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 25 章

我的藉口是喝得太多, 可是與沈青梅坐都這個滿是空曠的院子中時,我與他手中還是提着兩壺滿滿的酒,不能怪我們啊, 這樣的寒風, 若不用烈酒來驅寒, 怕是熬不住。

沈青梅給人的感覺極舒服, 舒服到我都想要放棄試探他, 都想要真正與他聊天交心了。可我不會瞬間改變,也從來不是個善良的人。

今日沒有月光,雲層很低, 風有些急。藉着檐廊下的燈光可以看見酒水中折射出來的絲絲的光線。沈青梅的聲線因爲長期唱戲變得有些細柔。所以夜晚聽起來會讓人覺得放鬆。我一直都保持着有些傻傻的笑容。靜靜看着他,裝作並不知道他是戲子, 問他一些風月。問他喜歡什麼樣的茶葉, 喜歡哪種植物。話語之中能感覺沈青梅是個極自愛的人, 我心中疑惑和猜測,以魏青問現在的權勢既不想辦法幫助他消失, 還讓他作爲一個被人品頭論足的玩物出現在各個場合,這個沈青梅會不會恨他?

“你還有親人嗎?”我低低問,滿腔都是苦澀,我是沒了,一身真的似浮萍。他溫柔笑了一下, 用手擋住我的酒杯:“不要喝了。”聲音和眼神中都沒有仇怨, 我不解, 像他這樣命運周折扭轉的人, 怎麼纔可以放得下, 難道他的道行比我深,即使面對完全陌生的人, 也沒有一點點的流露。“我沒親人了,只一個人,你呢?你呢?”我有些借酒裝瘋的樣子。眼眶中都是淚滴。沈青梅面色有些不忍,猶豫了一下,伸手拍了拍我的腦袋:“我也是,一個人了。”我明明知道他與魏青問有莫大的關係,見他這樣說,心中說不出來的不甘。只覺得就是看起來這樣善良,這樣溫柔的人,還是會撒謊啊。心中涼涼的,腦袋中卻是清明得很,見再問不出一些什麼來,也就不語。只是癡癡坐着。坐了一會兒,沈青梅說天氣涼寒,進去吧。我點點頭,正起身,覺得有冰涼的東西鑽入脖頸,擡頭一看,細碎的雪花飄然而至。竟是今年的初雪,我有些怔忪,不願挪步,就站在原地看着漫天的雪花紛揚而至。把這個骯髒的大地包裹了起來。

回去的時候我與沈青梅結伴而行。遠遠就看見吳先生在那邊向我招手。與沈青梅告辭,迅速的鑽過人羣,吳先生說王爺在找我呢,讓我去後廳侯着。

後廳裡還沒有人,進來了一會兒才覺得剛剛手腳被凍得冰涼,這一暖和反而覺得渾身都冒着溼氣,非常讓人不爽。我湊近着炭火,看着那橘色帶着些幽蘭的火焰,忍不住覺得高興,生活難道不就是這樣嗎?在覺得寒冷的時候有一盆屬於自己的炭火。只是現在這個炭火都不是屬於自己的。

門扉被人打開又關上,應該是文王進來了,我此次卻不想要起來行禮,還是像個小孩兒一樣蹲在地上,偶爾,我也不想要戴着面具做人,也想要懈怠一下吧。身後的腳步聲很輕,我有些奇怪,文王的腳步一向沉穩有力的。轉過頭,那人負手站在不遠處,竟然是魏青問。

我站起身來:“魏大人…”有些訕訕。他點點頭:“是我請文王叫你來的。”“哦。不知魏大人所謂何事?”魏青問不理我的冷言,自己找了張椅子坐下來,然後上下打量我,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我站着無趣,拿出話來調侃:“莫非魏大人看上飲詞,那我真是受寵若驚啊。”魏青問哈哈大笑說:“那好,我跟文王要人,你就同意了吧。”“飲詞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這樣搶手了。”“柳飲詞!”魏青問聲音突然變沉:“爲虎作倀,你小心自身不保!”“勞魏大人費心了。”我恭敬回答,順便提到:“魏大人覺得今晚的戲怎麼樣?我倒是覺得小青梅的扮相驚爲天人啊,而且私下也確實清秀俊俏。”魏青問顯然沒料到我會提到這個事情,呼吸一緊,站起身來,一步步欺近我。我也不後退,就站在原地之中,笑着看他:“想來魏大人是覺得這戲不錯了。”

魏青問大概沒用什麼力,所以我雖然覺得脖頸疼痛,卻還是能呼吸。莫非他還有一絲憐憫之心,還不捨得下手。當然不是,他一定是怕出了人命不好向着文王交代吧。所以他還在掙扎,還在留情。我沒心沒肺的朝他擠着笑容。我笑意越深他手上收的力越重。在這一刻我竟然想着就死掉吧,死了就不用這樣累了,活着的時候感受不到任何的暖意,又有什麼意義。

在我腦子逐漸覺得模糊混沌的時候,大量的空氣又涌入了我的肺中。我全身已經使不出來一絲力氣,魏青問鬆開手的瞬間我也癱軟到了地上,只能看着他厚實的鞋底和袍子的邊角。我啞着嗓子挑釁:“怎麼不送我上路呢,魏青問,我一定讓你給我陪葬。”他蹲下身來擡起我的臉:“你都知道些什麼?!”我不語,只是看着他笑,露出牙齒,證明我着實是開心的。“柳飲詞…!”魏青問語帶着輕蔑:“你這個瘋子!”

魏青問走後我又在原地發呆了許久才恢復過來,要說以前的都是猜測,現在卻是真真切切,這魏青問怕就是那沈家二公子,沈青問吧。心下明瞭,這個線索就更清晰明顯了。現在我需要做的不過是要取得文王的信任和相應的權力。

酒宴散了之後我與吳先生就等着文王同我倆交代。王爺卻喝得有些醉醺醺了,並沒有吩咐一些實質的東西,只是讓我先下去,吳先生留下。我坦然,也不多問,自己走開。

廊下的燈籠都還點着,只是賓客散盡,滿地的凌亂,看起來蕭索而已。因爲這個隱約閃現的燈光,所以雪看起來下得越發大了,站在廊邊呵氣的時候就能看見那一層層的冰霜。伸出手去感受那細小的涼意,感觸被靜謐無限的放大,掌心是刺刺的冰冰的,十分舒服。

小六子見我站了良久,他已有些不耐煩,在後面使勁的跺着腳。我轉過頭瞧了瞧說走吧。其實並不是因爲他的耐煩而離開,只是我剛剛發現,遠處的陰影裡站着一個人,身影挺拔,姿態風流,不是那故作文雅的文瑞還是誰?這個京城中出了名的風雅公子,也喜歡在雪夜裡站在一角來偷窺嗎?加速自己的步伐,文瑞,並不是不恨你,雖然不及對魏青問的強烈,假若有機會我還是不會放過你。

又過了兩日,積雪已厚,我也沒有步出房門,偶爾臨摹些字帖,看太陽出來的時候積雪消融。有時候在想我最好的地方就是沉得住氣,不讓仇恨和孤獨將自己逼瘋。想起魏青問咬牙切齒的那句話:“柳飲詞,你這個瘋子。”他生氣的樣子有股子戾氣,竟然有種別樣的迷人。至少在我看來,比他平常正襟危坐的模樣迷人多了。

文王這段時間好像很忙,忙着部署邊疆事宜、忙着與百官互相應酬,又或者忙着壓制李如虹那邊的線索和行動。連帶着吳先生也忙得不見人影,只是偶爾過來告訴我一些朝中的消息和形勢。等到要開春了,歷城國的使臣待得也差不多了。吳先生說聖上賜婚隴鳶公主於歷城國國主,即日起程。而作爲禮部的官員文瑞將一同前往。最重要的由於文王的舉薦,由李如虹代表我朝一同出使西域。我猜測着文王的用意,一方面應該是讓李如虹遠離京城一段時間,擱淺他的調查和檢舉,另一方面,怕是用心險惡了。西域那樣窮山惡水的地方,就是被馬賊亂刀砍死也是有可能的。吳先生咳嗽一聲打算我的沉思,方開口:“你跟着我同文公子一起上路。”

入夜,我腦袋裡還盤旋着吳先生白日裡說的話,他是直接明說的:“王爺要李如虹死,至於這罪名,就讓我們想了。我想了一下,你覺得通敵叛國怎麼樣?”不得不說這吳先生自然有他的過人之處,只是我並不覺得文王只要李如虹死的話會挑起這樣的事端,要知道通敵叛國雖然能置李如虹於死地,我朝與歷城國的關係也將步入一個完全僵化惡劣的地步,也就是說兩國極有可能掀起戰爭。如果掀起戰爭的話,對文王又有什麼好處呢?他的勢力現在這樣大,兵權政權人脈都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翻個身,我突然想要一個詞功高蓋主。對啊,原來如此,現在我朝是盛世,這樣的世界自然不需要重兵在握的主將,伴君如伴虎,好的話就杯酒釋兵權,搞得不好,自然是死無葬身之地。也許,文王自己心裡也明白,他始終是聖上心中的一根刺,早晚被拔去,他這樣聰明的人,自然懂得挑起一些其他的注意力來,這樣也可以爲自己爭取一個喘息的時間來。

我的手心都是汗,爲自己想破這樣的事情而興奮着,心中那些黑暗的情緒又滋生開來,你看,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是沒一個單純的好人,那麼誰悲慘的死去也不值得可憐了。

出發的那天我與吳先生要先去找文瑞,因爲人數的限制我的身份是侍女,我倒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本來,我就不是什麼高貴的出身。文瑞見到我總有些異樣,我卻坦然,上前跟在他身後:“少爺,飲詞今後就供你差遣。”

我們在城門外侯着隴鳶公主的鳳架,遠遠看見一座金鑾翩然而至。兩旁走着木塔塔爾與李如虹。三叩九拜,又全體起駕。護衛都是騎馬,我與文瑞、吳先生共乘一輛馬車。馬車搖晃着起程的時候我還在想象坐在那金鑾之上的隴鳶公主是什麼模樣,不能否認,我是好奇的,她就是那天生的金枝玉葉,再不好,也是帝王之女。只是,如今遠嫁他鄉,也不知她心中做何感想。想我自己,也不是遊山玩水,竟然還有心情擔憂她人的事情。

在馬車上坐着的感覺並不好,大概是因爲文瑞的目光太灼熱,我有些扭捏,伺候他的時候也極馬虎,好在他也不在意。只是偶爾喚他少爺的時候我總會想起一個小小的身影來,他現在怕是越來越高了吧,等他長得比我還高的時候該是如何的風姿俊朗啊。李笙的模樣又開始浮現在我的眼前,牽動我心中那根溫柔的線索,可是一想到,我此次是要害死李如虹,心中的那根線就被扯得生痛,你會怪我吧,怪我也好,恨我也好,我也就不會覺得欠你一份真情了。

在驛館停下來歇息,隴鳶公主早已進入廂房休息,我仍然沒有見到她。只能跟在文瑞身後伺候他用餐。整個大堂中除了他還是李如虹與木塔塔爾。苦笑一聲,這裡竟然沒有一個人是我願意見到的。因爲那段時間的騎射訓練,我倒是沒覺得這一天有什麼辛苦的,而吳先生也還好的樣子,真看不出來,我一開始以爲他那副病癆鬼的模樣會率先倒下的。

李如虹一直沒有看過我,木塔塔爾倒是老將眼睛瞟過來,我懶得理他,只想着文瑞快些吃完歇息,我也好去覓食。“飲詞,我累了,你再準備些吃食端起我房間吧。”文瑞吩咐,率先起身上去。我嗯了一聲,又下去張羅吃食。臨走看了李如虹一眼。他夾菜的手有些微微的抖,狠狠自己的心腸,他對於我,我對於他都什麼都不算。

“我又不餓了,你在這裡吃了早些去休息吧。”文瑞讓我坐下,自己坐得遠遠的,拿起一本書,也不知道有沒有真的在看。我知道他是好心,以爲事情做得體貼窩心,只是他這樣對我,反而讓我覺得矯情。就是這樣吧。因爲厭惡一個人,不論他做得多好,就覺得厭惡。草草的用完餐,正準備離開就聽見敲門。

打開驛館的厚木門扉,外面站着一個嬌俏的侍女,十五六歲的樣子,模樣圓潤甜美,梳着精緻的,宮廷的髮髻。我有些驚愕,她先出聲:“文公子在嗎?”我點點頭。她又說:“隴鳶公主請文公子過去商討一下事宜,請姐姐轉達一下。”我又點頭。她笑了一下就離開了。我猜出她是隴鳶公主的侍女,卻不知道這半夜的,隴鳶公主前來相邀文瑞是什麼意思。文瑞也聽見了那侍女的話,想要說什麼又頓住,最後嘆了口氣說:“你先下去吧。”

古代的窗戶就是好,用手指捅開一個小洞就可以觀望大千世界,我在自己的房間裡看正中最高處的房間,那裡是公主的房間。不久就見到文瑞前去,只是他在門口躊躇猶豫了半晌,老半天才輕聲敲着門。我心下明瞭。看樣子隴鳶公主只邀請了他,並沒有李如虹的份兒,再加上文瑞那一副別有深情的樣子。這一路,可真是熱鬧了。而這隴鳶公主,此次卻又是一個更好的籌碼。

29.第 29 章31.第 31 章11.第 11 章6.第 6 章21.第 21 章12.第 12 章27.第 27 章43.第 43 章21.第 21 章33.第 33 章31.第 31 章35.第 35 章27.第 27 章10.第 10 章31.第 31 章17.第 17 章45.第 45 章43.第 43 章38.第 38 章26.第 26 章31.第 31 章34.第 34 章22.第 22 章27.第 27 章22.第 22 章14.第 14 章3.第 3 章7.第 7 章26.第 26 章6.第 6 章35.第 35 章34.第 34 章45.第 45 章2.第 2 章48.魏青問2.第 2 章41.第 41 章45.第 45 章10.第 10 章37.第 37 章35.第 35 章14.第 14 章16.第 16 章2.第 2 章17.第 17 章43.第 43 章11.第 11 章47.第 47 章22.第 22 章25.第 25 章39.第 39 章19.第 19 章18.第 18 章9.第 9 章14.第 14 章34.第 34 章29.第 29 章9.第 9 章40.第 40 章4.第 4 章37.第 37 章42.第 42 章19.第 19 章6.第 6 章26.第 26 章33.第 33 章25.第 25 章2.第 2 章23.第 23 章39.第 39 章3.第 3 章35.第 35 章8.第 8 章12.第 12 章24.第 24 章1.第 1 章1.第 1 章48.魏青問42.第 42 章15.第 15 章32.第 32 章23.第 23 章9.第 9 章29.第 29 章15.第 15 章37.第 37 章8.第 8 章13.第 13 章5.第 5 章19.第 19 章4.第 4 章23.第 23 章8.第 8 章10.第 10 章27.第 27 章14.第 14 章35.第 35 章42.第 42 章37.第 37 章
29.第 29 章31.第 31 章11.第 11 章6.第 6 章21.第 21 章12.第 12 章27.第 27 章43.第 43 章21.第 21 章33.第 33 章31.第 31 章35.第 35 章27.第 27 章10.第 10 章31.第 31 章17.第 17 章45.第 45 章43.第 43 章38.第 38 章26.第 26 章31.第 31 章34.第 34 章22.第 22 章27.第 27 章22.第 22 章14.第 14 章3.第 3 章7.第 7 章26.第 26 章6.第 6 章35.第 35 章34.第 34 章45.第 45 章2.第 2 章48.魏青問2.第 2 章41.第 41 章45.第 45 章10.第 10 章37.第 37 章35.第 35 章14.第 14 章16.第 16 章2.第 2 章17.第 17 章43.第 43 章11.第 11 章47.第 47 章22.第 22 章25.第 25 章39.第 39 章19.第 19 章18.第 18 章9.第 9 章14.第 14 章34.第 34 章29.第 29 章9.第 9 章40.第 40 章4.第 4 章37.第 37 章42.第 42 章19.第 19 章6.第 6 章26.第 26 章33.第 33 章25.第 25 章2.第 2 章23.第 23 章39.第 39 章3.第 3 章35.第 35 章8.第 8 章12.第 12 章24.第 24 章1.第 1 章1.第 1 章48.魏青問42.第 42 章15.第 15 章32.第 32 章23.第 23 章9.第 9 章29.第 29 章15.第 15 章37.第 37 章8.第 8 章13.第 13 章5.第 5 章19.第 19 章4.第 4 章23.第 23 章8.第 8 章10.第 10 章27.第 27 章14.第 14 章35.第 35 章42.第 42 章37.第 37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