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 7 章

屋外有人影晃動,李家門禁嚴密,該不是賊人。我探出一個身體,見着個修長的身影。

李如虹沒有穿官服,穿的一件寶藍色的便衣,頭髮也沒有平常梳得嚴謹,他長得沒有魏青問那樣讓人覺得驚豔,但是帶着一股世家子弟的平和氣質,看得出來是個穩妥的人。只是這樣的氣質,比不上那危險的吸引力,如果是聰明的女人,通常會選擇嫁這樣的人,不管愛不愛。莫冉是個聰明的姑娘,至少比飲歌聰明。

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我只好尷尬的跨出房門,靜靜的立在一旁。這情景談不上曖昧,也談不上風月,反而有些疏離。關於李如虹,我也是知道一些的,最開始注意他,是因爲外界激烈的傳言,傳言他與當朝太傅,年紀輕輕便位極人臣的魏青問不合。至於不合的原因就相當飄渺了,得到多數人贊同的內容是關於莫冉,李笙的孃親。這些都是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有幾分可信自不用言,在我看來,這些人想得也太天真,世上哪來那戲本上那樣的癡心男兒,真有些爭奪,爲的也是自己的自尊心罷了。

站了良久,彼此都覺得尷尬,李如虹倒是先開了口。他在人後更顯得靦腆,聲音就會溫和一些:“明日是仙樂的生辰。”“啊?!”“我和他姑母都準備了些用度衣衫,明日派人送過來,你撿着些他喜歡的爲他裝扮吧。”“恩。”我回答得乾脆,卻實在沒有多餘的話對他說,李笙的某些性子就是朝他,生生的壓抑住自己的喜惡,裝作另一個模樣出來。讓人覺得可憐又好笑,也許我還能笑笑李笙,卻不能笑李如虹,當朝重臣,我可沒有那樣的雄心豹子膽。

“我有些弄不懂你,你到底想要些什麼?”李如虹突然把話題轉到我的身上來。“奴婢說了,想要的不過是後半生周全。”李如虹不置可否,轉頭想走。“既然明日是他生辰,你就陪他一日吧。”說完這句話我就後悔了。李如虹又轉身看了我一眼,這讓我覺得又會牽扯進一些是非中去。

第二日清早,綾羅綢緞,書畫瓷器,都接踵地送了來,李笙到底是李家大少爺,他的生辰,總是有人關心有人在意的。李如虹並沒有辦理喜宴,還是有些官員和親戚見縫插針的送了禮來,我邊看着這源源不斷送進來的禮品邊盤算,這收益怕是不少吧。李家上下也有打點,李春娘送的是幾套華貴衣衫,李如虹送的是文房四寶,只有莫寧的禮物是親自送來的,一柄上好的綢扇,上面有京城當紅的風流仕子文瑞的題詞,算是件極文雅,極用心的禮物。我在一旁冷冷的聽着莫寧得講解,心中的涼意卻散發出來,文瑞呵,飲歌已經死了這麼久,你還能好好的活着,所謂喜歡眷戀,還不是男人齷齪的遮蓋。

禮物一件一件的碼着,將這個空曠的居室佔了大部分,李笙嘴邊掛着禮貌的笑意,偶爾眼睛又會泄露出微微的波瀾來。他今天穿了一件墨色的長衫子,盤扣精緻,邊角妥帖,同色的髮帶將頭髮束在後面,高高的聳着,比起平常更多了一分精神氣兒。看起來也不再像個剛滿十歲的孩子,我十歲的時候還在上小學三年級,每天忙着騙爸媽多一些的零用錢,而他呢,隱藏住自己的情緒,收斂起寂寞的神情。

用過午飯,還沒見着李如虹的身影。李笙坐在桌邊一件一件的看着禮物,屋子裡沉悶得厲害,我有些不忍。走過去:“大少爺的生辰,賞飲詞一個好,帶飲詞上街逛逛好不好?”他擡起頭來,眼睛閃了閃:“你穿成這樣跟着我?會丟我的臉。”我咬咬牙,看到你未成年,我忍你。他沉默了一會兒又說:“我可以借你一些衣服,但是你不要弄髒啊。”

細緻的紗裙,桃紅粉綠的漂亮,其實我以前就很喜歡古代的服飾,覺得女人穿起來有一種極致優雅的美。飲歌剛到魏府的時候也送了我一些,只是後來窘迫的時候被我變賣了改善生活。手指在一件湖水綠的裙子上劃來劃去,細細的面料在指腹下引着人垂涎。

“你還要磨蹭到什麼時候?”李笙已經開始催促,我覺得好笑,明明是小孩子的心性,上着去玩耍,偏偏不肯直言,還真當是賣了我的好。不過看在他將箱子底下壓的漂亮衣裙借我的情況下,就不跟他一般見識了。

換好衣衫,梳上未婚的簡單髮髻,對這鏡子看了看,倒是李府風水好,這半年下來也將我養得滋潤。臉色比粗來時紅潤白皙了許多。嘴角眉梢也少了愁苦意味,脫了平常的寒酸氣,帶上三分喜慶也不算難看,特別是自己的眼睛,平靜祥和的樣子我很喜歡,雖然一切都是假意。

“快走啦。”李笙已經過來拉還在照鏡子的我。我拍了拍他的腦袋,站起來:“私自出門,一會兒要麻煩大少爺叫我姐姐了。”他被我突然的碰觸弄得紅了紅臉,撅起個嘴扭頭就走。

一開始我以爲可以輕易的打開後門,可這個看宅子的老頭顯然不同意。將我們攔了下來,一口一個大夫人責怪下來不好交代,李笙的興致正高,強要理論,被我拉住。掏出些碎銀子遞過去:“大夫人責怪下來自然有飲詞看顧不周的責任,怎樣也牽扯不到老伯的,何況我和大少爺也是翻牆出去的,沒有關係的。”老頭一看就是個老油條。收了銀子,笑呵呵的說:“老朽去上個茅房。”我和李笙自然而然遁門而行。

李笙說他沒帶銀子,我看他望着糖葫蘆咽口水的樣子實在好笑,只好掏錢買了兩串。他接過去的時候還擺了擺架子:“我會還你的。”我自然點頭,當然要還,我還有很多地方需要花錢,並不願送你做人情。

糖葫蘆的樣子晶瑩剔透,比起現代科技衍生下來的許多食物都誘人。這個世界不能說不好,他有着許多已經消失的文明,許多已經消失的民間智慧,當然,他最殘忍的卻是沒有一個公平的生存機會,只有用雙手去試,試得好就是功成名就。試得不好就是我這樣的下場。

人羣開始往着一個方向擁擠,聽說好像是京城的名仕文人在前方搭了個擂臺。李笙扯着我的衣袖前往,他漸漸被眼前輕鬆愉悅的心情弄得放鬆了心神。倒是真的開始央求我:“姐姐,我們去看吧。”我驚愕於他的天真表現,他卻只管臉紅氣喘的往前面躥。

好不容易仗着少女稚子的優勢在人羣中殺出一條血路。擂臺上站着的卻是我最不想見到的人之一。當今兵權盡攬的文王獨子,文壇泰斗:文瑞。他一如我初見時文質彬彬。笑容謙遜,處事淡定,就像他初次見在魏府見到飲歌,明明爲美色所惑,又要欲擒故縱的推卻,使得魏青問用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去折磨飲歌,使得我與飲歌在那一年中過得那樣悽苦。可後來,在我唆使飲歌引起魏青問注意的時候他偏偏又堅持不住最初的立場。所以,說,男人啊,都是禽獸。

“你覺得怎麼樣?”李笙拉拉我的衣袖,我朝臺上看了看。上面掛着一幅白描畫,細緻筆觸,畫面是滔滔翻滾的江水,驚濤駭浪,氣勢雄偉。右上角卻空了一大片。應該是讓人上去題詞,看誰的精妙。已經上去了幾個,都不是特別出彩,誰的詞都沒有被允許添加在那空白地方。我估量着文瑞的樣子,看來這副畫是他的了。李笙摸着下巴,他身材極高,雖然剛開始發育,已經在我肩膀的位置了,站在一塊磚上面,也能將臺上的畫面盡收眼底。人羣又開始騷動起來,看是無人的能得到文瑞得贊同了。“我看他不順眼。”李笙突然說,我瞄了瞄,文瑞一臉遺憾的模樣,可偏偏嘴角有些輕笑,果然是個恃才傲物的主。“你想不想壓一壓他的氣焰?”我悄悄的在李笙耳邊嘀咕。他白我一眼:“我現在寫出來的詩詞,還沒有壓制他的氣度。”倒是有自知自明。“我有啊,只一句。你題上去,保管讓他的畫黯然失色,又不突兀。”

李笙果然經不起教唆,不過我也確實有做教唆犯的潛質。飲歌,你事後會不會恨死我,讓人去做那樣出風頭的事情。今日我卻又是鬼使神差。做出同樣的事情來。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李笙的字雖不及名家,在同齡人當中卻也是頂尖了。酣暢淋漓地寫在紙上,讓周圍的人瞪大了眼睛。我就不信,你文瑞的文采比得過李白去。果然,包括文瑞在內的人都愣在臺上,只看見李笙寫完拍拍手走回來。一時間私語聲四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轉了過來。我有些想笑,只想逗逗李笙,卻見他一臉的陰沉,像是暴風雨的前夕。臺上的文瑞已將李笙寫的詩句題在了畫作的右上角。我也再不想看他,直跟着李笙走出人民的包圍圈。

小二斟好茶,送來了糕點,李笙還陰着臉,我實在鬧不懂,讓他沾了這樣大的一個光,不謝我就罷了,還要擺臉色給我看。一巴掌拍他腦袋上:“怎麼了啊?”他怒目而視,又見着在府外,強壓下去,繼續擺臉色給我看。我只好悶頭吃桌上的糕點,待我解決了一半後他終於忍不住哼了一聲。“到底怎麼了嗎?大少爺。”用無奈可憐的口氣問他,他是典型的吃軟不吃硬。咬了咬他那紅潤的嘴脣:“我覺得…覺不舒服。”“哪裡不舒服?”這下可我吃了一驚,帶你出來散心是一回事,回去可得交給完整的人。慌忙拉過他的手,試探他的額頭。他被我弄得面紅耳赤,大聲道:“不要摸了。”我收回手,現在的小孩兒真是,你以爲我想摸你啊。這一鬧李笙終於把注意力轉移到桌面上:“你都吃完了,我吃什麼啊?”“還剩這麼多,不要你給錢,已經不錯了。”“我說了回去會還你的。”“我身上帶的錢不多,這邊的我還沒碰,來將就一下。”

好不容易吃飽,是時候帶這個小祖宗回家了。李笙經過跟我的一頓搶食,氣也消了大半,只是仍然悶悶。我今日卻覺得開心。飲歌死的時候我一度以爲自己再不會笑,再不能開心的。她的屍體那麼冰涼,足以將酷暑冰成寒冬,可是,今日卻難得忘記那些煩惱算計,看着李笙那已初見風骨的背影,難免滋生出一些溫暖來。有時候對別人付出一些真心也沒有想象中的苦難。

“快點啊。”前面的人又開始催促,往天空看了一眼,火燒的雲彩,今天真是一個好的天氣,斜眼看了一下剛剛歇息的茶館,二樓的綠色窗楞邊有一個人在自斟自飲,又只露了半個身子,倒是他旁邊站着的隨從,好像望向我這個地方,腦子好像覺得在哪裡見過一樣。李笙已停住腳步側頭在看我。來不及細瞧,忙迅速的跟上。

所幸看門的老頭收了我的賄賂,好給我們留着門。一進李府,李笙又恢復了平常的模樣。只是我心中還是納悶,悄聲問他:“你剛剛爲什麼突然不高興啊。”他望向旁邊:“就覺得泄氣。”“泄氣?爲什麼?”他站定,使勁瞧我,像是要吧我瞧穿一般:“你寫出那樣的詩句,讓我自愧不如,覺得挫敗,滿意了吧。”我一臉黑線,當是什麼事呢。忙安慰他:“那是我看來的,你也知道我,斷寫不出來的那樣的句子。”“真的?爲何我不知出處?”“因爲那是個秘本。”“哦。”進了內院,李笙也不再多花,我看着他低低的腦袋,忍不住多嘴:“其實寫這詩句的人天賦異稟不假,可更多的是後天的歷練和人生閱歷,你還小,自然會覺得不如,等你長大以後,經歷了人生悲喜,一定可以趕超他的。”我這話是本着說大話的原則,他卻擡起頭來,兩隻眼睛閃啊閃。末了卻突然不高興:“說什麼我還小,你也不過才十七□□。”哎,這小孩兒。

26.第 26 章12.第 12 章15.第 15 章21.第 21 章21.第 21 章28.第 28 章29.第 29 章43.第 43 章26.第 26 章25.第 25 章17.第 17 章26.第 26 章7.第 7 章26.第 26 章10.第 10 章5.第 5 章15.第 15 章24.第 24 章15.第 15 章43.第 43 章35.第 35 章26.第 26 章2.第 2 章1.第 1 章36.第 36 章31.第 31 章26.第 26 章2.第 2 章13.第 13 章1.第 1 章5.第 5 章26.第 26 章16.第 16 章41.第 41 章29.第 29 章17.第 17 章23.第 23 章8.第 8 章8.第 8 章14.第 14 章13.第 13 章5.第 5 章3.第 3 章21.第 21 章1.第 1 章24.第 24 章31.第 31 章21.第 21 章13.第 13 章48.魏青問22.第 22 章9.第 9 章11.第 11 章16.第 16 章8.第 8 章7.第 7 章29.第 29 章25.第 25 章36.第 36 章21.第 21 章15.第 15 章43.第 43 章45.第 45 章47.第 47 章2.第 2 章31.第 31 章4.第 4 章25.第 25 章40.第 40 章25.第 25 章23.第 23 章4.第 4 章18.第 18 章18.第 18 章15.第 15 章43.第 43 章9.第 9 章29.第 29 章17.第 17 章35.第 35 章22.第 22 章14.第 14 章22.第 22 章7.第 7 章1.第 1 章35.第 35 章28.第 28 章43.第 43 章10.第 10 章25.第 25 章25.第 25 章34.第 34 章42.第 42 章41.第 41 章19.第 19 章2.第 2 章34.第 34 章17.第 17 章8.第 8 章
26.第 26 章12.第 12 章15.第 15 章21.第 21 章21.第 21 章28.第 28 章29.第 29 章43.第 43 章26.第 26 章25.第 25 章17.第 17 章26.第 26 章7.第 7 章26.第 26 章10.第 10 章5.第 5 章15.第 15 章24.第 24 章15.第 15 章43.第 43 章35.第 35 章26.第 26 章2.第 2 章1.第 1 章36.第 36 章31.第 31 章26.第 26 章2.第 2 章13.第 13 章1.第 1 章5.第 5 章26.第 26 章16.第 16 章41.第 41 章29.第 29 章17.第 17 章23.第 23 章8.第 8 章8.第 8 章14.第 14 章13.第 13 章5.第 5 章3.第 3 章21.第 21 章1.第 1 章24.第 24 章31.第 31 章21.第 21 章13.第 13 章48.魏青問22.第 22 章9.第 9 章11.第 11 章16.第 16 章8.第 8 章7.第 7 章29.第 29 章25.第 25 章36.第 36 章21.第 21 章15.第 15 章43.第 43 章45.第 45 章47.第 47 章2.第 2 章31.第 31 章4.第 4 章25.第 25 章40.第 40 章25.第 25 章23.第 23 章4.第 4 章18.第 18 章18.第 18 章15.第 15 章43.第 43 章9.第 9 章29.第 29 章17.第 17 章35.第 35 章22.第 22 章14.第 14 章22.第 22 章7.第 7 章1.第 1 章35.第 35 章28.第 28 章43.第 43 章10.第 10 章25.第 25 章25.第 25 章34.第 34 章42.第 42 章41.第 41 章19.第 19 章2.第 2 章34.第 34 章17.第 17 章8.第 8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