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出走

我,名爲王上,二十爲王,至尊無上,名字的含義簡單易懂,從小上學時也經常被同學,老師戲稱:“皇上”——“皇上”又出恭了;“皇上”又欺負誰了,“皇上”又不交作業了……諸如此類。不過,我更喜歡自己另外一個外號——“才子”,才華橫溢,天之驕子。我從小聰明好動,基本只要我想,什麼都一學就會,例如音樂、繪畫、開鎖……但也因此養成驕躁的習慣,最後學業雖不是一塌糊塗,但也只能馬馬虎虎上個普通的城市,普通的大學,但卻認識了幾個不普通的好兄弟,也遭遇了不普通的事情……

事情確不普通,無法解釋,也無從解釋,我們所有人被勒令封口,至今我回憶起來也只能說是變故,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逝者已矣,但我在心中會永遠懷念……

還是繼續說我自己吧,我家境較爲富裕,至少長這麼大要什麼有什麼。父親是派出所所長,雖然只是個所長,但也受人“敬重”。父親酷愛犀牛角,家裡有好多犀牛角雕琢的工藝品,一到逢年過節,總會有些人來送些新的,父親則總是一臉嚴肅的表情,然後就把東西收下,之後,看不上眼的就扔到一邊,給我當玩具,我見得多了,也算是個懂行了。母親爲人沉默寡言,印象中以前不是這樣的,但近幾年,尤其是我上大學後,越發的不愛說話,和我也很少交流,但每次我要離家去上學時母親總是會爲我收拾好行李,然後會塞上好多錢在行李中,我也毫不客氣的花個乾淨。

本來,一家三口關係還算融洽,但自從某一次,我發現父親有外遇開始,我們父子的關係逐漸降到了冰點,一天也說不上一句話,母親有心臟病,我不敢告訴她父親有外遇的事情,我害怕,我害怕她只道後,承受不住,會……唉,但也許她一早就知道了。有一次她在網上問我,爲什麼放假回家這段時間,一句話都不和你爸說?我只是隨便找幾個理由搪塞,什麼有代溝,無法溝通等等。直到大學畢業,一切問題才都到一個節點上爆發開來。

常言道:大學畢業,失業又失戀。我也不例外,與女友分手什麼的,不值一提,反正也只是玩的心態,就算傷心也只有我一個,更何況她完璧無損,我可是血本無歸,有時我也只能自嘲,***做成我這樣,上對不起國家,下對不起父母,不過對不起國家是假,對不起父母倒是真的。那次變故改變了多少人的命運?無法估量,但無可否認的是我是其中之一,雖然我活着,但每天都過得心驚肉跳,好容易熬到畢業回家。我仍然是會被惡夢驚醒,總覺得下一個就是我。在驚恐的混沌之中,我開始抽菸,從開始的一根到差不多一天一盒,菸草對此時的我來說如同救命稻草,在尼古丁進入氣管,傷害肺臟的那一刻,能讓我感到些許的安心。母親勸說,讓我儘可能的少抽。我只是點頭搪塞着,在母親走後默默的拿出一根,點燃。雖然隨着時間的推移,那份不安逐漸淡化,但我始終耿耿於懷,身體中流動着警察之子的血液,它無時無刻不在鼓動着我,我要弄清真相,以至於畢業後的這段時間,我拼命的在網上搜集查找靈異怪談之類的文獻材料,希望多少能讓我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曾經想去見那位身爲倖存者的他——我上鋪的好兄弟,可惜無果,院方不承認此人存在,我雖然知道貓膩,但也沒什麼辦法,不了了之。對於父母來說,好不容易孩子大學畢業了,卻整天沉迷於網絡,不思進取,換誰也高興不起來。父親非常惱火,爲此我們吵了好多次架,有一次都差點動手,結果母親心臟病突發住院,那次吵架纔算是暫時停火。之後好久,我們父子倆不說一句話,直到某天,我聽到父母在爭吵:

“孩子不願意工作,你就不要再逼他了,哪有父子倆天天見面和仇人一樣,吹鬍子瞪眼……”

“我們才新買的房子,這房子是誰的啊,就我一個人的嗎,他都二十好幾了,還讓他老子我拼死拼活的來賺錢供房款嗎?”

我心說:“上個月你纔給那個女人買的寶馬,這會兒供房款你到沒錢了。”

手中握着鼠標,滾動着滑輪,點擊着界面,網頁的擴展閱讀中出現了一個讓我耳熟能詳的名字——聶小倩,我笑着搖搖頭,自語道:“都說是書生遇豔鬼,爲什麼吶?因爲寫書的都是書生,我也算是書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遇到我的小倩,我也不會管他什麼人鬼殊途。”

“又看這些沒用的?”一個既熟悉又厭惡的聲音在耳邊咆哮。

父親怒不可遏,我冷哼一聲繼續該幹什麼幹什麼,父親料到我不會給什麼反應,也沒繼續咆哮,只是壓低了聲音,但仍然讓我覺得刺耳:“我給你找了份工作,明天開始你去上班,聽見了沒有?”

“要去你自己去!”我身體動也不動,只是懶懶的用手滑動着鼠標。

“你說什麼,再說一句試試?”

我猛然起身,與父親針鋒相對道:“要去你自己去!!!”

父親火起狠狠的打了我一個耳光,打的我左臉火辣辣的疼痛,“明天你要不去上班,我打折你腿!”

我手捂着臉,冷眼相望:“哼,你那麼大本事,還用我出去工作賺錢供房?我真不曉得寶馬紅脣糟老頭是個什麼樣的搭配。”

“小王八蛋,你——?”

“我什麼,我說了什麼嗎?啊——?”我捏緊拳頭,“王所長,別人怕你我可不怕!”

父親被我激怒,抄手去拿掃把,母親看到趕緊拉住他。

“你們父子來都少說兩句!”

“怎麼?想打我啊,來啊,你敢動手我就敢還手,有本事你把我抓進去,我看你能不能丟得起這個人!”

父親氣得嘴脣都在發抖,似乎用盡全力,才吼出了一句:“你給我滾——!!!!”

“走就走!省得天天看你這張臭臉心煩!!”

……

雖說是一時火起衝動,但話已出口,讓我認錯……我寧願死!父親緩過勁來,出門上班去了。父親的身體已是大不如前,但是活該,誰讓他一身富貴病還***,不知道節制身體,死了也不多,我在心中詛咒。唉,可憐我媽怎麼會找上這麼一個。

我隨手收拾着簡單的行李,幾件衣服,各種運動名牌,都是我喜歡的;山寨貨的手機,壞了就扔,根本不心疼;還有一張銀行卡和一串我家的鑰匙?我不記得自己裝過,這是……唉,世上只有媽媽好,她怕我錢不夠,又怕我後悔進不了家門。

“媽——!”雖然只有一個字,但這其中所蘊含的深情,即便是一萬個字也無法全部道出……

第十章 犀照第一章 出走第十三章 原由第一章 出走第一章 出走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四章 盟誓第七章 買東西第五章 迷街第二章 豔遇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四章 盟誓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一章 脫出第五章 迷街第二章 豔遇第九章 突圍第十一章 脫出第十章 犀照第七章 買東西第十三章 原由第三章 迷情第一章 出走第九章 突圍第二章 豔遇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一章 脫出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一章 脫出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七章 買東西第四章 盟誓第七章 買東西第三章 迷情第一章 出走第一章 出走第三章 迷情第四章 盟誓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二章 豔遇第九章 突圍第一章 出走第十一章 脫出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五章 迷街第二章 豔遇第五章 迷街第一章 出走第六章 黑老頭第三章 迷情第一章 出走第十章 犀照第十章 犀照第十一章 脫出第三章 迷情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九章 突圍第九章 突圍第一章 出走第七章 買東西第三章 迷情第四章 盟誓第十三章 原由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一章 出走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十章 犀照第十一章 脫出第九章 突圍第十一章 脫出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十章 犀照第九章 突圍第七章 買東西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七章 買東西第九章 突圍第一章 出走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章 犀照第六章 黑老頭第六章 黑老頭第五章 迷街
第十章 犀照第一章 出走第十三章 原由第一章 出走第一章 出走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四章 盟誓第七章 買東西第五章 迷街第二章 豔遇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四章 盟誓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十三章 原由第十一章 脫出第五章 迷街第二章 豔遇第九章 突圍第十一章 脫出第十章 犀照第七章 買東西第十三章 原由第三章 迷情第一章 出走第九章 突圍第二章 豔遇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一章 脫出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一章 脫出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七章 買東西第四章 盟誓第七章 買東西第三章 迷情第一章 出走第一章 出走第三章 迷情第四章 盟誓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二章 豔遇第九章 突圍第一章 出走第十一章 脫出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五章 迷街第二章 豔遇第五章 迷街第一章 出走第六章 黑老頭第三章 迷情第一章 出走第十章 犀照第十章 犀照第十一章 脫出第三章 迷情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九章 突圍第九章 突圍第一章 出走第七章 買東西第三章 迷情第四章 盟誓第十三章 原由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一章 出走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十章 犀照第十一章 脫出第九章 突圍第十一章 脫出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十章 犀照第九章 突圍第七章 買東西第八章 急轉直下第十二章 再遇黑老頭第七章 買東西第九章 突圍第一章 出走第六章 黑老頭第十章 犀照第六章 黑老頭第六章 黑老頭第五章 迷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