狠手辣連跟着自己多年的丫頭也至於死地?”莫寧搖着頭:“沒有… …沒有,已是語不成聲。”“大夫人收養的孩子是她自己的吧?是她跟人珠胎暗結的結果吧?荷香將此事透露給你然後被大夫人知道了殺她滅口的吧?”我越問越多,莫寧的頭越垂越低。事實如此,她卻是想要逃避。我扯住她的衣袖,漸漸緊逼她。她叫了一聲,一把推開我:“是,你說的都是真的,可又有什麼用,事實上我們是拿了鐲子,事實就是事實,不管是誰刻意造成的,這都是我們的錯。大夫人固然可恨,可就是指責了她,難道我們就光彩了,何況你認爲,老爺會真的爲了這件事而將大夫人怎麼樣嗎?他們是親人,血濃於水。而你呢,你正得寵,到時候自然得以保全,倒黴的只有我和莫餘,我們能留的只有這裡了,求你了,不要逼我了。”

莫寧早已離去,她推開的門還沒有關上,從外灌進一股子冷風,將我也吹醒了許多。是啊,莫寧說得對,她比我想得周全,她是這個世界的女人,自然懂得什麼叫做忍辱負重,自然懂得什麼叫做委曲求全。而我。一開始立場就錯了,就是算計別人,也堅持黑是黑,白是白。到底是資歷淺薄。而我,就算和李春娘鬥下去又有什麼作用呢?能掌控李府?那有什麼用,雖然我有很多時間,可是卻不是拿來浪費的。何況,李如虹,那個優柔的男人,真的能幫我復仇嗎?文王今日說的話又迴響在耳邊:“在我麾下,你可以不做一個女人,你可以像個男人一樣用腦子,我會尊重你,在相應的情況下不限制你的行爲。你考慮看看?”

33.第 33 章33.第 33 章13.第 13 章28.第 28 章2.第 2 章35.第 35 章39.第 39 章23.第 23 章8.第 8 章19.第 19 章17.第 17 章14.第 14 章34.第 34 章7.第 7 章7.第 7 章31.第 31 章1.第 1 章26.第 26 章41.第 41 章18.第 18 章1.第 1 章19.第 19 章1.第 1 章28.第 28 章13.第 13 章42.第 42 章47.第 47 章1.第 1 章10.第 10 章4.第 4 章42.第 42 章42.第 42 章16.第 16 章18.第 18 章24.第 24 章48.魏青問27.第 27 章28.第 28 章37.第 37 章10.第 10 章24.第 24 章34.第 34 章31.第 31 章1.第 1 章9.第 9 章2.第 2 章21.第 21 章3.第 3 章41.第 41 章16.第 16 章48.魏青問43.第 43 章5.第 5 章13.第 13 章37.第 37 章29.第 29 章41.第 41 章38.第 38 章48.魏青問35.第 35 章13.第 13 章11.第 11 章12.第 12 章39.第 39 章14.第 14 章33.第 33 章43.第 43 章9.第 9 章24.第 24 章12.第 12 章45.第 45 章10.第 10 章23.第 23 章33.第 33 章37.第 37 章38.第 38 章16.第 16 章10.第 10 章33.第 33 章5.第 5 章18.第 18 章41.第 41 章17.第 17 章24.第 24 章47.第 47 章40.第 40 章45.第 45 章47.第 47 章11.第 11 章7.第 7 章27.第 27 章43.第 43 章10.第 10 章38.第 38 章8.第 8 章37.第 37 章11.第 11 章41.第 41 章
33.第 33 章33.第 33 章13.第 13 章28.第 28 章2.第 2 章35.第 35 章39.第 39 章23.第 23 章8.第 8 章19.第 19 章17.第 17 章14.第 14 章34.第 34 章7.第 7 章7.第 7 章31.第 31 章1.第 1 章26.第 26 章41.第 41 章18.第 18 章1.第 1 章19.第 19 章1.第 1 章28.第 28 章13.第 13 章42.第 42 章47.第 47 章1.第 1 章10.第 10 章4.第 4 章42.第 42 章42.第 42 章16.第 16 章18.第 18 章24.第 24 章48.魏青問27.第 27 章28.第 28 章37.第 37 章10.第 10 章24.第 24 章34.第 34 章31.第 31 章1.第 1 章9.第 9 章2.第 2 章21.第 21 章3.第 3 章41.第 41 章16.第 16 章48.魏青問43.第 43 章5.第 5 章13.第 13 章37.第 37 章29.第 29 章41.第 41 章38.第 38 章48.魏青問35.第 35 章13.第 13 章11.第 11 章12.第 12 章39.第 39 章14.第 14 章33.第 33 章43.第 43 章9.第 9 章24.第 24 章12.第 12 章45.第 45 章10.第 10 章23.第 23 章33.第 33 章37.第 37 章38.第 38 章16.第 16 章10.第 10 章33.第 33 章5.第 5 章18.第 18 章41.第 41 章17.第 17 章24.第 24 章47.第 47 章40.第 40 章45.第 45 章47.第 47 章11.第 11 章7.第 7 章27.第 27 章43.第 43 章10.第 10 章38.第 38 章8.第 8 章37.第 37 章11.第 11 章41.第 41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