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 12 章

第12章佟奶奶和弟弟

蘇建平一聽陳璐說話,臉上頓時泛起一絲狼狽,他擡眼看陳璐,眯起的眼睛滿是提防,臉上卻半笑不笑地說:“你多咱會兒過來的?”

陳璐一臉無辜:“我剛過來啊,一拐彎就見我姐氣哼哼地往那邊走,我想着這是怎麼了,誰惹她了,這麼大火氣!”

蘇建平這才放心。

他畢竟是大雜院裡有出息的孩子,現在已經進了供電局,以後身份肯定和其它一起混的孩子不一樣了,總得講究點面子和威嚴,並不想讓陳璐看到自己剛纔捱罵的狼狽。

他便忙笑着說:“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問起她離婚帶孩子的事,她就甩臉子,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陳璐一聽,便嘆了口氣:“我姐也真是的,這脾氣也太大了,這都不像我姐了,擱以前我姐那脾氣,她可不是這樣。”

蘇建平點頭:“可不是嘛,我也沒招她惹她啊!”

陳璐笑着說:“你說我姐是不是就跟變了一個人一樣?”

蘇建平:“這也不好說,她在內蒙兵團八年,那裡日子艱苦,挺熬人的。”

陳璐:“這可就不對了,我前一段纔過去看她,那個時候她脾氣還不這樣,而且她早就說了,要離婚,離婚後自己先把戶口辦回來,當時可沒說帶孩子回來的事。誰知道那天就跟中邪一樣,本來都到家了,轉過身就跑回去,硬倔着把兩個孩子帶回來了,你說這腦子到底怎麼了?”

蘇建平皺眉,想了想:“對啊,這是怎麼了?”

陳璐嘆了口氣,拿眼覷着蘇建平道:“其實大家都是好心,勸她,可她就不聽,你就擎等着吧,她這戶口肯定落不下,最後還不知道怎麼折騰呢!”

蘇建平聽了這話,不知怎麼,心裡竟然說不出來的感覺。

顧舜華那麼惱自己,想落下兩個孩子的戶口,如果兩個孩子就是落不下,她怎麼辦,是不是就會把孩子送回去?

這個念頭一進他腦子裡,竟然像着魔一樣。

陳璐冷眼旁觀,全都看透了。

她可不是什麼普通首都大雜院姑娘,她是有些來歷的。

她本是生活在二十多年後的一名上班族,偶爾在電梯中邂逅了公司的董事長,董事長竟然溫和地對她笑,還問起她是什麼部門的,當時她就動心了。

董事長四十多歲,年紀大一些,但是渾身散發着成功男人的魅力。

在那之後,她總是暗地裡關注着董事長的消息,在網絡媒體上搜集他的照片和視頻,也瞭解許多他過去的事。

她開始嫉妒年會上出現的董事長夫人,開始覺得她和董事長並不合適,如果沒有她,自己和董事長是不是可能有一段浪漫的愛情?

之後,她想盡辦法,終於得到了一個機會,成爲了董事長秘書室的一名秘書,她以爲她有機會了,然而事實卻和她想得根本不一樣。

秘書處是一個部門,裡面光秘書就七八個,真輪不到她和董事長髮展什麼浪漫邂逅,而且後來董事長待她也就像普通人一樣,根本看不出任何優待或者特殊,甚至有一次董事長的千金過來,那千金大小姐怎麼看她都不順眼,竟然嘲了她幾句。

她偶爾會在網上寫一些同人小說,那一天,她鬼使神差,竟然以董事長爲原型,寫了小說,並且稍微修改了劇情,把自己寫進去,狠狠地在小說裡嫖了一把自家董事長,順便把那位千金大小姐也治了治,大概就是你現實中得罪我,我在小說裡當你後媽!

誰想到,一向冷到南極的她,竟然因爲這本小說意外走紅了,因爲走紅,這本小說也被注意到,她被質疑抹黑真實人物,一下子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就在苦惱無奈不知道怎麼好的時候,她竟然穿書了!

穿到了這本小說中,成爲了裡面的女主角。

她寫這本小說的時候,其實筆墨重點放在怎麼抹黑董事長的前妻,讓他們離婚,之後再寫自己給董事長的兒女當後媽,收服父子的心,當然了,把那位千金大小姐也抹黑一下,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點上,然後享受美美的愛情,享受幸福的家庭生活就是了。

而穿到這個世界後,她慢慢地發現,書中的世界竟然是真實的,因爲是真實世界,當然也有很多她筆墨無法顧及到的人物和設定。

不過不管怎麼樣,書中的人物,比如男主任競年,糟糠妻顧舜華,還有自己這個終究獲得男主任競年愛情的表妹身份,都是按照自己設定來的。

她心花怒放,乾脆主動出擊,親自跑了一趟內蒙兵團,一手推動了顧舜華和任競年的離婚。

別看任競年現在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爸了,不過才二十四歲,比起後面那個成熟內斂的董事長,真是嫩了很多,但也看着更讓人喜歡,她看得滿腦子都是粉紅泡泡。

想到自己可以在年輕董事長最艱難的時候撫慰他的內心,成爲他心中的一道光,將來更會陪着他創業,走向榮耀,而她也將分享他所有的財富,她便抑制不住地渴望和顫抖。

她太愛任競年了,太愛了,願意爲他付出一切。

只是——

陳璐無奈地發現,好像有些不順利,顧舜華竟然帶着兩個孩子回到首都,不想和兩個孩子分開。

雖然兩個孩子在裡面只是次要的配角,但是陳璐依然有些擔心,她不想出現這種和劇情不相符的變故,也想看看,是什麼導致顧舜華突然改變了主意。

她要將一切破壞自己的幸福掐死,她要讓整個世界的劇情完美的按照自己書中所寫進行。

而眼下,她能利用的自然就是眼前的蘇建平了。

這是她一手寫過的人物,她太知道這個人的性格缺陷了,就是既喜歡顧舜華,又怕她拖累自己的生活。

此時,她笑望着蘇建平:“想把孩子戶口落下,本來就挺難的,打小兒一起長大的,大傢伙自然都想幫她,可咱們祖墳也沒長草,沒什麼有權的親戚,哪那麼容易幫上!”

蘇建平聽着這話,心裡便越發動了念頭,怎麼也不能真讓兩個孩子戶口落下,一旦落下,兩個孩子算是跟定了顧舜華,自己想娶她,就得養兩個孩子。

說句實話,娶一個女人,幫她養個丫頭也就算了,反正養大就嫁出去了,但幫她養兒子,那就不一樣了,沒法接受。

陳璐笑看着蘇建平那猶豫糾結的樣子,心裡暗暗鄙薄地想,也不過是一個她隨手拉來的配角罷了。

在書中,她可以任意左右他的人生,哪怕是這本書化爲了一個真實的世界,她還是能完美地拿捏人心。

陳璐輕笑一聲,回去自己大雜院。

這個時候,似有若無的雪花輕盈地落下,自紅牆灰瓦間飄落,無聲地落在地上,古老寧靜的衚衕便被潤上了一層朦朧的溼意。

陳璐微昂起下巴,望着這古老的衚衕,望着這蒼茫的天,心裡卻想,這終究是她一手創造出來的世界。

*************

顧舜華進去大雜院,朦朧夜色,雪花輕落,各家傳來鍋碗瓢盆叮噹響,溼涼的空氣中是各樣的烹飪香味。

路過左手邊門前時,佟奶奶站臺階上衝她招手,示意她進屋。

佟奶奶在大雜院一直是特別的存在,小時候大家都叫她格格奶奶,後來開始論出身了,大人管着孩子不讓叫,纔沒人叫了。

佟奶奶的出身,顧舜華從大人嘴裡隱約聽到過,據說解放前的佟奶奶也是住在王府裡的,是一位格格,排行第三,又說佟奶奶年輕時候還想和一位進步青年私奔,結果被抓回來,被家裡關起來。

打小兒顧舜華就喜歡佟奶奶,小時候受了委屈就愛往她屋裡鑽,她總是能摸出一點好吃的,也許是一片茯苓夾餅,也許是一小把炒花生,這些難得的小零嘴兒總是能撫慰顧舜華的委屈,讓年幼的顧舜華破涕爲笑。

如今長大了經歷了多變的世事又頓悟了這一輩子的顧舜華,看到站在臺階上衝自己打招呼的佟奶奶,竟有些恍惚。

她笑了,跟着佟奶奶進屋:“奶奶。”

佟奶奶打量窗外,窗外沒人,各家都忙着做飯呢,便從旁邊牀上取了一個大藍包袱:“這是我之前留着的,小被褥,不大,不過正好給孩子們用,現在正是冷的時候,別凍着孩子。”

再過幾天就進臘月了,到時候更冷了。

顧舜華忙說:“倒是有蓋的褥子,不缺這個。”

佟奶奶卻硬塞給她了:“別和我生分,奶奶惦記你好幾年了,你全須全尾地回來,奶奶就放心了。”

顧舜華眼睛泛酸:“謝謝奶奶。”

佟奶奶便把她往外推:“躍華回來了,你家差不多也開飯了,趕緊回去。”

顧舜華被佟奶奶推出來,也不好聲張,怕別人看到,便抱着那包袱低頭忙鑽進了自家。

進來自家屋子,屋子裡取暖的蜂窩煤爐子已經燒上了,爐子上的洋鐵壺冒着熱氣,爐沿上放着的烤饅頭片已經散發出烤熟後特有的酥脆饅頭香。

顧舜華從外面的寒冷中走進來,迎面煤爐子沖人的味道往喉嚨裡鑽,她被嗆得咳了兩聲。

滿滿和多多正乖巧地坐在小板凳上等吃飯,看到她,忙就要起身跑過來,口裡還喊着媽媽。

陳翠月:“別亂跑,準備吃飯了。”

紅漆木頭飯桌旁邊放着鍋,鍋裡是熱氣騰騰的紅薯棒子粥,旁邊的笸籮裡則是黃澄澄的棒子麪餅子,旁邊兩個老藍花小碟子,放着切好的鹹菜絲,炒大白菜,還有炒土豆絲。

顧家的飯桌上,一向是講究的,顧舜華在陰山腳下八年,都快忘記這些規矩,一直到坐在自家飯桌上,看着那切得頭髮絲一樣細的鹹菜,她纔想起曾經有過的講究。

她家祖上也曾經風光過,她爺爺當年可是北平城炙手可熱的掌勺大師父。

清朝那會兒,慈禧還活着,慈禧的膳食都是由掌宮首領太監來擬定傳膳,她在自己身邊設置了“它坦”,“它坦”原本的意思是去山上打獵臨時搭建的小棚子,慈禧那裡就是指身邊開小竈的廚師了。

不過那個時候她爺爺是御膳房的,御膳房歸內務府管轄,平時只是負責採買調配,並不管膳食,所以倒是樂得自在,泡在御膳房裡鑽研各樣菜式,紅案白案的手藝都學了一個遍。

後來庚子國變,慈禧帶着光緒帝逃西安,她爺爺竟然一下子露了頭角,慈禧就愛她爺爺調製的那一手菜。

兩年後慈禧回來北平城,她爺爺已經是最受慈禧信寵的大掌勺了,“它坦”裡數他傲裡出尊,就連掌管太監都得看他幾分面子。

後來大清完了,小皇帝溥儀逃到東北去,本來也要帶着她爺爺的,可她爺爺膩了,不想跟着,便使了一個金蟬脫殼的法兒,臨到跟前跑了,一直等溥儀離開北平城,他才露面。

她爺爺顧增祥當時在北平城也是名聲響噹噹,是正兒八經伺候慈禧和小皇帝的御廚,哪裡缺了門路,幾家大飯莊都請他去掌勺,他爺爺便選了中海的薈雲樓。

他爺爺是五十歲上纔有了她爸,晚年得子,自然愛若珍寶,七八歲便讓他在紅案上練手兒,把自己肚子裡一手絕活兒一點不落傳下去,所以她爸顧全福那是打小兒的童子功,十五六歲掌勺薈雲樓,出盡了風頭,出門幾個小力巴兒前擁後簇的。

解放後,原來的飯店公私合營,統一歸公家的飲食公司管了,顧全福依然當他的掌勺大師父,日子也算過得滋潤,偶爾誰家辦個堂會,他過去掌竈,還能得個瓷實兒的包兒,他在竈上,飯票糧票菜票都能有,還時不時有些洋落兒往家裡拿,家裡孩子肚裡不缺油水。

可到了顧舜華五歲,家裡一下子就不行了,被貼了大字報,不讓掌勺了,趕出來薈雲樓,過去飲食公司搬菜做苦力,日子過得緊緊巴巴。

顧舜華這麼想着的時候,顧全福順着顧舜華的目光看向了老藍碟子裡的鹹菜絲,鹹菜絲他動手切的,好刀功,用筷子夾起來顫巍巍的細,上面幾滴香油在燈下泛着油潤的光澤。

不過這算什麼,還是虧待了這個女兒。

他嘆了聲:“舜華,洗洗手,先喂孩子吃吧,別餓壞了。”

陳翠月一邊用勺子盛飯,一邊看了眼顧舜華放在牀上的藍布包袱:“這是哪來的?”

顧舜華:“佟奶奶給的,說是一牀小被褥,給兩個孩子蓋。”

陳翠月嗤笑一聲,壓低了聲音說:“誰還缺她這個,眼巴巴地要等着她給。”

不過到底是喜歡的,白得的東西,誰不喜歡。

說話間,顧舜華倒了水洗手,這時候躍華進屋了,他進來看到顧舜華便有些激動:“姐,姐!”

顧舜華見到弟弟也挺高興,不過還是笑着提醒:“先洗手,先洗手。”

洗過手,一家子坐下來吃飯。

外面的天太冷了,又下起雪,吸一口氣,沁涼沁涼的氣往嗓子眼兒裡灌,肚子裡都是涼的,現在坐下來,端起美滋滋的紅薯棒子粥,吹一口上面的熱氣,沿着碗邊吸溜吸溜地喝,紅薯的甜香和黃澄澄棒子粥的醇厚香美便在口舌中蔓延開來。

陳翠月笑眯眯地問倆孩子:“好吃嗎?”

倆孩子一個勁地點頭:“好吃!”

陳翠月笑起來的皺紋裡便有了慈祥:“那就多吃點!”

顧躍華夾了一些炒白菜放到倆孩子碗裡:“多吃菜。”

說着,不由抱怨陳翠月:“媽,我姐纔到家,倆孩子還小呢,你就不能來點葷的,沒葷的,好歹給炒個雞蛋啊!”

陳翠月便呸了一聲顧躍華:“日子長着呢,就你知道疼他們?你怎麼不變成雞蛋進鍋裡呢?”

顧舜華便笑了:“下午時候吃了煎雞蛋餅,孩子們吃得滿嘴香,對了,躍華,你工作怎麼樣?”

當初大哥顧振華第一個下鄉的,顧舜華本來不用,但頂了陳璐的名額也下鄉了,顧躍華比顧舜華小兩歲,也就是十三歲,不用下鄉,一直留首都。

可長大一些,沒學校上,也沒工作,四處晃盪着,最近託人找了一個臨時的活兒,是去煤鋪子裡當苦力搬煤球,幹一天一塊錢,還能發兩毛錢飯補,這樣一週休一天,一個月滿打滿算能有三十塊。

可顧躍華是什麼人,打小兒散漫慣了的,學習也不上心,讓他天天搬煤球賣苦力,他受不了,所以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地去,爲了這個,陳翠月自然是不滿,時不時念叨他。

顧躍華一聽自己姐姐問起來,咳了聲:“還行,反正有吃有喝的,日子不愁。”

旁邊陳翠月便呸了聲:“你啊你,什麼時候懂事!”

顧躍華卻笑嘻嘻的,已經逗着滿滿和多多玩兒了,又把大塊軟糯的紅薯餵給多多吃:“我姐真會生,瞧這小丫頭,多俊啊,像我小時候!”

陳翠月笑罵他一聲:“像你,像你可就壞了事!”

顧舜華從旁只是笑笑,沒吭聲。

她這弟弟,就是一個不着調的,好吃懶做,用大雜院裡老人家的話說就是嘎雜子琉璃球,反正是靠不住,指望不得。

以前她也這麼以爲。

可知道了那本書,她才明白,後來她和教授離婚,聲名狼藉卻又得了病的時候,陪在她身邊,拼命掙了錢帶着她看病的,就是這不着調的弟弟。

沒什麼本事,在建築工地上給人搬磚,搬一天的磚掙十幾塊錢,攢着給自己買芝蘭齋的醬小肚吃,只爲了她無意中說芝蘭齋的醬小肚味醇肉爛好入口。

明明肩膀上都是一塊一塊的淤青,還笑着說咱是爺兒們,這都是小事兒。

所以人這一輩子哪,誰想到誰以後會怎麼樣呢。

66.第 66 章64.第 64 章14.第 14 章82.第 82 章79.第 79 章71.第 71 章9.第 9 章51.第 51 章1.第 1 章76.第 76 章44.第 44 章61.第 61 章81.第 81 章46.第 46 章34.第 34 章53.第 53 章26.第 26 章28.第 28 章17.第 17 章48.第 48 章33.第 33 章51.第 51 章70.第 70 章49.第 49 章80.第 80 章19.第 19 章39.第 39 章41.第 41 章38.第 38 章40.第 40 章46.第 46 章11.第 11 章18.第 18 章53.第 53 章51.第 51 章60.第 60 章11.第 11 章16.第 16 章3.第 3 章25.第 25 章12.第 12 章9.第 9 章20.第 20 章25.第 25 章39.第 39 章55.第 55 章55.第 55 章5.第 5 章62.第 62 章70.第 70 章12.第 12 章22.第 22 章85.第 85 章66.第 66 章81.第 81 章26.第 26 章17.第 17 章45.第 45 章6.第 6 章3.第 3 章81.第 81 章10.第 10 章36.第 36 章38.第 38 章24.第 24 章63.第 63 章47.第 47 章44.第 44 章71.第 71 章26.第 26 章2.第 2 章76.第 76 章32.第 32 章49.第 49 章41.第 41 章18.第 18 章71.第 71 章60.第 60 章13.第 13 章33.第 33 章6.第 6 章77.第 77 章7.第 7 章17.第 17 章5.第 5 章54.第 54 章(本章修文)39.第 39 章2.第 2 章82.第 82 章54.第 54 章(本章修文)47.第 47 章48.第 48 章73.第 73 章82.第 82 章73.第 73 章67.第 67 章2.第 2 章34.第 34 章44.第 44 章
66.第 66 章64.第 64 章14.第 14 章82.第 82 章79.第 79 章71.第 71 章9.第 9 章51.第 51 章1.第 1 章76.第 76 章44.第 44 章61.第 61 章81.第 81 章46.第 46 章34.第 34 章53.第 53 章26.第 26 章28.第 28 章17.第 17 章48.第 48 章33.第 33 章51.第 51 章70.第 70 章49.第 49 章80.第 80 章19.第 19 章39.第 39 章41.第 41 章38.第 38 章40.第 40 章46.第 46 章11.第 11 章18.第 18 章53.第 53 章51.第 51 章60.第 60 章11.第 11 章16.第 16 章3.第 3 章25.第 25 章12.第 12 章9.第 9 章20.第 20 章25.第 25 章39.第 39 章55.第 55 章55.第 55 章5.第 5 章62.第 62 章70.第 70 章12.第 12 章22.第 22 章85.第 85 章66.第 66 章81.第 81 章26.第 26 章17.第 17 章45.第 45 章6.第 6 章3.第 3 章81.第 81 章10.第 10 章36.第 36 章38.第 38 章24.第 24 章63.第 63 章47.第 47 章44.第 44 章71.第 71 章26.第 26 章2.第 2 章76.第 76 章32.第 32 章49.第 49 章41.第 41 章18.第 18 章71.第 71 章60.第 60 章13.第 13 章33.第 33 章6.第 6 章77.第 77 章7.第 7 章17.第 17 章5.第 5 章54.第 54 章(本章修文)39.第 39 章2.第 2 章82.第 82 章54.第 54 章(本章修文)47.第 47 章48.第 48 章73.第 73 章82.第 82 章73.第 73 章67.第 67 章2.第 2 章34.第 34 章44.第 44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