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十七

胡狐找到連庭的時候,會議的氣氛正顯得有些緊張。

柳傅和連庭隔着寬大的桌子面對面坐着,四周分部的是各自派別的人馬,張昌面部表情顯得有些猙獰,活像下一刻就會打起來。

連庭手上端着一隻紫砂壺,優雅而冷靜的喝着茶,柳傅手指在龍頭柺杖上輕輕摩挲着,兩人的視線都沒有相對,卻隱隱散發着一種讓人膽寒的氣勢。

連庭身邊還坐在一個男人,那個男人和連庭長得十分相似,但氣質卻遠遠沒有那麼冷酷。他黑髮齊頸,劍眉微揚,穿着繫有盤扣的白色武服,架着二郎腿手撐在椅子扶手上顯得有些不羈。

“嘶……”

一隻雪白的管狐從會議室的門縫裡擠了進來,目不斜視的穿過會議桌到了白衣男人面前,轉了個圈,拿尾巴對着男人,輕輕晃了晃。

男人勾起嘴角一笑,一手撐了扶手站了起來。

“站住。”柳傅斜過眼去,“連副會長,現在在開會。”

“嗯。”男人面無表情的點頭,“人有三急。”

“胡說!”張昌立馬叫道,“明明是狐仙兒找你!”

連庭自然也看見胡狐常使喚的管狐了,他看了一眼白衣男人:“你去吧。”

會長都這麼說了,張昌只好閉口不言,但面色顯然很是不爽。

柳傅看向連庭:“連會長未免太驕縱狐仙兒了。”

“會嗎?”連庭微微動了動嘴角,“狐仙兒的消息向來比較靈通,也許是有什麼急事。”

“或者只是想問連會長晚飯吃什麼。”柳傅冷嘲,“現在的年輕人,做事不看場合時間……”

連庭打斷男人的話:“柳會長,我們還是繼續剛纔的話題吧。”

“……”柳傅打住話頭,眉頭微蹙,“也好。那麼關於這次任務的派發,連會長的意思是?”

“積極一些是好事。”連庭點頭,“但是張副會長的提議我不贊同。”

“爲什麼?”張昌冷笑,“是怕手下都走光了,你一個人撐不住?”

連庭冷冷看了他一眼,那氣勢不怒而威,讓張昌突然頭皮發麻,背脊發冷。

“這一次的任務非同小可,如果將赤龍城的高級驅魔師都派出去,我怕一旦出了什麼事……”

“這個你不必擔心。”柳傅慢條斯理的道,“人還是留了一部分的不是麼?我這邊的人手年紀都大了,不適合出任務了,是該讓年輕人出門鍛鍊鍛鍊,有我們這幫子老頭子看家,難道你還不放心?”

連庭不吭聲,目光在柳傅身後的那一撥人臉上打量了一轉。

“年輕人多做任務是好事,但一次都派出去,如果是對方的陷阱,我們得不償失。”

連庭翻了翻面前放着的資料:“從梵蒂岡到全世界各地的驅魔城都收到了指令,派出的驅魔師數量都各有比例……”

“他們是支援。”柳傅打斷連庭的話道,“我們理所當然要派出更多的人馬。”

連庭不悅起來,他甚少將喜怒直接表現在臉上,和他情緒直接有關的除了胡狐,就很少再有其他牽動他情緒的事情。

可如今柳傅的做法顯然是觸到了他的底線。

“哥。”會議室大門被打開,白衣男人重新出現在衆人面前,他表情嚴肅,和出去時的樣子完全不同,“咱們這會恐怕得遲點再開了。”

柳傅和連庭同時轉頭去看他,兩人都沒說話,卻顯然表現出了相同的疑問。

“我現在要說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男人意有所指,他的話一出口,連庭這邊的人立刻站起來安安靜靜地出門去了。

柳傅看了一眼張昌,張昌雖然滿腹疑惑,卻還是跟後面的人做了個手勢。

等到會議室裡只剩下兩個會長和兩個副會長時,白衣男人才將剛剛從胡狐那裡聽來的話告訴了其他三人。

連庭和柳傅都沒什麼反應,張昌卻是十分震驚。

“真的假的?這種事……”

“我想長孫律沒必要拿這個來做噱頭。”白衣男人嘲道,“雖然他年紀不大,但分寸是懂的。”

這話一說,顯然又是將鍾海之事重提了一便,張昌瞬間臉色黑如鍋底。

“連華!”

被叫做連華的男人,就是連庭的同胞弟弟,他的性格和連庭大相徑庭,是個有話直說的爽快人。

兩兄弟坐在一起,總是能吸引所有人的視線,同樣俊美的長相,舉手投足透着說不出的貴族氣質,哥哥連庭更加優雅成熟,帶着一種冷酷的威嚴;弟弟連華囂張不羈,帶着一種公子哥的範兒,卻又不會惹人討厭。

“這件事需要彙報給梵蒂岡總部。”連庭說道,“連分派人馬的事也要重新安排。”

男人看向柳傅,嘴角微微勾起,帶出一絲嘲意來:“如果是暗黑勢力,我們要小心謹慎了,不能被套入陷阱。”

柳傅這回說不出反駁的話了,他將龍頭柺杖朝地板上狠狠一杵,站了起來。

“那這會議就等總部下了指令再說。”

說完,離席而去了。

等到會議室裡安靜下來,連庭端起紫砂壺慢慢啜飲了一口。

“這消息來得正是時候。”

“倒不如說是來得好不如來得巧。”連華坐下來,白衣一塵不染,劍眉一挑,笑起來露出白花花的牙齒:“柳傅最近是走背字運,所有事都和他對着來。”

連庭不置可否,會議室大門被推開,胡狐左瞧右瞧,見裡面沒有其他人,才放心的走了進來。

“聽說柳傅想趕人?”

連庭“嗯”了一聲,對着胡狐伸手,胡狐臉上略微不自在,躲到桌子對面拉過一張椅子坐了。

“他想怎麼樣?”

“無非是想壯大自己的勢力,出此下策了。”連華冷笑,“想將哥手下的大部分驅魔師都派出去,以他手下的都是老將爲由,在城裡做後盾。”

“後盾?”胡狐嫌惡的皺眉,“這麼明顯的雀佔鳩巢……”

“雀佔鳩巢是這麼用的?”連庭忍不住開口道。

“誒!”胡狐擺手,“別那麼計較!”

連庭笑起來,站起身搖搖頭,走過去拉起胡狐的手。

“好了,先回去吧。”

“我還在當班。”胡狐甩手,表情變得有些僵硬,連庭的臉色雖笑着,眼神卻是執着起來,“先跟我回去一趟。”

“回去幹什麼?”胡狐一直不朝連華那邊看,氣氛變得有些微妙。倒是連華突然站了起來,咳嗽一聲。

“我先出去了。”

連庭頭也沒擡,徑直“嗯”了一聲。

連華看了胡狐一眼,眼裡的神色頗有些微妙,推門離開時還不忘幫兩人帶上門。

會議室裡一下安靜下來。連庭突然伸手將胡狐按倒在會議桌上,整個人貼了上去,一手捏住男人的下顎,力道讓胡狐吃痛的叫了一聲。

“那麼在意連華?嗯?”

胡狐不悅皺眉:“我當然會在意!你何必在他面前……”

“你是我的人。”連庭的臉色變得有些嚇人,“我難道還得看別人的臉色做事?”

說着,連庭突然冷笑:“還是說,你這麼在意他,是因爲你喜歡他?”

“連庭!”

胡狐突然臉色一變,“你再胡說八道!”

連庭抿了抿脣,也覺得自己剛纔說過分了,但面子上卻是下不來,兩人對峙了半天,誰也沒有後退。

胡狐臉色十分不好看,突然一眯眼。

唰——

一隻白狐從他背後迅速鑽出,直朝連庭肋上襲去,連庭下意識躲開,手一鬆,胡狐翻身而起。

“你這個混蛋!”

胡狐罵了一聲,轉身摔門而去,管狐緊跟身後,臨走前,還對着連庭兇狠的“嘶”了一聲,彷彿也在罵人似的。

長孫在府衙裡做完一些瑣碎的事,就看見門外胡狐的身影氣勢洶洶的衝進來了。

“胡……”

長孫話還沒說完,胡狐就衝到了他眼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

“想當一個好的驅魔師嗎?!”

“啊?”長孫一愣,眼看胡狐眉頭豎起,眼睛瞪大,直覺這時候不能招惹他,點頭道,“想。”

“好!”胡狐一拍長孫肩膀,差點把長孫拍到地上,“跟我走!”

“走去哪兒?!”

長孫嚇一跳,不知道胡狐是怎麼了。

“驅魔啊!”胡狐一陣風似的旋進府衙後面,東翻西找了一堆東西,又拿了幾本書包起來,往肩上一甩,“我們去做任務!”

“什麼任務?”長孫知道實習驅魔師,在三個月之內,只能接一些小任務練手。沒想到胡狐突然主動帶他出門,他有些吃驚,“要帶些什麼?”

“你什麼都不用帶。”胡狐擺手,“我都帶了,而且有的東西可以臨時再買,免得當累贅。”

胡狐不由分說拉着長孫就往外走,剛到門口,碰到一身白衣的男人坐在四不像上看他。

“去哪兒?”連華看看胡狐,又看看長孫。

“任務。”胡狐哼一聲,“梵蒂岡派下來的任務。”

連華臉色一變,從四不像上跳下來:“你瘋了,大哥沒調你出任務。”

“我管他?”胡狐火大道,“我現在去當探路先鋒!”

長孫一路被胡狐扯着往前走,一臉的茫然,但是隱約好像知道了什麼。

“胡狐……”長孫無奈,“你該不會是和會長吵架……”

“閉嘴!”胡狐猛的回頭伸手指長孫鼻子,“我是你師父!你要站在我這邊!”

長孫這下被堵的說不出話了,連華連連搖頭,一邊拉住胡狐,“你這人,每次情緒都這麼大……”

一句話卻是讓胡狐更加火光,擡腳就朝連華踹,連華趕緊躲開,又看長孫。

“你做徒弟的倒是勸着點啊。”

長孫這是躺着也中槍,心裡鬱悶,嘴上卻道:“胡……師父……”

“我還黃師父呢!”胡狐哼道,“走不走一句話。”

長孫沒脾氣了,胡狐有時候其實和小孩子也差不了多少。

他看一眼冷焰,冷焰倒是興致勃勃的樣子。大概是在城裡呆膩了吧,其實出去走走也是好事,見見世面。

況且有冷焰在呢。

這麼一想,長孫反而點頭:“好,我們一起走。”

胡狐心情一下晴朗了,抱住長孫就是一頓□□。

“還是徒弟好!”

說完,兩人直接就朝驛站去了。長孫收拾了一下衣物,兩人從驛站出來,碰到回來的姜黎和卓闕。

“你們去哪兒?”

看見長孫帶着行李,姜黎驚訝,“去野營?政府官員這待遇也太好了!”

長孫翻個白眼,胡狐只是簡單說了去做任務,姜黎一下興致來了。

“在這附近麼?”

“不是。”胡狐搖頭,姜黎這個八卦通瞬間意識到了什麼——“該不是總部的那個大型殲滅任務!”

這回胡狐都瞪大眼,“你怎麼知道的?”

這消息還沒有發佈出去呢!目前也只有一部分高級驅魔師才知道。 WWW▪ttκǎ n▪¢O

“我可以去嗎!”姜黎搖着尾巴就湊了上來,“我保證很有用!”

胡狐“呃”了一下,先鋒兵說不定會有危險。

“我不怕!”姜黎一拍胸口,“別看我這樣子,來之前我可是728部隊的特種兵!”

長孫恍然大悟,怪不得第一次見到姜黎時,就覺得他有一種十分乾練精神的氣質。

卓闕皺眉道,“狐仙兒,這種先鋒兵的任務怎麼可能會讓你去?”

胡狐瞪他一眼,“關你什麼事?”

卓闕被堵的一口氣差點沒提上來,只好道,“可是長孫會不會有危險。”

胡狐“切”一聲:“跟着我纔不會有危險。”

卓闕搖頭,“如果真的是什麼大任務,就你們兩個是十分不安全的。”

“不止我們兩個。”胡狐搖頭,“其他城市的驅魔師應該也開始行動了。”

卓闕微微挑眉,眼珠一轉:“我也去可以麼?”

胡狐看神經病一樣的看兩人:“你們這麼急着送死?”

卓闕眉頭抽了抽:“這個也說不準啊……”

姜黎也點頭:“我自保還是不會有問題的!”

胡狐皺眉,不過仔細想想,多帶幾個人畢竟也是好事,姜黎看起來收集情報比自己還厲害,卓闕……卓闕是個看不透的人,感覺說不定還真有點本事。

如果去找其他的驅魔師,一定會把事情捅到連庭那裡去,到時候自己就跑不掉了。

想到連庭,胡狐的氣又上來了,乾脆豁出去一揮手:“走!一起走!組團刷怪去!”

衆人:“……”

8.七15.十四5.四19.十八41.四十9.八20.十九20.十九8.七5.四19.十八38.三十七14.十三7.六4.三23.二十二3.二31.三十10.九15.十四10.九11.十5.四24.二十三9.八37.三十六20.十九15.十四5.四9.八23.二十二28.二十七15.十四7.六20.十九23.二十二26.二十五3.二15.十四38.三十七8.七29.二十八29.二十八4.三35.三十四14.十三15.十四30.二十九35.三十四7.六15.十四4.三33.三十二3.二2.一13.十二25.二十四6.五11.十21.二十24.二十三13.十二34.三十三22.二十一6.五2.一2.一14.十三9.八39.三十八27.二十六5.四41.四十9.八11.十12.十一11.十20.十九20.十九35.三十四29.二十八26.二十五22.二十一7.六6.五13.十二26.二十五33.三十二11.十9.八34.三十三15.十四14.十三37.三十六18.十七28.二十七40.三十九
8.七15.十四5.四19.十八41.四十9.八20.十九20.十九8.七5.四19.十八38.三十七14.十三7.六4.三23.二十二3.二31.三十10.九15.十四10.九11.十5.四24.二十三9.八37.三十六20.十九15.十四5.四9.八23.二十二28.二十七15.十四7.六20.十九23.二十二26.二十五3.二15.十四38.三十七8.七29.二十八29.二十八4.三35.三十四14.十三15.十四30.二十九35.三十四7.六15.十四4.三33.三十二3.二2.一13.十二25.二十四6.五11.十21.二十24.二十三13.十二34.三十三22.二十一6.五2.一2.一14.十三9.八39.三十八27.二十六5.四41.四十9.八11.十12.十一11.十20.十九20.十九35.三十四29.二十八26.二十五22.二十一7.六6.五13.十二26.二十五33.三十二11.十9.八34.三十三15.十四14.十三37.三十六18.十七28.二十七40.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