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十九

這個傳送門長孫曾經見過一次。

一年前,他爲同班的一個少年照看過□□,而那個少年的靈魂曾經跟着冷焰去過地府。

長孫:“不是說活人不能去麼?”

就因爲活人無法進入,所以當初少年纔會被剝離開靈魂和□□,單獨用靈魂去過一次。

“那是普通人。”冷焰解釋道,“到下面的時候,會有專門的人排查身份,如果是驅魔師,只要有相關證明,也是能放行的。”

長孫似懂非懂的點頭,再轉眼,胡狐已經一馬當先的跳進黑洞裡去了。

卓闕十分鎮定的跟了進去,姜黎湊到洞口邊,左看看……右看看……

“這下去了……還上得來麼?”

冷焰翻個白眼,一腳將男人踹了下去。

“走吧。”冷焰不能等長孫發話,已經先一步抱起了少年,跳進了黑洞裡。

旋轉的黑洞緩緩在半空中關閉,當最後一條縫隙也消失時,整個大地震顫着,呼啦啦的聲音靠近破屋,朝着妖魔一方的牆面頓時倒塌,灰塵四起,煙霧瀰漫,伴隨着瓢潑大雨,彷彿末日降臨。

黑洞下方,青石板的長廊,一盞一盞的綠色火把燃燒起來,照亮衆人的面目。

冷焰帶頭,其他人緊跟在後。胡狐興奮的看着四周,手指觸摸到冰涼的石壁,臉上滿是好奇。

等他們走出冗長的長廊,視線突然開闊——黑漆漆的街道,歐式的宮廷燈裡跳躍着微微的白光,像靈魂一般。用各色寶石鋪成的道路延伸到遠方,青色的、紫色的、紅色的、微微發着光亮。四周的房屋安靜的矗立着,是一派歐式小鎮的感覺。

“什麼人?”

走出長廊時,有頭戴漆黑兜帽的“人”拿着碩大的鐮刀擋在了冷焰面前。

長孫打量着他,巨大的黑色的斗篷,兜帽遮擋住了大半張臉,如同彎月一般的鐮刀閃着寒光,那人帶着陰冷感,聲音冷漠。

這是死神。長孫認識,因爲曾經見過同樣裝扮的死神出現過。

“是我。”冷焰開口,又指了指身後長孫他們,“這四位是驅魔師,他們臨時有事借過一下。”

那死神似乎有些疑惑,微微側頭,兜帽下襬動了動,長孫知道對方在打量他們。

“驅魔師……”

他道,“有證明嗎?”

胡狐從上衣裡掏出一個像身份證的東西,遞了過去:“我是赤龍城高級驅魔師,這三個是新來的。我們遭遇了一些變故,打擾了。”

那死神仔細看了看證件,又看了看胡狐,確定沒有問題,才收回鐮刀。

他看向冷焰,聲音同樣沒有絲毫波動:“冷焰大人,前段時間狄岡大人在找您。”

“狄岡?”冷焰奇怪,“他找我做什麼?”

“不知道。”那死神讓開一些,“請吧,也許在達納特斯大人的辦公室,您能遇見他。”

冷焰聽到達納特斯的名字,眉頭不經意的抽了抽。

那個死神的頭領,腹黑又狡猾的傢伙……幾乎是所有死神以及妖魔的噩夢。

“達納特斯……”

胡狐一邊走一邊問冷焰,“是那個達納特斯?”

“難道還有第二個達納特斯?”冷焰道,“只一個就夠人受得了。”

“爲什麼?”胡狐好奇,“聽說他很厲害,身份也很神秘,是死神們最崇敬的領導者。”

“那只是表面現象。”冷焰撇嘴,“別說我沒提醒你們:如果看到一個金色長髮,笑容溫和,看起來很容易親近,又十分美麗的男人,千萬有多遠躲多遠。”

冷焰不說還好,一說,胡狐反而更感興趣了。他左右張望着死神界:“好想見一見啊,那個大人物。”

姜黎憋了一肚子的疑問,終於是忍不住了。他繞到長孫一側,隔着少年問冷焰:“不是去地府麼?這裡是地府?”

閻羅殿在哪裡……黑白無常呢?

“這裡是死神界。”冷焰伸手朝遠方指了指,“要經過這個地方,去到死神界和地獄的邊界大門,在那裡有通往亞洲地府的傳送門。”

“還要傳送一次?”姜黎覺得有些陰森森的,但又止不住好奇,“爲什麼不能直接去呢?”

“這個是規定。”冷焰道,“況且我是地獄魔犬,只能開啓到地獄和死神界的傳送門。如今我不再看守地獄大門,地獄的傳送門我也不能打開了。”

姜黎似懂非懂的點頭,“這麼說……不僅在陸地上有國界之分,地下也一樣啊。”

“廢話。”胡狐看他一眼,“信仰都不同,怎麼可能一樣?”

等到幾人說着話,已經到了小鎮的邊界處。遠處是一片黑色的沙漠,天空是永遠的黑色,沒有光明的存在,再遠一點,能隱約看到一座恢宏的城門。

“那裡就是通往地獄的地獄之門。”冷焰看着遠方道,“是墮天使們掌管的地方。”

“墮天使……”姜黎終於有了點興趣,“聽說天使都很美……”

冷焰看了他一眼,勾了勾嘴角:“是很美。”

長孫突然意義不明的擡眼看了男人一眼,冷焰跟他對視,少年又轉開了頭去。冷焰有些莫名其妙。

“在去傳送門之前……”冷焰看向靠近沙漠的邊緣,那裡有一座高聳的城堡:“先去跟死神首領打個招呼吧。”

“對的對的。”胡狐因爲對達納特斯十分感興趣,連連點頭,“借別人的道走,不好不說一聲。”

於是幾人改變方向朝城堡走去。越是接近,就越是覺得這城堡氣勢恢宏,冗長的走道沒有任何東西支撐的延伸開,站在這頭,能看到盡頭碩大的石門。

“啊,不好意思,請讓讓……”

一把溫潤的聲音突然響起,語調很輕,帶着一些侷促。

長孫一愣,猛的回頭——就見身後站着一個看不到臉的人,之所以看不到臉,是因爲對方手上抱着高高的一摞書,那書的高度完全遮擋了對方的視線,書的頂端還在微微搖晃,彷彿下一秒就會坍塌一般。

有一雙手小心翼翼的在書下面託着,手臂微微發抖,彷彿承受不了。

胡狐帶頭朝旁邊讓開,還說道:“哎呀,死神界這是僱傭童工麼?怎麼讓這麼小的孩子做這麼重的活?”

那人在書後道:“謝……啊!”

下一個謝字還沒說完,搖晃的書終於朝下倒了下來,那一瞬,露出後面一張清秀可愛的臉來。

軟嘟嘟的臉頰,大大的眼睛,瞳孔漆黑而清亮,帶着一種溫馴感。

而那人在視線重見光明的瞬間,也看到了書後的長孫律。

“…………啊!!!”

少年一下驚叫起來。

姜黎和胡狐都嚇了一跳,看着少年伸手指着長孫半響抖着嘴脣說不出話來。

“班班班班班班班……”少年的眼眶迅速泛紅,隨即豆大的眼淚凝聚起來,終於失聲道:“班長!你怎麼死了啊!”

長孫律:“……”

冷焰:“……”

胡狐楞了半天,突然爆發出大笑。

“啊哈哈哈哈!哎喲救命!啊哈哈哈哈哈!這誰家孩子啊哈哈哈哈!”

少年轉頭看他,眼淚一晃順着面頰落了下來。

胡狐還沒來得及再開口,突然就感覺腦後生風,一股殺氣瞬間靠近了自己。

“哇啊!”

胡狐頭也來不及回,先一步躲了開去。餘光就見一把閃着寒光的碩大鐮刀幾乎是擦着自己的後背落地。

“什麼人?”一把冷漠的絲毫不帶感情起伏的聲音道,“在這裡幹什麼?!”

男人一邊說着話,一邊將傻在一旁的少年抓了過去:“你在哭什麼?這幫人欺負你?”

少年趕緊搖頭:“不是啊狄岡!你誤會了!你看啊!班長!”

少年伸手指着長孫,男人此時才發現了人羣裡有兩張熟悉的面孔。

一張是冷焰,另一張是長孫律。

“怎麼回事?”狄岡看了冷焰一眼,“你帶着人類跑下來幹什麼?參觀麼?”

“人類?”少年被狄岡的話一提醒,這才發現四人並不是靈魂,而是貨真價實的人。

“有點事。”冷焰隨口敷衍,“聽說你找我?”

“嗯……”狄岡看了一旁的胡狐一眼,又看了看卓闕和姜黎,“這件事需要慢慢說明,找個地方坐下來吧。”

狄岡是死神界三大死神之首。死神界由達納特斯統轄,而其最得力的三個助手分別是:狄岡、柯利洛和亞連。

一年前,拉切西斯女神被心魔佔據身體,其善良的意識脫離身體飛往了人間,藏進了一個普通少年的心裡。受到達納特斯命令的狄岡,前往人間尋找女神。也因此,拉開了暗黑勢力的開幕。

和長孫律認識的少年,名叫桃星辰。他便是一年前被女神意識選中的人類,而女神之所以會選中他,其實也有很深的淵源。

喚醒暗夜之神的三大必須要素之一:百年難得一見的災星——殺戮之罪。

那指的就是桃星辰。懦弱的少年,從出生開始就從沒遇到過好事:沒有朋友、沒有親人的愛和關懷,做事小心翼翼,甚至在生命即將走到盡頭時,也是孤獨一人。

但因爲命運的輪迴,桃星辰遇到了長孫律,遇到了冷焰,遇到了狄岡。因爲他的命運,他前世留下的殺戮之罪,讓他成了喚醒暗夜之神的必需品。

拉切西斯女神想要得到他,而早就發現這個陰謀的衆神——安排了一出命運的戲碼,讓狄岡和少年相遇,解開了少年的心結。

桃星辰的死亡之日是早就定下的。當他內心的心魔被化解時,他遵循了自然法則。而死後,靈魂被達納特斯找來,做了死神界的一名死神。

桃星辰的事,長孫也只知道很少一部分。他大概跟胡狐等人解釋了一番,胡狐在驚歎之餘,又忍不住仔細打量起少年來。

那是極容易讓人喜歡的樣子,也很容易讓人心疼。胡狐想象不出來,少年生前揹負的噩運,連姜黎也是露出震驚的表情。

“我這是在聽傳說麼?”他看着桃星辰,“那你現在還有危險嗎?”

狄岡看了姜黎一眼,又轉眼看冷焰:“這就是我要跟你說的事情,不過在此之前……這些人是誰?”

冷焰嫌介紹太麻煩,於是由胡狐簡略的介紹了一下各人的情況,以及現世的事情。

聽到妖魔大舉入侵秦嶺淮河一帶時,狄岡微微皺眉。

“我們一直有和地府合作,調查拉切西斯後來的行動。如今她的勢力已經悄悄蔓延開了,在無法看見的地方,恐怕已經集結了無法想象的黑暗勢力。”

“可是她還差三大要素啊。”冷焰道,“難道你是擔心……”

“沒錯。”狄岡點頭,“如今她的勢力擴大,達納特斯不知去了何處,我怕她會回來搶奪星辰。”

“這個女神這麼壞?”姜黎聽得似懂非懂,“你們就等着她勢力擴大?爲何不先滅了她?”

“好歹是個女神。”胡狐翻個白眼,“哪裡有那麼容易打發的?況且……”

胡狐看向狄岡和冷焰:“不能毀了她的□□,否則女神本來的意識就回不去了。”

“沒錯。”狄岡點頭,“這也是麻煩的地方之一。”

“原本的女神去了哪裡?”胡狐覺得奇怪,“她不出面解決麼?”

“到目前爲止,女神本體已經失蹤很久了。”狄岡搖頭,“我們一直在尋找,可是找不到。”

“也許她只是在等待時機。”從頭到尾一直沒吭過聲的卓闕突然發話。

衆人都轉頭看他,卓闕笑道,“我猜的,女神……應該有自己的想法吧?”

狄岡有意無意的多看了卓闕一眼。

“我們也這樣想過,可是如果有什麼想法,爲何不直接來告訴我們,大家合力的話……也許更能節省時間。”

也不至於讓女神心魔發展出如此強大的勢力。

“你找我就是說這些?”冷焰有些不耐煩,“你看好你家的小孩,跟我有什麼關係?”

狄岡眉頭青筋一跳:“怎麼沒關係?女神要找的第二要素就和你有關係!”

冷焰一愣,臉上有些不自然,“和我沒關係。早就沒關係了。”

狄岡不置可否,從身後的桌子上取來一張封好的信封。信封上面蓋着紅戳,另一面寫着冷焰的名字。

那字跡十分優雅而好看,讓人覺得寫字的人也必然是極美的。

“送到這裡有些時間了,我一直在找你,但是感受不到你的氣息。”

“我在赤龍城。”冷焰接過信,卻並沒有馬上打開,“赤龍城有結界,你找不到我很正常。”

狄岡點頭:“這信是誰寫的,你該知道吧?”

冷焰沒回答,餘光看了旁邊長孫一眼,少年並沒有露出任何表情,彷彿對那封信完全不感興趣。

“不打開看看?”狄岡嘲道,“信都送來了,你還敢說沒關係麼?”

桃星辰在旁邊有些好奇:“狄岡,那是誰寫來的?”

狄岡摸摸他的頭,“一個……冷焰的老朋友。”

胡狐看看冷焰,又看看狄岡,再看看長孫,似乎隱約察覺到什麼。

別看胡狐平時吊兒郎當,什麼都不往心裡去,但其實心思很縝密,也很機靈。

那算是小聰明吧——至少連庭這樣評價過。

他突然道:“要喚醒暗夜之神的第二要素是天使的背叛吧?我記得曾經有一個傳言,一個叫戴卡的四翼天使,背叛了神的愛而墮落,他的情況很特殊……”

說着,他看了看冷焰微變的臉色,“難道這封信是……你認識戴卡?”

13.十二41.四十37.三十六33.三十二15.十四18.十七24.二十三21.二十24.二十三34.三十三10.九41.四十37.三十六39.三十八10.九5.四10.九40.三十九39.三十八25.二十四23.二十二10.九4.三5.四3.二18.十七6.五2.一40.三十九28.二十七34.三十三30.二十九34.三十三15.十四6.五38.三十七17.十六38.三十七18.十七10.九39.三十八15.十四32.三十一10.九26.二十五19.十八27.二十六3.二21.二十29.二十八1.序11.十10.九8.七18.十七31.三十9.八27.二十六40.三十九2.一30.二十九13.十二15.十四38.三十七19.十八14.十三34.三十三12.十一35.三十四18.十七25.二十四29.二十八4.三7.六23.二十二18.十七30.二十九3.二18.十七26.二十五22.二十一33.三十二15.十四14.十三18.十七1.序23.二十二37.三十六6.五21.二十22.二十一3.二19.十八41.四十13.十二19.十八41.四十20.十九41.四十
13.十二41.四十37.三十六33.三十二15.十四18.十七24.二十三21.二十24.二十三34.三十三10.九41.四十37.三十六39.三十八10.九5.四10.九40.三十九39.三十八25.二十四23.二十二10.九4.三5.四3.二18.十七6.五2.一40.三十九28.二十七34.三十三30.二十九34.三十三15.十四6.五38.三十七17.十六38.三十七18.十七10.九39.三十八15.十四32.三十一10.九26.二十五19.十八27.二十六3.二21.二十29.二十八1.序11.十10.九8.七18.十七31.三十9.八27.二十六40.三十九2.一30.二十九13.十二15.十四38.三十七19.十八14.十三34.三十三12.十一35.三十四18.十七25.二十四29.二十八4.三7.六23.二十二18.十七30.二十九3.二18.十七26.二十五22.二十一33.三十二15.十四14.十三18.十七1.序23.二十二37.三十六6.五21.二十22.二十一3.二19.十八41.四十13.十二19.十八41.四十20.十九41.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