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十八

一行四人加一隻黑犬出了赤龍城,胡狐對着林子裡吹了聲口哨,就聽林子深處隱隱有嘶叫傳來。

“第一課。”胡狐咳嗽一聲,煞有介事道,“赤龍城專用坐騎,四不像。”

長孫瞬間被堵的沒話說,自己心裡一直給對方取的綽號原來……真的叫那個名字啊……

姜黎第一個舉手:“我知道!這是最廉價最方便的交通工具!”

“嗯。”胡狐點頭,隨即看到林子裡奔來好幾只四不像。

它們有白色、棕色、黑色和灰黑色好幾種,各自刨着蹄子,甩着馬頭。

“挑喜歡的坐吧,步行的話太費時間了。”

長孫看中了一匹黑色的四不像,剛要走過去,卻被冷焰咬出了衣襬。

冷焰呼哧一聲,走到長孫面前,那模樣像是說——要坐騎的話,這裡不是有現成的!

長孫看了看那匹黑色的四不像,小聲道:“可是我想試試……”

冷焰又呼哧一聲,拿身體撞了撞長孫。

長孫沒辦法,只好翻身上了冷焰的背,冷焰得意的甩甩尾巴。長孫心裡不解:堂堂地獄魔犬居然會喜歡被人騎?……騎……噗……

少年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

一邊胡狐已經翻身上了四不像,卓闕和姜黎也各自選了一隻。

其他的四不像慢吞吞的甩着尾巴各自回林子去了。姜黎奇怪:“它們沒人飼養的?”

“沒有。”胡狐搖頭,“從有赤龍城開始,它們就跟着驅魔師,已經成爲一種本能了。”

姜黎點頭,卓闕看着自己身下的四不像突然道,“我們從哪個方向走?”

胡狐唔了一聲:“沿東邊去傳聞最多的地方吧,陝西和河南的交界處。”

卓闕看了看天色,“從這邊走可能會繞路,不如我們先朝北走,然後再繞回去。”

“爲什麼?”長孫莫名其妙:“這樣不是更繞?”

“你忘記了?”卓闕看他,“煉妖谷就在東邊的方向,到了那裡必定會繞路的。而且靠近了也不安全,還不如先從大道上繞。”

胡狐也想起這茬了,點頭:“對啊,那先走這邊吧。”

說着,一催四不像,溜溜達達朝北邊去了。

長孫隱隱覺得奇怪,跟着胡狐朝前走時,回頭看了卓闕一眼。男人目光直視前方,感受到長孫的視線,還露出一個曖昧的笑容來。

收回目光,他捏了捏冷焰的耳朵,還沒走出幾步,就聽身後有馬蹄聲追了過來。

“狐仙兒!”

幾人都回頭看,就見是連華騎着四不像奔了過來,額頭上有汗。

“你瞎鬧什麼!快回去!”

“不要。”胡狐皺眉,他決定好的事情,纔不會臨時反悔。

“別鬧了。”連華皺眉,走到和胡狐並肩的位置,“我已經通知了大哥了,他會親自來抓你的。”

胡狐哼了一聲:“他走不掉的,現在城裡事情多到讓他頭疼的地步。”

“你知道你還給他添麻煩?”連華道,“你給他添的麻煩還不夠多?”

胡狐臉色一變,抿了抿脣:“是啊,我就只會給他添麻煩,所以這次我當先頭兵幫他調查敵情。”

長孫離胡狐不遠,聽到這句話微微吃驚。

他原本以爲胡狐真是小孩子心性,離家出走什麼的,沒想到……

連華顯然是瞭解胡狐的,嘆口氣:“大哥怎麼會猜不到你的用意,他說了,用不着你幫這個忙,要幫忙的話,就回家好好待着。”

“我回去只會留把柄而已。”胡狐搖頭,“柳傅下一個要針對的不是你就是我,他會卯足勁給連庭出難題的,到時候把你派出去……兄弟連心,怎麼捨得。”

“大哥誰也捨不得。”連華沒脾氣了,伸手拉住胡狐的手腕子,“若是我們之中必須出去一個,讓我去好了。”

“放屁。”胡狐瞪他一眼,“出去探敵情這種事,還會有比我更適合的人?你個傻子,等過幾天再開會,連庭還是隻能做和我相同的選擇,我提前走了一來節省時間,二來也不給那幫老傢伙留話柄。”

連華被堵的說不出話,隔了好半響,纔不舍的鬆開手。

“那……你小心。”

“知道了。”胡狐點頭,目光越過男人的肩膀看向身後的赤龍城門。

長孫也回頭去看,卻是發現城門邊竟然停着一輛金色的馬車。車簾沒有掀開,就那麼靜靜地立在那裡。

幾人心裡都清楚,連庭一定就在馬車裡。胡狐看了那馬車一會兒,伸手虛晃的一擺便毫不猶豫的轉頭,一催四不像:“走咯!繼續前進!”

四不像擡起前蹄嘶鳴一聲,噠噠的朝前去了,連華在原地躊躇了一下,對着胡狐的背影喊:“很快就會有其他驅魔師派來協助你的!一個人不要瞎逞能!”

胡狐遠遠回了聲:“知道了!”

直到幾人都消失在林子深處,連華才策馬回了城門口,連庭靠在車窗邊,收回從窗子裡看出去的視線,淡淡道:“就他自作聰明。”

連華無奈的笑:“大哥早就知道他的用意了不是麼?”

連庭沒答話,只是沉默了一會兒道:“你不跟去?”

“我當然是陪着大哥解決內部的問題。”連華聳肩,白衣衣袂飄飄,說不出的瀟灑。

連庭“嗯”了一聲,也聽不出他的語氣詞。

拉車的馬兒彷彿有靈性一般,回頭要朝門裡去,卻是突然又停住了。

“還好胡狐走得早!”連華也突然調轉馬頭,擡頭看向林子的東邊方向,面色嚴峻起來:“這數量……可算是創歷史新高了。”

連庭撩開馬車簾走了下來,神情冷漠的擡手,紅色的光束直達天際,在雲層裡爆出悶響。

赤龍城裡的人羣突然騷亂起來。

“一級警戒?怎麼回事?!”

有人從茶樓裡探出頭,還有的已經朝門口衝去了。

程堯也從驛站裡跑了出來,一眼看到門口的連庭和連華,嚇了一跳:“會長?副會長?!”

“召集所有高級驅魔師集合。”連華在馬上高聲道,“有妖魔來襲!”

……

四不像跑起來的速度很快,胡狐突然覺得心裡莫名慌亂,拉緊了繮繩停了下來。

卓闕、姜黎等沒剎住車,從他旁邊跑了過去,在前面一些的地方停下來。

冷焰停到胡狐身邊,長孫看他:“怎麼了?”

“不知道……總覺得……”胡狐轉頭朝身後看去,視野裡只有密密麻麻的樹木。高大的樹杈遮天蔽日,分不清白夜。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胡狐問長孫。

長孫側耳聽了一會兒,林子裡安安靜靜地,只有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

“沒有……”少年搖頭,“你聽到什麼了?”

“也許是錯覺。”胡狐笑了笑,“算了,我們趕路吧。”

……

等到出了秦嶺,到了陝西和河南的交界處,已經是夜晚了。

月亮高掛,比以往的任何時候都還要清晰明亮。

“滿月啊。”胡狐對着月亮自言自語了一聲,“今天的第二課。”

他看向其他三人:“滿月的時候,妖魔的魔性會被放大,對驅魔師來說特別不利。”

“那如果妖魔專門找滿月的時候攻擊驅魔師呢?”姜黎這個好奇寶寶問道。

“那就要看誰的意志力更大了。”胡狐笑道,“一般這種時候,驅魔師的攻擊對妖魔的傷害會變得很小,甚至微不足道,因爲妖魔本身的能力變強大了。那麼就需要選擇打開結界,這種時候,就只能看是結界強,還是妖魔強了。只要撐到天亮就行。”

胡狐說着,朝三人伸出手,雙手緩慢的掐了一個印結,讓三人記住。

“這是初級結界,你們先熟練動作,口訣可以在心裡默唸,口訣和結印的速度越快,越能爭取時間保護自己。”

長孫學着胡狐的樣子,有些彆扭的扳了扳手指頭,總覺得有些怪怪的。

“習慣就好了。”胡狐看他那樣子,笑道,“這是第一個作業,明天太陽下山之前我要檢查成果。”

當晚,幾人在林子邊露宿了,一夜無話。

第二日起來時,光線敞亮,但天卻有些發黃。

“不好的預感。”胡狐看着天色道,“可能會下暴雨,我們先儘快找個地方住下來。”

幾人已經出了秦嶺,雖然這裡可能並不會有人經過,但以防萬一,還是換成了步行。

在陝西與河南交界處分爲三支,北支爲崤山,餘脈沿黃河南岸向東延伸,通稱邙山。四人一犬緊趕慢趕的到了邙山腳下,終於找到了一處廢棄不用的破房子。

剛剛躲進去,外面的天空就像被扎破了的氣球一般爆裂開了。

瓢潑大雨嘩啦啦的降下來,打到屋檐上,樹葉上,發出很大的響聲。

胡狐心裡還是放心不下,從背後抽出一支竹管來:“回城去看看。”

他對竹管說道,就見那竹管裡飄出來一縷細細的白煙,順着門縫就出去了,極快的朝秦嶺而去。

“我們是來收集情報麼?”卓闕看着外面的大雨問,“要怎麼做?”

胡狐找了根舊椅子坐下來:“秦嶺淮河周邊一帶出現大量的妖魔,梵蒂岡總部下達的命令是就近解決,所以赤龍城佔主要殲滅任務,其他驅魔城過來的驅魔師只是支援。但是這個消息目前爲止還沒得到可靠證據,所以需要赤龍城先派出人手來調查,再上報具體情況。”

“周邊一帶……”姜黎道,“豈不是我們隨時都有危險?”

“沒錯。”胡狐點頭,隨即在房屋四周灑了點東西,“我開了結界,有東西過來我會發現的,你們不用擔心。”

長孫看着胡狐走來走去,心裡有些緊張。他此時此刻才突然有了一種真實感,驅魔師、驅魔城、妖魔等等的真實感。

“爲了行動方便。”胡狐坐回來道,“冷焰,你也變回人形吧,不用隱瞞了。”

姜黎和卓闕都朝胡狐看過來,長孫也驚訝:“你怎麼……”

“騙別人還行。”胡狐翻個白眼,“騙我怎麼可能?還有,連庭也早就知道了,只是沒說破而已。”

“如今我們多一個幫手也好,我想冷焰也不想一直維持這麼個模樣吧?”

話音剛落,黑犬突然砰的一聲,變回了人形的樣子。

姜黎嚇的媽呀一聲,跳了起來。卓闕則只是微微變了變臉色,比姜黎鎮定許多。

“我還在想要找什麼時間變回來呢。”冷焰抖了抖肩膀,又踢了踢腿,“這樣舒服多了。”

長孫看向胡狐:“你們知道……爲什麼不說呢?”

“因爲他又沒有害。”胡狐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既然不是要來害人,那何必說呢?”

驅魔師和妖魔本來就勢不兩立,胡狐因爲是第一馴獸師,所以對妖魔的情感要稍微不同一些,連庭嘛……根本是懶得說。

“你你你你你。”姜黎吞吞吐吐,指着突然出現的男人,“狗變成人?再高級的魔犬也沒有這種本事啊!”

“不,有一種可以。”卓闕道,“地獄魔犬,魔犬的首領。”

姜黎被一提醒,也反應過來了,可是臉色變得更難看:“你你你你你你……”

“你個屁啊。”冷焰翻個白眼,在長孫身邊坐了,“老子就是地獄魔犬冷焰,怎麼的?”

“哇啊!”姜黎跳起來躲到卓闕身後去,“魔犬會殺人,會吃人的心臟和靈魂!”

冷焰眉頭抽了抽:“你小子的靈魂我一點都不惦記。”

長孫倒是好奇,回頭:“你真的要吃?”

冷焰尷尬了,心虛搖頭:“沒……也沒有……”

這人……連撒謊都不會。

長孫想笑,站起來抱了一堆老舊的廢棄物品過來,打算燒一起來暖暖屋子。

總覺得這雨下起來,就算是夏天,卻讓人有一股陰冷感。

“你不吃人?”姜黎小心翼翼看着冷焰。

“不吃。”冷焰嫌惡皺眉:“人有什麼好吃的?那麼臭。”

姜黎臉上尷尬,胡狐調侃他:“喲,好一個特種兵!”

姜黎更是面上掛不足:“咳咳……我……我幫忙燒火。”

一時間周圍的聲音都安靜下來,就聽到姜黎和長孫搬東西的聲音。

卓闕坐在窗邊,看着窗外發呆。胡狐手裡把玩着那隻空了的竹管,面上也是心不在焉的樣子。

冷焰快手快腳的把火點燃,噼啪作響的聲音拉回了衆人的思緒。

胡狐剛要說點什麼活絡一下氣氛,卻突然面色一變。

“有東西……”

卓闕站起來,看着窗外的眼睛一眨不眨。

胡狐也跑到牀邊,探頭往外一看——好傢伙,不遠處一片黑壓壓的東西,像大軍過境一樣壓過來了。

“這麼多……”

胡狐臉色嚴峻起來,他和冷焰一定能撐住,可是其他三個……

他萬萬沒料到數量居然超出了他的想象。

“這樣子不行。”冷焰不知道何時到了兩人身後,只看了一眼就搖頭,“等他們發現我們,就逃不掉了。”

胡狐:“不如用結界遮擋……”

“沒用的。”冷焰慢條斯理道,“數量太大,你一個人撐不住。那麼多妖氣會壓垮你的結界。”

“你倒是想個辦法!”胡狐見冷焰漠不關心的樣子,頓時火大:“你家主人也會有危險哦!”

“這個我當然知道。”冷焰翻個白眼,“現在只有一個辦法,離開這裡。”

長孫走過來,瞪了一眼冷焰:“你在說廢話。”

冷焰尷尬,擡手搔搔臉:“我的意思是……先逃到地下去吧。”

“地下?”

長孫好奇,胡狐也瞪大眼:“你是說傳送門?”

冷焰擡手打了個響指,破屋裡憑空就出現了一個轉圈的黑色大洞。

“只有這一個辦法,走是不走?”

“走啊!”

胡狐興奮起來,他早就想去地府看看了!!哇靠!沒有死的人就能去地府!多麼酷啊!

34.三十三28.二十七11.十29.二十八5.四41.四十38.三十七17.十六30.二十九38.三十七22.二十一7.六38.三十七29.二十八17.十六24.二十三24.二十三41.四十5.四4.三19.十八12.十一11.十32.三十一28.二十七18.十七34.三十三7.六17.十六32.三十一2.一2.一20.十九14.十三22.二十一20.十九23.二十二13.十二12.十一15.十四24.二十三14.十三26.二十五29.二十八40.三十九41.四十30.二十九26.二十五11.十18.十七3.二9.八38.三十七2.一1.序11.十41.四十25.二十四7.六5.四1.序24.二十三39.三十八30.二十九5.四27.二十六9.八34.三十三8.七21.二十11.十11.十5.四38.三十七3.二13.十二20.十九27.二十六12.十一22.二十一33.三十二26.二十五7.六13.十二34.三十三17.十六3.二27.二十六35.三十四39.三十八38.三十七10.九11.十34.三十三17.十六21.二十
34.三十三28.二十七11.十29.二十八5.四41.四十38.三十七17.十六30.二十九38.三十七22.二十一7.六38.三十七29.二十八17.十六24.二十三24.二十三41.四十5.四4.三19.十八12.十一11.十32.三十一28.二十七18.十七34.三十三7.六17.十六32.三十一2.一2.一20.十九14.十三22.二十一20.十九23.二十二13.十二12.十一15.十四24.二十三14.十三26.二十五29.二十八40.三十九41.四十30.二十九26.二十五11.十18.十七3.二9.八38.三十七2.一1.序11.十41.四十25.二十四7.六5.四1.序24.二十三39.三十八30.二十九5.四27.二十六9.八34.三十三8.七21.二十11.十11.十5.四38.三十七3.二13.十二20.十九27.二十六12.十一22.二十一33.三十二26.二十五7.六13.十二34.三十三17.十六3.二27.二十六35.三十四39.三十八38.三十七10.九11.十34.三十三17.十六21.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