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 65 章

第66章煮玉米棒子

顧舜華把這事和任競年提了提, 任競年說倒是有個戰友去雲南了,也是農場,回頭去了單位和對方打個電話聯繫下, 顧舜華便把對方的名字和之前通信的農場都說給任競年了。

不過自然是不抱什麼希望, 只能是試試罷了, 況且他馬上要考試, 也沒那麼多心思去操心這個了。

週一早上, 任競年離開前,陳翠月竟然準備了兩個雞蛋和一根油條,她說:“這是考一百分的意思。”

這可是把顧躍華笑壞了:“媽, 姐夫要真考一百,那肯定是考不上了!一科就一百分啊, 那麼多科呢!”

陳翠月“呸”了聲:“瞎說什麼呢, 一點不吉利, 從現在開始,不許說不吉利的話!”

任競年自己也笑了, 不過還是把那雞蛋和油條全都吃下:“靠着媽的這雞蛋和油條,我怎麼也得考上了。”

顧躍華最近複習得不錯,加上他是在北京考,聽說北京考試相對輕鬆,他報考的學校也不難, 倒是有點信心。

送走了任競年後, 顧舜華便也早點趕過去玉花臺上班。

最近她在西瓜醬上佔了一些心思, 不過玉花臺竈上的活兒也不敢落下, 這兩天正學着在羊肉上下功夫, 還是得多花時間練手。

誰知道她一出去,就看到了陳璐, 陳璐提着一個大帆布包,穿着一身藍的確良褂子,正低頭往衚衕外走。

說起來自從那次佟奶奶貓兒的事,顧舜華已經好久不見陳璐了。

她以前把陳璐當個東西,看在眼裡,想起過去那些事會覺得委屈,可現在,她覺得自己犯不着了。

許多事,她已經放下了,那本書的所謂劇情,她也不是太在意了。

甚至於她開始覺得,裡面一些事對自己也是有好處的,能開闊自己的視野,讓自己更好地把控未來的方向。

所以她現在看到陳璐,真就是看到而已,情緒上幾乎沒任何波動了。

反倒是陳璐,看到顧舜華,倒像是嚇了一跳,她防備地看着顧舜華:“你幹嘛?”

顧舜華莫名:“你這一臉做賊的樣子,偷偷摸摸的,要幹嘛?”

陳璐冷笑一聲:“這是紅口白牙直接污衊好人?”

顧舜華也笑了:“國安局不是說了嘛,抓特務人人有責,你可是國安局禁止出北京城的,我們老百姓當然得注意着,可別回頭連累了我們,這在過去,可是要誅九族的。”

話說到這份上了,陳璐咬牙瞪着她,不過最後也只是瞪了那麼一眼,便道:“算了,我不想搭理你,我有事呢!”

說着,低頭就往前走。

顧舜華看着她這樣,心想也是怪了,她脾氣竟然能這麼好?以她對這個人的瞭解,這一定是做了什麼虧心事,這才心虛,不然不可能這麼軟脾氣。

當下也就留心着,等陳璐出了衚衕,看她竟然過去琉璃廠方向了,更加納悶。

她略想了想,跑回去找了潘爺,和潘爺提了這個:“陳璐這個人,說不定還真是特務,我瞧着她今天鬼鬼祟祟的,還跑去了琉璃廠,潘爺你回頭留心着,看看她葫蘆裡到底賣得什麼藥。”

潘爺眉眼間有些沉鬱,不過聽到這個,還是應着:“好嘞,我留心着。”

顧舜華雖和潘爺說了,但一路上難免想着,想着這陳璐到底揣着什麼心思。

陳璐這個人,腦子裡還不知道裝了多少事,自己知道不知道的,她都知道,必須提防着。

不過好在附近幾個衚衕都知道她可能是特務,對她提防着,她又不能出北京城,估計也掀不起大風浪了,只能且觀察着了。

接下來幾天,顧舜華踏踏實實上班,每天早早到玉花臺,該乾的不該乾的儘量多幹,是爲了這份工作認真負責,也是爲了自己能磨練技術,因爲這個,牛得水都嘆:“舜華這孩子,做事真是沒得說!樣樣都能拿得出手。”

顧舜華這裡安心上班,反倒是骨朵兒有些坐不住了,她比起顧舜華來,到底是少經了一些事,這又是她頭一次做買賣,總是盼着種下去能結一個好果子。

她甚至忍不住想去問問人家吃着怎麼樣,自然被顧舜華給按住了:“好不好的,咱們也別上杆子去問,不然回頭把人家嚇跑了。”

骨朵兒:“我倒是明白你的意思,只能忍忍了。”

好在,接下來幾天,陸續就有高校過來接洽了,甚至連任競年的單位也來了,都對這西瓜醬感覺不錯,想問一下長期要的話怎麼買。

到了這個時候,就是大生意上門了,顧舜華便帶了骨朵兒過去和人談,有的是在對方學校裡,也有的就約到了別處,一般撿安靜地兒,僻靜的茶館或者哪兒,恰好這個時候什剎海的荷花開了,外面搭着涼棚,竹桌藤椅,就那麼品茗看荷花,倒也不錯,這個時候談買賣,自然就比別的時候容易成。

這麼談了好一圈下來,約莫有六七個學校想要西瓜醬,說定了接下來給他們供貨多少,比如供貨兩百斤,供貨三百斤的,也有的想長期一直有,不過被顧舜華婉絕了,說這西瓜醬也是時令物,不是他們說有就有的,對方想想也是,也就罷了。

因爲要的量多,又是提前訂,價格也給了一些優惠,四毛五的,或者四毛八的都有。

談妥了後,就跑去學校和人家簽了簡單的合同,其實所謂的合同就是籤個字,填一個表格,之後就能拿到一些訂金了。

一來二去的,骨朵兒也熟悉了這流程,有時候顧舜華上班的時候,她就一個人到處跑。

這些流程雖然簡單,但到底是國家單位,正兒八經地要經過審批,有時候一個單位倒是要跑三四次,不過好在,跑了幾天後,也都差不多拿到訂金了。

在骨朵兒跑着合同時,顧舜華已經趕去了大興。

因爲量大,她覺得一個人忙不過來,顧躍華要考試,肯定沒法幫忙,她就叫了顧振華過去。

顧振華特特地請了一天假,跑去了大興,和人家談買西瓜的事。

這次顧舜華談的幾個學校,任競年單位,加上牛得水幫介紹的飯店,林林總總的,竟然是兩千多斤的西瓜醬。

這可不是小數目了,大致一算,倒是能掙它個五百多塊錢,估計光西瓜就得要一百多個。

買西瓜倒是順利,之前合作得好,這次大隊長也痛快,說還能再給便宜一點,最後又幫着找豆子。

做西瓜醬的話,按照顧舜華這個方子,用的黃豆倒是不錯,一般一個西瓜十幾斤能做那麼小三十斤西瓜醬,用黃豆也就是用四五斤黃豆,這麼一來,兩千斤西瓜醬大概要三百多斤黃豆。

其實顧舜華談的時候,也是怕萬一豆子湊不齊,畢竟三百多斤呢,結果大隊長是個熱心人,一聽這個,竟然把公社裡附近幾個大隊的黃豆全都幫着問了一遍,一下子竟然還多收了。

要知道黃豆到底是和麥子不同,麥子是正兒八經糧食,但是黃豆卻不能,一般都是用來做豆腐,不是正經糧食的,相對管制就鬆一些,各大隊裡多少剩下一些,所以也好湊。

等一切都湊差不多齊了,顧振華幫着僱了兩輛排子車,一口氣把這西瓜和黃豆全都拉到了百子灣。

因爲量太多了,那邊的宿舍也侷促起來,顧振華因爲苗秀梅的關係經常往這邊跑,現在也熟了,就跑到了附近百子灣的老鄉家裡,找人家借用了一套房子。

那房子是有些年代了,早殘破不堪了,不過好在,借給他們做這個倒是方便,顧振華和大隊長談了談,說可以僱他們大隊裡的人幫忙幹,給大隊裡一些好處費。

這麼一來,大隊裡也挺積極的,說可以派人幫忙看着,也可以派人幫忙做,這下子,性質就變了,成了和大隊裡合作的事了。

顧舜華聽自己哥哥談成這個,那真是喜出望外,她哥哥也有能幹的時候啊,這是解決了她多少麻煩。

她嘆:“哥,這次多虧了你,要我自己,還得多跑幾趟呢!”

顧振華:“之前我才進單位,在單位要好好表現,現在差不多也要轉正了,能鬆口氣了,我下班了過來時不時給你盯着,你也能少費點力氣。”

顧舜華:“那倒是不用,我——”

顧振華:“你多陪陪孩子,回頭競年考完了,也要過來吧,這都是關鍵時候。”

顧舜華聽這個,也就認了,自己哥哥是實在人,是真心想幫自己,回頭掙了錢,得給哥哥分一些。

這邊西瓜醬食材已經準備就緒,打算開始做了,誰知道那天,一輛軍車過來了,找上門,說是也想引進這個西瓜醬,問問到底什麼情況。

那軍車來的時候,顧舜華也是一懵,後來明白過來,這是雷老爺子那邊的門路,當下大喜,趕緊和人家談了。

他們人員大,供應量也不小,要的就多,顧舜華一聽就爲難了:“你們這個量,我肯定做不來,再多了,我估計就成投機倒把了。”

現在兩千斤,委託大隊裡找人給她做,估計三四個人能幫下來,她和骨朵兒則過去負責技術方面的把關,這倒是可以,但再多,真是撐不住了。

誰知道對方卻提出來,說是他們可以自己採購原料,由顧舜華這邊來代做,到時候支付顧舜華費用,算是雙方合作的形式。

顧舜華一想,這倒是也可以,就詳細地聊了聊。

聊完了,差不多也明白了,其實還是她來採買原料,然後賣給軍部,只不過一切都是以單位採購處的名義,這麼一來,就避免了政策的風險。

顧舜華自然大喜,這麼幹她肯定是願意的,避免了政策風險,而且避免了“找不到原料”的風險,甚至一些調料都可以借用單位的名義來採購了,他們能夠調集的資源可比自己強多了!

唯一的不好就是會特別忙,但是現在高考了,馬上顧躍華高考結束了,他高考結束也沒什麼事幹,難道還能跑出去撒歡,馬上把他拽過來幹!

有一個顧躍華,骨朵兒,再忙不過來還有自己大哥和勇子幾個幫忙,這事怎麼也能辦成!

顧舜華當即詳細地談下來這件事,之後開始張羅起來。

顧全福聽着,沉吟了半天,最後說:“舜華這個事可就做大了,這麼做下來,也是一個大買賣。”

顧舜華其實自己算過了,最近陸續還是有大學單位找上來,要多要少的,都有些興趣,這麼一來,各方面加起來,就算拋去採買的成本,以及大隊費用,再給自己哥哥弟弟分一點好處費,剩下的大約摸能掙一千塊,分給骨朵兒三百塊後,自己也能掙七百塊。

要知道哪怕是待遇可以的單位,現在學徒工大概二十多塊,轉正定級後一個月三十多,這七百塊,估計一般人也得費勁扒拉兩年了。

顧舜華原來就有七百多的存款了,這筆做下來,大約能有一千五百塊。

有了一千五百塊,她就考慮着,再做一筆大的買賣!至於做什麼,還沒想法,不過現在賣西瓜醬和清醬肉落下的這些主顧,以後完全可以繼續用了,這都是自己爲將來打下的江山。

到了這個時候,顧舜華可真是豪情萬丈,爲了自己心底那不可言說的期望,那讓人羨慕的四合院,她一定得努力掙錢!

而任競年和顧躍華也已經考完了,考完後,顧躍華自我感覺不錯,特別高興,興奮得抱住顧舜華大喊:“姐,你即將有個大學生弟弟了!”

顧舜華簡直了,把他推開:“你別在這裡瘋了,趕緊的,麻利兒收拾收拾給我弄西瓜醬去!”

顧躍華:“姐,我認爲去做西瓜醬不符合我未來大學生的身份。”

顧舜華:“行,那你去掏糞吧!那可是光榮職業。”

掏糞那自然是光榮職業,掏糞工人時傳祥還是大家學習的榜樣呢,小時候大家都學過。

顧躍華長嘆一聲:“時不利兮,罷了,罷了,我還是去做西瓜醬吧!”

他嘴上皮,不過做起事來倒也實在,挽起袖子踏踏實實地幹,用心細緻,顧舜華看着,倒是放心。

至於顧振華,那更是踏實能幹了,一下了班,別管多晚都要過去看看,再幫着乾點活,而骨朵兒幾乎就住那裡了,天天忙得黑天白夜不分。

顧舜華看着這情景,心裡也感慨,那天和骨朵兒談了,說是再多分她,主要是她辛苦了。

誰知道骨朵兒卻道:“舜華,你甭和我客氣這個了,這次我跟着你幹,說是咱倆合夥,其實我就一學徒的,跟着你,我真是學到了不少,膽子大了,也敢去和學校的人單位的人打交道了。我估摸着,最後按照分成你能分給我三百塊,這已經不少了,別說給我三百,就是給我一百,我都偷着樂去吧!你就別再說別的了,再說就是嫌棄我不能幹了!”

顧舜華聽着,也就不好說什麼了,心裡卻想,到底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姐妹,性子相投,做事豪爽,而且能幹,一學就會。

這就是一輩子的好姐妹啊!

骨朵兒卻道:“不過你哥可真行,這次你哥真是下了功夫幫你,還有你家躍華這兩天也賣力氣了,關鍵時候,親兄熱弟,真是能幫上大忙!”

顧舜華:“這件事,其實說起來好幾千斤呢,是不小的量了,乍一聽挺嚇人的,多虧了大傢伙一起幹。不過說一千道一萬,還是得你費心,這西瓜醬不怕別的,就怕不乾淨,這次又有不少大隊裡的老鄉幫着幹,手腳上一定要注意,操作規範,可千萬不能出事。”

真要是有個不行,那問題就大了。

骨朵兒:“行,這個我心裡明白,咱寧願慢一點,也得保障操作規範問題,前兩天咱們商量出來的那個操作手冊,我抄了好幾份,要求大家嚴格執行,我自己是一直盯在那邊,肯定不能馬虎了。”

顧舜華這才徹底放心。

就這麼忙了一段,總算是將所有的瓷缸全都給灌滿了,上面蒙上厚厚的一層紗布,給包嚴實了,一排排地放在陽光底下暴曬着。

就這麼曬上一個月,差不多就能好了。

顧振華和顧舜華都要上班,所以大家商量着,讓骨朵兒和顧躍華在那裡輪流着值班,留一個人看着,萬一有個什麼也好及時處理,其它人也就撤回來了,這時候,大家才總算歇一口氣。

到了週末時候,任競年過來了,來的時候大包小包的,倒是提了不少鮮貨,說是他們部門在廊坊農民那裡弄了一批玉米棒子,才收的。

他用大麻袋提着,一看裡面大概有小半麻袋,進了屋,嘩啦啦往地上一倒,玉米的清香就散了滿屋。

顧舜華剝開青色的玉米皮,只見裡面玉米水頭足,粒粒飽滿,這麼一拿,指甲不小心碰到都能掐出水來,可真鮮嫩。

她便笑了:“等會兒煮熟了,大傢伙啃鮮玉米棒子吧。”

其實這個時候已經有郊區農民推着手推車在衚衕裡叫賣了,不過總感覺那個不如這個鮮。

任競年:“我們單位又發了肥皂毛巾,還有一些劈柴,這些我都用不上,我想着拿過來也不方便,劈柴給了部門同事了,肥皂毛巾我跟附近的社員換了點雞蛋,人家家裡自己養的雞蛋,還挺新鮮的。”

顧舜華看了看,竟然有大概四十個雞蛋呢,這樣如果留着白煮了給孩子吃,可以吃二十天,倒是也不錯。

孩子太小,每天有個雞蛋吃營養就是好。

任競年又把發的粗線襪套拿出來,顧舜華用不上,都給陳翠月了,讓她看着用,或者拆了做什麼。

等忙完了,也到了接孩子時候了,任競年過去接的,兩個孩子見是爸爸來接,當然是高興,喜歡得連蹦帶跳的。

他們回到家,顧舜華已經把玉米煮差不多了,新鮮玉米,就這麼隨便一煮便全是鮮,光聞味兒都能感覺到那種飽滿鮮甜的汁液感。

顧舜華給兩個孩子各一個,於是兩個孩子便抱着玉米啃起來,啃得兩邊臉蛋上都沾了鮮玉米的米黃碎屑。

這時候顧躍華跑過來,趕緊追着任競年要對題,又說:“我這裡已經有我們對出來的答案,姐夫,你快看看,看你考得怎麼樣!”

任競年看上去並不太急,不過還是和顧躍華對答案了。

顧舜華看任競年那樣,多少也感覺到了,他應該考得不錯,挺有把握的,看來這件事是妥了。

聽着兩個人在裡屋對題,顧躍華一聲聲感嘆:“姐夫,你這也做對了啊,這個難着呢!

她抿脣笑了,看看旁邊的鮮玉米,她取了一些,用籠布包着,給骨朵兒家幾個,給霍嬸兒家幾個,再給佟奶奶家幾個。

先過去了霍嬸兒家裡,霍嬸兒一疊聲地誇這嫩棒子鮮嫩水靈,一咬上去都是甜汁,喜歡得不行。

過去佟奶奶屋裡的時候,敲了好一會門,才聽到裡面有氣無力的一聲進來。

她聽着那聲音便覺得不對,忙推門進去,進去後才發現,門窗關着,屋子裡悶熱,陽光進不來,很暗,佟奶奶正靠坐在窗前,兩眼呆呆地望着前方虛無的一個點。

那白貓兒乖巧地偎依在她身旁,見到顧舜華,便衝顧舜華喵喵了幾聲。

顧舜華忙握住佟奶奶的手:“奶奶,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佟奶奶緩慢地望向顧舜華,之後喃喃地道:“舜華,他不來了,他不來了……他說他不來了。”

顧舜華頓時明白了,之前就說佟奶奶的那位朋友遲遲聯繫不上,現在這是聯繫上了?說不來了?

佟奶奶擡起手來,手裡捏着的卻是一封信,她顫聲說:“他來信了,來信說他不來了,說這輩子也不用見了。”

她搖頭,嘆息:“怎麼能這樣,說不來就不來了,怎麼能這樣……”

老人家這個時候詞語彷彿格外匱乏,她只是一個勁地反覆問他怎麼不來了。

顧舜華也不知道說什麼,她輕握住了佟奶奶的手:“上次,上次他說來,這次突然不來了,也許發生了什麼事。”

她陡然想起來,在那本書中,陳璐想買喂貓的碗,佟奶奶根本沒賣,但是後來佟奶奶遇到了什麼大事,那意思彷彿是朋友遇到了事,急用錢,於是就迫不得已賣給了陳璐。

她隱隱感覺,那本書許多情節雖然荒謬不堪,但是偏偏有些事情,在那說不清道不明的隱約之中,好像又有什麼線索提示。

佟奶奶聽到這話,搖頭:“能有什麼事呢,出事了怎麼不說,這樣一句話不說,倒像是我做了一場夢,這算怎麼回事呢!”

顧舜華:“也許……他有什麼苦衷?”

佟奶奶:“能有什麼苦衷呢,這不是已經不興過去那一套了嗎,不論成分了,他還能有什麼苦衷呢!他怎麼能這樣呢!”

佟奶奶嘴裡呢喃着:“他就是騙我吧,一直都在騙我,騙了我五十年,現在還要騙我,他怎麼能這樣……”

顧舜華走出佟奶奶房中的時候,心裡也是難受。

她委託了同學去打聽,並沒有打聽到什麼,她也讓任競年的戰友幫忙打聽了,也打聽不到什麼。

雲南距離北京城是兩千五百公里,山迢迢水遙遙,不通音信,分別了五十年的人,去哪兒得那個人的信兒啊!

實在是心酸,她便順便過去了骨朵兒那裡,正好再給她把玉米棒子送過去。

一過去,就見骨朵兒正收拾東西呢,裡面衣服看樣子是潘爺的,當下也是詫異:“這是怎麼了,潘爺要出門?”

最近骨朵兒一直都在百子灣,就沒回來過,也是今天把西瓜醬委託給了村裡老鄉,這才抽空回來。

骨朵兒:“舜華,佟奶奶那裡出事了,她那位朋友在雲南,說不會回來了,她心裡總覺得難受,惦記着,我爺爺說了,她已經惦記了五十年,不讓她去看個究竟,她到了棺材裡也不能安生,說打算帶着她過去雲南,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顧舜華:“現在就去?”

骨朵兒嘆:“我爺爺那個人你也知道,說風就是雨的人,他已經決定要去了,他要帶着佟奶奶一起去,讓佟奶奶看看那個人,當着佟奶奶的面問一問那人到底怎麼想的,說問清楚了,這五十年也就值了!”

顧舜華默了一會,道:“這樣挺好的,哪怕辛苦點,折騰一遭,至少鬧個明白,不然就這麼稀裡糊塗的,算是怎麼一回事。”

說完她就回去了,回去家裡,她拿出來二百塊錢,直接包在一個錢包裡,過去給了骨朵兒。

骨朵兒一看忙道:“你可別,路費我們家還有!”

顧舜華:“這不是給你或者潘爺的,這是給佟奶奶的,雲南離咱這裡太遠了,中間不知道折騰多久,去了後也不知道那邊的情況,這二百塊,算是我資助佟奶奶的,你也知道,佟奶奶待我不錯,我平時也沒什麼能報答她的,直接給她錢,她也不會要,這個你代我幫佟奶奶收下,回頭給潘爺,算是我的一點心意。”

骨朵兒:“行,姐妹不和你說虛的,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代佟奶奶收下,回頭我會和我爺爺說。”

************

回來家裡後,顧舜華其實還有些替佟奶奶難受,想着人這一輩子也不容易,趕上了好時候自然好,但是趕不上的呢,最年輕美好的年華里,戰火連天山河破碎,等到解放了建國了,年紀也大了。

而自己這一代,生於五十年代後期,雖然趕上了那十年,但到底是一切都熬過去了,在最爲鬥志昂揚的年少時光,苦熬在內蒙古,也算是鍛鍊了意志。

等到二十幾歲,結婚了,孩子有了,人生大事也沒太多操心的,趕上改革開放好時候,正好拼盡全力做買賣掙錢。

這麼想着,任競年進來了。

“孩子呢?”她隨口問。

“孩子在外面和幾個小孩玩呢,”任競年笑着道:“他們現在和院子裡小朋友玩得都挺好。”

顧舜華聽着,也笑了下,之後便和任競年提起來自己拿了二百塊給佟奶奶的事。

“挺大一筆了,我應該先和你說一下,不過剛纔心急,你和躍華說着話,所以我就——”

“佟奶奶人不錯,遇到這種事,我也沒能幫上忙,你要拿就拿,不是什麼大事。”

“嗯,這次我的西瓜醬,如果順利,我估計能掙七百塊,挺大一筆錢了,到時候咱們大概能有一千三百塊,可以琢磨着做一筆大買賣了。”

任競年便笑了:“行,到時候我如果也在北京了,就能幫你一起做了。”

顧舜華:“考得挺好的?”

任競年眸中便越發帶了笑:“數學和物理我已經對過題了,我感覺沒有錯的,應該都對,就算個別不注意的扣一點,但也不至於扣太多,語文也還可以,考的那篇作文平時我正好寫過,英語估計一般,但也不至於太差。”

顧舜華:“那就是說,應該沒問題了?”

任競年:“也不好說,萬一有什麼意外呢,不過我發揮了自己應有的水平,這一段複習也沒白複習。”

顧舜華笑起來:“那就好!發揮好了就好,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就看老天爺怎麼安排你了!”

一時說起來西瓜醬的事,任競年道:“對了,我看天氣預報,說是最近估計有大暴雨,這個可得當心。”

顧舜華:“這個我還真沒注意,那我留心着天氣預報,和骨朵兒說一下,到時候真有個什麼,得及時注意着,可不能淋雨了。”

做西瓜醬,初期的時候操作上一定要注意衛生,不敢有任何馬虎,等封了罈子,要暴曬發酵,就得注意溫度了,如果是下雨天,肯定得搬進去室內,不能在外面這麼淋着了。

當下顧舜華過去找了骨朵兒,提了這事,骨朵兒收拾了東西,便打算趕緊趕回去,顧舜華又過去和顧躍華提了,這纔算放心。

畢竟這是兩三百個西瓜和幾百斤黃豆呢,真要是出個什麼,那就是血本無歸了!

任競年卻提起另一樁:“還有個事,我可能得出差去一趟南方了。”

顧舜華:“出差?”

任競年:“是,我們單位目前正在研究長江隧道穿越施工方案,部門不少員工都過去駐守了,本來前一段我也應該出差過去,不過單位顧慮到我在備考大學,便沒有派我出差,現在我考完了,怎麼也想着爲單位做一點貢獻,過去考察現場。”

顧舜華:“那是應該的,那你出差吧,只要別耽誤了回頭大學錄取的事就行。”

任競年:“應該沒事,也就是十幾天,我能趕回來。”

顧舜華其實心裡有些不捨得,不過想想,任競年來這單位,一直備考,沒多久如果考上大學就要去上大學,那對人家單位也沒什麼貢獻,回頭單位還得一直負擔工資費用,雖然這都是國家出錢,但還是希望多做點事,這樣比較安心。

當下還是道:“家裡沒什麼事,你放心出差吧,孩子那裡你不用擔心,回頭我們和他們好好說說。”

任競年:“好。”

於是便和兩個孩子提了下這個事,本來以爲孩子會鬧,哭着說不想爸爸離開,誰知道孩子竟然格外懂事。

多多還天真地問:“是出差是吧?小雨的爸爸就經常出差呢!”

滿滿嘟噥道:“小雨的爸爸出差會給她帶巧克力。”

這話聽得任競年笑了:“爸爸出差回來,也給你們帶好吃的,好不好?”

多多和滿滿齊齊點頭:“好——”

還是拉長調的“好”,奶聲奶氣的。

***********

潘爺做事雷厲風行,說是帶佟奶奶去,他就真去了,很快請了假,出發過去雲南了。

大雜院裡的人都沒醒過味兒來,等明白了,人家已經出發了。

因爲這個,大雜院裡難免有些人說道起來,認爲“潘爺其實一直對佟奶奶有那麼一個意思,只是不明白怎麼就一直這麼滲着”,就有人在那裡說了,說潘爺這個人是個老八板兒,估計是拉不下這個臉兒。

骨朵兒聽到這些話,臉色就不好看,她稍微一擺臉兒,知道的也就明白過來,不好意思提了。

後來骨朵兒就和顧舜華嘀咕:“其實要真成,那還好了,我這當孫女的給他們保媒拉縴,可問題就是成不了呢!”

顧舜華:“我也一直覺得潘爺有那個意思,怎麼就成不了?”

骨朵兒:“誰知道呢,我估摸着佟奶奶心裡惦記着人兒,她惦記了大半輩子,放不下,我爺爺這裡明白她的心思,自然也不會說什麼,提都不帶提的。”

顧舜華聽着,嘆道:“一把年紀了,也怪不容易的,我是盼着他們都能好。”

骨朵兒:“誰知道呢,就看這次的吧,也不知道那位老同志到底怎麼回事,你說八百年沒影了,突然來這麼一下,擱誰誰受得了!”

顧舜華卻想起那個“佟奶奶變賣貓碗”的事,當下多少有些擔心,擔心佟奶奶去雲南的事,也擔心佟奶奶的貓碗,便問:“佟奶奶家可收拾利索了,東西都收起來了?”

骨朵兒:“收起來了,貓也託我這裡了。”

顧舜華:“讓你喂着,給你說清楚怎麼餵了嗎?”

骨朵兒:“那還能不清楚,不就是喂貓,佟奶奶什麼都給我了,連她家貓碗都特特地給我,讓我好好看着,說她家貓只用這一隻碗!”

顧舜華這才放心,看看左右沒人,便道:“那隻碗,你可看仔細了。”

她這語氣有些鄭重了,骨朵兒聽着:“什麼意思?碗——”

她說到一半,突然意識到了,連忙捂住嘴巴,不敢相信地看着顧舜華。

到底是琉璃街潘爺的孫女,她知道有些老年間的東西值錢。

再說,佟奶奶以前可是王府出來的,身邊有個好東西可不稀罕。

顧舜華:“我也不確定,但我猜着估計是這個意思,佟奶奶把貓和碗都給你了,你好好看顧着,可別讓那些賊心的給弄了去!”

骨朵兒頓時覺得自己身上的擔子重了,她點點頭,有些茫然地道:“行,那,那我好好看着,可千萬不能讓人碰。”

顧舜華想了想:“最近你守家裡吧,也別過去百子灣了,我讓躍華多幫我盯着就行了,反正他也沒事。”

骨朵兒:“沒事,真有什麼,我把貓給霍嬸,把碗藏起來的。”

顧舜華想想覺得也可以,但不知怎麼,這天晚上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放心,總覺得好像要出什麼事似的,心裡七上八下的。

她自己也是好笑,想着難道是最近事情太多了,人就開始恍惚了,還不如今天早早睡了。

當下拎着髒土就要去倒,誰知道回來走過衚衕,無意中一看天,便覺得不對了。

傍晚時候還是好好的,沒覺得陰天,這一會兒,不見月亮了,南邊起來的,好像是黑雲!

顧舜華的心頓時提起來了。

56.第 56 章11.第 11 章63.第 63 章31.第 31 章59.第 59 章52.第 52 章62.第 62 章74.第 74 章58.第 58 章29.第 29 章67.第 67 章7.第 7 章35.第 35 章82.第 82 章23.第 23 章50.第 50 章5.第 5 章41.第 41 章10.第 10 章36.第 36 章1.第 1 章38.第 38 章43.第 43 章4.第 4 章72.第 72 章28.第 28 章60.第 60 章6.第 6 章83.第 83 章23.第 23 章65.第 65 章35.第 35 章62.第 62 章81.第 81 章63.第 63 章49.第 49 章2.第 2 章43.第 43 章84.第 84 章30.第 30 章22.第 22 章67.第 67 章59.第 59 章14.第 14 章30.第 30 章5.第 5 章42.第 42 章81.第 81 章83.第 83 章33.第 33 章57.第 57 章11.第 11 章84.第 84 章24.第 24 章63.第 63 章13.第 13 章69.第 69 章84.第 84 章69.第 69 章29.第 29 章52.第 52 章34.第 34 章25.第 25 章61.第 61 章60.第 60 章54.第 54 章(本章修文)55.第 55 章62.第 62 章23.第 23 章24.第 24 章8.第 8 章77.第 77 章63.第 63 章61.第 61 章78.第 78 章70.第 70 章51.第 51 章26.第 26 章8.第 8 章85.第 85 章38.第 38 章75.第 75 章11.第 11 章54.第 54 章(本章修文)25.第 25 章9.第 9 章69.第 69 章75.第 75 章26.第 26 章75.第 75 章7.第 7 章78.第 78 章25.第 25 章31.第 31 章33.第 33 章14.第 14 章40.第 40 章77.第 77 章27.第 27 章
56.第 56 章11.第 11 章63.第 63 章31.第 31 章59.第 59 章52.第 52 章62.第 62 章74.第 74 章58.第 58 章29.第 29 章67.第 67 章7.第 7 章35.第 35 章82.第 82 章23.第 23 章50.第 50 章5.第 5 章41.第 41 章10.第 10 章36.第 36 章1.第 1 章38.第 38 章43.第 43 章4.第 4 章72.第 72 章28.第 28 章60.第 60 章6.第 6 章83.第 83 章23.第 23 章65.第 65 章35.第 35 章62.第 62 章81.第 81 章63.第 63 章49.第 49 章2.第 2 章43.第 43 章84.第 84 章30.第 30 章22.第 22 章67.第 67 章59.第 59 章14.第 14 章30.第 30 章5.第 5 章42.第 42 章81.第 81 章83.第 83 章33.第 33 章57.第 57 章11.第 11 章84.第 84 章24.第 24 章63.第 63 章13.第 13 章69.第 69 章84.第 84 章69.第 69 章29.第 29 章52.第 52 章34.第 34 章25.第 25 章61.第 61 章60.第 60 章54.第 54 章(本章修文)55.第 55 章62.第 62 章23.第 23 章24.第 24 章8.第 8 章77.第 77 章63.第 63 章61.第 61 章78.第 78 章70.第 70 章51.第 51 章26.第 26 章8.第 8 章85.第 85 章38.第 38 章75.第 75 章11.第 11 章54.第 54 章(本章修文)25.第 25 章9.第 9 章69.第 69 章75.第 75 章26.第 26 章75.第 75 章7.第 7 章78.第 78 章25.第 25 章31.第 31 章33.第 33 章14.第 14 章40.第 40 章77.第 77 章27.第 27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