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

三月初,逢春暖花開、草長鶯飛的美好季節,趙府果然正式辦了立姨娘的儀式,開祖廟、請親戚。在棠寧的主持下辦得熱熱鬧鬧的。

一不小心梅玉就喝得有點多了。

趙文素扶她回房。醉了的梅玉臉上聚了兩朵紅暈,纏着趙文素,絮絮叨叨,小聲地說很多瑣屑的事情。

“這酒比鄉下釀的米酒辣好多……糯米釀的酒糟,甜甜的,吃了還想吃……”

“我會做榆錢飯哦,很香很香的。”

趙文素讓這個話癆放在牀上,倒了一杯茶給她。正要轉身給自己也倒一杯,忽然手腕被抓住了。

回頭一看,梅玉瞅着他嘻嘻笑,燭火下眸子似乎有碎月浮動,“簡白,你懂得‘卿’字怎麼寫嗎?”語調中帶上了點狡黠和得意。

“三點水加上青色的青嘛。”

“不是這個。是一個很難寫的字,我偷偷學會的。”梅玉用手指蘸了茶水,在牀沿一筆一畫地寫,“卿”。

趙文素心裡一痛,蹲下來看着梅玉的眼睛,輕聲緩慢地問:“真是很難的字。你從哪裡學會的?”

梅玉倒在枕頭上,只露出半邊臉,低聲說:“我不告訴你,唔,祠堂的牌位上就有這個字……”

趙文素仔細辨認她臉上的神態,卻不清楚她是否真的醉了。他包住梅玉的一隻手,長嘆一聲,“梅玉呀,你……一直想着這個嗎?”

梅玉微微笑起來。她支起身,摟住趙文素的脖子,緩緩在他的前額按下一個吻,慢得就像要把所有的感情都釋放出來。

臉上的微笑似是而非,眸光帶着朦朧的色彩。

末了,她輕輕打個呵欠,蹭掉鞋子,自顧矇頭沉沉睡去,不一會兒傳出微微的鼾聲。

趙文素一面給她掖被子一面心裡沉沉的。

是麼,你是這樣想的麼?

濃厚的夜幕襯得月色很好,微風徐徐,百花苑裡花香四溢。月光透過窗櫺,映照着蹲在牀前那個淚流滿面的大男人。

他懊悔。

其實以趙家的情況,通過三媒六聘娶個正經的良家閨女作續絃,不是不可以。但他選擇買一個鄉下女孩。不過爲了一己之私,以爲沒有文化的女子,不會懂得所謂的風花雪月,就不用花太多心思。以爲地位卑微的妾室,不會引起他太多的關切和愧疚。

他錯了,錯的離譜。

既然不能給予人家一份完整的愛,爲什麼要續絃呢?就是一隻小狗,也渴求主人對他獨一無二的關注啊!何況是梅玉這麼一個敏感細膩的孩子。爲什麼就偏偏遇上了梅玉呢?

蘭卿,蘭卿,我該怎麼辦呢?

趙文素從來沒有如此痛恨自己。

第二天醒來,梅玉卻不記得自己說過什麼了。

=====================================================

給梅玉辦過酒席之後,棠寧漸漸不管事,趙禮正也把精力放在學業上面。開春過後官府的事情很少,趙文素便多多操持了家務,和梅玉唱起了夫妻檔。日子倒也和和美美。

到了六月底,棠寧懷孕足月,開始陣痛。有陳媽和一衆經驗豐富的婆子,大家並不很慌亂。然而一個時辰,兩個時辰……只聞產婦痛苦的□□,不見生下來,趙鴻飛頭一個坐不住,趁着大家都只顧盯着產房的門,他離開座位偷偷溜出去。

趙文素早注意着他,一拍桌子喝道:“趙鴻飛!你大嫂生孩子過鬼門關,你好生在家呆着,不許給我去外頭淘氣!”

“唉呀,我在這裡又幫不上忙!”趙鴻飛不耐煩地抱怨,賭氣坐回去,看見父親嚴峻的臉色,又不敢再羅嗦。百無聊賴地偷窺大哥,嚇,還是那副棺材臉,好沒趣。小黃毛兒,嘿!幾天不見,頭髮烏黑髮亮,,臉盤圓潤,膚色好了很多,穿着綾羅綢緞,舉止端正,哎呀呀,鄉下丫頭的影子淡成一點點了。

他伸出手去撩梅玉的頭髮,“小黃毛兒,大嫂還要多久啊?”

梅玉說:“我也沒有經驗,不知道啊。”

趙鴻飛笑嘻嘻戳她胳膊,“你什麼時候也給我生一個小弟弟玩啊,小黃毛?不過你這麼醜,小弟弟肯定沒有我這麼風流倜儻、英俊不凡!”

梅玉鬧了個大紅臉,低頭不語。趙文素罵道:“叫什麼小黃毛,你太不懂禮貌了!”

放在平時,趙文素不愛管這些閒事,今日特別煩躁,看他哪裡都不順眼。

梅玉心裡是氣惱的,左思右想都沒有地方得罪了這位小爺。這段時間來,他在外頭偶爾惹小禍就算了,回家還喜歡捉弄她,但她又不好說什麼,只得儘量避開。

忽地一聲響亮的嬰兒啼哭穿透門板,趙禮正霍地站起來,激動得聲音都顫抖了:“生出來了!”

大夥立即站起來聚集到門前,焦急顧盼。

未幾,穩婆打開房門。趙禮正衝口而出:“是男是女?”

梅玉則問:“母子平安嗎?”

趙鴻飛嚷嚷:“讓我看看小侄子!”

那穩婆笑着說:“恭喜老爺,大少爺,是個千金!母子俱平安!”

趙禮正當場就愣了,反問: “女兒?”似乎對女兒的到來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梅玉和趙鴻飛早一溜煙跑進房去看嬰兒。趙文素大力拍拍兒子的肩膀,“先開花後結果嘛!千金多好,來人!賞十兩銀子!”

穩婆們得這麼多銀子,高興得見牙不見眼,喜洋洋直誇趙家果然是大門戶。趙文素站在門邊又招呼道:“禮正,還不快點進來撫慰你妻子。”

趙禮正悶悶地回答:“是,父親。”

梅玉和趙鴻飛早圍在牀邊,新鮮地逗小嬰兒。棠寧頭髮還溼漉漉的,額頭綁了毛巾,躺在那裡,疲憊而憔悴。

趙禮正瞥見那襁褓中皺巴巴的嬰兒,不禁蹙了蹙眉。但見妻子嬌怯怯的模樣,想到她千辛萬苦,心中一軟再軟,撫着她的手柔聲道:“夫人,你辛苦了。”

趙鴻飛見到恭肅嚴謹的大哥這般憐香惜玉的模樣,在旁邊嘿嘿偷笑。

棠寧對丈夫虛弱地笑笑,便合上眼睛進入了夢鄉。

穩婆來趕人,“都出去出去,讓產婦休息。”衆人只得依依不捨散去。

家中多了一個小生命,繁瑣的事情就多了。

日子一晃就到了該擺滿月酒的時候,梅玉對着一張清單頭疼。她拿去問趙文素:“簡白,大爺一房的開銷增得嚇人。這次擺酒,奶孃開的單子上光給囡囡買的金鎖,就要十件。作尿布的棉紗整三匹。真的需要這麼多嗎?”

趙文素看了一眼那清單,“好像是有點多。怕是那奶孃藏了私。不過算罷,大好日子別計較那麼多了。棠寧給我們趙家做了那麼多事情,就算我疼她的。”

梅玉瞟他一眼,不再說話。她想,如果真是奶孃藏了私,好處也落不到棠寧身上,怎麼算疼她呢?這個趙文素,原來跟她一樣對新生兒沒一點經驗。棠寧對她那麼好,她也想弄得風風光光來報答棠寧,但不是這麼亂來的。不行,她要去問問清楚。

想着她來到大少爺院子,夏花正是燦爛,小塘中的荷花開得很美。梅玉駐足觀賞了一會兒,想起前幾天趙文素教她的詩句,“綠荷舒捲涼風曉,紅萼開縈紫蒔重”,低頭會心一笑。忽然遠遠看到一個人步履匆匆走出院子,看着像是大少爺。

梅玉轉身來到棠寧房門前。她敲了門,過了好久,方纔有人應答:“進來。”

梅玉有些疑惑,推門進去,細細一看,房內氣氛凝重。小萍和小蕙在牀前服侍,面上都是沉甸甸的表情。再看靠坐在牀上的棠寧,懷抱着嬰兒,竟是淚痕猶未乾的楚楚可憐。

梅玉大吃一驚,忙勸道:“少奶奶,你還坐月子怎麼哭了?快別這樣。”

棠寧還沒開口,快人快語的小萍就搶着說:“就是就是,奶奶還未出月子呢,大少爺就冷落了她,還嫌女兒麻煩——”

“小萍!”棠寧喝住她,拿起帕子邊擦眼淚邊訓斥,“你怎麼胡亂編排主子的不是?我管不住你了,不如趁早打發去嫁人!”

小萍氣得跺腳,哭着跑出去。梅玉皺着眉頭擔心地說:“少奶奶,大少爺……怎麼了?他對你不好,我跟老爺說去!”

說完起身就要走。棠寧忙拉住她,把孩子遞給小蕙帶去給奶孃,待人都走光了才握住她的手說:“你別聽小萍胡說。剛纔我跟大爺小吵了一下,兩個丫鬟大驚小怪了。她們是從我孃家帶來的,未免驕縱了些。”

梅玉憤憤地說:“少奶奶懷胎十月,含辛茹苦,做男人的怎麼還跟你吵架?奶奶不說清楚一點,叫我怎麼安心。”

“大爺最近忙於學業,今年秋就要考舉。加上月子他不能住在房間,所以沒有一天三次(注1)來看我,小萍和小蕙心裡就開始不舒服。”

棠寧嘆着氣,“剛纔他來了,說了一句孩子晚上哭鬧吵到他休息。我心裡一急,你也知道產婦天天悶在牀上容易激動,就哭了。你大爺他天生不喜婦人哭哭啼啼,一甩袖子走人。所以剛纔小萍說了那番話。”

梅玉點點頭。棠寧千叮萬囑:“你千萬別跟公公提起。夫妻小吵小鬧不可能沒有,我忍一忍罷。但大爺的前途是正事,我不想影響他。家和萬事興啊!”

梅玉見她言語間又憔悴了一分,憂心仲仲的模樣,哪裡還敢再提金鎖尿布等事。

“奶奶這麼賢惠,我也受教了許多。我不提就是。”

又勸慰棠寧好好調養身體,閒話一陣,才起身告辭。

她回去的時候經過院子,忽聽一陣嗚嗚的哭聲,定睛望去,原來是小萍蹲在荷花塘邊傷心地哭泣。梅玉走過去,撫摸着小萍的腦袋,“小萍,好孩子。你奶奶說你是她的錯,你別哭了。”

小萍不過十一二歲的孩子,卻是聰慧過人,哭着說:“我知道奶奶不是故意要說我的。我哭是因爲她受的委屈。”

梅玉一聽話裡有話,趕着問:“你給我說說,剛纔大爺到房裡,是怎麼個情形?我保證不說出去。”

小萍倒豆子一般倒出來,“自從小囡囡出生到現在,大爺來看望不超過十回。回回草草問候奶奶幾句便趕着要去溫習。明眼人都瞧出來了,大爺不待見女兒。連自己親生閨女都沒有抱過親過。剛纔來的時候,還責罵奶奶,說奶奶沒有帶好囡囡,天天晚上哭鬧吵了他睡覺。姨娘你說,哪個嬰兒晚上不哭得?他不幫忙就算了,還說這樣的話。奶奶沒有跟他分辨,只說月子快滿了,叫大爺趕緊想想孩子的名字。大爺就不耐煩了,說他沒有時間。可憐我命苦的奶奶,嫁過來之後就從不端大小姐的架子,生怕別人說她嬌慣,一下子就氣哭了。”說着她又嗚嗚哭起來。

梅玉嘆息着,“既然知道少奶奶委屈,你就好好伺候,別惹她生氣。你哭了一場,可覺舒暢多了?”

小萍點點頭。梅玉哄她一番,讓她回去了。卻暗自思忖,大少爺重男輕女,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兩廂看來,誰都沒有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啊!她能怎麼樣幫忙呢?

梅玉心事重重地回到百花苑。

回房之前她到廚房熱了一碗糯米圓子吃。

那趙文素又在書桌前搗鼓他的印章,聞到糯米圓子的香味,詫異地擡起頭,“糯米圓子?”

“恩。我有點餓了。離晚飯還有些時間。”

“我們昨晚上的夜宵好像就吃的這個。”

“對啊。還剩一點,我就熱來吃了。”

趙文素重重放下印章:“說過你好多遍了,隔夜的東西不要吃!你怎麼就是不聽呢?快給我拿去倒掉!”

梅玉見趙文素要越過書桌走過來奪,忙狼吞虎嚥把剩下的幾個吞到肚子裡,“唔……唔……不!又沒有壞,可以吃的,爲什麼要倒了!別浪費糧食。”等到趙文素搶過碗,已經僅剩下湯了。

趙文素生氣地罵她:“浪費事小,吃壞身體事大!你下次再這樣,我天天監督你們把飯菜倒了才睡覺!”

梅玉笑呵呵地樂:“我還吃過餿了幾天的窩頭呢,不照樣好好的。”

趙文素理都不理,把碗拿出去到樹下倒掉。

梅玉吐吐舌頭,在書桌前坐下,拿起毛筆蘸墨。

趙文素處理好碗,走過去扶住她肩膀,“寫什麼?”

她指着桌上的宣紙,“你教我的詩歌啊,來看看。”

趙文素拾起那張紙一看,笑出聲來,“寫錯字了。”說完拿起管錐,把“綠荷舒捲涼風曉,紅萼開縈紫菂重”的“菂”改成“蒔”。

梅玉臉紅了紅,說:“我說看着就不對勁,原來錯了。對了,我剛纔去看少奶奶,她說囡囡還沒有名字呢。大少爺埋頭在聖賢書裡,應該沒有精力想一個好名字。簡白,你做爺爺的,不幫着想想嗎?”

“唔,也是,我看禮正近來非常用功啊……這小孫女兒須得一個美好的名字。”趙文素站着想了一會兒,忽然靈光一閃,“對了,如今正值芰荷婷婷之季,何不就取此詩,名之曰荷舒。趙荷舒,怎麼樣?”

梅玉用力點頭,“嗯嗯,好聽。”

“我再多想幾個,讓禮正和棠寧看看,選不選擇是禮正的決定了!”趙文素興致被勾上來,當即興致勃勃揮毫作了十來個女孩名字。

雖說決定權在囡囡父親的手裡,但老爺都想好了,趙禮正自然不能不順這個人情,最後選擇的是“趙荷舒”。

孩子的滿月酒席做得非常熱鬧,除了趙家的親戚,棠寧孃家的親戚也來了好大一幫。

看着廳堂上和夫婿一起殷勤接待賓客、抱着孩子笑意盈盈的大少奶奶,梅玉真是聯想不到前天還受了委屈的棠寧。她不由暗自佩服,感慨完人難當,幸好趙文素對自己並不要求什麼,只平平安安過活就知足了。

想到這,她忽然覺得蘭卿或許也是這麼一個玲瓏心肝人,所以趙文素也就不在乎自己愚笨。她的心情忽地沉下去。

酒席上觥籌交錯,棠寧孃家人簡直把外孫女疼到心尖兒上去,送得禮物有幾大車不說,一晚上就抱着不肯鬆手。

由於剛棠寧大哥升了監察御史,據說風光得很。孃家頗有權勢威望。

趙禮正見丈人家如此看重外孫女,也就不敢流露出輕視女兒的表情,把禮數都做足了。

不管各人都各懷心事,這個滿月酒還是圓滿地過去了。

(注1:正妻生孩子時,居住在側室,丈夫住正寢,丈夫要一日三次派人問候妻子的情況;將生之際,還要齋戒;孩子出生後,設日子,要設弧表示尚武,是女兒要設巾兌,表示以兌巾侍人。妾生子,丈夫僅一日一問,子生後三月,在妻的內寢見妾生之子,以示妻妾地位不同。)

61.番外之趙櫻月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30.登進士趙府掛喜報44.(下)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47.夜闌深無人涉影來6.學族規家主怒衝冠13.遭虐待後生遇仙妃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57.登殿堂仙蹤呈真相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10.傷別離合家攜出遊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57.登殿堂仙蹤呈真相46.接上1.痛失妻文素買妾婢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3.編花環趙公悼前人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55.夜驚魂莊主擋刀劍44.(下)26.解詩情姨娘勸紈絝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47.夜闌深無人涉影來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49.託遺孤新母離人世33.迎新娘趙秦成眷屬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43.封家產棠寧淚辭親(上)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12.狩獵場小女明情意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57.登殿堂仙蹤呈真相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43.封家產棠寧淚辭親(上)55.夜驚魂莊主擋刀劍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49.託遺孤新母離人世7.理家務農人莽鬧事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17.驚迷路叢林黑影生3.編花環趙公悼前人13.遭虐待後生遇仙妃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44.(下)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60.結局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55.夜驚魂莊主擋刀劍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12.狩獵場小女明情意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13.遭虐待後生遇仙妃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59.辭京都趙王傷離別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1.痛失妻文素買妾婢1.痛失妻文素買妾婢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10.傷別離合家攜出遊60.結局10.傷別離合家攜出遊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17.驚迷路叢林黑影生17.驚迷路叢林黑影生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16.吃飛醋少爺暖安慰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29.闖大禍父親痛鞭笞61.番外之趙櫻月60.結局16.吃飛醋少爺暖安慰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25.行大禮假意探真實33.迎新娘趙秦成眷屬58.接上章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
61.番外之趙櫻月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30.登進士趙府掛喜報44.(下)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47.夜闌深無人涉影來6.學族規家主怒衝冠13.遭虐待後生遇仙妃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57.登殿堂仙蹤呈真相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10.傷別離合家攜出遊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57.登殿堂仙蹤呈真相46.接上1.痛失妻文素買妾婢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3.編花環趙公悼前人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55.夜驚魂莊主擋刀劍44.(下)26.解詩情姨娘勸紈絝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47.夜闌深無人涉影來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49.託遺孤新母離人世33.迎新娘趙秦成眷屬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43.封家產棠寧淚辭親(上)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12.狩獵場小女明情意9.滿月席諸位懷心事57.登殿堂仙蹤呈真相41.激爭吵官兵忽闖門43.封家產棠寧淚辭親(上)55.夜驚魂莊主擋刀劍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49.託遺孤新母離人世7.理家務農人莽鬧事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17.驚迷路叢林黑影生3.編花環趙公悼前人13.遭虐待後生遇仙妃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52.出虎口哪料入狼窩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56.坐牢獄孕婦夢亡魂44.(下)48.夜闌深無人涉影來(下)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31.莽告白小子計離家20.情不識不知愁滋味45.進天牢雙人齊淚下60.結局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55.夜驚魂莊主擋刀劍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12.狩獵場小女明情意40.無名火家主逐貴客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14.難落魄李妻論寡婦13.遭虐待後生遇仙妃36.除夕夜新官攜小妾59.辭京都趙王傷離別50.得美人族叔百推搪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1.痛失妻文素買妾婢1.痛失妻文素買妾婢23.驗硝火提刑定乾坤10.傷別離合家攜出遊60.結局10.傷別離合家攜出遊15.遇棕熊頑童逗少女17.驚迷路叢林黑影生17.驚迷路叢林黑影生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16.吃飛醋少爺暖安慰34.七月七既見長生殿37.鄭老闆親證漢代石29.闖大禍父親痛鞭笞61.番外之趙櫻月60.結局16.吃飛醋少爺暖安慰24.始弱冠小兒拒婚嫁25.行大禮假意探真實33.迎新娘趙秦成眷屬58.接上章21.假絳珠拜受假仙恩2.出意外簡白喜得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