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 30 章

第30章羊雜湯

匆忙趕回去家裡, 發現她爸已經過去玉花臺了,她不敢耽誤,趕緊急步趕公交車。

到了檔口兒, 勉強沒遲到, 她忙換上了白色的確良工作服, 站過去竈臺前。

玉花臺是五點半開始營業, 後廚師傅五點到齊, 頭十分鐘各檔口掌勺點名,列隊叮囑,之後檢查菜品原料竈臺鍋鏟等需要五分鐘, 最後十五分鐘,是廚師長陪着經理巡視檢查後廚檔口, 並做最後的規整調度, 接着五點半, 客人進門點餐,竈臺開火。

顧全福在點名並稍對徒弟工作做了安排後, 便問起大傢伙還有什麼問題。

徒弟寧順兒問起來:“師傅,前幾天我在竈上遇到一個挑剔的客人,說我蛋炒飯做得不好,正要請教下師傅,這蛋炒飯怎麼才能出彩?”

顧全福聽這個, 便笑了:“蛋炒飯在過去勤行裡可是要緊活兒, 在早大戶人家要廚子, 試廚子的火候, 先做一個煨雞湯, 這個試的是文火菜,再做一個青椒炒肉絲, 這是考武火菜,最後一關纔是蛋炒飯,蛋炒飯做好了,那纔算手藝到家,纔敢用。”

顧全福看了眼寧順兒:“今兒個徒弟既然考師傅,我就給大傢伙做一個。”

他這一說,寧順兒頓時臉紅耳燥,趕緊解釋:“師父,咱不是那意思,就是想請教下,咱一直做不好。”

顧全福笑呵呵地道:“這也沒什麼,咱們拜師是公司給指派的,總得慢慢磨合,你們既然入了我門下,我這當師傅的也得盡責。”

這話倒是說得實誠,聽得大家心裡熨帖,畢竟一口氣收了八個徒弟,其中一個還是自己女兒,要是一般的師父,肯定藏着掖着,哪能真交底,他們也沒敢指望,無非就是借個名頭罷了,現在聽顧全福這意思,倒是一個做事地道的。

當下大傢伙站在那裡,畢恭畢敬的,等着看顧全福上手演練。

就連旁邊兩個檔口兒的霍師傅和江師傅都探頭看過來。

下午時候他們跑過去請教了別的掌勺,可沒一個人懂這個,大家都稀奇,不明白到底怎麼回事,以至於兩個人下午都沒歇着,就在那裡琢磨這件事了。

琢磨不明白啊,兩個人恨不得馬上去請教,可又拉不下這個臉,現在聽顧全福竟然要做蛋炒飯,自然想看看,他到底是什麼道行!

也是趕巧了,正好牛得水揹着手過來巡視各檔口,見到顧全福要做蛋炒飯,當下便笑了:“在早嘗過顧師傅的蛋炒飯,那才叫地道!”

牛得水這一說,大家都來了興致,想看顧全福的蛋炒飯。

顧全福讓徒弟取了飯來,當場演示:“要做蛋炒飯,要先看飯的身骨,炒飯須熱鍋涼飯,忌糯忌粘,須粒粒分明。”

他邊演示炒飯邊說:“先炒蛋,再爆蔥花,蔥花務必爆焦,爆焦了才能入味,至於米飯,炒起來要透。”

說話間,他把鐵鍋顛得鍋中米飯翻騰飛起,飛起老高後又穩穩地落在鐵鍋中,火苗子滋啦滋啦地竄起,陣陣米飯香味已經撲鼻而來,便是大家都吃飽了,也覺得食慾大振。

片刻功夫,這米飯已經好了,他利索地將鐵鍋中炒米飯分入幾個瓷碟中,請大家來嘗。

大家全都翹頭看過去,卻見那炒米飯粒粒分明,透亮金黃,且不見浮油,潤卻不會膩,當下已是暗中讚歎,對於上了道的廚子,山珍海味料理起來並不難,可把這蛋炒飯做到如此功夫,那才叫真道行!

徒弟們各自嚐了一口,嚐了一口後,不由讚歎連連!

“這炒雞蛋可真真是恰好到處,多一分太老,少一分太嫩!”

“這蔥花滋味太地道了,一點生蔥味沒有,也不糊!”

“米飯有嚼勁,有嚼勁,吃起來夠味兒,咱們玉花臺的米飯以前真沒吃出來這個味兒!”

霍江兩位師傅吃了後,也是面面相覷,不得不說,光這炒米飯就能看出,顧全福確實有兩把刷子。

這個時候,其實已經有些服氣了,不過想起今天中午的鰣魚,還是納悶,霍師傅忍不住,厚着老臉,終於還是張口問了。

牛得水聽這個,很有些得意地道:“顧師傅,你說下里面的門道兒,讓大家開開眼。”

顧全福忙道:“不敢不敢,各位都是大拿,只不過我家老爺子好歹是御膳房做過的,見識就多一些,我才知道了這個偏門。”

當下便把自己鰣魚鱗吊蒸這事兒說了,大家聽了後,驚歎不已,甚至拍案叫絕。

“鰣魚帶鱗,終究不美,顧師傅用鰣魚鱗吊掛來蒸,既取了鰣魚鱗脂的鮮美脂膏,又沒了帶鱗的不雅,可真真是一舉兩得!”

在場的,沒有一個不讚嘆的,這果然就是皇家御膳的傳人,到底是比他們這些外面混的多了一些門道啊!

牛得水見此,越發得意:“顧師傅的道行深着呢,這才哪到哪兒,不是我說,咱玉花臺能請來顧師傅這尊佛,以後擎着等好兒吧,也希望各位好好跟着顧師傅學,精進廚藝,這學到手的本事,那是自個兒的!”

牛得水說的話,正中了大家心思,底下那些徒弟,有一個算一個,別管過去存着什麼心思,現在算是踏實下來了,要跟着顧全福學藝。

而接下來的幾天,顧全福在玉花臺的日子就滋潤了,七八個徒弟捧着,就連顧舜華都跟着漲了行情。

早上去上班,這裡剛換了工作服,那裡徒弟們已經把大把兒缸子裡的茶水沏好了,不涼不熱正正好喝。

這倒也不是拿大,就是普通單位,新進去的伺候老師傅都是這麼伺候的,更別說勤行裡最講究論資排輩,這都是晚輩應該做的。

顧舜華看父親能在玉花臺站穩腳跟,自然是高興,不過高興之餘,也想着自己到底是要踏實學藝,就像廚師長說的,學了真本事那都是自己個兒的,那纔是別人一輩子搶不走的。

爲了這個,她不敢懈怠,中午兩點到五點的時候,也不休息,就一直留在後廚練手,幾個徒弟本來就存着巴結她的意思,現在看她這麼下功夫,也高看幾眼,偶爾顧全福不在,也會手把手地指點,顧舜華自己刻苦,有天分,加上曾經在內蒙歷練,幹過不少體力活,手上力道也夠,倒也進步神速,連顧全福都頗爲滿意,覺得女兒比自己當年還要出彩。

這麼一來,他自然更加用心磨練教導。

以至於顧舜華忙得團團轉,有時候下班已經很晚了,回來後,顧不上別的,洗洗漱漱,再陪着兩個孩子說說話,很快倒頭就睡了。

太累了,沒有心思想太多別的。

不過累極了的時候,蘇映紅的事還是浮在她腦子裡,按都按不下去。

事情應該是發生在她下鄉的那年,已經過去八年了,證據什麼的也沒有了,況且蘇映紅到底還小,才二十歲出頭,站出來對簿公堂,在這個年代,幾乎是不可能了。

舌頭底下壓死人,蘇映紅若說出來,只怕蘇映紅自己先被喬秀雅打死了,誰還能幫她。

再說,打官司這種事,真是有錢有閒才能幹,現在的蘇映紅幹不了,自己也幫不上什麼忙。

唯一能做的,就是讓蘇映紅先安分找個工作,過上自給自足的日子,然後靜待機會。

覬覦她家的菜譜,騙走了他爸的絕活兒,又害了蘇映紅。

這筆賬,都可以一起算了。

***********

顧舜華惦記着幫蘇映紅找工作這個事,不過一時半會哪有什麼好工作,自然是臨時工,她和王新瑞提起,最後到底是王新瑞幫忙,找了一個區副食幫着整理箱子的活。

這活兒有點累,又要細心,男的嫌麻煩,女的嫌辛苦,再說工資也不高,才二十三塊一個月。

顧舜華和蘇映紅提了提,蘇映紅二話不說答應了。

於是辦手續,沒幾天,蘇映紅就去上班了。

大雜院裡聽說蘇映紅去上班自然稀罕,覺得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也有人說蘇映紅沒長性,肯定幹不了。

誰知道這麼幹了幾天,蘇映紅竟然做得有滋有味,比誰都勤快,大家看這樣,才誇起來。

到底是看着長大的姑娘,以前是太瘋了,不幹正經事,現在能走正道了,大家當然喜歡。

可偏偏有人看不過眼了,看不過眼的竟然是喬秀雅。

她聽說這事,蹭蹭蹭地跑來找了,那話裡話外意思,倒是嫌棄顧舜華多管閒事。

其實顧舜華早猜到了,這一家子都是矯情人,也就是蘇映紅正常,她要不是看在蘇映紅的份上,纔不管這個閒事呢,當下也沒客氣,冷熱嘲諷地把喬秀雅給堵回去了。

喬秀雅還是不甘心,再要說嘴,蘇映紅來了,直接哐當哐當拎着一個木頭箱子:“我的行李都在裡面了,你們要我這個閨女,就給我閉嘴,少說這些有的沒的,也別牽扯別人!你們要是不管我,我拎着東西走人,人家副食公司有宿舍,我住宿舍,以後你們就當沒生我!”

蘇映紅也熬成了一個烈脾氣,她當了幾年圈子,還有什麼事幹不出來的。

喬秀雅其實也就是說說嘴,女兒能去找一份正經工作,她心裡也高興,但高興之餘,她總不能在顧家落了面子吧,當然得佔個上風說說嘴,誰知道蘇映紅這性子這樣,當下氣得咬牙:“你走啊,你走了就別回來!”

蘇映紅冷笑一聲,拖着箱子就走了,那是頭也不回。

喬秀雅一瞧這個,也是傻眼了,竟然真走了?養了這麼多年,就養出這麼一個白眼狼來?

周圍一羣人看着她呢,要她把蘇映紅拉回來,她也氣不過,面上掛不住,最後終於一跺腳:“走就走!留着這孩子在家也是禍害的,丟人現眼!”

說完狠狠地啐了一口,回家了。

周圍人看着這個,難免有些唏噓,也都各自回屋了。

唯獨顧舜華,沒什麼擔心的,蘇映紅之前就說過,說她想出去住,清淨清淨,說這些年,總是被人家指指點點,其實也受夠了。

顧舜華是覺得住宿舍也挺好,雖然宿舍條件不好,一間房住六個人,但至少都是不認識的,處起來自在,這對蘇映紅來說,也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

任競年寄來的東西到了,她現在太忙,沒時間打毛線了,就拿去給了王新瑞,讓她回頭隨便織個什麼毛衣,至於牛肉乾和奶酪,她給大院裡人家各自嚐了一點,剩下的就自家留着,奶酪給孩子補營養,牛肉乾留着平時餓了吃。

任競年還寄來一些錢,大概有五六十塊,其實她現在不缺錢了,想着回頭和任競年提一下,讓他自己留着,他從內蒙過來廊坊,路費開銷要有,到了廊坊日常用品肯定也得買,都需要錢。

而顧全福現在到底是掌勺,手底下幾個徒弟都是拼命巴結着,那是把他當老爺子伺候,他倒是不會裝什麼大個兒,但徒弟們的孝敬怎麼也少不了。那天馮保國聽說顧舜華想買棉猴買不到,便提起他媳婦在王府井當銷售員,幫着留意,後來果然說進了新貨,便讓顧舜華趕緊去。

顧舜華過去後,見到了馮保國媳婦,馮保國媳婦早就給她留好了兩身棉猴。

顧舜華一看,大喜,這兩件簇新,而且樣式也比一般的棉猴要洋氣一些,一件藍色一件紅色,正好適合自己兩個孩子穿。

從大小看,估計能包住孩子的膝蓋,孩子穿稍微大一些,但今年穿一年,明年還能穿一年,後年稍微在下面補一塊,就能再湊合一年了。

畢竟是個大件,買起來不容易,肯定是大了後。

她謝過馮保國媳婦,拎着兩件棉猴回來,給兩個孩子穿上,兩個孩子穿上棉猴,確實暖和多了,高興得在院子裡到處蹦躂,多多甚至還有些顯擺的意思,跑過去給小朋友說:“看我新棉猴!”

說完還轉了一個圈,那小樣子美得啊!

顧舜華看着這情景,自然是高興,她傾盡所能給孩子提供一些好的,讓他們的童年在物質和精神上都不要匱乏,她相信,這樣的孩子,哪怕自己條件不好,也只會努力提升自己,而不是嫉妒別人到歇斯底里。

正高興着,雷永泉過來找她了,給她信,說是當天下午磚廠的拖拉機會經過這裡,到時候送磚過來。

這兩天太忙,她都沒惦記,突然聽說消息,倒是意外,當下謝過了雷永泉,又取了九十塊錢麻煩雷永泉幫着轉交,之後便急匆匆地回來找排子車。

找排子車,當然找潘爺,他熟人多。

潘爺當時正和幾個老爺子在屋裡下棋,聽到這個,納悶:“什麼磚?”

顧舜華:“就是燒出來的板磚啊,這不是想蓋房子嘛,和一個朋友提了磚的事,朋友幫忙弄了三千塊。”

潘爺聽這個,水菸袋都跟着一哆嗦:“什麼,三千塊磚?”

要知道,磚可不是那麼好弄的,那都是磚廠按照國家計劃進行生產的,隨便一塊磚都是按照計劃進行分配的,哪能說一下子搞來三千塊磚呢!

要不大傢伙擴建房子爲什麼都是用石灰和黃土,那不是沒磚嗎,只能土辦法造房子!

顧舜華解釋道:“是新都磚廠的試驗瑕疵品,插友幫着弄到的,正經來路,三千塊,我想着有這三千塊,房子就能蓋起來了!”

三千塊!

潘爺一拍大腿:“什麼都別說了,潘爺這就給你搬磚去!”

****************

潘爺這裡一吆喝,大傢伙也不下棋了,在大院子裡叫人,顧躍華連忙跑出來了,一口氣叫了大雜院裡十幾個年輕人,又弄了兩輛排子車,過去搬磚。

到了前門,拖拉機也纔剛到,潘爺低聲叮囑了顧舜華兩聲,顧舜華心領神會,趕緊跑到了旁邊的合作社去買菸。

香菸分好幾種,低檔的煙不要票,熟菸絲也不要票,但是好一點的比如牡丹和大前門就要香菸票了。

可顧舜華沒香菸票啊。

她正急着,就見旁邊售貨員說:“這個貴,不要票。”

顧舜華看過去,竟然是帶過濾嘴的牡丹,這個比普通牡丹更高檔:“多錢啊?”

售貨員:“九毛一包。”

這實在是太貴了,一般的牡丹要票的話,也就是三毛多。

可顧舜華想着,有一句順口溜不是說嘛,高級幹部抽牡丹,中級幹部抽香山,工農兵兩毛三,農村幹部大炮卷得歡,牡丹可是最最好的煙,再說怎麼也得給人家司機師傅一點好煙,這是正常的人情世故。

當下一狠心,到底是要了三包,三包就是兩塊七了。

她付錢後,匆忙跑過去,過去的時候正好見一個挑擔兒賣大碗茶的,這在街面上常見,兩分錢一碗,特便宜,當下忙叫了來,讓他挑着擔兒跟自己過去:“我們得要十幾碗。”

那挑擔兒的一聽,當即挎起倆小板凳,將粗瓷藍邊碗放到籃子裡,挑着擔兒跟着顧舜華過去了。

其實走幾步就到了,到了後,讓大家先歇一會兒,挑擔兒的取了短嘴兒綠釉大瓦壺,給每個人倒一碗茶,大傢伙便搓搓手停下來,每個人一碗熱騰騰的茶,喝了後繼續幹。

顧舜華又過去旁邊,拿了一包牡丹塞給司機師傅:“師傅,今兒個您受累了,這包煙您拿着,別嫌棄。”

司機師傅到底見多識廣,一眼認出是過濾嘴的牡丹,臉上便掛了笑:“喲,瞧您,也太客氣了,這怎麼好意思。”

嘴上說着,卻忙接過來了。

牡丹就是好煙了,過濾嘴牡丹,抽菸的都知道這個貴。

顧舜華又把另外兩包煙給了潘爺:“潘爺,我買了兩包煙,等會兒你給大傢伙分分。”

潘爺一看是過濾嘴牡丹,皺眉:“買那麼貴幹嘛,你看咱大院誰抽這個,這不是糟蹋嗎?”

顧舜華:“大傢伙爲了我的事受累了,讓大傢伙品品這煙。”

潘爺倒是也沒多說:“行,這事你不用管,等會兒我給大傢伙分分。”

顧舜華總算放心了,當下又和大家一起去搬磚,旁邊勇子看着:“你搬這個幹嘛,歇着吧,一羣大老爺兒們,能讓你動手?”

顧舜華一口氣搬一摞磚:“沒事,我力氣大着呢,這算什麼!我能幹得了!”

她其實有些累,不過別人幫忙,她不好意思乾瞪眼看,男人不在,她就得把自己當男人使。

好不容易這磚卸下來了,司機師傅臨走前問了顧舜華的地址,低聲說:“這次的磚,其實都是好磚,您好好用吧,虧不了,回頭再有什麼好磚,我給您透個風聲。”

顧舜華沒想到司機師傅人這麼好,笑道:“那可真是謝謝您了!”

司機師傅開車離開了,大傢伙就用排子車往家拉,一趟一趟的,周圍街坊鄰居難免翹頭過來看,一看是磚,都有些眼紅,好奇地打聽怎麼回事。

甚至有人找上顧舜華,讓顧舜華幫忙弄點磚,可以給顧舜華吃好處,顧舜華當然是婉拒了。

她怎麼好意思總麻煩雷永泉呢。

這麼折騰了一下午,到了傍晚時候,總算是都搬回來了,整齊地碼放在煤球旁邊。

顧舜華檢查了磚,確實是好磚,就算個別的有點瑕疵,但真不影響使用,這次雷永泉算是讓她沾大便宜了。

連潘爺看了磚後都暗地裡對顧舜華說:“你這朋友真仗義,回頭好好謝人家,這要不是磚廠的關係戶,哪能買這個,估計都是內部自己給自己留着的。”

顧舜華:“他人是不錯,在兵團時候就仗義。”

一時潘爺又把帶過濾嘴兒的牡丹分給了大傢伙,差不多每人兩根,大家都挺高興的。

平時就算大家抽菸,也是水菸袋子,或者自己用熟菸絲來捲菸,那個特別便宜,也不要票,哪裡抽過這麼高檔的,別說帶過濾嘴的,就是不帶過濾嘴的牡丹,也不是他們隨便抽的。

這些年輕人,有些自己不抽菸,便夾耳朵上,或者拿回家,回頭可以單位裡給領導,也算是一個意思。

這邊剛分完煙,大傢伙正高興着,陳翠月走過來了:“今兒個大傢伙給我閨女搬磚,你們受累了,我熬了一大鍋羊雜湯,大冷天的,大家喝一口,暖暖肚子吧。”

她這一說,大院裡一羣人都沒想到,自然是高興。

顧舜華也是納悶,其實這幾天,她感覺到媽媽好像變了,變得和以前不太一樣了,只是之前還不足夠確定,現在是肯定了。

真得變了。

陳翠月沒怎麼看顧舜華,反而熱情地招待大傢伙:“來,一人一碗!”

說着間,揭開了鍋蓋,頓時一股羊雜湯的鮮味兒飄滿了院子,所有的人都精神起來,瞧過去。

就見臺階上放了鐵鍋,鐵鍋裡冒着熱氣,鍋裡的水已經成了乳白色,羊雜在咕嘟咕嘟的湯中時隱時現。

自打顧全福和顧舜華過去了玉花臺上班,家裡三不五時有些洋落兒,中午竈上剩下一些羊雜,大家分了分,顧全福也拿過來一嘟嚕的羊雜,陳翠月便結結實實燉了一鍋羊雜湯。

大傢伙忙活了這半天,大冬天的磚頭冷硬冷硬的,搬起來就跟冰塊子一樣,就算戴着手套也白搭,手都要凍僵了,現在突然看到這麼一鍋熱湯,聞着那味兒,可真讓人流口水。

陳翠月給鍋裡灑了一把綠瑩瑩的香菜,香菜漂在打着滾的熱湯裡,那味兒就更地道了。

顧舜華見此,便拿了一摞碗,每隻碗裡放了一點拌過的豆腐乳汁、搗碎的墨綠韭菜花,再澆一勺紅呼呼的辣椒油。

等到羊雜湯盛到了碗裡,往熱湯上一澆,這滋味就妙了,喝一口,從喉嚨眼到胃便是暖和,這暖和慢慢浸潤了整個身子,好像渾身的汗毛眼兒都給打開了,舒暢起來,甚至額頭隱隱冒出汗,這個時候,什麼寒冷,什麼疲憊,全都不見了。

這時候霍嬸還有佟奶奶也都過來幫忙,給各碗裡都放了調料,一碗一碗地盛,分給大傢伙。

大傢伙也不講究,站在臺階上,或者屋檐底下,撿一個擋風的地兒,蹲着就喝起來。

外面雪花飄起來了,如果是早些年,看到雪花飄,難免有些擔心,擔心家裡的蜂窩煤夠不夠用,可今年有了顧舜華添補的蜂窩煤,到底是能過個富裕冬天了,蜂窩煤燒得屋子暖烘烘,再咂摸着羊雜湯的味兒,這可是過去地主老兒都沒有的舒坦。

“這羊雜湯可真夠味兒,鮮哪!還是你們家手藝好,我們可做不出這麼地道的味兒。”

“舜華媽做事就是局器!”

“今天可真是沾光了,大傢伙一塊兒喝羊雜湯!”

陳翠月看着大傢伙喝得熱火朝天,她心裡也喜歡起來。

最近沒人的時候,她慢慢地想了一些事,過去的一些事,有些記得,有些卻模模糊糊的,那些記得的,怎麼想怎麼覺得不對,可偏偏當時她做的時候,沒覺得有什麼不對,甚至覺得自己就應該那麼做。

這事說起來也挺邪乎的,可事情都辦了,已經鬧到了這一步,現在閨女兒子對自己有提防,男人對自己也嫌棄,她還能怎麼着,只能慢慢地來了。

今天看閨女讓人家搬磚,她就想着趕緊給大家燉湯。

要說以前,真沒這麼大方,也是現在丈夫和女兒去了玉花臺,家裡不缺嘴了,手底下自然大方了。

看着大傢伙喝得高興,人人都誇,她想起了她年輕時候,那時候也是麻利爽快的姑娘啊,後來就算嫁人了,什麼事怎麼做,心裡也有數,不是那不講理的人,怎麼自打孩子長大了,她做事就越來越糊塗。

她又想起陳璐那張臉,那張彷彿掛了一層皮的臉,她就後背發涼。

這都是什麼人哪,她怎麼稀裡糊塗對陳璐那麼好?這到底是中了什麼邪啊!

正想着,就見顧躍華回來了,手裡拎着一個尼龍網兜,網兜裡是用油紙包着的吊爐燒餅,在冬天裡還往外冒着熱氣。

顧躍華笑着嚷嚷:“大傢伙吃燒餅,吃燒餅!”

說着,在大雜院裡見人就分,幫忙幹活的,沒幫忙幹活的,都給人分了,分到最後,每個小孩一人半個,幾乎是見者有份。

這倒不是他窮大方,主要也是考慮到,他姐一下子弄了三千塊磚,磚是什麼,那都是國家計劃的,哪是隨便買的,你能弄到,但沒法給大傢伙弄,就怕萬一有人眼饞,暗地裡使絆子。

現在大方一點,畢竟吃人嘴軟拿人手短,街坊們心裡也好受。

熱騰騰的燒餅分到了大傢伙手裡,那燒餅剛出鍋的,外面酥脆,帶了芝麻,一咬就掉渣。

最後還有倆,顧躍華給自家兩個孩子,兩個孩子捧着吃,吃得香噴噴。

陳翠月又拿了碗給兩個孩子盛湯,不過澆頭裡不放辣椒油了:“這個好喝着呢,羊雜湯,喝了胃裡暖和!”

顧舜華從旁看着,也有些欣慰:“媽,這次多虧了你想得周到,也是我朋友突然就過來和我說,我光想着磚的事了,這些人情世故都沒顧上。”

陳翠月最近其實一直想着給孩子做點什麼,不過感覺自己做了好像也沒用,便覺得訕訕的,抹不開臉,現在聽到顧舜華這麼說,一下子眼眶發熱,喉頭竟然有些哽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顧舜華嘆了口氣:“媽,過去的事就過去,以後我日子總是能越來越好過,我學廚,以後努力轉正,年後房子蓋起來,我置辦了日用,估計家裡光景就更好了,只是咱們一家人,心得往一處使,別總被人家當槍使。”

陳翠月聽着,連忙點頭,一個勁地道:“媽明白,媽明白,過去的事,過去的事,媽也是糊塗,現在媽知道自己糊塗了,以後可不能辦那種事了。”

顧舜華這才放心,心裡也有些感慨。

打小兒,就她記憶裡,她媽就更疼陳璐,她不知道這一切怎麼回事,現在她也會想,這一切是不是因爲書中這麼設定了,所以她就這麼做?不過在她的觀念裡,幫扶孃家,這是她合該做的,所以本身上,她就是這性子了。

只不過現在,不知道是不是他們一家人越來越脫離了劇情,還是因爲別的緣由媽媽覺悟了,倒是改了不少。

可不管怎麼樣,她應該放心一些,身邊的一切人和事物都在慢慢改變,她距離那個“拋夫棄子改嫁教授”的結局越來越遠了,不管這本書的劇情力多麼強大,一家子齊心協力,怎麼就不能逆天改命呢。

14.第 14 章67.第 67 章8.第 8 章71.第 71 章56.第 56 章13.第 13 章33.第 33 章65.第 65 章16.第 16 章2.第 2 章43.第 43 章32.第 32 章37.第 37 章62.第 62 章74.第 74 章8.第 8 章25.第 25 章85.第 85 章63.第 63 章76.第 76 章38.第 38 章26.第 26 章62.第 62 章61.第 61 章39.第 39 章12.第 12 章38.第 38 章34.第 34 章16.第 16 章72.第 72 章85.第 85 章75.第 75 章18.第 18 章26.第 26 章70.第 70 章18.第 18 章23.第 23 章41.第 41 章33.第 33 章80.第 80 章42.第 42 章32.第 32 章11.第 11 章72.第 72 章43.第 43 章10.第 10 章49.第 49 章22.第 22 章27.第 27 章66.第 66 章13.第 13 章61.第 61 章31.第 31 章34.第 34 章3.第 3 章8.第 8 章45.第 45 章74.第 74 章3.第 3 章69.第 69 章18.第 18 章85.第 85 章31.第 31 章46.第 46 章73.第 73 章11.第 11 章28.第 28 章69.第 69 章28.第 28 章71.第 71 章1.第 1 章49.第 49 章68.第 68 章25.第 25 章80.第 80 章39.第 39 章67.第 67 章45.第 45 章22.第 22 章6.第 6 章56.第 56 章54.第 54 章(本章修文)21.第 21 章2.第 2 章82.第 82 章77.第 77 章48.第 48 章35.第 35 章8.第 8 章22.第 22 章3.第 3 章24.第 24 章40.第 40 章53.第 53 章44.第 44 章60.第 60 章50.第 50 章34.第 34 章31.第 31 章35.第 35 章
14.第 14 章67.第 67 章8.第 8 章71.第 71 章56.第 56 章13.第 13 章33.第 33 章65.第 65 章16.第 16 章2.第 2 章43.第 43 章32.第 32 章37.第 37 章62.第 62 章74.第 74 章8.第 8 章25.第 25 章85.第 85 章63.第 63 章76.第 76 章38.第 38 章26.第 26 章62.第 62 章61.第 61 章39.第 39 章12.第 12 章38.第 38 章34.第 34 章16.第 16 章72.第 72 章85.第 85 章75.第 75 章18.第 18 章26.第 26 章70.第 70 章18.第 18 章23.第 23 章41.第 41 章33.第 33 章80.第 80 章42.第 42 章32.第 32 章11.第 11 章72.第 72 章43.第 43 章10.第 10 章49.第 49 章22.第 22 章27.第 27 章66.第 66 章13.第 13 章61.第 61 章31.第 31 章34.第 34 章3.第 3 章8.第 8 章45.第 45 章74.第 74 章3.第 3 章69.第 69 章18.第 18 章85.第 85 章31.第 31 章46.第 46 章73.第 73 章11.第 11 章28.第 28 章69.第 69 章28.第 28 章71.第 71 章1.第 1 章49.第 49 章68.第 68 章25.第 25 章80.第 80 章39.第 39 章67.第 67 章45.第 45 章22.第 22 章6.第 6 章56.第 56 章54.第 54 章(本章修文)21.第 21 章2.第 2 章82.第 82 章77.第 77 章48.第 48 章35.第 35 章8.第 8 章22.第 22 章3.第 3 章24.第 24 章40.第 40 章53.第 53 章44.第 44 章60.第 60 章50.第 50 章34.第 34 章31.第 31 章35.第 35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