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三十一

冷焰將鐵欄硬生生掰開, 胡狐鑽出來第一件事就是問:“連庭呢?”

長孫告訴他半路上遇到連華的事,也看到了他的管狐。順便簡略的說了一下柳傅的事。

胡狐眉頭擰的死緊:“雖然我一直覺得他有問題,但沒想到居然會這樣。”

“這一次的攻城和柳傅有沒有關係?”長孫說出心裡的疑慮, 因爲外面突然出現的妖魔實在讓人覺得太巧了。明明已經攻擊過一次, 話又說回來, 到底爲什麼要攻擊這裡?

胡狐也不清楚, 幾人先出了地牢, 遠遠就看見一輛金色大馬車橫垣在城牆下的廢墟前。

趕車的人是連華,看到胡狐出來,他跳下車掀起了車簾露出車廂裡面色蒼白如紙, 微微皺着眉頭閉着眼的連庭。

“連庭!”胡狐嗖的一下就衝了過去,趴在車門邊往裡看, “你還好嗎?”

連庭眼睛輕輕睜開, 看到胡狐的臉, 面上一瞬閃過動容和想念:“我沒事……”他的聲音很輕,彷彿深呼吸都會牽動到疼痛的傷口, 他頓了頓,又看向走過來的長孫律:“赤龍城不能待了,我們必須離開。”

連華牽來旁邊的四不像,坐上去準備去城裡集結人羣統一撤退,胡狐卻突然伸手攔住了他。

“不行。”他搖頭, “沒有分清楚妖魔究竟爲什麼攻擊這裡, 一旦隨意離開, 很可能在半路被攻擊。”

到時候沒有赤龍城的防禦結界, 很可能是全滅。

連庭雖然也有想到這一點, 可他現在也想不出別的辦法。赤龍城的結界已經很弱了,就算暫時躲在這裡, 也不一定能等到其他驅魔城趕來救援。

“你先走。”胡狐壓低聲音,“其他事交給我。”

連華突然開口:“你和大哥走,我好歹也是副會長要留下來。”

胡狐側眼看他,“就因爲你是副會長。除開連庭,現在這裡最大的就是你了。”

連華之前一直在照顧連庭,連庭幾次在危險邊緣掙扎,外面的事都由柳傅和張昌一手攬了,他也顧不得去跟他們鬥。所以比其他人都晚知道柳傅失蹤,張昌被殺害的消息。

“別爭了。”連庭皺眉看向胡狐,“難道你要讓這裡最大的兩個人都離開嗎?”

這是什麼邏輯?

胡狐抿了抿脣,他當然是懷着私心的。長孫看了看兩人突然道:“我們還不一定會輸呢。”

連庭和連華都一愣,朝他看去。長孫慢慢道:“就算你們都不出手,好歹還有冷焰在,還有戴卡和米達倫。”

光是米達倫都可以頂半邊天的力了。

冷焰也道:“我還可以開個門直接去找狄岡來幫忙,可能比你們的什麼支援還快。”

連庭先是怔了一會兒,才問:“戴卡和米達倫?天使到我們這裡來幹什麼?”

胡狐這纔想起連庭很多事都不知道,他擺手,“之後再跟你解釋,不過……”他轉頭看冷焰,“米達倫會幫忙嗎?”

“戴卡如果要幫忙的話。”冷焰勾起嘴角笑,“米達倫不得不幫吧?”

……

冷焰這話確實沒說錯,戴卡雖然不比米達倫,但好歹也是擁有神之力的天使。眼看赤龍城遭受威脅,他不可能不幫忙。而他要幫忙的結果就是米達倫死活不讓他去,爲了保護戴卡,他只好一揮長劍衝向了夜空。

在上一次戰鬥中受了輕傷的驅魔師們聯合起來反擊,但效果甚微,而受了重傷的驅魔師們根本沒有還擊之力了。

正在衆人走投無路時,就見漆黑夜空下一道閃電般的光滑過,氣勢如虹,殺氣騰騰。米達倫展開黑色的翅膀,竟比那夜色更黑更美,在四周不斷泛起火光的照耀下讓人忍不住爲他散發出無以倫比的美而驚歎。

米達倫揮起長劍四周的風劇烈的捲了起來,天空彷彿被閃電劈開,朝下衝來的妖魔們還沒搞明白怎麼回事,就已經身首異處了。

米達倫一個人彷彿高築不倒的城牆,竟是低檔住了不斷涌來的妖魔大軍。

戴卡在下面有些擔心的看着,卓闕仰着頭,眼睛裡倒影着那神聖的背影,面上有些複雜。

吼——

一聲可怕的咆哮從遠處迅速靠近,那一聲吼聲就嚇的半空中的妖魔大軍一頓。

黑色的大犬踏着火紅的烈焰而來,一躍跳上半空的同時烈火焚燒過大片妖魔所在地,燒焦的惡臭和妖魔驚恐的尖叫響遍天空。

城裡的驅魔師們都愣住了,看着黑犬和天使遊刃有餘的戰鬥不明白怎麼會出現如此強有力的後援。

身後馬蹄聲噠噠而來,連華一身白衣眉眼間是嗜戰的光芒,他衝到冷焰的正下方,回頭對還能支撐的驅魔師高喊:“還能行動的驅魔師集合!”

看到連華,衆人發出激動的歡呼,胡狐騎着四不像也走了出來,身後的馬車簾子打開,裡面是面色冷漠,卻氣勢驚人的連庭。

“會長!副會長!”

衆人的血液彷彿在瞬間沸騰了,又彷彿在乾旱裡遭受太久煎熬的人終於看到了清泉。歡呼聲此起彼伏,疲憊的驅魔師們都突然精神抖擻,有了對付妖魔們的自信。

連庭一揮袖,幾道銀白光芒直衝雲霄,炸開的同時彷彿被擴大十幾倍的冷漠聲音籠罩了整個赤龍城上空:“醫生在我後方建立結界和醫療地,輕傷和重傷分開,重傷者能增加輔助能力的優先治療,以殲滅妖魔大軍爲首要任務!”

“是!”

齊聲吶喊之後是迅速的各自行動,長孫他們上一次沒有經歷戰火,看到平日懶散的衆人突然迅速而有條理的展開行動,被衆人的氣勢壓迫的有些說不出話來。

長孫也想幫忙,胡狐從馬上跳下來看他:“上次教的初級結界會了嗎?”

長孫“呃”了一下,回想胡狐之前的手勢,點頭,“大概……還沒試過。”

“保護好自己。”胡狐拍他肩膀,隨後從身後掏出幾隻竹管來,那是連華後來偷還給他的。雖然柳傅沒收了他的管狐,但自己的魔獸怎麼會那麼容易被別人拿走。

幾隻竹管在半空砰然打開,從裡面竄出數十隻大小不一的管狐來,他們從平日溫馴可愛的樣子變得猙獰可怕,獠牙尖爪畢露,野獸的咆哮不斷在空中炸裂開。

廝殺很快開始,除了米達倫和冷焰兩人完全是按照自己的喜好衝來衝去,其他人都十分合理的安排着每一次的輪換。

長孫仰頭看着,就覺得一直安靜的熱血在蠢蠢欲動。如果能這樣酣暢淋漓的戰鬥一場,就算下一秒死去也無憾了吧?

冷焰的劍在妖魔中呼嘯而過,帶着狂風烈焰彷彿龍吟般的傲鳴。妖魔大軍竟然漸漸被擊退了,許多妖魔紛紛轉頭想逃。

“抓只活的!”胡狐突然大叫,幾隻管狐一下圍住了一隻妖魔。

冷焰一個回身擡腿就將那隻妖魔從半空中踹了下來,管狐長長的尾巴纏住了它,讓它動彈不得。

“哼哼哼哼!!”

姜黎早就在下面抓耳撓腮了,他雖然十分想加入戰鬥,但可惜現在的他連自保都困難。

他一腳踩在那妖魔身上,露出奸詐無比的笑:“拷問什麼的我最拿手!說!誰派你們來的!”

那妖魔嚎叫一聲不斷掙扎,姜黎摸出一把小刀在妖魔臉上晃來晃去:“不說就先割你的耳朵,再挖你的眼睛……”

那妖魔驚恐的睜大眼,到底誰纔是惡魔啊!!

長孫也走了過來,抱着手臂冷冷道:“中國十大酷刑裡其中有一樣叫做凌遲,又叫做剮刑,受刑人要接受千刀萬剮中途還不會讓你死去……”

“我說!”那妖魔被長孫毫無起伏的音調嚇着了,連連道:“我們是蝠王的手下!”

“蝠王?”長孫皺眉,“那是什麼?”

“是沉睡的四大惡魔之一,大人命我們來找拉切西斯……”

他話音未落,卓闕突然走了過來,他看到卓闕的一瞬間彷彿一下啞了,神情僵硬如世界末日大禍臨頭。

長孫奇怪的轉頭去看卓闕,卓闕神情無二,還沒說話,那妖魔竟是突然一閉眼——

“小心!”

卓闕突然拉住長孫將他往後帶,姜黎也閃了開,就見那妖魔竟是自爆了。

血水噴濺滿牆滿地,長孫被卓闕護住了頭,睜開眼時,那噁心的場面讓他的胃抽了抽。

姜黎向來是個心直口快的,他奇怪的看着卓闕:“怎麼你一來他就自殺了?”

卓闕聳肩,“也許我長得像他的仇人?”

長孫微微皺眉:“他剛纔說什麼蝠王。”

卓闕道:“蝠王?這名字有些耳熟……”

“當然耳熟。”胡狐走過來,“那是沉睡的四大惡魔之一。”

“四大惡魔是……”長孫不是很瞭解,他看向胡狐。

“北之大魚、南之蝠王、西之飛僵,東之……”胡狐看了一眼天上戰鬥力全開的火紅身影,“魔犬。”

長孫吃了一驚,無論如何將冷焰和那什麼沉睡惡魔扯不到一起。

“魔犬是四個裡唯一醒着的,因爲路西法大人的緣故,他的能力被封印了大半,但就算這樣他也已經很強了。”

跟冷焰一起久了,常常會忘記這個男人是傳說中的惡魔。據怪志記載,地獄魔犬嗜血,嗜戰,喜食魂魄,能控火,化身黑犬原型能使山崩地裂,天塌地陷,海水枯竭,江河干涸。

當然資料裡也許有很多誇張成分,但有些還是沒說錯,比如控火、黑犬、嗜戰和喜食魂魄。

只是跟長孫一起後,他已經很久不再吃人類的魂魄了,可那不代表他不喜歡。

胡狐沒有將這些跟長孫說,只是道:“蝠王爲什麼會找拉切西斯?”

長孫搖頭,“還沒說完就……”

說着,他狐疑的看了卓闕一眼。卓闕無奈的舉手:“我也不知道爲什麼。”

長孫此時突然覺得卓闕的能力還是很方便的,如果自己也會,至少可以看出卓闕是不是在說謊。

妖魔撤退的差不多了,冷焰和米達倫一前一後的落了下來。

冷焰臉色不怎麼好看:“那羣傢伙和第一撥妖魔應該不一樣。”

連庭看向他,“怎麼說?”

“戰鬥力弱很多,數量也少,而且感覺主要不是來滅城的。”

長孫:“有可能確實不是同一撥。也許這個蝠王只是來趁火打劫的。”

“蝠王?”冷焰瞪大眼,“怪不得我總覺得有些熟悉……”

長孫看他,“你認識?”

“認識。”冷焰點頭,“不過很久沒見了,他不是在睡覺麼?”

長孫和胡狐有些無語,總覺得經他一說,衆人對那惡魔的警惕性都減低了許多。

長孫將剛纔的事告訴了冷焰,冷焰皺起眉,“蝠王肯定不是和拉切西斯一條線的,要知道惡魔對神和天使都沒什麼好感。”

米達倫聞言睨了他一眼。

長孫:“可拉切西斯現在不是心魔麼?”

“那也改變不了她是神的事實,而且這種半路出家的妖魔什麼的……怎麼跟四大惡魔比?”冷焰彷彿完全忘記自己也是四大惡魔之一,他摸了摸下巴,“說不定他和我們是一條戰線的。”

胡狐眼睛一亮,如果四大惡魔的其中兩位都幫他們,也許事情會好辦許多。

冷焰:“拉切西斯是想復活暗夜之神吧,要復活暗夜之神除了必要的素材,還有絕對的黑暗力量。你們覺得這黑暗力量最好的提供者會是誰?”

長孫一下反應過來:“四大惡魔?”

冷焰點頭,“蝠王那性子絕對是個唯我獨尊的角色,不會願意犧牲自己的。”

“這麼看來,我們是利益共同體!”胡狐道。

長孫剛想問,那之前拉切西斯受的傷會不會是蝠王造成的,隨後他突然愣住了。他發現了之前覺得和卓闕說話時不對勁的地方。

知道拉切西斯受傷,是他、冷焰、柳言棋和戴卡在洞裡說的話,因爲戴卡發現拉切西斯氣息時強時弱。那當時並不在場的卓闕是怎麼知道的?!

他不動聲色的看向卓闕,對方一直沒有加入談話,面色淡淡的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彷彿感受到他的注視,卓闕回過頭來看他,微微一笑。

冷焰猛的捂住長孫的眼睛:“你在看什麼?”

長孫無奈搬他的手,“沒什麼,你放開。”

冷焰不滿的瞪了卓闕一眼,將長孫拉到自己這邊護住。長孫也不在意,靠在他寬闊的後背上思緒卻是轉開了。

35.三十四3.二10.九40.三十九11.十8.七41.四十19.十八37.三十六5.四13.十二9.八27.二十六6.五35.三十四17.十六22.二十一22.二十一13.十二11.十22.二十一34.三十三35.三十四39.三十八22.二十一26.二十五41.四十10.九37.三十六27.二十六28.二十七30.二十九15.十四3.二20.十九40.三十九28.二十七3.二24.二十三35.三十四31.三十23.二十二34.三十三40.三十九34.三十三12.十一20.十九37.三十六34.三十三21.二十6.五37.三十六38.三十七10.九24.二十三3.二9.八29.二十八13.十二22.二十一33.三十二1.序3.二4.三29.二十八26.二十五20.十九22.二十一10.九37.三十六6.五23.二十二11.十23.二十二31.三十11.十19.十八27.二十六15.十四2.一19.十八15.十四1.序1.序10.九15.十四38.三十七9.八10.九7.六11.十25.二十四5.四39.三十八39.三十八11.十21.二十17.十六
35.三十四3.二10.九40.三十九11.十8.七41.四十19.十八37.三十六5.四13.十二9.八27.二十六6.五35.三十四17.十六22.二十一22.二十一13.十二11.十22.二十一34.三十三35.三十四39.三十八22.二十一26.二十五41.四十10.九37.三十六27.二十六28.二十七30.二十九15.十四3.二20.十九40.三十九28.二十七3.二24.二十三35.三十四31.三十23.二十二34.三十三40.三十九34.三十三12.十一20.十九37.三十六34.三十三21.二十6.五37.三十六38.三十七10.九24.二十三3.二9.八29.二十八13.十二22.二十一33.三十二1.序3.二4.三29.二十八26.二十五20.十九22.二十一10.九37.三十六6.五23.二十二11.十23.二十二31.三十11.十19.十八27.二十六15.十四2.一19.十八15.十四1.序1.序10.九15.十四38.三十七9.八10.九7.六11.十25.二十四5.四39.三十八39.三十八11.十21.二十17.十六