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 6 章

與李笙友好邦交了兩日,他的病算是大好了。中途只有莫寧來看了兩次。只能感嘆這小孩兒人緣真差,和我一樣的不討人喜歡。

李笙下地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視察我的鋪位,好在我是撿着角落,看樣子是礙不着什麼事纔對。他轉了轉。不置可否的算是默許了。我撿着這樣的差事,只覺得煩惱乏味。偶爾莫寧也會請着我去小坐,詢問下李笙的飲食起居,聽着沒什麼人去探望他,也難免露初唏噓之意。

反正日子是安安靜靜的過,這樣看似平靜的過了幾日。李笙在傍晚時分就會顯得比較焦躁,一個人站在窗口望着外面。我自然是五步不離的跟着,天空靜謐,餘輝漸盡,他一個人站在窗邊,臉上並沒有憂愁之色,相反,看起來很堅強?確實是這個形容詞。緊緊咬住的脣角,堅定的眼神,露出與年齡不相稱的成熟氣質來,加上這姣好的面容,你說吧,你長大後會迷死多少的女孩子啊。就像魏青問,那樣好的一副皮囊。自然將飲歌的魂魄勾了去,我記得那日中秋酒席過後,魏青問又單獨見了飲歌幾次,每次他走後,飲歌都會一臉紅暈,眼光都是暖暖的,帶着不一樣的光彩。我們都慶幸着,慶幸着努力有所成就,可惜事實證明我們的猜測錯了。

那是他最後一次來居所看飲歌,我記得穿的是一件青色的華貴綢衣,只是未免太素雅,不像是來見情人,反而像是來商談政事。這次他將所有人都趕了出去。我臨走時看到他一臉的冷淡,飲歌的一臉的嬌羞,隱隱有些不安。我當時還在責怪自己杞人憂天。

大概一炷香的時間,他推門出來,跟在他周圍的一羣侍衛都呼啦啦的跟着走了。我得以進屋看你。你同新婚那日一樣,傻呆呆的坐着,只是眼淚像珍珠一樣顆顆的掉落。那淚珠子亮亮的,從你美麗耀眼的瞳孔中滑落下來,湛湛的摔在地上。我蹲在你的面前爲你拭掉淚痕,只惹得你更加傷心,伏在我胸口,嗚咽出聲,你問我:“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讓你做他的棋子,幫助他結交一個人,那人我也見過,就是中秋喜宴上由他親自送出去的官員。不過是個四品官,只是卻是老文王唯一的子嗣。魏青問想要結交老文王不得,找出的曲線救國的法子罷了。奈何那文王的兒子竟是生得忠直,雖對你有些好感,卻因你是魏府妾室,並無有非分之想。魏青問今日來找你,不過是要你主動一些,要你配合他的安排去引誘這貴人。

你怎麼會同意呢。我又不是不知你,你是看着烈女傳長大的。又怎麼願意做出這有違倫常的事情來。我也終於懂了,你的嫁他的娶,由始至終都是一場安排的場景。這魏青問從一開始就安排着這樣的把柄來捉拿。你要真是與那貴人有了苟且,以你魏府妾室的公開身份,不怕不能要挾他吧。

你的拒絕引起了魏青問的震怒,我們搬進了魏府中最陰暗的角落,最破敗的房屋。你的生活一下子由精緻變得粗鄙,好在我們都是受過窮的,並不以爲杵,加上我並沒有受到限制,我仍然能從下人的吃食與補濟中拿出些來給你。

不過這種日子這很快就被人告發了,大概魏青問一直都有派人監視你吧。我的日子也開始不好過,每天都要超負荷的奴役,能碰到食物素材越來越少,等着我黃昏時分頭重腳輕的去尋你時,你都會一個人坐在枯井邊發呆,看着我的時候又會眼淚汪汪,其實我最害怕的就是你的眼淚,生生的剜人的心。你傷心的理由很多,惹我傷心的卻只有你。我保存着最後一絲的精神來安慰你,我說會好的,會好的。

你住的那漏風的屋子有多差啊。旁邊就是一條水溝,臭氣瀰漫着整個屋角。即使你種上茉莉也一樣拂不去這樣的味道。你的身子越來越差,臉色日益蒼白,手指都瘦得只剩下骨架,憔悴得像是隨時會乘風而去。我悄悄勸過你,勸你離開這個深宅大院,你不肯,理由也不說,然後我知道,你對這你名譽上的夫君,那個文才絕代的魏青問還有留戀,你還想挽回。

爲了給你補身體,我經常在下工後還要溜出去找些吃食。可魏青問明着想要磨你的脾氣,給我們接濟的人少得可憐,你身體又虛得吃不了粗食,我只能尋着不熟悉的地方亂撞,希望能擺脫看管。被抓到的話,自然是鞭子的一頓亂抽。也許別人不信,當我疲憊至極,疼痛交加之時,我甚至能在被捆綁的凳子上睡着。不過另一種說法叫做昏迷。我被抽昏後也有好處,可以被擡回住處,可以得到各種的藥品,我有時候會多討要兩樣,看在我是熟客的份上,別人都會默許,然後我會在下人房裡熬好再端給你。那幾日我因爲要趴着睡是不能來陪你的,只能託辭是太累,在下人房裡睡了。飲歌,你真的太善良,只要是我說的,你都信,包括我後來出的那個嗖主意。

“喂。”被人粗魯的打斷回憶:“你在想什麼?”我回過神來,窗外已暗,看樣子天是黑了,李笙早已轉過身來,很嫌棄的看我一副癡傻像。“沒什麼。”我抹了抹嘴角的哈喇子。卻是乾乾的,看來我真的修煉到了一定的程度,不會再隨意的表露情緒。“那你還不去睡?”李笙催促:“你去睡吧。”“奴婢不敢,奴婢先服侍少爺就寢。”有了上次的教訓,我自然不敢再偷懶,李家是大樹,大樹低下好乘涼,我還要在這棵大樹低下待很多年。李笙有些不悅,哼了一聲,自己一甩衣襬,這麼晚了竟是要出門去。我很狗腿的跟了上去。

我很少在天黑後出來走動,一是蚊子很多,二是害怕漫天的星光,讓我覺得空了的那塊心怎麼也補不回來。今日迫不得已跟着李家大少爺,他走得不快,有些地方也是繞來繞去,大概是不想要我跟着,而此刻的我也顧不得看他的臉色,一方面前些日子纔出了事,另一方面心中又被挑起了小小的好奇心。我現在的日子這樣無趣,總要拿些別人的秘密來調劑。

大概是見甩不掉我這個跟屁蟲,李笙倒是嘆了口氣,快步走了起來。他這口氣嘆得綿長,讓人覺得不舒服,爲他小小年紀有這滿腹的心思而不舒服,如果他的孃親在世,一定會爲他排解吧,可惜的是他的孃親早早死了,萬事不如意。

剛想到他的孃親,轉眼就見着了,當然我們並沒有見鬼。在我熟悉的小竹林後面有一彎泉水,也不知是從那裡引流來的,而在那旁邊立着一個小小的土堆子。原諒我一開始並沒認出來,誰會想到世代官員的李家會有主母埋在這個地方呢,又有誰會看到這樣寒酸的墓的時候會有所注意呢。

簡易的石碑,上面的內容更是簡易:“愛妻莫冉”。連生辰誕日,壽命後人,全都未印刻在上面。要是上面沒有這四個大字,看起來更像一座孤墳。看來這立碑的人是個先鋒派。李笙兀自坐了下來,他坐的地方的草長得比較稀疏,由此可以看出是他經常的席位。

我不知是過去緬懷的好,還是扭頭便走的好,撞破別人的秘密畢竟不是好事,何況這個秘密看起來既愁苦又尷尬,並沒有什麼值得娛樂的潛質。怎樣做都顯得做作,只有沉默。與李笙相對而坐,彼此長吁短嘆。

其實呢,在我看來,他應該走出這樣自我封閉的環境來。相處下來,李家的事大大小小也看透了幾分。原因自是不詳,但也可以看得出來李笙生活得並不如表面風光,李如虹和李春娘待他不薄,卻談不上親近。莫家姐妹莫餘是個風裡的人尖子,自顧不暇,更別說疼人,而莫寧,到底是站在一個有所企圖的位置上,不管多關心李笙,也是博不了好感的,小孩子最敏銳,哪能不明白,加上李笙又是個倔強的人精。我並不知道李笙對他孃親的感情有多濃厚,聽說莫冉死的時候他還小,記憶大概並不清楚了吧,只是,莫冉死後再沒有人那樣如心肺的疼他了,在這種失落裡他難免產生一種依賴與執着的感情來,這樣的感情又催生他始終放不開,始終暗示自己的在意。

不知不覺的分析李笙的立場。大抵是我習慣了去猜測別人的心思吧,因爲有時候猜錯了,就會邁錯腳步,我再不願做出後悔的事情來。不過猜測歸猜測,我卻不會上前去勸告,如果對於飲歌,我還有一些立場,對於李笙,我則是完全的局外人。我說過我不想要去攪混水。

李笙坐了很久,我也不清楚身上被蚊子咬了幾個疙瘩。他終於有迴轉的意思了。我自然繼續跟着,走出竹林的時候他突然轉頭問我:“你沒有什麼想知道的嗎?”難得的主動。我如實稟告:“你有沒有被蚊子咬啊?”後來,後來他白了我一眼,進房間翻找了一下,拿出一個香囊來:“這裡面的香料是用防蚊草提煉的,賞你一個。”口氣十足的恩賜,看着卻覺得貼心。我自然是收了,將那香囊納入懷中。李笙看着我喜笑顏開的樣子問:“你的月錢很少嗎?怎麼沒見你添置過新的東西?”“因爲我缺錢啊,月錢確實不夠用。”他疑惑的皺皺眉頭,李府的月錢確實不低,我又是按照大丫頭算的,一個月有將近一兩銀子,而李府又是管吃住的。比起其他丫頭,我的用度卻又是最寒酸的。想着也解釋不清,只好先服侍他清潔更衣。李笙有躺在牀邊看會兒書的習慣。我將燭光挑亮,在一旁的椅子上坐好,拿出錦帕繡起來。

這樣的女紅我做起來着實吃力,其實我擅長的東西本就不多,唯一能談得上資本的不過是眼界比當前許多人開闊許多,可這樣的地位卻是不能讓我施展,本來是機緣巧合的得來,不值得炫耀。可難免有負氣之感。趕製的繡品月底要去換錢,這個月就剛剛湊好。我真的缺錢啊,可這缺的理由卻是無法向人闡述的。

李笙打了個呵欠,我走過去給他整理一番,給他蓋上被子。他的眼睛因爲疲倦沒有了白日裡的明亮攝人,黑瞳孔上像是蒙上了一層霧氣來:“飲詞。”輕聲叫了一聲我的名字。轉頭睡了。我笑了一下,吹熄蠟燭,心中難免有些小小的漣漪。說的要站在人羣之外的,還是讓這小孩兒引了心緒,我果然還不夠冷血,這樣可不行。

36.第 36 章36.第 36 章31.第 31 章1.第 1 章38.第 38 章3.第 3 章11.第 11 章40.第 40 章42.第 42 章27.第 27 章48.魏青問12.第 12 章14.第 14 章3.第 3 章5.第 5 章28.第 28 章6.第 6 章31.第 31 章41.第 41 章5.第 5 章22.第 22 章42.第 42 章45.第 45 章39.第 39 章25.第 25 章25.第 25 章15.第 15 章17.第 17 章21.第 21 章41.第 41 章5.第 5 章33.第 33 章47.第 47 章5.第 5 章21.第 21 章2.第 2 章39.第 39 章39.第 39 章28.第 28 章8.第 8 章48.魏青問22.第 22 章34.第 34 章23.第 23 章36.第 36 章19.第 19 章25.第 25 章26.第 26 章34.第 34 章37.第 37 章35.第 35 章36.第 36 章43.第 43 章47.第 47 章26.第 26 章35.第 35 章23.第 23 章37.第 37 章14.第 14 章26.第 26 章40.第 40 章10.第 10 章29.第 29 章11.第 11 章2.第 2 章25.第 25 章19.第 19 章1.第 1 章14.第 14 章25.第 25 章39.第 39 章1.第 1 章41.第 41 章6.第 6 章9.第 9 章14.第 14 章3.第 3 章9.第 9 章29.第 29 章10.第 10 章38.第 38 章9.第 9 章29.第 29 章31.第 31 章4.第 4 章12.第 12 章25.第 25 章35.第 35 章21.第 21 章9.第 9 章47.第 47 章42.第 42 章45.第 45 章2.第 2 章40.第 40 章13.第 13 章33.第 33 章11.第 11 章13.第 13 章
36.第 36 章36.第 36 章31.第 31 章1.第 1 章38.第 38 章3.第 3 章11.第 11 章40.第 40 章42.第 42 章27.第 27 章48.魏青問12.第 12 章14.第 14 章3.第 3 章5.第 5 章28.第 28 章6.第 6 章31.第 31 章41.第 41 章5.第 5 章22.第 22 章42.第 42 章45.第 45 章39.第 39 章25.第 25 章25.第 25 章15.第 15 章17.第 17 章21.第 21 章41.第 41 章5.第 5 章33.第 33 章47.第 47 章5.第 5 章21.第 21 章2.第 2 章39.第 39 章39.第 39 章28.第 28 章8.第 8 章48.魏青問22.第 22 章34.第 34 章23.第 23 章36.第 36 章19.第 19 章25.第 25 章26.第 26 章34.第 34 章37.第 37 章35.第 35 章36.第 36 章43.第 43 章47.第 47 章26.第 26 章35.第 35 章23.第 23 章37.第 37 章14.第 14 章26.第 26 章40.第 40 章10.第 10 章29.第 29 章11.第 11 章2.第 2 章25.第 25 章19.第 19 章1.第 1 章14.第 14 章25.第 25 章39.第 39 章1.第 1 章41.第 41 章6.第 6 章9.第 9 章14.第 14 章3.第 3 章9.第 9 章29.第 29 章10.第 10 章38.第 38 章9.第 9 章29.第 29 章31.第 31 章4.第 4 章12.第 12 章25.第 25 章35.第 35 章21.第 21 章9.第 9 章47.第 47 章42.第 42 章45.第 45 章2.第 2 章40.第 40 章13.第 13 章33.第 33 章11.第 11 章13.第 13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