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二十一

雖然是自己讓冷焰走的, 可是之所以會失望,是因爲心裡期待着對方不會離開吧?

一路上,長孫律一直在自我思考着。他不得不承認, 在男人這麼長久的陪伴下, 自己已經對對方有了某種依賴和感情。

至於那感情是什麼……

長孫決定不去深入思考。因爲他下意識的覺得害怕……沒錯, 是害怕。是對自己的不肯定, 對對方的不信任, 以及對……

他是妖魔,而我是人。

長孫第五十二次自我暗示道。

通過傳送門之後,四人一行到了冥府。這裡和死神界完全不同, 水榭樓臺,亭臺閣樓, 飛檐吊角, 青銅的鈴鐺掛在大門一端, 無風自動着,發出沉靜的聲音。

掛着冥府牌匾的下面, 站着身着一黑一白衣服的兩個長相相似的男人。說是長相相似,卻又帶着不同的氣質。

這回姜黎反應比誰都快——“黑白無常!”

黑白無常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其中黑無常走上前來:“赤龍城驅魔師?”

胡狐趕緊上前:“是。”

“請這邊走。”白無常站在原地沒動,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大人派我們在這裡等你們。”

消息自然是從狄岡那裡傳過去的。當閻羅收到有來自赤龍城的驅魔師一行人時, 便讓黑白無常早早等着了。

幾人被帶領着上了一輛骷髏馬拉着的馬車, 馬車晃悠晃悠的過了官道, 進了紅漆大門。威嚴大堂上掛着閻羅殿三個大金字, 有小鬼站在門口遠遠看着了, 便衝大堂裡喊:“大人!到了!”

“有請!”

彷彿升堂一般,四周無人, 卻響起了助陣的高呼。

姜黎有些緊張,甚至連胡狐都有些緊張起來了。

“不愧是閻羅殿啊。”胡狐自嘲道,“是比什麼死神界莊嚴多了。”

長孫心裡也是一陣忐忑。總覺得那大堂上是不是擺着各種刑具和油炸大鍋……

一行人各懷心思下了車,由黑白無常領着上了石階,進了大堂。

那大堂上只坐了一個人。黑臉威武的樣子,帶着黑色的官帽,雙目瞪得如銅鈴般。

“這是我們閻王大人。”黑無常冷冷的介紹,白無常已經站回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閻王大人。”

胡狐帶頭,四人稀稀拉拉的喊了一聲。閻王也沒想着還要這樣多禮,一揮手,聲如洪鐘。

“免了免了!貴客登門哪裡有不坐的道理。”

話音剛落,大堂裡突然出現了四把八仙椅子,並排着擺了。

胡狐謝過了,四人在椅子上剛坐定,就聽殿上閻羅道:“剛纔小鬼回報,赤龍城一帶出現大量妖魔。我們已經派人去幫忙了,只是……”

閻羅抹了抹下巴上的鬍渣子,“據剛纔回報,赤龍城此番死傷不少人啊。”

胡狐剛坐下,又騰的一下跳起來了。

“什麼?”

閻羅看他反應如此大,有些後悔自己說的太直接了。他想了想,委婉道,“我這裡剛出來一份表單,你要看看嗎?”

胡狐趕緊衝了上去,白無常拿着表單遞過來,胡狐草草看了一遍,沒看到擔心的人的名字,這才長出了口氣。

可能自己放鬆的樣子太明顯了,胡狐又覺得不太好。趕緊正了臉色,嚴肅起來。

“請問大人,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

“按陽世的時間來算,昨夜發生的。”

胡狐眯了眯眼睛,那就是自己一行人剛離開不久的事。

胡狐:“爲什麼攻擊赤龍城……”

“這也是我們要調查的原因。”閻羅嘆口氣,“因爲拉切西斯的緣故,全世界都被牽連了。死神界、地獄和冥府都合作了起來。”

這個事長孫他們之前在狄岡那裡已經知道了不少。胡狐點頭:“需要我們幫什麼忙呢?”

閻羅:“再過不久,梵蒂岡總部的命令大概也會下來。不過拉切西斯的行動比我們所想的要早了,爲了以防萬一,希望你們能帶回一些消息。讓亞洲的所有驅魔師能儘可能的尋找拉切西斯的藏身之處,當然在暗處我們也會有所行動,爲了轉移視線,拉切西斯大概會派出大量惡魔不斷攻擊亞洲各地的驅魔城,希望你們能小心應對。”

姜黎:“爲什麼是亞洲?”

閻羅:“因爲拉切西斯要找的第二要素……如果我們猜的不差,對方就在亞洲的某處。”

閻羅確實說的不錯。

冷焰出了死神界,打開信——上面只寫了十分簡單的一個地址。

那地址看起來還很眼熟。

爲什麼只有一個地址?求救?有事?不管是哪一個,都必須先去看看再說。

冷焰燒燬了信,衝上雲霄就直奔目的地去了——那竟然就在長孫所在的城市裡。

可能真的是命中註定,又或者是無巧不成書。

當冷焰到了地址上的目的地時,那是一座普通的居民小區,四周一派的祥和氛圍。小區後面是一條寬敞的八車道,對面則是完全相反的富人區。

一棟棟歐式別墅對比着僅一街之隔的普通公寓,冷焰高大的身子走在巷道里顯得有些擁擠。

77號……

冷焰看見門牌,轉身進了其中一個小單元樓,踏上冰冷的石階,敲響了其中一戶人家的防盜門。

門外貼着對聯和倒立的福字。

旁邊掛着牛奶箱,還有氣表和管理費的催繳表格。

冷焰敲了幾下,門裡才隱約傳來聲音。

“請稍等一下!”

那聲音一響起來,冷焰渾身的神經都繃緊了。那是記憶裡溫潤美好的聲音,帶着一點淡漠感。

啪嗒啪嗒——

拖鞋跑進的聲音,隨後是門裡的鎖被打開,對方開了門。

開門的同時,屋裡有低沉的男聲響起:“誰讓你隨便開門的!”

冷焰看着那開門的手頓了頓,隨即那溫和的聲音抱歉道:“啊……我忘記了……”

可此時門也開了,對方只開了門縫,小心翼翼往外張望。

當看到一張俊朗成熟的男人臉龐時,對方愣了愣,然後突然認出了冷焰來。

“是你!”

“戴卡。”冷焰微微笑起來,“好久不見。”

在客廳裡坐下後,越發顯得這房子狹小擁擠了。

所有東西都堆在一起。戴卡金色的頭髮染成了黑色,湛藍的眼眸帶了黑色的隱形眼鏡,他穿着普通的白色T恤,洗的老舊的牛仔褲。因爲有些不合身,顯得像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

他規規矩矩坐在沙發裡,看着對面的冷焰難掩開心的樣子。

而在他旁邊……

冷焰將目光移到男人臉上。那是一個看起來十分陰厲的男人,劍眉斜飛入鬢,鷹鉤鼻,薄脣犀利而顯得刻薄。他皮膚很白,一頭黑髮利落乾淨,穿着襯衣打着領帶,看起來像是普通的上班族。

“米達倫?”冷焰看着他道,“我們還是第一次見面吧。”

米達倫有些傲慢的看了冷焰一會兒,“我聽說過你,是你將戴卡放了出來。謝謝你。”

冷焰勾了勾嘴角,笑意卻並未放大,他能充分的感受到這個男人身上可怕的危險和血腥氣。

那是比死神還要可怕的冷意,是個十足的魔鬼。

“信你收到了?”戴卡輕聲問,“真高興你能來。”

米達倫眯起雙眸,看向身邊的男子:“你給他送了信?”

戴卡顯得有些不安:“因爲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我覺得有必要找人幫忙……”

米達倫的臉色難看起來,顯然在憤怒的邊緣。冷焰看了他一會兒,“你們遇到麻煩了?”

男人回頭瞪著他:“我能照顧好戴卡。”

冷焰搖頭,“我沒懷疑過,我只是問問。”

戴卡拉住男人的袖子,彷彿哀求,米達倫忍了又忍,終於將送客的話吞了回去。

“最近米達倫發現了幾隻在城裡四處巡邏的妖怪。雖然我們有結界……”戴卡不安道,“是拉切西斯嗎?”

冷焰也不隱瞞,點頭,“你知道?”

“知道……”

戴卡顯得有些無奈,“神在很久之前預言過……”

冷焰想,這樣一來他可以節省很多解釋的說辭。他看向米達倫:“也許我們該將戴卡送回天堂或者地獄,那裡至少會安全一些。”

“我不會將戴卡送回去的!”米達倫唰的站了起來,他的目光鎖住冷焰,“我能保護他!”

冷焰其實想脫口而出:我不懷疑!

先不說米達倫曾經是七大天使,他之後的暴行和渾身散發的殘酷惡意,就足夠讓其他的妖魔鬼怪躲之不及。

只是有些事還是慎重些好。不是爲了其他,而只是爲了戴卡。

“也許戴卡並不想看見你傷害誰。”冷焰意有所指,而他也相信,米達倫不會想讓戴卡看見自己暴走的樣子。

果然,米達倫沉默了。

戴卡左右看看,緩解氣氛道:“我去幫你們倒些水吧?”

冷焰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牆上的鐘:“我希望這件事能快些解決,將戴卡轉移走。”

他心底透着某種不安。越是遠離長孫越是強烈。

他從未遠離少年如此遠過,好像不看見那個人心裡就少了一塊什麼,手心泛着刺癢。

他想早日回去。

米達倫顯然看出他在着急什麼。他坐下來,看着冷焰:“你有事?”

冷焰敷衍的點頭:“算是吧。”

戴卡好奇起來,“還沒見過你這幅樣子呢,有什麼不好的事嗎?”

冷焰擺擺手,“我的事之後有時間再說不遲。現在不能抓緊時間嗎?”

米達倫和戴卡互相看了一眼。

戴卡:“我回去的話……會被再次關起來吧。”

米達倫也道:“我在被通緝,如果此時回去,豈不是自己送上門?”

冷焰一愣,這也是啊,他怎麼忘了這茬?

“可這是狄岡讓我來的……”冷焰道,“現在這件事是大事,其他事……也許會先被放下吧?”

冷焰:“米達倫,你的確是做錯了事。想要帶着戴卡躲多久呢?不如趁這個機會贖罪吧?”

米達倫沒說話,沉默了一會兒,戴卡識趣的首先站了起來。

“我去泡茶。”

說着,他朝裡面的廚房走去了。

等到戴卡離開,米達倫才慢慢道:“神不會放過我的,我如果回去,也許會被處死。”

“你們想躲多久呢?”冷焰冷聲道,“天使是不老不死的,這是永恆的枷鎖。”

米達倫沉默良久,“我當然知道……我並不怕被懲罰,可是戴卡要怎麼辦?”

男人的眼睛裡發出一些狠戾的光來:“我不會丟下戴卡不管的,也不會留下他一個人。”

冷焰一愣,心裡突然涌起十分複雜的味道。

——不會留下他一個人。

好像有什麼戳到了自己的心尖上。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留下了長孫律兩次。

明明下定決心要保護的人……可是自己做了什麼?

冷焰混亂起來,要尋找戴卡是狄岡給他的任務,比起律,拉切西斯一定會對戴卡下手。怎麼想,律都是會很安全的。況且還有胡狐和卓闕在。

卓闕……那個神秘莫測的男人,雖然他是新晉驅魔師,可直覺告訴他,卓闕是個厲害的人。

不跟着自己,律就不會有危險。他保護戴卡到了安全的地方,就立刻回去找他。

是的,是這樣的。冷焰開始走神,他不斷的安慰自己,說服自己,可卻越來越心虛。

“冷焰?”戴卡端着茶出來,就看見男人額頭上都是冷汗,彷彿想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冷焰下意識回頭“嗯”了一聲,看見戴卡的臉,突然心裡咯噔一下。

那是怎樣的感覺呢?就好像是被什麼突然砸醒了一樣,冷焰發現自己面對了戴卡這麼半天,沒有心跳,沒有緊張,沒有不安。甚至面對米達倫時,沒有嫉妒沒有不甘。

與之而來的對戴卡曾經的喜歡的感覺也模糊起來——說起來那究竟是不是喜歡?

怎樣纔是喜歡?喜歡到底是怎樣的感覺?

腦袋裡突然闖進長孫律衣衫不整的畫面。被自己壓在林子深處的少年,喘着氣的樣子,臉上泛着潮紅的樣子。第一次那麼想要吻一個人的感覺,看見他遇到危險時憤怒的彷彿理智都要不存在了。

他咬死鍾海時是毫不猶豫的,甚至連牙齒戳破了男人的喉嚨時,也毫無感覺。

他看着戴卡,突然就想起來——喜歡一個人,想要佔有對方纔是喜歡吧?

也許是他的目光太過探究和□□,米達倫突然伸手摟過了戴卡,將他手裡的茶換到自己手裡。

“冷焰?”

男人略帶警告的喊了一聲。

冷焰回過神來:“我……”

話音未落,窗戶外的天突然黑了下來。

27.二十六34.三十三11.十35.三十四37.三十六5.四28.二十七22.二十一33.三十二13.十二22.二十一15.十四10.九8.七11.十6.五6.五11.十41.四十22.二十一26.二十五21.二十17.十六4.三7.六6.五5.四14.十三37.三十六23.二十二8.七24.二十三5.四38.三十七23.二十二39.三十八32.三十一6.五26.二十五31.三十38.三十七10.九19.十八39.三十八23.二十二17.十六21.二十15.十四17.十六26.二十五28.二十七34.三十三3.二3.二34.三十三1.序7.六20.十九13.十二1.序13.十二1.序41.四十20.十九27.二十六6.五31.三十40.三十九19.十八6.五5.四19.十八10.九15.十四14.十三32.三十一15.十四1.序9.八28.二十七11.十31.三十7.六29.二十八10.九20.十九2.一32.三十一22.二十一17.十六30.二十九6.五39.三十八6.五40.三十九39.三十八11.十37.三十六30.二十九13.十二
27.二十六34.三十三11.十35.三十四37.三十六5.四28.二十七22.二十一33.三十二13.十二22.二十一15.十四10.九8.七11.十6.五6.五11.十41.四十22.二十一26.二十五21.二十17.十六4.三7.六6.五5.四14.十三37.三十六23.二十二8.七24.二十三5.四38.三十七23.二十二39.三十八32.三十一6.五26.二十五31.三十38.三十七10.九19.十八39.三十八23.二十二17.十六21.二十15.十四17.十六26.二十五28.二十七34.三十三3.二3.二34.三十三1.序7.六20.十九13.十二1.序13.十二1.序41.四十20.十九27.二十六6.五31.三十40.三十九19.十八6.五5.四19.十八10.九15.十四14.十三32.三十一15.十四1.序9.八28.二十七11.十31.三十7.六29.二十八10.九20.十九2.一32.三十一22.二十一17.十六30.二十九6.五39.三十八6.五40.三十九39.三十八11.十37.三十六30.二十九13.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