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三十

卓闕從門外進來的時候, 大堂裡和樂融融,樓上什麼東西砸的乒乓亂響。

他有些納悶的走上樓梯口,剛到走道里就聽到從長孫的房間裡傳來一聲比一聲大的咆哮。

“滾出去!”

“你……滾!出!去!”

“律……”

冷焰的聲音可憐巴巴的, 隨即聲音小了下去, 很快少年清潤的嗓音更加惱怒了:“冷焰!你再不停手你就別想再進我房間!”

砰嘭幾聲, 好像是桌子被撞倒了, 隔了會兒冷焰嘀嘀咕咕從門裡退了出來。

他左右兩邊臉上是紅紅的手掌印, 手腕上還有牙印,頭髮衣服都亂七八糟,那樣子彷彿跟小獸搏鬥過似的。

卓闕盯着他看了會兒, 眉頭慢慢挑起來。

冷焰轉頭看到他,下意識的捂住腦袋:“律跟我說了, 你的能力……”

卓闕皮笑肉不笑:“你除非把全身裹起來我纔會看不到。”

冷焰從手指縫裡看他:“我是不怕你看, 但是你不能看律!律的裸……”

砰——

門突然從裡面被拉開, 卓闕還沒反應過來,冷焰又被拉回去了。

門被重新關上, 冷焰在門裡笑:“律!你還是捨不得我……”

屋裡律壓低聲音不知道說了什麼,冷焰的聲音突然嚴肅了:“放心律!你的貞、□□會保護!”

屋裡細碎的聲音漸漸小了下去,卓闕甚至能想象出長孫放棄跟冷焰繼續溝通的無奈表情。他走回到自己的房間裡,腦袋裡還是剛纔從冷焰記憶裡看到的景象——原來那個清清冷冷的長孫律也會露出那樣的表情……

他給自己倒了杯冷茶,一口灌下去。甩了甩頭, 準備衝個涼水澡。

咚咚咚——

門突然被敲響了。

卓闕一邊脫衣服一邊喊了聲請進, 門被推開, 長孫看到卓闕赤果上半身的樣子一怔。

“抱歉。”少年想退出去, “我一會兒再來。”

“沒關係。”卓闕沒回頭, 自顧自的拿了掛在窗前的巾帕抹了把臉,“有什麼事?”

男人沒有回頭, 長孫對他有了些改觀。他走進屋子將門關上,隔絕了外面不滿的冷焰的視線。

“這樣好麼?”卓闕始終背對着他,“你不怕我做和冷焰一樣的事?”

長孫腳步頓了一下:“如果你想,也許你該轉過來。”

卓闕沒吭聲,將帕子放到旁邊面盆裡浸溼,隨後擰乾了擦身。

“這塊寶石是怎麼回事?”長孫將藍色寶石摸出來放在桌上。寶石內部彷彿流轉着光,像水波一樣盪漾着。

“護身符。”卓闕慢條斯理道,“我不是說過了?”

“不是普通的護身符吧?”長孫不信,“它將我心裡的情緒化作了能力。”

他回來後拿着那寶石試了很多次都沒有用,想來想去,果然是當時自己的憤怒情緒才讓寶石產生了力量?

卓闕將帕子往窗前一搭:“你說是怎樣就是怎樣吧。”

“卓闕?”長孫皺起眉,“這到底是什麼?”

他話音沒落,卓闕突然閃身到了他身前,一手捏住他的下巴逼迫他擡起頭來。長孫驚訝的在男人眼中看到了憤怒的情緒。

到目前爲止,卓闕總是一副笑盈盈的樣子,還從未見過他發火。

“冷焰到底有什麼好?”和長孫的視線一對上,少年記憶中的那些畫面就朝卓闕撲面而來。

熱情的親吻,被冷焰壓在牀鋪上的模樣,因爲歡愉而無法忍耐的泛起潮紅的臉。

“他是妖魔!你是人!”卓闕低咆:“他三番五次丟下你,我卻一直在你身邊!”

甚至連這次擊退拉切西斯都是因爲他送的寶石。

長孫想退開,卻發現男人的力氣大的驚人。他知道卓闕能看到什麼,他的臉忍不住燒紅起來,尷尬的別開眼:“對不起……”

卓闕一愣,嘴角勾起一絲苦笑:“所以你還是選擇他?”

“……我不喜歡你。”長孫沒回答卓闕的話,只是道,“應該說,我對你沒有那種感情。”

“爲什麼?”卓闕眉頭皺的死緊,“我也能保護你!”

“和保護沒有關係。”長孫擡手拉了拉卓闕捏着自己下顎的手,“感情這種事……本來就是這樣不是麼?”

如果只要說一聲,就能喜歡上誰……那世上哪來那麼多苦情詩。

卓闕靜默了一會兒纔將手放開,他嘆了口氣坐到一旁的椅子上:“你會後悔的。”

長孫揉了揉被捏痛的下顎,“那就活該我倒黴吧。”

卓闕哭笑不得看了他一眼,垂眸看向藍色寶石,臉色正經起來,“這確實不是普通的護身符。不過據說拉切西斯的本體意識在裡面。”

也就是好的那一個?

長孫驚了一跳,沒想到所有人四處找的拉切西斯女神居然就在這寶石裡。

“她怎麼會……”

“這個我也不清楚。”卓闕道,“不過也只有她才能擊退心魔拉切西斯吧。”

好像確實是這麼回事。長孫看了看那寶石,有些謹慎的將寶石朝卓闕推了推,“你怎麼會有這個?”

“這個我不能回答你。”卓闕將寶石塞回長孫衣兜裡,“總之她能保護你。”

長孫皺眉,“我應該將她交給狄岡他們嗎?”

“最好不要。”卓闕道,“現在有些事還說不清楚。”

“什麼意思?”

“你覺得,就憑拉切西斯一個,能作威作福到這種程度?爲什麼其他神靈都不幫忙?”

卓闕的話說中了長孫心裡的疑惑,“爲什麼?”

“心魔這種東西,原本只有人類纔有。可既然第一個神有了心魔,你怎麼知道沒有第二個、第三個?”

長孫:“你的意思是……”

“而且拉切西斯是怎麼受的傷?”卓闕問。

長孫只覺得心裡發寒,“那……”

“在沒確定拉切西斯的敵人,或者是幫手之前,不要貿然交出真正的拉切西斯比較好。”

卓闕說完,起身打開門。外面冷焰正豎着尖尖的耳朵趴在門上偷聽。

見長孫轉回頭來,他的尖耳朵唰的不見了。

“比起我,你們應該跟剛從路西法那裡回來的天使聊聊吧?”卓闕做了個請的手勢,長孫便站起來出去了。

門在身後關上,長孫看冷焰狐疑眯着眼睛的樣子無奈道:“你又想懷疑什麼?”

“哪有。”冷焰立馬做出一副我當然相信你的樣子,拉住他的手腕,“以後和那傢伙少點來往。”

長孫沒理他,不過他隱隱覺得剛纔和卓闕的對話裡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律啊。”冷焰湊過去吻他的耳朵,“什麼時候能把剛纔的事做完?”

他又只做了一半,憋死了!

長孫耳朵紅起來,伸手推開他腦袋,“你腦袋裡只會想這種事?”

“這是大事。”冷焰一本正經,“免得我們總是互相懷疑彼此。”

“我什麼時候懷疑你了。”長孫哼了一聲往樓下走,冷焰厚着臉皮跟上來,“還說沒有,你明明吃戴卡的醋。”

頓了頓冷焰又道,“你剛纔明明露出一副很想要的樣子了,爲什麼又拒絕我。”

他聲音壓的低,看起來完全是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長孫哭笑不得的回頭看他,見那副俊臉眼巴巴盯着自己,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沒搭對,就那麼湊過去親了笨狗的鼻尖一下。

冷焰一張臉像被探照燈打到一樣亮了起來。

長孫彆扭的轉開臉,蹬蹬的下了樓。

樓下,聽到樓梯上傳來的腳步聲,米達倫警戒的回頭。

他先看到長孫律,隨後目光落到笑的傻兮兮的冷焰臉上。

“?”米達倫有些莫名其妙。

戴卡嘿嘿笑起來,藍色的眼睛彎成月牙:“有好事啊冷焰?”

冷焰咳嗽一聲,“說正經事要緊!”

他跟着在長孫身邊坐下來,眉眼裡溢滿了溫暖和愉悅:“米達倫,地獄怎麼說?”

“路西法讓我待命。”米達倫道,“據說狄岡他們已經鎖定拉切西斯的藏身地了。”

“啊?”冷焰想到之前那個石洞,和長孫對視一眼,心裡都有不好的預感。

該不會被他們之前的行動打亂了狄岡他們的計劃吧……

米達倫已經從戴卡那裡聽說了之前的事,他的目光也有些複雜:“如果狄岡他們任務失敗,也許路西法大人會直接派人來告知新的任務。”

冷焰點頭,長孫想到之前卓闕說的話詢問般的開口:“除了拉切西斯,其他神靈有沒有……”

他的話並沒有說完,只是拖長了一個疑問的音調。

米達倫和戴卡對視一眼:“關於這件事……”他頓了頓,壓低聲音,“地獄最近很混亂,好像除了拉切西斯的事,還有另外的事……”

冷焰道:“難道真的還有?”

“有也是最高機密。”米達倫道,“很多事我們是不可能被告知的。”

長孫沉默了一會兒,轉頭對冷焰道:“拉切西斯的事我們想幫忙也幫不上,我現在就想救出師父。”

說起這事,程堯主動道:“我已經聯繫到舊友了,最近他就會回來幫忙。”

長孫當然知道他說的誰,微微吃驚:“他回來不要緊麼?”

“現在是關鍵時候。”程堯道,“何況作爲一個出色的驅魔師,絕大部分驅魔師還是很尊敬他的。尤其是在現在赤龍城羣龍無首的時候。”

門外鬨鬧起來,很快有人走街串巷說着發現了張昌的屍體,還有柳傅失蹤等等消息。

赤龍城一下沸騰了。再經過了妖魔的攻擊洗禮後,居然又相繼爆發出兩位會長傷的傷,失蹤的失蹤的消息。很快虛弱的結界下就飄蕩起一股不安的氣氛來。

夜色慢慢降臨,長孫靠在窗口看着天色,程堯在旁邊吧嗒吧嗒抽菸。柳言棋搬着小板凳坐在門口,現在柳家也各種動盪,誰也沒空搭理他了。

晚飯前甚至有人接到消息說柳言棋在驛站裡,還有柳家的管家跑來讓長孫和程堯多多照看着小少爺。

“他們這是打算放你不管了?”長孫還有些吃驚。

“現在找父親是最重要的事吧?”柳言棋撐着小臉慢慢道。

他還從來沒這麼自由過,沒有跟進跟出的下人,沒有必須背下的書本。好像突然變成了一個無足輕重的普通人。

不過周圍路過的人看到他,還是會恭恭敬敬叫他一聲柳少爺。不過因爲他平日裡太任性囂張了,說話的人也只是打過一聲招呼就走,沒怎麼給過好臉色。

長孫心裡暗道:真是牆倒衆人推啊。

“以後怎麼辦?”長孫問柳言棋,這個才十來歲的小孩兒一下子經歷太多,雖然臉部的輪廓還沒有出來,下顎圓圓的,臉頰圓圓的,但面孔和眼神卻十分成熟。

“不知道。”柳言棋慢條斯理道,他的眼眶又有些發紅,但很快忍住了,“先找到父親再說吧。”

長孫心頭突然就涌出一種衝動:“如果以後沒地方去,跟着我吧。”

柳言棋有些詫異,轉頭看他,程堯卻是打破兩人之間的氣氛突然看着天邊道:“是我老眼昏花麼,那邊是不是有東西過來了?”

被他這麼一說,柳言棋和長孫齊齊回頭——

黑色的夜空下,要真的分辨出什麼其實很難。但是視線可及之處,有什麼隱隱的紅光正在靠近,而且速度很快。

不到一分鐘,衆人就認出來了,那是一雙雙赤紅的眼睛!

程堯丟了煙桿子就往破碎的城牆邊衝,那裡放着警告的煙火。他一次點燃了三隻煙火,煙火沖天而起,短暫照亮夜空的同時,也讓城裡的人看到了靠近的東西。

“妖魔!”

有人大叫起來,“第二撥攻擊來了!”

長孫突然轉頭朝另一頭跑,冷焰抓住他:“你幹什麼!”

“救師父!”

赤龍城已經毀到這種程度了,這一次指不定就會滅城。他要先將胡狐放出來!

“我陪你去!”冷焰化身成漆黑大犬,長孫翻身坐了上去,柳言棋緊追幾步:“我也去!”

長孫回頭看他,還沒說話,冷焰尾巴將小孩兒一卷扔到了背上。

“抓緊!”

低沉的嗓音低咆,腳下踏出烈火來,長孫只覺得四周風聲呼呼,很快驚叫和攻擊聲就被甩到身後很遠的地方。

“地牢在那邊!”

柳言棋盡責的指路,剛轉過巷口,兩人一犬碰到了騎着四不像的連華。

對方看上去也是準備去救胡狐的,長孫和他視線一對,現在情況危機也來不及打招呼,兩人各自悶頭朝目的地奔去,在靠近最北邊的城牆下方,地牢里正冒出一隻管狐來。

“大人。”管狐細聲細氣對連華道,“奉主人命令,請連華大人速速將連庭大人轉移出赤龍城。”

連華眉頭一皺,就聽長孫道,“你去吧!我會把師父救出來的。”

連華短暫的猶豫了一下,但是看到冷焰,他又覺得不會有問題。便一轉馬頭朝另一頭奔去了。

長孫到了地牢前,剛下石階,就聽裡面胡狐哀嚎:“世界末日啊,我要是被活埋在這裡做鬼也不放過柳傅那個混蛋啊!”

長孫嘴角抽了抽,對着那哀嚎的方向道:“師父……你該不是忘記還有我了吧?”

地牢裡一下沉默了,過了會兒胡狐的聲音撒嬌的傳過來:“討厭啦,人家還以爲你和那隻死狗私奔了呢。”

長孫:“……”

冷焰勾起嘴角露出獠牙笑的甜蜜蜜。

35.三十四26.二十五38.三十七32.三十一25.二十四32.三十一11.十15.十四27.二十六8.七37.三十六11.十22.二十一7.六22.二十一18.十七19.十八31.三十12.十一25.二十四4.三11.十34.三十三23.二十二8.七29.二十八40.三十九21.二十21.二十3.二19.十八34.三十三30.二十九35.三十四20.十九6.五10.九31.三十29.二十八35.三十四19.十八26.二十五34.三十三7.六12.十一41.四十8.七33.三十二12.十一24.二十三6.五37.三十六33.三十二5.四22.二十一10.九31.三十23.二十二41.四十2.一40.三十九8.七34.三十三22.二十一23.二十二14.十三30.二十九14.十三14.十三15.十四3.二5.四30.二十九5.四10.九37.三十六14.十三2.一15.十四40.三十九32.三十一4.三25.二十四14.十三9.八34.三十三13.十二34.三十三39.三十八32.三十一7.六28.二十七37.三十六21.二十34.三十三
35.三十四26.二十五38.三十七32.三十一25.二十四32.三十一11.十15.十四27.二十六8.七37.三十六11.十22.二十一7.六22.二十一18.十七19.十八31.三十12.十一25.二十四4.三11.十34.三十三23.二十二8.七29.二十八40.三十九21.二十21.二十3.二19.十八34.三十三30.二十九35.三十四20.十九6.五10.九31.三十29.二十八35.三十四19.十八26.二十五34.三十三7.六12.十一41.四十8.七33.三十二12.十一24.二十三6.五37.三十六33.三十二5.四22.二十一10.九31.三十23.二十二41.四十2.一40.三十九8.七34.三十三22.二十一23.二十二14.十三30.二十九14.十三14.十三15.十四3.二5.四30.二十九5.四10.九37.三十六14.十三2.一15.十四40.三十九32.三十一4.三25.二十四14.十三9.八34.三十三13.十二34.三十三39.三十八32.三十一7.六28.二十七37.三十六21.二十34.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