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 72 章

第72章電大

任競年入學後, 顧舜華回去多炸了一些西瓜醬,放在了小罈子裡,讓任競年帶到了他們班裡。

任競年那些同學, 什麼年紀的都有, 其實除了個別的, 大部分條件都不寬裕, 有的是和任競年相同的情況, 拖家帶口的,家裡光景就很一般,也有的家裡貧窮, 就是一個月十七塊五的補助,還想摳出來一點寄給家裡呢。這個時候, 那油炸西瓜醬簡直是再稀罕不過的好東西了, 大家都很感激, 一再地說嫂子大方敞亮。

顧舜華見此,其實也挺高興, 她這麼做,除了看大傢伙挺喜歡吃的,當然也有一些自己不值一提的小私心。

而任競年入學後,顧舜華也開始上心自己那“上大學”的機會了。

她又打聽了打聽,這才知道, 原來之前所說的大學, 就是北京廣播電視大學, 那可是二十年前就創立的, 校長還是挺有名一個大歷史學家, 叫吳晗,之前十年期間, 電視大學也停了,從去年開始,國家重新恢復了,開始招生。

這個招生的條件可就放鬆了許多,高考滿300分就能進去,或者單位推薦也行,反正就是最大限度地給他們這批被耽誤了的青年一個接受教育的機會。

雷永泉媽媽:“上次提了,你倒是感興趣,我就到處打聽了打聽,現在除了電大,還有註冊視聽生和函授大學,這些都能讓大家接受再教育。至於這個電大,主要針對的就是職工和老師,當然也有一些城市裡沒工作的青年。”

顧舜華聽得激動:“那我怎麼也得試試,我先試着走單位推薦的路子,如果不能,我就豁出去也考試,反正現在任競年已經考上了,也不用工作了,他輕鬆了很多,可以幫我輔導了。”

雷永泉媽媽便嘆道:“舜華,你身上真是一股幹勁,看得我都覺得你這日子過得帶勁,你們夫妻兩個都是上進的人,這麼努力下去,將來日子肯定不會差,你要注意的就是自己多放鬆,別把自己壓太緊。”

顧舜華笑了下:“以前在內蒙古,確實荒廢了不少時間,雖然那八年也磨練了意志,但到底少學了八年,現在總想着補回來。”

雷永泉媽媽卻道:“這個不急,你也才二十四吧,兩個孩子,一兒一女,你也不用再生了,孩子上了託兒所,後面也就是接送,不用太費心,以後競年畢業了,肯定能進好單位,你自己再努力提升提升,往後都是享福的日子,沒什麼大操心的了。”

顧舜華想想好像也是,反正戶口有了,房子也有,孩子都生了,男人還上了大學眼看着有很好的前途,其實她已經有了很好的基礎,比起最初茫茫然帶着孩子進北京時,已經是天壤之別了。

說話間,常慧過來了,她已經在圖書館裡工作,很清閒,有時候不輪班就先回來了。

看到顧舜華,她也挺高興的,好久不見了,想說說話。

雷永泉媽媽見此,便道:“你陪舜華說說話吧,舜華現在想上電大,我聽着倒是不錯,你也多瞭解瞭解。”

常慧淡淡地道:“好的,媽,我知道了。”

雷永泉媽媽也就過去書房了,常慧給顧舜華使了一個眼色,於是顧舜華要走,常慧送顧舜華。

常慧:“你想上電大?”

顧舜華:“試試唄,沒準就能上呢,總歸是一個機會。”

常慧:“那也不錯,不過得考試,你提前複習複習,讓競年給你補補。”

顧舜華:“你呢,最近怎麼樣,什麼打算?”

常慧:“也沒別的,反正現在跟着永泉搬回家來了,就這麼和他父母處着,不冷不熱的,我大面上能過得去,她也挑不出來毛病。”

顧舜華:“永泉多久回一趟家?”

常慧:“一週回來兩次,反正挺沒意思的,等於大多時候我下班就陪着他家裡人了,不過我也認了,他考上了大學,總不能我也跟着去住校?其實想想也後悔,早知道不進這個理工大學了,過去他們學校隨便當個什麼了,他們學校現在改了,以前叫經濟學院,現在他所在的專業改成了北京物資學院了,看着也算不錯,就是太偏了,在四惠東邊了,那都是鄉下地方。”

顧舜華:“這也是人沒前後眼,雖然那地方偏僻,可永泉在那裡上大學,如果你去永泉他們學校當行政,在那邊住個宿舍,不就方便了,夫妻兩個一處住,還不用和公婆一個屋檐底下。”

常慧:“要不說當時傻了,當時就想着理工學院在市內,而且學校好,比那個經濟學院強多少,荒郊野嶺的。現在要是換,勞師動衆的,我也不好意思提了。”

顧舜華:“那就只能別想了,再說上學也就是那麼幾年,等永泉畢業了,他家裡肯定給他安置到市內,到時候不就團聚了。”

常慧苦笑:“這有得熬了。”

顧舜華:“是不好熬,不過人走到哪一步就說哪一步的事,我知道永泉媽媽那人天天相處的話,估計也累。但是你也想想,不管怎麼說,你們現在結婚在一起了,你還有了那麼好的工作,在大學裡當圖書管理員,多少人羨慕呢,可人家一句話,你不就進去了!咱既然放下了這個身段,那就不能太撐着脊樑骨,阿姨是有些太講究了,但其實她也不是不講理的,平時多說說話,溝通一下,說一下自己的想法,我覺得她也是爲自己兒子考慮的人,既然接受了你,也不至於太爲難。如果能處好了,回頭對你,對永泉,都是好事啊。”

常慧默了一會,點頭:“舜華,我知道你說得是對的,我儘量吧,有時候人的性子就這樣,讓我和長輩說說笑笑,就是挺難的,比如我和她說話涼涼淡淡的,不是我對她有敵意,而是我就這性子啊。我但凡有你一半的能耐,估計也就沒事了,她倒是經常誇你,說誰娶了你誰有福氣。”

這話聽得顧舜華頓時不知道說什麼了,確實人的相處也看性子的。

她想了想,只好道:“不行你也想辦法上個大學,這樣有別的事操心着,也顧不上家裡的事,而且你上了大學,他媽面上也覺得有光,對你也就寬鬆一些。再一個,永泉上大學進步了,你也可以進步下,不求什麼學歷,就求長個見識啊。”

常慧擰眉想了一番,最後道:“這辦法好,要不你再攛掇下新瑞,回頭我們一起拼電大?”

顧舜華笑起來:“我看行。咱們可以繼續當同學了!”

***********

因爲做了兩手準備,本着實在不行就考的想法,顧舜華對於單位的推薦入學倒是沒那麼緊張了。

其實參加高考這個事,有時候就是一個決心,沒下決心前,便覺得這件事太難了,她想起自己小學時代的荒廢就覺得自己不行,但是等下了決心後,也覺得沒什麼,無非就是考一考,考不好的話,自己照樣幹自己玉花臺的大廚,也沒什麼損失。

誰知道這天,牛得水卻拿來一個申請表讓她填:“填了這個,交上去,就等上面的審批了,我問了問,這次的名額增多了,說是增加到五個了。現在一共要報上去十幾個,所以你要和十幾個人競爭那五個名額,那十幾個人裡,大多不是幹廚師的,都是會計或者做辦公室的,和咱們不是一個路子。”

顧舜華聽這意思,知道自己希望不大,不過還是麻利兒地填了表格:“牛叔,謝謝你,別管最後成不成的,我都無所謂,我現在動了這個心思,萬一推薦不成,我就自己考。”

牛得水嘆了口氣:“舜華哪,你這孩子,天天腦子就沒個閒着的時候,總想着琢磨事兒,這次的機會,要是你能去,那是最好,叔覺得你是個人才,應該多讀書上進,哪怕當廚師,知道的多了見識多,做出來的菜也有文化底蘊不是嗎?所以叔一定想辦法爲你爭取這個機會!”

顧舜華聽着,心裡感動,想着牛得水對自己真是不錯了,她也沒別的法,只能想着好好工作報道。

最近家裡也沒什麼操心的,自然也就更用心在竈上了。

而這一天,她回到家裡,佟奶奶卻把她叫過去說話,說是那老爺子已經沒了,農場把老爺子給安葬了,又把這一千塊給佟奶奶退回來了。

顧舜華一看這個,自然擔心佟奶奶。

佟奶奶倒是也沒什麼特別難過,她只是嘆了口氣:“五十年前,也就是這麼一個秋天吧,那時候宅門外的老槐樹開始掉葉子了,我就陪着他往前走,他和我說,很快就會回來,說讓我信他,我信了他,那時候,我哪知道,這是這輩子最後一面。”

那位老爺子也是講究人,因爲病了,淪落到那個地步了,怎麼也不想讓曾經心愛的人看到自己的不體面。

佟奶奶也就成全了他的心思,就這麼再不相見。

顧舜華聽得唏噓,佟奶奶卻笑道:“他這個人,這輩子就這樣。這下子好了,我再沒牽掛了。”

顧舜華便想起來潘爺,想着如果佟奶奶放下了那位老先生,潘爺倒是有機會了,其實這麼多年了,年紀大了,情情愛愛估計也淡了,更多的是做個伴,圓一個夢。

正好顧舜華找骨朵兒想談談清醬肉的事,便和她提了這一茬。

“我也正想和你說道說道這事呢,要不就找咱們大院裡年紀大的給提提?就怕老人家年紀大了,彼此都抹不開這個臉,時間就這麼蹉跎下去了。”

顧舜華一想:“咱們推推這事,其餘的就順其自然吧,反正就這麼門對門的,就算不一起過,也是彼此關照着的。”

可骨朵兒卻積極起來,她知道自己爺爺的心思,總是想圓了爺爺這場掛念,於是找了霍嬸兒幫忙去說道,誰知道潘爺那裡先摞擔子,怎麼都不成,當晚輩的也沒法說什麼,也就罷了。

顧舜華見此,便也不去想,隨緣吧。

這時候,天已經涼了,風一吹,外面嘩啦啦都是落葉了,換季的時候,也該換衣服了。

兩個孩子都長高了不少,去年的秋衣秋褲顯然是沒法穿了,只能買新的。

現在任競年上了大學有補助,顧舜華手頭也有積蓄,自然不願意太虧待了孩子,於是便帶着孩子在大柵欄轉了一遭,倒是給兩個孩子買了好幾件衣服,迫不及待地換上,都喜歡得很。

顧舜華給自己也買了一件格子呢的大衣,這還是她自從回來北京後頭一遭給自己買衣服。

她又給自己買了一件毛衣,下面依然是軍綠長褲,這麼搭配上後,骨朵兒看到後,驚歎不已:“這樣好看,多洋氣啊!”

顧舜華:“你也覺得這樣可以?”

骨朵兒:“你往大柵欄街上一看,現在全都是藍綠灰,看多了真是膩,不過我瞧有些講究的,已經穿別的色了,人家打扮起來,那真是洋氣,你也不用太扎眼,就這樣一穿,就很好了。你皮膚白,個子也高挑,這樣一穿,不知道的還以爲外國人呢。”

她看了看:“我建議你再燙一個頭發吧,我給你弄!”

於是不由分說,骨朵兒把顧舜華叫家裡,直接剪燙來了一遭,這麼折騰半天后,顧舜華一照鏡子,有些驚訝:“我怎麼成這樣了?”

骨朵兒卻特別滿意:“這個髮型挺適合你的,你看我這個卷不是那種小卷,不會像別人那樣刻意,你隨便這麼一梳,就可以了。”

顧舜華又對着鏡子打量了一番,其實多看幾眼,看習慣了,確實不錯,她皮膚白,襯着耳邊的捲髮,還挺清爽的。

她便笑了:“骨朵兒,真有你的,你這手藝,不開一個髮廊可惜了!”

骨朵兒:“我現在也不是特別急,我得再磨練磨練手藝,現在我就盼着你一聲令下,我跟着你一起做清醬肉,從你這裡掙點錢,這樣我回頭做髮廊也有錢折騰了。”

顧舜華聽了這個便笑了:“我是想着回頭天再冷一點吧,到時候咱們跑一趟大興食品站,再跑一趟農科院,爭取把能買到的後腿肉都搞到手,去年就我一個人,當時也是摸着石頭過河,束手束腳的,現在可以放開了大膽地搞。”

骨朵兒:“嗯,陸大隊長人不錯,有什麼咱也可以找他幫忙,那可真是好人!”

顧舜華便笑了:“難得見你這麼夸人!”

骨朵兒:“其實他弟人也不錯,我遇到過幾次,挺熱情小夥子,我都琢磨着,要不是他家太遠了,我都得考慮考慮了。”

顧舜華驚奇:“他弟?你還有這個意思?”

骨朵兒:“我也就隨口說說,他家戶口是農村戶口吧,估計家裡也等着娶個媳婦生孩子呢,而我這裡肯定是要守着我爺爺給他養老送終,不合適,既然不合適,我也不會多想,就這麼着吧。我這輩子,肯定是先考慮我爺爺,再說掙錢,掙錢之後,才考慮考慮結婚,現在我爺爺還等着我養老,錢也等着我去掙,我想那麼多做什麼!”

顧舜華聽她這一番道理,忍不住笑:“你啊,現在就是掉錢窟窿裡去了!”

*************

顧舜華這麼換成了秋裝後,打扮一新,還燙了頭髮,倒是引得大雜院裡一羣人都圍觀,都說她這頭髮做得真好,骨朵兒手藝好,顧舜華長得也好看,還有這身衣服,也真是能襯人!

“現在舜華日子越過越好,享福了,臉上也看着氣色更好了,打扮真是越來越洋氣!”

顧舜華聽着這個,開始還沒上心,後來一想,可不是嘛,之前壓力大,就算存摺裡有些錢,也不敢花,生怕有什麼事,現在一切都穩妥了,她也有心思打扮孩子打扮自己了。

打扮好看了,別說別人,自己都看着舒心,人活着也有精氣神。

這天她去上班,大傢伙看到也都說好,牛得水把她叫過去,卻通知說:“舜華,成了。”

說着,就給她一個文件:“你再籤個字,我提交上去,回頭咱就可以上學去了!”

顧舜華一聽,大喜:“真的?”

牛得水:“那當然了,咱得趕緊的,這個電視大學開學比一般大學晚,你還正好能趕上!”

顧舜華當然不敢耽誤,趕緊簽字,又按照牛得水的通知準備材料。

她高興得要命,也是後來碰到一個老廚師,對方纔說:“牛經理爲了你也是豁出去了,上次去飲食公司,和飲食公司領導吹鬍子瞪眼的,你這名額是他拼命給你爭取來的!”

顧舜華聽着這話,頓時感動得呀!

牛得水對她也真是很照顧了!

這事要說辦起來也挺快,顧舜華還沒來得及高興,錄取通知書就下來了,上面詳細地寫了北京廣播電視大學的教學情況,也寫了相關的政策待遇。

顧舜華這才知道,廣播大學設立了衆多分校,這裡麪包括了一些國有單位自己專屬的職工再教育,也包括了自己上的這種電視大學班,自己上的這個,包括在職和非在職的,就在南橫街裡的一個小衚衕,法源寺附近,原來是一所中學,現在改建成了電視大學,設置了幾個企業管理類的專業,而顧舜華錄取的專業叫做“工業經濟系”。

學校給發教材教具,學生去了後就看電視學習。

因爲學校是全日制的,所以自己上午的班沒法上了,但是學校下午四點多就放學了,放學後,自己還可以過來公司上班,這樣自己只需要上一半的班,但是待遇依然照舊,工資也自然和以前一樣發。

顧舜華看着這個,真是意想不到的驚喜,她知道任競年趕上了好事,帶薪上大學,沒想到自己竟然也能有這個機會。

晚上五點上班,好的話七點多,最晚八點多也就下班了,等於說自己每天只需要上三個多小時班,但是單位推薦上大學,還照樣發工資!

顧舜華開始都不敢信,後來和牛得水確認了,牛得水道:“現在都這樣,單位也是儘量給大家提供教育機會,只不過咱們飲食公司這是頭一年,名額少,估計以後會多起來,我聽說,有些單位培養出來後,因爲單位沒文科崗位,便讓培養出來的大學生去別處工作了呢,就當爲國家培養人才了。”

顧舜華聽這個,幾乎想哭了。

畢竟她也沒付出多少啊,甚至連高考都沒能力參加,結果這才參加工作多久啊,就只需要上半個班拿全部工資,單位出錢給她上大學。

而且單位還解決孩子託管問題呢!

牛得水看顧舜華這樣,倒是笑起來:“瞧你這出息,咱們單位就是要培養人才,你是人才,當然得盡力培養,就爲這點事,還哭開鼻子了!”

顧舜華擦擦眼淚:“牛叔,我這不是高興的嘛!”

牛得水:“好好學就行了,就算等你成人才了,咱們玉花臺留不住,可還指望着你給咱們國家飲食業做貢獻,給咱們國家做貢獻呢。”

顧舜華聽着,卻是道:“不是有一句話叫士爲知己者死嘛,我就算上了大學,肯定也是在咱玉花臺幹,只要玉花臺要我,我就幹到死!”

她以前或許有過別的想法,特別是在做清醬肉的時候,徘徊過,想着實在不行就自己單獨幹,但是現在,這些念頭暫時都打消了。

現在爲了玉花臺,恨不得肝腦塗地那種。

這天她回到家裡,提了這事,陳翠月都不敢相信:“不用考也能上大學?單位推薦?還不影響工資?”

她覺得女婿能考上大學那是本事了,但女兒都沒考,也能上?

顧躍華:“關鍵是國家承認學歷不,如果承認,那可真是好機會!”

顧舜華笑了:“當然承認了,晉級可以用,而且飲食公司說了,我們這一批順利畢業後,可以直接給我們幹部身份!”

幹部身份?那可就了不起了,陳翠月頓時高興得不行:“這可真是好事,天上砸下來的大餡餅啊!”

顧舜華笑道:“不過我們這個電視大學要寬進嚴出,必須學完了規定的課程,達到規定的學分,才能拿到畢業證書。這個畢業證書,相當於高等專科學校畢業,國家和單位都承認。”

顧躍華:“放心好了,姐,弟對你有信心,只要你進去了,就憑你拼勁,還有什麼做不成的,肯定能順利拿到畢業證!”

顧舜華自己倒是也有這個信心,當下自然是高興,又有些期待。

*************

晚上時候,任競年從學校回來,顧舜華便把這個消息說給他聽。

誰知道任競年根本沒搭腔,反倒是把她仔細打量了一番。

顧舜華這纔想起,他好像還沒見過自己的新發型,便摸了摸頭髮問:“你覺得怎麼樣?”

任競年望着她笑了:“挺好的,越來越好看了,簡直和我們剛認識時候差不多了!”

顧舜華:“你倒是怪會說好聽話的!最近我還買了幾件衣服呢,骨朵兒也覺得不錯,就是有點貴。”

任競年:“貴沒什麼,好看就行。前幾天買的雪花膏,你在用嗎?”

顧舜華:“在用啊!”

任競年:“現在我一個月也有五十多,我算了,平時節省點,基本上我在學校花不了多少,能每個月給你四十塊,你自己也掙了不少,咱們日子和以前不一樣了,該花的花。”

顧舜華:“那是自然,我對孩子對自己,都捨得!”

任競年便笑了,今天一進門,看她真是神采奕奕,渾身都是幹勁,倒像是發着光。

讓他想起他剛從內蒙古過來時候,看着她,只覺得她周身籠罩着疲憊,現在好了,一切都熬過來了。

就算不用雪花膏,她隨便這麼一燙頭髮,都年輕時髦,好看得不得了。

顧舜華看任競年望着自己的目光,滿是欣賞,自然心裡也是美滋滋的,一時想起來自己要上學的事,便忙告訴他。

任競年自然意外:“怪不得今天你這麼高興。”

一時想了想,道:“畢業肯定沒問題,只要進去了,你好好學,肯定能考過。”

又看了看地點,法源寺旁邊的衚衕裡,距離大柵欄也就是不到三公里,騎車子足足可以了,方便得很!

顧舜華笑:“不知道這個電視大學學什麼,是不是得提前準備準備?”

任競年一聽,道:“工業經濟專業,聽起來是和經濟管理相關的,這方面的課程,回頭我去找別的系老師請教下,不過無論學什麼,語文數學英語肯定是最基礎的,週一你跟着我去我們學校,先找一些這方面的基礎參考書學習下吧,不然基礎不好跟不上,你學起來也吃力。”

顧舜華倒是想起常慧在圖書館的事來:“你們圖書館我能去嗎?”

任競年:“我問過常慧了,她說可以想辦法給你辦一個臨時借閱證,週一我去上學,正好你也過去,我帶你進去看看。”

顧舜華一聽,那敢情好。

於是到了這天週一,送了孩子去託兒所後,她早早地和他一起過去了他們學校。

入了秋後,颳了幾場大風,倒是把這天吹得清透澄澈,大學校園裡落葉簌簌而下,繽紛斑駁,讓人看了只覺得美,而且是那種有文化底蘊的美。

任競年上午第一節恰好沒課,他牽着顧舜華的手過去了圖書館,常慧已經過來了,見到顧舜華,自然高興,便趕緊和她說了辦理的流程。

顧舜華便交了押金,用任競年的學生證辦了臨時借閱卡,有了這個,她就可以進去找書了。

任競年也去找人問了問,這才知道,顧舜華的這個專業在幾十年前就有,叫工廠管理系,後來才改名爲工業經濟系的,過去用的是蘇聯人編寫的教材,後來蘇聯人走了,那些教材依然用了些年頭,慢慢地發現不適合了,一直到前年,人民大學教研室過去大慶調研,自己總結大慶經驗,編寫了一本書叫《大慶工業企業管理》。

任競年趕緊跑過去找這本書,找來找去,找到了,自己趕緊借出來,想着回頭顧舜華可以先看了參考參考。

不過好不容易借出來了,他自己翻了翻,一翻之後便感覺不對了。

這本書是之前編的了,裡面一些東西,總感覺不太適用了,特別是前兩年三中全會開了,大家都能感覺到企業中出現的一些新苗頭,相對於當前的形勢,這本書明顯有些落伍了,都是在講過去的經驗。

不過再找,也沒別的書了,只能是讓顧舜華先學着一些基礎學科,其它的看看形勢再說。

顧舜華倒是沒想太多,她覺得大慶的管理經驗也挺好的啊,先看看,增長見識也不錯。

出來的時候,恰好碰到任競年的幾個同學。

進了大學開了第一次班會,任競年便被選爲班長了,他年齡不是最大的,但是資歷各方面都是最好的,特別是曾經在當兵期間立過二等功,這個走到哪裡也是光彩,他又曾經在中石油管道局幹過,這也是一般人摸都摸不到的。

到底是在內蒙古磨礪過的,區區班裡的一些事務自然是不在話下,這纔開學一兩週,班裡同學對他就信服了,有什麼事都會找他請教請教。

現在大家看到顧舜華,有認識的都趕緊上來打招呼,幾個女同學更是親熱地拉着顧舜華:“嫂子真是越來越年輕洋氣了,我們一比,都成土鱉了!”

顧舜華笑道:“我哪能和你們比,你們是腹有詩書氣自華,我肚子裡沒墨水。”

大家親親熱熱地說了幾句話,幾個女生還邀請顧舜華去她們宿舍玩。

顧舜華因爲還要上班,自然不能去,不過說好了有時間她們過去大柵欄吃飯。

“不過我家很小,到時候大家就得委屈委屈了。”顧舜華笑着道。

“得,你以爲我們住的地兒多寬敞嗎,誰還不是全家擠一塊?”

也有一個很本分地道:“我們農村倒是寬敞呢,可一出門都是石頭和土疙瘩!”

聽着這種大實話,大家就都笑起來。

顧舜華走之前,簡單地和任競年說了句話,說到時候招待同學過去玩,提前準備一下的事,之後顧舜華便抱着才借到的那些書,匆忙去上班了。

************

顧舜華要去上電大的事傳開,幾個師兄倒是有些惋惜,覺得這樣有點耽誤時間。

畢竟做勤行的,要想闖出來一個名堂,憑的還是手藝,這個時候就得多在竈上學,學點真本事,至於去讀書,讀書了就能學會做菜嗎?

於是大家就感慨:“舜華以後是不是就乾脆不做這一行了,乾脆去做辦公室啊?”

顧舜華也沒解釋那麼做,她覺得自己還是得學好手藝的,但是學好手藝並不意味着不讀書,見識多了,眼界廣了,才能在廚藝上更有長進,有時候廚藝不光比拼刀功,還要比一比菜裡面的文化底蘊。

上了一會班,牛得水就開始讓她辦手續了,她這種半工半讀的,糧食關係和供應關係還是留在玉花臺,不會變,所以不用那麼複雜,到了下午的時候,就差不多辦好了。

接下來的時間,顧舜華便開始準備着開學,學校位置她已經踩過點了,確實騎着車子十幾分鍾就到了,非常方便,可以送了孩子去託兒所就順便上學了,中午在附近隨便吃點什麼後繼續在教室裡自習,下午繼續上課,上課完後,四點半過去玉華臺上班,上到八點多回家,孩子麻煩自己媽媽幫着接了,時間正好能銜接上。

大雜院裡大傢伙都知道顧舜華要去讀書,也都羨慕,年輕一些的,開始打聽起來。

之前任競年和顧躍華去上大學,大家覺得那是祖墳長草了,現在顧舜華竟然也去讀,他們開始覺得,自己興許也有機會,寧亞就很積極,她也想。

顧舜華便和大家說了下現在電大的情況以及錄取條件,大家算算,彷彿自己也有希望,於是也都開始要報名,準備考試,甚至連上班的都開始打聽了,上班的可以上那種夜班授課的電大。

於是彷彿幾天的功夫,大雜院裡大傢伙都開始啃課本要學習了,王新瑞也躍躍欲試,說是要拉着自己的愛人一起報名參加考試。

顧舜華覺得這個氛圍也挺好的,大家都學,有了那個感覺,才能共同進步。

而顧舜華的廣播電視大學很快開學了,說實話開學那天顧舜華有些失望,開學典禮很潦草,還不如她記憶中初中時候的開學典禮。

教室裡大概有四十多個學生,大傢什麼年齡的都有,不過臉上大多寫着渴望和興奮,教室裡只有一位老師,那是班主任,不過這位班主任並不授課,授課的是前面的大電視。

挺大的屏幕電視,電視上方還貼着標語“爲了實現四個現代化,而向科學進軍”。

這讓顧舜華也熱血沸騰起來。

她已經不年輕了,馬上二十五歲了,有兩個孩子,工作了,她也沒什麼基礎,但是她這樣的情況,竟然能坐在教室裡讀書,她還有什麼資格嫌棄這學校沒儀式感。

課堂上,先自我介紹,大家互相認識後,就開始給大家發教材,教材有高等數學,英語,還有語文,以及那本《大慶工業企業管理》。

顧舜華翻了翻高等數學,挺難的,她知道以自己的基礎來說,必須下功夫死啃了。

她確實基礎太差了。

又看了看語文,倒是還好,至於英語,有一多半單詞不認識,剩下的一半隻大概有個印象。

最容易理解的反而是大慶工業企業管理了,好歹都是中國字,也知道在說什麼。

除了顧舜華,其它人顯然也是一臉懵,顧舜華看到這個,才稍微放鬆一下,大家都不會,可以一起進步啊。

這時候班主任開始給大家講了授課的流程,這學期他們一共學習四個科目,每天每個科目上一節課,上午兩節下午兩節,每節課四十分鐘,剩下的時間,主要是自行學習,做作業,以及小組討論等,同時班主任也會組織輔導,進行測驗,並檢查作業。

大家聽了,議論紛紛的,加上課間,上下午各自上一個半小時的課,其他時候就自己學習。

顧舜華看了看時間,每天早上八點上課,九點半就結束了,下午是兩點開始上課,三點半結束。

她大致算了算,等於自己每天九點半到兩點的時間是自由的,可以自己苦學,剩下三點半到五點,去除半個小時的趕路時間,也還有一個小時學習時間,時間還是很充裕的。

等她基礎上去了,學起來輕鬆了,可能還可以騰出時間來做點別的事了。

她這麼想着的時候,已經開始上課了,好在上課的內容淺顯易懂,估計也是顧慮到大家基礎問題,講解得非常細緻。

顧舜華拿着筆,飛快地做筆記,不敢漏過任何內容。

這麼上了兩節課,顧舜華也有些頭暈眼花的,畢竟多少年沒坐在課堂前了,這麼上課還真累。

下課後,和同學互相認識了認識,說了幾句話,準備離開,結果走出教室的時候,就見旁邊又有一撥人過來了,問了問,這才知道,敢情他們下課後,馬上又有另一批也來上課,畢竟這電視課堂金貴着呢,得充分利用。

顧舜華打聽了打聽,知道他們上的課是和自己上的錯開,其實都是一樣的,只不過分批教學。

她走出教室的時候,恰好和一個穿工作服的擦肩而過,對方工作服上還殘留着油跡,差點擦她身上。

對方很抱歉:“同志,對不住了,對不住了。”

顧舜華笑了笑:“沒事,洗洗就行了。”

對方:“要是洗不掉,回頭我賠你衣服,實在對不住。”

顧舜華寬慰了對方兩句,揹着書包離開了。

走在狹窄的南橫街,秋日的陽光透過老槐樹斑駁的枝影照在身上,灰牆藍瓦的老胡同裡,只有偶爾誰家院裡孩子的笑鬧聲。

她想起剛纔那工作服上的油污,並沒有什麼惱意,反而只有感慨。

一夜之間,那些被耽誤了教育機會的人,全都重新走進了教室,享受着國家給予的機會。

數學很難,英語更難,工業企業管理也有些晦澀,上起課來實在是不適應,可是那又怎麼樣,想想那個下了班穿着帶油污的工作服走進教室的同志,每一個人都在爭分奪秒地緊張學習,每一個人都在努力地克服困難爭取進步。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時代的浪潮迎面撲來,每個人都必須迎難而上,她也是。

58.第 58 章62.第 62 章45.第 45 章57.第 57 章76.第 76 章29.第 29 章25.第 25 章74.第 74 章64.第 64 章42.第 42 章24.第 24 章1.第 1 章74.第 74 章62.第 62 章8.第 8 章16.第 16 章1.第 1 章82.第 82 章17.第 17 章75.第 75 章74.第 74 章8.第 8 章45.第 45 章69.第 69 章79.第 79 章20.第 20 章12.第 12 章63.第 63 章56.第 56 章69.第 69 章5.第 5 章26.第 26 章29.第 29 章85.第 85 章9.第 9 章22.第 22 章69.第 69 章22.第 22 章76.第 76 章72.第 72 章22.第 22 章11.第 11 章45.第 45 章63.第 63 章48.第 48 章57.第 57 章65.第 65 章10.第 10 章7.第 7 章68.第 68 章84.第 84 章69.第 69 章73.第 73 章54.第 54 章(本章修文)46.第 46 章18.第 18 章8.第 8 章69.第 69 章84.第 84 章34.第 34 章14.第 14 章76.第 76 章2.第 2 章8.第 8 章76.第 76 章66.第 66 章29.第 29 章8.第 8 章25.第 25 章57.第 57 章61.第 61 章60.第 60 章4.第 4 章80.第 80 章66.第 66 章23.第 23 章77.第 77 章22.第 22 章67.第 67 章24.第 24 章39.第 39 章46.第 46 章72.第 72 章57.第 57 章41.第 41 章14.第 14 章41.第 41 章52.第 52 章33.第 33 章48.第 48 章34.第 34 章60.第 60 章36.第 36 章81.第 81 章66.第 66 章78.第 78 章82.第 82 章78.第 78 章
58.第 58 章62.第 62 章45.第 45 章57.第 57 章76.第 76 章29.第 29 章25.第 25 章74.第 74 章64.第 64 章42.第 42 章24.第 24 章1.第 1 章74.第 74 章62.第 62 章8.第 8 章16.第 16 章1.第 1 章82.第 82 章17.第 17 章75.第 75 章74.第 74 章8.第 8 章45.第 45 章69.第 69 章79.第 79 章20.第 20 章12.第 12 章63.第 63 章56.第 56 章69.第 69 章5.第 5 章26.第 26 章29.第 29 章85.第 85 章9.第 9 章22.第 22 章69.第 69 章22.第 22 章76.第 76 章72.第 72 章22.第 22 章11.第 11 章45.第 45 章63.第 63 章48.第 48 章57.第 57 章65.第 65 章10.第 10 章7.第 7 章68.第 68 章84.第 84 章69.第 69 章73.第 73 章54.第 54 章(本章修文)46.第 46 章18.第 18 章8.第 8 章69.第 69 章84.第 84 章34.第 34 章14.第 14 章76.第 76 章2.第 2 章8.第 8 章76.第 76 章66.第 66 章29.第 29 章8.第 8 章25.第 25 章57.第 57 章61.第 61 章60.第 60 章4.第 4 章80.第 80 章66.第 66 章23.第 23 章77.第 77 章22.第 22 章67.第 67 章24.第 24 章39.第 39 章46.第 46 章72.第 72 章57.第 57 章41.第 41 章14.第 14 章41.第 41 章52.第 52 章33.第 33 章48.第 48 章34.第 34 章60.第 60 章36.第 36 章81.第 81 章66.第 66 章78.第 78 章82.第 82 章78.第 78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