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過新年巧婦語驚人

趙文素進門猛然見到家裡一片狼藉,先是非常驚愕。繼而看到爲首的魁梧漢子,他立刻就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那不就是故意拖欠租糧的張農戶麼!

上次趙文素討租不成,事後也不曾自己出面。

他囑咐幾個身強體壯的家丁直闖張家,硬搶了五十斤黍米運回來,就當他的年租。

張農戶難敵衆人,眼睜睜看着糧食被拿走,氣得幾天幾夜咽不下睡不好。一時發狠,糾結了村裡幾個光棍打上來門來,發誓讓趙家不得安寧一回,鬧個天翻地覆。

趙文素衝上前一腳踢飛梅玉旁邊的那個男人,回頭對家丁們怒喝:“愣着幹什麼!還不快點拿下這些刁民!”

梅玉驚魂甫定,緊緊抓着他的袖子。

他一手把她撈在懷裡,給她拍掉身上的塵土,安撫道:“別怕,只是莊上的農夫上門鬧事。你受傷了嗎?”

梅玉一顆心臟還在撲通撲通地亂跳,“沒事……好像脖子有點疼……”

趙文素定睛一看,果然耳垂下面有指甲痕,不用想也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他頓時怒不可遏,“德安!把那些人綁到官府去!”

張農戶此時已被制住,五花大綁躺在地上,卻還不怕死地破口大罵:“□□你奶奶個蛋,官府?姓趙的,你竟然提官府!老子去到那裡,就讓縣太爺評評,強搶民家糧食,是誰有理……烏龜王八蛋……”

趙文素寒着臉,看都不看,嫌惡地揮手,讓管家快點把那些人拉走。

梅玉拉着趙文素的手,剛要問張農戶是怎麼個回事,忽聽到旁邊有人說話,“簡白兄如此仁慈,換作我非把這些無賴痛打一番,才送去官府。”

梅玉扭頭一看,一個男人站在那裡,似乎是跟趙文素一起回來的。很面生。

那人錦衣輕裘,白麪微髭,通身溫文儒雅的氣派。他上下打量着梅玉,目中似別有意味。

她心中猛地一跳,大窘,忙鬆開手低下頭去。

趙文素側了側身,有意無意擋住他的視線,冷冷道,“仁慈?哼,我何必跟那些野人費力氣,失了自己體面。官中盡是我的同僚,多的是方法叫他們老實!”

那人連忙稱是:“簡白兄說的對。”

趙文素對沉默在一邊的梅玉淡淡地吩咐:“你先回去,叫棠寧和管家商量怎麼處理,我跟朋友要說話。”

梅玉也知避嫌,便福了福退下。

“彥清兄,這邊請。”趙文素打個手勢,引着友人離開了一地狼藉的前庭,到書房敘舊。

說起來,那友人是趙家遠房族親,叫做趙彥清。在爺爺輩就分了家,平常日子各過各的。但兩家家底大致一般豐厚,興趣相差不遠,平日便你來我往,作個君子之交。

“今日叫彥清兄看了笑話,真是慚愧。”趙文素沏了熱茶端上來,歉疚地說。

趙彥清恭敬地接過來,“哪裡的話!誰家沒點鬧騰的。我家那邊也有過不安生的霸戶,鬧了幾回事,才壓下去。”

閒話幾句,趙彥清忽然提起一件事:“對了,簡白兄獨身多年,忽然斷絃再續,有了佳人相陪,也不告知一聲,讓老朋友爲你高興高興。”

趙文素用蓋子撥着茶葉,擡頭對朋友笑了笑,“不過一妾爾。”

並不多講。

趙彥清見他不欲多說,眼簾一垂,識時務地轉了話題,“我一個侄子,去年中了秀才,等着今年秋考進士呢。說起來,令郎也有十七了,是時候考取個功名,光耀門楣。簡白兄就沒有打算過?”

趙文素長嘆一聲,把杯子放下,“彥清兄正正說中了我的心事。自從我妻歿,我懶怠家事,禮正便把學業放在一邊,替我打理外事。他鄉試、省試都名列前茅,看得出是個讀書料子。眼見他荒廢了年頭,我作父親的實在過意不去。這不,去年開始慢慢管事,爲的就是讓禮正騰時間學習。”

“呵呵,簡白兄有個如此孝順懂事的兒子,叫人眼熱纔是。”

“我也就指望他了。小兒子鴻飛不成器,連秀才我也不敢奢望,不知我死了他如何立足……近來尋思託關係給他補個缺,再看吧。”

趙彥清沉吟一會兒,道:“我倒有一個辦法。我一個在兵監處的親戚,年底就要退休了。如果兄臺看得起這小小的主管職位,我找找關係,讓鴻飛頂了這個缺。不知……簡白兄意下如何?”

趙文素大喜過望,“拿皇糧的職位,哪敢看不起。如果彥清兄真的幫得了我那沒有福氣的小兒,定當備禮重謝。”

趙彥清忙不迭說朋友相助,不用言謝。兩人一時又說了些別的事情,相談甚歡,方纔散了。

且說那門庭被破壞得一塌糊塗,修繕恢復等又忙碌了一陣,壓下不提。

梅玉心中擔心的是另一件事,到晚間歇息的時候對趙文素說:“簡白,你最近去收租,是不是常遇到今日那般難纏的農人?”

趙文素見她一臉忐忑,便明瞭她擔心什麼,笑着拍拍她的手,“也就這麼一個。明年把田地收回來租給別人就是了。”

她還是擔心,仰着臉不安地問:“真的嗎?你在外行走,多多小心纔是。”

“無妨,我自有道理。剛纔同僚打發人來說,叫那些無賴在牢獄中吃幾日苦頭,好好教訓。以後再不敢生事!已經開始有人求饒了呢。”

梅玉點點頭。單純的她並不清楚在牢獄裡受苦是什麼樣子,只覺再厲害,頂多餓個幾天就放回去了。

趙文素摸摸她的頭髮,摟她入懷,親暱地笑說,“你竟然也開始關心我在外頭的事情了?”

梅玉靠在男人的胸前,聽着有力的心跳,溫和地說:“嗯,我好擔心。”

趙文素開心地摟緊貼心的小侍妾。

沉默了一會兒,梅玉忽然期期艾艾地說,“其實,那些人也挺辛苦的。一年也打不了幾石糧食……”

“你又來了!上次你爲婆子求情,這次你難道又想替那些刁民說話?你也看到他們多壞,把家裡鬧得烏煙瘴氣,還對你……不教訓教訓,他們還以爲趙家好欺負!”

梅玉哦了一聲,不再說話。

忽然覺得擁抱的姿勢有些彆扭。

“啊!”趙文素提起一件事來,“晚飯的時候聽棠寧說,你今日收驗朱老兒的野味,幹得非常好。”

梅玉一聽,巴巴望着趙文素,“大少奶奶真的這麼說?我還怕擅自主張,她會說我。”

“我騙你幹什麼?她說你當家,沒人能騙到一個銅板呢。”

梅玉咬着脣微笑。被人稱讚,無論如何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臨睡前,梅玉拾掇完了,還覺得心裡頭興奮,不想睡覺。就又整整案上的書,弄弄好硯臺,看衣服有沒有疊好。

趙文素本來照例要翻幾頁書才睡下,聽着身旁悉悉簌簌的響動,不由十分好笑,覺得自己好像養了一隻小兔子。

他放下書本說:“好了好了,看你這高興勁,不如明兒我叫棠寧乾脆撂了活計,全給你當家好了。”

梅玉這纔不好意思地住手,爬上牀睡覺。

她左右翻滾睡不着。

忽然想起小萍那句“這世道,沒有小老婆當家的”,趙文素也還沒承認自己是趙家人,一顆心忽又沉了下去。

過年的時候很忙亂,因爲梅玉沒明瞭身份,不能出去見客。

終於忙完新年,棠寧頭一件事就把梅玉叫過去,屏退左右,親熱地握住她的手,“姨娘,這段時間忙。你一個人在後院,悶壞了吧!”

梅玉微笑着搖搖頭,不說話。

棠寧看着她說:“你我輩分不同,但年紀相仿,我就跟你說些姐妹間的貼己。”

梅玉有點疑惑,安靜地聽她說下去。

“公公這份人,待家人很和善體貼,但骨子裡是有些迂腐的,最愛面子,看重祖宗禮法、講究宗子威儀。”

梅玉猛地擡頭看向她,十分震驚。

她從來不曾出口的心思,竟被棠寧輕輕地說出來。

這是怎樣一個玲瓏剔透的聰明女子啊。

棠寧見她明白,莞爾一笑,“這都是大逆不道的話,你可別在公公面前告狀。”

梅玉說不出話,只得點點頭,又點點頭。

棠寧捂着嘴笑了一會兒,“你看看大爺,比他父親有過之無不及。我初初過門那陣,也偷偷傷心了好幾次,後來纔想通。男人啊都愛面子,並不意味着不在乎你。我呢慢慢摸清楚了,只要不忤他們的面子就萬事好辦,否則你就是走一步路他們都瞧不順眼。再者,我旁觀過去,其實老爺對你可疼了。”

梅玉已經平靜下來,感激地望着她,“少奶奶,我明白的。你不必擔心我。老爺常常教導我,有句話叫做知足常樂。趙家人是我的救贖,遇上老爺更是我這輩子最大的福氣。我哪裡還敢想無妄的要求呢?”

“你現在真是好多了……我還記得你剛來時,連頭都不敢擡,怕羞得要命呢。”

棠寧很歡喜她如此明理,但又有些黯然。她明白,擁有一份平等的愛,對梅玉來說,可能此生難以企及。

但這話,她是不會說出口的。她一貫信奉各人命數由天定。

隱晦地安慰梅玉,是她僅能幫的一點點事了。

棠寧從袖子摸出一串鑰匙遞給她。

梅玉詫異地接過來,“這是……?”

“這是祠堂的門鑰匙。”

梅玉嚇了一跳,那鑰匙就像滾燙的煤炭一般,燒得她手忙腳亂地塞回給棠寧。棠寧按回去,鄭重地道:“你聽我說!每月逢初一、十五,我都要帶着可靠的下人親自去打掃祠堂。如今身子日漸沉重,力不從心了。你可願意替我分擔?”

梅玉十分不安,“少奶奶,這打掃祠堂的事情,向來由女主人做的。”

棠寧笑着嘆道:“你也知道這些禮數了。難道你不算女主人?就不論這個,每次我也帶下人進去呢,怕什麼!”

梅玉只得接了,但還是躊躇不安。回去後她期期艾艾地把這件事情告訴趙文素,出乎她意料之外,趙文素竟然同意了!

“鑰匙你就拿着吧。棠寧要生孩子,難道這事情交給男人去做?”

雖然趙文素嘴上找了這麼個理由,但梅玉明白自己這就算趙家人了,一時間悲喜交集,手中牢牢攥着鑰匙,按捺不住翻騰的情緒,站在那裡眼眶就紅了一圈。

趙文素心裡明白,嘆息着上前摟她入懷,輕輕拍她的背,“傷心了?別這樣,我知道你的委屈。”

梅玉把臉埋在他胸膛裡,潸然淚下。又聽他柔聲道:“過幾天我安排一下,你去給祖宗磕頭,然後宴請幾桌親戚,就算開了臉。你開不開心?”

梅玉心想我在乎的並不是名分啊!

棠寧給她鑰匙的用意,她這才深深地體會到。趙文素擡起她的臉,給她擦眼淚,見眉目間仍有些許愁容,就逗她:“還不高興?”

梅玉猶豫了一下,“上次你送的胭脂,陳媽那些婆子都拿來用,用了好多。”說着說着,又撲簌撲簌掉下淚來,好不傷心。

趙文素驚訝,以前妻子在世,房裡有幾個婆子丫環,洗頭膏胭脂水粉頭油等等,都從妻子桌上拿的,梅玉來後,也一直跟陳媽等人共用,這次不知道怎麼介意起來?

梅玉委委屈屈地捏着衣角,“那不一樣,你送我的!我藏了在抽屜裡,卻還是被她們翻出來了,好討厭。”

哎呀,小兔子終於有了自己家的概念。趙文素拍拍她的頭, “我知道了。那些下人不懂禮數,不過慣例了,我也說不了。明天就買一口帶鎖的箱子給你,以後私房東西你自己鎖着。以前是我疏忽了。”

“真的?”

趙文素點點頭,把她摟在懷裡。

趙文素見她一會兒哽咽一會兒又破涕爲笑的嬌憨模樣,暗自好笑,忽而又生出一絲惆悵。

他想起禮正和鴻飛小時候,偶爾同他鬧脾氣的樣子,跟眼前的她真的好相似。

梅玉怎麼看起來就像一個受了委屈的女兒向父親尋求安慰呢?或許自己在梅玉心裡,還真是像父親多過丈夫些,就像一位值得信任的長輩一樣。

唉,長輩就長輩吧,日子還長。

4.學認字姨娘喜害羞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11.烤鹿肉老爺論蘭卿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47.夜闌深無人涉影來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57.登殿堂仙蹤呈真相11.烤鹿肉老爺論蘭卿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16.吃飛醋少爺暖安慰54.終一曲悲歌扭乾坤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5.背家法梅玉問二少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10.傷別離合家攜出遊5.背家法梅玉問二少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13.遭虐待後生遇仙妃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10.傷別離合家攜出遊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25.行大禮假意探真實3.編花環趙公悼前人3.編花環趙公悼前人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11.烤鹿肉老爺論蘭卿13.遭虐待後生遇仙妃43.封家產棠寧淚辭親(上)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25.行大禮假意探真實16.吃飛醋少爺暖安慰7.理家務農人莽鬧事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26.解詩情姨娘勸紈絝17.驚迷路叢林黑影生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53.重相逢雙婦齊策劃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30.登進士趙府掛喜報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60.結局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61.番外之趙櫻月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49.託遺孤新母離人世5.背家法梅玉問二少8.過新年巧婦語驚人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12.狩獵場小女明情意60.結局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28.恢復更新17.驚迷路叢林黑影生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33.迎新娘趙秦成眷屬28.恢復更新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12.狩獵場小女明情意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59.辭京都趙王傷離別3.編花環趙公悼前人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54.終一曲悲歌扭乾坤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44.(下)7.理家務農人莽鬧事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59.辭京都趙王傷離別43.封家產棠寧淚辭親(上)60.結局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58.接上章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6.學族規家主怒衝冠59.辭京都趙王傷離別35.漢王章初次現真身
4.學認字姨娘喜害羞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11.烤鹿肉老爺論蘭卿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47.夜闌深無人涉影來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57.登殿堂仙蹤呈真相11.烤鹿肉老爺論蘭卿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16.吃飛醋少爺暖安慰54.終一曲悲歌扭乾坤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5.背家法梅玉問二少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10.傷別離合家攜出遊5.背家法梅玉問二少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13.遭虐待後生遇仙妃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10.傷別離合家攜出遊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25.行大禮假意探真實3.編花環趙公悼前人3.編花環趙公悼前人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11.烤鹿肉老爺論蘭卿13.遭虐待後生遇仙妃43.封家產棠寧淚辭親(上)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25.行大禮假意探真實16.吃飛醋少爺暖安慰7.理家務農人莽鬧事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26.解詩情姨娘勸紈絝17.驚迷路叢林黑影生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53.重相逢雙婦齊策劃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30.登進士趙府掛喜報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60.結局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61.番外之趙櫻月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49.託遺孤新母離人世5.背家法梅玉問二少8.過新年巧婦語驚人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12.狩獵場小女明情意60.結局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28.恢復更新17.驚迷路叢林黑影生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33.迎新娘趙秦成眷屬28.恢復更新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12.狩獵場小女明情意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59.辭京都趙王傷離別3.編花環趙公悼前人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54.終一曲悲歌扭乾坤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44.(下)7.理家務農人莽鬧事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59.辭京都趙王傷離別43.封家產棠寧淚辭親(上)60.結局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58.接上章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18.見仙蹤鴻飛共患難6.學族規家主怒衝冠59.辭京都趙王傷離別35.漢王章初次現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