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 81 章

第81章開水白菜

大傢伙走出人民大會堂, 坐上了回去二商局招待所的班車,回去招待所。因爲第二天上午還有紅案師傅們的比拼,大家回去後要養精蓄銳, 也要商量對策, 後勤們更是要重新清點材料, 如果缺了什麼也要打報告進行補充。

畢竟今天王雲泉的情況大家看到了, 後勤食材上不用心, 最後只能是狼狽地借別人食材,可要是能借到也就罷了,萬一借不到呢?

再說了, 食材的新鮮可口程度也影響着最後成品菜的口感,在這種級別的比拼上, 差一丁點的味道, 可能就差出來零點一分, 零點一分就能差出名次來。

所以各家後勤都開始行動起來,重新檢查自己的食物, 有不合適的馬上打報告重新更換,也是需要說一聲,自然有本省的後勤幫忙安排。

唯獨王雲泉,這就沒辦法了,就一個人, 只能自己檢查擔子。

顧舜華知道這情況, 便和牛得水提了提, 牛得水想了想, 便和飲食公司後勤主任提出來:“咱們是北京本地, 也該儘儘地主之誼,人家王雲泉這次冷葷可是頭一名, 咱要是不幫人家,說出去別人還以爲咱們嫉妒能人給人家穿小鞋呢!”

他這麼一說,後勤主任也覺得有道理,當下便知會了王雲泉一聲,可以幫他籌備食材。

王雲泉還有什麼好說的,自然是感激不盡,他知道是顧舜華幫自己提的,牛得水想的法:“這次過來北京,多虧了你們,你們真真切切讓我明白,友誼第一,比賽第二。”

要知道,這冷葷上面,大家的分數都死死地壓得緊呢,顧舜華也就是以零點一分的差異落後於王雲泉,如果顧舜華不幫這一把手,最後什麼情況還不一定呢。

牛得水看他這樣,便道:“我雖然不是後廚幹活的,但我也在勤行這麼多年了,要學廚藝首先要學做人,沒有廚德的廚師是走不遠的。再說了,我們也希望大家都發揮出最好的水平,我們也好開開眼,看看祖國各地的絕招手藝。”

牛得水這一番話,聽得王雲泉感慨連連:“說得是,這次過來,我本意是想讓大家注意到湘菜,別讓我們的老手藝就這麼失傳了,我們湘菜也是八大菜系之一,可是原本的兩千多道菜,現在能在菜譜上的,也就是四百多道了,再這麼下去真不行啊!”

顧舜華聽這個,忙道:“王師傅,您放心吧,這次既然得了頭一名,湘菜露了臉,湖南方面哪能不重視呢,您這次一戰成名,以後就不一樣了!”

王雲泉連連點頭:“我也盼着。”

這麼說着間,顧舜華也趁機請教起王雲泉湘菜方面的傳統,王雲泉自然不是藏私的,他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傾囊相授,顧舜華自然是受益匪淺。

當提到練習基本功的時候,王雲泉道:“要說起來,我們趕上十年,被耽誤了,但是也練到了,那時候大家都出去鬧,有幾個肯磨鍊手藝呢,我也是被放到了一家工廠的食堂裡,食堂裡沒幾個正經幹活的廚師,我性子比較老實,就那麼一直幹,練到什麼地步呢,一隻雞從宰到上桌只有三分鐘,在綢緞上切肉,切完後綢緞上不留下刀痕,我那時候幹活,一天十二頭豬,一個早上就得處理好,就是這麼熬着,熬多了,手藝也就起來了。”

這話聽得顧舜華慚愧不已:“比起王大師傅來,我真是憑着巧功夫,以後還是得多磨鍊。”

王雲泉:“不不不,你這手藝,其實已經到家了,真是到家了,欠的只是時間,時間到了,你火候就更更勝一籌了。說起來我今年三十四歲了,正正好比你年長十歲,再過十年,你這成就自然了不得!”

顧舜華:“王大師傅謬讚了,我還是有很多需要學的,最關鍵的是踏實下來。”

這麼說着話,又提起來各自以前的經歷,自然是各有感慨,雖然年紀相差了十歲,但是大家都經歷過共同的歲月,被耽誤了,也被磨礪了,倒是有許多共鳴。

晚上時候,剛吃過晚飯,就聽說《北京晚報》出來了,上面竟然有關於今天烹飪鑑賞會的報道,而且是大篇幅頭條。

大家忙拿過來看,發現今天的北京晚報竟然是特別加刊。

要知道一般北京晚報是四開二十四版,週三週五出三十二版,但今天是週六,竟然也出了三十二版,這多出來的內容,竟然就是關於這次烹飪鑑賞會的。

從那採訪報道看,許多自然是事先寫好的,只是根據今天的個別情況做臨時調整,並拍了幾張圖片。

顧舜華拿過來看,最中間的照片有王雲泉,也有自己,王雲泉是冷葷第一名,這次出大風頭了,而自己因爲是進入決賽爲數不多的女廚師,而且又是得了第二名,自然也是特別加以報道。

而介紹到顧舜華的時候,竟然還介紹了顧舜華的家世,這就讓顧舜華意外,她仔細看了看,原來記者竟然跑去採訪了大雜院裡的街坊!

她真是意外,心想這記者可真厲害,從宣佈了名次,到跑去採訪街坊,然後緊急寫稿子印刷出來送到自己面前!

這得是多爭分奪秒啊!簡直了!

她繼續往下看,竟然還採訪到了一位老太太,老太太說:“我們舜華打小兒就能幹,現在進了勤行,以後肯定是大師傅,我們都以她爲光榮!”

顧舜華看着這個,差點笑出聲,心想這語氣一看就是佟奶奶吧。

她又看了關於王雲泉的報道,王雲泉佔的篇幅反而比較少,可能因爲他是外地的,不容易拿到素材。

不過關於王雲泉倒是有一張照片,照片上是王雲泉在人民大會堂外挑着擔子的背影,顯然當時的記者也是隨手一拍,焦點根本不是王雲泉,後來發現王雲泉得了第一爆出冷門,便把這張照片拿出來了。

文章裡提到了王雲泉的簡介,是特一級廚師,如何如何優秀,又提到了他的艱辛,當然也表示了疑惑以及湖南商業局的不解,特一級廚師竟然單刀赴會決戰人民大會堂?

顧舜華看着這個忍不住想笑,心想北京晚報的記者可真能說,這麼一來,就不信湖南方面還能坐得住,丟人丟到了北京城!

一時繼續翻,還看到了自己同屋白案師傅錢向黎的消息,她奪得了麪點第二名的好成績,做的麪點叫“三星高照”,可能因爲他們是下午比的,太倉促,也沒詳細地說這“三星高照”是怎麼回事,顧舜華難免好奇。

正看着,錢向黎回來了,顧舜華忙給她倒了一杯茶:“你這麼晚纔回來,趕緊歇歇吧。”

錢向黎笑着說:“我比賽成績還不錯。”

顧舜華:“對,我看到了,第二呢,真是恭喜了!”

當下兩個人自然都高興,說話間問起來錢向黎的三星高照,竟然是用柿子餅漿做的,熟透了的柿子餅漿和雞蛋栗子粉打在一起和麪,擀成餅皮,再把杏仁核桃壓碎了,和冰糖一起做成餡料,包好後,擦一點油,用小火慢慢地烤,烤出來後,味道自然好。

顧舜華嘆道:“一聽就好吃,這個時候北京的凍柿子正是好時候,說得我都饞了。”

北京的凍柿子,俗語叫“喝了蜜了”,吃的時候可以咬開一個小口用嘴吸,吸出來清亮甜蜜的柿子漿,簡直是甘蜜一樣。

當然也有講究的,可以拿一個小勺兒,一點點地剜着吃。

錢向黎笑了:“等回頭我多做點,給你送過去,咱們自己人,想吃什麼還不方便!”

這話說得顧舜華頓時嚮往起來:“回頭我做的好東西也給你送點,咱們互通有無。”

因爲第二天還要繼續比賽,顧舜華和錢向黎拿着熱水壺找服務員要了開水後,摻着涼水洗了個澡,也就早點睡下了。

第二天,照例是過去了人民大會堂,不過今天大家比起昨天明顯井然有序了,再次踏入北大廳,也沒有了當初的忐忑,步子也從容起來。

顧舜華更是整個人都放鬆了。

有第一個菜的成績打底,她的壓力小了很多,而今天駕輕就熟,做得正是開水白菜。

其實這道開水白菜源自於川菜,據傳是當年川菜名廚黃敬臨在清宮御膳房時創制的,而顧舜華在這道開水白菜上,主要着重於復原傳統,用了北京城最常見的家常大白菜心來製作,又用雞鴨排骨來熬煮,最後點綴了雞肉和豬肉蓉。

這道菜最要緊是吊雞湯。

而燉雞湯,最關鍵的是要燉得清透,絕對不能帶半分油膩,要知道這是開水白菜,如果油膩膩的,那就是雞湯白菜了。

開水白菜,一眼看去彷彿開水煮白菜,看似無味,但是吃起來那是清香可口。

雞湯能不能夠味,就決定了開水白菜的成敗,好在顧舜華在雞湯上也很下過功夫,牛得水準備的食材又是一等一的新鮮好材質,至於母雞更是跑去門頭溝特意找的山裡跑地老母雞。

做湯的時候,也不光是這老母雞,還要老母鴨、乾貝、排骨以及火腿等,最後把剁成肉鬆的雞脯肉也放進去。

在別的廚師忙碌着當場處理食材忙碌着煎炸烹炒的時候,顧舜華就慢悠悠地燉雞湯,等別人都完成大半了,她還在燉雞湯。

這燉雞湯不是一般的講究,一般人很難掌握火候,這也是爲什麼這道菜明明如此驚豔,但一般飯館很少有的原因。

顧舜華當下用小火,讓那清湯微微滾着,但是又不能翻滾,更不能冒泡,精細地控制着火候,將雞蓉放到雞湯中,順着一個方向輕輕推動撈出。

幾次吊清後,這雞湯中已經是沒有任何雜質,可以說是清透如水,這就是開水白菜中的“開水”了。

這個過程自然是慢,一個半小時後,當別人的菜已經出鍋了,她的雞湯也差不多燉好了。

周圍的人都替她捏了一把汗,大家做完了,就看她在那裡忙活了。

陸問樵做完了,回頭看了顧舜華一眼。

看到她還在慢條斯理地燉雞湯,不免蹙眉。

如果說之前他根本不把顧舜華看在眼裡,那麼現在,這個人可以撐起他的眼皮了,值得他正經看一眼了。

熱菜方面,今天他做的,正是他家世交袁家獨創的金毛獅子魚,那是二十年前便評爲河北第一名菜的。

他自然有信心把握,那是實際真功夫,他希望憑自己的能力打敗顧舜華和王雲泉,這麼多年的磨礪,他並不信自己輕易就能輸給別人。

所以他反倒是希望顧舜華及時做完,不要出什麼差池。

而這個時候,顧舜華根本沒注意到陸問樵看向她,她只有半個小時了,時間緊急。

她開始煮白菜,白菜當然並不是真用水煮,是先快速焯一下,過涼水瀝乾水分,之後就那麼一遍遍地用滾燙的雞湯來澆。

清水一般的雞湯依然在燉着,發出很細微的聲響,空氣中冒着的白汽裡是清美的雞湯香,而那鮮美滾燙的雞湯就這麼澆在嬌嫩的白菜心上。

滋啦啦的雞湯淋着白菜,原本脆嫩的白菜心便被淋透,燙熱。

這說起來簡單,但是其中的技法,火候的掌握,在場的廚師一看就知道不簡單。

大家全都提着心看,就連陸問樵也沒動,站在旁邊看顧舜華的手法。

不得不承認,她這技術也確實到家,至少就她的資歷來說,這功夫已經遠超了。

就在大家的圍觀中,終於,顧舜華的白菜心燙好了,她將白菜放在光潔的瓷盆裡,之後潑上了清澈如水的雞湯,又上了雞蓉。

剩下的十分鐘,她寫了這道菜的介紹,終於順利地將自己的菜呈現上去了。

於是大家便看到,一盆清澈如水的湯汁裡,漂浮着嫩到泛黃的白菜心,白菜心擺成了花瓣的形狀,在水中輕輕飄浮,水中不見絲毫油花,卻隱隱散發出濃郁香醇的味道來。

這時候,其實大家也都鬆了口氣,他們紅案這次要呈現的是三道菜,現在已經做完了兩道,可以說萬里長征過去了一大半。

顧舜華也是放心了,她的冷葷拼盤可以說是出乎意料地成功了,而開水白菜,她也許並不是最好的,但至少無功無過,發揮出了自己的最高水平,這就已經夠了。

最後一道桃花泛,哪怕發揮平平,她大致算算,自己在衆多廚師中估計也是中上游的分數了。

而桃花泛,她準備得最充足,是有信心的。

這時候大家中場休息,順便吃了簡單的午餐,後勤人員也都上前,給大家端茶遞水,適當地問問有什麼需要。

一時大家自然問起來王雲泉,也有記者過來採訪他,問起他今天做的什麼菜。

王雲泉做的是芙蓉魚排,說是當年毛主席去湖南,湖南省委接待時曾經做過這道菜,當時毛主席說好吃,問了菜名,說叫麪包魚排,當時毛主席見了後說,這魚排上面抹着的蛋液勝似芙蓉,於是這道菜就改名叫“芙蓉魚排”。

大家議論紛紛的,有的暗地裡打聽起來陸問樵的菜,知道是那道金毛獅子魚,不免嘆息。

這道金毛獅子魚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那是一代烹飪大師借鑑了抓炒魚的技法自己獨創的,用鯉魚爲主料,用精湛的刀功先片後剪,加工出二百多條細絲後下鍋炸制,炸出來的肉絲蓬鬆交錯,金黃透亮,就那麼覆在魚身上,彷彿一頭金毛雄獅,所以才得了這名字。

這道菜,敢做,且做成功了,就已經算是成功了。

顧舜華聽着,雖說對陸問樵的廚德有些不屑,不過也不得不說感慨,手藝上到底是有兩下子。

而這邊說話間,成績竟然陸續出來了,因爲有前面冷葷的成績打底,顧舜華的壓力小了很多,仔細地聽着,成績不錯的有一位遼寧的師傅得了九點五分,還有福建的兩位大師傅成績也相當出彩,王雲泉得分九點四分,也是前幾名相當不錯的了。

顧舜華得了九分整,不算很好,但很滿意了。

而陸問樵,這次得了九點三分,總算是技壓顧舜華,但是比起王雲泉,顯然是不如。

這麼一來,王雲泉兩次的總分竟然高達十九分,顧舜華是十八點五分,而陸問樵則一下子成爲了十八點七分,雖然比王雲泉落後零點三分,但是卻比顧舜華高出去零點二分。

對於陸問樵反超了自己,顧舜華並沒有什麼感覺,她得到這個分數已經很高興了,自己偷着樂吧。

而陸問樵顯然有些受打擊。

他比顧舜華的分數高出來後,應該高興,但是他是再也沒辦法和王雲泉比拼了,他也終於看出來了,這個其貌不揚的王雲泉,身爲特一廚師,確實手上有些功夫,接下來的最後一道菜,他並沒有信心能和王雲泉一較高下。

至於顧舜華,這次的熱菜果然大不如冷葷,只得了九分,他意料之中,但又覺得意料之外。

因爲顧舜華到底是女流之輩,而且才入了勤行多久,竟然能在高手如雲的烹飪鑑賞大會上得這個分數,可見手底下確實是有些本事。

況且除了顧舜華和王雲泉,他還得看看全國各大廚師的情況,遼寧和福建的選手雖然分數雖然以微弱的分數落後於自己,但也大有追趕之勢。

這次的比賽,北京是主場,北京廚師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享受着更好的資源,這種情況下,他作爲一個北京特二級廚師,如果無法拿第一,那還是他輸了。

現在,他只有最後一道菜的機會了。

陸問樵抿緊了脣,閉上眼,深吸口氣,走到一旁休息處先坐下,他要好好回想下午的最後一道菜他應該做什麼,怎麼才能做到最好。

牛得水卻開始安慰顧舜華:“叔覺得,你已經足夠優秀了,最後那道菜,你隨便發揮,能做成什麼樣做成什麼樣,就算你後面做得普通,只要你做出來,就憑那道菜的來歷,分也低不了,就算得一個八點幾分,我估摸着,不至於前十名的最佳廚師,但是後面的優秀廚師,怎麼着都有你的名字了!”

顧舜華也是這麼覺得:“牛叔,能得優秀廚師我就知足了!”

牛得水:“你這次可真是給咱玉花臺長臉了,你等着,回頭叔給你申請北京市高級職稱考覈資格,特別申請,讓你早點晉級!”

顧舜華不懂:“這個能特別申請嗎?”

牛得水:“怎麼不能,有推薦信就行!你現在二級,回頭一考覈,直接給你上一級!”

顧舜華一聽當然高興,如果能得一級廚師,那就真是不一樣了,走路帶風,工資也能一口氣一個月漲二十塊呢!

**************

按照大會的安排,今天紅案廚師在頭一天的適應期後,今天是要做兩道菜,明天一天就沒有比賽了,關鍵是大會頒獎等活動。

時間緊急,大家都鉚足了勁,中午稍作休息後,依然是紅案廚師的較量。

顧舜華的最後一道是桃花泛。

如果說,第一道菜,顧舜華想的是成績,想的是壓力,第二道菜,顧舜華想的技術,想的是如何做好,那麼第三道菜,顧舜華便是全身心地專注在菜上了。

前面兩道菜的成功給了她足夠的空間,讓她可以盡情地享受做菜這個過程本身。

她站在了人民大會堂的中央大廳裡,在給全場全國各地的記者以及中國最專業的專家評委做菜,請他們欣賞她的手藝。

在她的手底下,是桃花泛,一道名字就美到了極致的桃花泛,融合了中國古典文化藝術的桃花泛。

桃花泛是一道菜,更是一種表演藝術。

也是巧了,第三道菜的要求就是要具有表演性,專家評委組也走下了主席臺,走到了衆多大廚面前,拿着筆記本,認真地觀摩並記錄下大家做菜的樣子,還有記者跟在一旁,隨時準備抓取鏡頭。

顧舜華對桃花泛這道菜,已經演練了多次,足夠熟練了,因爲足夠熟練,她竟然能忘記做菜本身的那些技巧,全身心地投入其中了。

或許是太過於投入其中,以至於當她那麼一擡眼,看到眼前已經圍了兩個記者三個專家評委組的時候,她也是有些意外。

不過倒是沒受什麼影響,這個時候,其實成績也不是很有所謂了,她來這一場,已經獲得了比自己預想還要多的榮譽,至於最後一道桃花泛,那就是她給自己的獎勵。

一道有聲有色的菜,色香味俱全的菜,每一處用料都飄蕩着中國古典詩情畫意的菜。

最鮮美的大虎蝦拆出來的蝦仁飽蘸了嫣紅鮮美的滾燙濃汁,那是最新鮮的菠蘿和番茄調汁出來的汁液,滋啦啦的汁液兜頭揮灑在鍋巴上,香氣迸發,桃花四濺,聲色俱全,酸溜溜的甜香四溢,周圍的記者全都按下了快門。

更多的評委圍了上來,互相問起這個菜,其中戴着寬邊眼鏡的溥先生嘆道:“這是桃花泛啊,天風吹雪滿千山,不見桃花泛碧瀾,這是宮廷御膳菜中的桃花泛!”

溥先生這麼一說,不少評委都被吸引過來,大家全都觀賞起來這桃花泛,還有的記者試圖上前採訪顧舜華。

桃花泛這道菜,很快呈現在衆多評委面前,大家品嚐着這美味的桃花泛,一個個讚不絕口,溥先生更是道:“原汁原味,和當年御膳房做出的一個味兒!”

這句話可算是炸開了鍋,大家都紛紛上前品嚐。

顧舜華聽得這個,笑道:“能得先生這聲誇,算是值了。”

溥先生便問起來顧舜華這道菜從哪裡學來的,顧舜華自然說起自己的家承,溥先生一聽,恍然:“莫非是顧增祥顧老爺子?”

顧舜華點頭:“對,這是我家爺爺。”

溥先生大喜:“我當年還吃過顧老爺子做的菜!”

溥先生是溥儀的親弟弟,那身份到底是不一般,周圍記者也有意想採訪,現在聽到他們說起這個,更是挖掘到了新聞,全都圍過來。

溥先生見此,知道這個時候不是多說話的時候,便問起顧舜華還做了什麼菜,當顧舜華說起剛纔的開水白菜時,溥先生更是讚歎連連:“這道菜做得好,做得好!清鮮淡雅,柔美化渣,有顧老爺子當年的風采了!這個我可是打了滿分!”

顧舜華一聽,自是感激不盡:“溥先生,我父親和我繼承了爺爺的衣鉢,是矢志要將宮廷御膳菜發揚光大,今年能得先生這一番話,對我們是很大的鼓勵,非常感謝您!”

這麼說話間,周圍更多記者涌上來要採訪顧舜華,場上也不好多說,溥傑並幾個評委便先去品嚐別的菜餚了,只是臨走前,卻留了地址,誠懇地邀請顧舜華得空一定過去拜訪他。

好幾個記者都把話筒對準了顧舜華,問顧舜華問題,還有幾個是國外記者,顧舜華沒想到自己竟然遭遇這種場面,不過這個時候,也只能硬着頭皮說,別人問什麼她就說什麼了,介紹了自己的爺爺,自己爸爸這些年對御膳的堅持,以及自己要將御膳發揚光大等。

誰知道記者還要繼續追問,追問了一些尖銳的問題,比如怎麼看待某某大師,顧舜華聽得也是頭疼,正不知道怎麼說,幸好這時候要清場了,大會要進行下一步,這纔算清淨了。

一切竈具用品全都由後勤以及服務人員歸置收走,大會重新佈置,而廚師們也先到一旁暫且休息。

休息的時候,自然大家各自都有些評判。

顧舜華聽着,最後一道菜,王雲泉做的是板栗煨雞,竟然真得在三分鐘的時間將一隻整雞去骨,並且做好了端上桌,可以說是神乎其技了,彷彿變魔術一樣,當時也有不少記者圍着王雲泉看

顧舜華聽着,自然是驚歎,可惜了剛纔自己專注做菜,竟然沒看到,不過就那麼幾分鐘,眼睛眨一眨,那邊好好的一隻雞就變成雞丁了!一般人想看清都難!

這麼說話間,會場已經重新佈置好了,大家陸續入座,這時候國.務.院來了兩位重要的領導,兩位領導都發表了一下講話,鼓勵了大家。

大家難免士氣高漲,不過也更盼着最後一道菜的成績,終於,菜品的評分彙總出來了,開始公佈。

到了公佈成績環節,氣氛便變得緊張了,畢竟這個時候已經是最關鍵的時候了。

顧舜華前側方正好坐的是陸問樵,他特意回頭,看了一眼顧舜華。

顧舜華卻沒什麼感覺,對於陸問樵的在意,她心裡只覺得淡淡的。

其實對於最後一次的成績,她確實不在乎了,剛纔溥老先生那一番話,足夠了。

而成績一個個地念,每念一道菜,便是一番評價語,最後說成績。

遼寧和福建的選手依然表現不錯,而傳統八大菜系中,卻有幾個菜系表現成績實在一般,看起來這次的烹飪鑑賞會真是打破常規,不拘一格了。

大家的成績陸續出來,陸問樵得了九點三分,算是很高的分數了,他的成績出來的時候,北京地區的幾個選手也都爲他鼓掌。

陸問樵挺直了背脊,目視着前方,他聽了很多人的分數後,覺得這個分數不錯了,遼寧和福建的那幾位選手,應該有一個總分能超過自己。這麼一來,現在需要關注的就是王雲泉了。

如果自己能在最後一道菜扳回一城,那他就是亞軍,第二名。

如果不能,那他只能屈居第三了。

陸問樵垂下眼,深吸了口氣,他想,這次的烹飪鑑賞會,他確實明白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還是需要再磨鍊。

這時候,到了宣佈王雲泉的成績,陸問樵提着心聽着,在心跳如鼓中,他終於聽到了那個分數,是九點六分。

九點六分。

苦澀備用而來,挫敗像鋼刷子一樣刷過陸問樵的心。

他還想着用最後一道菜扳回成績,但其實不過是讓人家重新甩出去一截罷了!

等於三道菜,他竟然沒有一道菜超過王雲泉!

而這個成績一宣佈,全場沸騰了,這樣王雲泉的得分分別是九點六分,九點四分和九點六分,他總分就是二十八點六分了!

所有的人幾乎都可以預見到,王雲泉就是這次的冠軍了,當之無愧的第一名!

而剛纔,也有不少人看到了王雲泉變魔術,三分鐘從母雞到上桌,神乎其技,所有的人都覺得王雲泉的第一實至名歸!

顧舜華自然爲王雲泉高興,那是真心替他高興,第一名,冠軍,真是不枉他這一番辛苦!

正想着,就聽到了自己的桃花泛,她認真聽着,聽到分數的時候,也是呆了。

她竟然得了九點六分!

九點六分啊,和王雲泉神乎其技一樣的魔術竟然是一樣的分數!

她都不敢相信,有些茫然地看向主席臺,而周圍的人全都在給她說恭喜,祝賀她,身邊的廚師們甚至已經開始帶頭鼓掌了。

她終於有了真實的感覺,說不上來心裡的滋味,她已經放平了心態,覺得怎麼着都可以,誰知道竟然意外地得了這麼高的分數!

在那雷鳴掌聲中,她微起身,笑着衝大家點了點頭表示感謝,之後重新坐下。

坐下的時候,其實眼睛有些溼潤。

名聲和掌聲即將如同潮水一般涌向她,過了今天,她將得到很多很多,一些她想都不敢想的,將全部盡在囊中。

不過這些,其實都不是那麼重要。

對於她來說,最重要的是,她將在烹飪這條路上獲取足夠的信心,這些信心會一直支撐着她,讓她爲之勤懇耕耘,永不停歇。

24.第 24 章48.第 48 章34.第 34 章62.第 62 章57.第 57 章82.第 82 章7.第 7 章56.第 56 章63.第 63 章10.第 10 章83.第 83 章42.第 42 章39.第 39 章24.第 24 章43.第 43 章78.第 78 章48.第 48 章4.第 4 章47.第 47 章69.第 69 章52.第 52 章44.第 44 章53.第 53 章57.第 57 章35.第 35 章39.第 39 章14.第 14 章14.第 14 章50.第 50 章78.第 78 章1.第 1 章68.第 68 章2.第 2 章30.第 30 章4.第 4 章32.第 32 章15.第 15 章3.第 3 章38.第 38 章14.第 14 章62.第 62 章52.第 52 章24.第 24 章34.第 34 章61.第 61 章63.第 63 章19.第 19 章26.第 26 章9.第 9 章26.第 26 章2.第 2 章85.第 85 章69.第 69 章78.第 78 章60.第 60 章18.第 18 章66.第 66 章74.第 74 章32.第 32 章56.第 56 章65.第 65 章24.第 24 章27.第 27 章20.第 20 章33.第 33 章67.第 67 章63.第 63 章32.第 32 章28.第 28 章40.第 40 章75.第 75 章63.第 63 章28.第 28 章60.第 60 章83.第 83 章53.第 53 章31.第 31 章53.第 53 章30.第 30 章84.第 84 章63.第 63 章2.第 2 章40.第 40 章49.第 49 章15.第 15 章6.第 6 章64.第 64 章34.第 34 章69.第 69 章66.第 66 章53.第 53 章69.第 69 章52.第 52 章61.第 61 章45.第 45 章63.第 63 章66.第 66 章50.第 50 章
24.第 24 章48.第 48 章34.第 34 章62.第 62 章57.第 57 章82.第 82 章7.第 7 章56.第 56 章63.第 63 章10.第 10 章83.第 83 章42.第 42 章39.第 39 章24.第 24 章43.第 43 章78.第 78 章48.第 48 章4.第 4 章47.第 47 章69.第 69 章52.第 52 章44.第 44 章53.第 53 章57.第 57 章35.第 35 章39.第 39 章14.第 14 章14.第 14 章50.第 50 章78.第 78 章1.第 1 章68.第 68 章2.第 2 章30.第 30 章4.第 4 章32.第 32 章15.第 15 章3.第 3 章38.第 38 章14.第 14 章62.第 62 章52.第 52 章24.第 24 章34.第 34 章61.第 61 章63.第 63 章19.第 19 章26.第 26 章9.第 9 章26.第 26 章2.第 2 章85.第 85 章69.第 69 章78.第 78 章60.第 60 章18.第 18 章66.第 66 章74.第 74 章32.第 32 章56.第 56 章65.第 65 章24.第 24 章27.第 27 章20.第 20 章33.第 33 章67.第 67 章63.第 63 章32.第 32 章28.第 28 章40.第 40 章75.第 75 章63.第 63 章28.第 28 章60.第 60 章83.第 83 章53.第 53 章31.第 31 章53.第 53 章30.第 30 章84.第 84 章63.第 63 章2.第 2 章40.第 40 章49.第 49 章15.第 15 章6.第 6 章64.第 64 章34.第 34 章69.第 69 章66.第 66 章53.第 53 章69.第 69 章52.第 52 章61.第 61 章45.第 45 章63.第 63 章66.第 66 章50.第 50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