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十四

火焰載着長孫一頭衝進林子深處,四周的樹木茂盛,樹枝從黑犬身上擦過,發出簌簌的聲音。

林子裡有女聲突然道:“好了,就這裡吧。”

火焰噴了口熱氣,停住了腳步。長孫從他背上下來,伸手拍拍火焰的背。

“去吧。”

火焰回頭蹭了蹭長孫的臉頰,彷彿在說不用擔心,隨即朝女人隱藏的地方瞄了一眼,竄了出去。

長孫在原地找了塊長滿青苔的石頭坐了,四周陷入安靜的氛圍,只能聽到自己呼吸的聲音。他突然想起來這裡的第一天,冷焰那傢伙就是這樣朝林子裡一竄,便再沒出現。

他仰頭靠在身後的大樹上微微發怔,到這裡來這麼久,事情總是一樁接着一樁,讓他沒有機會好好靜下來思考。

拉切西斯突然出現是想做什麼?戴卡又是誰?和冷焰有什麼關係?

仔細想想,成爲驅魔師之後又要做什麼呢?

“唰——”

突然從旁邊傳來的聲音讓長孫嚇了一跳,他站起來朝後看,卻發現是火焰回來了。黑犬的速度快的讓人驚訝,張昌和鍾海從隱蔽處站出來。

“這麼快?”鍾海微微挑眉,“果然高級魔犬的本事就是大些。”

張昌不置可否,哼了一聲走上前。

火焰將叼在嘴裡的東西吐了出來,長孫就看見一團白色的光點輕飄飄的在草尖上漂浮着。

“嗯,確認是靈魂沒錯。”鍾海點頭,朝另一顆大樹的方向看去,文高的聲音傳來:“繼續下一個。”

下一個任務是送信。

因爲火焰的速度十分快,大家認爲送信這件事多半也難不住他什麼。

但是該做的還是要做,文高隨意的折了個信封,告訴火焰送信的地址。火焰將信叼進口裡,轉頭就衝向了雲霄。

“唔……”樹叢裡,有一個長孫不熟悉的聲音弱弱的響起。

大概是那位看起來很柔弱的書生吧,好像叫嵩……什麼來着?長孫一時想不起來了,對方的存在感比起另外三人來低了太多。

“該說是這隻魔犬不錯,還是你不錯呢?”那書生道,“一隻高級的魔犬,在主人還未開發出更多的能力時,就願意爲了他通過考試而四處奔波毫無怨言。”

長孫愣了愣,心裡也覺得是這麼回事。

火焰對自己真的很用心……雖然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出原因來。這種莫名的好,讓人越見得多,就越是無法承受。

“可能是都好吧。”那書生似乎自言自語:“嗯……應該是都好吧。”

長孫被書生這樣一提點,到是深思起來。或者是魔犬想從自己這裡得到什麼東西?或者是……感覺到自己身上有冷焰的氣息?

冷焰是地獄魔犬,是所有魔犬的首領,也許是這個原因……火焰纔會對自己如此用心。

這樣想的話,心情倒是會輕鬆很多。

長孫還在想着,冷焰已經又回來了。

他驕傲的在天空上盤旋一個圈,隨後穩穩落地,嘴上叼着回信,文高從樹上跳下來微微驚訝。

“送信的地點是西北部一隻高級魔犬的領地……”

她狐疑的看了看火焰:“爲什麼身上一點戰鬥的痕跡都沒有?”

說着她拿下信來,拆開一看,是目標人物的回信沒錯。難道火焰避免了戰鬥?可是怎麼可能……

火焰甩着尾巴,不搭理文高又驚又疑的表情。對他來說,他要去魔犬的領地那隻能是讓對方受寵若驚,別人都忙着幫忙開路了,誰會來要求和他打一架呢?除非是找死的。

而其他人自然是不知道的,張昌和鍾海更是越看火焰越覺得這傢伙能力非凡……是一定不能白白讓給長孫這小子的。

前兩件任務就這樣如此輕易的度過了,連一天的時間都沒有花去。

文高和幾人互看一眼,只覺得這長孫律第一次參加馴獸考試可能就會樹立一個再無人能隨意超越的高度。

“最後一個任務。”文高咳嗽一聲,“火焰,你暫時離開一下。”

火焰哼一聲,甩甩尾巴離開了。

張昌突然輕輕扯了扯鍾海的衣袖,鍾海不動聲色,卻是輕輕點了點頭。

文高看了一眼天色:“長孫律,我們出發吧。”

“去哪裡?”長孫微微有些擔心起來。

“不會把你藏到深山老林去的。”文高露出笑容,“雖然這裡已經是深山老林了。”

女人居然還能開起玩笑,大概是看出長孫的不安。長孫心裡有些動容,剛上前一步,鍾海突然道:“讓我來吧,你們在外面加結界。”

其實鍾海這樣說也完全可行。因爲四人中,就他的結界能力不是很擅長,文高是特別擅長結界的。女人想了想,覺得也是這麼回事。那隻火焰的能力出乎所有人預料,最後一關至少也得加大難度,免得太過高調了。

文高將長孫交給鍾海,四人定了結界的佈置方案,鍾海便帶着長孫朝林子裡走去。

等到走得遠了些,看不到另外三人了,鍾海突然招手,吹了一聲口哨。

那口哨聲音極低,長孫不解,不一會兒卻聽到林子裡傳來簌簌的聲音。

踏着軟泥草地奔來的,正是那頭四不像,對方頭頂的犄角在昏暗的光線下看起來有一種莊嚴的感覺,長長的馬嘴嘶了一聲。

“過來。”鍾海招了手,四不像便小跑着近了,它蹭了蹭長孫的頭髮,被鍾海一把拉開。

“上來。”鍾海翻身上了四不像,一邊拉上了長孫,長孫被拉得手腕子發疼,微微蹙眉,卻是沒開口哼一聲。

鍾海調好馬繮,便趕着四不像朝某個方向走去。

越走越往裡,四處開始瀰漫着一種陰氣森森的氛圍。長孫終於忍不住道:“要走多遠?”

“就這裡了。”鍾海冷笑,將長孫甩下馬去,長孫沒料到男人突然出手,整個人直接栽倒進泥土裡。

“咳咳……”不知道這裡的泥土是怎麼回事,黏糊糊溼噠噠的,長孫摔了滿嘴泥,站起來不停的拍着臉。

“你就在這裡等着。”鍾海的語氣動作變得極其粗魯,一扯馬繮,竟就這樣將人留在了原地,他騎着四不像噠噠的走了。

整座森林安靜下來,這裡和其他林子不太一樣。

長孫敏銳的發現,這裡的樹木、草地、甚至連每一絲吹過的輕風都帶着一種不好的,讓人森然的冷意。

天色已經徹底暗下來了,四周的樹木張牙舞爪像是猙獰的鬼影。

長孫渾身被溼泥沾溼,身體逐漸冰冷了起來,他盡力環住自己,找了個背風的地方坐下來。可是隨着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長孫卻越來越覺得不妥。

如果他一個人在這裡待上好幾天……吃的呢?住的呢?怎麼會什麼也沒有?

他原本以爲不一會兒佈置好結界的人就會尋來,可直到周圍徹底黑了下來……誰也沒有回來。

——你要小心柳傅……

卓闕的話突然在耳邊響起,長孫緊張起來,他站起身,在黑暗中無法辨別絲毫的方向。

“有人嗎?”

他忍不住對着漆黑的夜色大叫起來。

漆黑的夜色像是能夠吸收一切,長孫的聲音並沒有傳出多遠。少年摸着身邊的樹幹一點點往前挪動,一邊伸手摸褲兜裡的手機。

手機在這裡是沒有任何信號的,可是屏幕的光線卻帶來一絲安全感。

他藉着那隻能圈出腳邊的一點點光線往前走,卻發現……

腳下的泥土似乎比剛纔溼了許多,踩下去甚至會有水涌上來。長孫皺起眉,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外走,他覺得走出這一片,前面應該會幹燥起來。

但奇怪的是,他在黑暗裡走了許久之後,腳下仍舊是那片溼漉漉的土地。甚至……水越來越多了。

心跳的聲音在黑暗中聽起來十分清楚。

長孫竭力平靜自己的呼吸,讓自己鎮定。冷風讓他不自覺的顫抖起來,手指逐漸冰冷發麻,開始感覺不到自己觸到的究竟是什麼。

他停下來休息了一下,此時冰冷的泥水已經淹過了腳踝。

他確定自己並沒有朝反方向走,他拿起手機擡頭看——一片漆黑,手機的光甚至連頭頂的樹葉也無法看清。

在四周看——一片黑漆漆的林子,像是碩大的迷宮。

“有人嗎?火焰?!”

長孫忍不住又大叫了一聲,這次他用盡了全力,可聲音彷彿被什麼包圍住了。

難道是結界的原因……長孫忍不住這樣想。

“呼呼呼……”

有什麼聲音在距離自己很近的地方響起。長孫只覺得這聲音陰森詭異,他屏住呼吸,慢慢的轉頭。

眼前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

手指在樹幹上下意識的微微用力抓緊,腳步慢慢後退,一隻手緩緩地擡起手機——

一張可怖的青面獠牙突然湊到了自己面前!

“啊!”

長孫慘叫一聲,想往後退腳步卻被溼泥粘住,重心不穩倒在地上。

手機脫手掉下,大概是面朝地扣進了泥土裡,一點光線都沒有了。

長孫慘叫一聲之後,很快就逼迫自己鎮定下來。

他屏住呼吸,感覺到對方並沒有靠近,但他此時什麼也看不見,又不敢伸手去摸。

心臟彷彿要從胸腔裡跳出來。

“咯咯咯……”

有什麼在低笑。鬼魅異常。

長孫慢慢的往後挪動,背部捱上樹幹,他從未想到過這片林子裡會有如此詭異的東西。

可仔細一想……這裡靠近驅魔城啊!既然有驅魔師……那麼有和驅魔師相對的……那種東西也很正常啊。

可是偏偏就被自己碰到了?

“是個小鬼。”幽幽的聲音在另一頭突然響起,長孫猛的朝聲音發出地去看……好像有兩團輕飄飄的白光。

“這是新的投喂方式?”另一把幽幽的聲音響起,似乎不滿:“這小子看起來還不夠我塞牙縫。”

長孫心裡一跳——它們……吃……吃人的?

“當夜宵吧。”另一個聲音嘿嘿笑着,“最近不景氣啊,不能挑三揀四的。”

“嘖,還不是那傢伙把其他妖魔都帶出去了……害得我們留守在這裡這麼慘。”

長孫聽着它們的對話,完全莫名其妙,可是既然能說話……能說話就能溝通。

“你們……你們是誰?”

“啊?”一個聲音不耐道,“妖怪啊,你不是驅魔師麼?這點都不知道?”

“知道……”長孫努力思考着,“我只是……迷路了,你們能告訴我怎麼出去嗎?”

“哈?”另一個聲音笑起來,“這可奇怪,我們幹嘛要告訴你出去的方法?在這裡能迷路,看你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驅魔師。”

說着,兩個聲音一起笑起來:“吃掉你,剛好解解恨!”

“要是吃掉我,你們會後悔的!”長孫威脅道,“會有其他的驅魔師來……”

“閉嘴。”一個聲音嫌惡道,“這種威脅的話對我們可不起作用,驅魔師現在自己還亂成一團呢。”

說着,他們笑道:“你應該知道吧?黑暗勢力擴張,驅魔師已經快忙死啦!”

“之前不是有個很了不起的驅魔師還掛了嗎!”

“對啊對啊。”

長孫見兩人就那麼鼓吹起來,似乎也忘記了要吃他的問題。

長孫皺眉,看樣子兩隻妖怪並不是非要吃人不可,嚇他的成分可能更多……

“吼!!”

一聲獸吼突然傳遍林子,兩隻妖怪一下閉嘴了,有些驚恐的看着某個方向。

“那是……”

“是啊!”

“他怎麼在這裡?!”

長孫不知兩妖在說什麼,可是他確定那聲音——

“火焰!”

長孫大叫起來,“火焰!我在這裡!”

“吼!”

那吼聲充滿了怒氣和殺意,驚醒了整座沉睡的森林。

長孫聽到遠遠地有人的慘叫聲響起,心裡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火焰?!”

長孫顧不得有妖怪在場,站起來對着聲音的方向大喊:“火焰!我在這裡!”

一股熱浪從遠處撲面而來,樹木彷彿被硬生生劈開了。

奪目耀眼的橘紅色火焰鋪天蓋地,幾乎燃燒起天空。

“律!”

熟悉的聲音在其中穿插而來,漆黑突然被驅散,那橘紅色的火焰讓人心裡一片溫暖。

長孫鼻子一酸——

“冷焰!”

“律!”

男人的聲音帶着咆哮一路接近,期間一直有人的慘叫——嘶聲裂肺。

紅色的光終於到了近前。

如同氣拔山河一般,將周圍的樹木踩倒到一邊。

長孫熟悉的男人身影並未出現,那是一頭足足比整片林子還高出許多的巨獸。全身漆黑,腳下踏着火光,雙目赤紅如戰神降臨。

“吼!”

一聲獸吼從他喉嚨裡發出,長孫仰頭呆住了,眼見從黑犬嘴裡掉下一個血肉模糊的人來。

那是……鍾海!

“律!”

黑犬突然變成了人的樣子,紅髮,黑衣,輪廓深邃硬朗。

男人猛的衝了過來,一把將呆住的長孫抱進了懷裡。

“你沒事嗎?沒事嗎?”

長孫呆呆的睜着眼睛,感受到男人有力的臂膀,溫暖的懷抱。

“火焰?冷焰……?”

冷焰將頭埋進少年的脖頸,深深吸了口氣。貪戀的拿手抹開少年被泥沾髒的臉。

“差點就找不到你了,那些該死的人類。”

冷焰粗魯的罵了一聲,用人類的姿態環抱少年,讓他身體裡涌出壓抑許久的衝動。

不等長孫回神,冷焰突然低下頭,狠狠吻住了他。

13.十二4.三33.三十二11.十26.二十五8.七12.十一19.十八29.二十八4.三7.六12.十一32.三十一23.二十二6.五39.三十八20.十九19.十八8.七1.序18.十七1.序26.二十五19.十八20.十九12.十一35.三十四6.五13.十二15.十四41.四十33.三十二2.一15.十四13.十二19.十八37.三十六31.三十14.十三34.三十三34.三十三6.五23.二十二39.三十八25.二十四13.十二11.十14.十三27.二十六27.二十六17.十六38.三十七26.二十五19.十八23.二十二40.三十九40.三十九40.三十九13.十二1.序38.三十七6.五11.十34.三十三4.三18.十七19.十八1.序12.十一29.二十八17.十六39.三十八27.二十六30.二十九3.二32.三十一1.序37.三十六33.三十二7.六40.三十九8.七34.三十三34.三十三20.十九14.十三29.二十八5.四21.二十31.三十32.三十一14.十三30.二十九3.二18.十七34.三十三2.一7.六15.十四
13.十二4.三33.三十二11.十26.二十五8.七12.十一19.十八29.二十八4.三7.六12.十一32.三十一23.二十二6.五39.三十八20.十九19.十八8.七1.序18.十七1.序26.二十五19.十八20.十九12.十一35.三十四6.五13.十二15.十四41.四十33.三十二2.一15.十四13.十二19.十八37.三十六31.三十14.十三34.三十三34.三十三6.五23.二十二39.三十八25.二十四13.十二11.十14.十三27.二十六27.二十六17.十六38.三十七26.二十五19.十八23.二十二40.三十九40.三十九40.三十九13.十二1.序38.三十七6.五11.十34.三十三4.三18.十七19.十八1.序12.十一29.二十八17.十六39.三十八27.二十六30.二十九3.二32.三十一1.序37.三十六33.三十二7.六40.三十九8.七34.三十三34.三十三20.十九14.十三29.二十八5.四21.二十31.三十32.三十一14.十三30.二十九3.二18.十七34.三十三2.一7.六15.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