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二十

關於墮天使的傳說原本就有很多種, 但惟獨戴卡是特別的。

如果說路西法墮落是因爲傲慢,但至少從某個角度來說他並不是背叛神,而是看不起被神所寵愛的人類。不滿神所要他對人類低頭的做法而已。

但是戴卡不同, 他墮落的原因是背叛, 他站到了神的對立面, 甚至連路西法也無法給與他庇護所, 墮天使們依然是愛戴着神的, 他們豎立了倒十字,在地獄仰望着天堂。

冷焰始終記得第一次見到戴卡的情景。溫柔善良的四翼天使第一次來到了地獄,白色聖潔的翅膀變成了黑色, 他帶着溫柔可親的笑容,好奇的眨着清亮的眼睛看着趴在地獄大門前的巨大黑犬。

“你就是冷焰?”戴卡的聲音十分好聽, 彷彿虔誠吟唱的詩人, 金色的短髮俏皮的微微卷着, 淺藍色如同大海般的瞳孔讓人無法相信他居然墮落了。

冷焰撩起眼皮懶洋洋的看了看天使,“你來這裡幹什麼?回你該去的地方。”

“噢……”戴卡笑起來嘴角邊有兩個小小的酒窩, 他像個小孩子般侷促起來:“我只是……只是好奇想來見見你。”

地獄的大門很難纔會打開一次。墮天使的世界獨立而高傲着,要出去必須有路西法親自簽發的通行證才能過去。冷焰早就得到消息,說新來了一位四翼天使,路西法親自囑咐他——絕對不能放他離開。

“那你現在見到了。”冷焰直起身子來,龐大的身體讓他看起來有着十足的壓迫感。他黑色的大尾巴在門邊甩了甩:“馬上離開這裡, 我就不會把今天的事告訴路西法。”

聽到路西法的名字, 戴卡微微縮了縮肩膀。彷彿做錯事的小孩。冷焰看他那樣子, 不耐煩的皺了皺眉:“走吧, 不要再來了。”

天使抿了抿脣, 點點頭,慢吞吞的離開了大門前。直到那消瘦的身影看不到了, 冷焰纔打了個哈欠,又趴回了地上,繼續做起剛纔被打擾了的夢來。

讓冷焰沒想到的是,第二天戴卡居然又出現了。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看起來那麼美好而純潔,身後的黑色翅膀和他格格不入。他小心翼翼的站在不遠處,見冷焰沒有要趕他走的意思,便就地坐了下來,抱着膝蓋看着黑犬。

“你在幹什麼?”冷焰本來每天都閒得很,見他沒有要靠近,也懶得開口趕人。

“看看而已。”戴卡輕聲道,“我……在城裡很無聊……”

冷焰心裡暗想:你無聊所以來看我找樂子?這是什麼邏輯?難道我是傳說中人類動物園裡的觀賞動物?

戴卡似乎知道他想岔了,解釋道,“只是覺得,你也是一個人的樣子,所以……”

一個“也”字,暴露了太多的信息。冷焰側頭看他,“你沒有朋友?”

“呃……”戴卡搖頭,“有的,但是……不想麻煩他們。大家都有自己的事要做。”

冷焰不置可否,想起來之前的一些傳聞——

戴卡成爲墮天使後,由地獄半監視半看管。他不會被關進監獄裡,但路西法也不可能給他委派什麼工作,難怪會閒得無聊了。

冷焰並不是一個愛八卦的人。戴卡不說,他也不會問。於是兩人就這樣靜靜對坐着,戴卡偶爾問一些問題,冷焰想回答就回答,不想回答就不理他。這樣居然也相處了一整天,直到戴卡疲倦了,站起身來,跟冷焰禮貌的告別,朝地獄城裡走回去。

然後第二天,天使又來了。日復一日。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一天,戴卡沒有像往常一樣出現。冷焰等了一會兒,心裡隱隱有些不安。可是他不能離開地獄大門,他的職責就是守護這裡,於是他煩躁的拍打着巨大的尾巴,不時擡起脖頸朝遠處的地獄之城遙遙看着。

而那一天,戴卡一直沒有出現,如此又過了兩天的早上,他又像往常一樣走了過來。

冷焰一眼看見他的身影,就從城門口站了起來。

戴卡似乎微微吃驚,走到平常的位置,遠遠看他:“你好冷焰,發生什麼事了嗎?”

冷焰有些哭笑不得,赤紅的雙目看了看他——男人的雙眼似乎有狠狠哭過的痕跡,眼睛微微發腫,神情疲憊。

“你是怎麼了?”冷焰重新坐下來,看他,“這幾天找到事情做了?”

“噢……”戴卡抱膝坐下來,“沒有,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所以不想出門。”

冷焰想要問,卻又強迫自己裝作不知道:“是嗎,我這幾天倒是看到一些有趣的事。”

“什麼?”戴卡好奇的看他,湛藍色的眼睛讓人的心不自覺的溫柔。

“昨天一個笨蛋天使到我面前來,告訴我他要出去,可是他弄丟了路西法給的通行證。”冷焰道,“通行證一個人只能用一次,他不敢回頭再找路西法要一張,所以來請求我行個方便。”

戴卡點點頭,“你讓他走了嗎?”

“當然沒有。”冷焰哼哧一聲:“結果他很生氣,告訴我他是個六翼天使,在地獄的職位是很高的。他甚至將翅膀打開給我看,讓我仔細數數。結果……”

冷焰賣了個關子,眼看戴卡好奇起來:“結果什麼?”

冷焰嘿嘿道:“結果他六隻翅膀,其中兩隻沒有羽毛!像被扒光毛的雞翅膀一樣!哈哈哈!”

冷焰笑了起來,可是戴卡卻沒有笑。

他愣了愣,突然抿了抿脣瓣,將臉埋進了膝蓋裡。

冷焰莫名其妙:“喂?不好笑麼?這是我幾百年來遇到的算比較好笑的事了。”

“嗯……”戴卡聲音悶悶的道,“那個人,應該是昨天在城裡和貝拉打架的那個六翼天使吧。”

“貝拉?”冷焰動了動耳朵,“那個聽說脾氣不太好的墮天使?”

“是的。”戴卡點頭,“貝拉昨天和他打架,將他雙翼上的毛拔光了,今天全城都在談論這件事。”

“這樣啊。”冷焰覺得有些無趣,“怪不得你覺得不好笑了,已經聽過了啊。”

“不,還是很好笑的。”戴卡擡起眼來,冷焰卻嚇了一跳,男人的眼睛微微發紅,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只是讓我想到了其他的事情。”

冷焰心裡咯噔一下,預感到有些東西是他不想聽,不想知道的,可是男人已經開口了——

“米達倫你知道嗎?神的七大天使之一……可是他太殘暴了,脾氣也不太好,神警告過他很多次,可是他聰耳不聞。”戴卡自顧自陷入了自己的回憶中,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

“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要拔掉一隻雙翼天使的羽毛。原因是那隻天使冒犯了他,讓他覺得很生氣。之前我只是聽說,米達倫的脾氣很不好,可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他……”

“要知道……七大天使並不是誰都能輕易見到的。他們總是在忙碌着,幫助神傳遞各種消息和安排着天堂的各種事情。我第一次見到他……就愛上了他。”

冷焰眼神閃了閃,沒答話。聽到男人說到這裡突然頓住了。

戴卡停頓了很久,久到冷焰都要以爲男人睡着了,他卻又突然開口:“誰說天使不會有愛情呢?我覺得我完全能理解亞當和夏娃的感情,自那之後,我總是想要尋找米達倫的身影,想要靠近他,可是這份感情卻被神發現了。”

“同性相愛是最大的背叛。”戴卡的聲音帶着濃濃的疲憊,“神將它視作最大的禁忌,甚至比路西法帶領墮天使離開天堂時……還要嚴重的禁忌。”

“而米達倫……也知道了我對他的感情。原本,我並沒有抱任何希望,也許那個人只會不耐煩的將這件事拋到腦後吧……我都想要放棄了,他卻主動找上了我。”

“偷偷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是我覺得最快樂的日子。可是沒有什麼是能瞞過神的,神將我找去,讓我放棄,我突然很恨他……爲什麼他能對人類如此寬容,卻無法對他的天使們寬容呢?而在那一瞬間,我墮落了。”

冷焰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要說什麼。地獄大門前安安靜靜地,安靜地只能聽到戴卡疲倦的聲音。

“我墮落之後,神將我送來了地獄,讓路西法嚴加看守。他將我和米達倫分開了,我甚至沒來得及和米達倫說上最後一句話。而米達倫知道這件事之後,他發怒了……他做了最大的錯事,他屠殺了一個小鎮上的所有人類,他成了嗜血天使,也墮落了。”

“冷焰,如果我到死前都只能待在這裡,那麼我寧可去死……可是我還想再見米達倫最後一面。他屠殺了人類,被神所遷怒,被天使大軍通緝……我只想再見見他……”

冷焰沉默了許久許久,這大概是這麼幾百年來,他第一次這麼費力的去思考一件事。他一直思考到了夜晚來臨——雖然在地獄,根本分不出白晝和黑夜來。

戴卡將臉埋在膝蓋裡,大概是哭累了,緩緩地倒在地上沉沉睡了過去。

那張清秀溫柔的臉帶着疲憊,眼角還有淚痕,他安靜地睡着,好像只有這一刻才能獲得稍微的安心。

冷焰看着他的臉,聽到自己心裡翻涌起無奈的聲音。

也許那是他第一次對另一個人產生了憐憫和同情,也許,是第一次感受到喜歡和心疼的滋味。他想爲他做點什麼,是爲了戴卡,也是爲了他自己。

如果那個米達倫真的值得戴卡這樣去愛,冷焰微微有些茫然——愛到底是什麼呢?

他靜坐了一會兒,站起身,緩緩讓出了背後的巨大之門。

“戴卡。”

他走到天使的身邊,這麼多日子,他第一次主動靠近了他。他低頭嗅了嗅男人身上好聞的味道,叼起了對方的衣領,將他丟出了石門。

戴卡睜開眼睛,震驚的看着冷焰:“你……”

“去吧。”冷焰關上大門,“之後的事,我來承擔。如果你覺得你必須要去見他,按你的想法去做。”

而那之後,路西法震怒,將冷焰驅逐出地獄,丟進了死神界的死刑牢中。原本到死都無法從牢籠中出來,卻在被關了許多許多時日後,突然被達納特斯放了出來。

而那時候,世界早就又變成了另一幅樣子。

聽說戴卡在後來找到了米達倫,聽說米達倫已經成了路西法一個巨大的敵人,聽說墮天使軍團還和米迦勒率領的天使軍團打過一次……

他聽說了許多事,但總覺得……那已經是上輩子的事了。再他踏出牢門的那一刻,他又擁有了新的生命和未來。

那個未來裡不會有那個絕望到讓人心疼的天使,對方的未來裡,也不會有他。

從一開始,他們就根本沒有任何交集。

……

在通往地府的路上,穿越死神界黑色的大沙漠時,長孫三番五次看向身旁安靜的男人。

對方面無表情,手裡抓着那封信卻一直沒有打開的意思。那神情是長孫第一次看見,像是心不在焉,又像是有些傷感。長孫無法想象冷焰傷感或者懷念的樣子是什麼樣,他無法確切的肯定,那表情是否是類似諸如此類的情緒。

其他的他不知道,可有一點他知道。他自己的心裡,像是被什麼堵住了,有一種被背叛,或者是被欺騙的感覺佔據了整個心臟。

在他們和狄岡分別時,狄岡派了任務給他們。

狄岡一行人會繼續尋找女神的本體,而他們需要和地府合作,商量如何抓住女神心魔的方法。

而冷焰還有一個單獨的任務——找到戴卡。

他們必須搶在拉切西斯之前,不能讓那心魔將第二要素抓走。

雖然……米達倫那一關也許並不好過,但他們需要更加謹慎。

穿過沙漠,走到傳送門前時,長孫突然看向冷焰:“你不用跟我們去了。”

冷焰一愣,他的思緒從遙遠的回憶裡轉了回來,看向眼前的少年:“什麼?”

“你去找……那個什麼天使吧。”長孫推了推眼鏡,“那是件很重要的事吧?這邊有胡狐,應該沒問題。”

胡狐看了長孫一眼,沒有插話。冷焰有些莫名其妙:“我可以和你們一起……然後再……”

“節約時間不是更好?”

長孫淡漠道,他別開頭不看冷焰,黑色的劉海隨着他的動作斜斜蓋住眉頭。

冷焰看了少年一會兒,對方側臉清秀的輪廓,不論發生什麼總是淡雅而低調的氣質,他不由自主的在腦海裡浮現出戴卡的身影。

是跟着長孫走,還是出發去找戴卡?

他的腦海裡充滿了疑問,他看向胡狐,又看向卓闕,卓闕自從到了死神界,一直顯得很安靜很低調。他不是不知道卓闕對長孫有其他的感情,如果他走了……

可是第二要素又不能讓那心魔找到……

這封信裡會是求救的信號嗎?

長孫等了很久,沒等到男人說話。

他轉回頭,目光和男人對視,看見了男人眼裡的遲疑不定。

心裡有什麼好似發出了碎裂的聲音。長孫對自己生起氣來:明明就沒有抱過期待,爲何還會有失望?還是自己不知不覺已經付出了感情……

沒用的自己。

長孫抿了抿脣,自己率先朝那傳送門走去了:“你去吧。如果找到戴卡,還會再相見的。”

也許……

女神心魔的搶奪計劃和自己有什麼關係呢?如果自己不加入這個世界,如果選擇當個普通人,他和冷焰又哪裡有交集呢?需要英雄救美的那一個,並不是自己。被圈在這個陰謀論裡的,也不是自己。

自己到底是個外人。

冷焰看着少年的背影,終於下定決心,匆匆丟下一句:“律!我很快就會來找你!”

說完,轉身快步朝沙漠的另一頭跑去了。

長孫的腳步在傳送門前停了下來,他沒有回頭,聽見男人跑遠的腳步聲,隔了好久,才壓抑的吐出一句:“第二次了……”

胡狐有些不知所措,湊過去看了看長孫:“還……還好麼?”

長孫仰起頭,深吸了一口,捏緊了拳頭突然回頭衝着遠方早已看不到人影的方向大喊了一聲:“冷焰你是個混蛋!!”

9.八37.三十六27.二十六31.三十13.十二35.三十四8.七37.三十六24.二十三24.二十三7.六28.二十七14.十三24.二十三13.十二4.三9.八5.四10.九17.十六5.四23.二十二5.四5.四34.三十三18.十七10.九1.序14.十三37.三十六11.十6.五31.三十28.二十七8.七37.三十六3.二38.三十七35.三十四31.三十29.二十八7.六30.二十九22.二十一8.七26.二十五34.三十三22.二十一32.三十一35.三十四26.二十五3.二39.三十八1.序22.二十一8.七20.十九3.二21.二十6.五29.二十八7.六25.二十四11.十9.八39.三十八15.十四22.二十一17.十六28.二十七38.三十七28.二十七13.十二41.四十5.四23.二十二30.二十九37.三十六28.二十七1.序15.十四20.十九15.十四29.二十八34.三十三10.九7.六27.二十六37.三十六40.三十九23.二十二40.三十九17.十六2.一18.十七21.二十3.二20.十九41.四十
9.八37.三十六27.二十六31.三十13.十二35.三十四8.七37.三十六24.二十三24.二十三7.六28.二十七14.十三24.二十三13.十二4.三9.八5.四10.九17.十六5.四23.二十二5.四5.四34.三十三18.十七10.九1.序14.十三37.三十六11.十6.五31.三十28.二十七8.七37.三十六3.二38.三十七35.三十四31.三十29.二十八7.六30.二十九22.二十一8.七26.二十五34.三十三22.二十一32.三十一35.三十四26.二十五3.二39.三十八1.序22.二十一8.七20.十九3.二21.二十6.五29.二十八7.六25.二十四11.十9.八39.三十八15.十四22.二十一17.十六28.二十七38.三十七28.二十七13.十二41.四十5.四23.二十二30.二十九37.三十六28.二十七1.序15.十四20.十九15.十四29.二十八34.三十三10.九7.六27.二十六37.三十六40.三十九23.二十二40.三十九17.十六2.一18.十七21.二十3.二20.十九41.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